日记

《庆兔兔日记》3069不能吃鸡蛋饭

2020-07-30 06:47 | 宝宝成长

3069-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星期六多云转小雨20~11℃客厅早晨温度19PM2.5-92

妈妈昨天让庆兔兔在外婆家睡觉,这样一来,外婆家变成成了妈妈的家。

我担心庆兔兔一直住在这里,不是庆兔兔不能住,而是每天早上起来庆兔兔要三催四促,弄不好大声音会把庆小兔惊醒。

我对妈妈说:“上学的时候还是让庆兔兔在姨妈家睡觉。”

妈妈说:“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睡。”

我说:“早上叫庆兔兔起来,会把庆小兔吵醒的。”

妈妈说:“什么吵醒不吵醒。”

我说:“反正庆小兔醒了用不着你们管,庆小兔哭哭闹闹你们也听不到。”

姨妈还是早早地过来叫庆兔兔起床,姨妈要带庆兔兔去上培训课。

很快家里安静下来,妈妈去上课了,姨爹去上班了。

庆兔兔出生的时候,家里大大小小十几个人在守护着,庆小兔出生的时候,病房里只有爸爸外婆和姨妈。

庆兔兔小时候,星期天有妈妈姨妈带着出去玩。

庆小兔的现在成了孤家寡人,星期天也只有我和外婆在身旁,妈妈爸爸对庆小兔就是一个符号,就是一个日思夜想的思念。

姨妈每逢休息,姨妈就要带着庆兔兔四处求学。

八点钟庆小兔还没有醒,外婆把窗帘拉开,庆小兔还有一点不愿意。

庆小兔要看电视,我给庆小兔播放科普中国,庆小兔要看宝宝巴士的恐龙。

外婆说:“我们看完这一集,我们就去买菜。”

庆小兔站起来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买菜去了。”

外婆去小超市买菜,我带着庆小兔进到超市里。

庆小兔问:“外婆呢?”

我用手指着前边说:“这不是外婆吗?”

庆小兔拉着我说:“去外婆那里。”

外婆正在选花菜。

庆小兔说:“外婆,你在干什么呀?”

外婆说:“我在选菜呀?”

庆小兔说:“外婆,这是什么菜呀?”

外婆说:“这个你也不认识了吗?”

庆小兔说:“是花菜。”

超市里人头攒动,我们不能妨碍其他人买菜。

马路旁一辆红色水罐车停在马路旁。

庆小兔说:“消防车。”

我说:“这不是消防车,这是一辆环卫的水罐车。”

几个穿着橘红色马甲的环卫工人拿着高压水龙头在冲洗地面,路旁激起高高的水花,地面上马上变成一片湿润。

庆小兔说:“救援队。”

庆小兔用手指着这些环卫工人说:“这里需要急救。”

“快一点,救援队,赶快救火。”

回到家庆小兔拿着一把步枪说:“外公,我们战斗吧。”

我拿起一把手枪。

庆小兔说:“发现一只耳,出发。”

庆小兔举起手敬礼。

庆小兔说:“我是将军。”

我说:“我也是将军。”

庆小兔说:“外公不是将军,外公是白猫警长。”

庆小兔说:“外公是小

我也不知道庆小兔想说的是什么。

庆小兔说:“我是黑猫警长。”

庆小兔在各个房间巡视一遍,庆小兔发现敌情,庆小兔马上指挥战斗。

庆小兔说:“画画吧。”

庆小兔拿起昨天画的纸。

庆小兔说:“这是外公画的。”

这是我昨天帮着庆小兔完成的一副画。

庆小兔想了一下。

庆小兔用手指着人像的头说:“这里是我画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人的眼睛鼻子说:“这个也是我画的。”

庆小兔没有画多少,庆小兔手上的颜料比画在纸上的还要多。

庆小兔说:“吃苹果吗?”

给庆小兔洗手。

庆小兔说:“我自己洗。”

给庆小兔抹洗手液。

庆小兔说:“我会弄。”

我在给庆小兔洗手。

庆小兔说:“两个手要互相搓。”

庆小兔吃完苹果。

庆小兔说:“外边玩。”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就出发了。

篮球场上没有一个人,小广场就几个轮椅战士在战斗,小广场一个小朋友也没有。

来了一个妈妈抱着一个两岁的小男孩在晒太阳。

庆小兔走到跟前,庆小兔低下头往上看。

庆小兔说:“弟弟睡着了。”

听到远处传来马达的声音,庆小兔骑在扭扭车迎了过去。

原来是一辆红色的电动吉普车。

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坐在里面开车,吉普车前边的盖板上坐着一个二岁多的男孩。

庆小兔说:“吉普车。”

庆小兔的扭扭车和吉普车并排开着。

庆小兔对着大男孩说:“吉普车。”

男孩连看也没有看庆小兔一眼。

吉普车开到篮球场的一端,吉普车拐了回去,吉普车围着篮球场在转。

庆小兔说:“回家,拿吉普车。”

庆小兔把大吉普车拿了过来,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吉普车。

庆小兔扭扭车开到电动吉普车跟前,庆小兔举着吉普车让男孩看。

庆小兔说:“我也有吉普车。”

车上的两个男孩对庆小兔的吉普车不屑一顾。

庆小兔继续跟着电动吉普车在走,庆小兔继续和大男孩在对话,大男孩连头也没有抬一下,大男孩继续在开他的吉普车。

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停在我的跟前,庆小兔两个眼睛紧紧地盯着电动吉普车。

庆小兔的吉普车一会放在地上,一会庆小兔把吉普车放在扭扭车的方向盘上。

当电动吉普车从跟前走过的时候,庆小兔会把自己的吉普车举起来。

庆小兔脸上毫无表情,但是我知道庆小兔的心里不好受。

我说:“我们走吧,他们不愿意跟你玩。”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大男孩的爸爸让车停下来,大男孩爸爸把引擎盖上的男孩抱起来。

大男孩爸爸说:“你让弟弟坐在你的旁边好不好?”

大男孩用手把小男孩推开。

大男孩爸爸说:“你们是好朋友呀?”

大男孩一声不吭。

大男孩爸爸说:“你把汽车给弟弟开一会吧。”

大男孩一动不动。

大男孩爸爸把大男孩从电动吉普车上抱了下来,大男孩爸爸把小男孩放进电动吉普车里,小男孩爸爸指挥小男孩在开车。

大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大男孩爸爸过来拉大男孩,大男孩顺势躺在地上不起来。

小男孩爸爸跟小男孩说:“哥哥哭了,我们把车子还给哥哥。”

大男孩重新驾驶着吉普车。

大男孩开着吉普车出了篮球场。

庆小兔说:“吉普车停了,吉普车开了。”

庆小兔拿着吉普车跟了过去。

我说:“他们回家去的。”

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指着说:“我看一下。”

当庆小兔来到路口看的时候,电动吉普车已经往一个大楼走去。

庆小兔说:“他们走了,他们回家了。”

我说:“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庆小兔来到小广场上,几个打牌的轮椅战士鏖战正酣。

庆小兔一个人推着吉普车在开。

来了一个短发头的小姑娘,小姑娘和庆小兔差不多大小,小姑娘穿着一条蓬松的白色的公主裙。

庆小兔拿着吉普车走了过去,庆小兔把吉普车推向小姑娘,小姑娘看了一眼吉普车,小姑娘往吉普车跟前走了几步,小姑娘抬头看看庆小兔,小姑娘又退了回去。

庆小兔把吉普车又往前推了一下,小姑娘只是看着开过来的吉普车没有过来。

小姑娘奶奶牵着小姑娘离开了。

庆小兔说:“小妹妹走了。”

小姑娘奶奶说:“我们回家了。”

我说:“你不跟小妹妹玩,小妹妹就要回家呀。”

庆小兔说:“我把吉普车给她了呀?”

我说:“你没有把吉普车递到妹妹手里呀。”

看着小姑娘离开,庆小兔还跟着走了一段路,庆小兔一直看着小姑娘走进一个大门。

庆小兔失望地走回来说:“小妹妹回家了。”

我说:“小妹妹回家了,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这时候小广场上打牌的队伍也消失了。

我说:“你看,打牌的爷爷奶奶们都回家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庆小兔在推吉普车,庆小兔用手指头在挖砖缝里的苔藓。

庆小兔把苔藓挖起来扔到马路上,庆小兔又把马路上的苔藓扔到灌木丛中。

我说:“马路是供汽车行驶,马路是供大家走路的,你在马路上玩很危险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马路两头说:“没有汽车呀?”

我说:“现在没有汽车,等汽车突然开过来,你就来不及躲了。”

庆小兔抱着吉普车沿着大理石台阶上走着,这条台阶在灌木丛中穿行。

一会庆小兔说:“我头被蚊子咬了。”

庆小兔说:“我们回家,我要抹药。”

外婆问:“小九,你要吃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说:“你不是喜欢吃鸡蛋饭吗,外婆给你们炒了鸡蛋饭。”

庆小兔说:“鸡蛋饭里有虫子,吃下去会鼻子流血的。”

我说:“什么人那么无聊,说一些莫须有的东西。”

姨妈说:“小九那么小,小九的话你们还能够信吗?”

我说:“小九没有说过谎,小九肯定是听什么人说过,庆小兔不会无缘无故说一个故事。”

小孩子就要正面教育,不能用大灰狼警察抓小孩的故事吓唬孩子们,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们是要孩子学习知识,而不是告诉孩子去说谎。

可能有一些家长觉得很好玩,也许有一些家长认为过去老一辈的人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但是现在是二十世纪,不是刚刚解放的时候缺吃少穿,现在要的是现代化,近代先进的教育理念。

小孩子如果大人不相信他的话,小孩子就可能反而被迫说谎。

姨妈说:“刚刚好像看见一个小老鼠,以后你们要把外边的门稍微关小一点。”

我说:“我们窗户外边有四只大猫,怎么还会有老鼠呀?”

姨妈说:“看见大毛在刨,好像是有一只小老鼠。”

外婆说:“要不我们就把边门关了,我们都走大门走。”

姨妈说:“这个其实不现实。”

庆兔兔庆小兔两个人没有钥匙,庆小兔就是有钥匙也打不开门。

就是他们两个能够打开门,因为要急着打开另外一个门,他们就可能忘了关门,或者随手带一下门,门可能因为风的作用而没有关死。

庆小兔拿了望远镜在看。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躲猫猫吧。”

我说:“躲猫猫。”

庆小兔说:“外公躲猫猫,我来找。”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房说:“外公躲这里,我来找。”

我往书房里走,庆小兔拿着望远镜在看,我刚刚走进书房,庆小兔拿着望远镜走了进来。

庆小兔举着望远镜说:“外公,我看见你了。”

庆小兔用手指向姨妈的房间。

庆小兔说:“外公,你躲到姨妈的房间里。”

我刚刚走进门口,庆小兔已经跟着进来,庆小兔看见我,庆小兔马上哈哈大笑。

庆小兔说:“外公,我找到你了。”

庆小兔说:“放大镜。”

庆小兔跑回了外婆家,一会功夫庆小兔拿着放大镜过来了。

放大镜我放在电脑旁边,不知道庆小兔什么时候看见我把放大镜放在桌子上的。

庆小兔拿着放大镜在飘窗上找小虫子,庆小兔找到许多细小的垃圾。

庆小兔拿着放大镜说:“我看到了,这里有垃圾。”

庆小兔拿着放大镜来到阳光房。

庆小兔说:“七星瓢虫。”

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用放大镜在看七星瓢虫。

庆小兔把电子琴电源打开,庆小兔坐在小板凳上在弹琴。

超高音在屋里回响,超高音真是上绕梁三日余音不绝,庆小兔的琴声让人头皮发麻。

妈妈说:“你不要这样弹好不好?你换一个音也好呀?”

庆小兔把音高降低几度。

庆小兔说:“这样行不行?”

妈妈说:“你最好再低一点。”

庆小兔的声音又降了八度。

庆小兔问:“这样可以吗?”

妈妈说:“你不要一直弹一个音,你两个手一起弹。”

庆小兔两个手在弹不一样的音。

高低音上下起伏。

庆小兔说:“像救护车一样。”

外婆走了过来。

庆小兔说:“外婆,这是救护车。”

外婆说:“你坐在这里还像一个人。”

今天阳光格外的好,阳光透过大玻璃窗照到屋里来。

妈妈把爬行毯移到大玻璃窗底下,整个爬行毯都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

妈妈说:“在这里可以让小九晒一下太阳。”

我睡觉起来,爬行毯上已经铺满了玩具,庆小兔把小汽车一个个排列在一起。

庆小兔说:“汽车不工作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妈妈说:“你不午睡,你今天晚上就不要听歌曲了。”

庆小兔说:“我要听歌曲。”

妈妈说:“你想听歌,你就要按时睡觉。”

妈妈说:“妈妈去上班了。”

庆小兔头也没有抬一下。

庆小兔说:“妈妈拜拜。”

外婆说:“外婆就先去睡觉了。”

庆小兔站起来穿鞋说:“睡觉了。”

喝完奶庆小兔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庆兔兔回来在做语文作业。

庆兔兔问:“耍这个字怎么组词?”

我在电脑上很快查到几十个和耍有关的词组。

庆兔兔又来问:“拢字可以组哪些词?”

很快屏幕上显示:拉拢,并拢,收拢,合拢,靠拢,,几十个词组

庆兔兔看了几组单词。

庆兔兔说:“合拢。”

庆小兔抬腿就走。

我说:“既然已经搜索到那么多词组,我们就把它们看一遍,我们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的,老师只是给我们一个指引,学不学,学多少,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就是这一次不用,你的脑子里会留下印象,一旦你想用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来,这就叫知识储备。”

庆兔兔转回来,庆兔兔跟着我把所有的词组读了一遍。

我说:“你是学习的,你不是应付老师作业的,你能够多看几个就多看几个。”

我对外婆说:“这个选词多快呀,字那么大,出现的词那么多。”

外婆说:“可以让庆兔兔看呀?”

我说:“妈妈不让庆兔兔在电脑上查资料,妈妈认为电子产品会损伤眼睛。其实字典上的字那么小,字典上查一个字可能要一两分钟,在电脑上查一个字只要几秒钟,而且可以给出许多字典上给不出来的信息。”

吃完饭庆小兔说:“外去玩。”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篮球场。

篮球场上已经来了好多小朋友。

三个学生在骑自行车,还有好几个比庆小兔小一点的小朋友。

大孩子在骑自行车,自行车你追我赶。

小孩子站在篮球场中间来回走,几个大人好像没有一点紧张的意识。就是大孩子特别注意,谁也不可能不出现意外。

庆小兔没有走过去,庆小兔坐在扭扭车上,庆小兔远远地看着他们。

一辆自行车转弯太急,自行车倒在地上,另一个男孩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自行车也倒在地上。

庆小兔说:“他们摔倒了。”

一个男孩在玩陀螺,一个男孩在玩奥特曼。

庆小兔在腿上挠痒。

我说:“我们回家抹药吧。”

庆小兔抹完蚊子药。

庆小兔说:“我的奥特曼呢?”

结果没有找到那个大的奥特曼,庆小兔看见一辆变形金刚汽车。

庆小兔说:“我要它。”

庆小兔在阳光房用喷水壶浇水,庆小兔看见外边有一堆锯末,庆小兔拿着小桶铲子去挖锯末。

庆小兔把锯末一点点挖进小桶,庆小兔不断地用铲子把锯末压紧压实。

庆小兔把锯末倒进大铝盆里,庆小兔把锯末和河沙混在一起,庆小兔再把锯末舀进小桶里。

庆小兔拿着扫把在扫锯末。

庆小兔说:“大毛在看我扫地。”

庆小兔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庆小兔听见三姨奶奶的说话声音。

庆小兔向着窗户外边招手。

庆小兔说:“嗨,三姨奶奶,豆豆妹妹来了没有?”

等庆小兔穿好衣服出来,三姨奶奶已经走了。

庆小兔问:“三姨奶奶回家了吗?他们是不是回自己家了?”

外婆说:“三姨奶奶去江边散步了。”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是不是也去散步了。”

外婆说:“豆豆妹妹没有来,豆豆妹妹和她的妈妈在一起。”

姨妈提着藤条的篓子。

庆小兔说:“姨妈,小九来。”

姨妈把篓子递给庆小兔。

姨妈说:“你把衣服送到洗衣机旁边去。”

庆小兔两个手提着篓子放在洗衣机旁边。

姨妈说:“小九,你真棒,你现在能够帮着姨妈做事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