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60你不要批评外婆

2020-07-21 06:51 | 宝宝成长

3060-二零一九三十一日星期四多云26~13℃客厅早晨温度20PM2.5-58

屋里的空纸箱子慢慢地堆在一起,客厅里已经显出原来的模样,但是沙发上还是堆满了还没有进驻的衣物。

八点钟庆小兔醒了,庆小兔问了一句妈妈,庆小兔继续躺在那里。

庆小兔问:“我的胳膊怎么不能转圈呀?”

我说:“你的胳膊打着石膏呀,过两天就要姨妈带你去拆石膏去。”

庆小兔问:“石膏怎么才能拆掉呀?”

我说:“不知道,这个要医生帮你弄的。”

庆小兔喊道:“我起来了。”

庆小兔的尿不湿里还是有尿了。

庆小兔问:“可以看电视吗?”

外婆问:“你吃馒头还是吃鸡蛋。”

庆小兔说:“我不要。”

我说:“你不要大力气了,你不要长高了?”

外婆问:“你要不要吃发糕。”

庆小兔说:“我要看电视。”

我说:“你可以一边吃发糕一边看电视呀?”

庆小兔说:“我吃发糕。”

外婆还惦记着搬家的事情,外婆觉得很多东西都没有能够搬来,想做什么事情都缺这少那,外婆是持家的,外婆是要管一个大家的,外婆自然想的比我们多了许多,我们大手粗脚只知道端起饭碗吃饭,衣服脏了放进洗衣机里

外婆要庆小兔坐车。

庆小兔说:“我是大哥哥,我要自己走路。”

外婆说:“外边那么多车,多危险呀?”

庆小兔说:“我会注意的。”

走出小区大门一辆紫红色的轿车驶过来。

外婆说:“小九看着姨爹的汽车。

庆小兔已经看到汽车。

庆小兔停下来说:“汽车快过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右方。

轿车慢慢地向着大门开过来。

庆小兔说:“汽车要回家来了。”

我们往右边走去。

汽车在大门跟前转了一个小弯,汽车又沿着我们的方向走来。

庆小兔说:“汽车来了,小心。”

我们走进旁边汽车的夹缝里去。

汽车突然轰鸣起来,就像晚上马路上的飙车一族所发出的声响。

庆小兔说:“赛车来了,赛车走的好快。”

这是一条断头路,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汽车猛地停了下来,接着就是一个急速的回车,汽车又轰鸣着开了出去。

庆小兔说:“赛车回家了。”

这样的车行驶在人口密集的地方确实可能造成危险。

一只小小的流浪狗出现在庆小兔的身旁。这是一只品种,不大的个头,很短的尾巴,全身白色,半边脸被黑色毛覆盖。

流浪狗可能是饿了,流浪狗两个眼睛紧紧地盯着庆小兔手里的发糕,

庆小兔说:“小狗想吃发糕。”

外婆说:“你不要逗野狗,当心他咬了你。”

庆小兔说:“我没有喂它呀。”

流浪狗几次想靠近庆小兔,外婆都推着车子挡在庆小兔和狗的中间。

最后小狗钻进旁边的小区里。

庆小兔向着小狗挥挥手。

庆小兔说:“小狗再见。”

小狗还是回头看了庆小兔一眼。

就要走到二期侧门的时候。

庆小兔说:“我不去妈妈家。”

我说:“你怎么突然不想去妈妈家了。”

庆小兔说:“我要跟外婆去买菜。”

外婆说:“我们回家找一点用的东西,我们再去买菜。”

我说:“我们不上楼,我们在楼下等外婆。”

外婆上楼了,庆小兔站在门口。

庆小兔说:“我在楼下等。”

在楼下的等待漫长而无聊。

庆小兔问:“外婆怎么还没有下来呀?”

庆小兔仰起头喊:“外婆。”

外婆说:“你再等一会。”

我说:“我们上楼看外婆找东西吧。”

外婆已经把一个买菜的拖车装的满满的,外婆还在一个个柜子里翻找东西。

庆小兔要我把天平他。

我说:“这是天平,这是用来给一些小东西称重量的。”

庆小兔并不是要无天平,庆小兔是看中了天平两边的盘子。

庆小兔说:“盘子可以做饭。”

庆小兔端起一个盘子。

庆小兔问:“外公,你要吃什么饭?”

我问:“你做的什么饭呀?”

庆小兔说:“我做的是蛋炒饭,外公给你吃。”

我假假地吃了一口。

我说:庆小兔炒的蛋炒饭真好吃。

庆小兔问:“外公你要吃什么菜?

我说:“外公喜欢吃红烧肉。”

庆小兔说:“好,我去做红烧肉。”

庆小兔两个手忙忙碌碌,庆小兔两个盘子上下飞舞。

庆小兔端着一个盘子过来。

庆小兔说:“外公,红烧肉来了。”

两个车子都塞满了东西,外婆还在柜子里搜寻。

我说:“已经不少了,我们明天再来。”

外婆这才停下来准备下楼。

庆小兔说:“买菜去了。”

外婆说:“今天的东西太多了,我们今天就不买菜了。

楼下传来割草机的嗡嗡嗡的声音,空气中混杂草腥气迎面扑来。

庆小兔说:“割草。”

庆小兔只是静静地看着,庆小兔没有往前走去。

我们往侧门走去。

庆小兔远远的看见紫小兔在前边,庆小兔迅速往紫小兔跟前跑去。

庆小兔不断地挥动胳膊喊道:“哥哥,我在这里。”

开始庆小兔喊,紫小兔并不在意,庆小兔喊多了,紫小兔抬起头看了庆小兔一眼,紫小兔转身就往侧门跑。

紫小兔外婆说:“俊俊,弟弟在喊你。”

紫小兔只是愣了一下,紫小兔又急速跑了起来。

庆小兔说:“哥哥,你不要跑。”

紫小兔站在侧门跟前,门挡住了紫小兔的去路。

庆小兔说:“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紫小兔外婆打开门,紫小兔连忙跑了出去。

庆小兔走到门口,紫小兔已经站在对面的人行道上。

庆小兔喊道:“哥哥等等我。”

紫小兔又往四期大门里面跑。

庆小兔一个标准的马步,庆小兔向着紫小兔挥手。

庆小兔说:“拜拜,有时间到我们家玩哟。”

今天庆小兔居然没有想起来去四期喂鱼。

回到家庆小兔说:“割草的呢?”

我不知道庆小兔说的是什么。

我问:“什么割草的。”

庆小兔两个手比划着说:“这样割草的。”

我说:“我不知道,你自己去屋里找找看。”

庆小兔进屋就拿起光头强的油锯,庆小兔把油锯打开,油锯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庆小兔把油锯靠在大床上。

庆小兔说:“是这样割草的。”

我说:“这个叫油锯,是光头强用来砍树的。”

庆小兔说:“我们外边割草吧。

庆小兔把油锯靠在灌木丛上,庆小兔发动油锯,油锯在嗡嗡嗡作响。

庆小兔说:“怎么割不下来呢?”

我说:“这是玩具,这个不能割草。”

庆小兔来到篮球场

庆小兔问:“我在哪里割草呢?”

我说:“你想在哪里割草,你就在哪里割草。”

远处传来小朋友说话的声音。

庆小兔说:“小朋友。”

庆小兔提着油锯就往小广场跑。

小广场两个比庆小兔小一点小男孩在玩。

一个男孩拿着几张卡片,一个男孩拿着一辆警车。

庆小兔走到他们两个跟前,庆小兔按响了油锯,庆小兔把油锯放在两个男孩的跟前地面上。

两个男孩看着庆小兔的油锯,两个人都没有过来拿,庆小兔又把油锯按响。

拿警车男孩拿着警车给卡片的男孩,卡片男孩奶奶说:“你给一张卡片给弟弟。”

拿卡片男孩马上把卡片放在身后。

拿警车的男孩看着庆小兔手里的油锯。

拿警车男孩妈妈说:“你把警车跟哥哥换光头强的锯子,”

拿警车男孩又把警车递到拿卡片男孩的面前,拿卡片的男孩拿着卡片就跑了。

这时候拿警车的男孩注意力转到庆小兔的身上。

庆小兔的油锯还在地上放着。

男孩妈妈说:“你把警车跟哥哥换呀?”

男孩伸出手,庆小兔刚刚伸手去接,男孩手又缩了了回去。

男孩拿着警车去摸庆小兔的油锯,男孩摸一下,男孩又把手缩了回去。

我说:“你玩吧,哥哥不护玩具。”

男孩拿起庆小兔的油锯,男孩妈妈把警车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没有开警车,庆小兔把警车放在大理石台阶上,庆小兔也坐在台阶上。

男孩妈妈说:“小哥哥怎么不玩警车呀?”

庆小兔说:“我家里不是还有一个警车吗?”

男孩要回家了。

庆小兔挥挥手说:“再见,明天再来玩哟。”

我说:“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说:“还有一个小弟弟呢?”

我说:“刚才那个小弟弟已经走了。”

庆小兔这才同意回家。

回到家庆小兔就在找警车。

庆小兔说:“我的警车呢。”

我说:“你的大警车不是已经坏了吗?”

庆小兔说:“外公修。”

我用热缩胶把警车外壳重新粘好。

庆小兔推着警车说:“警车在巡逻。”

庆小兔把警车放到被窝里面。

庆小兔说:“警车睡觉了。”

庆小兔拿着一个苹果过来,苹果旁边放着昨天妈妈买回来的蛋卷,庆小兔只是瞄了一眼。

庆小兔说:“我要吃苹果。”

庆小兔坐在书房的地台上,庆小兔拿着一本《月球探险》在看,一本书庆小兔看了有十几分钟。

庆小兔喊道:“外公,我的铅笔呢?”

我给庆小兔拿了一支铅笔。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我要彩色笔。”

庆小兔拿着笔趴在地台上画画。

已经吃完饭了。

庆小兔问:“看电视吗?”

我说:“可以。”

我把电视机打开了。

电视机显示没有信号,我看了路由器在工作,我这才发现机顶盒的电源被拔了下来。

这是一个活动的插头,往插座里插,插头插不进,我用劲去插,插头就倒了进去,连续插了好几次,我都有一点急了。

我说:“狗狗的,怎么回事。”

庆小兔说:“狗狗的。”

外婆捂着嘴在笑,我知道我说错嘴了,

庆小兔又接连说了几次狗狗的。

我说:“外公说错了,外公不能这样说。”

我还在睡觉听到庆小兔在喊我。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

庆小兔一直在喊。

外婆说:“他看完电视就要你,我也没有办法。”

庆小兔说:“外公,你在批评外婆吗?你不要批评外婆。”

外婆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我说:“你不是好宝宝吗?”

庆小兔说:“睡觉了。”

庆小兔尿完尿。

庆小兔说:“喝牛奶。”

我说:“外婆给小九冲奶。”

庆小兔说:“我的毛巾被。”

我把毛巾被小七拿了过来。

庆小兔说:“这是妈妈家的毛巾被。”

我又到客厅找另外一条毛巾被。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毛巾被小八。”

庆小兔喝完了,庆小兔并没有睡觉,庆小兔不断地行走在我和外婆之间。庆小兔抱着外婆躺着,庆小兔用背顶着外婆,庆小兔两个手抱着我的头,庆小兔在看我睡了没有。

我说:庆小兔,你到底不睡觉呀?

庆小兔趴在外婆的身上,庆小兔一条腿在床上拍打着,我就在庆小兔屁股拍一下,打的不痛不痒,庆小兔毫无畏惧的神色。

我说:“我过一会过来看,我看你睡觉没有。

庆小兔的胳膊搭在外婆的脸上。

外婆说:“你还没有睡呀?”

我说:“你要是不想睡觉,你是不是要和大毛一起睡觉呀?”

外婆马上制止了我,我重新从屋里出来。

当外婆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庆小兔上床已经一个小时了。

就在我准备接庆兔兔的时候,庆小兔哭了起来。

我和庆兔兔回来了。

外婆说:“小九,你走了他一直嚎到现在,打开电视才不哭。”

庆小兔在看宝宝巴士绘本故事。

我问:“你是不是哭了。”

庆小兔说:我没有哭呀,我是乖宝宝。

姨妈回来了。

姨妈说:“我们要吃饭了。”

庆小兔正在吃葵花籽,庆小兔放下葵花籽。

庆小兔说:“吃饭了。”

庆小兔咚咚咚地跑到餐厅里,庆小兔对着姨妈一个军礼。

庆小兔说:姨妈,我来吃饭了。

庆小兔在吃莴笋。

庆小兔舀了芦笋在吃,庆小兔把芦笋吐了出来。

庆小兔说:好辣。

我说:“以后每样菜都给庆小兔准备一点不辣。”

外婆说:“不是还有鱼丸子白菜汤吗?”

我说:“鱼丸子又不是天天吃,庆小兔应该什么都要吃一点。”

外婆生气地说:“你要做,你就自己给小九做。”

姨爹说:“小九吃一点辣有什么不好呀?”

姨妈说:“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孩子在一般家庭是重点保护对象,小孩子的口味是小时候从父母那里吃出来的,良好的生活习惯要从小养成的。咸辣重口味都是和家庭的习惯有关,庆小兔不喜欢吃辣椒,庆小兔不喜欢重口味,我们就尽量满足庆小兔的要求。我们大人是费一点事情,这可以让孩子长大了有一个好的身体。

外婆认为她已经尽心了,她每顿饭专门给庆小兔准备了,但是外婆只是凭自己的感觉要求庆小兔,外婆没有想到要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都要吃一点,这样可以避免庆小兔养成挑食的坏习惯,也会避免庆小兔会出现某些营养缺失。

庆小兔到餐厅把一袋蜜枣拿出来给了妈妈,庆小兔从袋子里拿出一颗蜜枣。

庆小兔说:姨妈,请帮忙撕开。

姨妈问:“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是蜜枣。”

姨妈问:“你没有给姨妈拿一个蜜枣吗?”

姨妈把蜜枣撕开。

姨妈说:“姨妈把这颗蜜枣吃了,你再去找妈妈要一颗蜜枣。”

庆小兔转身就去找妈妈了,庆小兔拿着这颗蜜枣给姨妈。

妈妈去给庆兔兔辅导作业。

我说:“我们去外婆家去。”

庆小兔拿了一本书说:“外公念书。”

我一看这一本书是英语书。

我说:“英语书让妈妈给你讲。”

我拿起一本《米米不画画》。

我说:“我们念米米不画画。”

书念完了。

庆小兔说:“外公,这里有蜡笔,我可以画画。”

庆小兔趴在茶几上开始画画。

妈妈回来了。

妈妈问:“小九,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妈妈,我在画画。

妈妈问:“你画了一个什么呀?”

一条圆弧从上至下。

庆小兔说:我画了一个滑滑梯。

庆小兔向着妈妈在招手。

庆小兔说:妈妈来呀。

妈妈说:“你画了一个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画了一个鲨鱼,鲨鱼在吃东西。

庆兔兔在姨妈家喊妈妈,妈妈过去给庆兔兔辅导作业,庆小兔跟着妈妈走了过去。

妈妈说:“小九,你不是在画画吗?妈妈一会就来找你,你给妈妈画一只猫好不好?”

庆小兔拿着彩色笔回来画画。

庆小兔说:“我要画一只猫。”

庆小兔刚刚画了一个圆圈。

庆小兔说:我要屙巴巴了。

庆小兔马上往外走。

我问:“你不屙巴巴了?”

庆小兔说:我去姨妈家屙巴巴。

我说:“外婆家不是也有马桶呀?”

庆小兔说:外婆家厕所太潮了。

姨妈说:“你也太讲究了,屙一个巴巴也要挑一个厕所。”

屙完巴巴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我说:“可以看呀?”

庆小兔去开电视机。

我说:“哥哥在做作业,我们去外婆家看电视。”

庆小兔在看贝贝日记。

外婆说:“看完了我们洗澡。”

贝贝日记很短,我一个目录里放了五集,庆小兔才看了一集,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

洗完澡给庆小兔拿了一件衣服换,庆小兔刚刚脱下来的衣服,这是一件庆兔兔在幼儿园上学时候的校服,斑马衫,肩膀上边是紫红色的。

外婆说:“你想穿哥哥的衣服,外婆再给你找一件。”

外婆找了一件一模一样的的衣服,就是肩膀上边的颜色是绿色的。

外婆说:“你看,一模一样的。”

庆小兔还是用手指着换下来的衣服。

外婆说:不是一样的吗,就是上边的颜色不一样,你看绿色的多好看呀?

庆小兔说:不要,要那个。

我把外婆开始拿来的衣服说:“你看,这个不是也是斑马一样的条纹。”

庆小兔说:我要这个。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