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59头上磕了一个大包

2020-07-20 06:48 | 宝宝成长

3059-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星期三晴天26~13℃客厅早晨温度20PM2.5-58

屋里还乱糟糟的一片,什么都没有头绪,有一些箱子还没有打开,有一些东西打开来才发现缺这少那。

我起来就是修理童车,这个立下汗马功劳的童车,这是庆小兔的座驾,这也是外婆买菜的代步工具,童车同样是外婆外出的拐杖。

庆小兔起来了就在哭,庆小兔要妈妈来。

外婆说:“小九,你看你昨天是在哪里睡觉的哟。”

庆小兔坐在床上,庆小兔闭着眼睛在喊妈妈。

庆小兔很哭了一会,庆小兔在喊外公。

庆小兔说:“外婆家没有电视,姨妈家有电视。”

我说:“外公把小电视搬来了。”

庆小兔看英文版的乌咪123

庆小兔拿起电蚊拍说:“我要打蚊子。”

我说:“这个是电蚊拍,电蚊拍是消灭蚊子的。”

庆小兔举着电蚊拍说:“拍地一响,蚊子就打死了。”

我说:“电蚊拍是用电把蚊子电死的,蚊子一下子就被电死了,小朋友千万不能去玩电蚊拍。”

庆小兔在按电蚊拍的按钮。

庆小兔说:“没有电了,要充电。”

我说:“充完了电的电蚊拍,小朋友就更不能玩了。”

庆小兔说:“小朋友不能用这个,这是大人用的。”

我说:“所以你们小朋友就要记住,什么东西可以玩,什么东西不可以玩。”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

我写日记成了问题,庆小兔五湖四海,我不可能搬着电脑跟在庆小兔的屁股后边。

看来我要买一个平板电脑,让平板电脑跟着我南征北战。

我是随时随地地记录庆小兔的说话和活动的扼要,等下午庆小兔午睡的时候再把该写的写具体一点。

我记录平时的是庆兔兔庆小兔音容笑貌,没有这些记忆中的点点滴滴,我也不可能写出真实的庆兔兔庆小兔,日记是不允许胡诌乱吹,日记就是一个人的真实写照。

庆小兔从外婆家的侧门出去,外婆正在外边打扫卫生。

姨妈家窗户外边原来有一个阶梯,因为方向不是太好,姨妈没有用这个阶梯。现在外婆家和姨妈家连成一体,这个阶梯又要恢复青春了。

后来自制的木质阶梯是一个活动的阶梯,现在有一点干裂,外婆每天在这上边上上下下,确实令人心惊肉跳。原先阶梯是水泥砌的上边铺有瓷砖,阶梯旁边还有扶手,对于我们这些老年人来说又增加了安全系数。

庆小兔说:“有楼梯了。”

庆小兔从木质阶梯上去,庆小兔再从水泥阶梯下来。

庆小兔走过去,庆小兔又站在木质阶梯上,庆小兔就像一个走马灯一样不断地上去下来,一圈又一圈地走着。

我说:“庆小兔,你走几次就可以了,你一直这样走,你的头不晕吗?”

庆小兔说:“没有呀?”

庆小兔每次爬到窗户上。

庆小兔就会自豪的说:“上来了。”

庆小兔再一次来到木质阶梯过去。

庆小兔说:“我又来了。”

庆小兔终于结束了旅行。

庆小兔说:“看电视了。”

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

我说:“看电视可以,我们先把国旗认一遍。”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说:“不学习国旗,我们就不看电视。”

庆小兔这才同意学习国旗。

庆小兔说:“看恐龙。”

庆小兔看《恐龙,恐龙》。

《恐龙,恐龙》是一部很好的恐龙教学动画片,可惜只能免费看五集,我又不知道怎么缴费,如果现金缴费我可以,现在一切都从网上缴费,我就有一点力不从心了。

庆小兔把刚刚带过来的玩具倒在沙发上。

庆小兔在玩汽车,可能还不到半个小时,庆小兔又提出看电视。

我说:“我们把眼睛休息一下。”

庆小兔说:“我要看电视。”

我说:“你要讲信用,我们过一会还可以看电视,你如果不听话,你什么都不要提。”

外婆说:“小九,我们去买菜吧?”

一场风波这才烟消云散。

昨天匆忙中搬家,好多应该搬的东西都没有拿,真正住下来,才发现缺这少那。

外婆是想过去把要用的必需品清理一下。

我们突然的搬家,让许多邻居议论纷纷,他们都想打听一个缘由。

想带的东西太多了,冷水壶,电子钟,温度计,锅碗瓢勺,垃圾桶,甚至还有马桶坐垫。

东西放在家里,我们先去买菜。

下楼就看见紫小兔妈妈蹲在路旁。

我说:“喊阿姨。”

庆小兔喊:“阿姨。”

紫小兔妈妈没有听见庆小兔的喊声。

庆小兔说:“阿姨没有听见。”

我说:“你大声一点喊呀?”

庆小兔放大声音在喊:“阿姨。”

在庆小兔喊到第四声的时候,紫小兔妈妈才听到庆小兔的喊声。

紫小兔妈妈问:“小九,你要去哪里呀?”

庆小兔说:“我们去买菜。”

紫小兔妈妈说:“哥哥马上就要下来了,你要不要跟哥哥玩呀?”

就在这时候紫小兔从楼里走出来。

庆小兔喊:“哥哥。”

紫小兔看见庆小兔在着喊他,紫小兔马上又跑了回去。

外婆下来了。

外婆问:“小九,你喊阿姨没有?”

庆小兔说:“喊了呀?”

外婆说:“我们跟阿姨再见。”

庆小兔说:“阿姨再见。”

紫小兔从灌木丛后边探出头。

外婆说:“你跟哥哥再见没有。”

庆小兔说:“哥哥再见。”

紫小兔把头缩了回去。

庆小兔说:“外婆,他们不认识我了。”

外婆说:“是的,那么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庆小兔说:“我喊阿姨,阿姨没有听见。”

外婆说:“你喊哥哥没有?”

庆小兔说:“哥哥也不认识我了,哥哥和我躲猫猫。”

买了菜外婆又回去拿收拾好的东西,庆小兔就在小区侧门等着外婆。

十分钟,二十分钟,没有看见外婆出来。

我打电话问外婆。

外婆说:“我已经下楼了。”

一个两岁多一点的小弟弟从庆小兔跟前走过。

庆小兔说:“小弟弟。”

小弟弟的奶奶马上说:“小哥哥跟你说话呢?”

庆小兔手里拿着发糕说:“我在吃发糕。”

弟弟还有一点小,小弟弟没有理睬庆小兔,小弟弟并没有离开,小弟弟就在空地上走着,庆小兔却要我推着童车跟着小弟弟。

庆小兔说:“倒车,小弟弟去那边了。”

奶奶牵着小弟弟在走。

庆小兔说:“转圈,跟着小弟弟。”

童车慢悠悠地跟着在走。

庆小兔说:“等等我,小弟弟。”

又过来十几分钟,还是没有看见外婆出来,我再一次打电话去问。

外婆说:“那么多东西一下子整理完了吗?”

我说:“事情没有能够做完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要适可而止,庆小兔已经在外边等了那么多时间了。”

我只好推着庆小兔先回家了。

庆小兔说:“妹妹。”

一个奶奶抱着一个小姑娘。

庆小兔说:“妹妹去哪里呀?”

小姑娘奶奶说:“小哥哥,你要去哪里呀?”

庆小兔说:“我们买菜了。”

我们刚刚到家,妈妈也意外地回来了,妈妈把一个大旅行箱拖了过来。

妈妈把旅行箱里的衣物清理出来。

妈妈对庆小兔说:“妈妈还要去一趟妈妈家。”

庆小兔说:“妈妈再见。”

庆小兔拿着纸要画画,我去给庆小兔拿彩色笔,彩色笔到处找也没有找到,我拿了一支铅笔,一支圆珠笔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

我说:“找不到彩色笔。”

庆小兔说:“找得到的。”

我只好重新回到姨妈家找彩色笔,那么大一盒彩色笔竟然人间蒸发,所有的房间的角角落落我都找了,我一支彩色笔都没有找到,我只好又空手而归。

我说:“没有找到彩色笔。”

庆小兔说:“找得到的。”

我说:“外公到处都找了,外公没有找到彩色笔。”

庆小兔说:“我画画没有笔了怎么办?”

我说:“你要彩色笔,你跟外公一起去找。”

庆小兔跟着我来到姨妈家。

我在找彩色笔,庆小兔也在一个个房间里跑进跑出。

突然噗通一声,庆小兔沉重地摔在地上,庆小兔被门口的地板铜条绊倒了。

庆小兔的摔倒让我吓一跳,庆小兔一个手可以吃力,庆小兔不能缓解突然的冲击,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趴在我肩膀上大哭起来,我不敢问,我也不敢摸,我只能凭直觉判断是不是受伤了。

我说:“你现在的伤还没有好,你跑步要小心一点。”

庆小兔的哭声在渐渐地低了下来,我的心也随着慢慢的放下来,但是我还是没有敢抬头看一下。

我说:“我们去看看妈妈是不是回来了。”

外边阳光灿烂,阳光下虽然没有那样酷热,但是庆小兔的外套还是脱了下来。

当走到四期的门口,远远地看见妈妈从侧门出来。

庆小兔喊道:“妈妈,我在这里。”

妈妈说:“小九,你来接妈妈的吗?”

庆小兔说:“是呀,我来接妈妈回家的。”

我睡觉起来,庆小兔已经不在姨妈家,庆小兔在外婆家。

我说:“庆小兔,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我在读书。”

庆小兔拿着一本书在翻着。

妈妈说:“小九,要睡觉了。”

庆小兔说:“我念完书,我再睡。”

我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书,这是妈妈刚刚拿来的英语绘本。

庆小兔说:“念书。”

我说:“外国书外公不会念。”

庆小兔说:“是我给外公讲。”

我说:“真的呀,庆小兔给外公念书。”

庆小兔拿起书,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的画讲起来。

庆小兔讲的是一个迷宫。

庆小兔用手指着迷宫中的道路说:“走,走,走到这里,走了出去了。”

庆小兔只是指一段迷宫道路。

庆小兔说:“我要跟妈妈睡觉。”

妈妈说:“妈妈一会还要上班去。”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冲奶。”

妈妈说:“妈妈给你冲奶。”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妈妈的房间,我要睡外婆的房间。”

外婆说:“我们脱裤子尿尿。”

庆小兔说:“我自己脱。”

外婆说:“你一个手能脱好吗?”

庆小兔说:“脱的好。”

尿完尿,兜好纸尿裤。

庆小兔说:“我要穿裤子。”

妈妈说:“穿裤子干什么?”

庆小兔说:“生病了,就要吃药的。”

妈妈说:“穿裤子就穿裤子。”

妈妈说:“你喝奶,妈妈去上班了。”

庆小兔说:“妈妈拜拜。”

庆小兔说:“我的奶喝完了。”

外婆接过杯子。

外婆说:“你的嘴像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了。”

庆小兔说:“我像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了。”

妈妈走了,庆小兔也静悄悄地睡着了。

外婆一整天就在忙着整理衣物,看着外婆进进出出,看着外婆大包小包地搬着,我真的有一点不忍心,但是我要照看庆小兔,我还要补写今天的日记。

庆小兔只睡了一个半小时,庆小兔哭着喊着,今天早上庆小兔一样起来就哭。

庆小兔哭了十分钟,庆小兔这才要起来。

给庆小兔念小学生天地,庆小兔还是一副哭相,给庆小兔看迪士尼英语,庆小兔这才恢复平静。

两集迪士尼英语结束了。

庆小兔说:“它自己就没有了。”

我说:“这个每次播放两集,播完就自动停下来。”

还没有几分钟庆小兔又哼哼起来,怎么跟庆小兔说都没有用。

我说:“我们去姨妈家玩玩具吧。”

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庆小兔拿起汽车在玩,还没有五分钟,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我说:“你刚刚看了电视,我们要过一会再看电视。”

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

我说:“跟你好好地说,你不听,我们要保护眼睛。”

庆小兔的哭声骤然放大。

我说:“你不听话,你就不用找外公了。”

我去阳光房收衣服被褥,庆小兔一个劲地在哭。

一会庆小兔在喊:“我要毛巾被。”

我问:“你哭不哭了?”

庆小兔只是喊着毛巾被。

我没有理睬庆小兔,我去接庆兔兔放学。

我从学校回来,庆小兔已经不哭了,庆小兔拿着变形金刚在变形,庆小兔把一个蛋变成一个变形金刚。

我问外婆:“庆小兔是不是看电视了。”

我想庆小兔是不是看动画片不哭了。

外婆说:“他要毛巾被,我把毛巾被给他,他就不哭了。”

庆小兔问:“哥哥呢?”

庆兔兔突然从鱼缸后边蹦了出来。

庆小兔说:“哥哥,我们念书吧。”

庆兔兔说:“哥哥只能给你念五分钟的书,哥哥还要去做作业呢。”

庆兔兔去了书房,庆小兔很快也跟着庆兔兔来到书房,要庆小兔出来,庆小兔坐在地台上不愿意出来。

吃晚饭的时候。

姨妈问:“你妈妈漂亮吗?”

庆小兔说:“漂亮呀?”

姨妈问:“姨妈漂亮吗?”

庆小兔说:“姨妈也漂亮呀?”

姨妈对外婆说:“昨天我问小九,小九说他妈妈漂亮,我不漂亮,今天说,我也漂亮了。”

外婆说:“现在小九狡猾多了。”

姨爹说:“他哪里知道漂亮不漂亮呀?”

我说:“庆小兔一岁多就知道可爱,漂亮,帅了。不过庆小兔对胆小鬼含义还是不知道,他只要是对他不友好,他就认为是胆小鬼。”

妈妈买了外卖,外卖是六只螃蟹。

妈妈在吃螃蟹,庆小兔看着螃蟹。

妈妈说:“螃蟹好辣。”

庆小兔马上摆出一副很辣的表情。

庆小兔说:“辣不能吃。”

庆兔兔张开嘴说:“我吃。”

妈妈给庆兔兔嘴里送进一块螃蟹。

庆小兔说:“好辣,好辣。”

妈妈说:“哥哥已经长大了,哥哥可以吃一点辣椒了。”

庆兔兔也拿起一只螃蟹在吃,庆兔兔不断地张开嘴在哈气。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脸上的表情就像自己在吃螃蟹一样。

庆小兔说:“好辣。”

庆小兔不断地在往外哈着气。

庆小兔额头被蚊子叮了一个大包。

妈妈说:“小九也太遭蚊子了。”

外婆指着庆小兔的额头旁边的一个大包。

外婆说:“这是小九今天摔跤磕的。”

也是我心怀侥幸,我竟然没有看一下庆小兔是不是受伤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