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57去外婆家

2020-07-18 06:12 | 宝宝成长

3057-二零一九二十八日星期一晴天转多云24~11℃客厅早晨温度19PM2.5-42

天上的云有薄有厚,天上的云有有暗,有一些云层的后边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点蓝色。

庆小兔看完一集黑猫警长,我们就来到姨妈家的路上。

天上的云已经被撕裂,蓝色已经出现在裂隙之间。

来到姨妈家,门口的柜子上放着一个纸盒,纸盒里有十几把钥匙,这不是我们家的钥匙。

我知道我们的房子已经可以进去了,外婆也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

庆小兔说:“外公,调电视。”

忽然听到庆小兔说:“外婆是一个大坏蛋。”

我说:“你怎么这样说外婆呢?”

庆小兔说:“外婆不让我看电视。”

我说:“就是外婆不让你看电视,你也不能这样说外婆,外婆是你的长辈,你应该好好的跟外婆说。”

庆小兔要看太空娃娃。

外婆说:“小九,只能看一集哟。”

我说:“太空娃娃一集只有十分钟。”

外婆说:“小九刚刚不是在妈妈家看了电视了吗?”

庆小兔眼睛已经在外边已经放松,庆小兔已经可以继续看电视。

我也不能说什么,我也只能随和外婆的意思。

庆小兔看完一集太空娃娃。

庆小兔说:“看完了。”

由于庆小兔对新闻日益关注,我已经不敢看完动画片又接着庆小兔看新闻了。

我让庆小兔看了一集汉语拼音,看了一集学习汉字基础班。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外公,二。”

我过去看原来是庆兔兔的一本书,书的封面上有一个大大的2,这是庆兔兔二年级的经典阅读书。

庆小兔书去找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一个二。”

外婆说:“你认识二了。”

我说:“我们去外婆的家里看看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去外婆家。”

出来门,庆小兔往外边的大门走去。

庆小兔不知道往哪里走,庆小兔还不知道外婆也有一个家。

我用手指着旁边的门说:就是外婆的家。

盒子里钥匙很多,每个门只留下一把钥匙,看来换锁迫在眉睫

第一次跨进一个陌生的房间,看到一个风格迥异的房子。

庆小兔问:“这是外婆家吗?”

我说:“是呀。”

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打开的弱电箱,杂乱的电线从箱子里垂了下来,房主把路由器拆走了。

门口就是一个横向的走廊,走廊一端开了一个到后院的大门。

横向走廊是一排鞋柜,鞋柜对面是一长条凳子。

从大门往里望去就是餐厅和客厅。

可能房主是一个爱画之人,墙上到处留有安装画框的孔洞,还有长期挂画框留下的阴影,其他房间里到处千疮百孔,都是装饰画留下的印迹。

沙发对面的墙上也是一排孔洞,电视机没有了,留下的白色电视机曾经的身影,卧室里的电视机也被拆走了。

房子起价一百三十万家具搬走,在签合同的时候房主提出家具不搬了,家具折价二十万。姨妈妈妈只是想我和外婆的房子近一点,姨妈一心想买对方就地涨价,也就压价二万签了合同。

房主合同上说只把冰箱洗衣机搬走,结果除了木制家具没有搬,其他只要能够拆,能够搬的东西都搬走了。

合同上说不按期交房要付违约金,结果房主一延再延,从我们第一次打款给房主,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我们并没有提出违约金的事情,还先后替他付了那么多的罚款,结果就连电视机都拆走了,几个床上空空荡荡,席梦思也去了它们要去的地方

妈妈现在的房子也是二手房,一手交钱,一手拿房门钥匙,房子什么也没有动,房主就是把被子衣服碗筷拿走了。

姨妈的房子也是二手房,姨妈的房子里连酒具台式电脑都没有搬走,就连装饰观赏的三峡石,玻璃大白菜都没有拿走。

现在我们进驻马上就要重新购置席梦思和家用电器。

不知道庆小兔是什么样的欣赏水平,庆小兔对房子格外喜欢,庆小兔不停地在各个房间在跑。

庆小兔说:“我喜欢外婆的家。”

我问:“姨妈的家呢?”

庆小兔说:“我不喜欢。”

我问:“妈妈家呢?”

庆小兔说:“我喜欢外婆家。”

房主是一个老板,而且是一个投资很多项目的老板。

家里的装潢格外讲究,雕梁画柱实木家具,都是网上看到的一些新潮流。

对于成功人士这是一个身份的象征,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就有一点画蛇添足了。

除了餐桌是平整的桌面,其他的东西都是条条格格,没有专用工具打扫卫生就有一点困难。

家里的色调过分沉重,让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可能可以显示老板的内涵

主卧室里是深色的粉红色,不是新婚夫妇是有一点过分浪漫了,让我们有一点不适应,我们希望的是最普通的生活。

几个房间里吊顶已经部分脱落,裂开大小不同的裂口。

奇怪的是高档装修,插座却是两头三头的插头通用的,这已经是不允许使用的插座。

庆小兔爬上沙发,沙发不是常见的沙发,沙发看起来严肃稳重

一共三个沙发,沙发上可以坐个人。两个沙发沙发一旁连接着一个许多格子的台子,可能是让文人雅士品茶论道的。

茶几一样条条格格,几乎没有一处是平整的。

沙发上有一种圆柱形的抱枕。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呀?”

我说:“抱枕呀?”

庆小兔说:“不是抱枕。”

我说:“你可以躺在上边睡觉呀?”

庆小兔躺下来,庆小兔的头枕在抱枕上。

庆小兔说:“外公睡。”

庆小兔坐了起来。

庆小兔说:“这个不是枕头。”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说:“看电视就要去姨妈家,你看这里的电视机没有了。”

庆小兔抱起一个抱枕。

我问:“你把这个抱着干什么?”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

我说:“姨妈家不是有抱枕吗?”

庆小兔说:“姨妈家没有这个。”

庆小兔看了一集太空娃娃,庆小兔看了一集基础汉字学习,又让庆小兔中级班汉语。

庆小兔说:“去外边玩。”

外婆说:“马上就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不吃饭。”

庆小兔拿着大赛车来到篮球场。

庆小兔没有看见一个小朋友,庆小兔一个人自娱自乐,庆小兔一个人推着赛车玩

赛车被一个凸起挡住了。

庆小兔说:“卡住了。”

赛车停在那里。

庆小兔说:“停车了。”

庆小兔问“挖掘机呢?

我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一会小朋友就来了。”

又过了一会,还是没有一个小朋友来。

我说:“今天小朋友都上学了。”

庆小兔说:“等小朋友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我说:“小朋友不会来了。”

庆小兔说:“等一会小朋友就来了。”

我说:“哥哥不是今天也在上学呀?

庆小兔说:“哥哥也等一会就来了。”

午睡起来,就听见姨爹在和外婆在外边说话。

来到外婆的家,就听见妈妈和姨妈说话的声音。

姨妈说:“我回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小九,我还以为小九睡了,我想小九今天怎么睡那么早呀?来到这边我才发现小九和外婆在这里。

姨妈正在给房间里几个床铺买席梦思。

庆小兔神秘兮兮地说:“金鱼这么大。”

庆小兔两个手合拢在一起,庆小兔两个手慢慢地张开。

庆小兔说:“这么大,这么大。”

姨妈说:“小九今天兴奋的,小九都不知道怎么弄好了。”

庆小兔对外婆说:“去奶奶家。”

外婆说:“你奶奶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是奶奶家。”

外婆说:“你奶奶家在当阳。”

庆小兔说:“是奶奶家。”

我说:“外婆家。”

庆小兔恍然大悟地说:“去外婆家。”

妈妈说:“妈妈要上班了。”

庆小兔抱着妈妈的腿。

庆小兔说:“妈妈不要上班。”

妈妈说:“妈妈不上班,你吃什么,妈妈也没有钱给你买大卡车。”

庆小兔说:“我不是乖宝宝。”

妈妈说:“妈妈不喜欢不听话的宝宝。”

庆小兔说:“睡觉了。”

妈妈说:“这才是乖宝宝。”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冲奶。”

妈妈说:“喝完奶,睡觉了。”

外婆只好转了九十度横在床上睡觉。

庆小兔发现外婆不在了,庆小兔站起来在床上找,庆小兔拍着被子拱起的地方。

庆小兔问:“外婆,你在这里吗?”

外婆坐起来。

外婆说:“我们睡觉吧。”

外婆把庆小兔移到枕头上,外婆又重新回到床头躺下来。

庆小兔往外婆身上挤过来,我拿起布毯给庆小兔盖,庆小兔把两条腿高高地举起来,庆小兔用力摆动两条腿,庆小兔把布毯推开。

我把长条的小抱枕隔在庆小兔和我之间,抱枕倒向庆小兔,这样可以保证庆小兔周围有一定的温度。

庆小兔用脚蹬了几下没有蹬动,庆小兔也就放弃了努力,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睡着了。

起来庆小兔看了一集太空娃娃。

庆小兔说:“去外婆家。”

庆小兔跟外婆说:“外婆,我们去外婆家

外婆说:“不是外婆家,是奶奶家吧。”

庆小兔说:“外婆家,不是奶奶家。外婆,我们去外婆家。”

外婆说:“我不就是外婆吗?外婆就在这里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门外。

庆小兔说:“那里才是外婆家。”

庆小兔用手指着客厅。

庆小兔说:“这里是姨妈家。”

庆小兔来到外婆家窗户跟前。

庆小兔说:“猫。”

那只大白猫在窗户跟前不多远的地方。

庆小兔说:“外公,猫在这里。”

外婆家的客厅没有窗户就是一面玻璃墙。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去看猫。”

庆小兔从姨妈家来到园子里,大白猫已经不在那里

庆小兔说:“去外婆家看猫。”

我说:“这就是外婆家。”

庆小兔说:“画画。”

庆小兔还没有画几笔,彩色笔的笔尖就缩了回去。

庆小兔说:“笔进去了。”

庆小兔说:“要修理笔。”

吃晚饭了。

庆小兔说:“胆小鬼。”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说的。”

庆小兔说:“哥哥要喝我的汤.

妈妈说:“你可以好好的跟哥哥讲。”

庆小兔说:“你不能转盘子,你会把盘子转坏的。”

妈妈说:“以前你不是也转过盘子的。”

庆小兔说:“我没有呀?

妈妈说:“只要你好好的转是不会转坏的。”

庆小兔问:“姨妈呢?”

外婆说:“姨妈姨爹去看电影了。”

庆小兔一板一眼地说:“他们两个在上班。”

妈妈说:“姨妈姨爹上完班,下班了去看电影。”

吃完饭庆小兔说:“去外婆家看看。”

庆兔兔和妈妈要回来做作业,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还要在外婆家玩。

外婆决定去姨妈家先洗澡。

昏暗的灯光,深色环境,让人兴奋不起来。

我说:“我们去把小爱同学拿过来好不好?”

庆小兔说:“要,拿小爱同学来。”

我说:“走,我们一起去拿。”

庆小兔说:“外公拿,我在在里等外公。”

我开始还以为庆小兔一个人在屋里,庆小兔可能会害怕,现在庆小兔却要我自己一个人走,他一个人在屋里等我。

把小爱同学拿过来播放新闻。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我说:“去卫生间屙巴巴。”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屙巴巴。”

我开门出去。

庆小兔说:“小爱同学拿回家。”

我说:“小爱同学放在这里不要紧,我们以后还要再来的。”

庆小兔说:“小爱同学会害怕的。”

庆小兔屙巴巴干净利索,没有一分钟就屙完了。

庆小兔说:“擦屁股。”

从卫生间出来。

庆小兔说:“去外婆家。”

八点钟我们就提前回妈妈家了。

外婆说:“我们洗澡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洗澡。”

外婆说:“不洗澡怎么行呢?”

庆小兔说:“我不要。”

外婆说:“不洗澡多臭呀?”

庆小兔说:“我不会臭。”

外婆说:“妈妈回来会说你的。”

庆小兔说:“我不要洗澡。”

庆小兔去书架拿了一本书。

庆小兔说:“外公讲书。”

庆小兔拿来一本《城堡大进攻》。

我说:“我们念完书洗澡。”

庆小兔说:“念完书洗澡。”

我还是不能给庆小兔念书,我的眼睛有一点吃力,家里的老花镜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我说:“外公的眼睛看不清楚。”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我的头,庆小兔看着我的两个眼睛。

庆小兔说:“外婆,外公眼睛看不清楚,外婆你来念书。”

外婆过来给庆小兔念书,我就去电脑上写日记。

庆小兔洗完澡,给庆小兔换好衣服。

庆小兔说:“我来念书。”

我说:“你念给外公听。”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名说:“城堡大进攻。”

可能是外婆的读音不准,庆小兔把进字读成第二声。

我说:“城堡大进攻。”

庆小兔读了一遍,庆小兔还是读的第二声。

我单独把进重点读了两遍,庆小兔也跟着读了两遍,我就在把城堡大进攻连起来读,庆小兔这次才读清楚。

庆小兔说:“外婆念书。”

外婆说:“外婆在给你洗衣服,等一会外婆给你念书。”

我说:“不是你给外公念书吗?”

庆小兔又把城堡大进攻给我念了几遍。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封面的变色龙拿着的盾牌。

庆小兔说:“盾牌。”

我用手指着弗瑞丝手里拿的盾牌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这也是盾牌。”

庆小兔用手指着弗瑞丝手里的宝剑。

我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宝剑。”

庆小兔用手指着弗瑞丝历险记,庆小兔一个字一个字地指着说:“城堡大进攻。”

我用手指着下边的大字说:“这是城堡大进攻,上边的是弗瑞丝历险记。”

庆小兔又跟着我念了两遍。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外婆说:“妈妈马上就要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黑猫警长。”

庆小兔看了没有五分钟,妈妈就开门进来,妈妈没有说庆小兔,也可能这时候是外婆陪着庆小兔的。

一集黑猫警长结束了,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

外婆说:“我们玩玩具吧。”

庆小兔把玩具盒子反扣过来,玩具都倒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说:“不能看电视。”

外婆悄悄地说:“看都看过了,还在说不能看电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