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55是奶牛妈妈扔的吗

2020-07-16 06:53 | 宝宝成长

3055-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星期六小雨14~11℃客厅早晨温度20PM2.5-36

天快亮的时候,一阵紧促的雨点击打着外边的雨棚,顿时外边响起一片噼里啪啦的声音。

我给庆小兔穿背心,我在给庆小兔系扣子。我刚刚系了两颗扣子。

庆小兔说:“我自己弄。”

我说:“你的一个手还不方便,等你以后胳膊好了,我们再自己系扣子。”

庆小兔说:“我可以弄。”

庆小兔右手捏住扣子,庆小兔受伤的右手在衣服沿上找扣眼,庆小兔把扣子往扣眼里送。

等我关了电脑去看,庆小兔已经把剩下两颗扣子扣上了。

庆小兔说:“我打喷嚏了,我喝凉水就打喷嚏了。”

妈妈说:“妈妈明明看见你喝的是牛奶。”

庆小兔说:“这是二。”

书的封面一个大大地2

庆小兔说:“我要吃东西。”

妈妈可能让让庆小兔吃过零食。

我说:“没有东西呀?”

庆小兔说:“有东西,外公抱。”

庆小兔用手指着放零食的柜子上,庆小兔在柜子上翻找零食,庆小兔发现了饼干蛋糕。

庆小兔拿来一包饼干。

我要外婆把零食都藏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外婆说:“外婆冲奶。”

庆小兔说:“我要奶瓶喝奶。”

外婆说:“你的奶瓶没有了。”

庆小兔说:“有奶瓶。”

外婆说:“没有骗你,家里真的没有奶瓶了。”

我还是不放心,我想妈妈会不会把奶瓶藏在什么地方,结果我翻遍柜子,没有发现奶瓶的踪迹。

我说:“奶瓶被妈妈扔掉了。”

庆小兔问:“是奶牛妈妈把奶瓶扔了的吗?”

外婆说:“是你妈妈。”

庆小兔说:“是我妈妈吗?”

外婆说:“是呀。”

我说:“你妈妈想要你用杯子喝奶,妈妈把奶瓶都扔了。”

刚刚走到楼下,马上就感到一股凉气。

庆小兔说:“外边好冷。”

庆小兔现在还穿着一条单裤子,这一会外边的气温可能就十三度左右,庆小兔一路上坐在童车里,一阵阵小风会把庆小兔的腿吹凉。我把一个大塑料袋系在童车前边,一阵风把塑料袋一边吹了下来。

外婆说:“怎么塑料袋掉了下来了。”

庆小兔挥着手说:“一阵风吹来,塑料袋就掉了下来。”

姨妈今天还在家里。

庆小兔喊:“姨妈。”

姨妈说:“小九,你来了。”

庆小兔对外婆说:“看电视了。”

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了,庆小兔在看太空娃娃。

庆小兔坐在沙发上,茶几紧靠在沙发跟前,沙发茶几成了庆小兔的游乐园。

消防车挖掘机吉普车赛车卷草机都排在茶几上,这些都是大型玩具,沙发上还放在小一点的赛车,还有超级飞侠,这些是小一点的玩具,但是每一样都不会比一个茶杯小。

庆小兔说:“吉普车坏了。”

姨妈问:“吉普车哪里坏了?”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截黑色的塑料棒让姨妈看。

姨妈说:“这是吉普车哪个上边的?”

庆小兔把塑料棒放在吉普车顶棚前边的边框上。

庆小兔说:“是这里的,我在修理。”

姨妈说:“你不弄坏,怎么会要修理呀?”

庆小兔说:“我轻轻地修呀?”

姨妈说:“你知道要坏了,你为什么把它弄坏呢?你现在轻轻地修有什么用。”

我说:“昨天吉普车的横杆就裂了,本来准备今天修一下的,没有想到庆小兔把它掰了下来。”

庆小兔说:“妈妈家可以修。”

姨妈说:“姨妈家就不能修吗?”

庆小兔说:“妈妈家有工具可以修。”

我说:“昨天我跟庆小兔说了,今天拿妈妈家的热胶枪修理一下。”

庆小兔看太空娃娃,庆小兔已经看到第二集了。

外婆说:“看完了,不要看了。”

庆小兔犟着身体不愿意了。

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说:“我还要看一集。”

我说:“说好了看两集,我们就看两集。”

我电视机关了,庆小兔就哭了起来。

姨妈说:“小九,我们去接哥哥放学吧?”

庆小兔说:“不要。”

姨妈说:“接哥哥你也不去了。”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接。”

我说:“外公的胳膊有一点疼,你跟着姨妈去接哥哥吧。”

庆小兔说:“外公接。”

姨妈换好衣服问:“小九,你真的不去接哥哥吗?”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

姨妈走到门口问庆小兔,庆小兔还是意志坚定。

庆小兔说:“外公陪我玩。”

庆小兔一个人玩我肯定要在旁边。

庆小兔说:“外公要把鞋脱了。”

庆小兔要我也呆在沙发上。

庆小兔说:“外公你要哪一辆车?”

我拿起一辆吉普车。

庆小兔说:“我要吉普车。”

庆小兔把赛车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你玩赛车吧。”

庆小兔在开吉普车。

庆小兔说:“外公,你开车呀。”

我推着赛车在走。

庆小兔推着吉普车说:“外公追我呀。”

我推着赛车在追吉普车。

庆小兔把吉普车开到赛车的后边,庆小兔猛烈地撞击赛车。

庆小兔说:“吉普车追上你了。”

我赶紧推着赛车跑到一边去,庆小兔推着吉普车从旁边转了过来,我的赛车在激烈的撞击下翻倒了。

庆小兔说:“出事故了,叫抢救队。”

庆小兔把消防车推了过来,消防车鸣叫着,庆小兔拿下消防水龙头,庆小兔拿着水枪在救火。

庆小兔说:“火熄灭了。”

庆小兔问:“喝奶吗?”

给庆小兔用奶瓶冲了一百八十毫升牛奶。

庆小兔拿着奶瓶,庆小兔仰着头在地上走着,转眼间一瓶牛奶喝完了。

庆小兔举着奶瓶说:“我的奶喝完了。”

外婆说:“你那么快就喝完了?”

庆小兔说:“我仰着头,我咕噜咕噜就喝完了。”

外婆说:“你这才是一个好孩子。”

庆小兔说:“我是一个听话的宝宝。”

外婆说:“你一直这样听话多好呀?”

庆小兔说:“我的肚子圆圆的,我的肚子像一个大西瓜。”

我在洗奶瓶,我在用开水烫奶瓶。

庆小兔说:“这个很烫很烫的的,小朋友是不能碰的。”

我在餐桌上写日记,庆小兔用手在我的胳膊上拉一下。

庆小兔说:“不能拉外公的胳膊,外公会受伤的。”

沙发上放着姨爹看的《高级心血管生命支持》的书。

书上的图例是一个医生在抢救一个病人。

庆小兔说:“医生在抢救病人。”

这是医学专用书,上边都是一些有关抢救的图片,还有一些是急救的解剖图。

医生给一个人在吸氧。

庆小兔问:“他在干什么?”

我说:“这个病人呼吸发生困难,医生给他吸氧气。”

一个医生两个手在病人的胸脯上按着。

庆小兔问:“医生在干什么?”

我说:“这是医生给病人做心肺复苏,这个人已经不会自主呼吸了,可能这个人的心脏停止跳动了。”

这是一张人脖子咽喉部位的解剖图,一边画着几个条状的工具。

庆小兔看着解剖图,庆小兔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庆小兔说:“他是不是要吃药了。”

庆小兔指着那几条工具问:“这是不是他吃的药。”

这种事情我还没有办法解释清楚。

我说:“这是治病的工具。”

庆小兔说:“不能把药吃多了,只能吃一颗药。”

这是人的脑干图。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呀?”

我说:“这是人的大脑解剖图。”

庆小兔用手摸着自己的头问:“大脑是这里吗?”

我说:“是呀。”

旁边一幅脑干图下边连接着神经和血管。

庆小兔指着这一幅图问:“这是什么呀?”

我用手指着大脑说:“这是大脑。”

庆小兔也指着说:“这个是大脑。”

庆小兔指着神经和血管问:“这是什么呀?”

我说:“这是连接大脑的神经和血管。”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脚说:“是不是脚大脑呀。”

我说:“人的大脑就一个,脚上是没有大脑的,手和脚是受大脑统一指挥的。”

又是几幅抢救的画面。

庆小兔说:“他们在干什么?”

我说:“医生在诊断呀?”

庆小兔说:“他的脚没有了。”

病人只出现上半身。

我说:“他的脚没有拍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拍,外公可以拍下来的。”

我在帮着外婆晾衣服。

庆小兔站在沙发边沿,庆小兔在拨弄风扇。

外婆说;“小九当心摔下来。”

庆小兔举起手说:“打你。”

外婆说:“为什么要打我呢?”

庆小兔说:“你说我了。”

我说:“外婆说的没有错呀。”

庆小兔说:“外婆是胆小鬼。”

庆小兔好像不知道胆小鬼具体的含义,庆小兔只要遇上不高兴的事情,庆小兔就会说胆小鬼。

庆小兔拿起超级飞侠多多。

庆小兔说:“多多。”

我拿起包警长,我突然想不起来包警长的名字。

我问庆小兔:“他叫什么名字?”

庆小兔说:“警

我说:“黑猫警长。”

庆小兔摇摇头。

我问:“他叫

庆小兔想了一会。

庆小兔用手摸着头说:“我想不起来了。”

我在电脑上查,我刚刚把超级飞侠百科打开。

庆小兔说:“我知道了,他是包警长。”

庆小兔把手放在鼠标上,庆小兔指头让滚轮转动,超级飞侠里的人物一个一个地出现在屏幕上,庆小兔也一个个报出姓和名来,我真的不知道庆小兔怎么这些都记住了。

姨妈接送庆兔兔回来了。

姨妈说:“小九,你还在沙发上呀?你这一上午就窝在沙发上了呀?”

庆小兔说:“是呀,我在玩。”

庆小兔问:“哥哥呢?”

姨妈说:“哥哥又去上课了。”

庆小兔说:“我要去接哥哥。”

姨妈说:“要你去接哥哥,你还不愿意去接,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庆小兔拿着一辆赛车跟着姨妈出去了。

听到庆小兔在窗户外边喊:“外婆。”

我过去开门。

庆小兔举着手说:“我的手湿了。”

我问:“你的手怎么湿了?”

庆小兔说:“球场地上有水。”

庆小兔洗完手。

庆小兔问:“姨妈,可以走了吗?”

姨妈说:“可以走了。”

庆小兔说:“我的赛车呢?”

姨妈把赛车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我的赛车也湿了,我的赛车也要洗一个澡。”

姨妈说:“不要洗澡了,赛车洗完澡,赛车就不用出去了。”

庆小兔并没有走远,庆小兔跟着姨妈在园子里整理花草树木。

庆小兔拿着整理枝丫的剪子在剪,庆小兔每剪断一根树枝,庆小兔就会自豪地说:“我剪下来了。”

庆小兔不是像以前一样,只要是他眼前的,只要他认为好剪的就去剪。

庆小兔基本上都是在剪枯萎的枝丫,偶尔庆小兔也会去剪还有叶子的,只要你告诉他这个不要剪,庆小兔就会马上离开,庆小兔会重新换一个地方。

橘子树上的橘子已经变黄,地上落满了被风吹落的橘子,庆小兔捡起一个橘子,庆小兔并没有对橘子产生食欲,庆小兔拿起来看一眼,庆小兔把橘子扔了出去。

庆小兔把橘子扔到坑洼里,庆小兔用脚去踢橘子。

庆小兔想起来要挖沙。

当庆小兔拿来铲子,庆小兔一铲子挖下去,庆小兔马上蹦了起来。

庆小兔说:“狗巴巴,赶快跑。”

不知道庆小兔到底挖到了什么。

庆小兔说:“下雨了,我们回家吧。”

我午睡起来的时候,外婆正在给庆小兔讲书,妈妈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外婆是给庆小兔讲《高级心血管生命支持》上边的插图,外婆是看图说话。

外婆说:“外公起来了,我们睡觉去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

妈妈说:“刚刚不是跟你说好了的,你听了儿歌就去睡觉。”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

妈妈说:“你说话不算数,你是不是以后就不要听歌了。”

庆小兔说:“外婆念书。”

外婆说:“我们念一次书就睡觉。”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说:“那么我们就念两本书就睡觉。”

外婆刚刚把《高级心血管生命支持》掀开来。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站起来说:“睡觉了,外公抱。”

庆小兔并没有要妈妈跟着进屋。

外婆把毛巾被拉到庆小兔的身上。

外婆说:“把毛巾被盖在身上。”

庆小兔把毛巾被抱在怀里。

喝完奶庆小兔说:“盖被子。”

外婆把布毯给庆小兔盖上,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庆小兔就睡着了。

姨妈带着庆兔兔去上课了,妈妈也去市里去上课了。

庆小兔拿来一本神奇校车要我念。

我说:“我们换一本大书吧。”

庆小兔说:“我要念这本书。”

我说:“这个书上的字有一点小,外公看起来有一点吃力。”

庆小兔说:“外公不吃力。”

我说:“外婆有眼镜,外公没有眼镜怎么办?”

庆小兔把书递给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念书。”

外婆念的书是战胜细菌。

外婆念道:“旺达生病了。”

庆小兔说:“生病不能多吃药。”

外婆说:“生病不能随便吃药。”

庆小兔说:“只能吃一片药。”

庆小兔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庆小兔:“药吃多了,肚子会痛的。”

庆小兔说:“它关闭了。”

外婆说:“她把嘴合上了。”

庆小兔说:“他们出不去了。”

庆小兔说:“妈妈,吃东西要刷牙。”

妈妈说:“对,吃东西要刷牙。”

庆小兔说:“虫子爬到嘴巴里。”

庆小兔说:“不能吃东西,嘴里会长虫子的。”

外婆说:“那是细菌,细菌是很小的,我们眼睛是看不到的。”

庆小兔说:“看得到的。”

外婆说:“细菌要显微镜才能够看到。”

庆小兔说:“用放大镜看得到。”

外婆说:“放大镜看不到的。”

庆小兔说:“看得到。”

庆小兔要尿尿。

庆小兔说:“外公,不能吃东西,吃东西会长虫子的。”

我说:“可以吃东西,吃完东西要刷牙。”

庆小兔说:“刷完牙就要睡觉了。”

十七点钟听见庆小兔哼哼,庆小兔哭着要妈妈来。

我说:“妈妈不在家,你是不是做梦了?”

庆小兔还是继续哭着要妈妈。

我说:“妈妈在哪里呀,妈妈在市里给小朋友讲课。”

庆小兔还是拱着屁股趴在那里哭。

我说:“你哭吧,我看你起来不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来。”

庆小兔的尿不湿里已经有尿了。

庆小兔在沙发上穿衣服。

庆小兔说:“看电视。”

听见外边开门的声音。

我说:“关电视。”

我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小爱同学。”

庆小兔启动了小爱同学。

庆小兔说:“超级飞侠。”

庆小兔说:“尿尿了。”

姨妈说:“走,我们去尿尿。”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

姨妈说:“你尿尿也要选择一个人。”

我给庆小兔端完尿,我在给庆小兔拉裤子。

外婆说:“你没有给他穿短裤吗?”

庆小兔今天第一天穿短裤,我没有想起来里面还有一个短裤衩,我就直接把庆小兔的长裤子拉了起来。

我说:“我忘了。”

外婆说:“你就是干什么都马虎。”

我说:“一直没有穿短裤,我没有想起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外婆说:“你是小坏蛋。”

外婆说:“外婆怎么你了,你再这样说,以后就要挨打了。”

庆小兔说:“不要外婆说外公。”

我说:“外婆没有说小九,外婆说外公做事马虎。”

妈妈十九点钟回来。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庆小兔不要吃饭。

我们刚刚收拾好碗筷。

庆小兔说:“我要吃饭,我要吃鸡蛋饭。”

庆小兔早上是比我们起得晚,中午庆小兔吃饭同样要晚一会,晚饭庆小兔也经常在我们后边。

姨妈在教庆小兔唐诗《春望》。

姨妈说:“国破。”

庆小兔说:“国破。”

姨妈说:“山河在。”

庆小兔说:“山河在。”

姨妈说:“国破山河在。”

庆小兔说:“国破山河在。”

姨妈说:“城春。”

庆小兔说:“城春。”

姨妈说:“草木深。”

庆小兔说:“草木深。”

姨妈说:“城春草木深。”

庆小兔说:“城春草木深。”

当姨妈一遍教完,姨妈从头开始。

姨妈说:“国破。”

庆小兔说:“国破。”

姨妈说:“后边的呢?”

庆小兔停下来了,姨妈接着开始教,姨妈重新开始提问,庆小兔还是断断续续说不清楚。

姨妈说:“这一首诗有一点长了,我们明天继续学。”

很快回到妈妈家。

庆小兔找陀螺的发射夹子,我们很长时间没有看见陀螺了,陀螺没有带到姨妈家,在妈妈家一样没有看见。我们找了好一会,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发射夹子。

我说:“找不到了。”

庆小兔说:“找得到的。”

我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外婆说:“找不到。”

庆小兔说:“外婆是小坏蛋。”

我说:“你怎么说外婆是小坏蛋呀?”

庆小兔说:“外婆说没有。”

我说:“等妈妈回来问一下。”

庆小兔说:“外公是小坏蛋。”

我说:“你是小坏蛋吧?”

庆小兔说:“我是儿子。”

外婆问:“儿子,你是谁的儿子?”

庆小兔说:“我是妈妈的儿子。”

我说:“我们洗澡吧,洗完澡我们再找发射器。”

庆小兔马上跑向卫生间。

外婆这时候正在上厕所。

外婆说:“等一会。”

庆小兔说:“我在外边排队。”

洗完澡庆小兔重新提出要找发射器,结果还是一事无成,庆小兔始终纠缠不休,我只好主动提出看电视。

二十一点半庆兔兔跟着妈妈回来了,妈妈还是不放心庆兔兔的学习。

妈妈一直在给庆兔兔讲数学,就是括号的运用,这是学数学经常出现疑惑的地方。

一直到了二十二点二十分钟,妈妈才要庆小兔进屋睡觉。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