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47我也要做科学家

2020-07-08 06:32 | 宝宝成长

3047-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星期五晴天22~11℃客厅早晨温度20PM2.5- 38    

屋里的温度终于跌破二十度了,外边的太阳重新归来。

屋里健康歌在歌唱。

庆小兔说:“小雅会唱黑猫警长。”

我让喜马拉雅唱黑猫警长的主题歌。

外婆给庆小兔洗屁股,庆小兔不让外婆给他洗脸。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洗。”

庆小兔看着自己的消防车。

庆小兔说:“一样的。”

课桌上消防车和大吊车放在一起。

我说:“你的消防车和大吊车一样大呀?”

庆小兔说:“救命呀,消防车赶快来救命。”

我把消防车给庆小兔拿了过来。

庆小兔说:“消防车要看黑猫警长。”

庆小兔吃着鸡蛋,庆小兔看着黑猫警长。

庆小兔举起手,庆小兔的手比划成手枪。

庆小兔说:“啪,一只耳的耳朵就剩下一个了。”

庆小兔刚刚来到楼下。

庆小兔说:“太阳好暖和。”

天上除了蓝天就剩下一个太阳,蓝蓝的天清澈透底,火红的太阳光芒四射。

来到房子的阴影处。

庆小兔说:“好冷哟。”

又拿着衣服给庆小兔盖上。

庆小兔说:“狗巴巴,救命呀,赶快逃走。”

路旁几坨狗巴巴,我还没有注意到,庆小兔已经在喊救命。

庆小兔说:“奶奶在扫地。”

一个奶奶在马路旁扫地,奶奶旁边放在一个垃圾箱。

庆小兔说:“奶奶怎么没有带垃圾箱呀?”

我说:“那不是垃圾箱吗?应该说是要带一个簸箕。”

庆小兔说:“带一个簸箕扫地。”

从汽车修理铺里开出一辆汽车。

庆小兔说:“这个汽车好干净。”

我说:“这个汽车刚刚洗完澡。”

在小区里马路上停着一辆灰扑扑的车。

庆小兔说:“这个汽车不爱干净,这个汽车好脏呀。”

秋天的太阳已经不是那样灼灼逼人,大楼的阴影也长长了许多,一路上阴影多于阳光。

就要到姨妈家了。

庆小兔说:“我们晒一会太阳。”

我把童车推到篮球场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篮球场旁边的草地上。

庆小兔说:“这里有一个蚊子。”

我的眼睛已经今不如昔,庆小兔又指着杂草丛生地方,那么远我根本就看不见哪里有蚊子。

我说:“哪里有蚊子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这不是吗?”

我还是一头雾水,我只好随便在草地里挥了几下手。

我说:“没有了。”

庆小兔说:“蚊子还在那里。”

我说:“外边有蚊子,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要喝水。”

外婆拿着杯子给庆小兔倒水。

庆小兔把大嘴猴书包里的矿泉水瓶子拿了出来。

庆小兔说:“瓶子在这里。”

庆小兔把矿泉水瓶子递给外婆。

庆小兔说:“把在里面的水倒掉。”

外婆说:“剩水是不能喝的。”

庆小兔说:“这里是脏水,人喝了会生病的。”

外婆往瓶子里装进凉开水。

庆小兔扬起脖子把水喝完了。

庆小兔倒转瓶子说:“我喝完了。”

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说:“看电视。”

我出去晾衣服。

庆小兔喊道:“开始了。”

我连忙进屋里来。

外婆笑着说:“我以为说什么呢?原来是电视开始了。”

庆小兔举起手打下来。

庆小兔说:“打你。”

外婆说:“你为什么要打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说我了。”

我说:“外婆又没有说你坏话,外婆只是觉得你每天都要看电视。你要是不喜欢外婆,外公也不会喜欢你的。”

庆小兔选择了好几个电视节目,庆小兔都不满意。

庆小兔说:“看机器人吧。”

机器人时代是介绍机器人,我怕庆小兔不能耐心地看下去,庆小兔还是坚持要看机器人时代,这个节目还是一个英文节目。

不过庆小兔不断地在喊我。

“机器人来了。”

“机器人在走。”

“又来了一个机器人。”

已经看了很长时间了,庆小兔并没有全神贯注播出的画面,庆小兔会不时地学着解说员解说,但是当画面上出现机器人的时候,庆小兔基本上没有放过,庆小兔也没有提出不看这个电视节目。

我对外婆说:“庆小兔喜欢看这一类节目,一般的小孩子不会看这些单调无聊的专业节目,一般上初中喜欢科学技术孩子才会看这样的节目。”

电视上几块墙体在旋转在移动。

庆小兔说:“外公,他们在干什么呢?”

我说:“这是盖房子的机器人,机器人可以跟小朋友玩,机器人可以端盘子,机器人可以扫地盖房子。”

庆小兔说:“我知道了。”

庆小兔喊道:“外公来。”

我以为电视节目结束了。

庆小兔说:“外公,机器人的手臂在动。”

外婆说:“机器人穿着衣服,机器人的胳膊在动,小九没有说机器人的手在动,小九是机器人手臂是在动。”

画面上出现一个四条腿的机器狗。

庆小兔说:“狗,机器狗。”

有一个人试图把机器狗推倒,机器狗坚强地没有倒下来。

庆小兔说:“机器狗很勇敢。”

人们继续在推机器狗。

庆小兔说:“人们推不倒机器狗。”

画面上出现一个六条腿的机器人。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你看它六条腿,它应该是一个大蜘蛛。”

科学家在解说。

庆小兔说:“大蜘蛛不见了。”

我说:“你看他后边不是大蜘蛛吗?”

大蜘蛛来到一个台阶跟前。

庆小兔说:“它会摔下去的。”

庆小兔挥动手说:“不要走了,大蜘蛛,你会掉下去的。”

外婆说:“他们都是科学家,你长大了要不要也去做机器人呀?”

庆小兔说:“我也要做科学家。”

外婆说:“今天上午小九一直在看电视。”

我说:“庆小兔没有一直看,这是科普读物,庆小兔可以学到很多知识。”

外婆说:“小九坐在沙发上就没有起来过。”

我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不愿意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学习。”

我说:“我们休息一下眼睛,我们出去玩一会。”

球场上已经成为干洗店的晾晒场,可以听见人声却看不见人影。

听见小广场大楼阴影处有小朋友的声音。

庆小兔说:“小朋友,我去找小朋友。”

庆小兔一个手提着消防车就跑了过去。

球场太阳底下暖洋洋一个人也没有,大楼阴影处冷飕飕却坐了许多人。

一个和庆小兔差不多大小的小男孩在玩小汽车,庆小兔提着消防车来到男孩的跟前。

男孩看见庆小兔并没有在意,庆小兔过去把消防车放在小男孩的跟前。小男孩把手伸过来,小男孩又把手缩了回去。

庆小兔说:“玩呀。”

男孩只是看着消防车,庆小兔把消防车往男孩跟前推了一下。

庆小兔说:“你玩呀。”

男孩的爷爷站在跟前说:“哥哥给你玩哟,你把玩具和哥哥交换。”

男孩蹲下来,男孩用手抚摸着消防车,男孩把小汽车放在吊斗里。

庆小兔走过去,庆小兔把消防车上边的开关按了一下,消防车后边的门打开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消防车的车厢说:“这里可以放汽车。”

男孩把汽车放进车厢里,男孩把消防车的门关上。

男孩爷爷说:“你把汽车给哥哥玩一个。”

男孩低着头只顾自己玩。

男孩爷爷说:“我们这个护玩具,他的玩具不让别人碰。”

外婆说:“他和他哥哥一样,都不护玩具,他们都喜欢把玩具给小朋友玩。”

问了年日月,知道小男孩比庆小兔小两个月。

庆小兔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是大哥哥。”

男孩爷爷对男孩说:“你看哥哥多好呀,哥哥把玩具给你玩了。”

男孩爷爷从三轮车上拿了一个皮球,男孩爷爷在地上拍了几下。

男孩爷爷说:“小哥哥,你来玩球吧。”

庆小兔没有过去拿球,庆小兔过去把消防车的开关按一下,消防车的门打开了,男孩把小汽车拿了出来。

庆小兔跑了起来,庆小兔是蹦蹦跳跳地跑,庆小兔挥舞着没有受伤的手,庆小兔演绎着不一样的舞蹈动作。

庆小兔的动作可以说是武打套路,也可以说庆小兔是在跳街舞,庆小兔是只用一个胳膊跳舞的人。

庆小兔不停地在跑着,庆小兔不断地停下来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造型,旁边坐着人都一动不动地看着庆小兔在表演。

庆小兔经过男孩的跟前,庆小兔就会把消防车的开关按一下。

男孩说:“不要你按,我自己会按。”

男孩爷爷问:“小哥哥你胳膊怎么了?”

庆小兔说:“我从沙发上滚下来的。”

爷爷问:“你哭了没有?”

庆小兔说:“哭了。”

爷爷问:“你去医院了吗?”

庆小兔说:“去了呀。”

庆小兔指着自己胳膊是的石膏说:“这个就是医生弄的。”

男孩爷爷说:“我们这个不吃饭,每顿不喂饭,他就不吃。”

外婆说:“我们这个是不要别人喂,他吃饱了,他就不会再吃了。”

庆小兔可能有一点累了。

庆小兔说:“我出汗了。”

庆小兔把外套脱了下来。

庆小兔停下来站在小男孩跟前。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玩过。”

男孩没有啃气,男孩继续在玩消防车。

庆小兔说:“我可以玩一会吗?”

男孩还是低着头在玩消防车。

男孩爷爷说;“你把消防车让哥哥玩一会,哥哥把消防车给你玩,哥哥还没有玩一下。”

男孩没有理睬爷爷的话。

庆小兔说:“你不回家吗?”

外婆说:“你怎么要别人回家呀?”

男孩爷爷说:“我们已经玩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把消防车的后门打开,庆小兔把男孩的小汽车拿出来递给男孩。

庆小兔朝着小男孩挥挥手说:“拜拜。”

外婆说:“别人还没有说要走呢,你怎么就跟小朋友再见了。”

庆小兔说:“明天再来。”

小男孩这时候才跟着爷爷走。

男孩爷爷说:“明天我们带电动汽车来。”

庆小兔说:“明天来玩哟?”

没有了小朋友,庆小兔一个人玩。

庆小兔沿着大理石台子走,树丛里有拆除的灯具的接口,接口里裸露着电线。

庆小兔说:“这里有电线,小朋友不能碰电线。”

庆小兔就沿着大理石寻找裸露的灯具接口。

庆小兔说:“这里也有电线,电线会电着人的。”

庆小兔在地上台子上走着,庆小兔还是规规矩矩的正步。

庆小兔说:“外公,看我在这样走,我是将军。”

庆小兔一板一眼地走到尽头。

庆小兔说:“尿尿。”

我把庆小兔的裤子褪下来。

庆小兔说:“我要给小树浇水。”

庆小兔尿完尿问:“小树喝了我的尿吗?”

我说:“小树喝了尿了。”

庆小兔说:“小树喝了水,小树在长大。”

庆小兔看见旁边的树。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树?”

我说:“这是柏树。”

庆小兔指着树上的果子说:“我要这个。”

我给庆小兔摘了一个柏树果子。

庆小兔问:“这是松果吗?是小松鼠吃的吗?”

我说:“我不知道小松鼠是不是喜欢吃这个。”

庆小兔说:“我要松果。”

我又给庆小兔摘了几个柏树果子,庆小兔把柏树果子一个个扔在地上。

我说:“你怎么把松果扔了?”

庆小兔说:“我等小松鼠来吃松果。”

庆小兔沿着大理石台子继续往前走,前边听到小朋友说话的声音。

庆小兔说:“有小朋友。”

庆小兔提着消防车就往球场跑去,在球场的入口处,一个小男孩想进来,小男孩的妈妈叫住了小男孩。

庆小兔提着消防车迎了过去,小男孩看见庆小兔拿着消防车,小男孩没有听从妈妈的叫唤,男孩跑到庆小兔跟前。

男孩看着庆小兔的消防车问:“我可以不可以玩一会。”

庆小兔马上把消防车递过去。

庆小兔说:“你玩吧。”

男孩提着消防车来到妈妈跟前。

男孩妈妈说:“你怎么拿小朋友的玩具呀?”

男孩说:“哥哥答应给我玩的。”

男孩妈妈说:“妈妈拿着快递,妈妈还要回家呢。”

男孩说:“我要和哥哥玩一会。”

问了小男孩的生日,小男孩竟然比庆小兔大两个月,小男孩的个头却比庆小兔矮许多。

来了一个小姑娘,胖胖墩墩的,没想到小姑娘比庆小兔还要小。

小姑娘动作麻利地爬上滑雪机上,小男孩站在滑雪机前边。

男孩妈妈拉着男孩说:“你不能站在前边。”

庆小兔说:“你不能站在前边哟,这个会把你的腿撞着哟。”

一只蝴蝶从几个人前边飞过。

庆小兔说:“小蝴蝶。”

几个人异口同声说:“抓蝴蝶。”

这边是灌木丛,小姑娘伸出手要庆小兔牵着。

小姑娘说:“哥哥牵着。”

小姑娘奶奶说:“不要碰哥哥的手。”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说:“我这个手没有负伤。”

几个小朋友都在跟着蝴蝶跑。

小姑娘要捉蝴蝶。

小姑娘奶奶说:“蝴蝶有毒。”

庆小兔摆摆手对小姑娘说:“蝴蝶有毒哟。”

我说:“蝴蝶没有毒,蝴蝶身上有鳞片,捉完蝴蝶要记住洗手。”

庆小兔说:“奶奶说蝴蝶有毒。”

我说:“蜘蛛有毒,蜜蜂有刺,蝴蝶只是有鳞片。”

小姑娘还是要捉蝴蝶,小姑娘奶奶不高兴了。

小姑娘奶奶说:“你怎么不听话呀?不听话,我们回家。”

小姑娘一路哭着回家了。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

庆小兔说:“等一会再吃饭。”

庆小兔将弹射飞镖举起来,庆小兔的手松开,弹射飞镖往地板上落下,弹射飞镖啪地一声,弹射飞镖上边的灯亮了起来。

庆小兔说:“亮了。”

庆小兔把弹射飞镖捡起来,庆小兔把弹射飞镖的头按了一下,弹射飞镖的灯熄灭了。

弹射飞镖又飞向地面,弹射飞镖撞击地面,弹射飞镖的灯又亮了。

庆小兔把弹射飞镖拿在手里,庆小兔的手从弹射飞镖划过去,庆小兔用手遮挡住弹射飞镖。

庆小兔说:“变,变,变。”

庆小兔用手把弹射飞镖头按一下,弹射飞镖的灯熄灭了。

庆小兔说:“不亮了。”

庆小兔拿着弹射飞镖不断地用手遮挡着。

庆小兔说:“变魔术,变变变。”

庆小兔把弹射飞镖放在背后,庆小兔想把弹射飞镖放进裤子口袋里,庆小兔放了几下,弹射飞镖没有那个放进裤子口袋里,庆小兔回过头看自己的裤子口袋,庆小兔把弹射飞镖往裤子口袋里插,裤子口袋贴的太紧,弹射飞镖还是没有放进去。

庆小兔把一个没有拿弹射飞镖的手伸过来。

庆小兔说:“没有了。”

庆小兔把手转过身放到背后,庆小兔换了一个手过来。

庆小兔说:“这个也没有。”

我说:“那一个手呢?”

庆小兔又把手换了过来。

庆小兔说:“没有吧。”

庆小兔转过身,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弹射飞镖,庆小兔撅着屁股说:“在这里。”

庆小兔把弹射飞镖扔进瑜伽垫卷筒里。

我睡觉起来。

庆小兔说:“我等一会睡觉。”

庆小兔拿起庆兔兔的架子鼓的鼓槌。

庆小兔说:“打鼓。”

我把非洲大鼓拿出来,庆小兔乒乒乓乓地敲打起来。

外婆从房间里出来说:“声音太响了。”

庆小兔轻轻地把鼓槌打在大鼓上。

庆小兔说:“我轻轻地打。”

还没有打几下,非洲大鼓的音量又提高了。

我说:“声音又大了。”

庆小兔放下鼓槌,庆小兔用手在大鼓上拍打。

庆小兔说:“我用手打。”

我说:“你再打几下我们就睡觉了。”

庆小兔说:“尿尿了。”

我往屋里去,庆小兔却往公共卫生间走,庆小兔去开门,卫生间的门是关着的。

我说:“是姨爹在上厕所,我们去屋里尿尿。”

庆小兔说:“等一会姨爹就出来了。”

庆小兔站在门口问:“姨爹,你回来没有?”

尿完尿庆小兔就跑回了房间里。

进门庆小兔喊:“外婆,我来睡觉了。”

外婆坐起来说:“你尿尿穿尿不湿。”

庆小兔说:“我已经尿尿了。”

外婆把被子给庆小兔盖上。

还没有一分钟,庆小兔用脚把被子蹬开。

庆小兔说:“我出汗了。”

我给庆小兔盖上布毯。

庆小兔拿着我的手机在玩。

我说:“你这么小看手机,你是不是要带眼镜呀?”

庆小兔放下手机说:“我要屙巴巴了。”

妈妈今天提前回来接庆兔兔放学,庆兔兔回来的时候庆小兔还没有醒。

妈妈把庆小兔叫醒,庆小兔不情愿地哼哼着,妈妈一直抱着庆小兔。

吃完饭庆小兔说:“妈妈在家里不能看电视。”

庆小兔说:“外公念书。”

我已经念了四本书了,我的眼睛有一点吃力。

我说:“要外婆念一本书吧。”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念。”

外婆笑着说:“不是我不念,是小九不要我念。”

我又念了两本书。

妈妈接过庆小兔。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我说:“你不是屙过巴巴了吗?”

庆小兔说:“我还没屙完。”

妈妈带着庆小兔去坐马桶。

妈妈说:“小九拉肚子了。”

妈妈马上开出一大堆禁止食用的食物。

外婆要庆小兔洗澡。

庆小兔说:“我受伤了,我不能洗澡。”

外婆说:“我们不洗澡,我们就擦一擦。”

庆小兔说:“我不要外婆擦。”

我过去给庆小兔擦,庆小兔一样不让擦,妈妈过来也是勉强给擦了一下。

明天姨妈要去大学讲课,姨爹要上班,所以今天晚上所有人都欢聚一堂挤在姨妈家里。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