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44小草小草快一点长

2020-07-05 06:59 | 宝宝成长

3044-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星期二小雨16~11℃客厅早晨温度22PM2.5-45

    天上的云还是铺天盖地,太阳已经有一些日子没有上班了,雨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似乎想下又下不下来。

庆小兔喊:“外公。”

我来到大床跟前。

庆小兔说:“妈妈,我要妈妈。”

我说:“妈妈上班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我说:“不是跟你说了,妈妈上班了,你要妈妈,外公就走了”

庆小兔说:“外公,妈妈有好多螃蟹。”

我说:“妈妈有螃蟹,是不是妈妈的手机里有螃蟹呀?”

庆小兔说:“是呀。”

庆小兔站起来说:“尿尿了。”

庆小兔的尿不湿里又有尿了。

这些天气温突降,庆小兔白天的尿频次多了,庆小兔睡觉时候的尿不湿开始有尿了。

我把尿不湿往客厅里扔去。

庆小兔说:“外公,你怎么又把尿不湿扔到屋里了?”

我说:“把尿不湿放在屋里,万一忘记了,尿不湿放在家里会很臭的。”

庆小兔说:“外公,把尿不湿捡起来。”

我说:“等一会外婆来了,我们让外婆捡起来。”

庆小兔问:“外婆呢?”

我说:“外婆去买菜了。”

庆小兔在沙发上穿衣服。

外婆提着菜开门进来。

庆小兔说:“外婆,尿不湿。”

外婆猛地一惊。

外婆问:“小九,你又尿床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上的尿不湿说:“尿不湿在这里。”

外婆说:“知道了。”

外婆去把菜放在餐桌上。

庆小兔说:“外婆,尿不湿。”

外婆说:“我来拿。”

庆小兔说:“尿不湿放在屋里会很臭的。”

外婆说:“你知道尿不湿臭呀。”

进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我的手好冰。”

外婆问:“你是不是衣服穿少了?”

庆小兔说:“外边有风,风把我的手吹凉了。”

电视柜上放着姨妈切面包的塑料刀。

庆小兔拿起塑料刀。

庆小兔说:“这是刀,刀很危险,外公不能拿。”

我问:“为什么外公不能拿?”

庆小兔说:“刀会把手割伤的。”

我问:“那你为什么可以拿呀?”

庆小兔说:“因为我很小心呀。”

庆小兔看猫和老鼠机器人,节目很短,庆小兔接着看机器人节目。

因为是科普节目,介绍多于机器人的出现。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机器人呀?”

昨天的棉絮还在风扇下边乘凉。

庆小兔举起手在风扇跟前问:“风车呢?”

庆小兔在玩具箱里寻找风车。

庆小兔说:“找到了,风车在这里。”

庆小兔举着风车站在风扇跟前。

庆小兔说:“风车转了。”

风车在庆小兔的手里迅速地旋转着。

我说:“不要站在风扇跟前,现在的温度有一点低。”

庆小兔把风车放回玩具箱里,庆小兔拿起一个线轱辘。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放风筝的线绳。”

庆小兔说:“我要放风筝。”

我说:“现在不是放风筝的季节。”

庆小兔说:“是放风筝的季节。”

我说:“你看江边有人放风筝吗?”

余承泽说:“有人放风筝,外公拿风筝。”

储藏室里我拿起一个小风筝,打开风筝一看,风筝支撑支架不知道掉到哪里了。

我说:“风筝少了一根支架。”

庆小兔说:“外公找支架。”

我到阳光房找支架,阳光房没有找到合适的塑料支撑,庆小兔在客厅了喊我。

庆小兔拿着一支绿色彩色笔。

庆小兔说:“那个黑板呢?”

我把白板给庆小兔拿出来。

庆小兔拿着彩色笔在白板上画画。

彩色笔在白板画并不清晰,庆小兔画了几笔就放下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弹吉他。”

吉他单调的琴声在客厅里盘旋。

门外传来喊小九的声音。

庆小兔放下吉他就往门口跑。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来了。”

庆小兔打开门。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我在这。”

庆小兔过去牵着豆苗的手,两个人牵着走进来。

豆苗外婆说:“豆豆,小心一点,不要撞到哥哥的胳膊了。”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

庆小兔指着自己负伤的胳膊说:“我的手受伤了,妹妹不能碰。”

豆苗往屋里跑,豆苗进屋找玩具。

豆苗拿起一匹白色的独角兽出来了,应该说是一匹宝马。

豆苗一边走着一边说:“小白兔来了。小白兔来了。”

接着豆苗唱着小白兔乖乖来到客厅里。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客厅,豆苗跟着后边要扭扭车,庆小兔把扭扭车让给豆苗。

豆苗从后边往扭扭车上坐,豆苗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扶着扭扭车的方向盘,豆苗的屁股已经坐在扭扭车的屁股上。扭扭车的头猛地翘了起来,豆苗身子往后一仰,豆苗的屁股坐在地板上。扭扭车往前走了一步倒在地板上,庆小兔过去把扭扭车扶起来。

庆小兔说:“我把扭扭车扶起来了。”

我向着庆小兔竖起大拇指说:“不错。”

庆小兔拿起彩色笔在白板上画画。

豆苗看见庆小兔白板上画画。

豆苗说:“我要写字。”

庆小兔把彩色笔递给豆苗。

豆苗拿着彩色笔在白板上画了一条折线。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写一个字吧?”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彩色笔,我要写字。”

外婆说:“豆豆妹妹是客人,你要让一点豆豆妹妹。”

我把一支白板笔拿来给庆小兔,庆小兔打开白板笔的盖子,庆小兔在白板上画了起来。

白板笔比彩色笔画的要靓丽的多了,豆苗马上伸出手就要夺白板笔,庆小兔本能地把白板笔放在背后。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你不是有了吗?”

外婆说:“豆豆是妹妹,哥哥要让妹妹一下。”

庆小兔把白板笔给了豆苗,豆苗把彩色笔给了庆小兔。

庆小兔用水彩笔画,白板上留下不清晰的痕迹。

庆小兔说:“这个笔不好画。”

这一支水彩笔没有笔帽,水彩笔已经干枯画不出来。

外婆对我说:“你往里加一点水。”

水彩笔很快可以画出画来,但是比起白板笔就有一点小巫见大巫了。

豆苗看见加了水的水彩笔,豆苗把白板笔给了庆小兔,豆苗把水彩笔拿了过去。

庆小兔不画画了,庆小兔脱了鞋钻进海盗船里,豆苗也不要水彩笔,豆苗也把鞋脱了,豆苗也钻进海盗船。

豆苗外婆说:“豆豆,不要碰着哥哥的胳膊。”

我也紧绷着琴弦,我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海盗船的门口,我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两个人。

两个人并排坐在那里,两个人没有你来我往。

豆苗爬了出来,庆小兔也弯着腰走了出来。

从海盗船出来,两个人就没有再穿鞋。

豆苗进屋找玩具,庆小兔拿了一辆警车。

警车滑落在地板上,豆苗把警车拿在手里。

庆小兔说:“警车给我。”

豆苗拿着警车不给庆小兔。

警车的外壳掉了下来。

庆小兔说:“把它装起来。”

豆苗试图把警车装起来,豆苗来回好几次也没有把外壳装上。

庆小兔说:“不是这样的。”

豆苗还在搬弄着,豆苗眼睛看着庆小兔。

庆小兔说:“我会装。”

豆苗这才把警车给了庆小兔。

豆苗爬到床上。

庆小兔说:“这个不是你的床。”

我说:“不要紧的,让豆豆妹妹玩一会。”

庆小兔拿着一把枪也跟着爬到床上。

豆苗跟庆小兔要枪。

庆小兔说:“你的枪呢?”

庆小兔给豆苗拿了一把枪。

两个人在床上,我真的有一点担心两个人会不会发生肢体冲突,不过今天两个人相安无事,两个人叫唤着,两个人没有发生一次身体激烈地碰撞。

庆小兔举起枪朝着远处开了一枪,庆小兔把枪扔到床上,庆小兔的身体摇摇晃晃,庆小兔的眼皮下垂,庆小兔的头歪向一旁,庆小兔一下子瘫倒下来。

豆苗拿起播放器,豆苗想把播放器的照明打开,豆苗试了几次都没有打开。

庆小兔已经把另外一个播放器的照明灯打开了。

豆苗要庆小兔的播放器,庆小兔把豆苗的播放器照明灯也打开了。

播放器打开了。

庆小兔把亮光照在墙上。

庆小兔说:“照亮。”

豆苗也把灯光照在墙上。

庆小兔拿着一把捕王大刀来到豆苗跟前。

庆小兔说:“大刀。”

豆苗接过捕王大刀,豆苗拿在手里看了一眼,豆苗把捕王大刀放在床上。

庆小兔把捕王大刀开关打开,捕王大刀发出耀眼的光芒。

庆小兔说:“你看,大刀。”

庆小兔挥舞着大刀让豆苗看,豆苗对大刀毫无兴趣。

庆小兔打开光头强的油锯,豆苗一样对油锯没有兴趣。

庆小兔说:“这是光头强砍树的。”

豆苗拿起会生蛋的鸭子,豆苗还找到一个鸭蛋。

豆苗问:“还有一个鸭蛋呢?”

庆小兔说:“我来找鸭蛋。”

庆小兔拿着鸭蛋说:“鸭蛋找到了。”

豆苗把鸭蛋塞进鸭子身上的孔里,鸭子没有一点动静,豆苗用手拍打着鸭子。

庆小兔说:“开关还没有开呢?”

庆小兔把鸭子身上的开关打开,鸭子马上就嘎嘎嘎地叫起来,鸭蛋也从鸭子的屁股里滚了出来。

于是豆苗的鸭蛋生下来,庆小兔马上把自己的鸭蛋塞进去。

开始还好两个人轮流来,豆苗的鸭蛋生下来,庆小兔的鸭蛋塞进去。

很快豆苗的鸭蛋刚刚放进去,庆小兔的鸭蛋跟着就挤了进去,结果两个鸭蛋都生不出来。

有时候豆苗把鸭蛋刚刚放进去,豆苗就用手在下边想把鸭蛋抠出来,结果等鸭子想生蛋的时候,鸭蛋被豆苗顶了上去,豆苗把手松开,鸭子又不能生蛋了。

豆苗把电视机打开了,豆苗不知道电视机还要把上边的按钮按一下。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上边。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还要把上边的开关打开。”

豆苗不知道怎么按开关,庆小兔的受伤胳膊也不能往上爬。

豆苗走了。

庆小兔说:“外公,电视机开着呢?”

我发现电视机下边的指示灯在亮着。

外婆说:“这是豆豆打开的开关。”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我看一集动画片。”

猫和老鼠庆小兔没有看完,庆小兔要看机器人,

庆小兔要看汉字学习

接着庆小兔看宝宝巴士绘本故事。

外婆问:“小九,你要吃面条还是鸡蛋饭?”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吃鸡蛋饭。”

外婆说:“好,我们小九要吃,外婆就来炒鸡蛋饭。”

庆小兔说:“外公抱,我看外婆炒鸡蛋饭。”

外婆在往锅里倒油。

庆小兔说:“倒油。”

锅里马上冉冉升起一股油烟。

庆小兔说:“冒烟了,开抽油烟机。”

外婆说:“抽油烟机已经打开了。”

庆小兔说:“哦。”

外婆拿着一个鸡蛋磕了一下。

庆小兔说:“小九磕。”

外婆把鸡蛋往锅里放。

外婆说:“鸡蛋已经磕破了,”

庆小兔说:“我也要磕一个鸡蛋。”

外婆说:“一个人只能吃一个鸡蛋,等以后外婆再炒鸡蛋放,外婆让小九磕鸡蛋好不好?”

庆小兔说:“记住哟,下一次让小九磕。”

外婆拿着铲子在翻炒鸡蛋。

庆小兔说:“炒呀炒。”

外婆在往锅里拨饭。

庆小兔说:“放饭。”

外婆在锅里炒饭。

庆小兔说:“炒一下。”

外婆在放盐。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呀?”

外婆说:“这是盐。”

庆小兔说:“放盐。”

外婆在翻炒鸡蛋饭。

庆小兔问:“酱油呢?”

外婆说:“炒鸡蛋饭不用放酱油。”

看见外婆把鸡蛋饭装进盘子里。

庆小兔说:“我的鸡蛋饭好了。”

昨天拍的X光医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姨妈不放心,姨妈要庆小兔下午再去医院检查一下。

外婆睡觉,我就让庆小兔去球场玩。

球场没有一个其他人,庆小兔一个手玩健身器材实在有一点力不从心。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跑到草坪旁边站着。

庆小兔说:“小草,我给你浇水了,小草我给你施肥了。”

庆小兔就像跟一个人在说话一样。

庆小兔说:“小草,浇水了,小草快快长,你们长得大大的。”

庆小兔重新回到健身自行车跟前,庆小兔坐在健身自行车的横梁上,庆小兔用脚在踩自行车的踏板。

十四点钟了。

我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回家,我还要玩。”

我说:“我们还要去医院看一下你的胳膊。”

庆小兔说:“我不要看胳膊。”

我说:“我们让医生看一下,你的胳膊是不是快要好了,你的胳膊好了,你就可以在这里玩了呀。”

庆小兔说:“可以,我们回家。”

庆小兔来到刚才尿尿的地方,庆小兔蹲下来在看。。

庆小兔说:“我的尿怎么没有了?”

我说:“小草把尿都喝下去了。”

庆小兔医生用手摸着一棵小草。

庆小兔说:“小草喝水了。”

庆小兔小草叶子拉直。

庆小兔说:“小草长大了,小草长长了。”

我说:“不要用手去摸,你不是刚刚尿尿了。”

庆小兔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我说:“我们走吧。”

庆小兔向着小草挥挥手。

庆小兔说:“小草,再见,明天我再来哟。”

进门庆小兔喊道:“外婆,我回来了。”

屋里没有回声。

庆小兔跑进外婆的房间。

庆小兔说:“外婆,起床了,我要去医院看病了。”

姨妈抱着庆小兔走进治疗室,外婆跟着进去看。

就两分钟的功夫,庆小兔从医生的治疗室里跑了出了。

庆小兔满面笑容地说:“医生摸过了。”

在往姨妈家走的路上。

庆小兔说:“外婆买菜。”

外婆说:“外婆早上已经买过菜了。”

庆小兔说:“外婆买东西。”

外婆说:“外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买的。”

庆小兔说:“外婆去超市买东西。”

外婆说:“我们去小超市看看。”

来到小超市门口。

外婆问:“你要不要坐摇摇车呀?”

庆小兔坐了一次摇摇车,庆小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坐过摇摇车了。

回到家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我说:“你不睡觉,你的胳膊就不容易好。”

庆小兔马上往屋里跑。

庆小兔说:“睡觉了,我的胳膊就会好了。”

雨终于忍耐不住飘落下来,虽然不是瓢泼大雨,终归地面已经潮湿起来了。

庆小兔睡了一个多小时,听见庆小兔好像在喊。

我去拍庆小兔,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

我问:“你是不是要尿尿呀?”

庆小兔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可能过去十几分钟,我轻轻地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我抱。我让庆小兔趴在我的胸脯上睡觉,等我突然醒来,我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马上要我抱。

庆小兔已经不让我坐下来,庆小兔要我站着抱,我抱着庆小兔一直到姨妈下班。

今天庆兔兔放学有足球课,庆兔兔十八点半才到家。

一家人都在等庆兔兔回来吃饭。

外婆说:“庆兔兔快一点准备吃饭。”

妈妈说:“吃什么饭,把作业做完了再吃饭。”

外婆说:“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该吃饭的时候就要吃饭。”

妈妈说:“你们不要管,庆兔兔庆小兔归我管。”

我们只好先吃饭。

庆兔兔每天的作业都要做到九十点钟,这样庆兔兔不要说按时吃饭,而且庆兔兔吃的都是剩菜剩饭。

姨妈说:“小九,我们穿鞋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穿鞋。”

姨妈说:“你不穿鞋,姨妈就不抱你了。”

姨妈拿着鞋给庆小兔穿,庆小兔把鞋挡了回去。

姨妈说:“你不穿鞋,姨妈把你放下来了。”

庆小兔还是不愿意穿鞋,姨妈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

庆小兔说:“我要吃饭了。”

庆小兔从沙发上下来,庆小兔刚刚迈了一步。

庆小兔说:“我忘了穿鞋了。”

庆小兔用夸张的声音在喝梨子水。

姨妈说:“小九,你这样多不好呀?”

庆小兔喝水的声音更加夸张地在餐厅里盘旋。

姨妈说:“你这样,姨妈就不陪着你了。”

姨妈去了客厅里。

庆小兔说:“姨妈,我已经没有声音了。”

庆小兔在卫生间尿尿,外边的雨声滴滴答答。

庆小兔说:“外公,外边下雨了。”

我说:“是的,现在在下雨。”

庆小兔说:“我去看看下雨。”

庆小兔马上打开门来到门口。

庆小兔说:“外公,下雨是哗啦哗啦的。”

庆小兔来到客厅窗户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大毛坐在这里呢,大毛在摇尾巴呢。”

我说:“大毛喜欢你,大毛才摇尾巴的。”

庆小兔把手伸出窗外。

庆小兔说:“大毛,摇尾巴呀?”

大毛又摇了几下尾巴。

庆小兔说:“大毛喜欢我。”

庆小兔拉开纱窗。

庆小兔把手伸到大毛的嘴旁边,大毛闻了一下,大毛把头就扭动一边去了。

庆小兔探出头去逗大毛。

我说:“大毛是狗,大毛喜欢和狗一起玩的。你是小朋友,你就要和小朋友玩。”

庆小兔说:“大毛,你去找小狗玩。”

我说:“你不要站在窗户跟前,蚊子都进来了。”

庆小兔来到姨妈跟前。

庆小兔说:“姨妈,我吃完饭了。”

姨妈说:“哦,你吃完饭了。”

庆小兔用手拍拍自己的肚子说:“姨妈,你看,我的肚子多圆呀。”

庆小兔坐在姨妈的身上,庆小兔在听唐诗,姨妈还不断地引导庆小兔背唐诗。

今天姨妈让庆小兔看了三皇五帝尧舜的故事。

我们二十点钟走的时候,庆兔兔还在书房做作业。

庆小兔说:“还有鸡翅呢?”

外婆说:“我们明天来吃。”

庆小兔说:“我拿着。”

庆小兔拿着一包鸡翅坐在童车上。

外婆愤愤不平地说:“庆兔兔今天搞了足球训练,回来不让他吃饭,庆兔兔不得胃病也要得病。”

雨虽然下的不大,但是不打伞衣服肯定干不了。

给庆小兔头上架一把伞,外婆推车,我和外婆共同打一把伞。

回到家庆小兔说:“我的裤子湿了,我的鞋湿了。”

外婆说:“我们回家洗一下,把衣服换了。”

庆小兔说:“我的袜子也要换。”

庆小兔在喝奶,我给庆小兔端着杯子,外婆远远地看着。

庆小兔举起手做了一个打人的动作,庆小兔把手打下来,庆小兔的手打在我的手腕上。

我说:“你怎么打外公呀?”

庆小兔说:“我在打外婆。”

外婆说:“你为什么要打外婆呀?”

庆小兔说:“外婆在笑我。”

外婆说:“外婆笑一下都不行吗?”

庆小兔要我抱起来到柜子上找东西,庆小兔拿了一张全是五角星的贴纸。

外婆说:“小九,这是妈妈的东西。”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我只要一张,这个是小朋友的,这个不是我的。”

这是妈妈上课奖励小朋友的。

庆小兔撕下一个五角星贴在额头上。

妈妈二十一点半才回来,也就是说庆兔兔刚刚才能吃饭,庆兔兔吃完饭,姨妈还要接着辅导庆兔兔功课。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