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42哥哥挨批评了

2020-07-03 06:18 | 宝宝成长

3042-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三日星期日多云转小雨23~18℃客厅早晨温度20PM2.5-41

今天姨妈单位去旅游,姨爹今天要上班,庆兔兔的作业很多,外婆买了菜就去姨妈家。

庆小兔八点钟才起来。

牛奶庆小兔不要,鸡蛋庆小兔不吃。

我问:“你吃不吃煎饼。”

庆小兔说:“我吃。”

妈妈把煎饼给庆小兔端了过去。

妈妈问:“你还吃不吃了?”

庆小兔说:“我吃饱了。”

妈妈说:“吃完了,你就先跟着外公去姨妈家。”

庆小兔问:“外婆呢?”

于是我开门在门口等着。

妈妈说:“外婆去姨妈家了,今天姨妈家没有人,哥哥一个人在那里。”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去姨妈家。”

妈妈说:“妈妈要上课,妈妈上完课就去姨妈家找你,你先跟着外公去姨妈家。”

庆小兔说:“妈妈跟我一起去姨妈家。”

妈妈说:“你不是要买大卡车吗?妈妈不上课,妈妈就没有钱给你买大卡车。”

庆小兔从沙发上下来。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抱。”

妈妈说:“妈妈给你抱下楼。”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一起走。”

妈妈说:“你怎么不听话呢,妈妈还要给小朋友上课。”

庆小兔说:“我不要妈妈上课。”

妈妈说:“你是不是不要大卡车了,妈妈不上课,妈妈哪里有钱给你们上学呀。”

庆小兔说:“我不要钱,我要妈妈走。”

我把门打开一条缝,庆小兔发现我站在门外,庆小兔一句话不说,庆小兔走到门口来。

妈妈说:“小九再见。”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抱。”

妈妈说:“下楼你就自己走。”

下楼我说:“我们下来走吧。”

庆小兔说:“不要。”

一个妈妈带着两个小姑娘站在一棵橘子树下边。

空气中飘洒着青橘子酸楚的气味。

小姑娘妈妈说:“真的有一点酸呀。”

小姑娘也在往外吐着橘子。

庆小兔问:“她们在干什么呀?”

我说:“他们在摘橘子。”

庆小兔说:“我去看看。”

橘子树上已经没有几个橘子了,就在树冠的顶部又几个青涩的小橘子。

庆小兔说:“橘子,他们不能摘橘子,橘子是大家的。”

一条黑色的电缆从四期的院墙里拉出来,电缆另一端来到二期的施工工地上。

庆小兔说:“有电线。”

庆小兔说:“电线不能碰,电会电着人的。”

我说:“那我们怎么办呢?”

庆小兔说:“我们跨过去。”

已经看见姨妈家的窗户了。

我说:“外婆会看见的,我们下来吧。”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外婆会看到庆小兔要外公抱的。”

庆小兔说:“外公抱。”

进门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今天庆小兔对恐龙又失去热情,庆小兔还是要看宝宝巴士。

这是宝宝巴士绘画启蒙。

我问;“好看吗?”

庆小兔说:“好看呀?”

庆兔兔在问:“关键词的键字怎么写的?”

我说:“金字旁一个建设的建。”

庆兔兔刚刚转身离开。

我说:“我查一下看。”

平时经常用到,关键时候我却想不起来键的偏旁了,我记得是金字旁,这时候又好像不是金字。

我在电脑上查了一下,我记忆的没有错。

我说:“是金字旁一个建设的建。”

一会庆兔兔问:“关键词的词,是哪一个词呀?”

我说:“词是单词的词。”

外婆说:“庆兔兔,你上课怎么听讲的?”

我说:“他们有疑惑问没有错,要不耻下问,问就是一种学习,尤其是文科这方面的问题。文科这和数学计算不一样,数学计算就要自己动脑筋,数学是没有捷径可以走的,数学可以用不同的方法计算,但是数学不能靠老师家长把算式写出来。”

我说:“电脑是文科最好的老师,像关键词你在字典上就很难查出来,不是字典上没有,而是查起来很费事,如果我们用电脑查,我们只要敲击三下键盘,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关键词找出来,而且可以看到很多有关的解释。”

外婆说:“他们不是说电脑会使眼睛近视嘛。”

我说:“什么事情都有一个两面性,有好的,就有不利的一面。电脑数据量大,电脑可以提供最新的信息,电脑查询信息要不了几秒钟。长期看电脑会损伤眼睛,我们要控制好看电脑的时间,我们也可以把电脑上的字放大,这样我们用不着睁大眼睛看字符了。”

庆兔兔来到庆小兔跟前坐了下来。

外婆说:“你怎么出来了?”

庆兔兔说:“我的字写完了。”

外婆说:“妈妈不是说你今天你有很多作业吗?”

庆兔兔说:“可是我做完了呀。”

外婆说:“你可以休息十五分钟,休息完了你就开始读书。”

CCTV10正在播放《创新中国》上边的机器人。

机器人庆小兔很喜欢,一会创新中国上在讲解骨骼打印。

看见骨头让我想起来庆小兔的骨折,我不由地产生反感不想看这个节目。

庆小兔说:“机器人没有了。”

庆兔兔说:“这个不是机器人吗?”

庆小兔说:“没有呀,机器人在哪里呀?”

庆兔兔说:“帮助我们做事的机器就叫机器人。”

我说:“机器人不是像人才叫机器人,不是所有的机器人有眼睛有脚的才叫机器人,只要可以根据指令自己工作的机器都可以叫机器人。”

庆小兔说:“我要看机器人。”

于是我找到一个有关机器人的教学片。

当屏幕上出现六个图画。

老师问:“你们说,哪一个是机器人?”

庆小兔马上过去用手指着一个人形机器人。

老师指出一个很多关节的有轮子的机械。

老师说:“只要能够按照人的指令,自动进行工作的就是机器人。”

老师拿出一个小小的机器人,机器人就像一个圆盒子,机器人在盒子里走动着。

我问:“这个是不是机器人呀?”

庆小兔说:“这个就是机器人。”

节目经常卡顿,于是又换了一个介绍机器人的节目。

已经看了很长时间了,我要庆兔兔进屋看书去。

我说:“我们看的时间有一点长了,我们休息一下眼睛。”

我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不愿意了。

庆小兔的胳膊成了我的一个心病。

庆小兔身上的绑带总是往上滑上去,庆小兔不是大人,庆小兔一直在动,庆小兔只要抬起胳膊,绑带就会自动往上离开。

我想有一个袖套套在庆小兔的石膏位置,袖套的两头缝上一个环子,靠手腕的地方吊一条纱巾套在脖子上,靠肘关节上边的位置用一条纱巾系在腰上,这样胳膊就不会随便摆动了。

庆小兔不让套袖套,庆小兔反而用劲地摆动胳膊。

我说:“你不是喜欢外公吗?你把这个弄好了,我们就出去玩。”

天上灰扑扑的一片,似乎有一点阳光照下来。

庆小兔说:“天上有云,天没有下雨。”

今天江边的人略微多了一点。

太阳终于露出一点脸庞,路上已经可以看到树的阴影。

庆小兔说:“走阴凉里。”

往前走了几步,庆小兔回头看了一眼。

庆小兔说:“小朋友。”

庆小兔说:“外公望远镜。”

其实已经清清楚楚看到前边有人了,庆小兔拿着望远镜在看,庆小兔拿着挖掘机站在鹅卵石上往前看。

庆小兔说:“小朋友来了。”

庆小兔把望远镜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手枪。”

庆小兔拿起手枪,庆小兔举着枪,庆小兔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庆小兔说:“有敌人,出发。”

庆小兔咚咚咚地跑到自行车雕塑跟前,庆小兔围着自行车雕塑转了一圈,庆小兔端着枪朝着雕塑上边的人在开枪。

自行车雕塑上边有一个和庆小兔差不多大小的小男孩,一个四岁多的小姑娘,还有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姑娘。

庆小兔不断地在开枪,庆小兔不断地移动位置在开枪,男孩的爷爷也用手比着手枪和庆小兔对射。

庆小兔把枪对着小姑娘在开火。

小姑娘说:“你不能拿枪对着我们。”

我说:“庆小兔,不要拿着枪对着别人,这样不礼貌。”

庆小兔继续砰砰砰地在开枪。

两个小姑娘都是奶奶带的。

庆小兔拿着枪瞄准一个年轻的奶奶。

我说:“庆小兔,你不要这样,这样对别人不尊重。”

庆小兔端着枪就跑到一边去了。

年轻的奶奶说:“不要紧,小孩子都喜欢这样玩的。”

年轻奶奶用手比着手枪朝着庆小兔在开火,庆小兔拿着枪跑过来,庆小兔对着年轻奶奶砰砰砰开了几枪,庆小兔转身就跑。

庆小兔刚刚停下来,庆小兔回头看年轻奶奶,年轻奶奶又朝着庆小兔在开火,庆小兔笑着往远处跑了起来。

庆小兔只要回头,年轻奶奶就会笑着朝庆小兔开枪,庆小兔接着跑向更远处。

庆小兔跑了回来,庆小兔用着各种搞笑的镜头在开枪,我给庆小兔录了两段录像。

男孩回家吃饭了,两个小姑娘爬上乌龟石头上,庆小兔也要我把他抱上去,庆小兔不敢站起来,庆小兔也不敢往前爬。

小姑娘下来了,庆小兔又要我把他抱下来。

小姑娘重新爬上去,庆小兔也跟着趴在乌龟的最低处。

小姑娘看着庆小兔跟着她们爬,小姑娘故意上上下下,庆小兔也跟着要我抱上抱下。

小姑娘看见乌龟身上一片树叶,小姑娘把树叶扔进一个洞洞里,庆小兔也捡起一片树叶,庆小兔不敢往前爬,庆小兔把树叶给了小姑娘。

小姑娘从乌龟身上下来,小姑娘在地上在捡树叶,庆小兔也在地上捡树叶放在乌龟身上。

小姑娘站在乌龟身上去摘桂花树上的桂花,庆小兔也要我给他摘桂花,庆小兔把桂花递给小姑娘,庆小兔把桂花扔进洞洞里。

两个小姑娘往胭脂園走去,庆小兔也跟着小姑娘的后边。

小姑娘奶奶给小姑娘摘了树上的果子,庆小兔也凑过去要,小姑娘奶奶要爬到栏杆上去够果子。

我说:“不用,你们爬高当心摔下来。”

我举起手给庆小兔摘了一支果子。

两个小姑娘转身回来,我也给小姑娘摘了一点。

小姑娘走了,庆小兔把果子扔在地上,细小的果实落了满地,庆小兔没有去找小姑娘。

我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一个胖胖的小姑娘走了过来。

小姑娘已经上一年级。

小姑娘坐在一个不高的像乌龟一样的石头上。

小姑娘说:“我坐在蛇头上。”

庆小兔跟前坐在乌龟的身上。

小姑娘下来了,庆小兔也站了起来,小姑娘爬到乌龟头上坐下来,庆小兔也站在乌龟身上。

庆小兔说:“姐姐,我上来了。”

我说:“庆小兔当心姐姐碰着你了。”

小姑娘说:“不会的,我会非常小心的。”

小姑娘说:“我是攀爬高手。”

庆小兔说:“姐姐,我也会爬。”

小姑娘说:“我有两个哥哥也是攀爬高手,我还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也是攀爬高手,我就是没有一个姐姐。”

我不知道小姑娘会有那么多哥哥弟弟妹妹,不过小姑娘说,他们除了一个广州的家,还有一个农村的家。

小姑娘拨通手表电话。

小姑娘问:“爸爸,我是不是一个攀爬高手呀?”

爸爸说:“你是呀,你爬高要注意安全哟。”

小姑娘说:“不会的,我现在坐在蛇头上边呢。”

小姑娘开始爬树,庆小兔要跟着小姑娘的后边,小姑娘爬到那一棵树上边,庆小兔站在树的另一边,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树干,庆小兔把一个脚翘起来蹬着树桠上。

小姑娘换一棵树,庆小兔一样站在小姑娘的对面,庆小兔也要做出一副爬树的姿态。

已经十二点二十分了。

我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

我说:“我们看看妈妈是不是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的卡车是不是买回来了,我回家看看我的卡车。”

庆小兔扭头就走。

我说:“跟姐姐再见。”

庆小兔说:“再见,我要回家了。”

从厨房窗户走过,外婆早早地等在门口。

外婆说:“小九,你回来了。”

庆小兔问:“妈妈呢?”

外婆说:“妈妈在吃饭。”

庆小兔说:“我的大卡车呢?”

听到餐厅里妈妈大声呵斥庆兔兔的声音。

庆小兔说:“哥哥挨批评了,妈妈在批评哥哥。”

妈妈说:“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老是记不住。”

外婆说:“你要他做什么作业,你就写出来。”

妈妈说:“已经三年级了,什么事情还要提醒呀?”

庆兔兔说:“我的作业已经做完了。”

妈妈说:“跟你说,预习的课文要先看十遍,还有刚刚学过的英语单词,也要复习十遍。”

外婆说:“我们也不知道庆兔兔有什么作业,庆兔兔自己说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做完了。”

妈妈说:“这么大了,还要有人看着呀?”

庆小兔问;“我的大卡车呢?”

妈妈说:“你的大卡车还在路上,”

庆小兔说:“我要大卡车。”

妈妈说:“大卡车没有来怎么办?”

庆小兔说:“我要大卡车。”

妈妈说:“你们怎么一个个不听话呀,如果你们都这样,你们都给滚出去。”

庆小兔对外婆说:“妈妈生气了,哥哥不听话,我也没有听话。”

外婆说:“你可以听话呀。”

庆小兔没有说话。

我午睡起来的时候,庆兔兔还在问妈妈的问题,庆小兔跟妈妈坐在一起,庆小兔拿着玩具在玩.

十三点五十分,庆小兔还在书房的床上。

我说:“庆小兔,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我说:“你不睡觉。你的伤口就不容易好!”

妈妈说:“小九,去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妈妈说:“你不睡觉,你的大卡车就不要了。”

庆小兔说:“我要卡车。”

妈妈说:“你睡觉起来,妈妈带你去买大卡车。”

庆小兔说:“我要跟妈妈在一起睡。”

妈妈说:“那你的大卡车就不要了。”

外婆起来了。

外婆问:“小九呢?”

我说:“妈妈在,庆小兔不要我,你去试试看。”

外婆说:“小九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要跟妈妈一起睡觉。”

妈妈说:“好我们睡觉吧。”

妈妈用带吸管的杯子给庆小兔冲奶。

外婆说:“庆兔兔说的没有错,庆兔兔学校布置的作业都做完了,只是妈妈布置的作业没有做。”

我说:“妈妈原来是把庆兔兔当做幼儿园的孩子教,恨不得一天到晚跟着庆兔兔,现在突然一个大甩手,妈妈也没有把他对庆兔兔的要求告诉我们,我们知道了最起码可以帮着问一下。”

妈妈过来拿零食吃,妈妈刚刚走开,庆兔兔也跟着进来拿零食吃。

我跟外婆说:“妈妈已经脂肪肝了,也不控制一下饮食,妈妈还要还要吃零食。”

外婆说:“哪里是脂肪肝呀,就是妈妈的身上脂肪有一点多了。”

我说:“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旦有了开始,如果不及时调整,就会越发严重的。”

外婆说:“他们的事情,我们不要管。”

我说;“关键是妈妈自从接手庆兔兔以后,零食让庆兔兔一日三餐不正常了,庆兔兔现在身体变了多胖了。妈妈说,又不是没有钱,又不是吃不起,这是害了庆兔兔了。”

庆小兔睡了一个小时就在叫妈妈,我过去庆小兔也不要,妈妈过去庆小兔还是咕咕唧唧。

妈妈把庆小兔抱到书房里,庆小兔趴在妈妈的身上睡着了,可能过了二十分钟,妈妈把庆小兔放在床上。

庆兔兔站在妈妈的前边,庆兔兔手里拿着一本书,庆兔兔在给妈妈讲故事。

妈妈说:“你讲的太单调了,你讲了一会,我都要睡着了。你讲故事就要有声有色,不能平平淡淡,更不能结结巴巴,这是你书读少了,你要是把书读的很熟,你就不会讲的这样枯燥无味,你没有把书上的内容吃透,你不可能把故事说的引人入胜。”

庆兔兔说:“我换一个故事。”

妈妈说:“不是你换故事的问题,你没有反复读书,你自己就不知道书上讲的是什么内容,你怎么讲给大家听呢?你要换故事也可以,但是你先要把所有的故事都读十遍,然后你再找一个你认为可以感动人的故事来。”

外婆说:“小九,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要鸡翅。”

我不知道庆小兔要什么,庆小兔要我抱起来,庆小兔在柜子里找,这里很多东西庆小兔都说不是。

外婆说:“我们吃葡萄干吧?外婆给你拿葡萄干。”

庆小兔说:“我不要葡萄干,我要鸡翅。”

外婆这才恍然大悟说:“小九要的是鸡翅。”

外婆在纸袋里找。

外婆说:“有一个鸡翅是麻辣的。”

庆小兔说:“我不要辣的,外婆找。”

外婆说:“有豆腐干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

外婆拿出一个小香肠。

外婆说:“吃这个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把小香肠拿在手里。

我们和庆小兔先回来了。

庆小兔在看太空娃娃。

庆小兔说:“妈妈回来了,我们就把电视机关了。”

外婆说:“不能再看电视了。”

庆小兔说:“外公说妈妈回来关电视。”

外婆说:“已经看了不少时间了。”

庆小兔说:“外公,关电视了。”

我过去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小猪。”

外婆说:“他可能要吃东西了。”

我说:“小猪里已经没有东西了。”

庆小兔说:“我看看。”

打开小猪,小猪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庆小兔说:“外公抱,我看看。”

庆小兔来到柜子跟前,庆小兔发现了小包装的点心。

庆小兔说:“就是这个。”

庆小兔猛地吸一口气。

庆小兔说:“好甜哟。”

庆小兔把小点心含在嘴里久久地没有吃下去。

庆小兔拿着妈妈的白板笔在画画,庆小兔找了书要我读,庆小兔又拿了成套的插接积木在玩,庆小兔竟然记住哪一个小人是哪一个头,这个小人是戴那一个帽子。

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问:“我的大卡车呢?”

妈妈说:“你的大卡车还在路上,等大卡车来了,妈妈就告诉你。”

庆小兔说:“外公,我的大卡车还在路上。”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