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41干杯,望远镜,喇叭,帽子

2020-07-02 06:54 | 宝宝成长

3041-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二日星期六多云23~16℃客厅早晨温度22PM2.5-31

早上外婆六点半起来,我还以为外婆起早了,等妈妈起来,我才知道今天妈妈还要上班。

天上还是白乎乎的一片,马路旁的地砖上还能透露出曾经下过雨的痕迹,大部分地砖都已经泛白,个别的地砖上留有水浸湿的模样。

庆小兔说:“外婆走开。”

这时候刚刚七点五十分。

我说:“为什么要外婆走呀?外婆给你做饭,外婆给你洗衣服。”

我把喜马拉雅打开播放《健康歌》。

外婆在一旁做早操。

我刚刚离开。

庆小兔说:“外公跳舞。”

我说:“外婆跳舞不是更好吗?”

我趴在庆小兔跟前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睡一会。”

我从床上下来,我和外婆撞了一下。

庆小兔举着手,庆小兔把手比着手枪,庆小兔嘴里发出砰地一声。

庆小兔说:“我打着外婆了。”

我问:“你为什么要打外婆呀?”

庆小兔说:“外婆挡着外公了。”

我说:“外婆喜欢外公,外婆是扶着外公,外婆怕外公摔倒了。”

庆小兔说:“我的手流血了。”

外婆问:“你的手哪里流血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手腕说:“这里。”

外婆拿起庆小兔的手腕看了一眼。

外婆说:“没有流血呀?”

庆小兔说:“我打了一个蚊子,蚊子流血了。”

庆小兔起来了。

庆小兔说:“妈妈说,小朋友不能抱。”

庆小兔坐在茶几跟前。

庆小兔说:“这个怎么没有了?”

我用手指着板栗问:“是不是这个?”

庆小兔说:“是这个,外公剥。”

庆小兔提着板栗的网兜

庆小兔问;“妈妈呢?”

我说:“妈妈上班了。”

庆小兔说:“妈妈生病了。”

我问:“妈妈怎么生病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后腰。

庆小兔说:“妈妈这里疼。”

我问:“你给妈妈吹了没有?”

庆小兔说:“我没有工具。”

电视上播放中国天津国际直升机博览会,在直博会上有多款全球最新直升机机型集中亮相,不少国产民用直升机也在应急演练表演中大显神通。

庆小兔说:“直升飞机。”

庆小兔说:“恐龙呢?看恐龙。”

庆小兔这两天又喜欢起恐龙动画片来。

我还是找到一个《恐龙王》,没想到国产动画也创作出如此漂亮的画面。

我又继续查询了一下,没想到还找到很多恐龙动画片。

《恐龙世界》《奇奇顺顺历险记》《丛林奇遇》《西母霸龙》《你这小家伙看》《丹佛最后的恐龙》《恐龙宝贝之龙》《斗龙战士》《时空龙骑士》《恐龙世界总动员》《侏罗纪世界》《恐龙当家》。

外婆说:“这个电视也有一点太长了。”

我说:“这是电影,一部电影将近五十分钟。”

外婆说:“小九看了可能半个小时了。”

我对庆小兔说:“我们不看了吧,我们把眼睛休息一下,下午我们接着看。”

庆小兔点点头说:“好。”

当我把电视机调整为新闻的时候,庆小兔又不愿意了。

庆小兔说:“我的恐龙呢?”

我说:“说好了,这一会不看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恐龙。”

我说:“要不我们出去玩一会。”

庆小兔说:“出去玩。”

今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出去。

出门就看见地上有一张小广告的卡片,上边两面印着奥特曼。

庆小兔把卡片捡起来。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

庆小兔把卡片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把泥巴擦干净。”

这一张卡片可能经过昨天小雨的洗礼,卡片上粘着下雨溅落的沙土。

庆小兔拿着卡片兴冲冲地往侧门走去。

庆小兔说:“外公牵着,小朋友不能一个人走,有危险。”

过了马路,江边的长条椅子上坐着几个爷爷,长条椅子对面靠着栏杆站着四个爷爷,他们为吃饭睡觉身体健康说的热火朝天。

一个男孩站在他们其中,庆小兔拿着奥特曼卡片走了过去,庆小兔把卡片放在男孩跟前的地下。

男孩看了一眼卡片,男孩捡起一块石头扔到岸下边。

庆小兔把奥特曼卡片捡起来,庆小兔朝着男孩那边走去,等庆小兔走到栏杆跟前,男孩已经钻过栏杆往护坡下边。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回来。”

男孩抬起头望了庆小兔一眼,男孩又往下走去。

庆小兔往回招手说:“危险,赶快上来。”

男孩找回扔下去的石头,男孩把石头拿上来,男孩又往下扔了出去。

庆小兔说:“哥哥上来。”

男孩上来了,男孩回到长条椅子上坐着的爷爷跟前,庆小兔把奥特曼卡片放在男孩爷爷跟前的地上。

男孩爷爷拿起卡片看了一眼。

男孩爷爷说:“这是奥特曼嘛?”

庆小兔说:“是呀,这是奥特曼。”

男孩挤过来看。

男孩说:“奥特曼的画片我也有。”

男孩爷爷说:“你要不要了?”

庆小兔说:“要呀。”

庆小兔把奥特曼卡片放进裤子的口袋里。

男孩爷爷问:“小弟弟,你的胳膊怎么了?”

庆小兔说:“我骨折了。”

男孩告诉庆小兔自己叫什么名字,男孩问庆小兔叫什么名字。

男孩站在电动平衡车上边,庆小兔也跟着后边看,男孩的平衡车走起来,庆小兔跟着后边跑。平衡车的速度很快,平衡车的惯性很大,我一直紧紧地跟着庆小兔,我一边跟庆小兔说不要离太近。

男孩骑平衡车很麻利,男孩骑平衡车不是很莽撞,男孩的平衡车走到庆小兔的跟前就戛然而止,男孩只是在庆小兔面前演示了几下,男孩就没有再骑平衡车。

我问男孩:“你怎么没有上幼儿园呀?”

男孩说:“我咳嗽了。”

男孩四岁半,男孩在八一幼儿园上学。

男孩去了草地,庆小兔也来到草地上。

男孩爬上乌龟石上,庆小兔也往上爬,原来庆小兔爬乌龟石就有一点笨拙,现在庆小兔胳膊负伤了,庆小兔更加爬不上去了。

我把庆小兔抱上去,庆小兔撅着屁股趴在那里。

男孩已经走到前边,男孩回头看看庆小兔。

男孩说:“我就不怕。”

说着男孩纵身一跳,男孩从高高的乌龟石上跳了下来。

庆小兔没有站起来,庆小兔要我把他抱了下来。

男孩去爬树,庆小兔站在树底下看着。

庆小兔说:“小心,注意安全。”

男孩说:“我才不怕呢?”

庆小兔说:“摔下来会骨折的。”

男孩伸出胳膊说:“我不会骨折的。”

庆小兔说:“骨折很痛的。”

男孩说:“我没有骨折呀?”

庆小兔站在树下边,庆小兔拿出自己的奥特曼卡片。

庆小兔说:“我有奥特曼。”

男孩说:“我不是也有很多奥特曼。”

庆小兔把奥特曼朝着男孩扔去,卡片摇摇晃晃地往前飞起,卡片不像石头,卡片在空中飞了一点就飘落下来。

男孩说:“打不到。”

庆小兔捡起卡片继续扔,卡片不要说砸到男孩,卡片连树枝都碰不到。

庆小兔在下边扔卡片,男孩在树枝间攀爬。

庆小兔玩的兴致勃勃,我怕男孩从树上滑落下来砸在庆小兔的身上。

男孩从树上下来,男孩跑起来,庆小兔马上在草地里跑了起来。

男孩围着一棵树跑了一圈,庆小兔却围着整个草坪转了起来。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庆小兔是不是出汗了,庆小兔的衣服已经可以摸出水的感觉了,我把庆小兔的外套脱了下来。

男孩可能有一点累了,庆小兔却继续在奔跑。

庆小兔向着男孩在招手。

庆小兔说:“哥哥,跑呀。”

男孩爷爷说:“我们要家吃饭了。”

男孩坐在大鹅卵石上说:“我还要玩一会。”

庆小兔说:“我也要玩一会。”

庆小兔也坐在鹅卵石上,男孩在鹅卵石上躺下来,庆小兔庆小兔也想躺下来。

庆小兔受伤的胳膊让他不能轻易的躺下来,鹅卵石虽然很大,但是要睡两个人还是有一点困难。

男孩从鹅卵石上下来,庆小兔就往下躺,庆小兔躺下来还要我帮忙。

男孩爷爷说:“要回家了。”

男孩说:“我还要玩一会。”

男孩爷爷说:“你不是已经玩一会了。”

男孩说:“我还要玩两会,不是,我要玩一百会。”

男孩爷爷还是把男孩叫走了。

庆小兔在鹅卵石上坐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睡。”

我说:“这么小,外公怎么睡呀?”

庆小兔低头看看下边的鹅卵石,庆小兔用手指着旁边的鹅卵石。

庆小兔说:“外公睡在那里。”

这一块鹅卵石比那一块鹅卵石还要小,就是庆小兔在上边躺下来就有一点困难。

我说:“这个石头也太小了,外公坐在上边吧。”

庆小兔说:“外公闭上眼睛。”

我把眼睛闭上。

庆小兔说:“外公打呼噜。”

我就呼噜呼噜地打呼噜。

庆小兔也躺下来假假地打呼噜。

已经到了吃饭的时候,江边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小朋友就更看不见了。

庆小兔说:“到下边去。”

于是我们来到最下边的平台上,庆小兔在找石头往水里扔。

这里的石头只要被看见,小朋友就会捡起来扔到长江水里,庆小兔找了一会才找到一个小石头。

庆小兔说:“那边有楼梯。”

庆小兔不辞劳苦走到胭脂园旁边的阶梯,庆小兔来到江水旁,这里的大大小小的石头遍布江滩。

庆小兔捡起一块块石头扔进水里,庆小兔专门找大石头,只要庆小兔能够拿起了,庆小兔一定要送到江水里。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庆小兔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我突然发现角落里有一摊巴巴。

我说:“庆小兔,臭巴巴。”

庆小兔回头一看。

庆小兔说:“狗巴巴,救命呀。”

庆小兔连忙往阶梯跟前走。

上到平台上,回家还有遥远的路。

庆小兔说:“好累呀。”

庆小兔已经出来两个多小时了。

我说:“我们走到楼梯的地方,外公抱你上去。”

庆小兔说:“到那里抱你上去。”

庆小兔想想觉得不对。

庆小兔说:“到那里抱我上去。”

刚刚走到护坡上边。

庆小兔说:“下来走。”

马路旁有一个已经破烂不堪挡车的塑料柱体,塑料柱体已经裂痕万千。

庆小兔用手把柱体往一旁扳,庆小兔刚刚把手松开,塑料柱体马上就恢复原状。

塑料柱体下边可能灌有水泥,塑料柱体变成一个不倒翁。

庆小兔接着继续在推塑料柱体,塑料柱体晃晃悠悠地站立起来,庆小兔再继续用力去推,塑料柱体挣扎着顽强地站起来。

我说:“这个立柱下边可能灌的有水泥,这个柱子就像一个不倒翁,它不容易推到的。”

庆小兔一样不折不挠,庆小兔继续用力在推,塑料柱体已经歪倒在一旁,庆小兔走过去,用手把塑料柱体按了下去,塑料柱体真正地被打翻在地。

进了侧门,庆小兔已经在路上走了几步,庆小兔又拐了回来,庆小兔从灌木丛的夹缝里进去。

庆小兔说:“我要走这里走。”

这里也是一个小路,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路,这条小路从姨妈家窗户下边走过。

庆小兔说:“我来叫外婆。”

结果庆小兔已经从窗户跟前走过,庆小兔已经走到大门口。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叫外婆开门呢?”

庆小兔又倒转过来,庆小兔走到书房窗户跟前喊了两声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怎么没有答应呢?外婆没有听见。”

庆小兔往厨房窗户走去。

我把大楼大门打开。

我说:“过来吧,外婆听见了。”

我把大门拉开,外婆也从家里的门里探出头来。

庆小兔几步跨到外婆的跟前。

庆小兔说:“外婆,我回来了。”

外婆问:“你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去江边。”

外婆说:“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说:“外婆已经给你煮面条了。”

CCTV10正在播放四川博物馆的铜方印的秘密。

屏幕上显示两个铜印章,一个圆的印章,一个方形印章。

讲解人说:“方的印章过于简单了。”

庆小兔说:“过于简单了。”

讲解人说:“圆的印章也太复杂了。”

庆小兔说:“也太复杂了。”

我对外婆说:“庆小兔一直在跟着电视在说话。”

庆小兔看看我。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说:“胆小鬼。”

庆小兔其实想不让我去议论他,庆小兔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庆小兔跟着电视机说话,正是我所想要的。

我刚刚睡着,庆小兔开门进来了,我也就睡了十分钟。

庆小兔说:“外公,手机呢?”

庆小兔坐在我的床边,庆小兔拿起我的手机。

庆小兔在按手机,庆小兔把手机调到短信在按着。

庆小兔问:“怎么没有写字呀”

外婆说:“外公在睡觉,我们出来玩。”

一会门又打开了。

庆小兔进来又拿起我的手机。

外婆说:“你怎么又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打电话。”

外婆说:“我们出去玩。”

庆小兔说:“我要打电话。”

外婆说:“你打什么电话?”

庆小兔说:“我给妈妈打电话。”

我说:“你不是自己有电话吗?”

庆小兔说:“我的的电话不见了。”

我说:“你的电话不是在大嘴猴书包里吗?”

外婆说:“我们去看一集电视吧!”

庆小兔说:“我要打电话。”

我睡不着起来了,外婆去睡觉。

庆小兔在客厅里拿着枪在消灭敌人,庆小兔想去外婆的房间。

我说:“外婆在睡觉。”

庆小兔说:“里面有怪兽。”

我说:“我们看一集电视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说:“看一集电视睡觉。”

还没有看一会。

庆小兔说:“外公,过来。”

庆小兔说:“这个电视也太短了。”

我给庆小兔换了一个电视节目。

庆小兔走过来。

庆小兔说:“电视机关了,我要睡觉了。”

庆小兔睡觉才过了一个小时,听见庆小兔在说话。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爬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了。”

没想到庆小兔的尿不湿里竟然尿尿了,让庆小兔尿尿,给庆小兔换尿不湿,庆小兔不愿意躺在床上。

我抱着庆小兔,庆小兔很快睡着了,我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又伸出手要我抱。

我把庆小兔抱到客厅坐着,庆小兔听见电视机的声音,庆小兔睁开了眼睛。

庆小兔跟着一起看CCTV10的穿越北回归线。

接着庆小兔看自己的动画片。

庆小兔说:“我要看新闻。”

我把电视机调到新闻。

外婆说:“你还让他看呀,他的眼睛还要不要呀?”

外婆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不愿意了。

庆小兔说:“念书。”

书念了一本又一本。

庆小兔说:“看地球。”

外婆说:“外公不会播放地球,姨妈才会放,等姨妈回来了,我们再看地球。”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看地球。”

我说:“我们认一下国旗吧?”

庆小兔说:“不看国旗,外公念书。”

于是庆小兔拿着金刚葫芦娃要我念。

庆小兔拿着一个投射灯的不锈钢圆形灯罩。

庆小兔说:“外公,干杯。”

我说:“干杯。”

庆小兔说:“外公用手干杯。”

于是我用手和庆小兔干杯。

庆小兔说:“外公喝呀。”

我只是假假地举了一下手。

庆小兔说:“外公没有喝。”

我只好把手比着酒杯喝了一口。

庆小兔又把酒杯举起来说:“干杯。”

我也和庆小兔干杯喝酒。

庆小兔把不锈钢灯罩扣在眼睛上。

庆小兔说:“我看见外公了。”

庆小兔把身子转向窗外。

庆小兔说:“望远镜,我看见汽车了。”

庆小兔朝房间里在看。

庆小兔说:“我看见怪兽了。”

庆小兔把灯罩对着嘴。

庆小兔说:“怪兽,我看见你了。”

庆小兔把灯罩当做了喇叭。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去消灭敌人。”

庆小兔说:“外公拿着枪。”

我拿起一把枪。

庆小兔说:“齐步走,一,二,一。”

庆小兔高抬腿,庆小兔两条腿笔直笔直,庆小兔就像在检阅。

庆小兔敬礼说:“我是将军,外公走。”

庆小兔把灯罩放在头上。

庆小兔说:“外公,我的帽子。”

庆小兔把灯罩放在我的头上。

庆小兔说:“外公照镜子。”

我跟着庆小兔来到镜子跟前。

庆小兔说:“我发现一只耳。”

庆小兔用手指着房间里。

庆小兔说:“一只耳在那里。”

庆小兔轻轻地来到房间门口。

庆小兔说:“外公开枪。”

马上枪声大作。

庆小兔说:“敌人消灭了,外公把枪插上。”

庆小兔把手枪举起来,庆小兔把枪管往领子里插,庆小兔插不进去。

庆小兔说:“外公插枪。”

我把庆小兔的手枪插进衣领里。

庆小兔说:“外公也要把枪插到这里。”

庆小兔跑进储藏室,庆小兔很快从储藏室跑了出来。

庆小兔说:“敌人跑了,没有看见一只耳。”

庆小兔端着枪踢开书房的门。

庆兔兔说:“弟弟,哥哥在做作业。”

庆小兔端着枪又来到姨妈的房间。

庆小兔说:“外公,敌人在这里,开枪。”

我跟着砰砰砰地在开枪。

庆小兔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躲猫猫。”

庆小兔用手指着鱼缸旁边的角落说:“外公躲这里,我来找外公。”

庆小兔咚咚咚地跑进储藏室,庆小兔又咚咚咚地跑了出来。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马上开怀大笑。

庆小兔说:“我找到外公了。”

庆小兔又指了一下厨房里面。

庆小兔说:“外公还躲在这里,我们躲猫猫。”

庆小兔跑进储藏室,庆小兔又从储藏室里跑到我的跟前,屋里马上传来哈哈大笑。

庆小兔没有玩腻味的时候,庆小兔在屋里跑过来跑过去。

庆小兔说:“我有一点热。”

庆小兔的身上已经热气腾腾,外婆给庆小兔擦洗身子,外婆给庆小兔换衣服。

庆小兔说:“外公,躲猫猫。”

我说:“你刚刚洗完换了衣服。”

庆小兔说:“我要玩。”

听见外边有人开门的声音。

我说:“是不是姨妈回来了。”

庆小兔喊:“姨妈。”

说着,庆小兔跑到门口把门打开了。

外婆说:“小九,你开门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看看姨妈回来没有。”

庆小兔又来到外边开开门。

庆小兔往远处看看。

庆小兔说:“没有看见姨妈,姨妈还没有下班。”

庆小兔说:“外公进来。”

庆小兔关了门。

庆小兔说:“小朋友不能站在外边,坏人会抓小朋友的。”

庆小兔跑到厨房。

庆小兔说:“外婆,小朋友不能站在外边,坏人会抓小朋友的。”

听到姨妈开门的声音。

庆小兔说:“姨妈,我在这里。”

庆小兔跑了几步又跑回来。

我问:“你怎么没有去找姨妈呀?”

姨妈说:“小九,快来找姨妈。”

庆小兔说:“我在穿鞋。”

庆小兔说:“姨爹,很危险的。”

姨爹说:“注意一点不要紧的。”

庆小兔说:“我要爬楼梯。”

姨妈说:“你现在一个胳膊,你怎么爬呀?”

庆小兔说:“外婆,我受伤了,不能爬梯子,爬梯子会骨折的。”

外婆说:“胳膊没有好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姨妈在吃香蕉。

庆小兔说:“我也要吃香蕉,姨妈还有一个香蕉了。”

姨妈说:“你一二还可以说清楚,三还没有听你说过。”

姨妈说:“我们认一下字好不好?”

庆小兔说:“外公我的字呢?”

庆小兔汉字数字又稀里糊涂,姨妈跟庆小兔抢着指数字,姨妈说出一个数字,庆小兔去指认那个数字,姨妈要庆小兔数自己的脚趾头。

姨妈说:“小九,我们吃饭了。”

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把右手撑在地面上,庆小兔发出痛苦的呻吟。

庆小兔说:“救命呀?姨妈救命。”

姨妈说:“姨妈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姨妈,我骨折了。”

庆小兔蹲着在地上走两步,庆小兔把身体侧过来右手撑在地板上,庆小兔就仰起头大声地呻吟一声。

庆小兔就这样一步步来到餐厅里。

庆小兔说:“姨妈,救命。”

姨妈说:“姨妈不吃饭,姨妈就没有能量,小九也过来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饭。”

庆小兔转变行程,庆小兔往妈妈那里走去。

妈妈说;“妈妈抱你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饭。”

庆小兔又呻吟离开餐厅。

庆小兔胳膊上的绑带松了,外婆给重新捆绑一下,庆小兔不让外婆弄,妈妈走过来了。

妈妈说:“你是不是不想胳膊好了。”

外婆把绑带重新弄好。

妈妈说:“我们吃饭吧。”

庆小兔说:“妈妈抱。”

妈妈说:“妈妈抱你坐下来吃饭。”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外婆回到餐厅吃饭,伤病员吼叫着回到餐厅,庆小兔趴在餐厅的地上,庆小兔大声地发出伤病员的惨叫声。

妈妈在吃鸡腿,庆兔兔也凑过来要吃鸡腿。

姨妈说:“妈妈现在就是脂肪肝,妈妈就要控制饮食,你也一样,你现在也有一点肥胖了。”

妈妈把鸡腿给庆小兔吃,庆小兔不要吃鸡腿。

姨妈说:“小九做的就很好,小九就不要吃鸡腿”

妈妈说;“小九是要吃鸡翅膀。”

姨妈说:“妈妈这些天就要控制饮食,你们一样要管住嘴,自己再想吃也要控制一下。”

妈妈陪庆兔兔去做作业了。

姨爹清扫走廊里的的灯具,庆小兔站在姨爹后边。

我说:“庆小兔,不要站在姨爹下边,当心上边的东西砸在你的头上。”

庆小兔说:“我在工作。”

姨妈说:“我们念书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念书。”

姨妈说:“小九,你要不要看地球呀?”

庆小兔马上就跑了过来。

庆小兔说:“姨妈,我要看地球。”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