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32暴力倾向对与错

2020-06-23 07:00 | 宝宝成长

3032-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星期四多云33~21℃客厅早晨温度20PM2.5-63

大声轰鸣的大马力的摩托车让我从梦中惊醒,宜昌也有这样飞驰的摩托车,都是在晚上马路上汽车开始渐渐地稀少下来的时候。

宜昌的这些摩托车爱好者还是在睡觉前,孝感的摩托车的轰鸣声却出现在人的睡梦中,刺耳的发动机的声音直接灌进我的耳朵。

以为摩托车已经走过,刚刚闭上眼睛摩托车的声音又划破夜空。

我马上想起来庆小兔,我不知道庆小兔的胳膊会不会又脱臼,庆小兔会不会半夜里再去了医院。

庆小兔受伤的胳膊一直弯曲在自己的身旁,有一点像周总理胳膊一个样。

姨妈说:“跟小九说了,受伤的胳膊不要乱动,小九就十分小心,小九的胳膊就这样一直吊着,小九就是玩,小九的胳膊也不会松开。”

想着想着就睡不着觉了,想去大厅里去看电视,大厅里打麻将的队伍彻夜未眠。

今天是在孝感最后一天,看见三姨奶奶出去吃饭,外婆也想跟着大厅里等着,其实这时候小姨奶奶一家还在睡梦中。

我要外婆在房间里看电视,外婆就一直坐卧不安,外婆打电话给姨妈,外婆想跟着三姨奶奶一起出去。

姨妈说:“你跟着其他人家,别人不会那么注意你,你跟着别人家,万一你走丢了怎么办,你跟着家里人。我们会时时刻刻注意你在不在。”

外婆听了还很生气,其实外婆还是没有从年轻的时代转换过来,外婆对陌生地方不知所措,外婆又一直想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现在已经不是三十年前,外边已经翻天覆地变化,街道多了,高楼大厦多了,马路上的汽车多了,稍不留意就可能迷失方向。

我的记忆一塌糊涂,外婆是过目不忘,但是现在外婆已经差强人意,外婆对方位尤其缺乏判断能力。我和外婆还不会用现代化的工具,地图导航位置定位,我还知道一个一二,外婆就是一个睁眼瞎。

庆小兔终于来了,庆小兔虽然不是那样兴高采烈,但是庆小兔没有一点痛苦的感觉,庆小兔没有那样怏兮兮的就说明了一切,我的心也松了一口气。

宾馆的房间退了,所有人来到舅爷爷的家里,二十八个人挤在一个八十平方的屋子里。

客厅中间铺着一个爬行毯,爬行毯上放置许多玩具,属纪汀的玩具没有庆小兔的多,但是属纪汀有一个学习电脑,这个成了庆兔兔王柳虎的首选。

茜茜一直抱着一个绒布小白兔。

豆苗没有固定的爱好,豆苗只要看见谁在玩,豆苗马上就会跑过来,豆苗就会不分青红皂白把东西抢到手里。

二姨爷爷说:“豆豆,你是一个女汉子哦。”

庆小兔一直一个手在玩玩具。

二姨爷爷问:“小九,你胳膊怎么了?”

庆小兔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胳膊很严肃地说:“我的胳膊负伤了。”

二姨爷爷问:“小九,是谁把你的胳膊弄伤的?”

庆小兔说:“是我自己。”

二姨爷爷笑着问:“不是别人把你弄伤的?”

庆小兔说:“不是,是我不小心从沙发上摔下来的。”

二姨爷爷问:“是不是我把小九弄伤了?”

庆小兔看了二姨爷爷说:“没有,是我自己弄伤的。”

二姨爷爷说:“小九说话还是很诚实的。”

庆小兔说:“我是乖宝宝。”

庆小兔在玩小火车,这种小火车是磁力连接的。

豆苗走过来,豆苗不分青红皂白,豆苗一把抓起庆小兔连接起来的小火车,庆小兔伸出手去夺,我把庆小兔的手拦了下来。

庆小兔不是去欺负别人,别人抢了庆小兔的玩具,庆小兔会去夺回来,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在意的。庆小兔胳膊现在已经负伤,现在庆小兔的胳膊绝对不能再受伤害。

我给庆小兔一个小飞机。

我说:“豆豆妹妹小,我们让着一点,你去搭积木吧。”

庆小兔拿起积木在插接,庆小兔已经搭接了一个很大的建筑。

属纪汀突然出现在庆小兔的面前,属纪汀伸出手把庆小兔搭接好的积木搂进怀里。

庆小兔想去夺,我拦住庆小兔。

我说:“这是哥哥的积木,等一会哥哥不玩了,我们再来玩积木。”

庆小兔拿起一辆小汽车来到属纪汀跟前,庆小兔把小汽车递给属纪汀。

庆小兔说:“哥哥,我们换。”

庆小兔想拿小汽车把积木换回来,属纪汀猛地把小汽车拽了过去,属纪汀立刻把身体转了过去。

庆小兔又拿了一个布偶长颈鹿去跟属纪汀去换。

庆小兔说:“给你这个。”

属纪汀把长颈鹿拿到手里,属纪汀没有把积木还给庆小兔。

庆小兔伸出手去夺积木,属纪汀伸出手揪住庆小兔的耳朵往外推。

我连忙喊:“不要揪弟弟。”

属纪汀妈妈也看到了,属纪汀妈妈也在呵斥属纪汀。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扭过头,庆小兔举起手就朝属纪汀打去。

妈妈也听见属纪汀妈妈的喊声。

妈妈挡住庆小兔的手说:“你现在怎么学会打人了。”

这一下子把庆小兔惹毛了,庆小兔举起手打了妈妈一下。

妈妈说:“你现在连妈妈也敢打了,我要你打,我要你打。”

妈妈抓起庆小兔的手就是一下。

庆小兔哭着继续在打妈妈,妈妈也继续打庆小兔的手,庆小兔越哭越伤心。

姨妈过来了。

姨妈说:“姨妈抱。”

庆小兔也朝姨妈举起手打了一下,于是姨妈也在打庆小兔的手。

庆小兔大声地哭起来

妈妈说:“你哭吧,现在妈妈也敢打了。”

妈妈坐在一旁看起手机。

小小的客厅里到处都是眼睛,大家都看到庆小兔挨打,大家都看到庆小兔在哭,庆小兔的哭声一直没有停下来。

几个人都在说:“小九也太犟了。”

我过去要抱庆小兔,庆小兔要妈妈抱。

我过去跟妈妈说:“你不能这样教育庆小兔,这不是家里,这里那么多人,你这样能够证明一个什么呢?”

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庆小兔是一个受害者,现在受害者却要被惩罚。

庆小兔举起手打妈妈,是因为妈妈没有主持正义。

孩子之间的打打闹闹非常正常,但是孩子过分的暴力不能提倡。遇上这样的情况,我们不是以暴制暴,我们尽量躲开暴力者,因为各人各家教育方式的不同。

我们可以适当安抚保护受害者,而不是用暴力去压制受害者的激动的情绪。

庆小兔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庆小兔肯定会大哭大闹,给别人的印象就是庆小兔是一个胡闹不听话的孩子,因为庆小兔不是他们的孩子,刚才发生的事情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情理,人们看到的就是庆小兔挨打,听到的是庆小兔在哭。

妈妈这才过去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孩子妈妈们带着孩子去逛超市,姨妈带着庆兔兔去逛超市,妈妈也抱着庆小兔跟着一起去。

回来每一个人都在吃东西,庆小兔对其他小朋友吃东西无动于衷。

二姨奶奶说:“他们吃冰淇淋,小九并没有要吃。”

今天在小广场照了一个全家福,庆小兔没有抬起头看着。

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红灯停下来,我们的汽车前边有一辆汽车。

庆小兔说:“五菱。”

属纪汀爸爸问:“他这个也认识呀?”

我说:“小九认识很多汽车标识,小九还认识一些国旗。”

属纪汀爸爸问:“是看书学习的吗?”

我说:“我们是买的卡片。”

当我们来到孝感火车站的时候,预示着我们的行程即将进入尾声。

当我们在候车大厅坐下来的时候,座椅好像弹簧一样往前低下来,第二个人坐下来,座椅往前塌陷下去,等坐上第三个人的时候,我几乎从椅子上滑下来。

庆兔兔说:“椅子怎么坏了。”

我们又找了一个空椅子坐下来,我们这才发现所有的椅子都是这样,再看看旁边坐的旅客都歪斜在身上勉强坐在椅子上。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劣质设施出现在公众场合,如果这些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外国记者发现,又会在中国人的脸上抹多少黑。

庆兔兔看见哈哈的魔方,庆小兔要玩魔方,二姨爷爷把魔方递给庆兔兔,庆兔兔只是新奇,庆兔兔根本就没有心思学习魔方。

庆小兔在喊:“哥哥。”

候车大厅里人声嘈杂,庆小兔喊的声音又不是很响亮,庆兔兔没有听到庆小兔的喊声。

妈妈说:“你的声音太小了。”

庆小兔又大声地喊了几声,最后还是妈妈帮着喊了一声,庆兔兔才走了过来。

庆兔兔说:“我刚刚在玩。”

妈妈说:“你就让弟弟玩一会。”

庆兔兔这才把魔方递过来,庆小兔刚刚伸出手,魔方就被哈哈从后边拿了去。

庆小兔说:“姐姐,给我玩。”

哈哈没有把魔方给庆兔兔玩,哈哈坐到椅子上转动魔方。

庆小兔跟着跑到哈哈跟前,庆小兔也跟着往椅子上爬,庆小兔从哈哈的两条腿中间爬上椅子,哈哈马上从椅子上下来。

哈哈来到自己外婆的跟前,庆小兔走过去,庆小兔拉着哈哈,庆小兔用手指着刚才的椅子。

庆小兔说:“姐姐过去坐。”

哈哈外公说:“小九不是要坐的,小九是要看姐姐玩魔方的。”

上了火车,我们之间相距几节车厢,庆兔兔跟着姨爹去了隔壁的车厢。

火车刚刚启动。

庆小兔问:“哥哥呢?”

我说:“哥哥在那边的车厢里。”

庆小兔说:“我要找哥哥。”

于是我带着庆小兔去找庆兔兔,庆小兔不是平平稳稳地走,庆小兔是一个正步走,庆小兔笔直的双腿,庆小兔的脚抬的高高的,庆小兔一板一眼的迈着步子在走,我在后边小心翼翼地护送着庆小兔。

第一趟竟然没有发现庆兔兔。

当拐回来庆小兔问:“哥哥呢?”

我说:“我们没有找到哥哥呀。”

庆小兔说:“我要哥哥,我们去找哥哥。”

庆小兔再一次迈着正步走了一回,这一次庆小兔发现哥哥的踪迹,于是庆兔兔跟着庆小兔过来。

庆兔兔拿了一些水果瓜子离开了,庆小兔也跟着庆兔兔过去了。

我说:“庆兔兔,你不要再走了,你走了,小九也要跟着你走。”

于是庆兔兔跟着庆小兔回到我们车厢,姨妈去了庆兔兔的位置上。

庆小兔庆兔兔和妈妈坐在一起,我和外婆坐在他们的前边。

庆小兔透过椅子缝隙喊道:“外婆,我在这里。”

外婆转过脸去看,庆小兔马上躲到椅子后边。

外婆说:“小九去哪了,外婆怎么没有看见呀?”

庆小兔很快把脸对着缝隙看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小九在这里。”

外婆说:“看见了,小九在外婆的后边。”

庆小兔歪过头。

庆小兔说:“看不见了。”

听到庆小兔不断地说话声音,庆小兔说话的声音洪亮,庆小兔的笑声不断。

妈妈说:“小九,你声音小一点。”

庆小兔没有一点收敛的迹象,听到庆小兔在后边跑过来跑过去。

听到庆小兔在喊阿姨,听到一个阿姨在答应着庆小兔。

庆小兔的阿姨声不断,阿姨也不断地答应着庆小兔,庆小兔可能喊了十几声。

庆小兔大声地喊着:“阿姨,你在哪里?”

阿姨说:“你找呀?”

我们回头看,庆小兔和对面后边一排的一个短发头的阿姨在说话。

阿姨跟前坐在一个和庆兔兔大一点的男孩,还有一个比庆兔兔小一点的小姑娘。

庆小兔没有和哥哥姐姐玩,庆小兔却和他们的妈妈在玩。

庆小兔探出头往阿姨那里看去。

庆小兔说:“看到了,阿姨在那里。”

阿姨把身子移到庆小兔能够看到的位置上。

庆小兔说:“阿姨,我们躲猫猫吧?”

阿姨说:“你躲起来,阿姨找你。”

庆小兔偏着脑袋看不到阿姨了,阿姨还没有站起来找找庆小兔。

庆小兔已经站起来说:“阿姨,我在这里。”

这个车厢里都听的庆小兔的声音。

妈妈说:“庆小兔你小声一点,你已经影响旁边的人了。”

庆小兔马上压低声音。

庆小兔说:“阿姨。”

接着庆小兔的声音马上抬高了八度。

庆小兔说:“阿姨,我在这里。”

庆小兔一直到阿姨下车了,庆小兔的声音才渐渐地低下来。

火车到宜昌东站的时候,庆小兔趴在妈妈的身上睡着了。

姨妈说:“茜茜唱回娘家就唱的可好了,回娘家那么绕口,茜茜就唱的像模像样。”

妈妈说:“茜茜小时候就显出这方面的天分。”

我说:“茜茜上托幼班变得胆小了。”

我对庆小兔的这次事故记忆犹新,我一直提心吊胆,自然我格外的小心,我们在吃饭,庆小兔在沙发上玩。我端着碗坐在庆小兔的旁边,庆兔兔拿着毛巾被抛到庆小兔的头上,平时这只是一场哈哈大笑的游戏,这时候我就紧张的一身汗。突然毛巾被盖着头上,庆小兔会本能地用手去推,庆小兔的受伤的手就可能无意中的用力。

我说:“庆兔兔,弟弟的胳膊受伤了,你和弟弟玩的时候要注意一点力度。”

庆兔兔去吃饭了,庆小兔在唱黑猫警长主题歌,其实庆小兔就是唱一句歌词。

“黑猫警长,黑猫警长,

我说:“我们看一集黑猫警长,我们跟着学习唱黑猫警长的歌。”

我刚刚把电视机打开。

妈妈说:“小九,我们要走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黑猫警长。”

妈妈说:“我们回家看黑猫警长。”

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说:“看一集黑猫警长。”

妈妈说:“你要是在这里看了,你回家就不能再电视了。”

庆小兔大哭起来。

妈妈说:“回家。”

庆小兔用更大的声音在哭。

妈妈说:“你要看就继续看吧。”

庆小兔伸出手要妈妈抱。

妈妈没有给庆小兔穿鞋就离开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的鞋没有穿。”

我说:“你的鞋在外婆的手里。”

庆小兔说:“妈妈,我的鞋在外婆的手上。”

手里,手上,一字之差,意义差别不大,庆小兔却会灵活运用。

庆小兔在玩恐龙,庆小兔把恐龙放成一排,庆小兔拿着飞机从恐龙上空飞过。

妈妈回来就去外边买东西。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我说:“妈妈不在家,你可以看电视,妈妈回来我们就把电视关了。”

庆小兔答应了。

庆小兔说:“好。我看黑猫警长。”

黑猫警长正在播放主题曲。

我说:“庆小兔,你跟着唱呀?”

庆小兔跟着动画片开始唱。

黑猫警长的主题曲还没有唱完,妈妈就开门进来,我在电脑跟前,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还好妈妈并没有说庆小兔。

妈妈说:“我们看完了一集,我们就洗澡。”

外婆说:“牛奶怎么还那么多?”

妈妈说:“他就没有喝。”

自从妈妈强制庆小兔用杯子喝奶,庆小兔基本上已经停止喝奶了,庆小兔突然停止喝奶并不是好事情,任何事情都要循序渐进,大起大落可能造成质的变化。

一集黑猫警长看完了,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

妈妈说:“我们洗澡吧?”

庆小兔说:“我的胳膊好疼。”

妈妈说:“我们轻一点洗。”

庆小兔说:“我的胳膊好疼。”

妈妈说:“我们在洗澡盆里洗澡。”

庆小兔说:“我要装好多好多的水。”

洗完澡,妈妈接着洗澡。

外婆给庆小兔擦身上的水,当外婆给庆小兔擦左胳膊下边的时候。

庆小兔说:“胳膊好疼。”

我说:“疼不能随便说,是疼我们就去医院看病,你胳膊受过伤,你动的时候会有一点疼,但是不是疼的不能动。”

外婆说:“你刚才还不是用左手拿东西玩的吗,我们只要受伤的手不用力,我们个胳膊会很快变好的。”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我说:“你刚刚不是看了一集吗?”

庆小兔说:“妈妈在洗澡。”

庆小兔说:“看毛毛虫,看一集。”

于是庆小兔看了一集爆笑毛毛虫。

外婆给庆小兔冲了牛奶。

那么大的牛奶杯子,庆小兔一个手拿不动杯子,余承泽还要用受伤的手去托着。

我说:“奶瓶和杯子有什么区别,这个杯子上的吸管跟奶嘴差不多粗细,而且吸管的材质比奶嘴还要硬。奶瓶庆小兔一个手拿着躺在枕头上,凭牛奶的重力就喝完了,现在庆小兔要用劲地吸。”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