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30庆小兔胳膊脱臼了

2020-06-21 07:03 | 宝宝成长

3030-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星期二晴天转多云33~20℃客厅早晨温度27PM2.5-55

今天是一个神圣的日子,今天举国欢庆,家里的电视机一早就打开了。

妈妈没有起床,庆小兔一样没有起来,妈妈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十分,庆小兔也跟着妈妈走出了房间。

阳光早早地抛洒在大地上,蓝天高高的铺在我们的头顶,云还是没有想上班的意思。

姨妈早上去医院升国旗回来,姨妈给妈妈庆小兔买了早点。

姨妈说:“这里的豆浆真贵,一杯要三块钱。”

庆小兔说:“豆浆这么贵,要三块钱一杯呀?”

外婆笑着说:“小九,你也知道三块钱一杯呀。”

姨妈脸颊上贴着国旗贴,姨妈手背上贴着国旗贴,姨妈手里拿着许多国旗贴。

姨妈问:“小九,你看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国旗,给我。”

姨妈说:“小九,你要不要在脸上贴一个国旗呀?”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国旗。”

庆小兔拿起一面国旗,庆小兔拿着国旗在挥舞,庆小兔拿着国旗在屋里奔跑着。

姨妈说:“姨妈专门给你要的国旗贴,你还不要呢。”

庆小兔摇着国旗说:“欢迎,欢迎。”

姨妈说:“欢庆国庆,欢庆国庆。”

庆小兔跟着说:“欢庆国庆,欢庆国庆。”

姨妈说:“你不要,姨妈就给哥哥了。”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

对面的楼的大门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双喜。

妈妈说:“有人结婚了。”

庆小兔说:“我看看。”

随着一声声砰砰砰的声音,纸花飞舞,纸带飞扬。

新郎背着新娘从门里出来了。

妈妈问:“新娘漂亮不漂亮?”

庆小兔说:“漂亮。”

庆小兔喊:“姨妈,新娘好漂亮哟。”

姨妈问:“新郎帅不帅?”

庆小兔说:“新狼会吃人的。”

姨妈笑着说:“新郎不是大灰狼的狼,新郎是和新娘结婚的。”

庆小兔说:“新郎是和新娘结婚的。”

妈妈说:“螳螂结婚以后新娘才会把新郎吃掉。”

庆小兔拿着国旗一路走到姨妈家。

庆小兔拿着国旗贴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贴。”

庆小兔的脸上,庆小兔的手上都贴了国旗。

庆小兔对我说:“蹲下来。”

庆小兔把一张国旗贴贴在我的脸颊上。

十点钟了国庆检阅开始。

庆兔兔从书房出来。

妈妈说:“你看新闻就要把看到的记住,看完了阅兵式,你要把看到的内容写出来,看到这些东西有什么感想。”

习主席的检阅车从天安门里驶出来。

姨妈说:“习主席坐的是红旗坡轿车,这是中国制造的检阅车。”

妈妈说:“习主席是国家主席,习主席也是三军统帅。”

姨妈说:“主席这是最厉害的一个人,能够当主席不是任何人可以当的,当主席要什么都要懂的。”

庆小兔说:“习主席。”

姨妈说:“庆兔兔,不是天天玩就可以玩出来的,你要好好的学习,长大了才会有一个立足之地。”

姨妈说:“穿白色军服的是海军。”

妈妈说:“你看,穿绿色军服的是陆军,空军的衣服是蓝灰色。”

姨妈说:“这是党旗国旗军旗,镰刀斧头是党旗,五星红旗是国旗,五角星有一个八一的是解放军的军旗。”

庆兔兔说:“这是迷彩服。”

妈妈说:“迷彩服是打仗时候穿的衣服,迷彩服上边的花纹和环境颜色类似,敌人就不容易发现自己。”

庆小兔说:“火箭。”

妈妈说:“这是导弹。”

庆小兔说:“导弹。”

我说:“火箭是运载工具,导弹是把爆炸物装在火箭前端,导弹是一种武器。”

大家都在客厅里,我也就在屋里写日记。

突然听到庆小兔在大声地哭喊。

我连忙从屋里走出来。

庆小兔趴在沙发跟前的地板上。

姨妈说:“庆兔兔,你把弟弟扶起来。”

庆兔兔把庆小兔抱着站起来。

姨妈说:“小九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庆小兔右手扶着左边的胳膊喊疼。

姨妈说:“不就摔了一跤吗,一会就好了。”

庆小兔哭着说:“好疼,好疼。”

姨妈说:“姨妈吹一下,一会就好了。”

庆小兔还是抱着胳膊说:“好疼,好疼。”

姨妈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抱。”

妈妈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还是一直喊着好疼好疼。

妈妈说:“你老是喊疼,你是不是不想坐火车了。”

庆小兔只是停了片刻,庆小兔又喊起疼来。

妈妈说:“你是不是要去医院呀?”

庆小兔说:“我不要去医院。”

妈妈说:“不要去医院,你就不要一直喊疼。”

姨妈说:“你不喊了,姨妈以后给你买一辆平衡车。”

庆小兔一直趴在妈妈的身上。

庆小兔一个劲地说:“好疼,妈妈好疼。”

庆兔兔和姨爹进屋午睡了。

妈妈推开门问姨爹:“小九一直在喊疼,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了。”

姨爹轻轻地举起庆小兔的胳膊,庆小兔还是一直在喊疼。

姨爹说:“他的胳膊不红不肿不像骨折,如果他真的骨折,他不会让人碰他的胳膊的。”

姨爹是急诊科的内科医生。

庆小兔还是在喊:“好疼,好疼。”

妈妈说:“疼一会就好了,你不要一直这样。”

庆小兔还是在说好疼好疼。

妈妈说:“你要是说好疼,我们就去医院。”

庆小兔说:“不去医院,妈妈,好疼,好疼。”

妈妈说:“你再说,我们就不去孝感了。”

庆小兔说:“我一会就不疼了。”

睡觉庆小兔也不睡觉,庆小兔就是在说好疼。

姨爹一句话也就没有带庆小兔去医院。

十四点钟要去坐火车了。

外边骄阳似火,好像现在又回到盛夏。

路上庆小兔就没有停下说好疼好疼,庆小兔一直趴在妈妈的身上喊疼,我的心完全揪了起来,要是没有今天的旅行,庆小兔无论如何也会去医院一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小时候就知道武汉,听别人说武汉是一个火炉,听到就觉得浑身在发热。那时候还听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武汉话说话语速快,让人有一种不肯相让的感觉。

从学校毕业出来分配到宜昌,那时候火车还没有修到宜昌,去宜昌就要先坐火车先去武汉,武汉有一个我们厂的接待站,然后第二天坐船去宜昌。

每年都有一个来回,武汉就是一个中转站。自从宜昌有了火车,已经很多年没有路过武汉了,我也很少出门了,今天再一次路途武汉火车站。

武汉火车站庆小兔还是怏兮兮地趴在妈妈的身上,庆小兔不时地说好疼好疼。

我们的目的地是孝感。

孝感是全国唯一一座以孝命名的城市,因东汉孝子董永卖身葬父、行孝感天动地而得名。

没想到孝感比宜昌还要热,今天最高温度到了三十五度,比宜昌温度还要高出两度。

庆小兔就一直在喊疼。

姨妈说:“看来到了孝感无论如何也要去医院看一下。”

孝感火车站下车,我们坐着茜茜爸爸开的车先走了,我们直接来到饭馆里吃饭。

姨妈跟属纪汀爸爸说:“小九中午从沙发上扑下来,开始我们还以为小九是在撒娇,火车上一直在喊疼,现在看来非要去医院看一下了。”

妈妈抱着庆小兔,姨妈姨爹跟着去了孝感医院。

我们吃饭也没有安下心,心里一直想着庆小兔的胳膊。

就在大家的饭要吃完的时候,庆小兔回来了。

姨妈说:“小九的胳膊脱臼了。”

虽然不是很严重的事故,庆小兔整整一下午都在痛苦中煎熬,长时间的脱臼怕引起后遗症。

我伸出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趴在妈妈的身上一动不动。

一直看到小朋友们都吃完饭离开了。

妈妈说:“你不跟小朋友玩呀?”

庆小兔这才让我抱起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兔兔的身影。

庆小兔说:“哥哥在这里。”

我就抱着跟着庆兔兔在跑。

我们吃饭的地方在二楼,楼梯是木质原木结构,楼梯镶嵌在模仿大石块里水泥块里。

庆小兔说:“大石头。”

庆兔兔王柳虎躲进楼梯下边。

庆小兔说:“哥哥进山洞里了。”

庆兔兔在一楼大厅里跑着。

楼下有一棵很粗的假树。

庆小兔说:“这里有树,是大树。”

对着大门的方向是三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大水缸。

庆小兔说:“鱼。”

鱼缸里游着几条鱼。

我说:“这是鲫鱼。”

庆小兔说:“鲫鱼。”

旁边一个水缸里也有鱼。

庆小兔说:“这里也有鱼。”

我说:“这是草鱼。”

庆小兔说:“草鱼。”

最边上的水缸里一样有好几条黑鱼在游。

庆小兔说:“这个鱼。”

我说:“这是黑鱼。”

庆小兔说:“这是黑鱼。”

庆兔兔王柳虎跑到大门外边,属纪汀茜茜这时候也在外边。

门口站立一个刷着金粉的解放前的生意人雕塑,这个人头上戴着一顶瓜皮帽,身上穿着大衫,生意人伸出一个手。

庆小兔说:“一个人。”

我说:“这是解放前做生意的人。”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鼻子。”

庆小兔指着眼睛说:“还有眼睛。”

庆小兔伸出手去摸雕塑的手。

庆小兔说:“手。”

茜茜妈妈对茜茜说:“请进,他要别人进去。”

茜茜爷爷说:“请交钱,他在门口收钱的。”

豆苗从大门出来,豆苗一把把茜茜手里的小白兔抢了过去,茜茜去找妈妈。

茜茜说:“她把我的兔子抢走了。”

茜茜妈妈说:“你可以跟妹妹要回来呀?”

茜茜伸出手要摸生意人的脚。

豆苗也来到雕塑跟前。

属纪汀想把豆苗推开,豆苗手疾眼快一下子把属纪汀推到在地上。

二姨爷爷说:“豆豆,看不出你那么小,还那么厉害。”

庆小兔下到地上,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我紧紧地跟着庆小兔,我唯恐他们撞着了庆小兔受伤的胳膊。

来到宾馆里,庆小兔不敢爬床,庆小兔用手试了几下还是放弃自己上床的念头。

庆小兔左手能够拿东西,庆小兔也能把左手手举起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