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28奶瓶奶嘴不是安抚奶嘴

2020-06-19 07:39 | 宝宝成长

3028-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星期日晴天32~19℃客厅早晨温度27PM2.5-74

妈妈刚刚从房间里出来,庆小兔就在喊外公。

庆小兔说:“妈妈上班,我不哭。”

庆小兔躺在床上,庆小兔两个胳膊就像在划水,庆小兔两条腿在后边拍打着。

我说:“大青蛙在游泳呀?”

庆小兔指着床上的毛巾被说:“这个是妈妈的毛巾被,这个是哥哥的毛巾被。”

庆小兔提前自己的毛巾被说:“这是我的毛巾被。”

接着庆小兔介绍了每一个人的枕头。

庆小兔说:“我要听超级飞侠。”

我在吃馒头。

我说:“庆小兔,你要不要吃一点馒头哟。”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不吃饭,你就不会有大力气。”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不跟没有大力气的小朋友玩哟,我们吃一点馒头,我们变得大力气。”

余泽说:“不要。”

我说:“你不要变大力气,外公也不跟小力气的小朋友玩了。”

庆小兔在喊我。

我问:“你是不是要变大力气了。”

庆小兔问:“什么是啤酒呀?”

我说:“啤酒是喝的呀?”

庆小兔说:“不是那个啤酒。”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是听到超级飞侠说什么啤酒,这一会乐迪正在送快递。

我说:“我没有听清楚说什么啤酒,等一会听一听再告诉你。”

我问:“你要不要喝奶?”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们用奶瓶喝奶。”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喝奶。”

外婆用杯子把牛奶端过去。

庆小兔说:“我不喝奶。”

我对外婆说:“我不知道她们从哪里听到的用奶瓶喝奶会变成龅牙,我看到的是两岁以后继续用安抚奶嘴会让口腔变形。不让庆小兔用奶瓶,庆小兔牛奶也不喝了,庆小兔早饭也不吃了,我们还是偷偷地用奶瓶吧。”

外婆去厨房把牛奶灌进奶瓶里。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

庆小兔尿完尿。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洗脸。”

外婆说:“我把厨房收拾一下。”

我抱着庆小兔站在卫生间门口,外婆在厨房到处擦拭着,我抱着庆小兔在倒洗脸水。

外婆过来了。

外婆说:“你不能把他放下来倒水呀?”

庆小兔起来光着屁股光着脚,我要等庆小兔洗完了,我才会给庆小兔穿裤子穿鞋。

我说:“早上就那么一会功夫,我们先尽庆小兔的事情做完。”

庆小兔在洗脸。

庆小兔说:“外婆,你不生气了。”

外婆说:“外婆有什么生气的。”

外婆把奶瓶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拿着奶瓶说:“我要看超级飞侠,是电视上的超级飞侠。”

牛奶庆小兔很快就喝完了,外婆给了庆小兔一块馒头,庆小兔把馒头吃完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吃馒头。”

庆小兔这几天用杯子喝奶,庆小兔喝奶次数从一天七次变成一天两次,庆小兔早上的饭也不吃了。

今天早上用奶瓶喝奶,庆小兔又重新恢复生气。

太阳还是按时上班,云还在继续放假,雨不知道还在属于哪一个龙王在管。

庆兔兔进到江山景苑B区。

在台阶上坐了一排聊天的大妈们。

有两个小姑娘,一个走路还不是很好小姑娘,一个也大不了多少的小姑娘。

庆小兔拿着枪来到大一点的小姑娘跟前。

庆小兔把手枪递过去,小姑娘伸出手想摸庆小兔的手枪。

小姑娘奶奶说:“这是哥哥的玩具哟。”

小姑娘把手缩了回去,庆小兔把手枪塞进小姑娘的手里。

小姑娘奶奶说:“哥哥给你玩,你就拿着玩吧,谢谢哥哥。”

小姑娘是玩洋娃娃,小姑娘对枪不感兴趣,小姑娘拿着枪在地上磕。

庆小兔用手指着手枪说:“手枪不能在地上磕哟。”

小姑娘奶奶说:“你不玩就把枪还给哥哥。”

小姑娘把手枪扔在地上,庆小兔把手枪捡起来,庆小兔端着枪在射击。

小姑娘走过来,小姑娘又想要手枪,庆小兔痛快地把手枪给了小姑娘。

小姑娘只是拿着枪走了几步,小姑娘拿着枪蹲下来,小姑娘把枪在地上来回擦。

庆小兔说:“枪不能在地上擦哟,枪会擦坏的。”

庆小兔把手伸过来。

庆小兔说:“把枪给哥哥。”

庆小兔把枪换成挖掘机,庆小兔把挖掘机递给小姑娘。

小姑娘对挖掘机一样不感兴趣,小姑娘拿着挖掘机只是走了两步,小姑娘就把挖掘机扔了。

庆小兔不跟这个小姑娘玩了。

小一点的小姑娘在坐秋千,庆小兔走过去爬滑滑梯。

小姑娘奶奶说:“哥哥可以爬上去。”

庆小兔举着胳膊说:“我厉害不厉害?”

小姑娘奶奶说:“哥哥真厉害,哥哥小心哟。”

庆小兔从滑滑梯上滑下来。

庆小兔说:“奶奶,我滑下来了。”

庆小兔从滑滑梯旁边的格子往上爬。

小姑娘奶奶说:“哥哥这里也能爬呀?”

庆小兔说:“我爬的上。”

庆小兔从滑滑梯上滑下来,庆小兔来到小姑娘的面前,庆小兔向着小姑娘招手。

小姑娘奶奶说:“哥哥要坐秋千呀,妹妹下来。”

小姑娘下来了,庆小兔并没有上秋千,庆小兔向着小姑娘招手,庆小兔要小姑娘去大滑滑梯上。

庆小兔往大滑滑梯跑去,小姑娘也跟着想往大滑滑梯跑,小姑娘奶奶连忙牵着小姑娘走。

庆小兔跑了几步,庆小兔回头看。

庆小兔说:“妹妹走呀。”

我说:“妹妹太小,妹妹还不会跑路。”

庆小兔马上转身回来,庆小兔来到小姑娘跟前。

庆小兔用手指着小滑滑梯说:“妹妹,去这个滑滑梯。”

庆小兔往小滑滑梯走去,庆小兔在爬滑滑梯,小姑娘也要爬滑滑梯,庆小兔很快爬了上去,小姑娘看着庆小兔,小姑娘却爬不上去。

小姑娘伸出手说:“奶奶抱。”

小姑娘奶奶把小姑娘抱了上去,小姑娘朝着庆小兔爬过去。

庆小兔从滑滑梯上滑下来,小姑娘也想坐下来滑,奶奶把小姑娘放在滑滑梯滑道上边,小姑娘从滑滑梯上滑下来。

庆小兔跑回楼梯跟前,小姑娘也要奶奶把自己抱上去,庆小兔滑了下来,小姑娘马上爬到滑道跟前。庆小兔从滑道爬上去,小姑娘马上退了回去,小姑娘奶奶连忙转到那一头去。庆小兔从滑道上滑了下来,小姑娘奶奶刚刚来到楼梯跟前,小姑娘看见庆小兔滑了下去,小姑娘马上又往滑道跟前爬,小姑娘奶奶急的不知道怎么办好,我用手在前边挡住小姑娘的前边。

奶奶刚刚跑到前边,庆小兔已经从滑道上爬上去,小姑娘又迅速退了回去。

……

小姑娘走了,两个小姑娘都走了,庆小兔也离开了游乐场。

庆小兔进到一个大楼大门里,这个小区的一楼是没用住家户的,一楼就是大家活动场地,每一个一楼都有健身器材。

庆小兔从一楼穿行而过,庆小兔看见外边一样有健身器材,

单杠双杠庆小兔没有看见过,庆小兔只是见过其他横着的杠子。

单杠双杠很高,庆小兔要抱着才能够够着。

庆小兔说:“大石头。”

这个小区的大石头,不是一般的大,是又大又有特色。

一块大红色的大鹅卵石,鹅卵石几乎四四方方,鹅卵石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到顶面的。鹅卵石光滑油润,淡淡的红色,上边有一道道几乎平行的紫色道道。

庆小兔爬上基座去抚摸鹅卵石。

庆小兔看见一块,庆小兔又发现一块,庆小兔发现一块有洞洞的大石头。其实就是声名远扬的太湖石。

庆小兔用手抓着太湖石上边的洞洞,庆小兔想爬上去,但是庆小兔还没有这个能力,庆小兔也没有这样的胆量。

庆小兔说:“乌龟。”

这是一个真正石头雕刻的乌龟,乌龟可能有八十厘米长。

庆小兔说:“我去摸一下。”

乌龟是在一个喷水池的岸边,应该这个乌龟是负责喷水的。

我要庆小兔走过来,庆小兔用手指着水池说:“我会掉下去的。”

这个喷水池也是一个旱鸭子,和所有的小区里的喷水池一样,就是开始搬进来还有几天的辉煌,一旦小区人都住下来,这些喷水池就成了摆设。

庆小兔还是绕到乌龟后边走过去,庆小兔用手拍着乌龟壳。

庆小兔说:“我拍乌龟了。”

在杂草后边可以开看到一排天鹅,和乌龟排成一排。

庆小兔说:“天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

进姨妈家的大门。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我说:“可以看。”

庆小兔拿起装国旗的盒子。

庆小兔说:“外公,国旗在这里。”

我说:“我们把国旗认一下吧,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学国旗了。”

我进屋去拿电脑来餐厅里。

听到外婆说:“小九,你怎么了,你怎么把卡片都弄地上了。”

庆小兔站着的茶几跟前的地面上都是卡片,各个国家的国旗铺满一地。

外婆说:“国旗,你还没有学会,你怎么学会往地上扔东西了,我们把卡片捡起来好不好?”

我说:“庆小兔,你怎么把卡片扔地上了。”

庆小兔只是抬头看看我。

我说:“你是不是不要学习了?”

庆小兔一动不动地趴在茶几上。

我说:“外公不喜欢不爱学习的小朋友,外公不喜欢不听话的小朋友。”

我回到我的电脑旁边。

庆小兔说:“尿尿了。”

我没有理睬庆小兔。

外婆说:“小九要尿尿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说:“尿尿了。”

我问:“你听话不听话?”

庆小兔没有啃气。

我问:“你以后还扔不扔东西呀?”

庆小兔只是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外婆说:“他要尿尿了。”

我说:“去尿尿。”

庆小兔来到卫生间门口。

我说:“把裤子脱下来。”

庆小兔用一个手把裤腰褪了一下。

我说:“把裤子往下褪一点。”

庆小兔用手把裤腰又往下压了一下。

我说:“两个手用劲褪。”

庆小兔两个手在裤腰上往下压了一下。

我说:“你是不是不要尿尿了。”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

我从卫生间里出来,庆小兔跟着来到厨房找外婆。

庆小兔尿完尿。

外婆说:“我们把卡片捡起来好不好?”

庆小兔蹲下来捡卡片。庆小兔捡起一张递给外婆,外婆就念一张卡片,庆小兔跟着念一遍。

地上的卡片在减少,庆小兔念卡片变得三心二意。

外婆说:“你念国旗,你怎么不看呀?”

庆小兔这才捡起一张卡片,庆小兔看着外婆在念。

庆小兔说:“尿尿了。”

等我走到跟前,庆小兔已经把裤子褪了下来。

庆小兔在找压路机,庆小兔在找卷草机的拖车,庆小兔把汽车挖掘机搬到床上,庆小兔把已经修复挖掘机搬到床上。

庆小兔说:“我要车子装沙子。”

我说:“这是床,这个是睡觉的地方,我们在车子里装豆子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们把小飞机装上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

我说:“我们装小人小动物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小人,不要小动物。”

我说:“床上是不能放其他东西的,床上是外婆睡觉地方,你把床上弄脏了,姨妈也会批评庆小兔的。”

庆小兔看了一下玩具架。

庆小兔说:“外公,把豆子拿来。”

庆小兔将挖掘机的挖斗伸进红豆里,挖斗把红豆挖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挖起来了。”

挖掘机开到拖车跟前。

庆小兔说:“装车。”

庆小兔把挖斗抬高起来,只听见哗啦啦地一声响,红豆都倒进拖车里。

庆小兔说:“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

挖掘机又开到不锈钢盘子跟前,挖掘机的挖斗里又装上了红豆。

不锈钢盘子里的红豆越来越少,拖车里的红豆越来越多,床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红豆。

床上的红豆挖斗很难发挥作用,庆小兔用手去抓红豆放在挖斗里,庆小兔再把挖掘机开到拖车跟前。

庆小兔推着卷草机在在走。

庆小兔说:“拖拉机在工作。”

卷草机在床上转了一圈,卷草机停了下来。

庆小兔说:“到站了,下车了。”

庆小兔把拖车拿起来,庆小兔把拖车翻转过来,马上红豆铺满床上。

我说:“庆小兔,你怎么把豆子倒在床上了。”

庆小兔把红豆往不锈钢盘子里捡。

庆小兔说:“外公,你也捡豆子。”

外婆正在看习近平为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颁授勋章奖章。

庆小兔说:“熊大,熊二。”

外婆只好让位给庆小兔,外婆给庆小兔调到熊熊乐园。

庆小兔拿着手枪。

庆小兔严肃地说:“有敌人,外公,你的枪呢?”

庆小兔端着枪,庆小兔警惕地向四周看着。

庆小兔说:“敌人在这里。”

庆小兔冲进姨妈的房间砰砰砰地开起枪来,我的枪自然也不会闲着,我要跟着庆小兔在开枪。

庆小兔蹲下来在床底下看看,庆小兔把柜门拉开看看。

庆小兔说:“敌人没有了,敌人逃跑了。”

庆小兔端着枪小心翼翼地往外走着。

庆小兔回头向着我招招手。

庆小兔说:“外公跟着,有敌人。”

庆小兔走到门跟前停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小心。”

庆小兔猛地把门拉开,庆小兔把枪对准门后。

庆小兔说:“有怪兽,外公躲起来。”

我问:“怪兽在哪里?”

庆小兔说:“怪兽跑了,外公追。”

庆小兔跑进了储藏室,我假假地跟在庆小兔后边,我还没有来到储藏室门口,庆小兔已经端着枪出来了。

庆小兔说:“怪兽已经被打死了。”

听到客厅里哗啦啦地响,我就知道庆小兔把磁力棒都倾倒在地板上,接着就听到庆小兔在磁力棒里翻找东西的稀里哗啦的声音。

我说:“庆小兔,你要玩就好好玩,你怎么把玩具都倒出来呀?”

庆小兔手里举着一辆磁力车说:“我在找汽车。”

磁力棒玩具装在脸盆里,磁力棒玩具都互相吸附着,你想找什么东西都要费一番气力。庆小兔来了一个底朝天,庆小兔让磁力棒都平摊在地板上,庆小兔用手在磁力棒中翻腾着。磁力棒并不是随心所欲,你刚刚用力把磁力棒分开一个缺口,马上磁力棒又迅速靠拢在一起,于是庆小兔两个手就像打架一样把磁力棒打开。塑料片四处飞扬,磁力棒重新吸附在一起。

庆小兔把磁力车装上车轮,庆小兔把磁力车排成一排。

庆小兔说:“汽车排队,汽车准备出发。”

庆小兔轻轻地把磁力车一辆一辆推出去。

庆小兔说:“汽车工作了。”

外婆说:“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说:“今天停水了,外婆没有煮面条,今天是蛋炒饭哟。”

这已经是这个月停的第三次的水了,地下管线的粗制滥造,使用伪劣材料害人害己,损害的是广大居民的利益,损坏的是当今中国的形象。

庆小兔说:“吃蛋炒饭。”

外婆把餐盒端到茶几上,庆小兔却跑到餐厅往凳子上边爬。

我睡觉起来,庆小兔正在看宝宝巴士。

外婆说:“小九,你睡觉不睡觉。”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外婆说:“外婆给你冲奶。”

庆小兔说:“我要奶瓶喝奶。”

外婆说:“给你奶瓶冲奶。”

当庆小兔把空奶瓶递给我,我把奶瓶放在柜子上回头看,庆小兔侧过身已经睡着了。

十六点钟听到庆小兔哼哼的声音。

庆小兔还没有完全醒,庆小兔哼哼唧唧,庆小兔要我抱着,庆小兔睁开眼睛还不愿意下来。

我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哭了起来。

我躲在一旁,庆小兔的哭声很快偃旗息鼓。

庆小兔拿起《我们祖先的餐桌》要我念。

电视CCTV9上正在播放《稻米之路》,我看庆小兔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电视,我就没有再念书。

庆小兔说:“外公讲呀?”

我掀开一页,庆小兔过来帮着我掀。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

庆小兔把绘本掀到有图的一面。

我用手指着标题说:“没有锅,怎么做饭。”

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的一副图说:“他们在石板上烤食物。”

我问:“石头下边是什么?”

庆小兔说:“他们在烧火。”

一个人在杀猪。

庆小兔说:“大肥猪,我不让他们把猪杀了。”

在一个池塘里一条船正在捕鱼。

庆小兔说:“这是青蛙,这里也有青蛙。”

庆小兔用手指着水里的鹅说:“这是鹅,两只鹅。”

庆小兔说:“这里有一只乌龟。”

我指着荷花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这是花。”

我说:“这是荷花。”

庆小兔说:“荷花吗?”

我说:“荷花可以结莲蓬,水里还可以长藕。”

时间到了,我要去接庆兔兔放学,我正在换鞋,庆小兔拿着书来找我。

庆小兔问:“外公,你要去哪里?”

我说:“我要去接哥哥。”

庆小兔说:“外公念书,外公不要接哥哥。”

我说:“不接哥哥。哥哥不是不能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去接哥哥。”

庆兔兔的教室在最把头,庆小兔刚刚站在窗户上就看见了庆兔兔。

庆小兔说:“哥哥,要走了。”

我们呆在走廊里等庆兔兔,两个大楼之间是钢铁楼道,庆小兔两个手扒着栏杆往楼下看。

庆小兔说:“好高呀。”

庆小兔小心翼翼在钢板楼道里走着,庆小兔从这边走过去,庆小兔再从那一边走回来。庆小兔来来回回走了好几个来回,庆小兔走几步蹦一下,庆小兔这才慢慢地放松开来。

回来庆小兔又要我讲书。

姨妈回来了。

我说:“你要姨妈讲吧。”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讲。”

姨妈浇完水洗完澡。

庆小兔说:“姨妈,你洗完澡了吗?”

姨妈说:“姨妈洗完了。”

庆小兔说:“姨妈讲书。”

姨妈说:“不是你在看书吗?”

庆小兔说:“外公说,要姨妈讲书的。”

外婆说:“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饭。”

姨妈说:“哥哥就过来吃饭了。”

庆小兔说:“哥哥在做作业。”

庆小兔问:“外公,什么好香哟?”

我说:“是糖蒜的味道。”

庆小兔用劲地吸一口气。

庆小兔说:“外公,你闻,好香。”

庆小兔坐在餐桌跟前,庆小兔在舀黑木耳,玻璃转盘在转。

庆小兔说:“我在舀菜,我还没有舀起来,你们不要转。”

庆小兔要姨妈念书。

姨妈说:“姨妈的头突然晕乎乎的。”

庆小兔说:“姨妈生病了,姨妈到海盗船里治疗。”

姨妈说:“姨妈本来就不舒服,姨妈就躺在沙发上。”

庆小兔说:“海盗船里有好玩的玩具呀?”

姨妈说:“玩具就留着给小九玩。”

庆小兔说:“玩具给姨妈玩。”

姨妈进屋躺在床上,庆小兔也在姨妈旁边躺下来。

妈妈说:“姨妈生病了,你不要在姨妈跟前。”

庆小兔说:“我是小九医生,我要给姨妈治疗。”

外婆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马上从床上下来。

庆小兔说:“我要回自己家,我要回妈妈家了。”

庆小兔来到书房。

庆小兔说:“哥哥拜拜,妈妈拜拜。”

路上庆小兔高高兴兴地一个人走。

外婆说:“现在小九一点都不黏糊妈妈。”

我说:“妈妈天天盼不到,时间长了,庆小兔也就麻木了。”

庆小兔回到自己家里,庆小兔洗完澡,妈妈接着洗澡,庆小兔要看电视。

庆小兔看完毛毛虫,庆小兔过去关电视机。

妈妈说:“电视机先不要关,马上就要国庆节了,我们要看看新闻报道,我们要学会了解国家大事。”

妈妈问:“今年是国庆多少周年呀?”

庆小兔说:“十二周年。”

妈妈说:“不是十二周年,今年是七十周年。”

过一会妈妈再问庆小兔,庆小兔还是停留在十二周年上。

庆小兔要喝奶,外婆用杯子给庆小兔冲牛奶,庆小兔要奶瓶喝奶。

庆小兔跟我说:“我要奶瓶。”

我说:“妈妈在家里,外公不能说。”

庆小兔哭的惊天动地,庆小兔哭的汗流浃背。

妈妈说:“你哭一会就算了,你是不是不要听歌了。”

最终庆小兔屈服了妈妈的威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