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25妈妈不在家可以看电视

2020-06-16 07:01 | 宝宝成长

3025-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星期四晴天30~18℃客厅早晨温度25PM2.5-49

庆小兔在喊妈妈。

我说:“妈妈上班了。”

庆小兔说:“蚊帐里有蚊子。”

我说:“有蚊子就打死它。”

庆小兔说:“电蚊拍。”

电蚊拍不是庆小兔用的东西,我假假地转了一圈。

我说:“电蚊拍没有找到。”

庆小兔说:“电蚊香。”

我说:“电蚊香不能放在蚊帐里,你起来把蚊子打死呀。”

健康歌播放完毕就是宝贝宝贝。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听超级飞侠。”

“乐迪,这次的包裹是送到美国加利福利亚的好莱坞。”

庆小兔说:“乐迪,还有这个,这是金宝说的。”

七点半庆小兔已经坐在沙发上。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我说:“可以。”

庆小兔说:“妈妈不在家可以看电视。”

庆小兔关了电视机。

庆小兔问:“窗户关了吗?”

庆小兔用手指着路由器的开关说:“这个关了没有。”

路由器的开关很高庆小兔够不着。

我说:“已经关了。”

外婆说:“你什么都知道。”

蓝天就像一面镜子一样挂在天上,蓝色上没有一点杂色,一轮红日挂在东方,灿烂的阳光把一切都照亮。

秋天的影子还是有一点,阳光已经不是那么酷热,外边衣服的各式各样,就知道现在已经不是盛夏了。

身着秋装的老人,花枝招展的广场大妈们,身穿华丽衣裙的中年人,年轻人更是百花齐放。

庆小兔推着童车,庆小兔把童车推到马路沿上,庆小兔推过一个个坎子,庆小兔又推着童车回到马路上。

庆小兔把童车前轮抬起来。

庆小兔说:“外婆,我这样抬起来。”

庆小兔把前轮放下来,庆小兔把童车后轮抬起来往前推。

庆小兔说:“我这样就推过去了。”

外婆不知道庆小兔说的是什么。

外婆问:“怎么这样推过来了?”

我做了一个手势说:“庆小兔推童车过坎子,庆小兔先把童车前轮抬起来,庆小兔让前轮越过坎子,庆小兔再把后轮抬起来推过去,庆小兔就把童车推过去了。”

其实庆小兔很早就知道这样推童车过很高的台阶,只不过庆小兔现在已经非常熟练地操纵童车了,庆小兔还知道解说自己的工作。

庆小兔流鼻涕还没有减少,前几天温度突然的跳水,接着就是温度急剧地回升,人们适应不了这个变化,庆小兔的衣服有增无减,庆小兔每天都大汗淋漓,外婆妈妈还以为庆小兔是着凉了,继续往庆小兔身上增加衣物。

我说:“庆小兔有一点太热了。”

外婆说:“你没有看见小九在流清鼻涕吗?”

我说:“不是受凉才会流清鼻涕,庆小兔身上捂的太多了,庆小兔衣服一直湿漉漉的,等庆小兔不动了,庆小兔身上的汗的蒸发,让庆小兔反而受凉了。”

庆小兔说:“我热了,脱衣服。”

外婆说:“你感冒了,你不能脱衣服。”

我把衣服脱下来,外婆摸一下衣服。

外婆说:“衣服是汗透了。”

外婆又拿一件衣服让庆小兔穿,庆小兔不要穿衣服,外婆还不高兴。

我说:“光脊梁就光脊梁,我还不是没有穿上衣。”

外婆说:“小九还是一个孩子。”

我说:“就是因为是孩子,他们的新陈代谢旺盛,他们活动量大,所以他们要穿的衣服比我们要少一点。”

我还没有注意,外婆又让庆小兔把衣服穿了起来。

我给庆小兔擦鼻涕,一辆汽车从那边开了过来,外婆连忙拉着童车往旁边靠。

我们来到小区马路三岔口附近。

庆小兔说:“鼻涕。”

因为我们是在小区里面的马路上,外婆连忙把童车往马路旁推。

庆小兔说:“不要紧的,汽车是往那边走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小区的大门。

三岔口都是往小区大门口走的,汽车在我们前边转弯开了出去。

拆迁临时露天市场又增加了禽类鱼的摊位,这是庆小兔想看的节目。

外婆来这里是来买水果的,庆小兔就去看数不清的鸡鸭鹅,还有许多鸽子,在一个笼子里还有三只小狗。

庆小兔指着一个笼子问:“这是什么?”

在一摞鸡笼的最下边,笼子里挤着两个花色的大鸟,没想到竟然是两只大雁,鸡笼矮小,大雁身材高大魁梧,大雁只能卷缩在鸡笼里。

我说:“这是大雁。”

更多的是一盆盆在水里游动的鱼,活蹦乱跳的青蛙,还有安安静静呆在网袋里的牛蛙。

现在庆小兔对鱼没有那么兴奋,庆小兔最喜欢看的就是青蛙,青蛙一刻也没有停歇下来,只要有人从旁边走过,青蛙马上就骚动起来,青蛙蹦了起来,青蛙在网子的压制下又跳不起来。

今天又路过江山锦苑B区。

庆小兔说:“去那里。”

庆小兔用手指着到处飘扬的红旗说:“国旗在飘扬。”

这个小区里很大的国旗不多,在每一个路灯之间拉着绳子,绳子上挂满了一面面小的国旗。

今年的七十年的国庆节显得格外隆重,尤其引人注目的就是到处的五星红旗。

远远地看见亭子里有人在晃动。

庆小兔说:“去亭子那里。”

等走近了,亭子里有几个人在坐着。

庆小兔说:“小朋友。”

还是昨天那个男孩,男孩拿着一辆挖掘机,男孩的爷爷站在亭子外边。

庆小兔拿着枪走了过去,庆小兔把枪递给男孩,男孩把挖掘机给了庆小兔。

男孩拿着枪只是比划一下,男孩把枪就还给庆小兔,男孩把挖掘机又拿走了。

外婆问:“我们的挖掘机呢?”

我说:“今天没有带挖掘机,以后我们让挖掘机跟着庆小兔一起走。”

男孩的爷爷说:“你就跟哥哥换一下玩具玩。”

男孩拿着挖掘机来到一辆童车跟前,庆小兔也跟着来到童车旁边。

男孩蹲下来,男孩在童车下边在拿玩具,男孩又拿出一架超级飞侠多多来。

庆小兔又把枪递给男孩,男孩把多多给了庆小兔。

外婆说:“小九,弟弟给你玩具,你还不谢谢弟弟呀?”

我对外婆说:“这个童车不是男孩的,昨天他就没有坐童车。”

庆小兔玩了一会多多,庆小兔拿着多多想和男孩换挖掘机。

男孩爷爷把多多接了过去,男孩爷爷把多多放回童车里,男孩爷爷把男孩抱起来。

男孩爷爷说:“我们回家吧,我们把玩具还给小弟弟。”

男孩爷爷把男孩手里的挖掘机放进童车里。

男孩被抱走了。

庆小兔蹲下来想拿童车里的挖掘机。

我说:“这是小弟弟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站在亭子里小男孩,庆小兔又指指童车里面的玩具。

庆小兔说:“多多在这里。”

我说:“我们和他们不熟,别人没有允许,我们不能随便拿别人的玩具玩的。”

今天游乐场一个人也没有,阳光却把整个游乐场铺满,阳光虽然不是那么灼热,大部分家长不会让孩子暴露在阳光下。

庆小兔只能一个人在游乐场玩,所有的设施庆小兔都玩了,庆小兔不断地重复玩着每一样道具。

庆小兔跨上跷跷板,庆小兔要外婆坐在另外一头,外婆只是坐了一会功夫。

外婆说:“外婆的腰受不了”

庆小兔说:“外公坐。”

我跟着庆小兔玩了一会。

我说:“你自己玩吧。”

这里的跷跷板是弹簧支座,人坐在上边只要稍微晃动就可以自己动起来。

庆小兔还是希望两个人一起玩,庆小兔是想要一个气氛。

庆小兔坐在秋千上,我过去帮着庆小兔晃动。

庆小兔说:“外公不要晃,秋千自己晃动的。”

突然庆小兔看见昨天的时尚奶奶,奶奶抱着那个小妹妹来了。

庆小兔说:“小朋友。”

奶奶今天换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奶奶还是抱着小姑娘在路上晃悠。

庆小兔连忙往奶奶那边跑去。

我说:“那个小妹妹也太小了,小妹妹还不会走路。”

庆小兔这才停下脚步。

庆小兔说:“小朋友呢?”

外婆说:“小朋友都回家了,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回家。”

外婆说:“你今天还没有吃饭,你早上也没有喝奶。”

庆小兔说:“我吃鸡蛋了。”

外婆说:“一个鸡蛋够吗?”

庆小兔说:“我吃饱了。”

外婆说:“今天外婆还要去医院看病。”

庆小兔这才同意回家。

回到家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我说:“可以。”

庆小兔说:“我要喝酸奶。”

外婆说:“没有酸奶,我们吃饭吧?”

庆小兔说:“有酸奶。”

我给庆小兔一盒酸奶。

宝宝巴士看完了。

庆小兔说:“看新闻。”

庆小兔拿了几本书过来。

庆小兔说:“外婆念书。”

外婆给庆小兔念了几本书。

外婆说:“外婆要去医院看病了,你要外公念书吧。”

外婆去医院去复查开刀的伤口。

庆小兔递给我一本《汤姆的生日》。

我问:“这是什么名字?”

庆小兔说:“汤姆的生日蛋糕。”

我说:“这是汤姆的生日。”

我念:“妈妈在厨房里准备点心。”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的伊娜说:“伊娜不听话,伊娜在偷吃东西。”

画面中出现一棵大树。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树。”

树下边有一个楼梯。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梯子,他们不能爬。”

我念:“我带朋友们去看我的树屋。”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树屋,他们不能上。”

我说:“这是汤姆的树屋。”

庆小兔说:“不对,这是我的树屋。”

我说:“他们在用梯子往上爬。”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梯子,他们不能用我的梯子。”

我念:“现在,大家都坐在客厅里,看妈妈表演魔术。”

庆小兔两个手在摆动着。

庆小兔说:“我也会变魔术,变,变,变,变了出来了。”

又给庆小兔念了几本书。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庆小兔又看了一会宝宝巴士。

庆小兔让汽车从沙发背上滑下来。

庆小兔说:“汽车在滑滑梯。”

我给庆小兔拿了一块很大的板子,这是用木地板组装起来的板子,我把板子架设在沙发背上。

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板子上,挖掘机没有滑下来,庆小兔用手帮着挖掘机下来。

庆小兔说:“挖掘机不下来。”

我说:“挖掘机已经没有轮子了。”

我给庆小兔拿来汽车挖掘机,我给庆小兔拿来小的挖掘机,庆小兔拿着挖掘机在板子上滑下来。

我说:“你在上边玩小心一点。”

我把茶几靠在沙发跟前,这样庆小兔就不容易从沙发上滑落下来了。

我在餐厅里写日记,我可以看到庆小兔在沙发上。

听到咚地一声,我知道庆小兔可能受伤了,庆小兔用手捂着额头,庆小兔的头磕在沙发背上了。

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我说:“你玩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

听到庆小兔撞击的声音有一点响,庆小兔可能撞的很痛。

沙发背上有一层包裹,庆小兔头上没有留下伤痕。

我抱了一会庆小兔,庆小兔下来去屋里拿来书。

庆小兔要递给我一本书,这是《汤姆尿床了》。

庆小兔说:“外公念书。”

我问:“这一本书是什么名字?”

庆小兔说:“汤姆尿床了。”

书上看不出汤姆尿床了,因为封面上边汤姆坐在床上,不知道庆小兔怎么知道这本书的名字的,可能庆小兔是看图说话。

翻开第一页,他们坐在床上,他们把被子掀开。

庆小兔说:“汤姆尿床了。”

第二页汤姆穿着睡衣站在那里。

庆小兔说:“汤姆的衣服尿湿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他们的衣服说:“外公看,汤姆的衣服湿了。”

第三页汤姆光着屁股在柜子里翻找衣服。

庆小兔说:“他们在找衣服。”

庆小兔看到第四页。

庆小兔说:“球掉在地上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汤姆的爸爸说:“汤姆爸爸给汤姆穿衣服。”

……

看到伊娜在喝奶。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庆小兔这几天喝奶明显减少,庆小兔好几天早上起来都没有喝奶了。

这几天的新闻几乎全部被庆祝国庆七十周年所笼罩。

庆小兔要看小电视,庆小兔要看米奇妙妙屋。

听到开门的声音。

庆小兔喊:“外婆,外婆回来了。”

外婆买了柚子,外婆买了鸡回来。

外婆说:“外婆回来了。”

庆小兔问:“外婆病好了没有?”

外婆说:“外婆已经好多了,谢谢小九的关心。”

我在整理鸡肠子。

庆小兔喊:“外公讲书。”

外婆说:“外公正在洗鸡肠子。”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念书。”

外婆说:“外公手上都是鸡巴巴。”

庆小兔问:“外公,你手上有鸡巴巴吗?我看看。”

庆小兔看到我手上黏糊糊的。

庆小兔说:“鸡巴巴,快走,外婆念书。”

外婆给庆小兔念书。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庆小兔不要吃饭。

我说:“你不吃饭,你就不会有大力气了。”

庆小兔说:“我有大力气。”

我说:“你不吃饭,哪里来的力气。”

庆小兔搬起一个大抱枕。

庆小兔说:“我搬起来了,外公搭山洞。”

庆小兔把抱枕一个个搬到沙发宽的一头。

我在沙发上搭山洞,庆小兔告诉我怎么搭山洞。

庆小兔把汽车挖掘机都搬进山洞里。

庆小兔说:“外公,我的毛巾被。”

毛巾被拿来了。

庆小兔说:“毛巾被盖在山洞上。”

我睡觉的时候外婆还在给庆小兔念书。

门突然打开了。

庆小兔大声地是:“外公,外婆生病了。”

我一惊,我马上坐了起来。

我问外婆:“你生病了吗?”

外婆说:“我没有生病呀?”

庆小兔说:“外婆生病了,外婆要去医院治疗。”

我起来了,外婆进屋睡觉,庆小兔没有吃饭,庆小兔也不要睡,庆小兔要看动画片。

我说:“你看动画片可以,但是,你看完了就要睡觉。”

宝宝巴士的儿歌就演了一集,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跑进屋里说:“外婆,我已经把电视机关了。”

外婆说:“小九他没有吃饭,就给他冲一百八十毫升的奶吧。”

庆小兔说:“我的毛巾被。”

我去客厅找毛巾被。

庆小兔说:“我的毛巾被在山洞里。”

喝完奶,庆小兔一声不吭地就睡着了。

我正准备去接庆兔兔放学。

庆小兔在喊:“尿尿了。”

听到庆小兔说:“要外公。”

我说:“我们穿衣服去接哥哥。”

庆小兔就不住劲地哭,我出门又回来,庆小兔还是哭一个不停,没有办法我只好一个人去接庆兔兔。

庆兔兔在做作业,庆兔兔拿着语文书出来。

庆兔兔说:“我把着几个字写完了,我就回家。”

奇兔兔外公来了。

我问:“奇小兔是谁去接呀?是不是他外婆去接呀?”

奇兔兔外公说:“庆小兔不要他外婆去接,他外婆喜欢骂他们,打他们屁股,有时候还揪他们的耳朵。”

我说:“我们已经是隔代了,我们只能带,我们不能打骂他们。”

很快庆兔兔背着书包出来了。

庆兔兔说:“我把语文作业写完了。”

庆兔兔刚刚进到书房写作业。

庆兔兔说:“我的胳膊咬了一个大包。”

外婆说:“电视柜上有蚊子药。”

庆小兔说:“我的胳膊上也被蚊子咬了。”

我看庆小兔胳膊上是旧伤。

我说:“你抹蚊子药吧。”

庆小兔在放蚊子药的地方找蚊子药。

庆小兔说:“蚊子药呢?”

我说:“是不是哥哥没有放回原处呀。”

庆小兔在茶几上看见蚊子药。

庆小兔拿着蚊子药去找庆兔兔。

庆小兔说:“哥哥,你为什么不把蚊子药放回原来的地方呀?”

庆小兔拿着一辆汽车说:“外公去江边。”

庆小兔拿了一辆恐龙变形汽车说:“外公拿着。”

庆小兔说:“外公,你要背包哟。”

来到门口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牵着。

庆小兔说:“小朋友在外边要牵着,外边很危险。”

很多人跟着一起过了斑马线。

庆小兔用手指着前边的人说:“不能跟着爷爷奶奶,我要跟着外公走。”

路上没有看见一个小朋友,庆小兔就是一路前行,庆小兔一直走到胭脂园。

浮雕跟前有两个小姑娘。

庆小兔说:“有小朋友。”

庆小兔就往浮雕跟前走去。

两个小姑娘并没有理睬庆小兔。

庆小兔走到大一点小姑娘跟前,小姑娘突然大声地叫了一声。

庆小兔说:“你把我吓一跳。”

小姑娘继续在大声地喊着。

庆小兔来到小一点小姑娘跟前,小姑娘精瘦又不乏灵气,小姑娘可能也有两岁多,小姑娘比庆小兔小一点,小姑娘的爷爷拿着手机在一旁看。

小姑娘穿着一身超短的白色连衣裙。

庆小兔走了过去,小姑娘马上坐在地上望着庆小兔。

庆小兔捡到一块小石头,庆小兔来到江边的栏杆旁边,庆小兔趴在栏杆往下边扔。

一个小姑娘跟着来到栏杆前,庆小兔扒着栏杆往下看,小姑娘掰开庆小兔的手,小姑娘想让庆小兔离开,庆小兔看了小姑娘一眼,庆小兔转身就走到一旁。

小姑娘也跟着来到庆小兔的旁边,小姑娘又去推庆小兔的手,庆小兔松开手就往旁边走了一格。

小姑娘看着庆小兔离开了,小姑娘转身看着庆小兔,庆小兔又转回来,庆小兔来到小姑娘的跟前,这时候的小姑娘已经不再粗暴了。

庆小兔去找小石头,小姑娘跟着庆小兔,庆小兔没有找到小石头。

庆小兔说:“小石头呢?”

我说:“小石头都被打扫干净了。”

庆小兔把汽车拿着手里,庆小兔来到小姑娘跟前,庆小兔把小汽车让小姑娘看,小姑娘只是看着,小姑娘没有伸出手拿。庆小兔把小汽车往前递了一下。

庆小兔说:“妹妹,汽车。”

小姑娘还是没有伸出手接小汽车。

庆小兔把小汽车放在地上推到小姑娘的跟前。

庆小兔说:“妹妹,汽车来了。”

这时候小姑娘才把小汽车拿了起来。

庆小兔拉着自己的上衣说:“妹妹,我身上也是汽车,这个汽车叫麦昆。”

庆小兔拉着小姑娘在走,小姑娘把汽车放在地上推。

小姑娘拿着汽车在跑,只听见咣铛一声,小汽车掉在地上了,小汽车一个轮子飞到一旁,小姑娘一下子愣住了。

庆小兔把小汽车捡起来。

庆小兔说:“汽车摔坏了,要拿回家去修。”

庆小兔把在一旁的轮子捡起来,庆小兔把轮子装在车轴上。

庆小兔对小姑娘说:“不要紧,汽车要修理了。”

庆小兔把小汽车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回家修理。”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小姑娘的肩膀。

庆小兔对小姑娘说:“不要紧,修理一下就好了。”

小姑娘这才缓过神来。

我说:“庆小兔,我们回家吧?我们回家修理汽车。”

庆小兔走到小姑娘跟前摆摆手。

庆小兔说:“妹妹再见。”

小姑娘也跟庆小兔挥手再见。

庆小兔走了好几步,庆小兔又回头和小姑娘再见,庆小兔发现小姑娘跟着过来了。

庆小兔跟小姑娘说:“我要回家了,拜拜。”

小姑娘还跟着庆小兔。

庆小兔说:“你不要跟着我,你要去找你爷爷。”

小姑娘并没有去找爷爷。

庆小兔又往小姑娘方向走去,小姑娘转身就走,小姑娘还不断地看着庆小兔。

庆小兔连忙走了几步,庆小兔走到小姑娘的跟前,庆小兔两个手搭在小姑娘的肩膀上,庆小兔把脸凑在小姑娘的跟前说:“哥哥回家了,再见。”

庆小兔走了,庆小兔已经走了很远,小姑娘还跟着庆小兔在走。

小姑娘爷爷这才发现小姑娘不见了。

小姑娘爷爷连忙跑了过来。

小姑娘爷爷说:“哥哥已经走了,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不时地回头招招手,庆小兔已经看不到小姑娘的身影了,庆小兔还在回头招手。

我说:“妹妹已经看不到了。”

路旁有一块很大的鹅卵石景观石。

庆小兔说:“大石头。”

庆小兔围着大石头转了一圈。

庆小兔说:“我上去。”

大石头有一点大,庆小兔爬了好几次都没有上去,庆小兔换一个地方,庆小兔还是没有上去。

庆小兔说:“我从哪里上去呢?”

庆小兔又换了一个地方,庆小兔这才爬到大石头上

庆小兔说:“外公你的手机响了。”

我的手机声音太小,大部分时间我听不到手机的铃声。

时间已经过了十九点钟了,这是外婆要我们回家吃饭了。

庆小兔从厨房窗户跟前走过。

庆小兔对着厨房喊:“外婆开门,我们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又给庆小兔煮了面条。

吃完饭庆小兔拿着捕王大刀说:“外公,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拿着捕王大刀往灌木丛中砍去。

庆小兔说:“怪兽,你们往哪里逃,消灭你们。”

庆小兔一路砍了过来。

外婆说:“你砍树,树会很疼的。”

我说:“你会把蚊子都哄出来咬你。”

一会就发现庆小兔在挠痒,庆小兔这才停止战斗回家。

庆小兔回到家就往妈妈的课桌上爬。

外婆说:“你往桌子上爬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拿小猪。”

外婆说:“哪里来的小猪呀?”

我说:“就是妈妈昨天买的小猪,外形像一个储蓄罐,其实里面装的是零食。”

庆小兔从小猪的肚子里拿出一包饼干。

庆小兔说:“我喜欢吃,外公打开。”

外婆说:“你只能吃一包哟。”

外婆看着庆小兔手里还有一包饼干。

外婆说:“你怎么又拿了一包饼干呀?”

庆小兔说:“这是我给哥哥的。”

接着庆小兔就把电视机打开了,庆小兔看《爆笑毛毛虫》。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