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24妈妈在家里不能看电视

2020-06-15 11:17 | 宝宝成长

3024-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星期三多云30~19℃客厅早晨温度25PM2.5-54

    太阳还是不断地在我们上空巡回着,季节却按部就班地往前行驶着,太阳还是那个太阳,太阳的热情明显降了许多。空调已经渐渐地淡出我们的视野,风扇上的灰尘也在日益加厚,夜里睡觉毛巾被换成了踏花被。

现在每天的时间越来越不够用了,每天要写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庆小兔一天天长大,庆小兔一天天可以记录的事情越来越多,庆小兔的每一件事情都可以写成一个故事,现在只能一二三四写成一个目录,还有一些细节都变成一个个省略号。

庆小兔一天天贪玩起来,庆小兔每天在外边的时间的延长,也在悄悄地蚕食我写日记的时间。

庆小兔喊:“妈妈。”

我连忙从电脑跟前过去。

我说:“妈妈上班。”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来。”

妈妈背起包说:“你不是知道妈妈要上班吗?”

庆小兔说:“妈妈拜拜。”

我播放健康歌。

庆小兔说:“我要听超级飞侠。”

喝了药,尿完尿,庆小兔洗屁股。

庆小兔把热水瓶的盖子合上。

外婆说:“你把盖子盖上,要倒水怎么办呀?”

庆小兔说:“这脸盆里不是有水吗?”

外婆说:“要是喝水怎么办?”

庆小兔说:“外婆没有喝水呀?”

外婆说:“你的小脑瓜反应的真快,看看你长大了是不是这样。”

外婆给庆小兔洗脸。

外婆说:“小九脸上的伤还有一点青,妈妈昨天洗澡没有发现小九头上的伤,小九也没有喊疼,小九也没有告诉妈妈。”

我说:“能够不告诉就不告诉,省得惹一堆是非。”

庆小兔就是看爆笑毛毛虫,没想到爆笑毛毛虫竟然有二百多集,庆小兔已经看到一百四十集了。

爆笑毛毛是一个中性节目,属于孩子们消闲看的,也有一点知识性哲理性在里面,搞笑的场景多了一些。爆笑毛毛虫动画效果不错,制作水平已经达到高的水平,就是没有一个好的剧本推高他。

下楼庆小兔就是一个战士,庆小兔拿着枪四处寻找敌人,今天庆小兔的目标是飞来飞去麻雀。庆小兔并没有把麻雀当做敌人,庆小兔拿着枪瞄准麻雀。

庆小兔说:“麻雀,发现你了,你不要躲起来。”

庆小兔拿着枪在寻找麻雀。

庆小兔说:“这里也有麻雀。”

马路上落下几只麻雀,庆小兔跑了过去,麻雀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

庆小兔说:“麻雀飞走了。”

我说:“你不要赶麻雀走呀。”

庆小兔说:“我没有开枪,我在寻找敌人。”

笑盈盈的太阳俯视着快乐的庆小兔,太阳的四周已经出现云在簇拥着。

从侧门出去,庆小兔举起枪。

庆小兔说:“喂鱼去。”

小鱼塘的鱼一片又一片,小鱼塘里的鱼一色红衣裙鲜艳夺目。

庆小兔说:“这里好多鱼。”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说:“那里也有好多鱼。”

庆小兔往大鱼塘走去,我推着童车在小路上走着。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鱼,大鱼。”

我以为庆小兔看到的小鱼当中大一点的鱼。

外婆说:“是大鱼。”

我来到小桥上。

庆小兔说:“鱼来了,大鱼来了。”

外婆说:“鱼怎么又出来了。”

我再看水面,鱼塘里出现许多黄色的鱼脊梁,很快一条条大鱼浮出水面张开嘴。

外婆说:“怎么这些大鱼都回来了?”

鱼塘里几乎是一色的黄色锦鲤,原来鱼塘里有黄色锦鲤,但是更多的是红色锦鲤,而且还要比这些鱼还要大。

我说:“可能物业又买了一些锦鲤放进鱼塘里。”

庆小兔把鱼食朝鱼群扔去,马上几张大嘴迎了上来,鱼食在水里翻腾一会就销声匿迹。

鱼塘虽然没有恢复原先的繁荣景象,但是终归鱼塘又恢复了一点生气,可以看到成队的鱼游过来,成群的鱼游过去,可以看到群鱼抢食的镜头。

庆小兔喂鱼已经没有了耐心,庆小兔举起鱼食瓶子问:“倒了吗?”

我说:“倒吧。”

庆小兔手里的瓶子翻转,水面上马上飘起一片白色,接着就是无数的圆滚滚的鱼嘴涌出水面,水面经过一会震荡很快平静下来,鱼沉入水底,水面的鱼食也清理的干干净净。

游乐园是没有一个人,这里就是庆小兔一个人的天堂,庆小兔拿着枪爬滑滑梯,庆小兔拿着枪从上边滑下来。

庆小兔把手枪放在太空漫步机的踏板上,庆小兔把踏板拉开再松开手。

庆小兔说:“手枪在锻炼身体。”

庆小兔把四个踏板都拉起来放出去。

庆小兔用手在抓踏板。

我说:“当心一点,当心踏板撞在头上。”

庆小兔拉住一个踏板,庆小兔再把踏板推出去,庆小兔想让踏板荡的更高。

我说:“你不要拉踏板,这样很容易顶着手指头,你想让踏板飞的更高,你就在踏板到最高点的时候再把踏板推一下。”

庆小兔轮流把每一个踏板推一下。

庆小兔把手枪放在扭腰机的转盘上,庆小兔转动转盘,手枪在随着转盘在转动。

庆小兔说:“手枪在转圈。”

庆小兔也坐在一个转盘上,庆小兔两个脚蹬着地,转盘在慢慢地转圈。

庆小兔说:“外婆,我在转圈。”

庆小兔拿着枪来到篮球场,庆小兔手里拿着手枪,庆小兔望着篮球框。

庆小兔说:“没有球。”

庆小兔把枪举起来,庆小兔在瞄准篮球框,庆小兔两个手把手枪放低下来,庆小兔微微地弯下腿。

我知道庆小兔想把手枪当做篮球在投篮。

我说:“不能扔,当心让枪砸在自己的头上。”

庆小兔还是把手枪扔了上去。

手枪是往上飞去,手枪在庆小兔的头顶一个弧线飞过,手枪飞到庆小兔的背后一米多远的地方落了下来。

庆小兔并没有甘心,庆小兔拿起手枪继续在投篮,手枪还算理智,手枪没有一次砸在庆小兔的头上。

庆小兔把手枪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扔。”

手枪有那么大,手枪却很轻,我试着把手枪投掷上去,手枪碰到篮框掉了下来。也奇怪了,我扔了那么多次,每一次手枪都是碰篮框而跌落。

庆小兔失望地说:“又没有进。”

于是我用劲往前投去,手枪又跃龙门而过。

庆小兔说:“外公,又没有进去。”

这一次我还想有了一点经验,我把手枪扔起来,手枪在篮框的对面弹跳了一下,手枪终于从篮框里落了下来。

我把手枪递给庆小兔。

我说:“已经投进了。”

也许庆小兔觉得投篮太渺茫,庆小兔接过手枪没有要我继续投篮了。

庆小兔拿着枪回到游乐场,一个小姑娘刚刚来到,小姑娘一岁两个月。

小姑娘妈妈把小姑娘放在秋千上。

庆小兔拿着枪在瞄准小姑娘。

庆小兔说:“我已经瞄准了。”

我说:“这是小妹妹哟,你拿着枪对着别人是不礼貌的。”

庆小兔说:“我没有开枪。”

我说:“你就是没有开枪也不行。”

庆小兔拿着手枪让小姑娘看。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枪。”

我说:“小妹妹是女生,女生是不玩手枪大刀的,她们是玩洋娃娃的。”

小姑娘妈妈把小姑娘放在滑滑梯上,庆小兔也坐在旁边的一个滑道上。

庆小兔说:“妹妹没有穿鞋。”

小姑娘妈妈说:“妹妹还小,妹妹还走不好路。”

庆小兔抬起脚说:“我就穿鞋了。”

我问:“一岁两个月应该能够走了吧。”

小姑娘妈妈说:“她能够走了,但是她还走不好。”

庆小兔从滑滑梯上滑下来,庆小兔在地上走了几步。

庆小兔说:“我就可以走路。”

外婆说:“你是大哥哥了,你当然会走路了。”

小姑娘又去坐秋千了,这一次小姑娘要坐那个宽的秋千。

庆小兔走过去。

庆小兔说:“我来推。”

庆小兔手推过去,秋千马上往一边歪去。

我说:“庆小兔,你不要推,你会把秋千推翻的。”

庆小兔说:“我给妹妹推。”

我说:“这个秋千太大了,你推不好。”

回到家庆小兔就打开了电视机。

庆小兔看了二十分钟。

外婆说:“已经看了一会了,我们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一个劲地喊妈妈。

我说:“你不是知道妈妈上班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来。”

我说:“我们出去玩吧。”

庆小兔继续喊着妈妈。

我不知道庆小兔为什么会大喊大叫,我摸了一下庆小兔的额头,庆小兔额头上就是汗,我让外婆摸摸,我问外婆庆小兔是不是发烧了,外婆说好像没有发烧。

电子体温计被妈妈带回去了。

我说:“以后我们把温度计放在庆小兔的书包里,庆小兔走到哪里,温度计就跟到那里,省得我们不知道庆小兔是不是因为发烧而哭泣。”

外婆说:“我们出去吧。”

庆小兔伸出手要外婆抱。

今天推着童车出去,童车上多放了几样玩具,还有一辆汽车挖掘机。

出了侧门庆小兔还是坐进童车里。

过了马路,庆小兔就看见好几个小朋友在玩。

庆小兔说:“小朋友。”

庆小兔来到小朋友中间。

一个比庆小兔大的小姑娘,奶奶牵着小姑娘在走着,庆小兔就跟在小姑娘的旁边,庆小兔不断地跟小姑娘说话,小姑娘和奶奶没有理睬庆小兔。

小姑娘跟着奶奶走了,庆小兔来到一个男孩跟前,男孩跟庆小兔差不多大小,男孩趴在大鹅卵石上,庆小兔也趴在男孩的对面,庆小兔在跟男孩说话。

男孩奶奶把男孩带走了。

还有一个小姑娘,庆小兔马上走过去,庆小兔还没有走到跟前,小姑娘妈妈把小姑娘抱了起来。

小姑娘也走了,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站在那里不断地甩着手。

帅兔兔妈妈在喊外婆,帅兔兔妈妈和另外一个庆兔兔同学的妈妈在散步。

外婆说:“小九,喊阿姨呀?”

庆小兔把头背过去,庆小兔不说话就是往下甩手。

我说:“小朋友没有跟他玩,他生气了。”

庆小兔爬乌龟形状的大石头,庆小兔还是不敢往上爬。

庆小兔想爬树,庆小兔脚踏不上树杈上,庆小兔要我把他抱上去。

我用手在后边托住庆小兔的屁股,庆小兔用手把我的手打开。

帅兔兔妈妈要走了。

帅兔兔妈妈说:“小九,再见。”

庆小兔头也没有抬一下。

庆小兔说:“再见。”

外婆说:“你再见,你怎么不看着阿姨呢?你这样是不礼貌的哟。”

外婆坐在大鹅卵石上,庆小兔也爬到石头上,庆小兔做了一个往下跳的动作。

我说:“你站的有一点远了。”

庆小兔往前移动了一小步。

我说:“还有一点远。”

庆小兔离鹅卵石的边沿有四十厘米,庆小兔没有继续往前移动,庆小兔从大鹅卵石上跳下来。

庆小兔刚刚落地,庆小兔用手捂住屁股哭了起来,庆小兔的屁股被鹅卵石的圆脑袋撞了一下。

庆小兔不哭了,外婆要庆小兔回家。

外婆说:“你看小朋友都回家了,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坐进童车里,庆小兔用手指着胭脂園的方向。

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在大理石石墩上玩玩具。

庆小兔马上走了过去,庆小兔趴在两个男孩中间。

一个男孩拿着消防车在玩,这是一个带云梯的消防车,和庆小兔的汽车挖掘机差不多大小。

庆小兔去拿面前的一辆小汽车,男孩马上把小汽车拿了过去。

男孩妈妈说:“有玩具要共享,你把小汽车给弟弟玩。”

男孩把小汽车递给庆小兔。

其实男孩比庆小兔小几天,庆小兔应该是哥哥,另外一个男孩比庆小兔小两个月。

庆小兔其实想玩消防车,庆小兔推了一会小汽车,庆小兔看着男孩在玩消防车,庆小兔不时地用手去摸一下消防车。

男孩其实已经看到庆小兔的挖掘机,男孩走过来几次看挖掘机,外婆把挖掘机放到石墩上,马上男孩就把挖掘机拿了起来,庆小兔拿起消防车。

旁边的小男孩去拿消防车,原来这是小男孩的消防车,外婆把板牙校车给了小男孩。

小男孩的奶奶要小男孩把消防车给庆小兔。

小姑娘走了,小男孩走了,男孩也走了。

外婆说:“别人都走了,我们要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外婆说:“外婆饿了,外婆要回家吃饭了。”

庆小兔说:“外婆回家,拜拜。”

外婆说:“外婆没有带钥匙,外婆不能一个人回家。”

庆小兔来到胭脂園浮雕跟前玩,庆小兔在往石墩上爬。

来了一个瘦瘦的男孩,男孩比庆小兔小一个月,男孩奶奶说,男孩不吃饭,每顿都要喂,喂也不吃饭。

男孩围着外边铁链跑,庆小兔也跟着后边跑,男孩停下来提起铁链,庆小兔也在男孩旁边停下来提铁链。

男孩把上衣提起来让庆小兔看,庆小兔用手去摸男孩的肚皮,男孩马上把身子撞了过来。男孩的奶奶好像有先见之明,男孩奶奶一把拉住男孩,男孩是不能动了,男孩抡起拳头就砸向庆小兔,男孩奶奶的手已经提前挡住男孩的拳头。

男孩奶奶说:“你怎么这么喜欢打人呢?”

男孩安静下来,庆小兔还是继续跟男孩玩,但是男孩是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举起拳头。

男孩奶奶把男孩带走了。

庆小兔这才说:“回家吃面条了。”

我睡觉的时候庆小兔在看宝宝巴士,我睡半个小时起来,客厅里还可以听到宝宝巴士的歌声。

我从屋里出来,外婆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马上哭了起来。

外婆说:“外公睡觉你就看了,现在外公起来了,你还不睡觉呀?”

庆小兔继续大哭大叫,我过去跟庆小兔讲道理,庆小兔一样继续大哭。

我说:“你哭吧,你还说你是乖宝宝,现在变得越来越不听话了。”

我离开庆小兔跟前,只是几分钟,庆小兔在喊外公。

我问:“你还哭不哭呀?”

庆小兔说:“不哭了。”

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身上已经冒汗了。

我说:“你看你哭的浑身是汗,你说你是乖宝宝,为什么现在不乖了。”

给庆小兔脱了一个光溜溜,让庆小兔坐在马桶上尿尿。

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躺在那里只是翻了一个身就睡着了。

庆兔兔放学回来要去打架子鼓,庆兔兔还是回到家里,庆兔兔去抽屉拿了零食。

庆小兔已经醒了,庆小兔还躺在床上。

庆小兔说:“拿球去球场。”

我说:“你还没有起来,怎么去球场呀?”

庆小兔提着挖掘机,庆小兔要我拿着皮球。

篮球场没有一个人,靠里面的小广场却有五六个大朋友,都是上学放学的学生,她们在骑滑板车,她们在广场上奔跑。

我说:“都是大姐姐,你当心被撞上了。”

庆小兔提着挖掘机在旁边看着,庆小兔发现一个穿大红连衣裙的小姑娘在踢球,庆小兔马上提着挖掘机走过去,庆小兔举着挖掘机跟小姑娘说什么。

小姑娘奶奶让小姑娘到篮球场上玩球,小姑娘的球也是一个地球仪,比庆小兔的球略微小了一点,上边的画图画的比较简单一点。

小姑娘比庆小兔小两个月,小姑娘胖嘟嘟的脸蛋,梳着两个小辫子。

庆小兔把挖掘机给了我,庆小兔一直跟着小姑娘在踢球,庆小兔跑的比小姑娘快,庆小兔赶上皮球,庆小兔不会每一次都把皮球踢出来,庆小兔站在皮球跟前等小姑娘过来。小姑娘不过来,庆小兔会招手要小姑娘过来,有时候庆小兔会把皮球送到小姑娘的手里。

又来了一个幼儿园放学的小姑娘,白衣白裙短发头,于是三个人一起踢球追球。

已经十八点多了。

外婆来到篮球场说:“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这才答应回家。

外婆给庆小兔洗手,水溅到庆小兔的身上。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用电吹风吹。”

庆小兔从卫生间出来,庆小兔发现妈妈在吃饼干。

庆小兔说:“我也要吃。”

妈妈说:“妈妈还没有吃饭呢?”

庆小兔说:“我也没有吃饭。”

姨妈说:“马上就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饼干。”

姨妈说:“吃了饭吃饼干。”

庆小兔说:“我要现在吃。”

妈妈说:“你答应去吃饭,妈妈就给你拿饼干。”

庆小兔跑到我的跟前说:“外公,我要吃饼干。”

妈妈说:“外公不知道哪里有饼干。”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妈妈把零食藏在哪里,庆兔兔每天放学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到餐厅找零食吃。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看电视。”

我说:“妈妈不是在客厅吗?”

庆小兔说:“我不要找妈妈?”

我说:“妈妈在家里外公不能说,你可以去找姨妈呀?”

庆小兔说:“我不找姨妈。”

这时候妈妈在喊庆小兔,一会庆小兔又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带着哭腔说:“妈妈不让我看电视。”

我说:“我们晚上早一点回家,我们先回家看电视。”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里不能看电视。”

吃了晚饭还没有一会功夫。

庆小兔说:“外婆我们回家了。”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

庆小兔说:“妈妈,拜拜,姨妈,拜拜。”

回到家庆小兔说:“看电视吧。”

庆小兔看汪汪队。

我说:“妈妈回来了,我们就把电视机关了。”

听到楼下有开门的声音,我一直把手放在电视机的开关上,如果不是妈妈回来了我就放下手来。

终于听到我们大门有开锁的声音,我立刻把电视机关了。

妈妈进屋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没有吭气,外婆有没有说话,自然我就更不会说了。

外婆把庆小兔从卫生间抱了出来,外婆在给庆小兔擦身上的水,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外婆的身子。

庆小兔说:“外婆身上有一个包。”

外婆问:“外婆身上有包怎么办?”

庆小兔说:“外婆要去医院去治疗。”

庆小兔把玩具都倒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问:“我的飞机呢?”

外婆给庆小兔拿起一架飞机,是一架身体修长的飞机。

庆小兔说:“这个不是飞机,这个是火箭。”

庆小兔拿起一架飞机说:“这个才是飞机呢。”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