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23妈妈上班挣钱

2020-06-14 07:16 | 宝宝成长

3023-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星期二多云29~19℃客厅早晨温度25PM2.5-61

晴天,晴天,晴天。

太阳,太阳,太阳。

雨还是一滴没有,大地只能默默地在呻吟,地上成片枯黄的草,告诉人们发生的一切。

雨在南方暴雨成灾,雨在宜昌变成稀世珍宝。

妈妈刚刚出现在客厅里,外婆就往屋里走。

庆小兔喊:“外公来。”

外婆说:“外公,小九要你呢?”

庆小兔说:“妈妈起来了。”

“妈妈要上班了。”

“妈妈去挣钱了。”

外婆说:“你什么都知道。”

“妈妈去洗脸了,妈妈去刷牙了。”

外婆问:“小九刷牙吗?”

庆小兔说:“我刷过牙了。”

外婆说:“你还没有起来,你怎么就刷牙了。”

庆小兔说:“我昨天晚上刷牙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起来尿尿吧。”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他这么大了,他夜里很长时间没有尿尿了,现在他已经醒了,他知道该不该尿尿。”

喜马拉雅正在播放《健康歌》,庆小兔站在床上扭动屁股。

我说:“你在做早操呀?”

庆小兔弯下腰,庆小兔把右手撑在床上,庆小兔把左手往上举着。

庆小兔说:“这样做早操。”

庆小兔用手比作手枪在射击着。

庆小兔说:“我不要去姨妈家,我要在妈妈家。”

庆小兔站在窗户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楼下的园子里。

庆小兔说:“花。”

外婆朝外边看了一眼说:“好多花。”

庆小兔说:“黄色的花。”

外婆说:“这是丝瓜花。”

庆小兔说:“丝瓜花。”

庆小兔站在床上说:“看电视。”

我说:“看电视就先尿尿。”

我给庆小兔脱裤子。

庆小兔说:“这是睡觉的裤子。”

把庆小兔放在马桶上,我扶着庆小兔不让倒下。

庆小兔说:“不要扶,妈妈说。我要自己坐在马桶上。”

外婆给庆小兔拿来上衣。

庆小兔说:“这是麦昆的衣服。”

外婆说:“你也知道麦昆呀?”

庆小兔说:“看电视了。”

我问:“你要看什么电视?”

庆小兔说:“看爆笑虫子。”

我说:“你一直在看爆笑虫子,你是不是要变成一个虫子呀。”

外婆给庆小兔端来护彤的药水。

外婆说:“喝一点药。”

庆小兔端起杯子就把药水喝了下去。

庆小兔说:“草莓的。”

外婆说:“草莓味的。”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刺眼的阳光迎面照来。

早上庆小兔没有喝奶,外婆买了馒头发糕,庆小兔也没有要。

就在这时候外婆说:“小九,你看看谁来了?”

原来是德福背着书包跟着妈妈去上幼儿园。

庆小兔喊了哥哥,不过庆小兔的声音也实在太小,德福也不知道喊了庆小兔没有。

路过江山锦苑B区。

庆小兔说:“去那里边。”

这个小区游乐场有一个大滑滑梯,还有一个小滑滑梯,还有跷跷板秋千。

秋千已经脱胎换骨,现在秋千已经变成一个藤编的大摇椅,这个摇椅可以坐一个二百斤的大胖子,小朋友可以坐进两个人。

庆小兔坐在秋千上也就玩五分钟,庆小兔就爬上小滑滑梯上。

来了一个男孩,男孩比庆小兔小三个月,男孩也有一个哥哥,男孩的哥哥今年九岁,但是他哥哥才上二年级。

庆小兔马上迎着男孩走去,庆小兔要男孩上小滑滑梯,开始男孩还有一点扭扭捏捏,很快两个人就没有了隔阂。

庆小兔用手搂住男孩的肩膀,庆小兔对着男孩的耳朵在说话,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的大滑滑梯。

庆小兔击打着滑滑梯下边的鼓。

庆小兔说:“我在打鼓,弟弟打。”

男孩马上过来也在鼓上拍打几下。

庆小兔爬上滑滑梯的楼梯,庆小兔站在楼梯上向着男孩招手。

庆小兔说:“弟弟,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滑滑梯上边,男孩跑了过来,庆小兔侧身让男孩先上去。庆小兔几步就爬了上去,庆小兔扶着栏杆来到最高的位置,庆小兔坐在螺旋滑道上滑了下来。

庆小兔从矮的一端一个简易梯子往上爬,就是就是几条横着的铁管一边一根铁管扶手,庆小兔也毫不犹豫地爬上去,庆小兔从跟前的滑滑梯滑了下来。

庆小兔从滑道爬上去,庆小兔看见男孩从楼梯爬上来,庆小兔滑下去,庆小兔又从楼梯往上爬。

男孩并没有从最高的螺旋滑道滑下来,男孩走到刚刚庆小兔滑的滑道滑下来,庆小兔也想往这边走过来。

庆小兔已经站在楼梯靠向最高处的台阶跟前,庆小兔转身过来,庆小兔伸出手想够楼梯那一边的扶手,庆小兔试了几下没有够着,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坐在滑滑梯的地板上,庆小兔挪这屁股往对面过去,等庆小兔手握住对面的栏杆,庆小兔这才站起来,庆小兔一步步扶着栏杆往另一边走。

我说:“不要紧,滑滑梯很结实。”

庆小兔还是小心翼翼地移过去。

滑滑梯很大很结实,滑滑梯底面并不是很高,庆小兔走在滑滑梯下边,庆小兔还要低着头。

庆小兔在床上在飘窗上行走自如蹦蹦跳跳,庆小兔爬人字梯自由自在上上下下,滑滑梯坚固耐用,滑滑梯四周都有栏杆,庆小兔却像上了贼船,庆小兔唯恐滑滑梯会翻车一样。

庆小兔和小男孩跑向小滑滑梯,庆小兔沿着垂直的楼梯往上爬,男孩却从滑滑梯一旁的格子往上爬。庆小兔发现了不一样,庆小兔也不从楼梯往上爬,庆小兔也从旁边的格格子往上爬。

一个穿着鲜艳大红连衣裙的奶奶推着童车过来了,奶奶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小姑娘坐进秋千里,奶奶的两个脚在地上来回蹬着,秋千来回晃着,秋千又不断地转动着。

庆小兔过来推着秋千。

庆小兔说:“我来推。”

奶奶说:“小哥哥真热情呀,奶奶不用推,奶奶下来让你们坐。”

男孩坐进藤编的大摇椅里,庆小兔也跟着坐在藤编的大摇椅前边,两个人晃了一会,庆小兔下来了,男孩也下来了。

男孩钻进滑滑梯下边的小空间里,庆小兔也跟着钻了进去,庆小兔从窗户里爬了出来,庆小兔要男孩也从窗户里爬出来。

庆小兔坐进藤编的大摇椅上,男孩也和庆小兔挤在一起并排坐着。

男孩往大滑滑梯跑去,男孩一下子摔倒了,庆小兔跑过去把男孩拉了起来,接着男孩故意跑几步就坐在地上,庆小兔跑过去去拉小男孩起来,男孩越来越兴奋,男孩不断地倒在地上,庆小兔也一次次地把男孩拉起来。

小男孩来到滑滑梯跟前,男孩两个手扶着滑滑梯滑道,庆小兔过去拉开男孩的手。

外婆说:“他是弟弟哟,不要这样。”

外婆以为庆小兔在和男孩闹。

庆小兔松开手说:“弟弟手里有蚊子。”

小男孩说:“蚊子飞走了。”

太阳的光芒越来越热情了,大楼树木的阴影在渐渐地萎缩。

小朋友一个个走了。

外婆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回家。”

外婆说:“你看已经没有小朋友了。”

又等了好一会也没有看见一个小朋友来,庆小兔这才同意回家。

我给庆小兔端去一盘香瓜,庆小兔过来拿香瓜吃,我把茶几往沙发跟前靠了一下。

庆小兔看完宝宝巴士,我过去调整电视节目,庆小兔从我的腿上跨过去,庆小兔想去另一边拿香瓜吃。庆小兔的脚踩在沙发的边沿上,庆小兔脚往下滑去,庆小兔这个身体跟着倒了下去。

庆小兔从沙发茶几的狭窄空间跌落下来,听到咚地一声,庆小兔的头磕在茶几上,庆小兔已经跌落在地板上,庆小兔马上大声地哭了起来。

我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我说:“就是碰了一下,过一会就好了,你以后玩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呜咽着。外婆听到庆小兔的哭声过来了。

外婆说:“你就不能看着他一会吗?”

我说:“我就坐在他的跟前,他摔倒,我根本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外婆朝庆小兔的脸上看去。

外婆惊呼:“怎么摔那么大一个包呀?”

外婆的惊呼让我心头一震。

我想看一下怎么回事,庆小兔两个胳膊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我只能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庆小兔太阳穴跟前拱起那么大一个包,这个包有四厘米大小,包又拱的那么高。

庆小兔的受伤,比我自己受伤还要不舒服。我内心愧疚,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来回的走,很快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闭上眼睛。

说真的,我要是不在跟前,庆小兔还不会从沙发上摔下来。我如果,不把茶几拉近沙发跟前,庆小兔的头不一定会磕在沙发上。我如果,不一定,,现在一切都晚了。

庆小兔并没有睡着,庆小兔是有一点疼,庆小兔也想撒一点娇。

抱的睡觉太长,我想坐下来,庆小兔用手拉着我起来。

我尽可能地减少动静地坐下来,庆小兔真的睡着了,我把庆小兔抱到屋里的床上,我努力不让庆小兔发现,还没有把庆小兔完全放下来,庆小兔就发现我的企图。

庆小兔要我把他抱起来,庆小兔要我把他抱起来走。

半个小时又过去了,我悄悄地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睡下来。

我和外婆刚刚开饭,庆小兔就在喊外公,我只好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庆小兔真的闭上眼睛想睡觉了。

十四点钟听见庆小兔的声音,我连忙去屋里看。

庆小兔说:“我起来了。”

我说:“你怎么没有睡觉呀?”

庆小兔说:“外婆在洗奶瓶。”

我说:“现在刚刚两点钟,我们再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睡过了呀。”

我说:“你就睡了那么一会。”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了。”

庆小兔拿起一个恐龙。

庆小兔说:“恐龙”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恐龙,庆小兔一个手捏着恐龙的嘴巴。

庆小兔说:“恐龙来了。”

我说:“好可怕,恐龙在咬人了。”

我拿着拖把擦地上的痕迹。

庆小兔说:“扫地”

我说:“这不是扫地,这是拖地。”

庆小兔在穿沙滩鞋。

庆小兔说:“不穿鞋子,会滑倒的。”

庆小兔小心翼翼地从我拖过的地方走过去。

庆小兔说:“我走过去了。”

庆小兔看看我的脚下。

庆小兔说:“外公穿拖鞋,我也穿拖鞋。”

庆小兔说:“窗帘怎么还关着呢。”

下午我们一般把窗帘关上,我们用窗帘遮挡外边的阳光。

庆小兔说:“打开窗户透透气。”

这几天汉字一到十庆小兔还是没有进展。

我把一到十不按次序念给庆小兔听,庆小兔认认真真地跟着读了一遍,然后我按顺序让庆小兔读了一遍,庆小兔也一个个专心致志地念了一遍。

我说:“你还会的学,你学会了,你可以讲给茜茜妹妹和豆豆妹妹听。”

庆小兔拿起茶几上110的磁贴。

我问:“一呢?”

庆小兔并没有马上回答。

我说:“一像什么?”

庆小兔说:“一像铅笔。”

庆小兔用手指着1

我问:“二呢?”

庆小兔说:“二像一个鸭子。”

庆小兔又把手指向2

我问:“三呢?”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耳朵说:“像耳朵。”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的耳朵说:“像外公的耳朵。”

庆小兔又指向磁贴3

我问:“哪一个是四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4说:“四像国旗。”

庆小兔转身指着外边。

庆小兔说:“外边就有国旗。”

庆小兔用手指着院墙上边插的国旗,国庆临近到处张灯结彩,小区的院墙每一个立柱上边都插了一面很大的国旗。

我说:“马上就要国庆节了,今年是国庆七十周年。”

庆小兔说:“国旗在飘,飘呀飘。”

我说:“只要有一点风,国旗就会迎风飘扬。”

庆小兔说:“去小广场。”

桂花好像成了宜昌的特色,只要到了桂花盛开的季节,空气中就弥漫着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不管你走的哪里香味一直陪伴在你的身旁。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来到小广场。

首先看见的是三个上小学的小姑娘,三个小姑娘站在桂花树下在摘桂花。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走到跟前,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一个穿白色纱裙的小姑娘跟前,小姑娘着弯下腰看了一眼庆小兔的挖掘机,小姑娘就又去摘桂花了。

庆小兔提起挖掘机跟着小姑娘在走。三个小姑娘有说有笑地在摘桂花,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他们的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挖掘机。

香喷喷的桂花一把把摘下来,桂花又一把把装进塑料袋里。

三个小姑娘全神贯注地在摘桂花,她们对庆小兔的到来视而不见。

三个小姑娘把摘到的桂花,来到一个奶奶的跟前,庆小兔也跟着来到这个奶奶的跟前,小姑娘把桂花倒进一个小桶里,庆小兔把头靠近小桶闻。

庆小兔说:“花好香。”

三个小姑娘又去摘花了,庆小兔就尾随其后,庆小兔摘不到桂花,庆小兔只能仰着头看着。

一个小姑娘骑着滑板车来了,小姑娘虽然穿着花衣服,但是小姑娘是一个男孩的头,开始我们一直误认为是男孩,一直到庆小兔和小姑娘再见,才知道我搞错了。

庆小兔迎上去,庆小兔提着挖掘机就走了过去。

小姑娘爷爷坐了下来,小广场一圈都是大理石的台子,人们可以坐在上边休息。

小姑娘比庆小兔小两个月。

小姑娘穿着一条白底红花的裤子。

庆小兔说:“她衣服上是苹果。”

爷爷看了一眼孙女的裤子说:“真的是苹果嘛。”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衣服说:“我的衣服是麦昆。”

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小姑娘的脚下,小姑娘蹲下来用手摸了一下又站起来。

小姑娘回到爷爷跟前,庆小兔用力把挖掘机往小姑娘跟前推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挖掘机。”

小姑娘爷爷说:“拿起来玩,哥哥让你玩的。”

小姑娘这才拿起挖掘机。

庆小兔爬上大理石台子,小姑娘要跟着爬了上去,庆小兔做着木偶般的动作,庆小兔往前走了几步,庆小兔转身做了一个造型,庆小兔摆动双臂跳了下来。

小姑娘看庆小兔跳了下来,小姑娘也半蹲下来想往下跳。

小姑娘爷爷说:“他是哥哥,你是妹妹,你不能往下跳。”

庆小兔重新走到小姑娘跟前,庆小兔坐在小姑娘旁边,庆小兔站起来爬到大理石台子上。

庆小兔说:“妹妹,我要跳了。”

庆小兔又摆出同样的动作,庆小兔还是在原来的地方往下跳,庆小兔先先后后跳了五次。

小姑娘往健身器材跟前跑过去。

庆小兔喊着:“弟弟,你的滑板车。”

我说:“她不是小弟弟,她是小妹妹。”

庆小兔推着滑板车追了过去,庆小兔把滑板车推到台阶跟前,庆小兔下去跟小姑娘说:“弟弟,你不要滑板车了。”

庆小兔在篮球架基座上跳跃,庆小兔在上边打拳,庆小兔没有一点恐惧的感觉。

来了一个更小的小姑娘,小姑娘上来也想一起玩,庆小兔伸出手挡住小姑娘的前边。

我说:“庆小兔,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不跟她玩。”

我说:“她是小妹妹,她是更小的小妹妹呀?”

庆小兔说:“我不跟她玩。”

吃饭的时候我说:“是不是房主把房产证抵押给私人贷款机构了?”

姨妈说:“已经确认他们的房产证是在银行,现在他们与银行在为利息扯皮。房主承认欠八万块钱的利息,银行显示的是欠银行利息二十六万。”

庆小兔打开我这些天手机上的录像,听到手机里发出庆小兔说话的声音,外婆也和庆小兔一起看。

庆小兔拿起一把枪,庆小兔递给我一把枪。

庆小兔神秘兮兮地说:“有敌人,外公来。”

庆小兔端着枪到处寻找敌人,门后,床底下,卫生间,柜子里,书房,储藏室,只要庆小兔认为有敌人,庆小兔马上端着枪开火,庆小兔也回头招手要我开枪。

姨妈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消灭敌人。”

姨妈问:“敌人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敌人已经被我消灭干净了。”

二十点半了,妈妈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外婆说:“小九,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拿着枪问:“拿枪吗?”

我说:“你想拿就拿着。”

庆小兔举着枪是:“带着枪。”

我说:“你拿着吧。”

外婆说:“小九,我们坐车吧。”

庆小兔说:“我在打仗,我要消灭敌人。”

外婆推着童车,我就跟着庆小兔。

庆小兔端着枪,庆小兔把枪对着每一个目标,庆小兔的枪不断地发射子弹。看见树庆小兔瞄准一下,遇见汽车庆小兔也会把枪对准汽车,遇见其他可疑目标,庆小兔的嘴就开始发射子弹。

刚出小区门口,一辆汽车亮着灯开过来,我不知道这辆车是准备往哪里开的,我拉着庆小兔停下来。

汽车没有打方向灯,我突然发现司机在打方向盘,汽车迎着我们开了过来,我连忙往后退一步。

我大声地说:“你汽车转弯,你为什么不打方向灯。”

司机只是看了我一眼,汽车就开进小区里。

庆小兔继续在消灭敌人。

居委会门口的高台上,居委会门口的高台一米四高,这个高台比小区里的滑滑梯还要高。

居委会下班,家委会里已经黑灯瞎火,只有四期大门散射过来暗淡的灯光。

庆小兔端着枪上去了,庆小兔端着枪四处射击着,看不到一点庆小兔害怕的气息,庆小兔在上边走过来走过去,庆小兔不时地还转身跳跃,

高台虽然有栏杆,但是高台上灯光昏暗,高台里地面又那么高,庆小兔没有害怕让我不可理解。

庆小兔拿着一架飞机在飞。

庆小兔问:“降落吗?”

我说:“降落吧。”

飞机平稳降落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说:“飞机降落了,宁波到了。”

我说:“庆小兔,你就不会换一个地方,北戴河,天津,秦皇岛,都可以呀?你为什么一直就是落在宁波呀?”

庆小兔说:“宁波到了,请下车。”

我说:“这是飞机,不是汽车,你应该说,请下飞机。”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