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21这个汽车不能开到马路上

2020-06-12 06:58 | 宝宝成长

3021-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星期日晴天29~15℃客厅早晨温度25PM2.5-55

只要妈妈在家里,我就可以和外婆一起出去买菜。

当我们打开门回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亮起了灯,庆小兔坐在爬行毯上玩玩具。

庆小兔说:“外公,外婆,你们回来了。”

外婆说:“小九,你起来了。”

庆小兔说:“我起来了,我在玩汽车。”

庆小兔拿着寒冰射手。

庆小兔说:“我要射击。”

庆小兔把球塞进寒冰射手的嘴里,庆小兔把寒冰射手的嘴对着空中,只听见嘭地一声,球从寒冰射手的嘴里冲了出来。

庆小兔把蓝色的泡沫塑料球塞进寒冰射手圆圆的的大嘴里,庆小兔把寒冰射手对准一辆汽车。

庆小兔说:“我要射击汽车了。”

嘭地一声泡沫塑料球迅速射向汽车,汽车被炮弹打的晃了几下。

庆小兔把一个大玻璃球塞进寒冰射手的嘴里。

我说:“这个不行。”

庆小兔说:“怎么不行,可以的。”

庆小兔还是用手去捏寒冰射手的肚皮,大玻璃球还是被鼓了出来,但是玻璃球有一点重,一个大大的弧线把玻璃球送到地面上。

庆小兔还是把寒冰射手的配套炮弹塞进寒冰射手的嘴里。

庆小兔说:“还有两个呢?”

寒冰射手买回来的时候一共有三颗炮弹,也不知道庆小兔把泡沫塑料球打到哪里了。再说家里的玩具太多,每天玩具被翻过来翻过去,倒出来再装回去,不知道一个玩具最终会呆在哪里过夜。

我说:“等外公外婆搬完家,我们把玩具清理一下,这两个球就会找到的。”

外婆说:“我们去姨妈家吧?”

庆小兔说:“我要玩汽车。”

外婆说:“外婆买了虾哟,我们把虾放进脸盆里游泳。”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

妈妈说:“小九拜拜。”

庆小兔说:“妈妈拜拜。”

庆小兔没有想到要妈妈一起走。

走到四期门口,庆小兔又要去喂鱼。

庆小兔说:“我要喂鱼。”

今天外婆买了鸡蛋,今天又买了很多水果,还有许多要洗的衣服,庆小兔的鱼食瓶子里也忘了装鱼食。

我说:“今天东西太多了,我们明天再去喂鱼。”

庆小兔说:“要喂鱼。”

外婆说:“小九,你喂鱼,你的虾怎么办,虾子没有了水会死的。”

庆小兔说:“回家让龙虾喝水。”

走到昨天看见毛毛虫的地方。

庆小兔环顾四周看了一下说:“毛毛虫回家了。”

庆小兔还是在路旁找。

庆小兔说:“我找一找,毛毛虫是不是出来了。”

庆小兔还是一路走一路找。

庆小兔说:“毛毛虫没有出来找食物。”

庆小兔进门看见姨妈坐在沙发上,庆兔兔坐在姨妈的旁边,姨妈看着庆兔兔念书。

庆小兔说:“姨妈我来了。”

姨妈说:“小九,你回来了。”

庆小兔说:“姨爹,我来了。”

姨爹说:“我们的小帅哥来了。”

庆小兔说:“哥哥,我来了。”

庆兔兔说:“哥哥在看书。”

庆兔兔站了起来。

姨妈说:“庆兔兔,你还是进屋去读书吧。”

庆兔兔说:“不要,我要在这里读书。”

姨妈说:“你在这里能读好书吗?”

庆兔兔说:“读的好。”

姨妈说:“你只要有一点点干扰,你马上就分心,快去书房读书去。”

姨妈跟着庆兔兔一起去读书了。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说:“哥哥在复习功课,我们把声音开小一点好不好?”

庆小兔说:“小一点。”

姨妈和庆兔兔出来了,庆小兔还在看电视。

姨妈说:“我们看完这一集就不看了。”

庆小兔说:“不要。”

庆兔兔说:“小九,看完了,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去江边。”

庆小兔拿着那一辆往前看不出是警车的警车。

庆小兔说:“哥哥走。”

庆兔兔说:“外边有太阳,我们去球场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去球场。”

我拿了汽车挖掘机,我背着玩具包。

高楼镶嵌在蓝天上,阳光照亮宜昌的大地,房屋的阴影里穿短袖还有一点凉飕飕的,靓丽的妇女们已经换上裙装打起阳伞来。

庆小兔拿着破烂不堪的警车在推,庆兔兔拿着一辆校车往后拖了一下,庆兔兔手一松,校车朝着庆小兔的方向飞驰过去。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警车,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校车。

庆小兔说:“撞车。”

两辆车迎头撞去。

庆兔兔两个手吊在一个横杠上,庆兔兔把两条腿挂在横杠上松开手。

庆小兔扔下汽车,庆小兔也两个手吊在横杠上,庆小兔把两条腿翘起来,庆小兔努力把腿放平。

一个小姑娘牵着一只小狗过来了。

小姑娘比庆小兔小。

小姑娘捡起庆小兔的校车,小姑娘拿着校车让爸爸看。

小姑娘爸爸说:“这是哥哥的,你还给哥哥。”

庆小兔看见小姑娘拿了自己的校车,庆小兔从横杠上下来,小姑娘拿着校车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拿起校车往后一拉,庆小兔松开手,校车开到小姑娘的跟前。

庆小兔做了一个拉扯的手势。

庆小兔说:“妹妹,开。”

庆兔兔从横杠上下来。

庆兔兔说:“小九,我们捉迷藏吧。”

庆小兔跟小姑娘说:“我们躲猫猫。”

庆小兔闭着眼睛等庆兔兔藏起来。

庆兔兔迅速跑到一棵小树的后边,小姑娘却看着庆兔兔躲在树后边。

庆小兔睁开眼睛在找庆兔兔。

小姑娘用手指着小树后边说:“哥哥在这里。”

庆兔兔说:“捉迷藏你们不能看。”

小姑娘爸爸说:“你们不要看,你们数数。”

庆小兔闭上眼睛在数一二三四五,小姑娘只是看见庆兔兔跑了出去,小姑娘爸爸一打岔,小姑娘不知道庆兔兔到底藏到哪里了。

庆兔兔在一棵松树后边躲了起来。

庆小兔说:“妹妹,我们去找哥哥。”

小姑娘指着庆兔兔跑出去的方向说:“在这里。”

庆小兔小姑娘两个人找一圈也没有看见庆兔兔,我偷偷地用手指一下那棵小树,庆小兔一下子就看见了庆兔兔。

庆小兔说:“我看见了。”

庆兔兔说:“我不玩了。”

小姑娘伸出手要汽车,庆小兔把校车递给小姑娘,小姑娘拿着校车在地上推。

这时候已经离出口只有两三米远。

庆小兔说:“妹妹,这里不能玩。”

小姑娘疑惑地望着庆小兔。

庆小兔用手指着身后说:“这里有马路,这个汽车不能开到马路上的。”

小姑娘爸爸说:“哥哥说的对,玩具是不能开到马路上的。”

于是几个人回到小广场里面,庆小兔拿着挖掘机进到草地里,庆兔兔也跟着进到草地里,小姑娘拿着校车也跟着进去了。

小姑娘爸爸说:“你们不要进去,里面有蚊子。”

小姑娘爸爸把小姑娘抱了出来。

小姑娘走了,又来了一个小男孩,也是比庆小兔小一点的小男孩。

庆小兔继续在拿挖掘机挖土。

小男孩也想玩挖掘机,庆兔兔也要玩挖掘机,庆小兔一个也不让,我只能回家再拿一辆挖掘机。

这是昨天刚刚用热熔胶修复的挖掘机。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在挖土,挖斗挖起满满一挖斗土,当庆小兔准备让挖臂转一个角度的时候,挖掘机的转盘没有转动。

庆小兔说:“怎么不转了?”

我这才想起来我在粘挖掘机的时候忘记了挖掘机是可以转的,我把挖掘机的车上还履带都黏合在一起了。

我说:“外公粘错了,你就这样用吧。”

庆小兔说:“不能这样用,挖掘机要修理。”

姨妈在喊庆兔兔回家,庆兔兔回家做作业了。

庆小兔突然发现庆兔兔不在了。

庆小兔问:“哥哥呢?”

我说:“哥哥回家做作业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做作业,我不回家。”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在挖,庆小兔是轮流用两台挖掘机在挖,庆小兔把挖出来的泥巴石头捡起来往树上扔。

庆小兔在挠痒。

庆小兔说:“蚊子咬了。”

我说:“有蚊子,我们回家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外公去拿绿油膏。”

我说:“你不要乱跑,外公马上就回来。”

我拿着绿油膏出来,庆小兔正站在灌木丛后边翘首观望。

庆小兔说:“绿油膏给我。”

庆小兔自己挖了一点绿油膏抹在胳膊上。

姨妈带着庆兔兔去上课了,庆兔兔往这边看看,庆兔兔向着庆小兔招招手,庆小兔正在专心致志地工作着。

垃圾车特有的嗡嗡嗡的声音传过来。

庆小兔说:“垃圾车。”

垃圾车开了过来,司机停下车下车把垃圾桶拉了过来,随着嗡嗡嗡的马达声音,垃圾桶缓缓地升了起来。垃圾桶里的垃圾还没有倒尽,垃圾车顶部已经可以看见垃圾了,垃圾桶往后平放了下来,一个大的刮板把垃圾车的垃圾压了进去,当刮板抬起来,垃圾桶把垃圾全部倾倒进了垃圾车里。

垃圾桶被放回路旁,垃圾车平稳地开走了。

庆小兔说:“垃圾装完了,垃圾车开走了。”

庆小兔跑回篮球场看,这一会篮球场已经空空荡荡,阳光照遍了篮球场,篮球场小广场上没有一个人。

庆小兔就直接跑了回家。

茶几上放置着各种各样的水果,庆小兔伸手就拿了一颗冬枣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我连忙把冬枣从庆小兔的手里拿了下来。

我说:“你在外边玩了泥巴的,回来洗了手再吃东西。”

庆小兔急忙往厨房跑。

庆小兔说:“洗手了。”

庆小兔的手不是一般的脏,庆小兔的手不知道摸了什么,两个手几乎像搬过煤炭一样。

外婆说:“小九,你干什么了,你的手也太脏了,你要用肥皂好好的洗一下。”

庆小兔说:“洗手液。”

庆小兔的手上抹了洗手液,我帮着庆小兔搓手,庆小兔把我的手推开。

庆小兔说:“我自己洗。”

庆小兔两个手不断地搓着,庆小兔把手掌手背都来回搓洗着。

庆小兔伸出手说:“看,我洗干净了。”

庆小兔又在自来水龙头下边搓洗着,庆小兔一直把手上的洗手液洗干净。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庆小兔看火车Tluoyi

新闻是看《我们走在大路上》。

新闻庆小兔偶尔看一下,庆小兔的耳朵却一直在听着。

庆小兔不断地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我要看超级飞侠。”

外婆说:“等一会,你要把眼睛休息一会。”

外婆说:“我们把生字认一遍再看电视。”

几个生字庆小兔认了一遍。

庆小兔说:“还有那个一呢?”

外婆又把一二三四五让庆小兔认了一遍。

《我们走在大路上》出现了字幕。

庆小兔说:“新闻完了,我可以看电视吗?”

我在查询历史记录,庆小兔还不认识上边的字,但是庆小兔看着画片,庆小兔就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动画片,这个动画片里演出的是什么节目。

宝宝巴士有很多,庆小兔就知道那一个是演玩具的,那一个画面比较小,那一个是煮饭的,那一个是唱歌的。

庆小兔说:“望远镜。”

庆小兔在玩具架发现了望远镜。

庆小兔拿着望远镜往窗外看着。

庆小兔说:“汽车。”

庆小兔又往远处看去。

庆小兔说:“江边有人。”

庆小兔把望远镜挎在脖子上。

庆小兔说:“去江边。”

我说:“已经十二点钟了,马上就要吃饭了,我们去接妈妈吧。”

庆小兔说:“手机,钱包,钥匙。”

妈妈每次出门妈妈都会这样自言自语地唠叨,现在也成了庆小兔的口头禅。

庆小兔伸出手说:“牵着小心摔倒,注意安全。”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老鼠。”

一只大老鼠钻进灌木丛中。

远远地看见妈妈走过来,庆小兔喊着妈妈跑了过去。

妈妈说:“慢一点,当心摔倒了。”

庆小兔说:“摔不倒。”

妈妈说:“为什么摔不倒呀?”

庆小兔说:“因为妈妈牵着。”

外婆卤了豆腐干。

庆小兔说:“我要吃豆腐干。”

姨妈把碎咸菜撒在豆腐干上。

庆小兔把白菜放在卤豆腐干上。

饭吃完了,鸡肉也吃了,庆小兔把剩下一点鸡汤都倒进嘴里。

吃完饭妈妈说:“妈妈要去上课了。”

庆小兔说:“妈妈再见。”

庆小兔说:“我的小飞机呢?”

我说:“你拿着这个出去找。”

外婆说:“你这个小祖宗呀,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找超级飞侠。”

门还没有打开,就听见庆小兔在说话。

庆小兔说:“我要找金刚葫芦娃。”

一大袋金刚葫芦娃放在飘窗上,庆小兔爬到飘窗上,庆小兔去拿葫芦娃的包装袋。

庆小兔的玩具大部分都已经运来,玩具都堆放着飘窗上,还有一个玩具架放在飘窗前边。金刚葫芦娃放在靠墙电子琴跟前,电子琴竖着靠在墙上。

庆小兔拿不到葫芦娃的包装袋,庆小兔把路上可能的障碍都推倒地上。

我喊外婆:“他要拿金刚葫芦娃。”

外婆可能不知道金刚葫芦娃放在什么地方。

我说:“在电子琴跟前。”

我迟迟没有听见庆小兔说找到了,我这才发现外婆找错了方向。

我说:“在电子琴跟前。”

外婆继续在飘窗另一面在翻找。

我大声地说:“在那一边,在电子琴的跟前。”

外婆不愿意了。

外婆说:“你喊什么,我不是在找吗?”

我只好自己起来把葫芦娃的包装袋翻了出来。

三番五次的醒来,我虽然瞌睡,我已经无法继续睡下去。

外婆要庆小兔睡觉,庆小兔不愿意睡觉。

庆小兔刚刚找到金刚葫芦娃,无论如何庆小兔也要玩一会。

庆小兔按动大葫芦,葫芦发出暗淡的亮光,葫芦开始演出葫芦娃的歌曲。

庆小兔把里面的八个带轮在火车连接起来,庆小兔在地板上推着走。

庆小兔把几个葫芦娃插在火车上。

庆小兔说:“葫芦娃来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

庆小兔问:“是妈妈吗?”

“是姨妈。”姨妈说。

庆小兔问:“姨妈,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姨妈说:“是果汁。”

庆小兔放好跷跷板,庆小兔把积木插在七巧板的一端,庆小兔用劲一击另外一端,另一端猛烈地翘起来,积木高高地跃起,积木一天弧线飞向远方。

庆小兔说:“小坏蛋打出去了。”

姨妈问:“谁是小坏蛋呀?”

庆小兔说:“怪兽,我把怪兽打了出去。”

姨妈把一杯剩下的新鲜果汁放在厨房。

庆小兔马上过来,庆小兔想把杯子端起来,庆小兔猛地把手松开。

庆小兔说:“好冰,不能喝。”

姨妈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

姨妈说:“你又不要睡觉呀?”

庆小兔说:“我不想睡觉。”

一会庆小兔又过来摸了一下说:“还是好冰。”

庆小兔用手指着玻璃柜上的东西。

庆小兔说:“外公拿看看。”

我拿起包装袋说:“这个不能吃。”

庆小兔说:“这个是手套。”

这是吃龙虾配套的手套。

庆小兔说:“外公抱。”

我发现已被打开的包装袋,我把上边夹着的夹子打开。

庆小兔说:“这是饼干,我要吃。”

庆小兔说:“我自己打开。”

这是很小的葱油饼干,只是比蚕豆大一点,庆小兔就吃了两片就把包装袋放回原处了。

我说:“庆小兔,已经两点钟了,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我说:“你是不是又不听话了。”

庆小兔说:“没有呀?”

我说:“你不听话,外公就要生气了。”

庆小兔跑进姨妈的房间里。

很快我听到姨妈说:“小九,要睡觉了。”

我进屋看。庆小兔站着姨妈的床上。

庆小兔说:“外公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我要睡觉了,我要喝奶。”

我给庆小兔端尿穿纸尿裤。

我拿椅子挡在床沿。

庆小兔说:“用椅子挡住,我就不会摔下来了。”

十七点二十分庆小兔醒了,妈妈庆兔兔也回来了。

庆兔兔在看中国版的奥特曼。

我说:“庆兔兔,你还在看这种打打杀杀的动画片呀?”

孩子就是需要学习,学习并不是上课就是学习,动画片新闻一样是学习,如果把时间都浪费在打打杀杀中,有限的时间就无意中悄悄地流逝了。

我不敢大声地说,因为妈妈就坐在庆兔兔的旁边。

外婆要庆兔兔吃饭,庆兔兔不要吃饭。

妈妈说:“你可以把电视暂停。”

庆兔兔这才来到餐厅。

庆兔兔说:“我吃一点绿豆汤。”

外婆说:“你不吃饭,你肚子不饿呀?”

姨妈说:“现在的小孩子哪一个会觉得肚子饿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让零食统治孩子的食欲,把正常的饮食变成虚设,孩子的胃没有停歇的时候,孩子能够不发胖吗?孩子的身体能够不缺乏营养吗?长大了孩子会不会有胃病不得而知。

还没有一两的绿豆汤,里面沉淀下来的绿豆沙庆兔兔给了外婆。

吃了饭妈妈去陪庆兔兔做作业,姨妈抱着庆小兔在玩。

庆小兔突然哭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姨妈怎么跟庆小兔说好话都没有用,最后还是姨妈把妈妈喊了过来。

我说:“庆兔兔可以适当地让他看一些新闻。”

妈妈说:“这么小有什么看的。”

我说:“现在这么大的小孩,很多多知道最近国内外发生的事情。”

姨妈说:“你们不要说,提一下就算了。”

我说:“庆兔兔有时候提问的一些问题就有一点摸不到边际。”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