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18我自己爬上来的

2020-06-10 05:10 | 宝宝成长

3018-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星期四晴天转多云25~19℃客厅早晨温度25PM2.5-36

庆小兔在喊。

我进屋问:“是谁在叫呀?是不是大青蛙呀?”

我把蚊帐打开。

庆小兔说:“打开透透气。”

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说:“这个也要打开透透气。”

外婆听到庆小兔说话的声音,外婆从沙发上站起来,外婆嘴里唉了一声。

庆小兔说:“唉,外婆这样说的。”

庆小兔来到卫生间尿尿洗脸。

庆小兔说:“光脚不能下地,会滑倒的。”

雨还是没有看见,云也变得轻飘起来,沉重的乌云已经消失,太阳依旧没有出来上班。

四期的鱼庆小兔还要去看,但是看鱼只是走马观花,因为鱼和小动物是庆小兔的所爱,但是四期的鱼塘已经成为昔日黄花,往事如烟,以往的成群结队跃出水面的场景已经变成记忆,看到的就是静悄悄的一潭死水,来往四期看鱼的小朋友已经不会再来,留下的是孤零零的小桥亭子。

外婆十点钟要去动手术,外婆要去医院把脖子上的淋巴切除,结果外婆扑了一个空,上午已经没有手术台动手术了,外婆要下午再去动手术。

庆小兔拿着庆兔兔的电话手表在拨,手表上显示一个个电话符号。

我说:“你不要玩哥哥的手表。”

庆小兔说:“我要给哥哥打电话。”

我说:“这就是哥哥的电话,你怎么给哥哥打电话呀?”

我怕庆小兔真的不小心把电话拨了出去。

我说:“你用外婆的手机打电话好不好?”

因为外婆的老年手机是要长按启动的。

庆小兔说:“我有电话。”

庆小兔马上跑到屋里的玩具柜跟前,庆小兔拿了那个糖豆奥特曼手表,庆小兔要我把手表给戴着手腕上。

庆小兔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庆小兔抬头看看电子钟。

庆小兔说:“十点钟了。”

庆小兔把假手表从手腕上拿下来。

庆小兔说:“外边没有下雨了,我们去江边玩。”

外婆说:“已经不早了,你们就在小广场玩一会。”

庆小兔说:“去江边玩一会。”

外边似乎有了一点太阳的影子,马上一股燥热油然而生。

扭扭车刚刚过来斑马线,一个小男孩骑着平衡车往马路这边骑。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迎上去,男孩马上调转船头和庆小兔并驾齐驱。

男孩的爸爸说:“我们要回家了。”

男孩骑着平衡车头也不回,男孩妈妈跟在后边紧紧地跟着。

这时候江边的自行车道上看不到什么人,昨天的突然降温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但是男孩的妈妈一直让男孩往草地里骑,庆小兔马上骑着扭扭车跟了过去。

平衡车的轮子大一点,平衡车在草地里虽然不是很好骑,但是慢慢地走还是可以的。

扭扭车的轮子又硬又小,扭扭车在草地里根本无法行走。庆小兔的扭扭车还没有走几步,男孩的平衡车已经从另一边的路上拐了回来,庆小兔马上沿着自行车道迎上去。

男孩沿着路往公路边骑去,庆小兔把扭扭车停下来。

庆小兔朝着男孩喊:“不能去那里去。”

男孩妈妈也在喊:“不要骑过去。”

男孩骑着平衡车拐了回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公路说:“那里危险。”

男孩妈妈说:“弟弟就知道那里有危险。”

因为扭扭车座位低,平衡车比扭扭车高许多,我也以为男孩比庆小兔大。

男孩比庆小兔小四个月,不过男孩的个头并不低,男孩的爸爸妈妈都很高。

庆小兔用手指向胭脂園,男孩骑着平衡车就往胭脂園走。

男孩爸爸对妈妈说:“要回家了,怎么还要走呀?”

男孩妈妈说:“他要走,我又不能拉着他,好容易遇见一个小朋友,还是让他玩一会吧。”

男孩的妈妈还是要男孩从草地里走。

庆小兔说:“不要走草地,草地不好走。”

男孩刚刚来到路上,男孩妈妈又要男孩回到草地。

庆小兔眼看着男孩越走越远,我过去拉着扭扭车的方向盘在走。

男孩从供自行车上下的斜坡往上走,男孩妈妈过去帮着男孩往上走。

男孩爸爸说:“要让他自己锻炼。”

男孩还是上不去,男孩妈妈帮着男孩上去了。

庆小兔的扭扭车一样上不去,庆小兔的扭扭车停在斜坡上,我推着庆小兔上到斜坡上。

男孩调转车头想从斜坡上下来。

男孩妈妈说:“当心一点,当心摔了下来。”

男孩没有从斜坡上滑下来,男孩两个脚撑着地面慢慢地走下来了,同样庆小兔也没有敢从斜坡上滑下来。

两个人上下几次后,男孩独出心裁从阶梯往上骑,男孩搬着平衡车上不去阶梯。

庆小兔走过去说:“这个是人走的楼梯,车子不能走。”

男孩妈妈说:“小哥哥就知道这里不能上去。”

男孩妈妈对我说:“他说话很好一点,我们这个还不行。”

我说:“我们这个还不是,他两岁前话也说不清,小孩子大一个月就大不一样。”

男孩爸爸有一点急了。

男孩爸爸说:“要回家了,不能再玩了,跟哥哥再见。”

男孩没有再见,庆小兔也骑着扭扭车走开了。

庆小兔来到胭脂鱼浮雕跟前,庆小兔扶着大理石石墩,庆小兔跨过围着的铁链进到里面。

庆小兔说:“这是鱼,我站在鱼身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这是鱼的嘴巴,这是鱼的眼睛。”

庆小兔心血来潮,庆小兔两个手扒着大理石石墩,庆小兔把脚踩在铁链穿过石墩的孔洞跟前,庆小兔在往大理石石墩上边爬。

大理石石墩是紫红色的大理石,高六十厘米,是一个边长四十厘米的石墩,四周一共八个石墩,用一条铁链串联起来。

庆小兔以前还没有直接从铁链上跨过去,庆小兔更没有爬到石墩上。

庆小兔一个脚踩在铁链上,庆小兔上身紧紧地贴在石墩的顶面,庆小兔笨拙地蹬着铁链,庆小兔另一条腿离开地面又放下来。

庆小兔把两个手往前送一下,庆小兔再一次蹬着铁链,庆小兔下边的一条腿的膝盖已经接近石墩顶面的边沿,庆小兔努力挣扎着想把腿放上去,庆小兔还是没有成功。

这一次庆小兔让蹬着铁链的腿努力伸直,庆小兔终于把一条腿放在石墩的顶面上,庆小兔上身紧贴石墩顶面,庆小兔慢慢地撅起屁股。庆小兔终于跪在石墩上。

庆小兔回头说:“是我自己爬上去的。”

后边庆小兔也失败过,但是庆小兔后来都成功登顶,庆小兔把八个石墩都浏览了一次。

庆小兔来到海豚雕塑跟前,庆小兔刚刚把手放在上边,。

庆小兔说:“好烫。”

我过去摸了一下,果真雕塑变得烫手,这组雕塑是钢板焊接,没想到看不见的阳光竟然如此热情。

雕塑旁边的不锈钢的宣传栏,庆小兔趴在地上探出头,宣传栏下边有一个三十厘米的空档。

庆小兔把头缩回来,庆小兔又趴了下去,庆小兔把头探过去,庆小兔伸出一个手,庆小兔往前移动身子,栏杆挡住庆小兔的肩膀,庆小兔压低肩膀,庆小兔勉强把肩膀钻过去,庆小兔把身体紧贴在地面上,庆小兔终于爬了过去。

庆小兔说:“我爬过来了。”

庆小兔又爬过去一次。

宣传栏后边两边还有一个斜的支架,支架的空间就更小了,庆小兔把头伸过去,庆小兔几次试图都没有钻过去,最后庆小兔的努力没有白费,庆小兔还是钻了过去。

庆小兔高兴地说:“我钻过来了。”

在大树下躺在地上的石凳,变成护卫大树的围栏,也成为人们纳凉休息的石凳。

庆小兔拿出一个个玩具汽车,庆小兔没有把汽车放在石凳上开,庆小兔把汽车放在地面上,汽车并没有享受愉快的行程,庆小兔把汽车一个个侧身仰面朝天。

庆小兔说:“呜呜,它们哭了。”

我说:“你怎么把它们这样放呀?”

庆小兔说:“他们负伤了,他们需要救援。”

太阳从云层的后边露出一个圆盘,马上就感到热度在上升。

我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我说:“太阳出来了,你不热吗?”

庆小兔说:“我不热。”

我说:“外婆已经把面条烧好了。”

庆小兔这才同意回家吃面条。

回到家庆小兔喊:“外婆,我要吃面条了。”

外婆说:“外婆没有烧面条呀?”

我说:“我告诉庆小兔,外婆烧面条了,我也忘了打电话告诉你。”

庆小兔说:“外公,外婆面条没有烧好。”

外婆说:“外婆给你烧面条。”

庆小兔说:“外婆,放一点葱。”

外婆说:“你也知道要在面条里放一点葱呀。”

庆小兔刚刚吃完饭,姨爹下班回来了,庆小兔就扒在姨爹身上疯。

姨爹在整理买卖房子的合同和支付预付款的收条。

不知道怎么了,我们一半的房款已经打给对方十几天了,对方还没有把房产证拿回来,更没有提及房产证转户的事情,说好的是十九日交房,现在连人影也看不到了。

庆小兔拿着苍蝇拍爬到窗台的飘窗上,庆小兔用苍蝇拍在纱窗上拍打着。

庆小兔说:“有苍蝇。”

我问:“在哪里?”

庆小兔说:“我打死它们。”

庆小兔的苍蝇拍在纱窗上来回拍打着。

庆小兔说:“苍蝇在缝缝里。”

两个大苍蝇在纱窗和玻璃窗的空隙里。

庆小兔说:“苍蝇在这里,我打不到。”

我接过苍蝇拍,把两个苍蝇打落在地,我只看到一只苍蝇落在窗户的滑道里。

庆小兔拿着苍蝇拍继续在拍打着。

我说:“你用牙签呀?”

我给庆小兔一根牙签。

庆小兔说:“牙签弄不到。”

我问:“是不是苍蝇飞走了?”

庆小兔说:“苍蝇还在动。”

我说:“那你就用牙签扎死它呀?”

庆小兔说:“苍蝇掉进洞洞里了。”

庆小兔用牙签在米袋上拍打着。

庆小兔说:“外公,这里一个苍蝇。”

一个苍蝇还在米袋上缓慢地爬行。

我说:“外公用苍蝇拍打死它。”

庆小兔说:“我来打死它。”

庆小兔举起苍蝇拍,一下子把苍蝇打落在地上。

庆小兔说:“我要喝酸奶。”

庆小兔过来拿酸奶,庆小兔看见了纯牛奶。

庆小兔说:“我要喝这个。”

外婆起来了。

外婆说:“小九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

外婆说:“已经两点钟了,我们睡完觉去接哥哥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听话不听话,你是男子汉,你就要说话算数。”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我说:“你不睡觉,外公也不喜欢你了,你以后不要找外公了。”

僵持一会。

庆小兔说:“我要屙巴巴了。”

我没有理睬庆小兔。

外婆对我说:“小九要屙巴巴了。”

庆小兔说:“外公生气了。”

我说:“我不想理睬他。”

外婆说:“他是要屙巴巴了。”

我说:“你是不是不听话呀?”

庆小兔没有说话。

庆小兔把裤子脱下来,我把庆小兔放在马桶上。

庆小兔屙完巴巴。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从床上下来。

庆小兔对我说:“你不要理睬我。”

说着庆小兔就回到客厅里。

庆小兔在找姨爹。

我对外婆说:“因为今天姨爹中午回来,庆小兔有一点兴奋。”

庆小兔没有找到姨爹。

庆小兔问:“外婆,姨爹呢?”

外婆说:“姨爹上班了,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庆小兔打开电视机,庆小兔爬到电视柜上,庆小兔去按电视机启动开关。

我过去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哭着说:“我要看新闻。”

我说:“现在不能看,现在只能睡觉。”

庆小兔说:“我要看新闻,我不要睡觉。”

庆小兔又把电视机开关打开了,我过去前又把电视机开关关了。

庆小兔用手打我,我也用手打了庆小兔的手一下。

我说:“你现在行了,你学会打人了是不是?”

我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了起来,我把所有的门都关了,屋里顿时暗了许多。

我要外婆到屋里去,客厅里没有人,庆小兔不会一个人呆在客厅里的,卧室里的亮度更低,庆小兔更容易产生睡觉的欲望。

庆小兔抱着胳膊进来了,庆小兔摆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庆小兔在外婆的面前走过来走过去,庆小兔足足走了十几趟。庆小兔看看外婆没有理睬他,庆小兔故意从外婆的腿上爬到床上,外婆没有理睬庆小兔,外婆干脆躺在床上。

庆小兔抱着胳膊在床上来回走着,庆小兔围着外婆在走,庆小兔从外婆的腿上跨过去,庆小兔从外婆的胸口爬过去。

外婆还是没有理睬庆小兔,庆小兔就去拉外婆的胳膊。

外婆拿着纸尿裤让庆小兔睡觉,庆小兔犟着不愿意穿纸尿裤。外婆有一点生气,不再理睬庆小兔,庆小兔就在外婆旁边躺了下来,不过庆小兔还是没有想睡觉,庆小兔一直在外边的身旁拱着。

外婆拿了买房合同走出房间,庆小兔拉着外婆的衣服跟了出去,外婆用手拉开庆小兔的手,庆小兔又重新拉起外婆的衣服。

外婆把庆小兔的手强行拉开,庆小兔朝着外婆打了一下,外婆也照庆小兔的胳膊上打了一下,庆小兔朝着外婆的身上打去,外婆在庆小兔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因为屋里光线暗淡,外婆进到书房里看合同,庆小兔马上爬到书房床上跳起来。

我说:“你现在看这个干什么?”

外婆说:“我看一下又怎么了?”

我说:“本来我们进屋就是想让庆小兔睡觉的,庆小兔已经有一点想睡觉了,你这一来到亮的地方,亮光一激,庆小兔马上就没有睡意了。”

外婆说:“我不就是看一下吗?”

我说:“一会我还要去接庆兔兔,庆小兔刚刚睡觉怎么办?”

外婆说:“我不去看病了好不好?”

我说:“这和看病有什么关系,你看你的病。”

外婆去看病走了。

庆小兔在各个房间喊外婆。

庆小兔问:“外婆呢?”

我躺在床上没有理睬庆小兔,庆小兔爬到床上,庆小兔在我的跟前躺下来,庆小兔用头拱着我,庆小兔拿着手电筒在照着。

我以为庆小兔要睡觉了。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再一次拒绝睡觉,我就来到餐厅里写日记,庆小兔一个人在屋里自言自语地玩,庆小兔的嘴里喋喋不休不知道说了一下什么。

十五点半庆小兔说:“尿尿了。”

我没有理睬庆小兔。

庆小兔说:“我尿完尿就睡觉。”

尿完尿我给庆小兔兜纸尿裤。

庆小兔说:“一会就要去接哥哥放学呢。”

我说:“你早一点睡觉不就好了,一会去接哥哥我叫你。”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等我来到房间看庆小兔,庆小兔拿着奶瓶,庆小兔含着奶嘴睡着了,奶瓶里还剩下不少牛奶。

庆兔兔今天好像语文考的很好,妈妈说了一堆表扬的话。

妈妈说:“庆兔兔,你现在有一点超重了,你以后加强锻炼身体了。”

庆兔兔是没有锻炼身体的时间,但是庆兔兔的祸根是吃零食,庆兔兔甚至经常出现吃多了零食不吃饭,但是妈妈根本就不信我的一套理论,妈妈认为又不是我们吃不起,西方人就是这样吃的。

庆小兔猛地蹦起来,庆小兔蹲着地上,庆小兔一个手撑着地面。庆小兔一个手斜举起来。

妈妈说:“小九,你这是什么动作呀?”

庆小兔说:“跳舞呀?”

妈妈说:“你再跳一个。”

庆小兔反方向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

妈妈说:“你要把动作连贯起来做一个。”

庆小兔没有再做刚才的动作,庆小兔像一个大青蛙在一蹦一蹦地跳。

庆小兔问:“我的手机呢?”

我把当闹钟的手机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打开手机屏幕,庆小兔用手在手机屏幕上在划。

庆小兔可能是人小的缘故,庆小兔总是手指头捏在屏幕上,这样一来,另外一个指头划动屏幕就失去作用了。以前也告诉庆小兔不要把手指头捏住屏幕上,庆小兔总是改不过来,刚刚帮着庆小兔把手指头脱离屏幕,庆小兔一个手的手指头去触摸屏幕的时候,庆小兔握手机的手指头又捏了上去。

这一次我告诉庆小兔这样不行,庆小兔把手机托在手掌里,庆小兔再用手指头去划动屏幕,这就是说庆小兔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