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17外婆外公都喜欢我

2020-06-09 06:59 | 宝宝成长

3017-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星期三小雨21~19℃客厅早晨温度25PM2.5-23

昨天的气温明显降了下来,屋里早上也跳低了两度,今天外边已经许多人穿起了外套。

可能是温度低下来的缘故,庆小兔七点五十分才起来。

外婆进屋问:“小九,你起来了。”

庆小兔说:“外婆出去,我要外公。”

我说:“外婆是仙女哟,你怎么不要外婆呀,外婆给你煮面条洗衣服呢。”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端尿。”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去尿尿洗脸洗屁股。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在喝牛奶。

庆小兔说:“看电视。”

庆小兔并不会要多看一集,庆小兔关了电视。

庆小兔催促着:“去姨妈家。”

庆小兔推着童车就往门口走。

走到门口庆小兔把童车推到走廊里。

庆小兔说:“外公推下楼。”

庆小兔一个手握着鸡蛋,庆小兔一个手握着楼梯栏杆,庆小兔曲着腿,庆小兔猫着腰,庆小兔一步步慢悠悠地往楼下走。

外婆说:“小九,你是怎么在下楼的呀?”

庆小兔抬起头笑着说:“我在下楼呀。”

云还是铺天盖地,满天都是灰扑扑脏兮兮的云彩,一坨坨深色的云,一块块地吊在下边,就好像天已经承受不了云的重量一样。

云低了,风也悄然升级。

我和外婆是穿的短袖,庆小兔一样也是短袖上衣,冷飕飕的风不再是凉爽而是有一点起鸡皮疙瘩。

我和外婆已经感到寒冷的威胁,庆小兔还要坚持去喂鱼。

外婆说:“那么冷,我们去姨妈家吧。”

庆小兔说:“鱼还没有喂。”

外婆说:“你不是要去姨妈家的吗?”

庆小兔说:“喂了鱼去姨妈家。”

鱼食抛进小桥下,庆小兔用劲地踏在桥面上。

庆小兔说:“鱼来呀。”

不远处出现一条小鱼。

庆小兔说:“鱼来了。”

水面又多了一块鱼食。

庆小兔说:“大鱼呢,大鱼怎么没有来。”

庆小兔转身看小桥的另一面。

庆小兔惊奇地说:“鱼死了。”

一条不大的锦鲤仰面朝天。

尖锐刺耳响声传遍了整个上空。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

我楞了一下,我想不起来可能是什么发出的声音。

我说:“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

响声持续不断,响声就像钻进心头,这时候我才感到不一样的感觉。

我说:“是不是警报器的声音。”

庆小兔说:“是消防车,失火了,要去灭火。”

外婆说:“今天是九月十八号。”

我恍然大悟。

我说:“今天是九一八。”

我对庆小兔说:“这是警报器的声音。”

庆小兔说:“是消防车的声音。”

我说:“这和消防车的声音有一点相像,是告诉人们情况紧急,因为那一年日本在中国点燃起战火,中华民族开启长达十四年的浴血奋战。”

庆小兔说:“我怎么没有看见消防车呢?”

我说:“警报器是安装在高山上的。”

庆小兔说:“消防车在马路上。”

我这才想起来庆兔兔学校里今天要进行徒步行军,金东方学校今天是在纪念九一八事件的。

今天终于放下心,姨妈已经抢到了去孝感的火车票了,这一次去孝感全家坐火车去了,我不用为外婆的晕车而担心受怕。

庆小兔拿着小电视机的遥控器。

庆小兔说:“看电视。”

庆小兔打开电视机。

庆小兔说:“看火车宝宝。”

庆小兔从沙发一头走过来,庆小兔在后边搂着外婆。

外婆说:“你不是不要外婆吗?”

庆小兔说:“外婆喜欢我,外婆外公都喜欢我。”

外婆说:“小九比庆兔兔会来事,小九的脑子灵光许多。”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

庆小兔说:“去江边。”

外婆说:“已经十一点多了,我们晚上再去江边。”

庆小兔说:“要去江边。”

我说:“去就去吧,就我们几个人吃饭,晚一点就晚一点。”

外婆拿着外套给庆小兔穿。

庆小兔伸出胳膊说:“我不冷呀?”

外婆说:“很冷呀,外边还有风。”

庆小兔还是把外套穿上了。

庆小兔刚刚骑到外边的路上,庆小兔把外套脱了下来。

庆小兔说:“不冷,我好热。”

出门就发现外边在滴雨,是稀稀拉拉的细雨,但是风比刚才又凌厉一些,风夹杂着雨让人有一点停下脚步的感觉。

庆小兔的扭扭车停下来了。

庆小兔说:“下雨了。”

外婆说:“下雨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我要去江边。”

我回家了拿了雨伞出来,庆小兔已经把外套重新穿上。

江边的风失去阻挡,江边的风携带着雨迎面扑来。

外婆说:“你看下雨了,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沿着路走起来。

庆小兔抬头看着远方。

庆小兔自言自语地问:“人呢?”

庆小兔站起来往回看。

庆小兔说:“这里也没有人。”

外婆说:“现在外边下雨,小朋友都躲在家里了,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这才调转船头往回走。

庆小兔回到家就把电视机打开了。

外婆拿出汉字数字让庆小兔认。

庆小兔说:“我要看电视。”

外婆说:“看电视就要先学习。”

外婆拿着一个二说:“二。”

庆小兔说:“二。”

外婆说:“你看了没有?”

庆小兔把二字拿过来,庆小兔把卡片朝自己的眼睛跟前一过。

庆小兔说:“看过了。”

外婆说:“你看到什么了?”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一像一个铅笔。”

外婆说:“这是一吗?”

庆小兔说:“二像一个鸭子。”

外婆说:“这不是阿拉伯数字,这是汉字二,是两横。”

庆小兔说:“是两横。”

外婆让庆小兔念完数字,庆小兔这才开始看电视。

庆小兔端着装核桃的篓子,庆小兔又把夹核桃的夹子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夹。”

我刚刚拿起一个核桃,庆小兔两个手端起篓子,庆小兔把核桃都倒在沙发上。

我说:“沙发是坐人的,你把核桃倒在沙发上,别人怎么坐呀?”

我把核桃仁剥出来放在茶几上。

庆小兔拿着装南瓜子的罐子,庆小兔把南瓜子一下子全部倒进了垃圾盘里。

我说:“你怎么把南瓜子倒进垃圾盘里?”

庆小兔说:“这是垃圾。”

庆小兔在找伞。

庆小兔问:“我的伞呢?”

我说:“你的伞不是在篓子里吗?”

庆小兔说:“外公找。”

庆小兔的小红伞是不在篓子里,当我拉开篓子的时候。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上说:“这不是我的伞呀。”

庆小兔撑起小红伞。

庆小兔说:“出去。”

我说:“现在出去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打伞呀,外边下雨了。”

庆小兔打着伞在门口转一圈,庆小兔看见门口地上放着一块红砖,这是有一些人为了搬运东西用来抵门的。

庆小兔说:“抵住门。”

庆小兔一个手握住伞,庆小兔一个手去拖红砖。

庆小兔把红砖移到门口,庆小兔要我把大门打开,庆小兔把红砖往门槛里推。

我说:“你当心哟,当心压着手了。”

门被抵看一条缝,庆小兔拉着小红伞硬是从门缝里进去,还好门缝有那么大,小红伞又不是很大,虽然小红伞被门挡了一下,小红伞的钢丝伞骨被扯弯,小红伞还是被拉进门里。

庆小兔说:“我进来了,外公进来。”

我说:“你把门抵住了,要是小偷来了怎么办?”

庆小兔探出头往外看了一下说:“外边没有小偷呀?”

我说:“小偷是趁没有人的时候才进来的。”

庆小兔这才去推红砖。

我说:“你会把手压住的。”

庆小兔用屁股抵住大门,庆小兔用手去推红砖,随着红砖在移动,大门也向着庆小兔这边挤过来。

我用手轻轻地抵住大门,庆小兔这才把红砖推开。

庆小兔拿着一本书,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的字说:“外公,O。”

我看书上,这是一本笨狼的故事,在书本的最后有一个汉语拼音字母表,庆小兔用手指的就是汉语拼音的O

我再要庆小兔说其他汉语拼音字母,庆小兔把书合上了。

午饭吃面条,庆小兔端着小板凳说:“我在这里吃饭。”

于是我们都在茶几上吃饭。

我听见庆小兔说话,我才发现我已经睡了四十分钟。

庆小兔说:“我要刀嘛。”

外婆说:“冬瓜怎么能够乱砍呢?冬瓜砍了就会坏了。”

庆小兔说:“冬瓜不会坏的,我帮着外婆切冬瓜。”

我拿了一把塑料刀给庆小兔。

我说:“你拿着这把刀去砍别的吧。”

庆小兔拿着塑料刀在冬瓜外边比划着。

我说:“你不能砍冬瓜哟。”

庆小兔把塑料刀还给我。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的刀。”

我说:“外婆的刀是真刀哟,小孩子是不能接触真刀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手里的塑料刀说:“这个切不动冬瓜。”

我说:“你要帮着外婆做事是好事,但是你现在只能做你这个年龄能够做的事情,你还不能做的事情就不要做,你长大了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外婆说:“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庆小兔说:“我要看一集动画片。”

庆小兔准时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抱起毛巾被。

庆小兔说:“睡觉了。”

庆小兔奶喝完了,庆小兔在床上滚了一会,庆小兔也就是一会脸朝着我,庆小兔一会又搂住外婆,大概也就是十分钟庆小兔趴在那里睡着了。

外婆起来了。

我问:“庆小兔怎么突然想起了切冬瓜了?”

外婆说:“小九一个人来到厨房里转一圈出来,小九拿着自己的一把塑料刀去了厨房,一会庆小兔出来说,外婆冬瓜怎么切不动呀,我要外婆的刀。”

厨房里堆放着姨爹从家里运来的大冬瓜和南瓜,庆小兔是想帮着外婆切冬瓜的。

姨妈回来了,庆小兔也醒了。

庆小兔说:“我已经起来了。”

姨妈在收沙发上的麻将席。

姨妈说:“这席子是怎么会有鸡毛的。”

姨妈把一根绒毛放进垃圾盘里。

庆小兔说:“不是鸡毛,是核桃。”

姨妈问:“怎么是核桃呢?”

庆小兔说:“是我弄的。”

姨妈说:“你倒是勇于承认错误嘛。”

姨妈搬席子把手指头磕了一下。

姨妈说:“姨妈的手指头磕疼了,你给姨妈吹一下。”

庆小兔说:“姨妈要去医院看病。”

姨妈问:“你的医院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我的医院在海盗船里。”

姨妈和庆小兔钻进海盗船里。

庆小兔摸了一下姨妈说:“姨妈,你发烧了。”

姨妈说:“姨妈没有发烧呀,姨妈的手指头磕了一下。”

庆小兔说:“姨妈是发烧了。”

姨妈说:“医生说发烧就发烧吧,你给姨妈看病吧。”

庆小兔从海盗船里钻出来。

姨妈说:“医生,你怎么不给姨妈看病了呀?”

庆小兔说:“我要拿枪。”

姨妈说:“拿枪怎么治病呀?”

庆小兔说:“我要找枪。”

姨妈说:“你不给姨妈治疗呀?”

庆小兔说:“我拿着枪呢?”

姨妈说:“用枪怎么给姨妈治疗呀?”

庆小兔拿着枪要我拉枪栓。

姨妈说:“医生去哪里了,医生不给姨妈看病了?”

庆小兔急忙跑了回去。

庆小兔说:“我在这里。”

姨妈说:“医生再不来,姨妈就不看病了。”

庆小兔说:“姨妈不要走,我给姨妈看病。”

妈妈回来了,今天庆小兔跑过去喊妈妈。

庆小兔说:“外公,喝不喝酸奶呀?”

我问:“你是不是喝过酸奶了?”

庆小兔说:“我没有喝酸奶。”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又在喝酸奶了,喝了酸奶你又不想吃饭了。”

大家去餐厅吃饭。

庆小兔拉着我说:“外公来。”

庆小兔把我拉到沙发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坐。”

我问:“坐这里干什么?”

庆小兔用一个手指头放在嘴上轻轻地说:“看电视。”

我说:“看电视可以,你看一集电视就吃饭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

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

妈妈说:“我们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吃饭。”

妈妈说:“你是不是说话不算数了。”

庆小兔说:“我要画画。”

庆小兔坐在小板凳开始画画。

庆小兔说:“我画了一个蜗牛。”

姨妈说:“这一会有一点冷,我们把外套穿起来吧。”

庆小兔说:“穿衣服去江边。”

妈妈说:“这时候外边多冷呀,现在又不是夏天。”

姨妈说:“以后每天白天可以去江边。”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说:“我有一点热。”

庆小兔用手摸着额头,庆小兔把外套脱了下来。

外婆问:“是你给他脱的衣服吗?”

我说:“是他自己脱的。”

姨妈问一个个人的名字,庆小兔一个个地说。

姨妈问:“奶奶是谁呀?”

庆小兔说:“奶奶是一个人。”

姨妈说:“谁不知道奶奶是一个人呀。”

庆小兔说:“奶奶是一个人,奶奶人人爱。”

庆小兔说:“外婆有钱。”

姨妈问:“妈妈包里有没有钱?”

庆小兔说:“妈妈包里有钱。”

姨妈问:“妈妈包里的钱是谁的?”

庆小兔说:“妈妈包里的钱是妈妈的。”

姨妈问:“姨妈的包里有没有钱?”

庆小兔说:“姨妈包里有钱。”

姨妈问:“姨妈包里的钱是谁的?”

庆小兔说:“姨妈包里的钱是小九的。”

姨妈问:“外婆包里的钱是谁的?”

庆小兔说:“也是小九的。”

姨妈问:“外公的包里的钱是谁的?”

庆小兔说:“外公包里没有钱,外公的包里是玩具。”

我在给电脑关机,庆小兔把玩具一个个归位,

庆小兔说:“我们回家了。”

我说:“拜拜。”

庆小兔说:“外公不拜拜,我们一起走。”

雨始终没有下下来,不是一点点雨也没有,偶尔也会飘到脸上一丝雨沫沫,现在不是春雨贵如油而是秋雨万人愁。

我走得快,我一个人先回家开窗换气。

庆小兔开门进来,庆小兔进门一个手撑着地,庆小兔一个腿跪着。

庆小兔说:“外公,我在外边这样摔一跤。”

庆小兔的巴巴改换了时间,庆小兔已经几天没有中午屙巴巴了。

庆小兔屙完巴巴。

妈妈说:“我们洗澡。”

庆小兔说:“妈妈念书。”

妈妈说:“洗完澡念书。”

庆小兔说:“先念书。”

妈妈问:“念完书就洗澡。”

庆小兔说:“念完书洗澡。”

妈妈拿了一本很短的英文书念了一遍。

洗完澡我拿着裤子让庆小兔穿。

我用手指着裤子上庆兔兔的名字说:“庆兔兔。”

庆小兔说:“裤子长大了。”

我说:“不是裤子长大了,而是你比小时候的哥哥要大一点。”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