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16为什么当国家

2020-06-08 06:50 | 宝宝成长

3016-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星期二多云转小雨22~19℃客厅早晨温度27PM2.5-33

一股凉气袭来,我连忙把被子往身上拉一下,这时候发现天已经放亮。

妈妈还没有走,庆小兔就喊喝奶了。

我打开喜马拉雅,喜马拉雅在播放健康歌。

当我再次进屋的时候,庆小兔说:“外公,宝贝,宝贝。”

于是喜马拉雅开始播放《宝贝 宝贝》。

庆小兔来到客厅,庆小兔在玩小汽车。

外婆去买菜还没有回来,我也感到无聊,我要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

我说:“我们先看一会新闻。”

庆小兔打开电视说:“看动画片。”

我说:“外公先看一会新闻。”

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说:“外公看一个,我看一个。”

外婆回来庆小兔正在看新闻。

新闻播放沙特油田设施浓烟滚滚。

我说:“沙特。”

庆小兔说:“沙特阿拉伯。”

我说:“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遭无人机袭击了。”

庆小兔问:“沙特阿拉伯是什么?”

我说:“沙特阿拉伯是一个国家。”

庆小兔说:“为什么沙特阿拉伯要当一个国家。”

这一下子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说:“国家就是要管理许多人的事情,比如交通警察指挥交通。”

庆小兔说:“不要指挥交通。”

我说:“没有人指挥交通,汽车在马路上乱开怎么办,还要有人打扫卫生。”

庆小兔说:“不要人打扫卫生。”

我说:“不要人打扫卫生,我们身旁不是到处都是垃圾了。”

庆小兔说:“不要当国家。”

我说:“国家不是一个人当不当的问题,国家是一个管理机构,是管理很多人的一个最高权力机构。”

我在网上查询了一下,国家是由国土、人民、文化和政府四个要素组成的,被政治自治权区别出来的一块领地,一个领地或者邦国的人民,跟特定的人有关联的地区。

国家也是政治地理学名词。

一般国家行政管理当局是国家的象征,它是一种拥有治理一个社会的权力的国家机构,在一定的领土内拥有外部和内部的主权。

CCTV3正在播放在德国获设计大奖的设计家潘虎。

潘虎为联合国设计了狗年邮票。

庆小兔问:“我的狗呢?”

我一下子没有想到庆小兔说的狗是指什么东西。

庆小兔来到小房间,庆小兔用手指着门说:“狗不是在这里吗?”

庆小兔拉开门,庆小兔指着门背后,我这才知道庆小兔要十二生肖挂件,我把十二生肖挂件拿下来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马上就把狗找了出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狗说:“猴鸡狗猪。”

庆小兔又把整个挂件举起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老鼠说:“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

庆小兔说:“外公看电视了。”

庆小兔看超级飞侠。

庆小兔关了电视机。

庆小兔说:“走了。”

外婆说:“今天外边有一点冷,我们把长袖子穿起来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天冷了,我们穿小皮鞋吧。”

穿皮鞋庆小兔还是愿意的,因为这几天庆小兔在外边经常凉鞋里进沙子。

外婆给庆小兔穿上小皮鞋,把庆小兔的凉鞋脱了下来。

庆小兔来到姨妈家就打开电视机。

动画片看完一集,庆小兔去关电视机。

我说:“可以继续看新闻。”

庆小兔正好从电视机跟前走过。

庆小兔说:“小。”

外婆问:“什么小呀?”

庆小兔跑到电视机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屏幕下边移动的字幕,字幕正在播放天气预报。

庆小兔说:“这不是小吗?”

外婆说:“哦,你是说小呀,这是小雨的小。”

庆小兔又指着一个小雨说:“小雨,又一个小雨。”

我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给庆小兔念。

我拿出一副拼图让庆小兔拼。

庆小兔把拼图都倒在茶几上,庆小兔在拼图,外婆在旁边看着庆小兔拼图。

庆小兔把拼好的拼图拿过来。

庆小兔说:“图拼好了。”

我说:“你那么快就拼好了。”

庆小兔说:“不是我拼的,是外婆拼的。”

外婆说:“我哪里拼了,我就是帮你看着的。”

衣服都洗完晾在外边。

外婆说:“我们去找豆豆妹妹。”

庆小兔马上拿起汽车挖掘机。

庆小兔说:“我们去着豆豆妹妹了。”

庆小兔坐在童车里,庆小兔几乎就是一步一回头,一步问一句。

“找豆豆妹妹去。”

“豆豆妹妹在家吗?”

“这个给豆豆妹妹玩。”

豆苗外婆没有接电话,本来我们今天也要去银行取钱。

外婆说:“豆豆妹妹没有接电话,我们去银行吧。”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没有电话。”

外婆说:“豆豆妹妹的外婆没有接电话。”

庆小兔问:“银行干什么?”

外婆说:“银行取钱呀?”

庆小兔说:“妈妈有钱。”

我们从银行出来,豆苗外婆才接电话。

当我们来到豆苗家的小区门口,豆苗站在门口看着我们。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

进屋庆小兔拿着挖掘机递给了豆苗。

庆小兔去骑豆苗的小火车,豆苗放下挖掘机一步跨上小火车。

豆苗外婆说:“哥哥刚来,你让哥哥先玩一会。”

豆苗骑着小火车离开了。

豆苗外婆说:“平时放在那里她不骑,小九刚刚来了,他又骑。”

外婆说:“小孩子是这样,天天看见的玩具不理不睬,看见有人要玩了,马上就喜欢起来。”

豆苗外婆说:“你骑一会让小九哥哥骑一会。”

庆小兔背着手站在小火车跟前。

庆小兔说:“你骑好没有,该我骑了。”

“你骑一会,我骑一会。”

“你已经骑过了,该我骑了。”

豆苗反而骑着小火车走起来。

豆苗外婆说:“当心不要压着小九哥哥的脚了。”

庆小兔来到豆苗家就脱了鞋光着脚。

豆苗低头看了庆小兔的脚一眼,豆苗把自己的鞋脱了下来。

豆苗从小火车上下来,庆小兔趁机坐上小火车。

豆苗外公端来苹果块。

豆苗外公说:“小九,过来吃苹果哟。”

豆苗过来拿苹果。

豆苗外婆端着脸盆说:“把手洗一下再吃水果。”

豆苗去洗手了,庆小兔两个胳膊抱着。

庆小兔说:“不洗。”

外婆说:“你的手那么脏,不洗干净,你手上的细菌都吃到肚子里了。”

豆苗外公用牙签扎着苹果递给庆小兔,庆小兔跑进屋里去了。

豆苗重新占据小火车。

豆苗把脚上的袜子也脱了下来。

外婆和豆苗外婆在说起去孝感的事情。

就是给庆兔兔庆小兔的舅爷爷办七十岁生日事情。

外婆说:“坐那么长时间的汽车,我可能受不了。”

豆苗外婆说:“你可以多吃一点药呀?”

外婆说:“这个是多吃药的事情吗?”

我们一家人静悄悄地渡过几十年,以往串门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我和外婆都过里七十岁,我们七十岁就一家人悄悄地出来一块生日蛋糕,现在却要不远万里去给舅爷爷过生日。

我对这些没有兴趣,但是外婆要走的话,我必定会跟随前后。

外婆说:“我想坐火车,她们要租车前往。”

外婆不能坐车,外婆就是去市里一趟,外婆就要吃晕车药,还要贴晕车贴,外婆晕车一次就会躺在床上好几天。

豆苗奶奶说:“我们跟她妈妈说小九在认字,她妈妈说,认什么字呀,长大了以后再说。”

其实人们往往错误的理解早教,人们往往把早教就是背唐诗唱儿歌认字。早教就是给孩子创造一个合适的环境,让孩子能够接触到能够接触的事情,比如是大自然,人们的交往,有一个音乐英语的环境。学不学汉字,学不学儿歌唐诗,只是要的是孩子喜欢。

庆小兔问汽车标识,我们就给他看汽车标识,给他讲汽车标识。庆小兔在问这是什么字,我们就顺势让他学几个汉字,他不愿意学,就不要强制他去学。

有时候是教育方法的不一样,比如我让庆小兔认汉字,庆小兔就三心二意,姨妈用另外一个方法去问庆小兔,庆小兔都答对了。

我们要回家了。

豆苗外婆说:“小九,你就留下来跟豆豆妹妹玩好不好。”

庆小兔没有做声,庆小兔拿起挖掘机就走。

回到家吃饭,我们是吃昨天晚上的剩饭。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说:“你面条就那么好吃吗?”

外婆专门给庆小兔下面条。

外婆往庆小兔的餐盒里夹面条。

庆小兔说:“面条好大,救命呀。”

外婆说:“面条大,怎么要喊救命呀。”

庆小兔说:“面条好多。”

外婆说:“对,面条好多。”

庆小兔说:“我要吃肉。”

外婆说:“肉里有骨头。”

庆小兔说:“要没有骨头的肉。”

听着屋里庆小兔咚咚咚地跑过来跑过去,听到庆小兔的冲锋枪在响,又听到扑通一声噗通一声地倒下来的声音。

我起来看,庆小兔不在客厅里,

我听到姨妈的房间里有声音,庆小兔拿着枪在床上蹦。

庆小兔说:“怪兽,消灭它。”

啪地一声庆小兔开了一枪。

庆小兔说:“我还要打。”

庆小兔端着枪在射击。

开始庆小兔是射击远处目标,渐渐地庆小兔不知道在打谁,只要枪一响,庆小兔就会自己倒在床上。

庆小兔不是一下子倒在床上,庆小兔就像电影上的英雄人物要表现出中弹的亮相,但是庆小兔的造型格外的不同。庆小兔的手一松手枪从手里滑落下来,庆小兔会把头歪向一边,庆小兔眼睛在翻白,庆小兔仰面朝天地瘫倒在床上。

庆小兔说:“打死一个怪兽。”

庆小兔拿起枪站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还要开枪。”

庆小兔端着枪,庆小兔把枪管对着自己,嘭地一声庆小兔把枪一扔,庆小兔一头栽在枕头上。

外婆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打敌人。”

外婆说:“你自己说的看一集就睡觉。”

我说:“你说话不算数呀?”

庆小兔爬起来,庆小兔从床上滑下来。

庆小兔说:“睡觉了。”

外婆去拿纸尿裤,庆小兔却跑到书房床上。

外婆说:“这里这么亮。”

庆小兔说:“把窗帘关起来。”

我说:“这里不是庆小兔的房间。”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房间。”

我来到餐厅写日记,庆小兔钻到餐桌下边。

庆小兔说:“外公,你的腿在流水。”

我说:“嗷,外公知道了。”

    我的腿上的疤痕其实就是静脉曲张引起来的。

庆小兔说:“外公又抠了伤口的。”

庆小兔爬起来往屋里跑去,庆小兔跪到床沿。

庆小兔说:“睡觉了。”

庆小兔在尿尿。

庆小兔指着整体浴室说:“这是我的浴缸,这是我洗澡的地方。”

我给庆小兔脱衣服兜纸尿裤。

我说:“今天有一点冷,你睡觉要盖上一点。”

庆小兔说:“我把肚子盖上就可以了。”

喝完奶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下午我去医院看病回来,路上莫名其妙地接到一个电话。

“你是不是庆兔兔的爸爸。”是一个青年女子的声音。

我以为是庆兔兔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

我说:“我不是庆兔兔的爸爸,我是庆兔兔的外公。”

电话哪一头传来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

“他不是爸爸,他是外公。”

对方马上就把电话挂了。

我以为庆兔兔在学校撞祸了,我打电话给妈妈。

妈妈说:“学校没有打电话呀。”

可能我们遇上骗子了,但是骗子骗我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我变得老年痴呆了。

庆小兔醒了。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说:“我的毛巾被没有湿,我的毛巾被晾干了。”

姨妈下班了。

庆小兔跑过去说:“姨妈,你下班了。”

姨妈在阳光房浇水。

庆小兔说:“姨妈你在浇水呀?”

姨妈说:“花花草草都干死了。”

姨妈问:“庆小兔,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玩汽车。”

姨妈打开门出去。

庆小兔说:“姨妈小心哟,外边有蚊子哟。”

庆小兔在窗台是开汽车。

庆小兔说:“外公,你看赛车,小赛车被大赛车挡住了。”

我说:“注意,请让开。”

庆小兔说:“不能让开,大赛车很厉害的。”

庆小兔把小赛车放在大赛车车棚上。

庆小兔说:“小赛车上去了。”

庆小兔猛地启动大赛车,小赛车从大赛车上跌落下来。

庆小兔说:“小赛车掉下来了。”

庆小兔把挖掘机拿了过来。

庆小兔说:“抢救,抢救队来了。”

庆小兔把小赛车放进挖掘机的挖斗里。

庆小兔说:“赛车得救了。”

吃完饭已经七点钟了。

庆小兔说:“外公看电视。”

我说:“妈妈在家里,你找妈妈去。”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不能看电视。”

我说:“你可以去找姨妈呀?”

庆小兔来到客厅。

庆小兔喊:“姨妈。”

姨妈问:“小九,你要干什么呀?”

庆小兔转身就跑回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去骑着扭扭车过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去江边。”

外婆说:“太晚了,明天我们再去江边玩。”

我说:“去就去吧,你让他干什么呢?”

外婆说:“那我跟着你们一起出去吧。”

庆小兔在自行车标志跟前停下来,庆小兔爬上一个平坦的大景观石上。

一个男孩骑着扭扭车过来了。

男孩胖墩墩的,男孩比庆小兔高半个头,男孩也在这里停下来。

庆小兔说:“小朋友来了。”

男孩要上自行车雕塑上,男孩的妈妈把男孩抱到自行车雕塑最上边坐了下来。

男孩并没有因为坐上去而高兴,男孩马上就哭了起来,妈妈就站在男孩跟前,男孩妈妈在看手机,男孩妈妈并没有理睬男孩。

庆小兔走过去。

庆小兔问:“哥哥,你怎么了?”

男孩继续在哭喊着,男孩妈妈还是没有理睬男孩。

庆小兔试图爬上最低的自行车上,庆小兔还不知道怎样用力,庆小兔也不知道脚要往哪里踩。

庆小兔望着男孩说:“不要哭了。”

庆小兔转到男孩妈妈跟前。

庆小兔对男孩妈妈说:“他在哭。”

男孩妈妈把男孩抱了下来,庆小兔马上迎了上去,男孩并没有理睬庆小兔,男孩站在妈妈跟前继续哭着。

男孩妈妈坐在扭扭车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扭扭车。

庆小兔说:“我也有扭扭车。”

庆小兔走到男孩扭扭车跟前,庆小兔用手去按扭扭车上的按钮。

庆小兔说:“它不响。”

男孩妈妈说:“它坏了。”

庆小兔又用手指着扭扭车上的装饰品告诉男孩妈妈。

男孩不哭了,男孩妈妈拿着一块点心让男孩咬一口。

男孩的扭扭车前边有一个装东西的筐子,庆小兔探过头去看,男孩妈妈拿了一块点心递给庆小兔。

外婆说:“不要给他,他不吃的。”

庆小兔摇摇头就离开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到前边去,前边也有小朋友。”

庆小兔说:“这里有小朋友。”

外婆说:“前边的小朋友多一点。”

我说:“不要强求他去哪里,只要他喜欢,只要他能够和别人玩起,就随便他怎么玩。”

庆小兔跟在男孩的后边,男孩走到哪里,庆小兔就跟到那里。

男孩突然停下来,庆小兔没有来得及停下来,庆小兔撞在男孩的身上,男孩马上哭了起来。

男孩走到妈妈的跟前。

男孩妈妈说:“弟弟又没有打你,弟弟只是挨着你了。”

妈妈往男孩嘴里塞进一块点心,男孩马上就不哭了。

男孩妈妈说:“风有一点大,吹到身上一样的凉。”

庆小兔说:“我的手好冰。”

男孩妈妈说:“跑一会就暖和起来了。”

庆小兔马上就跑了起来,庆小兔跑了几步停下来。

庆小兔回头对男孩说:“哥哥跑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长江里的旅游船。

庆小兔说:“漂亮的旅游船来了。”

每天这时候这艘五光十色的旅游船就会按时到达。

旅游船在长江大桥下边转弯回去。

男孩妈妈说:“哦。旅游船来了,虎子,你看旅游船。”

男孩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旅游船。

男孩不跑了,男孩在一个土堆在往下跳,庆小兔跟在后边往下跳。

男孩衣服后边有一个帽子,庆小兔用手在帽子上抹了一下,男孩不断地用手在帽子上摸着,男孩哭着来到妈妈跟前。

男孩妈妈说:“弟弟只是摸了你的帽子一下,这个你也要哭呀,我们走吧。”

外婆说:“哥哥要走了,我们也走了。”

男孩妈妈说:“我们还不走,和弟弟再见。”

男孩没有跟庆小兔再见,庆小兔却挥挥手说:“再见。”

最终姨妈决定去孝感坐火车去。

为了我和外婆买车票的事情折腾了一会,火车票没有买到,最后还是决定租汽车走高速,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庆小兔拿起一部最早的手机,庆小兔用指头在数字键上按着,庆小兔把手机放在耳朵跟前。

庆小兔说:“姨妈吗?我是小九,啊,我在妈妈家。”

庆小兔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庆小兔又把手机贴在耳朵上。

庆小兔说:“是我呀,问我干什么吗,我在玩玩具呀。”

庆小兔又在打电话。

庆小兔说:“谁呀?胆小鬼,我在这里呀。”

庆小兔说:“外公,你来。”

我问:“干什么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裤子说:“我的裤子脏了,你看,这里,这里,都脏了。”

庆小兔的裤腿就是一些灰白色毛茸茸的东西。

我帮着把庆小兔裤子上的东西捡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在地上爬了的。” ,

庆小兔拿起扫地机器人的遥控器,庆小兔拿着遥控器按了几下。

庆小兔说:“怎么不动呀?”

庆小兔看看遥控器上边的显示屏。

庆小兔说:“没有电了。”

庆小兔把遥控器给我说:“换电池。”

我看了一下遥控器背面是一个纽扣电池,上边有一个很小的螺钉。

我说:“这上边有一个很小的螺钉。”

庆小兔很快抱着一罐小工具过来了。

外婆问:“你怎么把这些东西搬来了。”

庆小兔拿着一把小螺丝刀说:“换电池。”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