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14去江边,去江边

2020-06-06 06:48 | 宝宝成长

3014-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星期日多云转阵雨28~18℃客厅早晨温度27PM2.5-48

昨天的云在天上挂了整整一天,太阳没有露出一次笑脸,雨水也没有舍得滴下一滴。没有太阳的烘烤,大地失去夏日的威严,没有秋雨的洗涤,秋风始终缺乏一丝凉意。

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

听到庆小兔说:“加拿大。”

我来到妈妈的房间,庆小兔站在床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喜马拉雅说:“乐迪去加拿大。”

这时候喜马拉雅正在播放超级飞侠。

庆小兔用手指着床上。

庆小兔说:“洞洞。”

床上散落了几个枕头,还有几床毛巾被,庆小兔沿着它们之间的空隙在跑。

我说:“这不是洞洞,这是羊肠小道。”

外婆说:“我们要走了。”

妈妈说:“妈妈要上课。”

庆小兔举起手和妈妈再见。

庆小兔说:“我要喂鱼。”

外婆说:“好,我们今天去喂鱼。”

庆小兔说:“拿好我的鱼食。”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喂鱼了。

来到四期鱼塘跟前,就觉得有一点异样。

庆小兔说:“鱼死了。”

水面上漂浮着一具不大的锦鲤的尸体,锦鲤的肚皮已经被蚕食了一空,同样大小的一条锦鲤歪斜着身体,偶尔挣扎一下又侧翻着身体。

庆小兔说:“这条鱼也要死了。”

庆小兔拿着自己准备的鱼食,庆小兔用脚踩踏着小桥的桥面,小桥发出嘭嘭嘭的响声。

庆小兔手里拿着鱼食。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鱼呢?”

往日里浩浩荡荡壮观景象已经不再,水面上几乎看不到什么鱼,有的就是已经苟延残喘勉强能够摆一下尾巴的小鱼。

庆小兔把一块鱼食抛到水中,这时候才看见几条不大的锦鲤浮出水面。

庆小兔说:“鱼来了。”

就这几条不大的锦鲤,原来满塘的几斤重的大锦鲤消失的无影无踪。

锦鲤太小,庆小兔扔进水里的鱼食只是在鱼嘴的推动下晃动着,鱼食都被扔到鱼塘里,慢慢地漂浮在水面上的鱼食越来越多。

庆小兔说:“鱼呢?大鱼去哪里了?”

鱼塘已经没有了吸引力,庆小兔往游乐场走去。

庆小兔来到滑滑梯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牵着。”

我说:“为什么要牵着呢?”

庆小兔说:“滑滑梯有电。”

我说:“这个天不是很干燥,不容易产生静电。”

庆小兔来到滑滑梯跟前,庆小兔小心翼翼地用手触碰一下铁制的栏杆。

庆小兔说:“没有电。”

庆小兔这才松开手。

今天庆小兔在滑滑梯上没有那么紧张,庆小兔一个人在滑滑梯上上上下下。

来了一个八岁的小姑娘,还有一个比庆小兔还小一点的妹妹,小妹妹短发头,动作麻利上去下来。

庆小兔一直跟着两姐妹,庆小兔也说话,庆小兔更多的是跟着后边。

又来了两个小姑娘,和刚才的两个小姑娘差不多大小,两个人也是姐妹关系。

两个大一点的小姑娘在玩追逐游戏,庆小兔就跟着两个人后边追,好几次她们突然停下来转身,庆小兔差一点就撞在一起。

我说:“你这样有一点危险,两个姐姐太大了,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这才同意回家。

打开门屋里就庆兔兔一个人。

庆兔兔说:“电视迷路了。”

我说:“这是没有打开网络。”

庆小兔说:“打开网络就不会迷路了。”

庆小兔看宝宝巴士,自然庆兔兔要在一起看。

庆兔兔说:“我还没有吃饭呢。”

外婆问:“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吃饭?姨妈呢?”

庆兔兔说:“姨妈去做头发了。”

外婆问:“姨妈没有给你弄饭吗?”

庆兔兔说:“姨爹弄饭了,我不想吃。”

外婆说:“这里有煎饼你要不要?”

庆兔兔说:“我吃煎饼。”

庆小兔来到我的房间。

庆小兔说:“电视机关了。”

我说:“不错,庆小兔长大了。”

庆小兔说:“我的怪兽车呢?”

我说:“你为什么找东西就要找外公呢?”

庆小兔说:“我在脱鞋呀?”

庆小兔坐在床边在脱鞋。

庆小兔说的怪兽车就是一个恐龙变形车。

庆小兔在床上推着恐龙变形车,恐龙车停在大床的边沿。

庆小兔说:“怪兽车发生危险,我的抢救队呢?”

我说:“你要抢救队,你就自己拿。”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脚说:“我没有穿鞋。”

庆小兔的抢救队就是板牙先生,庆小兔把恐龙车挂在板牙的钩子上。

庆小兔说:“抢救队开始抢救。”

板牙先生拖着恐龙车在后退。

庆小兔说:“还有一个汽车。”

我给庆小兔拿过来一辆汽车。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

我又给庆小兔换了一辆汽车,庆小兔还是说不是,我一连换了四辆车,庆小兔还是说不是。

我说:“你老说不是,你自己告诉我是什么车。”

庆小兔走到我这边来,庆小兔指着那一辆可以说话的汽车。

庆小兔说:“是这个。”

庆小兔打开汽车的开关,汽车开始叽里咕噜在说话,这种车在说完以后会自动行驶的,结果话是不说了,汽车并没有动起来。

庆小兔说:“这个汽车怎么不走呀?”

我说:“这是电池的电不足了。”

庆小兔说:“打开换电池。”

庆小兔把汽车翻转过来。

庆小兔说:“螺丝刀打开它。”

庆小兔拧不开螺丝钉,我把螺丝刀宁开了,我把电池仓的盖板打开,我这才发现这里装的是充电电池。

我说:“这是充电电池。”

庆小兔说:“充电。”

我去找充电器,结果没有找到合适的充电器。

庆小兔在用手想把电池取出来,庆小兔几经尝试都没有成功,庆小兔用螺丝刀去撬电池,电池被撬了出来。

庆小兔拿着电池说:“我自己弄出来的。”

我说:“没有找到充电器。”

庆小兔说:“找到的。”

我说:“现在东西太杂乱,等搬完家收拾完就可以知道充电器了。”

庆小兔把电池往电池仓里放。

我指着电池的负极说:“这是电池的负极,是比较光滑的一面,这一头要顶着电池仓里的弹簧一面。”

庆小兔把电池放进电池仓里,庆小兔放的方向是对的,但是庆小兔把正极先放进电池仓里,等再放负极的时候,负极已经被弹簧顶住了。

我说:“你要先把电池的负极放进电池仓里,你再用手去挤压电池,让电池仓里的弹簧被压缩,这样你就可以把电池装了进去。”

我把一节电池装了进去。

庆小兔说:“我来装。”

庆小兔又犯了同样的错误,我又一次把电池重新放进去。

我把电池仓的盖板盖上去。

庆小兔说:“我来装。”

我说:“你看这里有两个卡子,把卡子塞进去,就可以把盖子盖上了。”

庆小兔拿起盖子还是仔细的看了一遍,庆小兔把有螺丝钉的一面朝上,庆小兔把两个卡子往上装。

庆小兔把电池仓的盖板正反搞错了。

我说:“你看,正面是有图案比较好看,反面只有格子。”

庆小兔把电池仓盖子盖上了,拧螺丝钉庆小兔还没有明白其中的奥秘,庆小兔拧了几下,庆小兔把螺丝刀给了我。

庆小兔说:“我拿扳手修理。”

庆小兔去储藏室拿了八寸活板子。

我说:“这板子是铁的,不要随便敲打东西,这会把姨妈家的东西打碎了。”

庆小兔没有修理汽车,庆小兔去修理健身自行车了。

庆小兔站在电视机跟前说:“看新闻。”

我说:“哥哥在家里,哥哥在做作业,我们去江边玩吧。”

庆小兔说:“去江边。”

庆小兔去拿车,庆小兔拿了两辆比较大的汽车。

庆小兔说:“拿着这个车,这个车也带着。”

庆小兔把一辆车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拿着这个车。”

外婆说:“你头晕,你就不要去江边了,你就带他在小广场玩一会。”

那天去博物馆,我就感到头有一点不舒服,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头还是不时地有一点晕。

我对庆小兔说:“我们去球场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回家拿球。”

球场没有一个人,庆小兔抱着像篮球的皮球,庆小兔往上投球,庆小兔不是像成年人一样投球,庆小兔从下边往上扔,庆小兔球扔了出去,庆小兔在四处找球。

庆小兔坐在篮球场边缘,庆小兔往一米外的灌木丛扔球,灌木丛修的整整齐齐,灌木丛有一米左右高,庆小兔扔了五次,就最后一次庆小兔才扔了过去。

篮球架底座是用钢板焊接的,立柱下边是栏杆斜坡,庆小兔把篮球放在斜坡上。

庆小兔说:“滑滑梯。”

庆小兔松开手,篮球沿着斜坡滚了出去。

篮球架基座后边是一个高台,高台连接处是一个六十度的斜面,一个横杠支在前边里底面三十厘米。

庆小兔推着篮球,篮球沿着斜坡往上滚着,横杠挡住庆小兔的前边,庆小兔几乎趴在底面从横杠下边钻过去,庆小兔两个手扶着篮球往上滚,庆小兔再自己从横杠下边爬上去。

庆小兔坐在高台上。

庆小兔说:“我滑滑梯。”

庆小兔从高台上滑下来,庆小兔从横杠下边滑了出去。

庆小兔站在篮球架的底座上,庆小兔把篮球往灌木丛上扔过去。

庆小兔说:“外公捡回来。”

我说:“为什么要外公捡呀?”

庆小兔说:“外公大力士呀。”

我说:“外公已经老了。”

庆小兔说:“外公走的很快。”

我说:“你不是也走的很快。”

庆小兔说:“我是小朋友。”

庆小兔突然没有去捡篮球。

庆小兔跑着喊着:“抓住它。”

这是我才发现庆小兔在追一直黄色的粉蝶。

庆小兔现在已经灵敏多了,但是庆小兔还不是粉蝶的对手,看着庆小兔挥舞着手臂,粉蝶还是从庆小兔的手臂旁边飞了出去。

庆小兔说:“蝴蝶去哪里了?”

庆小兔发现粉蝶不见了。

庆小兔说:“蝴蝶出来了。”

我说:“蝴蝶在这里。”

庆小兔又看见粉蝶了。

庆小兔说:“追。”

粉蝶飞到很快。

庆小兔说:“蝴蝶不要跑。”

突然发现庆小兔没有再跑了。

庆小兔说:“一把枪。”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把红色的冲锋枪。

庆小兔拿着枪四处扫射着。

庆小兔嘴了发出:“砰砰砰。”

这是一把断了枪托的冲锋枪,冲锋枪跟真枪一般大小。

庆小兔说:“给哥哥看。”

庆小兔一路打着枪往家里走去。

庆小兔来到书房,庆兔兔还坐在书桌跟前。

姨妈问:“庆兔兔,你的手抄报怎么样了?”

学校老师要求同学在假期写一个《厉害了我的国》的手抄报。

老师已经发了一张油印的手抄报底稿,左边是一排厉害了我的国空心字,庆兔兔已经用彩色笔填上各种各样的颜色,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庆小兔也填了颜色,右上角一个男少先队员,一个女少先队员,他们举着手在敬礼,庆兔兔也把颜色填满了,庆兔兔的填色已经规规矩矩。

手抄报上边有三个空框,就是说要写三个厉害了我的国事例。

庆兔兔说:“我要看一下电脑上的手抄报。”

姨妈说:“你从电脑上炒下来,还是你自己的东西吗?”

庆兔兔说:“我参考一下。”

姨妈说:“你写作文,你首先你要自己想,自己大概有一个思路,要准备写什么,怎样写。如果你已经写出来了,你再可以看别人是怎么写的,看看自己有哪些不足的地方,哪些地方需要改进,不能你还没有写几页看别人的。”

庆兔兔说:“我不知道写什么。”

妈妈不让庆兔兔看动画片,妈妈同样不让庆兔兔看新闻,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庆兔兔脑子里一片空白。

姨妈说:“现在中国发展那么快,你可以有很多东西可以写。”

庆兔兔说:“我可以写月兔嫦娥,我还可以写蹬喜马拉雅山。”

可能老师给大家提示过可以写什么东西。

庆兔兔写了一段草稿给姨妈看。

姨妈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多写几个字呢?”

庆兔兔说:“我不知道怎么写。”

姨妈说:“你不要仅仅写事情,你要写你一点不一样,为什么珠穆朗玛峰在北坡竖了一个金属梯子,为什么是中国人第一个这样做了呢?”

姨妈和妈妈一个是一个好老师,姨妈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做不到的,他们细心又有耐心。

庆小兔拿着枪到处玩起来,庆小兔还是拉不动枪栓,庆小兔打完一枪,庆小兔把枪递给我。

庆小兔说:“还要玩。”

我让庆小兔认昨天才学的生字。

十一点五十分庆小兔骑在扭扭车。

庆小兔说:“外公,去江边。”

我说:“马上就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不要吃饭,去江边。”

姨妈说:“江边都下班了,我们下午去江边玩。”

吃完饭,庆小兔又骑上扭扭车。

庆小兔说:“去江边,去江边。”

我说:“现在外公要午睡了。”

庆小兔说:“外公不睡觉。”

我说:“外公不睡觉,外公身体会不好的。”

庆小兔说:“外公不要看电脑。”

我说:“外公晚上再带你去江边。”

我午睡照样不得安宁。

门开了。

庆小兔说:“我找坦克车。”

庆小兔拿着坦克车出去了,庆小兔又进来找救援队。

庆小兔说:“救援队。”

我把板牙拿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

我把吉普车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也不是这个。”

庆小兔是要的汽车挖掘机。

庆小兔说:“救援队来了。”

我起来了。

外婆要庆小兔睡觉,庆小兔不睡觉。

庆小兔拿着救援队来到沙发跟前。

庆小兔说:“救援队成功了。”

姨妈说:“谢谢了。”

庆小兔说:“不用谢。”

姨妈在厨房揉面。

庆小兔说:“我要揉面。”

我说:“我们睡觉吧,已经两点钟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姨妈说:“你的手好脏哟。”

庆小兔说:“我洗手。”

我说:“你玩了面就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

庆小兔在揉面,庆小兔把面坨搓成一个圆球。

庆小兔说:“面包。”

庆小兔把圆球赶长搓细。

庆小兔说:“狗巴巴。”

姨妈说:“你做什么不好呀,非要说狗巴巴呀。”

庆小兔把面坨揉圆,庆小兔把圆球压扁。

庆小兔说:“姨妈,像饼干。”

姨妈说:“这还差不多。”

庆小兔说:“姨妈,你看。”

姨妈说:“这一次又变成什么了?”

庆小兔说:“蛇,一条蛇。”

姨妈说:“好害怕哟。”

庆小兔说:“姨妈,又变成狗巴巴了。”

姨妈说:“你怎么那么恶心呀?”

庆小兔把面坨又捏拢。

庆小兔指着自己的面坨问:“我做的什么东西?”

姨妈问:“你做了什么东西?”

庆小兔说:“一个芒果。”

姨妈说:“一个芒果呀?”

庆小兔说:“点一个赞。”

姨妈说:“给你点一个赞。”

庆小兔说:“姨妈,一个洞。”

姨妈说:“我说怎么了面上那么多洞洞,原来是你戳的呀?”

庆小兔用指头来回戳着。

庆小兔说:“就这样变成洞洞了。”

庆小兔突然发现面板上的面坨没有了。

庆小兔说:“姨妈,怎么没有了?”

姨妈说:“面都变成馒头了。”

庆小兔说:“面不要变成馒头。”

姨妈说:“面不做成馒头,我们晚饭吃什么呢?”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把面坨放在面板上说:“睡觉了。”

庆小兔伸出两个手说:“洗手。”

今天小区里停水,这是这个小区今年的第三次停水了,是小区地下供水管道破裂了。

庆小兔在公共卫生间脸盆里洗手。

我说:“尿完尿睡觉。”

庆小兔连忙往屋里的卫生间跑。

我说:“屋里卫生间没有水。”

庆小兔说:“按一下就有水了。”

躺在床上喝着奶。

庆小兔说:“毛巾被。”

我连忙到客厅去找毛巾被。

庆小兔说:“毛巾被在外边晾着呢。”

我这才想起来,庆小兔的毛巾被早上洗了还晾在外边。

我说:“庆小兔记性真好,我都忘了毛巾被洗过的事情,庆小兔还记得。”

喝完奶庆小兔在床上就翻了两下就睡着了。

庆小兔在画画,庆小兔嘴里鼓鼓囊囊,庆小兔好像在说英语字母,庆小兔在喊妈妈过来,妈妈正在给庆兔兔讲英语语法。

庆小兔在画火车。

庆小兔说:“火车。”

外婆说:“火车呀?”

庆小兔说:“外公画火车。”

我画了两节火车。  

庆小兔说:“画青蛙。”

我给庆小兔画了一个青蛙。

庆小兔说:“外公画一个七星瓢虫。”

我给庆小兔画了一个七星瓢虫。

庆小兔要我画一辆汽车,我在给庆小兔画一辆轿车。

庆小兔说:“汽车还没有路。”

我在汽车下边画一条直线。

庆小兔说:“画一个姑爹的车。”

我说:“外公不知道姑爹的车怎么画。”

庆小兔说:“外公会画。”

庆小兔说:“我只好画了一辆不一样的轿车。”

姨妈的手机里播放茜茜妈妈在打花牌,茜茜已经认识花牌上边的字。

茜茜手里握着几张花牌。

茜茜拿出一张花牌说:“孔。”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

姨妈说:“这是茜茜妹妹在学习。”

庆小兔说:“我也有花牌。”

姨妈说:“我们先把生字学一下。”

庆小兔四个生字都会了,我还有一点纳闷,庆小兔怎么一下子都会了。

外婆把花牌拿出来,庆小兔又不跟着一起念了,庆小兔拿着牌瞎扔起来。

庆小兔知道一个粉红小猪的贴画。

庆小兔说:“我的书呢?”

我把明天准备带过去的点读笔盒子拿过来,我让庆小兔把粉红小猪贴在盒子上。

庆小兔发现这是以前玩过的点读笔,庆小兔把盒子打开,庆小兔拿出点读笔,这个点读笔上边有五个按钮,庆小兔不知道把手在按哪一个按钮了。

我说:“按那一个最上边最大的按钮。”

这个按钮上边有一个开关的符号。

庆小兔按了一下按钮。

我说:“这个按钮要按三秒钟,要多按一会。”

很快点读笔启动了。

庆小兔拿出幼识汉字,庆小兔用点读笔在上边点,我要庆小兔跟着读汉字。

庆小兔一页一页地把一本书读完,庆小兔把幼读诗词拿了出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