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12游览新博物馆

2020-06-04 07:02 | 宝宝成长

3012-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星期五阵雨33~21℃客厅早晨温度20PM2.5- 69  

昨天豆苗外婆给我们送来了月饼,今天早上外婆给他们送去一桶食用油。

我们买菜回来,屋里已经灯光四射,庆小兔站在大纸箱里。

外婆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躲猫猫。”

妈妈把庆小兔从纸箱里抱出来。

庆小兔抬起右腿说:“我的腿还疼。”

妈妈说:“不就是碰了一下吗,刚刚妈妈给你吹过了。”

庆小兔说:“外公吹。”

我对着庆小兔的腿吹一下,就是一种精神安慰,庆小兔的腿马上就好了。

庆小兔推着童车来到门口,庆小兔打开门,庆小兔把童车推到门外。

庆小兔回头说:“我们走了。”

妈妈说:“小朋友不要一个人出去。”

有人从楼上下来,我把童车搬到下边楼梯转弯处。

外婆说:“小九,不要站在外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下边的童车说:“车子在外边呀。”

外婆说:“当心坏人把你抓走了。”

庆小兔说:“这里没有坏人,小朋友在下楼玩。”

我过来搬着童车下楼,庆小兔跟着我来到外边。

妈妈指着路边围栏上一片金黄的花朵:“小九,这是什么花呀?”

庆小兔说:“这是南瓜花。”

妈妈外婆同时在说:“这是南瓜花吗?”

庆小兔愣了一下说:“这是丝瓜花。”

外婆说:“南瓜叶子是圆的,南瓜叶子是毛茸茸的,南瓜花也看着像毛茸茸的。”

我说:“丝瓜叶是有角的,丝瓜叶看着比较光滑,丝瓜叶没有那么厚实,丝瓜花也显得单薄一点。”

我走路急匆匆的,我很快走到庆小兔的前边。

庆小兔说:“外公你不要走在前边。”

我连忙停下来等庆小兔走到跟前来。

小区里马路上挤满了车。

庆小兔说:“奥迪,这个也是奥迪,怎么这个也是奥迪。”

这是一色的奥迪接亲的队伍,路灯上路旁的小树上,系着色彩缤纷的气球彩带。

庆小兔说:“圣诞节了。”

外婆说:“这不是圣诞节,这是人们娶新娘子。”

庆小兔问:“新娘子呢?”

外婆说:“新娘子还没有下来。”

大门外贴着大红的双喜,大门被红砖抵着敞开着。

进到姨妈家。

庆小兔喊:“姨妈,外边接新娘子了。”

姨妈问:“你看到新娘子没有?”

庆小兔说:“新娘子还没有下楼。”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

庆小兔说:“去江边。”

姨妈说:“我们不去江边,我们去博物馆看看好不好?”

庆小兔问:“博物馆在哪里?”

姨妈说:“去博物馆要坐汽车去。”

来到金东方中学门口大家停下来等车,我和外婆走到树荫下。

庆小兔向着我在招手说:“外公,你不要走远了,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我说:“外公没有走远。”

庆小兔说:外公过来,我们要坐滴滴车了。

外婆笑着说:“你也知道滴滴出行呀。”

现代化的发展我都知道,但是现代化的节奏我总是跟不上。

用手机缴费,用手机打车,我们一样都不会,不是我们学不会,而是我们没有什么需求。滴滴打车的改变了传统打车市场,颠覆了路边拦车概念,改变传统出租司机等客方式,让司机师傅根据乘客目的地按意愿接单,节省司机与乘客沟通成本,降低了汽车空驶率,节省了大家的资源与时间。

我们先搭乘了一辆汽车,我记得博物馆是在市里,现在汽车却驶向不同的方向。

我说:“怎么往这边开呢?”

姨妈说:“这是新博物馆,现在刚刚对外开放。”

庆小兔问:“哥哥呢?”

姨妈说:“哥哥在后边。”

庆小兔说:“快追上去。”

姨妈说:“不是我们追上去,是哥哥后边的车追上来。”

一辆出租车斜着停在斑马线上,一个中年妇女坐在出租车跟前地上。

姨妈说:出车祸了

庆小兔说:出车祸了

庆小兔把右手放在耳朵上。

庆小兔说:“救援队,救援队,这里出车祸了,赶快过来抢救。”

妈妈说:“出车祸不是叫抢救队,出交通事故就要叫交警。”

庆小兔的电话马上在喊交警。

庆小兔说:“你是交警吗?这里出交通事故了。”

接下来的路越来越堵了。

妈妈说:“怎么路这里这样堵呀?”

司机说:“可能前边出什么事情了。”

庆小兔说:“交通事故找交警,喂,你是交警吗?这里出交通事故了。”

一辆公交车停在路口。

司机说:“这辆车可能坏了。”

庆小兔继续在打着电话。

庆小兔说:“拖车汤姆,这里要抢救队,公交车坏了,公交车要拖走。”

我们旁边有两辆公交车在缓慢地行驶。

庆小兔说:“两只公交车在开。”

妈妈说:“不是两只公交车,是两辆公交车在开。”

宜昌博物馆新馆位于伍家岗区柏临河畔,城市规划展览馆就在博物馆的对面。

宜昌博物馆新馆主体建筑四万余平方米,展陈总面积一万五千平方米,历时六年才终于对外开放。

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巨大的古鼎,外墙运用了深浅变化的条形石材,表现“巴人崇虎,楚人尚凤,虎凤合鸣”,博物馆分为地上三层和地下一层

宜昌博物馆有八大主要主题展区,开辟鸿蒙、物竞天择、远古西陵、千载峡州、巴楚夷陵、风情三峡、书香墨韵、近代宜昌。

走进大厅,迎面是墙上两边是崇山峻岭,中间是源远流长的长江水。大厅两旁是电梯,大厅穹顶就像一个太阳挂在空中,体现了宜昌人祖先对太阳的崇拜。

庆小兔一直跟着妈妈,庆兔兔紧随姨妈姨爹,我和外婆在一起,因为我们观赏的东西不很一致。

看见庆小兔的时候,庆小兔已经来到远古时代。

庆小兔跑过来说:“外公,有人死了。”

我问:“什么有人死了?”

庆小兔拉着我来到一个陶罐跟前,陶罐里是一具孩子的尸骨。

庆小兔说:“这是小孩子死了。”

我们小时候惧怕人的尸骨,庆小兔从小就不知道害怕人体骨骼。

两个人拿着木棍在取火。

庆小兔说:“钻木取火。”

旁边看着的一个孩子爸爸惊奇地望着庆小兔。

一个远古的人拿着棍子在追赶一只兔子。

庆小兔说:“他们在抓兔子。”

一个远古的人拿着棍子在追赶一只飞奔的兔子。

庆小兔说:“外公,你看,他们抓了一条鱼。”

河边一个人手里抓着一条大鱼。

一只巨大的恐龙雕像立在大厅里。

庆小兔说:“恐龙。”

突然恐龙的嘴张开了,恐龙发出巨大的声响,庆小兔先是一愣,接着庆小兔摆出一副打架的姿势,庆小兔两个手不断地舞动着,庆小兔的嘴里振振有词。

恐龙不叫了。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我让庆小兔去摸恐龙的腿,庆小兔马上把手缩了回来,庆小兔努力往后仰着身子,同样恐龙的大尾巴,庆小兔也没有敢伸出手。

当恐龙又开始吼叫起来的时候,庆小兔躲在妈妈的身后,庆小兔两个手紧紧地抱着妈妈的大腿。

在博物馆里有一点冷,刚刚跨出大门,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整个人被浸泡在热气里。

博物馆还属于刚刚开发的地区,住宅楼还没有多少人入住,一些配套设施相对滞后。

有公交车而间隔太长,出租车不容易找到搭车的乘客,滴滴司机一样不想到遥远偏僻的地方来闲逛。

等在公交站上,人慢慢地在聚拢来,十个八个,二十个三十个。

太阳虽然没有那样热情奔放,但是站在太阳底下确实也不是滋味,路上空荡荡的,宽阔的马路上好一会才能看到一辆汽车经过。

公交站没有站台,公交站没有凉棚遮阳挡雨,有人在撑起阳伞,有人站在小树后边,树虽然不高,多多少少还能够抵挡一阵,最起码心里有一个安慰。

庆小兔在马路边跑着,庆小兔跟在庆兔兔的后边,几个人在不断地嘱咐两个人要小心。

公交车从对面驶来,公交车离终点站只有一站,这一站足足等了二十分钟。

人多车大,大部分人还是有了自己的座位,庆兔兔坐在妈妈旁边,庆小兔就不断地和庆兔兔说话。

我说:“庆小兔可能要睡觉了。”

公交车走了一站又一站,庆小兔没有看到想要睡觉的意思。

外婆说:“你还说小九要睡觉了,你看他精神那么好。”

我说:“可能是他和庆兔兔在一起的缘故吧。”

就在小区门口的一家餐馆坐了下来。

点了一个酸菜鱼,给庆兔兔庆小兔点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

把庆小兔的小碗勺子拿出来。

庆小兔用勺子敲击着小碗说:“我要吃饭了。”

姨妈说:“菜还要烧一会。”

庆小兔说:“我要吃饭了。”

姨妈说:“没有菜哟。”

庆小兔继续敲击在自己的小碗。

庆小兔嘴里嘟囔着:“要吃饭,要吃饭。”

姨妈说:“你就那么饿吗,你不是吃过一块蛋糕吗?”

妈妈说:“蛋糕小九就吃了一点点。”

我说:“不到十二点钟吃的蛋糕,现在已经快四点了。”

姨妈说:“你要吃饭,你就跟老板说,我要吃饭了。”

庆小兔对着厨房在喊:“我要吃饭了。”

厨房里抽油烟机轰响,老板听不到庆小兔的说话,庆小兔不断地对着厨房在喊要吃饭,厨房里没有一个人出来。

姨妈说:“庆兔兔,你去帮着弟弟喊一下,我们要吃饭了。”

庆兔兔来到厨房门口。

庆兔兔朝着吃饭里面在喊:“老板,我们要吃饭了。”

老板连忙端着一碗饭走过来。

妈妈说:“没有菜哟,就是白米饭。”

庆小兔说:“就是白米饭。”

一坨白米饭很快消失在庆小兔的喉管里。

庆小兔举着碗在喊:“没有了。”

我说:“可能庆小兔饿坏了。”

妈妈给庆小兔碗里加了一坨米饭。

庆小兔的小碗里又空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

我说:“饭不能吃太多了。”

妈妈说:“我们就在加一点好不好。”

庆小兔说:“要多。”

外婆说:“饭不能吃的太多了。”

妈妈高高的端着碗,妈妈拿勺子往庆小兔的小碗里拨了一小坨米饭。

妈妈说:“好大一坨米饭。”

庆小兔看着自己碗里的米饭。

庆小兔说:“要多。”

妈妈又给往小碗拨了更小的一坨饭。

妈妈说:“就这么多了,不能再吃了。”

庆小兔这才端起碗。

酸菜鱼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酸菜鱼。”

妈妈说:“酸菜鱼有一点辣哟。”

姨妈说:“弄一点凉开水洗一下。”

西红柿炒鸡蛋庆小兔也吃了,橙汁庆小兔也喝了。

回到家一家人睡了一个晚觉。

睡梦中就听见隆隆的雷声,打开窗帘看的时候,天上浓云密布,整个天都压了下来,可惜雨还是舍不得滴下一滴。

十七点半大家才陆陆续续起来,就庆小兔一个人还留着睡梦里。

晚饭吃了一个更晚的晚饭,十九点钟才开饭,外卖买了一盆螃蟹,还有田螺和大虾。

庆小兔还在半醒状态,庆小兔半睁开眼睛趴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问:“庆兔兔,你弄完了,你就过来吃饭。”

庆兔兔拿着本子来到妈妈跟前。

妈妈说:“老师要你文章的提纲,你写一个蓝蓝的天,这叫提纲吗?”

妈妈要庆兔兔先吃饭,吃完饭妈妈给庆兔兔讲课。

妈妈对庆小兔说:“有大螃蟹哟。”

庆小兔不情愿地扭动身体。

妈妈说:“还有大虾哟。”

庆小兔嘴里哼哼着。

庆小兔不吃饭,妈妈也吃不成饭。

妈妈说:“要不你看电视。”

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嘴里咕噜着。

妈妈说:“你要干什么,你就说清楚。”

庆小兔说:“我要喝酸奶。”

妈妈说:“你要喝酸奶,你就说喝酸奶,你哼哼着干什么。”

庆小兔在喝酸奶,我把电视机打开了,姨妈给庆小兔调节目。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我以为庆小兔要我调节目,我把节目调到宝宝巴士。

庆小兔还在喊妈妈。

妈妈说:“你看电视,妈妈要吃饭,你要是不看电视,我们就把电视机关了。”

我们回家了,外边偶尔会飘下细小的雨沫,只不过天公并不愿意把雨露撒到干渴的宜昌大地。

庆小兔说:“外公来。”

庆小兔站在一个大纸箱里。

我说:“你又躲猫猫呀?”

庆小兔说:“我在开坦克车。”

庆小兔晃动纸箱说:“坦克车来了。”

庆小兔把两个手比着手枪,庆小兔对着我在开枪。

庆小兔说:“我的子弹很厉害。”

我也把手比着手枪向着庆小兔在射击。

我说:“我是大炮哟。”

庆小兔说:“我有子弹。”

我说:“我的大炮比你手枪厉害。”

庆小兔两个手在互相搅拌着,庆小兔一个手往前伸出来,庆小兔一个手在后边托着。

庆小兔说:“我的比你厉害。”

我说:“我是导弹,导弹很厉害的。”

庆小兔两个手用更大的幅度在转动着。

庆小兔说:“我来了,我最厉害。”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纸箱两边,庆小兔剧烈地摇着纸箱。

庆小兔说:“我在开船。”

我问:“你的船开到哪里呀?”

庆小兔说:“南极。”

我说:“南极有很多冰山哟。”

庆小兔说:“我的船被冰山卡住了,船要修理了。”

庆小兔沿着沙发爬了出来。

庆小兔来到放杂物的柜子跟前。

庆小兔说:“盒子不见了。”

我过去抱着庆小兔找到那个装小工具的盒子。

庆小兔在盒子里在翻找。

庆小兔说:“小螺丝刀怎么没有了?”

我帮着庆小兔找到小螺丝刀。

庆小兔拿着螺丝刀说:“我在修理我的船。”

庆小兔拿着螺丝刀在纸箱上找螺丝钉,纸箱上一个螺丝钉也没有。

庆小兔说:“我给船戳了一个洞洞。”

庆小兔用小螺丝刀在纸箱上戳着,很快纸箱上出现一个洞洞。

我说:“你的船是不是很疼呀?”

庆小兔说:“我在修理。”

我说:“你戳了一个洞,你的船会很疼的。”

庆小兔放下螺丝刀。

庆小兔说:“恐龙来了。”

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躲进盒子里。

庆小兔猛地站起来,庆小兔在向着恐龙开枪。

庆小兔说:“恐龙的尾巴会动,恐龙的尾巴一甩一甩的。”

我说:“你没有摸恐龙的尾巴呀?”

庆小兔摇摇头说:“把我吓一跳。”

我问:“你打恐龙没有?”

庆小兔说:“我没有带枪。”

庆兔兔来电话了。

庆兔兔说:“我已经写了一百九十个字了。”

妈妈说:“老师要求写二百五十个字左右。”

庆兔兔说:“我写不出来了。”

妈妈说:“你可以从各个方面去写呀,她的眼睛很漂亮呀,她的眼睛像一串葡萄,她笑起来很好看呀,她对人很和蔼呀。这不是又可以写出很多字吗?”

我对外婆说:“庆兔兔是离不开妈妈,庆兔兔做什么事情都要在妈妈的呵护下,庆兔兔这么大了要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老师给同学规定最少要写多少字,就是让学生不要偷懒,就是凑也要把字数写够,一次偷懒。以后就会越来越懒。关键是在庆兔兔发现思维枯竭的时候,妈妈要及时找出能够让庆兔兔看到别人是怎么描写一个人的,这时候的学习效果是最好的。”

庆小兔拿了磁性飞行棋盒子,庆小兔使劲地摇晃这盒子,庆小兔听到盒子里哗哗哗地响,庆小兔两个手在扳盒子。

庆小兔说:“我怎么打不开呀。”

我帮着庆小兔把盒子打开。

庆小兔发现盒子里有三颗葫芦形的棋子。

庆小兔说:“这里还有棋子呢。”

庆小兔拿着蓝色棋子说:“这是蓝色的。”

庆小兔把蓝色棋子放在蓝色的格子里。

庆小兔拿起绿色的棋子,庆小兔把绿色的棋子放在绿色的格子里。

庆小兔说:“这是绿色。”

庆小兔把黄色棋子放在黄色的位置。

庆小兔问:“红色呢,怎么没有红色的。”

我说:“原来就有红色,都是你玩了没有放回去。”

庆小兔拿着蓝色棋子在蓝色的格子里一步步走,棋盘黄色往中间走去。

庆小兔拿着蓝色棋子说:“蓝色怎么没有了?”

我说:“这是黄色的棋子进去的地方。”

庆小兔举起棋子,庆小兔晃动手臂。

庆小兔唱道:“葫芦娃,葫芦娃,金刚葫芦娃。

庆小兔把四轴飞行器脱拖了出来,庆小兔打开包装箱,庆小兔把里面的充电插头拿起了。

庆小兔说:“这是电脑上的,外公给。”

我说:“这是给飞机充电的。”

庆小兔拿出两个备用螺旋桨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螺旋桨。”

庆小兔把四轴飞行器拿了出来,庆小兔拿着螺旋桨和飞行器上边的螺旋桨比较。

庆小兔说:“换一个。”

我说:“这是螺旋桨坏了的时候再换的。”

庆小兔拿着什么东西在看。

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的飞行器说:“这是充电的,这个不充电就不能飞。”

庆小兔用手指着一个图例,庆小兔就会叽里咕噜说出一大堆来,我没有给庆小兔录像,因为如果我给庆小兔录像,庆小兔就不会再说了,庆小兔会过来看我的录像。

妈妈说:“小九,我们要喝奶睡觉了。”

庆小兔问:“用杯子喝奶吗?”

妈妈说:“是呀,你以后就开始用杯子喝奶。”

妈妈把庆小兔抱到餐桌上喝奶。

庆小兔说:“外公,我在用杯子喝奶。”

我说:“你用杯子喝奶呀?”

庆小兔说:“外公,还有管子。”

庆小兔是用吸管在喝奶。

庆小兔说:“外婆,我在用杯子喝奶。”

外婆说:“你是用吸管喝奶的。”

庆小兔说:“是用杯子。”

庆小兔说:“我今天帮着妈妈做事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