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3010你还生气不生气呀

2020-06-02 06:59 | 宝宝成长

3010-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星期三小雨转阵雨31~23℃客厅早晨温度28PM2.5-70

阵雨转多云天气预报报道昨天是阵雨转多云,很多云一直笼罩在我们头顶,但是会下雨的云还不知道在哪里。

妈妈说:“小九醒了。”

我过去把喜马拉雅打开。

外婆进屋把窗帘拉开一条缝。

庆小兔说:“关上。”

保温器的指示灯还亮着,就是说庆小兔早上的牛奶还没有喝。

我问:“喝奶吗?”

庆小兔躺在床上,喝奶肯定是用奶瓶,姨妈认为长时间用奶瓶可能会形成龅牙,我好像没有这个感觉,奶嘴喝成龅牙有一点耸人听闻,我不是很相信。

喝奶庆小兔还要把蚊帐关上,外婆出去庆小兔还要把门关上。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洗完脸庆小兔看《熊出没之探险日记2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今天什么也不能拿。

今天一样是一个艳阳天,天上的云还是有,只不过云时多时少,有时候云薄的透明,有时候云还能把太阳脸庞遮挡,但是阳光依旧,雨还是遥遥无期。

庆小兔说:“骑不动。”

我看着庆小兔骑在扭扭车是有一点别别扭扭,看着庆小兔使劲地蹬着地面,扭扭车好像不愿意走一样。庆小兔蹬十厘米,扭扭车就走十厘米,庆小兔稍微加一点力,扭扭车也稍微往前多走一点点。

以前庆小兔骑扭扭车,庆小兔蹬一下,庆小兔抬起两个脚,扭扭车可以往前滑行蛮远的,难怪庆小兔一直不愿意骑这个扭扭车,现在原来的扭扭车扔了,庆小兔不得已才骑这一辆扭扭车。

来到姨妈家的楼下,庆小兔停下扭扭车不走了。

庆小兔说:“去江边。”

阳光并不是那么火辣,云还是不时地给阳光让出一席之地。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在走。

外婆说:“小九你要走在阴凉里。”

我说:“你不要管,他知道应该走哪里。”

外婆说:“我们往前走,我们到胭脂園去。”

庆小兔的扭扭车就在跟前的路上来回走着。

我说:“他要在哪里玩,就在那里玩,我们不可能一辈子替他安排。我们只是告诉他,哪一些地方可以玩,哪一些事情不能触碰。”

庆小兔把扭扭车骑进草坪里,庆小兔从扭扭车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景观石说:“像一个乌龟。”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景观石,庆小兔抬起一条腿想上去,庆小兔又把腿放下来,这个乌龟景观石不是很平整光滑,而且这个乌龟头有一点高。

外婆坐在长条椅上看着庆小兔,庆小兔来到外婆跟前,庆小兔也坐在长条椅外婆的旁边。

一个刺耳的声音在叫着,我们同时扭转头看去,原来一个小姑娘坐在一辆三轮推车上,小姑娘不断地发出刺耳的叫声。

小姑娘下来了,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小姑娘的跟前。

小姑娘的爷爷说:“小哥哥来了,我们一起玩。”

庆小兔叫:“妹妹。”

庆小兔是比小姑娘高一点,问了以后才知道小姑娘比庆小兔大两个月。

小姑娘在爬自行车雕塑,没想到那么高的自行车雕塑,小姑娘毫不费力地就爬了上去。

庆小兔说:“妹妹,会摔下来的。”

我说:“不是妹妹,她比你大。”

庆小兔说:“姐姐,危险。”

小姑娘坐在高高的自行车雕塑上,小姑娘还不让爷爷扶着,小姑娘又麻利地从雕塑上边下来。

庆小兔不要说上去,庆小兔没有人扶着,庆小兔一个人不敢坐在上边,庆小兔更不用说爬上爬下了。

小姑娘在跑,庆小兔没有去追,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跟着后边,小姑娘进入草地,庆小兔就把扭扭车停在路边。

小姑娘跑到很快,庆小兔的扭扭车还没有小姑娘走的麻利。

来了一个个头一点高,个头有一点塊的男孩A,男孩A也是坐的三轮车来的。

小姑娘爷爷稳:“你可能是哥哥吧?”

小姑娘妈妈说:“他应该比你们都大了。”

问了出生日期,男孩A比庆小兔小七天,男孩A一下子降级为弟弟了。

男孩A个头大了一点,庆小兔和小姑娘转不过这个弯,两个人还是在叫哥哥。

男孩A站在一棵树后边,男孩A两个手拉着两个树杈,庆小兔小姑娘两个人用手指着男孩A,男孩A突然放声大哭。

男孩A突然无缘无故的大哭,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男孩A妈妈说:“你怎么突然哭起来了,没有人打你,又没有人骂你,你怎么就哭了,让你好好的哭吧。”

这时候又来了一个男孩B,这是这里最小的一个,男孩B两岁三个月。

男孩A妈妈从三轮车上拿了很多玩具,两个小桶,两把铲子,一辆挖掘机,一辆吊车。

庆小兔也把自己的挖掘机放在一起。

男孩A拿着吊车,庆小兔喜欢的就是挖掘机,庆小兔拿起挖掘机,转眼间玩具就各事其主。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在挖土,庆小兔把石头泥巴倒进一个泥坑里。

庆小兔突然发现男孩A的吊车会唱歌,庆小兔也伸出手去按吊车上边的按钮。男孩A看见庆小兔把手伸过来,男孩A以为庆小兔想要吊车,男孩A把吊车藏在自己的身后边。男孩A看见小姑娘在挖土,男孩A忘了手里的吊车,庆小兔轻轻地伸出手去按吊车上边的按钮,吊车马上又开始唱歌。

我这时候才有时间看扭扭车是怎么回事。

原来扭扭车的轮子和轴承分家了。

这个扭扭车貌似正常,关键的部位已经病入膏肓。

原来扔掉的扭扭车,主动轮一切正常,就是前边防侧翻前脚小轮子掉了一个,难怪庆小兔一直不愿意骑这个扭扭车的。

现在是有苦难言,好骑的变成了垃圾,已经不能骑的还留在家里。

男孩A最先离开,接着就是男孩B,最后连小姑娘也走了。

我说:“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往胭脂園走去。

胭脂園正在安装灯柱,工人师傅正在烧电焊,庆小兔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庆小兔还远远地看着他们。

我说:“这是工人师傅在烧电焊,电焊放到火光是不能看的,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去。”

庆小兔走进胭脂園中心胭脂園的浮雕上边,庆小兔来回在上边走着。

来了一个小姑娘,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上的胭脂鱼说:“鱼。”

小姑娘还没有走几步,小姑娘的奶奶就把小姑娘抱走了。

远处树荫处传来广场大妈们跳舞的音乐,树荫下大理石的石凳旁传来孩子们幼稚的说话声音。

石墩很多,小朋友一样很多,每一个石墩上都放着许多玩具,不过大部分是两岁上下小朋友玩的玩具。

庆小兔过去把自己的挖掘机往玩具堆里一放,旁边站着的小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挖掘机。

庆小兔说:“挖掘机。”

这时候才有小朋友拿起庆小兔的挖掘机,于是庆小兔也伸出手拿起石墩上不一样的玩具。

这时候来了一个个头很高的男孩,男孩手里也拿着一辆不一样的挖掘机,庆小兔把自己的挖掘机递给男孩,男孩接过庆小兔的挖掘机,庆小兔把男孩的挖掘机拿了过来。

外婆问了男孩的妈妈,男孩其实比庆小兔小两天。

外婆说:“他的个头也太大了。”

男孩妈妈说:“可能是遗传吧。”

因为男孩妈妈个头就很高。

庆小兔又拿出来校车跟其他小朋友换玩具,校车很快来到男孩的手里,男孩看见一个小朋友有一个玩具手机,男孩用校车换了手机。

庆小兔跟男孩要手机玩,男孩刚刚拿到手机,男孩不愿意把到手的新鲜玩具拱手让人。

庆小兔伸出手就去跟男孩夺,男孩当仁不让,庆小兔不是男孩的对手,庆小兔夺不过来手机,庆小兔就去打男孩,外婆连忙去制止庆小兔。

庆小兔不愿意了。

电话机被她的主人要走了,校车重新回到庆小兔的手里,男孩过来骑庆小兔的扭扭车,这一次轮到庆小兔不让了,庆小兔骑上自己的扭扭车。

男孩要走了,男孩跟庆小兔再见,庆小兔就当没有看见。

男孩走了,我们也开始回家了,庆小兔还在不高兴当中,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着,庆小兔一直抱到家里。

我们十点半回到家。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我同意了庆小兔请求。

庆小兔说:“喝奶吗?”

外婆说:“喝奶我们就用杯子。”

庆小兔说:“不用杯子。”

外婆说:“不用杯子,就不要喝奶。”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庆小兔还是用奶瓶喝奶。

庆小兔是看宝宝巴士的儿歌。

已经看了半个小时,庆小兔奶瓶里的奶没有少多少。

我说:“快一点喝奶,看最后一个儿歌,我们看新闻了。”

庆小兔把我手里的遥控器扔到一旁。

一个儿歌结束,我把电视调到CCTV13,庆小兔哭了起来。

我说:“你哭吧,跟你说好的,看完这一个儿歌就看新闻,你现在也不听话了。”

我进屋写日记。庆小兔也不哭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你还生气不生气呀?”

我说:“你听话不听话呀?”

庆小兔说:“我听话。”

我说:“你听话,外公就不生气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这个小电视。”

电视机打开了。

我问:“你要看什么?”

庆小兔说:“我要看小朋友画画的电视。”

于是庆小兔看《Blame It On The Rain》第二集。

我在睡梦里听见开门的声音,庆小兔开门进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洗澡。”

我说:“现在不行,屋里开空调了,洗澡会受凉感冒的。”

庆小兔乖乖地回到客厅里。

我起来,外婆睡觉,庆小兔不睡觉。

外婆说:“小九已经屙巴巴了。”

昨天庆小兔没有屙巴巴。

庆小兔指着地上的磁力棒玩具。

庆小兔说:“外公,我搭的。”

我说:“你在摆一个长蛇呀?”

庆小兔说:“这是一个框框。”

庆小兔用四根磁力棒拼接成的棱形框。

庆小兔说:“这里还有汽车。”

棱形框两边连接成长蛇阵,长蛇阵的两头各吸着一个磁力小汽车。庆小兔把扭扭车骑到折叠手推车跟前,庆小兔把扭扭车搬到手推车上,庆小兔站在手推车上,庆小兔想骑在扭扭车上,庆小兔试了几下,庆小兔也没有敢坐下来。

扭扭车从手推车上下来了,庆小兔想把滑板车放到手推车上,滑板车有一点重。

庆小兔说:“搬不动。”

我过去帮着庆小兔搬滑板车,庆小兔又把滑板车拉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自己弄。”

庆小兔还是把滑板车搬了上去。

庆小兔想站在滑板车上。

我说:“你要小心哟,滑板车是在车子上的。”

庆小兔两个手握住滑板车的扶手,庆小兔一个脚放在滑板车上,庆小兔另外一个脚蹬了一下底下的手推车,庆小兔还是没有敢登上去。

庆小兔拿着光头强的油锯问:“没有电池吗?”

我说:“昨天忘了拿电池了,我们今天回家记住拿电池。”

庆小兔说:“我们出去。”

这时候已经快十四点钟了,这时候应该是一天温度最高的时候,虽然外边的阳光不是那么耀眼,可是屋里的温度却让人不想动弹,网上看到宜昌市现在的实时温度已经爬升到三十三度了。

我问:“现在出去干什么?”

庆小兔举着油锯说:“锯树呀。”

我说:“外边这么热,现在不能出去。”

庆小兔说:“可以出去的。”

我说:“外边很热的。”

庆小兔说:“外边不热的。”

我说:“我们睡觉起来再出去玩。”

庆小兔说:“现在出去。”

我说:“你又不听话了,刚才你还说要听话呢。”

庆小兔说:“我要出去。”

我推了庆小兔一下。

我说:“你一个人自己出去吧。”

庆小兔有一点带哭腔了。

我说:“你说不听话就不听话,现在外边太热了,我们等外边凉快一点再出去。”

庆小兔咚咚咚跑进房间,我还想说外婆在睡觉呢。

外婆说:“要喝奶。”

我给庆小兔冲了牛奶,庆小兔接过奶瓶。

我说:“我们尿尿,还要兜尿不湿。”

庆小兔把奶瓶放在床头。

庆小兔说:“把奶瓶放在这里,一会我们再拿。”

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把奶瓶放在床头,很快庆小兔就一声不响了。

庆兔兔放学的时候,外边已经是一片金黄,蓝蓝的天上没有一朵云彩。

我接庆兔兔放学回来,我准备送庆兔兔去琴行。

庆兔兔说:“外公,你不要送了,我自己可以去琴行。”

庆小兔说:“外公。”

我说:“你醒了。”

庆小兔说:“外公你不能看电脑。”

我说:“外公是在学习呀?”

庆小兔说:“小九也学习。”

我说:“我们看国旗吧。”

庆小兔把国旗都跟着念了一遍。

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小时候洗澡用的一个鱼的温度计。

庆小兔问:“这个是什么呀?”

我说:“这个是温度计,是放在洗澡盆里的。”

庆小兔说:“我要脸盆。”

我去给庆小兔拿了一个脸盆。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脸盆,我要大的脸盆。”

我说:“这个脸盆已经很大了。”

庆小兔说:“不大,我要那个最大的脸盆。”

我说:“大铝盆里有沙子。”

庆小兔说:“我要那个脸盆。”

我说:“你不要,我就把脸盆放回去了。”

我把脸盆放回去。

庆小兔说:“我要那个脸盆。”

我把脸盆拿了回来,庆小兔把温度计放进脸盆里,庆小兔把脸盆放到床上。

姨妈回来了,姨妈发现脸盆放在床上。

姨妈说:“你的外公也是,你想干什么都可以,脸盆也能够放在床上的吗?”

庆小兔说:“可以放在床上。”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不过脸盆一直是挂着的,脸盆每天都在洗,应该脸盆没有那么脏。

姨妈说:“我们把脸盆放在茶几上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我不要。”

姨妈说:“姨妈带你去江边玩吧。”

庆小兔不愿意了。

庆小兔说:“我不去江边。”

庆小兔咣铛一声把脸盆扔到地上。

姨妈说:“你这么大的脾气,姨妈不喜欢你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我问:“你为什么不跟姨妈玩了。”

庆小兔说:“姨妈生气了。”

我说:“你跟姨妈说,我听话了,姨妈就不会生气了。”

庆小兔对着门口说:“姨妈,你不要生气了。”

姨妈过来说:“姨妈没有生气呀。”

庆小兔说:“姨妈,你不要生气了。”

姨妈说:“你听话,姨妈就不会生气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牛肉干。”

姨妈给了庆小兔一片牛肉干。

庆小兔嘴里嚼着牛肉干。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躲猫猫。”

庆小兔把毛巾被蒙在头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嘴说:“等我把嘴里的牛肉干吃完了。”

庆小兔说:“姨妈,我要去

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喊妈妈,庆小兔也忘了要去江边的事情了。

庆小兔来到我跟前。

庆小兔说:“抢救队。”

我给庆小兔拿了汽车挖掘机。

庆小兔说:“这是救援队,他不是抢救队。”

我给庆小兔拿了那个大挖掘机。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救援队,这个挖掘机坏了。”

庆小兔走过来用手指着越野攀爬车说:“是这个救援队。”

我把越野攀爬车放在庆小兔的面前床上。

庆小兔说:“这个不能放在床上,它们多脏呀。”

已经是十八点五十分了。

庆小兔说:“姨妈去江边。”

姨妈说:“姨妈已经饿了,姨妈已经没有力气带你出去了。”

庆小兔说:“姨妈有力气。”

外婆说:“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不要吃饭。”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上说:“姨妈走。”

外婆说:“这个扭扭车轮子和轴承脱开了。”

妈妈说:“坏了就不能骑出去了。”

我说:“骑还是能够骑的,就是骑起来很吃力。”

姨妈只好带着庆小兔去江边玩了。

庆小兔跟姨妈二十点二十分才回来。

姨妈下班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

我问庆小兔:“你去哪里玩了?”

庆小兔说:“去江边。”

我问:“你有没有跟小朋友玩了呀?”

庆小兔说:“我跟小哥哥玩了,一个小哥哥,又一个小哥哥,两只小哥哥。”

外婆说:“不是两只小哥哥,应该说两个哥哥。”

庆小兔说:“还有一个小妹妹,还有一个小妹妹。”

姨妈说:“小九,回来要洗手哟。”

庆小兔说:“我好热,我要洗澡。”

今天庆小兔洗澡,庆小兔一直在扔球。

庆小兔一直在说:“我又扔球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在用杯子喝奶。”

我说:“庆小兔长大了。”

庆小兔喝完了。

庆小兔说:“外婆,我喝完了,点一个赞。”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