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990开空调,我出汗了

2020-05-13 07:09 | 宝宝成长

2990-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星期四晴天转多云35~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62

又是一夜的空调,早上起来打开窗户,一股凉气从外边袭来。

天灰蒙蒙的,云有一点沉重,远一点的景象就像在雾中,让人提不起精神,让人的精神感到不爽。

不到八点钟就听见庆小兔说话。

爸爸问:“小九,你要不要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爸爸说:“妈妈上班了,你要不要喝奶。”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

爸爸说:“外公还没有来。”

庆小兔说:“外公来了。”

我推开门进去,庆小兔站起来要我抱,庆兔兔也跟着起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宝宝巴士的汽车。”

看的是宝宝巴士,第一个节目就是怎样烧牛排。

动画片上说一句,庆小兔就跟着说一句。

盘子里放着一块牛肉。

“牛肉。”

庆小兔说:“牛肉。”

又端过来一节香肠。

庆小兔说:“香肠。”

接着就是鱿鱼黄瓜。

接着把切好的牛肉黄瓜香肠鱿鱼串成一串。

肉串放着烤炉上烧烤。

庆小兔还跟着说,香草酱辣椒粉黑胡椒粒盐。

下楼庆小兔要自己下楼,来到外边庆小兔要自己走路,庆小兔一直追逐着庆兔兔。

今天庆小兔还是不喊人,庆兔兔截然相反,庆兔兔看见谁都喊。

庆小兔喊:“哥哥等等我。”

庆小兔一个手挽着庆兔兔的胳膊走。

忽然庆小兔发现庆兔兔不在了。

庆小兔问:“哥哥呢?”

我说:“哥哥去上课了。”

庆小兔问:“哥哥去哪里上课了?”

我说:“外公不知道。”

庆小兔用手指着姨妈上班的地方。

庆小兔说:“哥哥去那里了。”

我说:“那里是医院,你要去医院看医生吗?”

来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我要看小电视,我要看巴布工程师。”

庆小兔还是看英文版的巴布工程师。

巴布工程师看完了,庆小兔把小电视机关了。

我说;“我们现在看新闻。”

我打开大电视机。

庆小兔说:“喝牛奶。”

我说:“你不是刚刚在妈妈家喝奶了吗,我们喝酸奶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庆小兔趴在麻将席上喝奶。

CCTV13播放新闻。

庆小兔说:“看了超级飞侠再看新闻。”

我说:“你不是刚刚看的巴布工程师。”

庆小兔说:“大电视没有看。”

我说:“动画片,我们一次只能看二十分钟,等眼睛休息一会我们再看超级飞侠。”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一直哼哼着。

我说:“你这几天怎么不听话了,我们认字好不好?”

庆小兔说:“认字。”

还是那么几个字,庆小兔好像生字是轮流认识的,这一次认识的下一次庆小兔弄不好就不认识了,上一次不认识的,这一次又认识了。

庆小兔认识这个字,庆小兔就会自己解释这个字的含义。

认读国旗,庆小兔很少会看,庆小兔只是跟着在念。

外婆说:“他根本就没有看。”

我说:“庆小兔又不是学生,只要他在听,他是不是认认真真地听不要紧,我们只是让他在大脑里建立一印象。”

庆小兔来到空调跟前。

庆小兔说:“我要开空调。”

我说:“这一会不是很热。”

庆小兔把风扇关了。

庆小兔用手抚摸在额头说:“我出了很多汗。”

我说:“我们等一会再开空调,我们现在先吹风扇。”

我把冠军宝宝汉语拼音拿出来,我刚刚点读了a的四声。

庆小兔拿过点读笔说:“我来读。”

庆小兔没有读汉语拼音,庆小兔只是点读上边的画。

庆小兔放下点读笔。

庆小兔说:“我要洗澡了。”

外婆说:“这么早就洗澡呀?”

庆小兔说:“我好热。”

洗完澡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庆小兔说:“外公,你的手没有洗。”

我说:“外公的手不脏。”

庆小兔说:“外公的手脏的。”

庆小兔捏着我的手说:“你看,外公的手脏了。”

我说:“外公去洗手。”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庆小兔说:“我去开水。”

我抱着庆小兔去厨房水槽跟前,庆小兔把水龙头打开,我把手伸到水流下边。

庆小兔说:“我洗手。”

水龙头的水水花四溅。

庆小兔说:“毛巾擦手。”

庆小兔拿了擦手毛巾,庆小兔没有擦手,庆小兔把毛巾放进水流里。

庆小兔说:“洗毛巾。”

庆小兔两个手在挤毛巾。

庆小兔提着小毛巾的两个角,小毛巾还在滴答滴答地在滴水。

庆小兔说:“怎么还有水呀?”

我帮着把毛巾的水挤干,庆小兔接过毛巾又按进水里。

庆小兔把毛巾挂在扶手上,庆小兔用手在下边接滴下来的水。

庆小兔穿衣服。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庆小兔坐在马桶上就开始屙巴巴。

庆小兔用手捂住鼻子说:“好臭。”

我打开排风扇,我把已经屙出来的巴巴冲掉。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拉完。”

我说:“没有屙完就继续屙。”

庆小兔又屙出来一坨,我马上把巴巴冲掉。

庆小兔说:“我还要屙。”

我说:“你要屙,你就继续屙。”

庆小兔说:“我屙血了。”

我说:“你没有屙血。”

庆小兔说:“我屙血了。”

我说:“你看,你的巴巴也没有血。”

庆小兔看了一眼巴巴。

庆小兔说:“我没有屙血。”

四川阿坝发生洪峰。

庆小兔说:“斑马线怎么没有了?”

我说:“这个是国道,不是市区的马路,这里是没有斑马线的。”

庆小兔说:“买一个斑马线。”

国道被冲的七零八落,许多挖掘机在忙碌。

庆小兔说:“挖掘机,挖掘机在工作,这里也有挖掘机。”

一座大桥已经坍塌。

庆小兔说:“要抢救队来救援。”

庆小兔搬来挖掘机,庆小兔又看见一把枪。

庆小兔拿着枪说:“有怪兽。”

庆小兔用手指着另外一把枪说:“外公拿着。”

庆小兔端着枪,庆小兔警惕地望着四周,庆小兔来到姨妈的卧室。

庆小兔往后招招手。

庆小兔说:“发现敌人。”

庆小兔猛地跑进房间。

庆小兔说:“开枪吧。”

庆小兔砰砰砰地打了几枪。

庆小兔说:“敌人逃跑了。”

庆小兔把门拉开,庆小兔对着门后在开枪。

庆小兔说:“敌人消灭了。”

庆小兔回到客厅。

庆小兔说:“敌人来了,躲起来。”

庆小兔躲进海盗船。

庆小兔说:“跟我来。”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

庆小兔说:“吃面条。”

外婆说:“好,外婆给你煮面条。”

我刚刚睡着,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看超级飞侠。”

我说:“你要外婆调呀。”

庆小兔说:“外公调。”

庆小兔又进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的电视看完了。”

我说:“看完了,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不睡觉,外公睡觉。”

庆小兔在玩具箱里找玩具。

外婆从外边进来。

外婆说:“小九,睡觉吧。”

庆小兔说:“外婆出去,外公在睡觉。”

外婆说:“你不睡觉,外婆还要睡觉了。”

庆小兔说:“外公在睡觉,外婆出去。”

庆小兔推着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走。”

外婆出去,庆小兔把门关上了。

庆小兔看见当做闹钟用的手机。

庆小兔说:“我的手机找到了。”

庆小兔拿着手机来到客厅,我也跟着来到客厅。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手机。”

庆小兔在拨电话号码,手机嘀嘀嘀嘀地响着,庆小兔按了一下电话机的符号,庆小兔把手机放在耳朵上。

庆小兔说:“妈妈,妈妈吗,我是小九。”

庆小兔把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

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没有接通。”

庆小兔又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庆小兔又把手机放在耳朵上。

庆小兔说:“爸爸吗?”

庆小兔把手机拿下来看了一下,庆小兔又把手机放在耳朵上。

庆小兔说:“爸爸,爸爸吗?”

庆小兔又放下手机看了一下,庆小兔用手在手机上摸着。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声音?”

我问:“庆小兔,你在打电话呀?”

庆小兔说:“外公,我在打电话。”

我说:“你打呀。”

庆小兔说:“我的手机坏了。”

我说:“这个手机没有卡,没有卡就不能打电话。”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电话,这个电话不能接通。”

我说:“你就假假地给爸爸打电话。”

庆小兔说:“我要换一个电话。”

我说:“电话不能随便打的。”

庆小兔打开手机计算器。

庆小兔说:“计算器。”

庆小兔用计算器并不是用来计算,庆小兔是听按键的滴答声,庆小兔是看着上边空格里不断生成的数字。

庆小兔把手机的时钟打开。

庆小兔说:“我要钟。”

庆小兔点开时钟,庆小兔还不知道时钟上边的小项。

庆小兔说:“秒表。”

我把时钟调到秒表。

庆小兔说:“一秒钟。”

我说:“最少一分钟。”

庆小兔说:“一分钟吗?”

庆小兔按动开始,秒表开始跳动数字。

庆小兔说:“会唱歌的。”

秒表继续在跳动着。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唱歌?”

我说:“还没有到时间。”

庆小兔说:“等一会。”

庆小兔钻进海盗船,秒表开始唱歌,庆小兔听了一会,庆小兔把秒表停下来。

庆小兔按了一下计时器,庆小兔按了一下开始。

庆小兔说:“开始。”

这时候计时器是六分钟。

我说:“这个时间有一点长了,我们把时间调少一点。”

我把计时器调到十秒

我说:“十秒钟。”

庆小兔说:“十秒钟。”

庆小兔按了开始,计时器开始计时,很快计时器开始唱歌。

庆小兔说:“唱歌了。”

庆小兔扒开我的手指头说:“破皮了。”

我的手指头上边有一点翘起来的浮皮。

庆小兔去屋里拿来指甲剪。

庆小兔说:“剪一下。”

庆小兔打开指甲剪,庆小兔要给我剪浮皮,我马上把手指头缩了回来。

我说:“好疼。”

庆小兔说:“破皮怎么会疼呀?”

我说:“回来外公自己剪。”

庆小兔拿着指甲剪说:“还回去”

庆小兔说:“我要拉巴巴了。”

庆小兔刚刚屙巴巴还没有一个小时,庆小兔这一次的巴巴有一点拉稀。

庆小兔拿起我的手机,庆小兔把手机调到时钟,庆小兔把时钟调到计算器。

庆小兔按动开始按钮,计算器开始跳字,计算器变成了零,手机发出音乐声音。

庆小兔说:“唱歌了。”

庆小兔用手指头划动手机,歌声马上停了下来,庆小兔又重新启动,接着就是歌声再起。

外婆说:“小九,你还要玩呀,你已经玩了那么长时间了。”

庆小兔说:“马上就响了。”

手机响了,庆小兔把音乐划停下。

外婆说:“好了,不玩了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庆小兔喝奶很快,奶瓶底还剩下一点。

我说:“你的奶没有喝完。”

庆小兔用手摸着肚子说:“我的肚子疼。”

庆小兔说肚子疼让我一惊,庆小兔任何不舒服也让我心吊起来。但是庆小兔肚子疼也理所当然,因为刚刚庆小兔拉稀了。

我说:“你肚子不舒服,你就早一点睡吧。”

我躺在床边,庆小兔躺在床上转圈。

我说:“庆小兔,你不要动了,当心把外婆吵醒了。”

庆小兔悄悄地从床上下来。

我问:“你怎么又不睡了。”

庆小兔说:“我的玩具。”

我感到脚下有一些毛茸茸的感觉。

我问:“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大熊。”

我说:“你睡觉就睡觉,把大熊抱过来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要大熊睡觉。”

庆小兔把大熊挨着我放着,庆小兔靠在大熊睡着,庆小兔的那一边紧紧地靠着外婆。

庆小兔抱着大熊睡着了。

庆小兔睡了三个半小时。

庆小兔说:“床上尿湿了。”

我摸了一下庆小兔的纸尿裤,庆小兔的纸尿裤里没有尿,

庆小兔说:“我的屁股湿了。”

我说:“你没有尿尿,你是身上出的汗。”

庆小兔说:“毛巾被也尿湿了。”

我摸一下毛巾被。

我说:“毛巾被没有湿。”

庆小兔说:“毛巾被湿了。吹一下。”

我拿着电吹风把毛巾被吹一下。

庆小兔说:“这里有太阳,把湿的地方晒一下。”

庆小兔看见我充电的越野攀爬车的电池。

庆小兔说:“把电池拿下来。”

我拿了电池说:“我们把电池装上去。”

庆小兔说:“越野车不用装电池。”

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搬到床上,庆小兔也爬到床上,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放在枕头上。

庆小兔说:“我的拖车汤姆呢?”

我把板牙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挖掘机。”

床上又多了一个挖掘机。

庆小兔说:“我要拖拉机。”

我给庆小兔一个小拖拉机。

庆小兔说:“我要大的拖拉机。”

卷草机也来到床上。

庆小兔说:“拖车。”

拖车挂在卷草机上。

庆小兔说:“垃圾桶。”

一个汽车的车厢就是庆小兔的垃圾箱。

庆小兔说:“我还要垃圾。”

我给庆小兔撕了几块卫生纸。

听到外边的开门声音。

我说:“你看看是谁回来了。”

庆小兔说:“妈妈回来了。”

我说:“妈妈不会那么早回来,应该是哥哥姨妈回来了。”

庆兔兔来到门口。

庆兔兔说:“小九,哥哥回来了。”

我切了哈密瓜,庆小兔用牙签扎了一块哈密瓜给姨妈。

姨妈说:“谢谢了。”

庆小兔扎了一块哈密瓜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哈密瓜,三角形的哈密瓜。”

外婆说:“小九到现在还记得三角形。”

我说:“庆小兔很小就知道三角形了。”

外婆说:“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小九还记着三角形的事情。”

庆小兔说:“我要围兜兜。”

姨妈喊:“外公,小九要围兜兜,小九要吃哈密瓜了。”

庆小兔吃了几块哈密瓜。

庆小兔说:“我要擦。”

我拿纸给庆小兔擦。

姨妈说:“都是糖分,要用水洗。”

庆小兔马上就往厨房走。

庆小兔说:“用水洗。”

庆小兔洗完手,庆小兔把手上的水擦干。

庆小兔说:“外公也要洗手。”

我去洗完手,我把手擦干。

我说:“外公的手洗干净了。”

庆小兔说:“毛巾还要洗。”

我说:“好,我把毛巾洗一下。”

我去洗毛巾。。

庆小兔说:“要把水开大一点。”

外婆说:“小九现在喜欢监督大家做事了。”

我说:“现在庆小兔每一次洗完手,庆小兔都要把毛巾洗一下”

庆小兔拿着坦克车来到床上。

庆小兔说:“坦克车,打仗了。”

庆小兔转动坦克车的炮塔。

庆小兔说:“有怪兽。”

庆小兔把坦克车推到床边。

庆小兔说:“砰砰砰,怪兽打死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

庆小兔说:“爸爸,我在这里。”

没有听见爸爸的声音。

庆小兔在喊妈妈。

妈妈说:“小九,你在哪里?”

庆小兔说:“我在屋里,我在打怪兽。”

吃饭,庆小兔没有吃饭。

庆小兔拿着一辆车走过来。

庆小兔说:“爸爸,火箭炮坏了。”

火箭炮的车盘脱落了,爸爸把车盘装了上去。

一会庆小兔拿着火箭炮又来了。

庆小兔说:“爸爸,火箭炮又坏了。”

爸爸说:“怎么又坏了?”

庆小兔说:“我一掰,火箭炮就坏了。”

爸爸说:“你知道会掰坏,你就不要掰呀。”

这个火箭炮已经坏了几天了,火箭炮底盘的卡子断了。

我说:“明天外公用胶水把它粘一下。”

这个星期庆兔兔网上外教课又开始了。

没想到庆兔兔和外教对话,比他说中国话还要流利。

庆小兔和爸爸玩磁力棒玩具。

庆小兔主要玩磁力棒汽车,爸爸在搭建磁力棒的房子。

庆小兔的汽车前边是一排钢球,钢球排列在麻将席的夹缝里,庆小兔用汽车去推过去前进。

钢球一步步靠近爸爸的建筑物,庆小兔猛地推一下汽车,汽车前边的去全部撞入爸爸装的房子里,房子一下子撞飞一地。

庆小兔说:“房子撞倒了。”

爸爸想收拾残局,爸爸刚刚把倒塌的房子修补一下,庆小兔拉开爸爸的手说:“房子倒了。”

爸爸的费力那么多的精力搭建的房子变成一堆瓦砾。

庆兔兔庆小兔走了。

妈妈说:“明天他爸爸没有事情,庆兔兔跟着爸爸复习功课,小九起来还要接过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