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988卡了,网络不好

2020-05-11 07:04 | 宝宝成长

2988-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星期二晴天37~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65

    妈妈上班的时候,屋里还是静悄悄的。

外婆买菜回来,庆兔兔庆小兔都没有起来,爸爸也还沉浸在睡梦中。

七点五十分,我打开了喜马拉雅,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把屋里照亮了许多。

庆兔兔翻了一个身,庆小兔把头移了一个位置。

我说:“庆兔兔,不早了。”

庆兔兔把屁股撅起来跪在床上,庆小兔哼哼着摆了一下手。

我出来站了几分钟,我又回到屋里。

我说:“庆兔兔,已经不早了,不能再睡了。”

庆兔兔翻身坐在床上,庆小兔喊了起来,庆小兔要妈妈,庆小兔说妈妈没有上班。

庆小兔还没有从旅游的日子里走出来,庆小兔看到妈妈是那么不容易,在北戴河的日日夜夜里,庆小兔和妈妈真正的溶于一体,就那么几天的功夫,让庆小兔一直沉浸在妈妈的世界里。

我说:“妈妈真的上班了。”

庆小兔说:“妈妈没有上班。”

外婆一样说不服庆小兔。

我和外婆走了出来。

庆小兔在喊外公。

我进去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我说:“妈妈上班了,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爸爸。”

我说:“你不是还要爸爸买挖掘机吗?”

庆小兔说:“我还要买一辆警车。”

CCTV2正在播放有人买了一辆泡过水的汽车,当出现字幕的时候,在电视机的屏幕右下角出现一辆红色的赛车。

庆小兔说:“赛车。”

庆小兔说:“我还要爸爸买一辆红色赛车。”

新闻在暗访黑中介介绍外国无证黑保姆,黑中介被隐去脸上的表情。

庆小兔说:“她的眼睛怎么没有了。”

我说:“这是做了特技遮挡,这是不想暴露这些人的隐私。”

我们要走了。

庆小兔下楼不要坐车,庆小兔跟着庆兔兔在跑。

来到小区大门的跟前。

外婆悄悄地跟庆兔兔说:“庆兔兔,你从大门那一边走,你不要让小九看见。”

庆兔兔刚刚跑过去,庆小兔就看见庆兔兔了。

庆小兔说:“从那边走。”

外婆说:“哥哥去上课了。”

庆小兔说:“我也要去上课。”

外婆说:“等长大了,你不是可以跟哥哥一样去上课呀?”

庆小兔站在走人的小门跟前,庆小兔就是要去找庆兔兔。

尽管庆小兔不愿意,外婆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哭着,庆小兔犟着,还是把庆小兔抱到拐弯处。

庆小兔来到姨妈家,庆小兔马上就开始找玩具玩。

庆小兔说:“外公,搅拌机呢,搅拌机找不到了。”

庆小兔的搅拌机就是打蛋器,庆小兔用打蛋器搅拌红豆。

庆小兔的搅拌机拿来了。

庆小兔问:“我的铲子呢?”

庆小兔拿着铲子在铲红豆。

庆小兔说:“我找到耙子了。”

耙子也是庆小兔玩红豆的工具。

庆小兔把变形金刚按下去变成一辆汽车,庆小兔推着变形金刚汽车。

庆小兔说:“变形金刚轮子掉了,我要爸爸买一个。”

我给变形金刚把轮胎装上,庆小兔又把轮胎扒了下来。

我说:“你怎么把轮胎又扒了下来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旁边说:“外公,去那边,我来修理。”

庆小兔趴在地板上,庆小兔手里拿着轮胎在往轮毂上装。

庆小兔还没有这个技术和能力把轮胎装上去。

庆小兔说:“外公,我装不好”

庆小兔站起来说:“我要洗澡。”

庆小兔已经很多天没有在浴缸里玩耍了。

庆小兔用脸盆在舀着水里的鲨鱼海星章鱼。

庆小兔在水里捞出水泥罐车说:“水泥罐车湿了。”

我说:“湿了不要紧。”

庆小兔说:“用毛巾擦一下。”

庆小兔把毛巾捞起来,庆小兔一个手握住毛巾在挤,水从毛巾里被挤了出来。水只是从庆小兔手握的地方流下来,毛巾其他地方还是水淋淋的,庆小兔拿着湿毛巾在给水泥罐车擦水。

庆小兔拿起一只恐龙,庆小兔把恐龙的头按进水里。

庆小兔说:“恐龙在喝水。”

庆小兔把恐龙伸过来说:“哦呜,恐龙来了。”

庆小兔用两个指头捏住恐龙的嘴巴,恐龙的嘴一张一合的,就像恐龙要吃东西一样。

庆小兔让恐龙把嘴放在我的手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的手咬伤了。”

我装着很痛的样子说:“好痛。”

庆小兔对着我的手吹一口气。

庆小兔说:“外公的伤已经好了。”

水泥罐车在玻璃门上运行,水泥罐车碰到玻璃门的把手。

庆小兔说:“东西挡住了,转弯。”

庆小兔往后退了一步,庆小兔把脚抬起来。

庆小兔苦着脸说:“我的脚好疼。”

我问:“你是不是踩到什么东西上边了。”

庆小兔说:“我踩在鲨鱼身上了。”

我说:“外公给你吹一下。”

庆小兔蹲下来坐进水里。

庆小兔说:“我洗澡就不会疼了。”

庆小兔用毛巾把自己上上下下洗了一遍。

庆小兔说:“我洗完澡了。”

我给庆小兔擦身上的水。

庆小兔说:“我脸上有水。”

我又给庆小兔把头上脸上的水擦干。

庆小兔说:“我要穿衣服。”

我说:“我们去客厅里穿衣服。”

庆小兔问:“爸爸呢?”

我说:“爸爸上班。”

庆小兔说:“妈妈上班。”

庆小兔用手指着鱼缸问:“金鱼呢?”

我说:“金鱼上班了。”

庆小兔说:“金鱼在鱼缸里游泳。”

庆小兔在看书。

庆小兔拿起一本书说:“这是猫头鹰,这是妈妈给哥哥讲课的英语书。”

庆小兔拿了变形金刚卡车,庆小兔变形金刚卡车放到床上,庆小兔也爬到床上。

庆小兔问:“挖掘机呢?”

我给庆小兔拿了挖掘机。

庆小兔说:“外公,豆子呢?”

我说:“你要玩什么,你怎么不自己事先拿好呢?”

庆小兔用挖掘机把红豆挖进卡车上。

庆小兔拿着一颗红豆说:“外公,你的快递。”

外婆来到房间里。

外婆说:“什么东西都放到床上,你们还有没有一个规矩呀?”

我说:“他还是小孩子,家里就这一点地方可以玩。”

外婆说:“你们什么东西都在床上玩,床上还睡觉不睡觉了。”

我说:“回来我把床上掸一下。”

外婆说:“小九,我们到客厅里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我也管不住你们了。”

外婆生气的往门口走。

庆小兔说:“我们去客厅里。”

庆小兔看着外婆说:“我们在客厅里玩。”

外婆说:“你这才是好孩子,你把东西放在床上,中午我们就没有办法睡觉了。”

我拿出爸字让庆小兔读。

我说:“爸,爸爸的爸。”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说:“我的爸。”

我拿出妈字让庆小兔认。

庆小兔说:“妈,妈妈的妈。”

我又拿出门字牛字云字让庆小兔认。

庆小兔看见牛字说:“羊。”

外婆说:“羊字有两个角,这个是牛字。”

庆小兔说:“黑色的笔找不到。”

我问:“你要什么样的笔呀?”

庆小兔说:“我要画画。”

我说:“铅笔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铅笔。”

庆小兔来到书房。

庆小兔拿起一盒水彩笔说:“找到了,就是这个笔。”

庆小兔拿出一个红色的水彩笔,庆小兔在纸上画圆圈,庆小兔圆圈画的很圆,但是庆小兔的圆没有封口,纸上很快出现两圈没有重叠的圆圈。

我问:“你在画什么呀?”

庆小兔说:“这是红太阳。”

庆小兔在太阳的四周点了很多点点。

庆小兔说:“这是太阳的光芒。”

外婆说:“太阳的光芒应该长一点。”

外婆拿着笔帮着庆小兔画太阳光芒。

庆小兔说:“太阳光芒不是这样的。”

庆小兔又在太阳的周边画了很多短线条。

看见外婆在吃李子。

庆小兔说:“我要吃这个。”

外婆说:“这是李子。”

庆小兔说:“我要吃李子。”

庆小兔拿了一根蓝色的笔,庆小兔把纸上画满了线条。

我问:“庆小兔,你在画什么呀?”

庆小兔说:“水都流到这里了。”

庆小兔在线条的空隙里画。

庆小兔说:“画一个鲸鱼。”

庆小兔又画了一个圆圈,其实就是一个封闭的图形。

庆小兔说:“这是一个海豚。”

庆小兔说:“我还要画。”

外婆又给庆小兔一张纸,这已经是庆小兔创作的第三幅画了。

庆小兔说:“我画一个小树林。”

庆小兔在纸上画了许多圆圈,庆小兔在圆圈下边又画了许多线条。

庆小兔说:“这是青草。”

庆小兔又画了一条曲线。

庆小兔说:“这是蚯蚓。”

庆小兔在纸上画了很大几个圆圈。

庆小兔说:“这是一棵大树。”

庆小兔看了一下说:“不像,外公画。”

庆小兔问我:“喝奶吗?”

外婆说:“你把地上的豆子捡起来再喝奶。”

庆小兔说:“外公捡一个。”

我捡起一颗红豆放进盘子里,庆小兔也捡了一颗红豆放进盘子里。

庆小兔说:“我捡了,该外公捡了。”

我又捡一颗红豆,庆小兔也捡一颗红豆,一会庆小兔抓起一把红豆,我也把剩下的红豆都捡到盘子里。

我把外婆洗的桃子苹果梨子端了过来。

庆小兔喝着奶走过来。

庆小兔说:“我要吃桃子。”

庆小兔拿起一个大桃子,庆兔兔把桃子啃了一半。

庆小兔把桃子对着我说:“外公,给你桃子。”

我伸手去接桃子。

庆小兔说:“擦手。”

我说:“外公擦手。”

我拿起抽纸擦手。

庆小兔说:“外公要洗手,不洗手吃东西会生病的。”

我把水龙头打开。

庆小兔说:“我洗手。”

庆小兔要拿毛巾擦手,擦完手庆小兔又打开水龙头洗毛巾。

我在写日记。

庆小兔说:“看金鱼。”

我把今天学的爸和妈两个字让庆小兔认,庆小兔还没有记住这两个字。

看观赏鱼爱好者上传的观赏鱼的视频,最近网络不是很通畅,画面经常停下来。

庆小兔说:“卡了。”

我说:“马上就好了。”

庆小兔说:“不好看,换一个。”

我给庆小兔换一段视频,金鱼正游着,鱼停在金鱼缸里。。

庆小兔说:“又卡了,网络不好。”

我刚刚睡了二十分钟,庆小兔开门进来。

庆小兔说:“外公睡觉。”

庆小兔打开暗红色的灯说:“外公不用起来。”

庆小兔在找汽车。

灯关了,庆小兔开门出去。

门又打开了。

庆小兔说:“尿尿了。”

尿完尿门又关上了。

屋里又亮了起来,庆小兔从外边进来。

庆小兔说:“外公睡觉,我拿车库。”

外婆跟着进来了。

外婆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不睡觉,外婆出去。”

外婆说:“你不睡觉,外婆还要睡觉呢。”

庆小兔过来推着外婆说:“外婆出去,外公在睡觉。”

外婆刚刚跨出大门,门咣铛一声就被关上了。

庆小兔拿起一个车库。

庆小兔说:“还有一个呢?”

庆小兔打开台灯。

庆小兔用手指着台灯下边的红色数字钟说:“外公,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数字钟。”

庆小兔说:“数字钟。”

庆小兔用手指着红色的数字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时间,现在是十二点四十分。”

庆小兔惊奇地说:“十二点钟。”

庆小兔来到玩具箱跟前。

庆小兔说:“找到了,车库在这里。”

庆小兔把一个车库夹在胳膊下边,庆小兔把台灯关了。

庆小兔说:“外公睡觉,我走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大门的亮光一闪,门又轰隆一声关上了。

也就五分钟庆小兔又推开门。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因为庆小兔来的急,我没有开排风扇,庆小兔坐在马桶上,庆小兔的巴巴就噗通噗通地落了下来。

庆小兔捂着鼻子说:“臭。”

冲马桶开排风扇。

庆小兔拱着腰说:“巴巴屙完了。”

外婆进来了。

庆小兔说:“外婆出去,外公在睡觉。”

外婆说:“你不睡觉,外婆还要睡觉呢。”

庆小兔说:“外婆不睡觉。”

庆小兔把外婆往外推。

外婆说:“外婆要上厕所。”

庆小兔松开手说:“外婆上厕所,外婆上完厕所就出去。”

庆小兔爬上床。

我说:“你睡觉吧。”

庆小兔说:“不睡觉,外公睡觉。”

外婆从卫生间出来,外婆上床睡觉。

庆小兔说:“外婆外公睡觉。”

我起身下地。

庆小兔说:“外公不要起来,外公睡觉。”

我说:“外公去冲牛奶。”

庆小兔说:“我不要牛奶。”

我说:“你不喝牛奶,我把牛奶给外婆喝。”

我把牛奶冲好放在床头上。

外婆伸出手装着要拿奶瓶的样子。

外婆说:“小九不喝奶,外婆喝奶。”

庆小兔一把把奶瓶拿到手里。

庆小兔说:“小九喝奶。”

外婆说:“我们脱裤子兜尿不湿吧?”

庆小兔说:“不兜尿不湿。”

我说:“不兜尿不湿,你把床上尿湿了怎么办?”

庆小兔说:“兜尿不湿,床上也会尿湿的。”

我说:“为什么时候睡觉的时候不尿尿呢?”

庆小兔说:“兜尿不湿。”

庆小兔喝完奶。

庆小兔说:“睡觉了。”

庆小兔一头栽倒在床上,庆小兔把脚放在枕头上。

我说:“你是怎么睡觉的,枕头在那一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拿过来的抱枕说:“我要枕这个。”

我说:“这是不让你从床上滚下来的。”

我们睡好,我就躺在庆小兔的一旁。

庆小兔就在我和外婆的中间,庆小兔一会头朝这头,一会庆小兔又调整方向,庆小兔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庆小兔躺在那里,庆小兔没有把头枕在枕头上。

庆小兔两个手在摆动着,庆小兔就好像在比划一个什么动作,庆小兔的嘴里还振振有词。

整整过来半个小时,庆小兔这才安静下来。

十六点四十分庆小兔在喊。

庆小兔说:“我的尿不湿湿了。”

我拿出爸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爸,爸爸。”

我把妈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妈,妈妈。”

我说:“不错,我们庆小兔认识爸妈两个字了。”

看完动画片看新闻。

这几天有关香港的新闻报道多了起来。

庆小兔说:“香港。”

这时候屏幕上出现美国和加拿大的山火。

庆小兔说:“美国,加拿大。”

CCTV4正在播放远方的家,山上出现很多岩羊。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动呢?”

我说:“岩羊正在吃草休息。”

庆小兔说:“岩羊。”

小岩羊跑到一只大岩羊跟前。

庆小兔说:“岩羊妈妈。”

小岩羊正在四处观望。

庆小兔说:“岩羊爸爸怎么看不见呢?”

外婆说:“雨燕。”

庆小兔说:“雨燕,雨燕在飞。”

外婆说:“这是白腰雨燕。”

庆小兔说:“白腰。”

外婆说:“是白腰雨燕。”

庆小兔说:“白腰雨燕。”

外婆说:“白唇鹿。”

庆小兔说:“白唇鹿。”

庆小兔说:“我喝奶吧。”

我去厨房冲奶。

外婆说:“马上就要吃饭了,现在喝什么奶呀?”

我说:“吃饭可能还要等一个小时,小孩子和大人不一样,我们可以五六个小时再吃饭,他们三四个小时就会肚子饿的。”

庆小兔说:“我们看完超级飞侠再看新闻好不好。”

我在观看历史记录里寻找节目。

庆小兔说:“看玩具。”

我不知道哪一个节目是超级飞侠玩具节目。

庆小兔说:“往下翻,我知道。”

我一个个地问庆小兔,最后庆小兔用手指着一个画面说:“是这个。”

进入节目,果真是介绍玩具的节目。

看着超级飞侠的玩具一个个登场,庆小兔也把自己的超级飞侠一个个拿出来,庆小兔把超级飞侠一个个变形。

庆小兔在扔滑翔机。

爸爸问:“庆兔兔,你知道飞机为什么会飞的吗?”

庆兔兔说:“飞机上边不是有洞吗,……

庆兔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庆小兔说:“飞机一开,飞机就飞起来了。”

爸爸说:“爸爸问的是为什么会飞起来。”

庆小兔说:“飞机有翅膀呀?”

爸爸说:“飞机靠气流升起来的。”

庆小兔说:“爸爸,你怎么穿了姨爹的拖鞋呀?”

爸爸说:“爸爸也不知道穿什么鞋哟。”

庆小兔说:“爸爸不能穿姨爹的鞋,我去给爸爸拿鞋。”

庆小兔转身就跑。

爸爸说:“你把爸爸的鞋拿走呀。”

庆小兔提着爸爸的拖鞋来到门口放鞋的地方,庆小兔放下姨爹的拖鞋,庆小兔在底下仔仔细细地找拖鞋,庆小兔找到一双小一点的拖鞋。

庆小兔说:“爸爸,我找到拖鞋了。”

庆小兔过来说:“外公,你不要看电脑了,外公来吃饼干。”

爸爸说:“庆兔兔,你用一个字形容一个人胖怎么说。”

庆兔兔说:“这个人胖的像一头大象。”

姨妈说:“这个不叫一个字,这个叫一句话。”

我把妈和爸两个字让庆小兔认,庆小兔大声地都说对了。

庆小兔要看新闻。

我说:“爸爸妈妈在家里,你去找爸爸妈妈。”

外婆说:“小九看新闻,小九一直跟着电视里在学哟。”

爸爸问:“小九,美国总统叫什么名字呀?”

姨妈说:“小九,你爸爸也太高估了你的智商了。”

庆兔兔说:“美国总统是特朗普。”

妈妈说:“庆兔兔你要爸爸告诉你,陕西的简称是什么?”

爸爸说:“陕西简称应该是陕了。”

妈妈说:“陕西的简称是晋。”

姨妈说:“你爸爸想糊弄你们呢?”

庆小兔说:“我要看小电视。”

于是庆兔兔庆小兔看了一集外国神笔马良。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