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980南戴河的海滩

2020-05-03 07:43 | 宝宝成长

2980-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星期一北戴河暴雨27~23PM2.5-18

利奇马台风从江苏入海,台风利奇马转身来到山东半岛,大风大雨离秦皇岛也越来越近,我们的旅游行程也变得越发渺茫。

早上起来,雨还在下,风还在刮,早饭还是要吃的

这里的街上,小摊小贩少、自行车几乎看不见、摩托车得可怜。

马路上看不到一个交警,每一个街口看不到一个街名,每一家的门口看不到门牌号码

这里的早餐一个格式,十块钱一个人,豆浆油条包子馄饨随便吃。对于有钱人小菜一碟,对于大肚汉正中下怀。对于早饭可吃可不吃只是象征性吃一点,对于我们适可而止的人来说就有一点浪费金钱了。

当然也不是千篇一律,其他的早餐也有实在太少了,像一般地方的街头小吃一个也没有。

你吃一根油条十块钱,你吃一个包子十块钱,一碗豆腐脑也是十块钱,要想像宜昌一样单打独斗买早点这里没门。

早饭还要吃,早饭还要买,不可能每天让孩子老人走到街头吃饭,玲玲的妈妈和彤彤妈妈早早地就到外边买早餐。唯一的地点就是十元店,一个店说死了也不愿意谈判,旁边一个十元店经过讨价还价,韭菜包子一块钱一个,其他豆腐脑油条油饼都重新定了价。

这样一来我们大家就可以在家里吃饭了。

吃完早点,姨妈建议我们去海边看一下。

往远处看,就在不远处有一个雕塑立在马路中间。

姨妈说那个马的雕塑就是海边。

那天晚上,我和外婆也是从旅馆街一端出去,我们是走了一个相反的方向,我们是走到大马路上,是走在彩灯闪烁的大马路。

到大海边是朝着一个人烟稀少的路上走的。

我和外婆也就几分钟的功夫,我们就看到咆哮的大海,感到的就是狂风在呼啸,雨伞在风雨中颤抖。

一大片细细的黄沙一直延伸到远方,庆兔兔庆小兔就是朝着大海来的,海水沙滩就是童年的记忆,可惜狂风暴雨把我们拒千里之外。

海浪翻滚着往岸边湧来,浑浊的白色浪花快速地冲到我们的脚下,波浪一波接着一波。

雨越来越大,风越刮越猛,浪花越来越汹涌

一下子我们的雨伞被风折断,我们被暴露在狂风暴雨中。伞变成一个挡雨的布,我们在风雨中跌跌撞撞回到家。

庆小兔起来了。

姨妈说“小九,我们吃饺子吧。

庆小兔喝牛奶

姨妈说我们吃了饺子再喝奶。

庆小兔还是喝的牛奶。

德福把乐迪的快递给了庆小兔德福庆兔兔去他们家。

一会德福哭着走了出来。

德福小九把我的快递弄没有了。

德福手里拿着快递,快递盒子被打开了,快递盒里什么也没有。

姨妈说你可以再放几个快递呀。

德福找到妈妈妈妈,我还买。

德福妈妈说外边不下雨了,我们再出去买。

德福这里买不到。

德福妈妈说这里怎么买不到呀?

德福在万达广场可以买到,这里没有万达广场

彤彤说这里有超市的。

德福说这里超市买不到。

德福妈妈给两个公主梳辫子,两个小姑娘要梳一样的发型。

彤彤妈妈玲玲妈妈去采购菜蔬。

今天彤彤玲玲喜欢起庆小兔,玲玲彤彤开始躲避德福。

彤彤说我们躲起来,我们不让他找着

玲玲来到我们房间,庆小兔跟着玲玲进到屋里,彤彤进门就把门关上了。

德福到处寻找玲玲彤彤庆小兔,最终德福打开我们房间的门。

彤彤说我们不要你进我们家。

德福说这个也不是你的家。

德福妈妈说你们两个是姐姐呀,你们要跟弟弟玩

彤彤说:“小九,也是弟弟,小九是很小的弟弟。”

玲玲说外边还在下雨。

彤彤说现在是施展魔法的时候了,我们想把暴雨变成我们变成冰雪,变,变,变,雨被冻住了。

彤彤玲玲不跟德福玩

德福哼哼起来,德福在找妈妈。

德福妈妈把乐迪快递盒子给庆小兔,德福妈妈让庆小兔给德福送快递。

庆小兔把快递送到德福手里,德福这才没有继续哭喊着。

庆小兔的头磕在一个床头柜上。

庆小兔哭了起来,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不要我抱,庆小兔要妈妈抱。

彤彤玲玲在唱:口香糖粘,口香糖黏,口香糖粘着小朋友的头发

德福妈妈说我们每个人说不一样的,你说眼睛,另外一个人就说鼻子或者是嘴。只要说了一样的我们就要表演一个节目。

彤彤在唱:口香糖粘,口香糖黏,口香糖粘着小朋友的鼻子上

德福妈妈说“该玲玲了。”

玲玲在唱:口香糖粘,口香糖黏,口香糖粘着小朋友的鼻子上

庆兔兔说:“说错了,你们两个人说一样了。”

德福妈妈说:我们让玲玲表演一个节目。

玲玲唱了一个儿歌。

德福妈妈说我们重新再来一遍,现在从玲玲开始

玲玲在唱:口香糖粘,口香糖黏,口香糖粘着小朋友的耳朵上

玲玲唱完了,庆兔兔还没有反应过来。

彤彤说:“庆庆哥哥,该你了。”

庆兔兔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了。

德福妈妈说:“庆兔兔接晚了,庆兔兔表演一个节目

庆兔兔还有一点不想表演节目。

庆兔兔说:“我不表演节目吧。”

德福妈妈说你是大哥哥了,你应该做一个表率作用

庆兔兔想了一下我表演跆拳道好不好

德福妈妈说“我们欢迎庆兔兔表演跆拳道。

马上迎来一阵烈烈的掌声。

庆兔兔的表演获得大家的欢迎。

德福妈妈问“庆兔兔,你是什么时候学的跆拳道?

庆兔兔我是幼儿园毕业的时候开始学的。

德福妈妈说“我们现在玩一个游戏,我们都到外边来。

客厅里并排放着四个小方凳。

德福妈妈说你们都要坐在凳子上,你们都不要动。

庆兔兔眼睛可以不可以动

德福妈妈说眼睛可以动,你们也可以说话,你们也可以笑。

姨妈说现在开始表演,笑。

马上哄堂大笑。

姨妈说哭。

客厅里一片哭声,彤彤还用手在擦眼泪。

德福妈妈说现在我们换一个游戏,你们都不能看,我把一个杯子放在一个小朋友的背后,然后大家猜,谁没有猜对,谁就要表演一个节目。

一个杯子放在彤彤的后边。

德福妈妈说现在我说一个人,你认为杯子在他的后边,你们就举手。

德福妈妈说杯子在玲玲后边的举手。

德福和彤彤举起手。

德福妈妈说两个人说在玲玲后边,现在认为杯子在彤彤后边的请把手举起来。

庆兔兔举起手。

德福妈妈说杯子放在庆庆哥哥后边的举手。

玲玲把手举起来。

德福妈妈说这一次就庆庆哥哥答对了,没有回答正确的都要表演一个节目。

又一个回合,这次轮到德福表演节目。

等要庆兔兔表演节目了。

庆兔兔不要。

德福妈妈说你是大哥哥,你要做一个榜样。

庆兔兔我不会。

妈妈说你就说一段英语也可以呀?

庆兔兔说了一段英语。

庆小兔过来帮着排放板凳。

德福妈妈说我们再来一次。

彤彤说我要和庆庆哥哥坐一起。

玲玲说我也要和庆庆哥哥坐一起。

庆兔兔坐在沙发上。

德福妈妈说“庆兔兔,你坐过来呀。

庆兔兔我不想玩了。

彤彤说我也不想玩了。

玲玲说我也不玩了。

德福妈妈说庆庆哥哥不玩了,你们都不玩了。

庆兔兔来到我们房间,彤彤玲玲德福都来了,庆小兔也爬到床上。

我们房间的床铺成了他们的蹦蹦床。

五个人在床上蹦

雨还在不断的下着。

我们午睡起来,发现庆兔兔躺在姨妈的床上。

德福好像没有睡觉,德福在沙发上一个人在麻将牌。

玲玲和彤彤从楼上下来了。

玲玲从外边探进头问“庆兔兔呢?

我把门拉开说“庆兔兔在睡觉。

玲玲出去了,彤彤又来了。

彤彤看见庆兔兔在睡觉,彤彤也出去了。

德福问庆庆哥哥呢?

彤彤说庆庆哥哥正在睡觉。

德福说庆庆起来了。

玲玲说庆庆哥哥睡觉,我们不要把他叫起来。

德福说庆庆哥哥,太阳已经晒到屁股上了。

彤彤玲玲出去了,德福把庆兔兔叫了起来。

大家都聚集在客厅里。

姨妈说不下雨了,我们可以去看大海了。

不知不觉的外边的雨神奇地停了下来。

于是浩浩荡荡大队人马向着海洋出发,下雨的时候外边冷冷清清看不到几个人影,雨刚刚停下来马路上三三两两的赶海人络绎不绝。拿着雨伞的,穿着五颜六色的雨衣的,许多孩子手里拿着水枪铲子挖沙工具,有一些大人还扛着游泳圈。

多远就看见高高耸立的一匹马站在雕塑基座上,奔马的基座上赫然雕刻着南戴河三个大字。

台阶上一边一个苹果的石雕,这是一个巨大的苹果,可能这里也像山东一样出苹果

沙滩上不能说人山人海,最起码跟开一个联欢会一样热闹。

几个高高树立的灯塔,这是供夜里人们戏水的照明。

白色的波浪一道道从远处推过来,白浪翻滚着向着岸边冲过来,波浪并不是平行向岸边右边,波浪一会偏右湧过来,波浪一会偏左冲向岸边。波浪一会高高的耸起,一会波浪紧贴着沙滩俯卧前进。

走到木质的台阶最底下一层,庆兔兔停下来把沙滩鞋脱了下来,庆小兔也把鞋脱了下来。

庆兔兔踏到黄沙上,举着铲子就飞奔起来。

庆兔兔跳着喊着:“大海,我来了。”

庆小兔小心翼翼地探下一只脚,好像下边的黄沙会馅下去一样,终于庆小兔的一只脚踏实在黄沙上。庆小兔把铲子插进黄沙里,庆小兔挖起一铲子黄沙,庆小兔高高的举起铲子。

庆小兔说:“黄沙。”

彤彤玲玲德福都拿着各自的玩沙工具在沙滩上飞奔。

庆兔兔拿着铲子来到一个沙坑跟前挖起沙来,庆小兔拿着铲子是走几步挖一铲子

岸边的孩子带铲子的不少,挖沙玩沙的却没有几个人,带水枪的也有几个,打水枪孩子一个都没有看见,因为用不着水枪,激起的浪花,用不了一会就浑身浸湿。

几个贩卖玩沙玩水工具的小贩穿梭在人群之间。

踏进海水里没有像长江水那样冰凉刺骨,海水有一种温柔柔的感觉,不冷就让人少一点对海水的畏惧,人们在海水中嬉戏,孩子们在浪花里奔跑,在欢快的白浪中呼啸中夹杂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看到浪花呼啸奔腾向岸边袭来,让我不禁想起来毛主席的诗词浪淘沙北戴河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请游客们注意,今天的风浪太大,请游客们不要下海游泳。……

广播里轮番不断地喊着要大家注意,但是在海滩上在波浪中,人们继续在和浪花嬉戏。

浪花没有像电视里看到的那样恐惧,浪涛没有超过小腿,波浪涌过来,水又平静地退回去。

彤彤套着游泳圈,玲玲一样一个游泳圈挎在身上,庆兔兔没有要游泳圈,庆兔兔已经能够在水里扑腾几下。

妈妈牵着庆小兔站在沙滩上,庆小兔的两个脚埋进海水里。

一道波浪翻滚着涌到跟前,庆小兔大声地喊着尖叫这,庆小兔拽着妈妈的手蹦了起来,庆小兔的整个腿都淹没在浪花中。开始庆小兔只是脚潜入水中,庆小兔往前走了几步,庆小兔的小腿肚也浸入海水中。

海浪在咆哮着,庆小兔在高喊着,海水慢慢的浸湿庆小兔的短裤,海水渐渐地侵蚀着庆小兔的上衣。

海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大海中每个十几米就会拦着一道粗麻绳,麻绳上悬挂着一个个浮球。就是万一有人体力不支,海浪可以把人推向一道道安全绳索上。

海边专门还围着一圈粗绳索和浮球,把在海水中戏水的人们看护在其中。

一个橡皮船靠在最远处,上边还有救生员在瞭望。

看着波浪越来越高,浪花越来越急。

庆小兔回家洗澡了。

路上雨就开始滴起来。

刚刚跨进旅店,风又呼啸起来,雨又开始渐渐地大了起来。

庆兔兔庆小兔洗完澡。

德福回来了,

福进门就在喊:“看电视。”

玲玲抢先一步拿起遥控器。

玲玲说:“我要看猪猪侠。”

接下来是彤彤的节目,庆小兔要看汪汪队德福看超级飞侠。

德福妈妈说小九和德福是一个阵营的,他们两个人看的都是差不多的动画片。

各个客房的电视都是卫星电视,卫星电视没有那么多可以选择,只有客厅的电视机是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动画片。年龄不一样,各人大小各异,男孩女孩爱好不一样,几个人都想先看自己的动画片

真是众口难调,每个人都要看自己的节目,说是看一集,选择变成无数集动画片

姨妈说“庆兔兔,你不要看了。

彤彤说我的还没有看呢?

姨妈说“庆庆哥哥不看了,你还可以看。

庆兔兔还在看电视。

姨妈说“庆兔兔,你怎么了?我们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庆兔兔我还要看。

妈妈说小九,我们不能看了。

庆小兔伸出手要妈妈抱,妈妈抱着庆小兔走了。

姨妈对庆兔兔你问问妈妈,你能不能看。

妈妈说你不能看了,你已经看了多长时间了

彤彤在我们房间里洗澡,彤彤妈妈刚刚把房门关上

德福打开门问彤彤姐姐呢?

彤彤妈妈说彤彤姐姐在洗澡。

德福说我看看。

彤彤妈妈说彤彤是女生,你是男生,你不能进去。

彤彤妈妈说把门关上,德福又把房门打开

彤彤妈妈说怎么又是你呀?

德福说我去看看彤彤姐姐洗澡

彤彤妈妈说你一个男生,你怎么去看一个女生洗澡。

德福问彤彤姐姐会洗澡吗?

彤彤妈妈说彤彤姐姐已经八岁了,彤彤姐姐怎么不会洗澡呢。

德福说我看看。

彤彤妈妈喊德福妈妈,看看你的儿子。

德福妈妈说他们在幼儿园上厕所都是不分女的,他还不知道男女有别。

玲玲说我们幼儿园就是男同学一起进,然后女同学一起进厕所的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