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978北戴河怎么还在走

2020-05-01 06:41 | 宝宝成长

2978-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星期六北戴河多云29~22PM2.5-22

细小的雨滴铺满了车窗,铁路两旁的地面已经看见湿痕

一夜不是睡觉,这一夜几乎就是受罪

我人高马大,我一个人睡卧铺还能勉强,庆兔兔已经八岁了,庆兔兔已经不是太小的孩子,庆兔兔躺下来,几乎没有了我的地盘,我还要担心庆兔兔会不会从高高的床上掉下来。

我是直挺挺地躺在上铺的边沿,铺面旁边的栏杆很低,我的身子将近一半悬空在栏杆外边,我也担心我会不会从高处落下来。

空调的风从上边吹下来,毯子压在庆兔兔的身子下边,我怕庆兔兔受凉,我一样担心我会不会着凉,我是受不得冷风安抚的。

我不时地还有下来去看看庆小兔,我还有去看看外婆要不要紧,庆小兔和妈妈睡的是中铺,中铺一样有一定的风险,外婆的下铺是最理想的,外婆身体不好,我一样担心外婆是不是能够适应。

天刚刚擦亮,车厢里就开始躁动起来,上厕所的,洗脸刷牙的,吃早饭看手机的。

在家里我可以听闹钟汽车,在外边我一样有一点动静就会看看什么事情。

我起来给平板电脑充电,我还要书写北戴河的旅程。

一股凉气在车厢里流动,很快走道里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接着就到处弥漫着快餐面的香味。

天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大部分人已经梳洗完毕。

庆小兔的说话声音从远处传来

我来到庆小兔的铺位前,庆小兔这一夜就和在家里一样,任何烦恼困惑与他无关。

庆小兔看着车厢玻璃窗上的水滴。

庆小兔下雨了。

按惯例起床就要尿尿,我抱着庆小兔卫生间尿尿

我说这就是火车上的厕所

庆小兔还探出头四处看看,当我刚刚把厕所的门关上庆小兔马上就就喊了起来,庆小兔用手去拉门把手。

我说我们尿完尿再出去。

庆小兔根本不愿意尿尿,庆小兔身体使劲往后仰去,最后只能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火车上不能随便大小便,就是孩子也一样,现在有尿不湿,还能救一下急。

彤彤玲玲德福都起来了,庆兔兔这时候也起来了,几个人在不同定位置,几个人来到一个共同的的地方,马上车厢里荡漾着几个孩子孩子们稚嫩爽朗的笑声。

庆小兔没有加入小朋友的聚会,庆小兔坐在姨妈的怀里注视着大家在玩在笑。

看着车厢外飞驰而过的树木房屋。

庆小兔怎么还没有到呀

火车是重庆北到北京的,从宜昌开出就已经晚点十五分钟,我真的有一点怕继续晚点,下车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以前经常发生晚点的车要给整点的车让路,一旦晚点弄不好一误再,我怕赶不上去秦皇岛的火车

八点半到达石家庄火车站

石家庄到底是省会城市,石家庄的火车站比宜昌火车站大气了许多。候车室里灯火辉煌黑压压的人群你来我往

外婆说怎么那么多人呀

我说这就是新中国的写照,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人们不再为肚子而发愁,现在人们有钱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有了大房子,有了私家车,每年还可以天南海北游山逛水,这就是中国人口袋里的钱多了起来的结果。

人群中更多的是老年人带着孙子孙女

外婆说这都是爷爷奶奶带孙子出去旅游的。

先要从石家庄坐动车组到秦皇岛,听说到秦皇岛还要继续换车。

站台上没有以前火车站那样拥挤不堪,大包小包的看不见了,有的就是一个个漂亮的旅行箱。

我们不知道在哪里上车。

姨妈说:“往前边,地上都有标记。”

人们有次序地站在站台上,每一个队伍的前边地上标注着几号车厢。

一辆白色的列车从远方驶过来,列车慢慢的靠近,一个白色像一个鸭嘴的尖脑袋首先接近我们。和谐号三个大字赫然在目,深色的玻璃窗几乎和白色的车体溶于一体,就好像车厢和玻璃窗是一次加工出来的一样。

每一个车门的旁边都有一个显示屏,黄色的大字显示车厢的车号。同时也有列车的车号。

这是就是我们第一次坐动车组。

站台上标注着几号车厢,看着火车渐渐地慢下来,人们开始骚动起来,人们怕自己排队的位置不对,有人拖着旅行箱在往车厢门口在走去。列车继续缓缓地行驶,列车的车门在往地上标记处移动,大部分人看着行驶的火车巍然不动,列车的车门正好停在标记的位置上。

动车组比起夜里直快要漂亮多了,这是真正的高速列车,这个就是中国人骄傲,动车就是现代中国的名片

以前的绿皮车就像一个集装箱,绿皮车像一个简易的板房。和谐号已经有一个漂亮的外表,光滑圆润就像一个纪念品。

车厢里一样别具一格,原来绿皮车是相对的木椅子,六个人大眼瞪小眼。靠近窗户的地方有一个固定的小桌子。

和谐号椅子不再是硬板凳,是一个个单独的座椅,就是一个人的沙发。所有人都面向火车行驶的方向,椅子两边有扶手,每个人互不影响。

扶手前端是一个扳鍵,扳动扳鍵,椅背就可以后仰,人们可以适当地休息,不想休息还可以把椅背拉直。

前方的椅背上有一个旋钮,转动旋钮小小的台面出现在我们面前。

在两个椅子空挡中,还有交流电源,而且还有usb电源插孔。

车厢的在前方门口正上方,是一个不断滚动的显示屏,行驶中一直在显示当时瞬间火车的速度,250km/h280km/h,300km/h,305km/h,接着速度基本上就在,300km/h上下晃动。有时候也会显示一些注意事项,火车到站会显示站名。

庆小兔说:“外公,尿尿了。”

当我伸出手要抱庆小兔的时候,庆小兔把手伸向妈妈。

夜里的卧铺车庆小兔没有在厕所里尿尿,不知道这一会庆小兔会不会拒绝尿尿。

很快妈妈抱着庆小兔回来了。

妈妈说“小九去尿尿,卫生间小九还是进,但是小九不把卫生间的大门关上。

妈妈说:卫生间里是马桶,卫生间里还有卫生纸。

天津站到了,天津站是一个更大的车站,看站台的数量就知道天津站有多大。

广播里在说:“天津站到了。”

庆小兔也跟着天津站到了。

妈妈说天津市是一个大城市。

唐山站到了

看见唐山两个字,就让人想起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七点八级大地震,这是我们这一辈人记忆犹新的大事。一次地震死亡二十四万人,重伤十六万人。那时候中国还不发达,中国还刚刚改革开放,简陋的房屋压垮一个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

庆小兔唐山站到了。

很多人从唐山车站下车。

庆小兔他们下车了。

我说:“他们到站了。”

庆小兔问:“我们呢?”

我说:“我们没有到,我们要到秦皇岛。”

庆小兔说:“到秦皇岛下车。”

火车又徐徐地开动了。

我说唐山以前发生一次大地震,这里的房子都震倒了,那一次大地震死了很多人。

庆小兔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地震,庆小兔也不会理解死人是怎么回事。

一会庆兔兔和前前后后的小朋友都说起来,原来他们都是去秦皇岛旅游的客人。

火车车窗外绿色一片,这是北方,这是比郑州还要北千里的北方。

小时候我在郑州呆过,郑州就是一片黄土,有的就是漫天的风沙。一直我在郑州学校毕业,大路两旁的树才把马路遮挡起来,但是去过一次邙山,邙山上还是黄土一片。

这时候已经过了天津,这里已经是北方了,十几年前北京天津经常刮沙尘暴,没想到车窗外就是一望无际像绿色,更多的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树木,树木还不是很大,树木正在茁壮成长。和十几年前的报道截然不同,现在是旧貌换新颜了。

并不是高楼大厦是现代化,并不是工厂林立才是一个国家进步,青山绿水将是中国的未来,这个就是中国留给子孙万代的金山银山。

秦皇岛还没有到北戴河,就是说到北戴河还要坐火车。

北戴河的火车站令人不爽,候车室里拥挤不堪椅子的数量和人员相距太远,大部分的人都站着,还有一部分人都坐在地面的一个低矮的台阶上。

检票入口乱糟糟的一片,进站是机器检票,当我好容易挤到检票口,我把票塞进去,火车票从另外一个出口弹出来,结果闸门没有打开,红灯亮了起来。后边的人看见我没有进去,马上后边的人把票塞进检票口,票从另外的出口跳了出来,门照旧没有打开,红灯继续闪耀着红色的光芒。

人们急了起来,有人大声地喊:“有没有工作人员,这里的检票机坏了”

有人用劲地拍打着检票机,希望检票机能够起死回生,后边的人拥挤着喊着要前边赶快进站。

工作人员没有来,检票机继续睁着大红的眼睛,后边排队的人一个劲地往前挤着。

我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等待工作人员。

姨妈说:“不要等了,你的票从里面过了一次,票一旦扫描过了,就不能再扫描了,你快一点跟着别人从其他入口进来。”

随着我的移动,后边的人纷纷涌向旁边的入口,现在不是排队进站,人们是一拥而上,人们也不管验票不验票了,人们一个个鱼贯而入。

还是动车组,还是漂亮的白色,是秦皇岛到天津的火车。

上车我就把旅行箱放在行李架上。

姨妈说:“只有十分钟,用不着把旅行箱放上去。”

我再看其他人,大部分都没有把旅行箱放上去,放上去的人可能是要去远方旅行的。

铁路两旁的房屋多了起来,房屋也渐渐地在长高。

妈妈说北戴河到了。

庆小兔北戴河到了。

火车已经进入北戴河车站,火车还在缓缓地行驶。

庆小兔北戴河怎么还在走。

妈妈说不是北戴河在走,这是火车还没有停下来。

北戴河车站还有那么大,当走到出站口的时候,发现北戴河站戒备森严,七八个武警要求大家把身份证拿出来,每个人要进行全身检查,在外边所有的行李包包还要过机器检查一遍。

听说是有中央领导人到北戴河开会办公了。

北戴河火车站广场并不是很大,广场上人也不是很多,就是一些匆匆忙忙赶路的人,但是北戴河的火车站却很大气。

来北戴河,北戴河火车站是必须留下印迹的地方,各家集体在北戴河车留下美好的一页。

姨妈在打电话,姨妈在问汽车在哪里。

姨妈说:“我们就在这个大楼下边。”

听到不远处有人在招手。

姨妈说:“我看见了。”

一辆红色的吉普车旁边一个中年壮汉在招手。

中年人问了姨妈的名字。

中年人说:“就是我们来接你们的。”

中年人指着旁边的两辆汽车说:“这两辆车也是。”

中年人拉开车门让我们一家人上车,其他人上了其他两辆车。

德福的外婆好像没有位子坐,姨妈喊德福外婆过来上车。

中年人说:“一辆车六个人,我的车子已经坐了六个人了。”

我们的车比较大,庆小兔还是抱在手里,但是中年人把车门一关说:“走了。”

外婆悄悄地说:“这个人也太横了。”

一辆车三十块钱,三辆车一共九十块钱。北戴河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北戴河像一个十几年前的一个小县城,大街上看不到几个人,同样马路上的汽车也稀稀拉拉。

汽车转进一个不大的街道里,汽车停在一个小小的马路上。

姨妈问:“到了吗?”

中年人说:“就是这里。”

这是一个小小的旅店,二层楼,门口一个大大的招牌《顺义旅店》

一个个头不高的中年妇女站在路旁中年妇女满面笑容地招手,姨妈问了以后才知道就是这一家旅店。

姨妈说这些都是在网上定制的,当时只知道网名,并没有看见本人。

姨妈询问了网名,才知道就是这一家旅馆,是一家夫妻店。

老板娘满脸和气,老板憨厚老实,一切手续都是老板娘一手操办,录录身份证每一个人拍照都是老板娘在电脑跟前操作,老板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小小的旅店十分清新,客厅还有那么大,客厅可能有四十平米,餐厅连着客厅,一个带转盘的大圆桌,一边是一面墙的沙发,一面是电脑电视机,电视机是有线电视

门口过道左侧是一个厨房,厨房屋里是一个卫生间,卫生间里有一个洗衣机,厨房另一边就是老板夫妻两个人的卧室。

客厅往里是三间客房,庆兔兔庆小兔和妈妈住一间客房,房间可能有十六平方那么大。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大床,是两个中铺拼装的大床,大床对面是一个电视,客房里的电视机都是卫星电视。卫生间不大,可能还不到两平方,里面一个电加热的淋浴器。

我和外婆住在一个长三角的客房里,房间里一个中铺,长三角的头里,就是进门的地方有一个单人床,这是姨妈的卧室。同样有一个电视机,但是卫生间比妈妈客房的还要小。

德福一家住在最里面的客房里,在客厅门外的天井里还有一个卫生间,一样也有淋浴头,卫生间屋顶架设着一个太阳能热水器。

沿着一个焊接起来的铁制楼梯,彤彤一家,玲玲一家住在了二楼。

因为我们人很多。

老板娘说如果人住不下,他们可以把夫妻两个人在房子让出来。

楼上还有一间空置的房间可以晾晒衣服,一楼的走廊里还放着一个保险柜,可能是让客人存放贵重物品的。

姨妈说在旅游度假区,一个人一天二百块钱,那是很便宜的住宿了。

这里很温馨,很干净,就像一个自己的家,来到这里就像还在宜昌家里一样不足的就是卫生间有一点小,楼上的洗澡也是太阳能,我们去的时候阴雨绵绵,楼上两家只能到楼下洗澡。上楼的楼梯是露天的,遇上下雨,只能打着伞上上下下。

庆小兔在汽车上就睡着了

庆兔兔来了就和妈妈姨妈去海边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他们都赶了回来。

吃晚饭的时候庆小兔还没有醒。

今天吃饭是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既然是来海边旅游,吃海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第一盘蛤蜊端过来的时候,我只是感到惊讶,从来没有看见这么多的蛤蜊,大大的盘子,蛤蜊高高的耸起,但是冷静下来想一想,这里就是海边,海边的特产是什么,就是大海的无私奉献。

接下来就是硕大的海螺,再端上来的就是特大的扇贝,桌子上又出现章鱼的身影。

老板娘口音像本地人,但是老板娘的厨艺口味很适合我们家人的口味,山珍海味再好,我也没有多吃,我每样就吃了一两口。

但是其他人看到山珍海味,马上眼睛发亮食欲大增。

人们还在欣赏美味佳肴,我已经离开饭桌吃完饭了。

庆小兔醒了,庆小兔要妈妈抱着,庆小兔在喊我,我过去,庆小兔又不要我了。

我说我们看电视。

庆小兔这才坐在姨妈的床上看超级飞侠,妈妈这才得以脱身去品尝海鲜大餐。

小朋友们一个个吃的嘴上流油,喊着叫着来找庆小兔庆小兔没有再拒绝小伙伴,所有人都爬到床上看动画片。

吃了饭我就和外婆出去转一圈,听他们说五分钟就可以到达海边,没想大海没有看见,回家的路却找不到了。我们出来记着就拐了两个路口,我们还是找错了方向。

我们出来没有带手机,我也不会使用手机定位,没想到外婆也没有记住路径,原来外婆是过目不忘,今天外婆竟然也没有印象,不过外婆对路径格外地没有记性

一个外乡人,人生地不熟,又没有带手机,如果真的找不到家,我们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们心急如焚,家里人会更着急。已经在外边转了几条街,天已经黑了下来,雨也在稀稀拉拉的滴着,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回家的路。一条街也觉得不像,问了许多人甚至问了运垃圾的环卫工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一条街有小旅馆,我都有一点后悔不该出来,

也不该不带手机,我们应该问清楚这条街的名字。这里街上人烟稀少,这里没有路牌,门口没有门牌,我们不知道路在何方。

一个很大的宾馆,灯火通明却无声无息,一个人进去,我们问了门卫

我问:“我们迷路了,我们住在小旅馆,就是一条街都是这样的小旅馆。”

门卫也不知道什么顺义旅馆。

门卫说“我们宾馆后边一条街,好像有小旅馆。

原来我们几次从路口走过走进路口没有多远,就看见远处的鲜艳的红色招牌,一天街都是这样的家庭小旅馆,我们这才走出难忘的历程

我们回来,姨妈妈妈带着庆兔兔庆小兔出去还没有回来,庆小兔回来以后才恢复往日的天真。

我们也不敢把我们的不幸遭遇告诉他们。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