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971放大镜碎了

2020-04-24 07:00 | 宝宝成长

2971-二零一九年八月三日星期六阵雨32~24℃客厅早晨温度28PM2.5-30

听见庆小兔的说话的声音,窗帘的缝隙里已经透过一丝亮光。

外婆看了一眼手机,这时候刚刚六点十分。

外婆翻身起来说:“这么早就起来了,我去看看。”

当我来到客厅看的时候,妈妈已经起来了,书房里传来庆小兔的声音。庆小兔已经站在书房的床上,姨妈和庆兔兔还在睡觉。

庆小兔一边走着,庆小兔一边唱着:“咿呀咿呀哟,

打开窗帘,天空一片暗灰色,外边的树被风吹弯下腰,树枝的枝条在疾风下互相挤压着,树叶在枝头上拼命挣扎。

把玻璃窗打开,一阵阵的凉风从窗户外边吹了进来,风吹在身上还有一点凉意。

姨妈起来了,庆兔兔起来了,庆小兔来到我们的大床上。

外婆端着脸盆跟着过来。

外婆说:“小九,我们洗脸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洗脸。”

妈妈说:“你不洗脸,你的脸好脏哟。”

外婆拿来庆小兔的裤子。

外婆说:“我们把裤子穿上。”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姨妈说:“庆兔兔,你这一会没有事情,外边那么凉快,你不出去跑一会步呀?”

庆兔兔说:“我还没有洗脸刷牙。”

姨妈说:“你跑回来再洗脸刷牙。”

庆兔兔在看书,庆小兔也拿起一本书。

妈妈问庆兔兔:“你怎么还没有去跑步呀?”

庆兔兔说:“我要小九跟着我一起跑步。”

妈妈说:“小九怎么去跑步呀?你是去锻炼身体,弟弟去干什么呀?”

庆兔兔说:“小九可以和我一起跑呀。”

妈妈说:“小九出去,小九能跟上你吗,小九出去,妈妈不是也要跟着出去呀?”

庆兔兔说:“那我就不去跑步了。”

妈妈说:“跑步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在学校踢足球,就是要一个身体好,你踢足球跑不动怎么踢球呀。”

姨妈说:“跑步是对你好,你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听见庆小兔说:“汪汪队。”

我不知道庆小兔说什么汪汪队。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兔兔说:“外公,汪汪队在这里。”

我跟着庆小兔来到门口的走廊里,庆小兔用手指着墙上说:“汪汪队在这里。”

不是很亮的走廊里,在走廊高高的墙上,一个指甲盖还要小的,黑乎乎的东西。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汪汪队。”

我走到跟前看,是一个汪汪队贴纸,不是走到跟前看,我还以为这是一个污迹呢。

我把汪汪队的贴纸揭下来,庆小兔把汪汪队贴纸贴在电视柜上,汪汪队贴纸又贴到茶几上。

庆小兔掀开上衣说:“口袋在哪里呀?”

口袋就在庆小兔的手跟前,庆小兔的手摸到口袋边沿,庆小兔的手伸不进口袋里,口袋有一点太紧。

庆小兔说:“口袋找不到了。”

我帮着庆小兔把口袋撑开。

我说:“这不是口袋吗?”

庆小兔把贴纸放进口袋里。

庆小兔用手在口袋外边拍拍,庆小兔还是有一点不放心,庆小兔又把手伸进口袋里。

庆小兔说:“汪汪队怎么没有了?”

口袋很紧,口袋有一点深,贴纸有一点小,庆小兔没有摸到贴纸。

我说:“你再把手往里伸一点。”

庆小兔拿着汪汪队贴纸,庆小兔嘴里一直在说:“汪汪队。”

可能庆小兔想看汪汪队了。

庆兔兔跑步回来了。

庆兔兔喊:“小九,你在哪里,哥哥回来了。”

庆小兔没有搭话,庆小兔只是扭头往门口望着。

庆兔兔拿起一本书在看。

庆小兔问:“哥哥,干什么?”

庆兔兔是:“我看书。”

庆小兔问:“哥哥,看什么书。”

庆小兔把书竖起来朝着庆小兔。

庆小兔说:“当厨师。”

庆小兔坐在庆兔兔的旁边。

庆小兔说:“小松鼠,小松鼠在扔松果,小松鼠没有扔鸡蛋。”

庆小兔右手学着熊爸爸的样子说:“捞到一条大鱼。”

庆兔兔说:“小熊抱着一个熊头。”

庆小兔说:“这是假的。”

小熊扛着许多花花草草回来了。

庆小兔说:“花来了,花来了。”

小熊和熊爸爸开饭了。

庆小兔说:“它们在吃鱼。”

庆兔兔掀了一页。

庆小兔说:“企鹅在冰箱里。”

庆兔兔说:“好可笑哟,企鹅呆在冰箱里。”

庆小兔说:“企鹅会飞。”

庆兔兔说:“企鹅不会飞。”

庆小兔说:“企鹅翅膀会动。”

庆兔兔说:“他们烤糊了。”

庆兔兔合起书,庆兔兔用手指着书的封底问:“这是谁的名字?”

庆小兔说:“这是庆兔兔的。”

庆兔兔说:“这是哥哥的名字。”

庆小兔说:“我要放大镜。”

庆小兔拿着放大镜在看书。

外婆喊:“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在看书。”

妈妈说:“你们谁不过来,谁就不是好孩子。”

庆小兔把放大镜往飘窗上一扔说:“我是好孩子。”

放大镜就这么一下,放大镜马上粉身碎骨。

我说:“庆小兔,你怎么了,你生气,你怎么学会摔东西了。”

庆小兔扭动身体,庆小兔想去看放大镜。

我说:“放大镜已经碎了,玻璃渣会把手划流血的。”

庆小兔扭动身体哭了起来。

我连忙用抽纸去把飘窗上的玻璃碎屑拢到一起来,我把能够看得到的玻璃渣都弄起来扔了。

我让庆小兔离开房间,我让庆小兔看手里的玻璃渣。

我说:“你看,玻璃渣跟刀一样锋利,稍微不小心,就会把手和脚划破的。”

妈妈说:“你不要管,让他冷静一下。”

我说:“这种事情必须当时说清楚,告诉他这种事情的危害性,虽然他不高兴,但是他们会记住这一次教训。这就是一次学习,我们不能让每一次的危险和错误,不声不响地从眼前无声无息流逝,我们要把每一天每一件事情都当做一堂课来对待。”

妈妈说:“庆兔兔,你拿橡皮泥把玻璃粘一下。”

庆兔兔拿着橡皮泥在飘窗上粘着玻璃渣。

我说:“你把橡皮泥放下来,这个不是你们要做的事情,但是你们一定要记住每一次的经验教训。”

放大镜的材质和玻璃果盘不一样,放大镜的碎屑都是一些极碎极薄的沫沫,这种碎屑可能会给人造成更大的危害。好的是放大镜没有掉在地板上,地板缝隙里的玻璃渣可能就清理不干净了,这对庆小兔就是一个长期隐藏的炸弹。外婆把飘窗上仔仔细细地粘一遍,面坨是上到处是亮光闪闪玻璃碎屑。

妈妈问:“庆兔兔,你出去跑了没有哟,是不是就走了一圈。”

庆兔兔老老实实说:“我就在院子里走了两圈。”

外婆说:“小九,以后还扔不扔东西呀?”

庆小兔摇摇头说:“不扔了。”

庆小兔说:“看汪汪队。”

外婆说:“吃完饭再看汪汪队。”

庆小兔在捏橡皮泥。

庆兔兔在念书。

庆小兔说:“哥哥捏一个狗。”

庆兔兔说:“哥哥在看书呢。”

庆兔兔想一下说:“哥哥给你捏一个鸭子。”

庆小兔说:“我会捏。”

庆兔兔问:“小九,你在捏什么?”

庆小兔说:“我在变魔术。”

橡皮泥在庆小兔手里不断地变化着,一会一个圆圆的泥球,一会变成一个疤疤癞癞的面饼,一会庆小兔手里拿着一个不怎么受看的长条子。

庆小兔说:“毛毛虫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捏一个鸭子。”

橡皮泥在我的手里很快变了模样。

庆小兔说:“鸭子。”

庆小兔拿着鸭子给庆兔兔看。

庆小兔说:“哥哥,一个鸭子。”

庆兔兔把脸转向一旁。

庆兔兔说:“你不要哥哥帮你捏鸭子,哥哥也不看你的鸭子。”

庆小兔跟着庆兔兔的脸在转动着。

庆小兔说:“嘎嘎嘎,哥哥,鸭子。”

庆兔兔把脸又转了过去。

庆小兔把鸭子又朝向庆兔兔的脸跟前。

庆小兔说:“鸭子水中游啊游。”

庆兔兔说:“哥哥不看你的鸭子。”

外婆问:“小九,这是你捏的鸭子吗?”

庆小兔说:“这是外公捏的鸭子,外婆看,这是鸭子的嘴巴。”

很快鸭子变成一根歪七八钮的棍子。

庆小兔说:“妈妈,一个大毛毛虫。”

妈妈说:“小九捏一个毛毛虫呀。”

庆小兔说:“毛毛虫变形,毛毛虫变身。”

毛毛虫被掐短了一点。

庆小兔说:“变成一个毛毛虫了。”

庆小兔把掐下来的橡皮泥捏了几下。

庆小兔说:“还有一个小的毛毛虫。”

庆小兔把一小缕橡皮泥放在茶几上捏着。

庆小兔说:“毛毛虫爬了。”

庆小兔把橡皮泥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捏一个小狗。”

小狗坐在了茶几上。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呀?”

我说:“你看呢?”

庆小兔说:“是一个小狗。”

庆小兔说:“这是耳朵,这是狗的嘴。”

庆小兔用手摸着小狗。

庆小兔说:“狗尾巴。”

庆小兔说:“小狗的脚。”

外婆问:“小九,你又有了一个小狗呀?”

庆小兔说:“这是一个假的狗。”

庆小兔说:“看汪汪队。”

我说:“妈妈在家里,你要找妈妈。”

庆小兔说:“不找妈妈,找外公。”

我说:“妈妈在家里,外公说了不算。”

庆小兔说:“外公说的算。”

外婆正在外边整理园子。

我说:“你去问问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我看汪汪队。”

外婆说:“嗯,汪汪队。”

外婆从外边回到阳光房,庆小兔又跑到客厅窗户跟前。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看汪汪队。”

妈妈就在庆小兔的跟前,妈妈没有理睬庆小兔的话,妈妈在给庆兔兔复习英语。

外婆只是在不断地答应着,外婆没有进来,庆小兔只好也坐在妈妈的旁边,庆小兔和庆兔兔一起听妈妈讲英语。

外婆把葡萄端了过来。

庆小兔说:“葡萄有耔。”

外婆说:“这个葡萄没有耔。”

庆小兔大声地说:“有耔。”

外婆说:“要是有耔,你就把耔吐掉。。”

庆小兔把一颗葡萄塞进嘴里,很快庆小兔吐出一颗葡萄籽。

庆小兔拿着葡萄籽让我看。

庆小兔说:“外公葡萄有耔。”

我说:“有耔,你就把吐到盘子里。”

庆小兔说:“我让外婆看一下。”

庆小兔跑进厨房。

庆小兔说:“外婆,你看,葡萄耔。”

外婆说:“哦,这个葡萄还真的有耔。”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看汪汪队。”

我说:“妈妈在家里,你去找妈妈。”

庆小兔说:“不找妈妈,找外公。”

我说:“妈妈在家里,外公不能说。”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里,外公可以说。”

我说:“外公说了,妈妈会生气的。”

庆小兔说:“外公说了,妈妈不会生气的。”

外婆问:“小九,你要干什么?”

我用手指着电视机悄悄地说:“他想。”

庆小兔说:“看汪汪队。”

妈妈听见庆小兔在问什么。

妈妈问:“小九,你要干什么?”

庆小兔想过去,庆小兔又不敢过去。

妈妈说:“你要干什么呀?”

庆小兔啊地一声。

庆小兔轻轻地说:“汪汪队。”

妈妈没有听清楚。

妈妈问:“什么队呀?”

庆小兔稍微放大一点声音说:“汪,汪,队。”

妈妈说:“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妈妈,你想看电视可以说,但是不能经常看的。”

庆小兔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同意了,庆小兔站在那里看着妈妈的眼睛。

妈妈说:“好,你可以去看电视了,妈妈同意你看,你就可以看,妈妈不同意,你就不能看电视。”

庆小兔还是犹犹豫豫,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说:“看一集。”

妈妈说:“看一集。”

庆小兔这才高兴地说:“看一集电视。”

庆小兔喊:“外公,这是要钱的。”

我过来看,原来是网络堵塞了。

我说:“这是是网络速度太慢了,这个不是收费节目。”

庆小兔在玩橡皮泥,庆小兔一边捏着橡皮泥,庆小兔一边说:“一个狗,这是嘴。”

小爱同学正在播放新闻。

庆小兔说:“小爱同学,超级飞侠。”

小爱同学没有理睬庆小兔。

庆小兔说:“外公,小爱同学。”

小爱同学开始播放超级飞侠。

乐迪去俄罗斯送快递,我把俄罗斯国旗拿出来。

我说:“俄罗斯。”

庆小兔并没有跟着读,庆小兔继续在捏橡皮泥。

乐迪飞向日本。

庆小兔说:“日本,乐迪去日本了。”

乐迪飞到日本上空。

庆小兔说:“日本,乐迪到日本了。”

庆小兔的橡皮泥继续在变化着。

外婆把西瓜端了过来。

外婆说:“小九吃西瓜了。”

庆小兔说:“外公擦手。”

洗完手兜上塑料围兜。

庆小兔两个手捧着西瓜,西瓜在一点点减小,庆小兔嘴角在流着红色的西瓜水,庆小兔面前的塑料围兜里西瓜水可以倒了出来。

庆小兔把西瓜皮扔进垃圾盘里,庆小兔举着两个手。

庆小兔说:“吃完了。”

庆小兔下巴上还挂着红色的西瓜水,庆小兔嘴巴四周湿漉漉的,庆小兔的手还在滴水,庆小兔的短裤前边已经被西瓜水浸透了。

一张抽纸很快卷缩起来,抽纸可以捏出水来,换了一张抽纸一样没有能够把庆小兔身上的水擦干净。

庆小兔说:“外公,裤子湿了,换裤子。”

洗完手,洗完脸,庆小兔钻进海盗船里。

妈妈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工作。”

妈妈问:“你这是什么工作,你怎么把海盗船拆了。”

海盗船歪倒在地上,海盗船已经瘪了下去,庆小兔手里拿着一个撑杆,庆小兔把撑杆往外抽。

妈妈说:“你是在修吗?”

庆小兔说:“我在修理。”

妈妈说:“你修理,你怎么把撑杆抽了出来,海盗船没有撑杆,海盗船就不能开了。”

庆小兔把撑杆拉开来,庆小兔把一节节撑杆再插接起来。

妈妈说:“小九,你把撑杆拿来。”

庆小兔说:“马上好了,我在修理。”

外婆今天买了花甲和蛏子,庆小兔吃饭竟然没有要吃,庆兔兔也只吃了两个蛏子。

妈妈睡觉起来,妈妈和庆兔兔一起去银行交学费了。

庆小兔睡了三个小时睁开眼睛。

我抱着庆小兔去尿尿。

我说:“庆小兔,你现在怎么那么重了,你都吃了什么好东西了。”

庆小兔说:“我吃了饭,我还吃了一点豆子。”

外婆的电视机结束了,庆小兔接着看超级飞侠。

庆小兔关了电视机,我打开了小爱同学,小爱同学播放超级飞侠。

庆小兔说:“肯尼亚,爸爸上班的地方。”

故事说:“在广阔的的非洲大草原上,

庆小兔说:“在广阔的的非洲大草原上。”

庆小兔在跟着小爱同学播放超级飞侠。

超级飞侠一集播放完了。

庆小兔说:“这个哥哥不喜欢听,换一个。”

我说:“我们听汪汪队。”

庆小兔说:“听汪汪队。”

姨妈姨爹回来了。

庆兔兔和妈妈回来了。

庆兔兔进书房复习功课。

庆小兔把红豆舀进拖车里。

姨妈妈妈在看手机。

我把小爱同学停下来,没有想到庆小兔还在听故事。

庆小兔说:“我还要听。”

一集汪汪队播放完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汽车城。”

我说:“你去找妈妈吧。”

庆小兔说:“找外公。”

我说:“我们一起去找妈妈。”

妈妈问:“小九,你要干什么?”

我说:“庆小兔要看汽车城。”

妈妈说:“你可以看。”

庆小兔高兴地蹦了起来。

庆小兔说:“看电视了。”

庆兔兔走了过来。

庆兔兔说:“哥哥给你调电视。”

庆兔兔把喜羊羊打开。

庆小兔说:“我不看喜羊羊。”

庆兔兔说:“你看一下试一试。”

庆小兔说:“我不要看喜羊羊。”

妈妈说:“小九在看电视,你就调一个小九愿意看的节目。”

最后庆小兔同意看汪汪队。

今天一天云都盘踞在我们头顶,偶然云也有裂口缝隙的时候,云始终占据绝大部分天空。有风,有雨,有阳光,风有大有小,雨没有舍得大包大揽,只是吝啬地抛下几滴。

阳光虽然不是那么烈热,就是这么一点阳光也让人畏惧。

庆兔兔和妈妈在说水生动物,无意中我发现庆兔兔的说话讲的流畅了许多。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