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970女士们,先生们

2020-04-22 06:59 | 宝宝成长

2970-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星期五雷阵雨34~23℃客厅早晨温度29PM2.5-32

突如其来的雨声把我们惊醒。

外婆说:“天亮了,下这么大的雨,今天早上可能不会热了。”

闹钟响的时候,外边一切恢复平静,蓝天上漂浮着金黄色的薄云。

听见庆小兔的声音,我连忙去开门,我按动门把手,门把手没有动,我的心猛地一沉。

我说:“门被反锁了。”

我连忙去找钥匙,我钥匙还没有找到,门却打开了,庆小兔从里面走出来。

外婆说:“你怎么把门反锁了,这样不好哟。”

庆小兔把手指头竖在嘴唇上。

庆小兔若有其事地说:“有怪兽。”

外婆说:“哪里有怪兽呀?”

庆小兔神气活现地说:“妈妈房间里。”

外婆走进房间。

外婆说:“哪里来的怪兽呀?”

庆小兔把胳膊一挥说:“怪兽被我打走了。”

庆小兔尿完尿。

庆小兔说:“穿裤子。”

我说:“还没有洗屁股怎么穿衣服呀?”

庆小兔用手捂住自己的雀雀。

外婆在给庆小兔洗屁股。

庆小兔说:“水有一点冷。”

外婆说:“水哪里冷呀,可能就是有一点凉。”

庆小兔说:“不是凉,水是冷的。”

外婆说:“刚刚瓶子里没有热水了。”

庆小兔说:“有热水。”

擦洗完屁股,我就抱着庆小兔离开了卫生间。

外婆说:“还没有洗脸擦身子,你们怎么就走了。”

庆小兔说:“我们忘记了。”

庆小兔拿着阿奇说:“女士们,先生们,我现在指挥交通。”

庆小兔让外婆看阿奇。

庆小兔说:“外婆,他叫阿奇。”

外婆问:“它是阿奇吗?”

我说:“是的,它是阿奇,它是一只德国牧羊犬。庆小兔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呢它的名字呢。”

庆小兔拿着乐迪走过来。

庆小兔说:“乐迪来了。”

我问:“乐迪去哪里送快递呀?”

庆小兔说:“去美国。”

我问:“是不是夏威夷呀?”

庆小兔说:“那里火山爆发了。”

庆小兔走到外婆跟前。

庆小兔拉着外婆说:“外婆,快跑,火山爆发了。”

庆小兔拿了变形金刚在玩。

外婆说:“我们走吧。”

庆小兔说:“我不去姨妈家。”

我问:“你在姨妈家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玩变形金刚。”

我说:“那你把变形金刚带到姨妈家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带到姨妈家。”

外婆说:“你把玩具都带走了,以后他爸爸回来了,家里就没有玩具了。”

我说:“还有那么多玩具,万一庆小兔要玩具,我们用一个盒子装一些过来就是了。”

庆小兔帮着把童车推到门口。

庆小兔对我说:“我在这里等着你。”

我搬着童车下楼。

庆小兔站在门口说:“外公,我等着你。”

早上的大雨让外边的气候舒服了许多,早晨的大雨留下水塘和稀泥,童车走过,车轮从稀泥上趟过,黑色的轮胎变成了黄色。

庆小兔说:“稀巴巴。”

外婆说:“我们找东西把泥巴擦一下。”

外边的马路上一滩滩的雨水,车轮从水中驶过,水面留下一条黄色的泥水。我把童车推进水塘中,车轮在水塘中慢慢地在蜕变颜色,黑色的轮胎渐渐地显现出来。水变成了泥巴色,水塘一个紧挨着一个,很快经过两个手的协助,泥巴与车轮彻底脱离了关系。

庆小兔说:“这里是洗车铺。”

庆小兔用手指着水塘说:“车子修理好了,车子可以工作了。”

外婆笑着说:“你的想象力还蛮丰富的嘛,一滩水塘,你就想到了洗车铺。”

小超市门口的摇摇车庆小兔已经断绝关系,小超市庆小兔很少进去,今天庆小兔心血来潮。

庆小兔说:“我要进去看看。”

庆小兔几步跑到外婆的背后。

庆小兔大声地喊了一声:“外婆。”

外婆回头说:“吓外婆一跳,小九你进来了。”

外婆在收银台付钱。

外婆说:“小九,你喊人没有?”

庆小兔大声地喊了一声:“阿姨。”

外婆提着酸奶豆奶出来。

庆小兔回头说:“阿姨再见。”

姨爹今天没有上班。

庆小兔进门就喊:“姨爹。”

姨爹说:“姨爹抱你下来。”

庆小兔扭转身体说:“不要,要外公抱。”

姨爹说:“抱你,你还选一个人呀?”

庆小兔拿着枪要姨爹打仗。

姨爹说:“我们石头剪刀布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是石头剪刀布,是石头小猪。”

庆小兔在玩变形金刚。

庆小兔说:“变形金刚轮胎没有气了。”

我说:“没有气了,你可以修理呀?”

庆小兔把变形金刚反转过来,庆小兔两个手在上边忙忙碌碌的。

庆小兔说:“修好了,轮胎有气了。”

我说:“奥特曼恢复健康了。”

庆小兔说:“不是奥特曼,这是变形金刚。”

庆小兔问:“可以不可以看电视?”

电视在启动,我让庆小兔认字。认字庆小兔还是有一点不上心,这几个字已经几天了,庆小兔还是搞不清楚,同偏旁的字庆小兔老是不知所措。

动画片不看了,庆小兔看新闻,庆小兔对新闻当中的国名城市的名称都会格外注意,庆小兔会把听到的国家名称告诉我。

庆小兔说:“我出汗了,我要洗澡。”

把玩具放进浴缸里,我开始给浴缸放水,我就在电脑上上传日记。

庆小兔说:“水没有了。”

庆小兔站在喷头下边,庆小兔拿着毛巾在洗澡,浴缸的阀门被打开。

我说:“你不要动这个阀门,阀门会把水流走的。”

一会我又过去去看,庆小兔坐在浴缸里,只有头上的喷头在喷水,浴缸里一样没有存水,阀门再次被庆小兔打开了。

我说:“这个不要再打开了,你打开了,你就没有水来玩了。”

我给庆小兔把身上的水擦干,我把庆小兔往客厅里抱。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穿裤子。”

我说:“我们去客厅穿裤子。”

庆小兔说:“我要先穿裤子。”

我说:“家里有没有其他人,在客厅的穿裤子不要紧。”

庆小兔说:“我要在屋里穿裤子。”

庆小兔穿好裤子。

庆小兔说:“外公,你没有穿衣服。”

我说:“天有一点太热了,外公在家里就不穿上衣了。”

庆小兔说:“外公要穿衣服。”

庆小兔拿着李子在吃。

庆小兔说:“我在吃桃子。”

我问:“是桃子吗?”

庆小兔嘴巴里塞的满满的,庆小兔嘟嘟囔囔有一点都说不清楚了。

庆小兔说:“是李子。”

庆小兔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不哭不闹,我们两个人去吃李子。”

庆小兔拿着一把手枪说:“发现敌人。”

庆小兔递给我一把枪。

庆小兔说:“准备战斗。”

庆小兔轻轻地走进姨妈的房间。

庆小兔回头悄悄地说:“有敌人。”

庆小兔向着我一招手说:“消灭他们,砰砰砰,砰砰砰。”

庆小兔转身来到大床的另一边。

庆小兔说:“这里也有敌人,开枪。”

庆小兔来到门的跟前,庆小兔拉开门。

庆小兔说:“这里有敌人,我们躲起来。”

庆小兔躲在门的后边。

庆小兔说:“缴枪不杀。”

庆小兔说:“敌人不听我们的,消灭他,砰砰砰。”

冠军宝宝点读笔找不到了,我还想让庆小兔学习汉语拼音。

我问:“庆小兔,你昨天把点读笔放到哪里了?”

庆小兔说:“点读笔我放在盒子里了。”

庆小兔把点读笔和冠军宝宝的书拿了出来。

我打开点读笔,我要让庆小兔学习汉语拼音,庆小兔把点读笔拿了过去。

庆小兔说:“我来点。”

点读笔点着书上一辆小汽车,小汽车上坐着一个小男孩。

点读笔说:“开着汽车到北京去。”

庆小兔说:“开着汽车到北京去。”

庆小兔的点读笔移到一架飞机跟前,小飞机上坐着一个金黄头发胖嘟嘟的一个小女孩。

点读笔说:“我要坐着飞机去上海去。”

庆小兔说:“坐着飞机去上海去。”

庆小兔在点《咏鹅》,庆小兔只是高兴的手舞足蹈,庆小兔没有跟着念。

我说:“你为什么不跟着学呢?”

庆小兔又在咏鹅上边点了一下,这一次庆小兔跟着读了,但是庆小兔只是跟着念后边几个字。

庆小兔在点X,庆小兔没有跟着读。

庆小兔在点图画中的一个切开的西瓜。

点读笔在说:“西瓜圆圆,XXX。”

庆小兔说:“我要吃西瓜了。”

庆小兔给我拿了一片西瓜,庆小兔给外婆拿了一片西瓜。

庆小兔在喊:“姨爹吃西瓜。”

姨爹在书房没有听见,庆小兔又喊了一声,姨爹还是没有听见。

我说:“你给姨爹把西瓜拿过去。”

庆小兔给姨爹送去一片西瓜。

庆小兔自己就只吃了一片西瓜。

庆小兔说:“看电视,看超级飞侠。”

我拿起牛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牛。”

我指着猪字问:“这个是什么字?”

庆小兔看着我没有回答。

我问:“外公属什么?”

庆小兔说:“牛。”

我说:“外公什么时候变成牛了,姨爹属什么?”

庆小兔说:“姨爹属牛。”

我问:“外公呢?”

庆小兔又不说话了。

我把两个手扶着耳朵旁边煽动着。

我撅起嘴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猪,外公属猪。”

庆小兔要出去玩。

外婆说:“外边那么热,我们在家里玩。”

庆小兔说:“外边有阴凉的地方。”

阳光房里太阳还没有照进来,邻居的两只狗在大喊大叫。

庆小兔说:“大毛,去要它们不要叫。”

庆小兔看见吹泡泡的水。

庆小兔说:“到外边吹泡泡。”

外边阳光灿烂,大楼门口有一块不大的阴凉地,庆小兔拿着泡泡棒在吹泡泡。

在阳光下泡泡颜色变化无穷,泡泡落在小草上晶莹透亮,就像一个个透明的小灯笼。

天那么热,蚊子还是无处不在,一会功夫,庆小兔的身上就开始瘙痒起来。

我说:“你被蚊子咬了吧,我们回家吧。”

我吃了饭睡觉,庆小兔开门进来。

庆小兔说:“我要找压路机。”

庆小兔把电灯打开,我起来穿衣服。

庆小兔走过来,庆小兔用手推着我说:“外公睡觉。”

庆小兔把电灯关了。

庆小兔摸黑在找压路机。

一会庆小兔又来了。

庆小兔说:“我在找会转的坦克车。”

庆小兔把电灯打开,庆小兔还没有走几步,庆小兔又拐了回来。

庆小兔说:“外公睡觉。”

庆小兔又把电灯关了。

一会庆小兔又进来了。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这一次庆小兔干净利落,庆小兔坐在马桶上还没有一分钟。

庆小兔说:“我屙好了。”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找玩具呢?”

我说:“你不睡觉,我们要外婆睡觉。”

庆小兔打开门对外边说:“外婆睡觉。”

庆小兔拿着两个汽车库,庆小兔拿着一架滑翔机,庆小兔还拿了两辆赛车。庆小兔还没有走几步,两个车库就掉在地上了,庆小兔蹲下来想把车库捡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把车库捡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捡一下。”

庆小兔把两个车库并排放着,庆小兔把两辆赛车分别放进车库里。

庆小兔说:“赛车不工作了,赛车休息了。”

庆小兔把滑翔机放在车库的旁边。

庆小兔说:“飞机降落了。”

庆小兔看见我在吃西瓜。

庆小兔说:“我也要吃西瓜。”

庆小兔吃着西瓜来到姨爹跟前,庆小兔举着西瓜让姨爹看。

庆小兔说:“姨爹睡觉了。”

我说:“外公睡过觉了,姨爹也睡觉了,外婆也睡觉,那我们吃完西瓜就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点头说:“好。”

庆小兔一个手拉着领口说:“围兜兜。”

西瓜吃完了,嘴和手都擦干净了。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呢?”

庆小兔过去开门。

我说:“外婆睡觉了。”

庆小兔说:“我找我的飞机。”

我跟着庆小兔进去,我找到两架小飞机。

我说:“这不是小飞机吗?”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飞机,是一个大眼睛的飞机。”

庆小兔在盒子里翻了几下,庆小兔拿起一架白色的小飞机。

庆小兔说:“大眼睛飞机在这里。”

庆小兔拿着大眼睛飞机在客厅里到处飞翔。

听见庆小兔那边传来咔叽咔叽响,庆小兔在把泡沫塑料抠下来,顿时四周纷纷扬扬就像下雪一样。

我说:“庆小兔,你把泡沫塑料抠下来,你看家里到处都是泡沫沫沫,这些沫沫好不好扫。”

庆小兔说:“我要毛巾。”

我问:“你要毛巾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要擦东西。”

我给庆小兔一块碎布头。

庆小兔拿着抹布在擦木马。

我问:“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在打扫卫生。”

庆小兔把木马上边的泡沫沫沫擦干净,庆小兔把挖掘机上边的泡沫擦干净,庆小兔扭扭车滑板车上边也都擦了一遍。

庆小兔走过来说:“小椅子。”

庆小兔把小椅子搬到工作场地,庆小兔坐在椅子上,庆小兔拿着抹布在地上擦,庆小兔把散落的泡沫塑料沫沫在往一起拢。

我说:“我拿扫把来扫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我自己会弄。”

庆小兔钻进海盗船里,庆小兔把车库汽车飞机都搬进海盗船里。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呆在海盗船里不出来了,庆小兔不断地从海盗船的悬窗里偷偷地看着我。

这时候已经十四点钟了。

我说:“我们看一集电视就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看宝宝巴士卡车。”

一集电视刚刚收尾,庆小兔马上把电视机关了。

喝完奶庆小兔并没有睡,很快外婆从房间里出来了。

我问:“他睡了。”

外婆说:“他哪里睡了,他不让我在里面。”

我进屋去看庆小兔。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

我说:“你说好了看完电视就睡觉,你说话不算数,没有人会喜欢的。”

庆小兔继续在玩玩具。

庆小兔说:“我要屙巴巴了。”

我连忙让庆小兔屙巴巴,没想到庆小兔又屙了那么多巴巴。

我说:“现在可以睡觉了吧。”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站在门口想出去。

我说:“你那么不听话,以后是不是不想要外公带你了,你是不是不想再找外公了。”

庆小兔没有再要求出去,庆小兔一个人在默默地玩,我就躺在大床的边沿。

当庆小兔叫我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我睁开眼睛问。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

庆小兔爬上床,外婆走进屋里,很快外婆就出来了。

外婆说:“他睡着了。”

这时候已经十五点十分了。

十八点钟庆小兔还没有醒来,打开音箱播放歌曲。

庆小兔没有想起来的意思。

喊庆小兔:“姨妈妈妈要下班了。”

庆小兔哼哼了两声,庆小兔翻了一个身,庆小兔抱着毛巾被睁开眼睛。

庆兔兔站在沙发背上。

姨妈说:“庆兔兔,你往哪里站呀,你这样很烦人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兔兔说:“你这样很烦人的。”

妈妈在庆小兔头上拍了一下说:“你怎么能够这样说哥哥呢?”

庆兔兔拿着毛巾被在罩庆小兔,庆小兔哈哈大笑在客厅里跑着。

庆小兔说:“哥哥在网我。”

庆兔兔说:“小九就像惊慌失措。”

庆小兔问:“国旗呢?”

我说:“国旗不是在茶几上吗?”

庆小兔说:“不是那个国旗。”

庆小兔把已经认识的那个国旗盒子拿了过来。

庆小兔拿起朝鲜国旗让姨妈看。

庆小兔说:“朝鲜。”

姨妈说:“哦,是朝鲜。”

庆小兔拿起乌拉圭的国旗让姨妈看。

庆小兔说:“乌拉圭。”

庆小兔把日本的国旗往盒子里放。

外婆说:“你这个没有让姨妈看吗?”

庆小兔把日本国旗卡片举起来。

庆小兔说:“日本。”

姨妈说:“你这个也认识呀?”

我说:“这个盒子里的国旗,庆小兔都认识。”

姨妈说:“茶几上的国旗,他也认识很多嘛。”

我说:“现在不知道庆小兔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庆小兔有时候装疯卖傻瞎说,有时候就不说。”

庆兔兔在客厅玩篮球。

庆兔兔抛起篮球,庆兔兔抬起腿就是一脚,篮球飞向茶几,篮球不偏不斜正好砸在垃圾盘上,只听见咣铛一声,垃圾盘掉在地板上。

垃圾盘是一个玻璃水果盘。

庆兔兔走到垃圾盘跟前,庆兔兔用脚试图把垃圾盘拢到一起。

马上屋里传来一片斥责声。

妈妈说:“玻璃摔碎了,你还用脚去踩呀。”

姨妈说:“庆兔兔你怎么在屋里踢球呢?”

外婆说:“这屋里那么多东西怎么能够踢球呢?”

庆小兔也想挤到跟前看。

妈妈说:“这里都是玻璃渣,你光着脚,你想把脚扎破呀?”

庆小兔生气地摆着手。

妈妈说:“你是不是要去医院呀,你是不是要脚划流血呀?”

庆小兔不吭气了。

妈妈说:“你把鞋穿起来,这几天你不能光着脚了。”

妈妈说:“庆兔兔,你玩球,你就去球场玩,你为什么要在家里玩呀,你这个月的零用钱就不要拿了,用你的这个月的零用钱陪姨妈的盘子。”

妈妈越说越激动。

外婆在用扫把把玻璃扫起来,妈妈拿着手机照明在地面照着。

妈妈说:“用机器人把地面吸一遍。”

姨妈说:“机器人吸不动又小又重的东西的。”

我说:“用湿面粉在地上粘一遍就不要紧了。”

妈妈说:“庆兔兔,把你的橡皮泥拿出来粘。”

于是几个人把那一片地板全部粘了一遍。

姨妈说:“明天做馒头的时候,拿一坨面再在地上滚一遍。”

姨爹今天去了松滋,庆兔兔却想着回家去,妈妈犹豫再三,妈妈才决定留下来。

姨妈把庆小兔抱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庆小兔知道妈妈今天没有走,庆小兔要跟着妈妈一起睡觉。

风突然呼啸起来,接着就是电闪雷鸣,雨也跟着倾泻下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