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98海盗船

2020-02-10 07:41 | 宝宝成长

2898-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星期三多云29~16℃客厅早晨温度22PM2.5-60

太阳光早早地撒在高楼上,高高的大楼就好像戴着一顶金光闪闪的皇冠。

天上没有云,晴空万里,天不是那样蓝,混沌的白色充斥了整个天空。

八点钟屋里就传出来小兔汤姆的故事。

庆小兔睁着眼睛躺在床上。

外婆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不起来就把被子盖上。”

庆小兔把毛巾被搂在怀里。

八点半了,小兔汤姆已经播放了三集,庆小兔还是没有起来。

外婆要庆小兔起来,庆小兔就是不起来。

昨天外婆把庆兔兔的海盗船找了出来,这个海盗船就是一个尖顶的圆帐篷。

我拿着海盗船的包装袋说:“庆小兔,这是海盗船哟,我们去姨妈家把海盗船撑起来。”

庆小兔只是看着我手里的包装袋,庆小兔可能心目里还不知道海盗船是什么样的。

我说:“你不要海盗船吗?”

庆小兔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外婆要庆小兔起来,庆小兔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一声不吭地让我抱着。

噗呲一声。

庆小兔说:“我打了一个大屁。”

庆小兔的纸尿裤里有尿,但是庆小兔的尿就更大,源远流长不断地从雀雀里喷薄而出。

庆小兔说:“我尿了好大的尿。”

蓝天上白色慢慢地隐去,但是蓝色还是不那么顺眼,我们这里永远欣赏不到青藏高原的蓝天。

那么多天的阴雨绵绵,难得一个好天气,阳光把大地染成一片金色。

走在大路上,金色的阳光把路面照的亮堂堂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面说:“太阳。”

大楼的阴影就是两重天,阳光下身上晒得暖烘烘的,阴影下还有一点寒意。

我们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庆小兔说:“又一个太阳。”

我说:“太阳就一个,我们又来到太太阳光照到的地方。”

广场大妈们今天已经分成两拨,一拨人是一色的绸布扇子,另外一部分人继续窈窕淑女,一个个手里拿着一把表演用的绸伞,在阳光下绚丽的丝绸在空中飘荡,让人们感到一丝节日的氛围。

广场大妈们在导演的指导下在排练出场的动作。

庆小兔说:“奶奶在跳舞。”

庆小兔进门就在喊:“姨爹呢?”

姨爹走出来说:“小九,你来了。”

庆小兔拿着海盗船的包装说:“姨爹,海盗船。”

姨爹一样一脸疑惑。

姨爹指着海盗船包装袋问:“这是海盗船吗?”

外婆说:“就是一个圆帐篷。”

庆小兔拉开包装袋的拉链,庆小兔把里面的海盗船拿了出来,就像变戏法一样,在袋子里还是一个不大的圆圈,海盗船拿出来,马上变成一个很大的圆盘,庆小兔还一下子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海盗船静静地躺在地板上,庆小兔走过来,庆小兔提起海盗船的屋顶,马上一个圆帐篷的雏形显现出来。

庆小兔马上就往门里钻。

外婆说:“还没有装好呢,等一会装好了你再进去。”

姨爹拿着撑杆在一节节连接起来。

姨爹说:“小九,你来帮着姨爹把杆子连接起来。”

庆小兔提着海盗船的屋顶说:“姨爹装。”

这种帐篷比蚊帐还要好拼装,很快就插好一根撑杆,姨爹还在把撑杆固定好,庆小兔马上就挤了进去。

一个海盗船屹立在了地板上,庆小兔站在里面兴奋不已,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大玩具。

庆小兔用手指着海盗船上的图画说:“这是海盗。”

这是一个海盗标准头像,就是一个蒙着一个眼睛的海盗。

海盗头上戴着一顶黑色毡帽,不过这个海盗船长是一个娃娃脸,而且是一个小姑娘的幼稚脸庞。

庆小兔说:“外公,进来。”

我也钻进海盗船里。

庆小兔把脸贴近窗户跟前。

庆小兔说:“有窗户。”

庆小兔回头看,庆小兔的后边也有一个窗户。

庆小兔说:“这里也有窗户。”

庆小兔说:“我看见汽车了。”

我问:“你看见外婆没有?”

庆小兔回转身子看后边一个窗户。

庆小兔说:“外婆在烧饭。”

庆小兔躺了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睡觉。”

我只能卷曲着身体和庆小兔躺在一起。

庆小兔来到海盗船外边,庆小兔这才开始欣赏海盗船的尊容。

海盗船其实不是一个船,海盗船是一个圆形的椎状体,尖尖的顶就像一个粮仓,只不过上边的图案是一艘船的模样。

有海盗,有救生圈,还有操纵轮船的舵轮。

在海盗船的最下边还可以看到掀起的海浪。

“这是海盗船。”

庆小兔手指着海盗船门口的骷髅头说:“怪物。”

庆小兔用手指着屋顶的一面黑色的海盗旗说:“海盗旗。”

庆小兔说:“还有救生圈。”

庆小兔在海盗船上是脱鞋的,庆小兔出来又不可能马上穿鞋,于是我把海盗船移师沙发上边,也就是庆小兔搭建城堡的位置上。

庆小兔说:“把这个拉过来。”

庆小兔要我把茶几推到沙发跟前,这样庆小兔有了一个更加广阔的活动场地。

庆小兔来到海盗船里。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撑杆。

庆小兔说:“开船了。”

庆小兔用手晃动撑杆。

庆小兔说:“船怎么不走呀?”

庆小兔来到外边看,一个抱枕抵在海盗船旁边。

庆小兔说:“轮子被卡住了。”

庆小兔把抱枕搬到一旁。

庆小兔重新进去开船。

庆小兔说:“船被卡住了,船没有走。”

我说:“这个海盗船没有轮子,这个海盗船他没有在水里,这个海盗船是不能走的。”

我说:“我们去江边玩吧?”

庆小兔说:“不去江边。”

外婆说:“你们玩,我出去买一点菜。”

庆小兔说:“我也去买菜。”

在小超市门口,庆小兔看着游戏机,庆小兔并没有要玩,外婆进小超市里面去买菜,庆小兔不愿意进去。

房车已经躺在这里很长时间了,两台房车已经变成不一样的两台。

庆小兔说:“房车可以睡觉。”

庆小兔用手指着房车前边的汽车标识问:“这是什么车?”

这个汽车标识我还没有看见过。

我说:“外公也不知道,我们回家查一下。”

外婆买菜出来了。

外婆问:“小九没有要玩什么吗?”

庆小兔马上站起来,庆小兔用手指着游戏机说:“玩这个。”

回到家,庆小兔马上回到海盗船上。

庆小兔说:“外公,上船。”

庆小兔用手握住撑杆说:“开船。”

庆小兔回头望着我。

庆小兔说:“摇这个。”

庆小兔要我也握住撑杆,庆小兔要我和他一样开船。

庆小兔拿起一把枪,庆小兔也递给我一把小枪,这是一种很小袖珍版的狙击步枪,庆小兔的是塑料的,我的枪是金属制品,可能这些道具就是挂在钥匙扣上的。

庆小兔端着枪在瞄准。

庆小兔说:“瞄准。”

我也学着庆小兔的样子在瞄准。

庆小兔说:“闭上一个眼睛。”

我也和庆小兔一样闭上一个眼睛。

庆小兔把枪举起来,庆小兔想把枪插进背后的衣服里,因为大部分男孩在背枪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我说:“这个枪也太小了,放进去就拿不出来了。”

庆小兔说:“要放。”

我刚刚把枪塞进庆小兔的背后,庆小兔马上用手在背后摸。

庆小兔说:“太凉了。”

庆小兔在裤子上找口袋。

庆小兔说:“放在口袋里。”

庆小兔指着我手里的枪说:“外公,放口袋里。”

庆小兔说:“走步。”

庆小兔甩开双臂,庆小兔大踏步往前走了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走。”

于是我喊着一二一跟着庆小兔的后边。

外婆笑着说:“小九,你走的还很像嘛,你自己喊呀。”

姨爹说:“立正。”

庆小兔马上停下了来。

外婆说:“敬礼。”

庆小兔举起右手做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庆小兔迅速往卫生间走。

庆小兔走进卫生间,庆小兔就用手捂住鼻子说:“臭。”

庆小兔说:“不是稀巴巴。”

外婆问:“你不是要屙巴巴吗?”

庆小兔说:“屙巴巴。”

我说:“他说,他不是屙的稀巴巴。”

    庆小兔今天的巴巴虽然也在梗,但是庆小兔巴巴已经没有那么干了。

今天拿出六十张汽车标识,在汽车标识里看到房车的汽车标识,房车是上海大通。

我拿着上海大通的卡片。

我问:“你看到这个汽车标识没有?”

庆小兔说:“房车。”

我说:“这个叫上海大通,这个房车是上海汽车制造厂生产的。”

我把着六十张汽车标识一张张念给庆小兔听,这六十张汽车标识庆小兔认识的还不是很多,庆小兔第一次看到的占绝大部分,昨天让庆小兔认识的汽车标识,庆小兔还有许多不认识,最起码我还要提醒庆小兔一下。

庆小兔来到厨房,外婆正在削桃子。

庆小兔问:“外婆,这是什么?”

外婆说:“这是黄桃。”

庆小兔说:“我要吃。”

庆小兔拿着叉子往嘴里放了一块。

庆小兔又叉起一块送进我的嘴里。

外婆给我一个黄桃,庆小兔看见我在吃。

庆小兔说:“我要吃。”

我说:“一样东西一次不能吃多了,我们再吃一点别的水果好不好。”

我给庆小兔剥了一个枇杷,庆小兔用手拿着枇杷仔细地看。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东西。”

我说:“这是枇杷。”

庆小兔说:“枇杷不要吃,枇杷酸的。”

我说:“枇杷不酸,没有成熟的枇杷酸,你刚才不是还吃了一个枇杷吗。”

早上来的时候我剥了一个枇杷给庆小兔,我没有说,庆小兔没有问,庆小兔很快把一个枇杷吃完了,现在庆小兔听说是枇杷,庆小兔马上就不想吃了。

这个可能与望梅止渴同工异曲的效果吧,因为枇杷酸的印象先入为主,庆小兔只要听说是枇杷,庆小兔马上就会感到一股酸楚的味道。

庆小兔的生物钟好像非常有效,庆小兔绝对是按时按点吃饭睡觉。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

庆小兔说:“我不吃饭。”

外婆吃完饭要庆小兔吃饭,庆小兔还在继续玩。

我十二点二十分吃完饭。

庆小兔喊着:“吃饭了。”

庆小兔坐到凳子上吃饭。

庆小兔上桌子就说:“海带,肉骨头。”

我午睡半个小时起来,庆小兔还躺在海盗船里。

外婆说:“小九,我们去睡觉吧。”

庆小兔说:“睡觉,我在这里睡觉。”

外婆说:“你不去睡觉,外婆就自己睡觉了。”

庆小兔举起手说:“外婆拜拜,外婆去睡觉。”

我说:“不行的话就让庆小兔在这里睡觉。”

外婆说:“这里怎么睡觉呀?”

我说:“要不我们把海盗船放在床上让他睡。”

外婆说:“放床上,这个一会地上,一会沙发上,还想放到床上。”

外婆去睡觉了。

庆小兔拉着海盗船说:“移开。”

我帮着庆小兔把海盗船移动沙发的另外一头。

庆小兔抱起一个抱枕。

庆小兔说:“搭山洞。”

庆小兔把抱枕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庆小兔又抱起一个抱枕。

庆小兔说:“外公,搭山洞。”

我帮着庆小兔把抱枕围成一个圆圈。

庆小兔用手在头上比划着说:“没有上边。”

于是我拿了一个抱枕放在城堡上边。

庆小兔钻进去山洞,庆小兔用手指着山洞里面说:“没有洞洞。”

于是我将城堡变成一个城门,也就是庆小兔说的山洞。

庆小兔推着汽车从山洞里进进出出。

庆小兔来到海盗船上,海盗船这时候是放在沙发扶手上。

庆小兔说:“睡觉了。”

庆小兔躺了下来。

庆小兔坐起来,沙发扶手是往沙发方向倾斜的,庆小兔坐在上边,庆小兔两个手撑着沙发上。

庆小兔说:“滑滑梯。”

庆小兔屁股一点点地滑了下来,因为海盗船的底面布料是比较光滑的。

庆小兔坐起来在海盗船里走。

我说:“小心一点,当心海盗船翻到海里了。”

因为沙发这一端比较窄,海盗船还有一点点露到沙发外边。

就在我说话的功夫,庆小兔的脚踩到沙发边沿,海盗船底面就像抹了油一样,庆小兔脚滑出了沙发。我就在庆小兔的跟前,我马上用腿去挡住滚落的海盗船。

庆小兔回到山洞里躺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睡。”

山洞实在有一点狭窄。

我说:“外公就躺在山洞外边。”

庆小兔在打呼噜。

庆小兔说:“恐龙睡觉了。”

我说:“恐龙是不是要上床睡觉了。”

庆小兔站起来。

庆小兔说:“喝奶睡觉。”

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一声不吭地睡着了。

庆小兔上床的时候正好十三点半。

妈妈来电话说:“庆兔兔又烧了起来。”

我急急忙忙往学校赶。

我在敲门卫室的门,门卫室了几个人都像没有听见一样。

我打开门说:“小孩生病了。”

我让他们看接送卡,我让他们看我的接送的磁卡。

一个保安说:“我们不看这些东西。”

一个保安说:“我们要看老师的电话。”

我说:“老师是给父母打电话的,我们只负责接送孩子。”

保安说:“这不行,没有老师的电话,你不能进去。”

我说:“有那一个家长意愿把孩子生病当做理由进学校,难道爷爷奶奶就不能接孩子了。”

保安最后还是让我进去了。

保安说:“就这一次,下次就不可以了。”

学校加强管理没有错,但是你要符合实情。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监护人,学校老师有什么事情都是首先找父母,爸爸妈妈要上班,接送孩子大部分都是爷爷奶奶,不能说孩子有病就必须父母请假,是不是制定这一项制度有一点太官僚了,学校的制度是不是要适当的人性化一点。

孩子不在放学时间出门,老师会开条子证明的,为什么爷爷奶奶就不能进门接孩子。

我从外边回来,热情的阳光让我汗都渗了出来,我回来就把上衣脱了。

庆兔兔回来,庆小兔还没有醒,庆兔兔回来就爬到床上,庆兔兔和庆小兔头挨头。

我说:“庆兔兔,你去书房睡觉,你挨着弟弟,你会传染给弟弟的。”

庆兔兔一动不动,我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

庆小兔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庆小兔说:“外公没有穿衣服。”

我说:“外公马上就穿衣服。”

庆小兔犟着不让我端尿。

庆小兔口口声声喊着:“外公穿衣服。”

外婆要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不要外婆端尿。

我说:“外公马上就穿衣服。”

庆小兔钻进海盗船里,庆小兔向着我招手。

庆小兔说:“外公进来。”

庆小兔说:“外公脱鞋。”

庆小兔站了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站起来。”

我说:“外公太高了,外公会把海盗船顶翻的,外公跪在这里好不好。”

庆小兔上到沙发上,庆小兔要搭山洞。

我说:“外公把海盗船放到这里。”

庆小兔抱起抱枕说:“用这个。”

刚刚把山洞搭建完成,庆兔兔从屋里跑了过来,庆兔兔趴在山洞出口在喊庆小兔。

我说:“你不要离弟弟太近了。”

庆兔兔不情愿地站起来。

庆小兔喊:“哥哥来。”

我说:“哥哥生病了,我们等哥哥病好了,我们再跟哥哥玩。”

庆兔兔坐在沙发另外一头,庆兔兔躺在沙发上,庆兔兔的头朝向庆小兔,庆小兔沿着沙发走过来。

庆小兔说:“哥哥到山洞里。”

我说:“我们还是去屋里吧,我们把海盗船搬到屋里去。”

庆小兔刚刚进到海盗船里,庆兔兔也来到屋里趴在床上。

我说:“哥哥要睡觉,我们出去玩吧。”

海盗船重新来到客厅里,庆小兔在钻山洞。

庆兔兔出来了,庆兔兔钻进海盗船里。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海盗船。”

外婆说:“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东西,哥哥也可以玩。”

庆兔兔也是一会会的兴趣,庆兔兔马上从海盗船出来,庆兔兔在拍那个大皮球。

庆小兔说:“我的大皮球。”

我说:“这是你和哥哥两个人的玩具。”

庆兔兔骑着挖掘机。

庆小兔说:“我的挖掘机。”

庆兔兔把挖掘机推到庆小兔跟前。

外婆拿着体温表说:“庆兔兔还在发烧,现在三十九度。”

庆兔兔在学校量体温是三十八度六。

外婆问:“庆兔兔,你中午喝药没有?”

庆兔兔说:“中午我喝药了。”

我问:“喝药是饭前还是饭后,就会差几个小时。”

外婆说:“护彤是一天三次。”

我说:“喝药一日三次,不是吃饭一日三餐,喝药是要保证血液里的药液在血液里保持一定的浓度,所以喝药要八个小时一次。如果把三次服药时间都安排在白天喝,就会造成白天血药浓度过高,给人体带来危险,而夜晚又达不到治疗浓度。”

姨爹问:“庆兔兔,你在学校是怎么冲药的。”

我说:“让庆兔兔自己弄一次药,让庆兔兔自己实践一下,这样下一次庆兔兔再生病,庆兔兔在学校就可以自己喝药了。”

庆兔兔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钻进山洞,庆小兔喊哥哥来。

庆兔兔走了过来。

我说:“你这几天不要跟弟弟玩了,弟弟发烧还没有好几天。”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说:“外公没有穿衣服。”

我出去一趟从外边回来,热情的阳光让我汗都渗了出来,我回来就把上衣脱了。

我说:“外公马上就穿衣服。”

庆小兔犟着不让我端尿。

庆小兔口口声声喊着:“外公穿衣服。”

我只好把上衣穿起来给庆小兔端尿。

庆小兔钻进山洞里,庆小兔两个手不断地翻动着。

庆小兔说:“炒菜。”

我问:“你炒的什么菜呀?”

庆小兔说:“白菜。”

外婆问:“白菜里放什么呀?”

庆小兔说:“白菜。”

外婆问:“白菜里放什么作料呀?”

庆小兔说:“酱油。”

外婆问:“还放什么呀?”

庆小兔不知道了。

外婆说:“炒白菜要在锅里放油,油烧热了再把白菜放锅里去,白菜炒一会要放盐。”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块蛋糕说:“外公撕。”

我说:“你刚刚吃完饭,怎么又要吃蛋糕呀?”

庆小兔说:“外公撕。”

庆小兔既然已经看见了,我只好把递给撕开。

我大声地问:“庆小兔的蛋糕哪里来的?”

妈妈说:“吃一块蛋糕有什么?”

我说:“刚刚吃完饭,庆小兔一顿饭也就一两多饭,你再让他吃一块蛋糕,庆小兔的胃受得了吗?”

妈妈不说话了,妈妈走过来。

妈妈说:“小九,给妈妈吃一口好不好。”

庆小兔把蛋糕送到妈妈的嘴跟前,妈妈张大嘴把蛋糕咬下一大块,庆小兔也没有怪罪妈妈吃多了。

庆小兔又进入海盗船,庆小兔把汽车挖掘机水泥罐车都搬进海盗船里。

突然庆小兔喊:“尿尿了。”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说:“裤子湿了。”

庆兔兔要睡觉了。

妈妈说:“你先洗一个澡,让水把你的身上热量带走一部分,洗完澡再睡觉。”

张老师来电话,张老师要庆兔兔发烧好了再来上学。

庆兔兔今天是不应该去上学,学校是一个人口密集场所,一个人感冒发烧,很可能就会出现一群人发生连锁反应。

吃完晚饭,妈妈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了,看见妈妈跟着过来了,庆小兔说:“妈妈推车。”

回到家妈妈给庆小兔喷了防蚊水。

妈妈向外婆要钢镚,外婆在包里拿钢镚。

妈妈要五个钢镚。

外婆说:“怎么要那么多呀?”

妈妈说:“我每次出去都带五个钢镚。”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