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91房车可以睡觉

2020-02-03 08:10 | 宝宝成长

2891-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星期三小雨转多云25~18℃客厅早晨温度20PM2.5-73

    天气预报说今天是多云,趁今天不下雨打算去市里去年审老年公交卡。

庆小兔醒了。

外婆说:“我们今天去坐公交车。”

庆小兔一骨碌爬起来。

庆小兔说:“去坐公交车了。”

庆小兔拿着馒头就下楼了。

庆小兔看见对面路旁的枇杷树上的枇杷说:“枇杷酸。”

没有想到庆小兔还记着昨天早上的事情。

我说:“这是枇杷还没有成熟,小区的枇杷树是观赏树,枇杷的口味不是很好,外边卖的枇杷还是很好吃的。”

来到姨妈家,当我们拿了身份证准备出发的时候,天上开始飘起雨点了。

看看地面上很快形成湿痕,去市里办理公交卡的泡沫破灭了。

庆小兔回到家,庆小兔要看动画片,庆小兔要吃葡萄干。

庆小兔打开电视机。

我让庆小兔看家里几个人的姓名。

因为庆兔兔的名字庆小兔最早认识的,所以我就先问庆小兔:“哪一个是庆兔兔?”

庆小兔用眼睛扫了一下卡片。

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兔兔的卡片说:“这个。”

我问:“庆小兔是哪一个?”

庆小兔马上用手指着自己的名字。

庆小兔说:“庆小兔。”

我问:“哪一个是爸爸的名字?”

庆小兔很快就找到了。

我再问庆小兔哪一个是妈妈,哪一个是姨妈,庆小兔又犹豫不定了,庆小兔的手在卡片上晃过来晃过去。

庆小兔拿不准哪一个是,庆小兔就胡乱地指了起来。

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往嘴里塞着葡萄干。

庆小兔对外婆说:“不能吃葡萄干。”

外婆说:“不能吃葡萄干,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

我说:“庆小兔的意思是,吃完这些葡萄干,就不能再要了。”

既然今天不去市里。

外婆说:“我还要去买菜。”

庆小兔说:“买菜。”

庆小兔来到储藏室去推童车。

庆小兔说:“坐车。”

我说:“既然去买菜,我们不妨去快速公交那边的超市去看看。”

外婆说:“买一个菜还有跑那么远呀。”

我说:“反正每天需要转圈走路锻炼身体,庆小兔也需要出来玩,多跑几步怕什么,顺便去看看公交站在哪里。明天是抱着庆小兔走的,如果不知道汽车站在哪里,就要抱着庆小兔走冤枉路了。”

快速公交的车站和一般的公交站不一样,快速公交的车站是分上下行的,两个车站可能会相距三四十米的距离。

早上过来天上还在冒雨,这一会太阳的影子已经时隐时现。

外婆说:“刚刚还在下雨,这一会就有一点想出太阳了。”

庆小兔说:“想出太阳了了。”

外婆说:“今天去不成市里了。”

庆小兔说:“今天去不成市里了。”

外婆说:“要不这一会我们就从市里回来了。”

庆小兔说:“从市里回来了。”

外婆说:“小九的公交车也不能坐了。”

庆小兔说:“公交车也不能坐了。”

我突然发现庆小兔在跟着外婆在学话。

我对外婆说:“小九在跟着我们在学话。”

外婆说:“是的,你不说,我还没有注意。”

我说:“这就是说,以后我们说话一点要注意了,没有想清楚的话,最好不要在庆小兔面前说。庆小兔只要他想学,庆小兔就会把我们的话记下来,有一些不该说的话也让庆小兔学会了,一些不妥当的口头语一定不要当着庆小兔的面去说。”

我说:“庆小兔现在正是主动学习的时候,庆小兔喜欢学习,我们就要抓紧这个机会,不要等庆小兔过了这个热情阶段,我们后悔也来不及了。”

外婆说:“汽车标识国旗以后我们在一些地摊书店看一看,看看能不能买到合适的学习资料。”

我说:“以后我们在教庆小兔学习东西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一下说话的拼音声调的准确性,尽可能地准确一点。”

前几天看见的房车还停在那里,今天房车又多了一辆,是完全一模一样的房车。

庆小兔说:“外婆,房车可以睡觉,房车可以洗澡,房车可以吃饭。”

其实房车是一个好东西,房车是生活富裕起来的人们的选择。

房车其实就是把帐篷、床、厨房设备等加到了家用轿车上,就是一个流动的家。

中国人已经开始走向富裕,看看逢年过节人头攒动的旅游景点,就知道中国人已经不再是为吃饭睡觉而挣扎,人们有了更多的钱去享受生活。

现在的旅游还局限在各个旅游景点上,其实中国有数不清名胜古迹,中国有看不完的锦绣河山。问题是想是你想抬腿走四方,你却解决不了吃饭睡觉的问题。

现在有了房车,你只要在家门口将行李搬上车就可以了。至于乘坐什么交通工具,要在哪里换乘,要找什么样的酒店,就都跟你没有关系了。

房车比起各种交通工具、各种住宿,无疑是节省了不少开支,不受环境条件的约束,离开喧闹的大都市,一家人其乐融融,共享美好时光。

现在的旅游有孩子非常不便,孩子在家里都是细心呵护,在外边就没有办法保证了。

房车就是一个流动的家,孩子想去不同的地方,孩子想看不同的风景,大千世界能让孩子开阔眼界,让孩子真正的融入大自然里,让孩子从自然界获取知识。

等中国人的口袋里的钱再多一点,房车旅游可能就会成为一种时尚,我想这一天不用很久,也许五年,也许十年,搭乘房车旅游不会再成为一个传奇了。

没想到这边的超市的商品还很实惠,这里聚集着很多我们厂拆迁的职工同事,外婆买完菜站在门口,过来打招呼唠家常的人络绎不绝,我推着庆小兔站了那么长时间,我真的有一点担心庆小兔会不高兴。

十点钟才从外边买菜回来。

庆小兔进门就说:“看电视。”

庆小兔打开电视机。

庆小兔说:“葡萄干。”

我去拿葡萄干。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马上就往卫生间跑。

外婆过去给庆小兔褪裤子。

庆小兔喊起来:“外公端。”

外婆说:“外公不在家,你还不是要外婆端尿的。”

庆小兔说:“吃馒头。”

早上的馒头庆小兔没有吃完,外婆把馒头重新给了庆小兔。

很快庆小兔把馒头填入嘴里。

看完电视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说:“外边玩。”

这一会小区里格外清净,马路上几乎看不见几个人在走路。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愣愣的呆在那里。

我说:“我们去江边。”

庆小兔说:“不去江边。”

我说:“我们去篮球场看看。”

庆小兔说:“篮球场有水。”

我问:“你不会不往水里骑吗?”

篮球场除了一洼洼的水面,篮球场没有一个人,庆小兔在篮球场转了几圈,庆小兔往健身器材场地骑去。

这里有两个坐轮椅的奶奶,庆小兔没有骑过去。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吃饭呢。”

我说:“你不是刚刚吃了馒头吗?”

外婆听到咕噜噜的扭扭车压在地面的声音,外婆从厨房里看见庆小兔回来了,外婆过来给我们开门。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吃馒头。”

外婆说:“你不是吃过馒头了,馒头好吃也不能多吃。”

我说:“吃饭要定时定量,不能想吃就吃。”

外婆在给蒸熟的土豆剥皮。

庆小兔说:“小九要吃。”

外婆说:“你洗一下手,外婆给你。”

庆小兔马上跑进厨房。

庆小兔喊道:“外公洗手。”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打开水龙头,庆小兔把手在水里冲一下,庆小兔伸手去拿洗手液的瓶子。

我说:“你的手不脏。”

庆小兔说:“不要,手上有细菌。”

庆小兔把玩具箱里小桶拿出来,庆小兔把小桶扣在头上。

庆小兔说:“外公看。”

我说:“你好像戴着一顶帽子呀。”

庆小兔说:“小九看。”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小桶,庆小兔来到镜子跟前,庆小兔对着镜子上下打量着自己。

庆小兔把小桶从头上拿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下说:“外公下来。”

我弯下腰,庆小兔把小桶扣在我的头上。

接下来,庆小兔拿起各种各样的东西扣在头上当帽子,有一些庆小兔就是当做装饰品。

庆小兔来到园子里。

突然庆小兔尖叫着说:“老鼠。”

我连忙回头看。

我问:“哪里有老鼠?”

庆小兔说:“老鼠不见了。”

我说:“老鼠是害虫,老鼠会传染疾病,老鼠会把家里的东西咬坏。”

庆小兔说:“老鼠会咬人。”

我问:“看见老鼠要消灭它们。”

庆小兔说:“老鼠回家了。”

庆小兔把火火兔打开了,庆小兔让火火兔播放故事。

庆小兔拿着越野攀爬车的遥控器说:“玩汽车。”

今天庆小兔好像对越野攀爬车兴趣有一点减退,越野攀爬车庆小兔还是玩,但是庆小兔没有玩多长时间,庆小兔就刀枪入库了。

庆小兔玩一会越野攀爬车,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遥控器的开关关了,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和遥控器放在飘窗上。

一会庆小兔又把遥控器拿起了,庆小兔重新把遥控器的开关打开。

我说:“庆小兔这一点很好,不玩了,他就会把开关关了,他就是一会功夫不玩,他也会把遥控器关了,一般的小朋友做不到这样的。”

庆小兔说:“小九不玩了。”

庆小兔把遥控器的开关关了,庆小兔把遥控器放进玩具箱里,庆小兔拿着几辆小汽车在玩。

庆小兔围着茶几转圈,庆小兔把汽车在电视柜上推。

在电视柜上放着一个双层格子,有一点像一个玩具汽车停车库,庆小兔把汽车一辆辆排列在格子里。

我正在屋里睡觉,门突然被打开了,一束亮光从外边射进来,一个矮小的黑影站在门口。

庆小兔说:“睡觉了。”

外婆说:“小九要睡觉了。”

我连忙起来。

庆小兔坐在床边在脱鞋,庆小兔用手把粘带拉开,庆小兔用手拉着鞋后跟,鞋子一下子被脱了下来,庆小兔拿着鞋,咕噜一声,鞋被扔到地上。

庆小兔把脚翘起来,庆小兔用手去拉袜口,庆小兔还不知道把袜子往下褪,庆小兔使劲地往后拉。

我说:“你的袜子应该往下拉。”

庆小兔松开手,庆小兔用手抓住袜尖,袜子被拉长了起来。袜子的后跟还挎在脚上,庆小兔还是不能把袜子脱下来。

我帮着庆小兔把袜子从后跟褪下来,庆小兔这才拉着袜尖,庆小兔把袜子拉了下来。、庆小兔拿着袜子,庆小兔不知道袜子应该放在哪里,庆小兔拿着袜子环顾四周,庆小兔想把袜子放在枕头旁边。

我用手拍拍大床四周的木框说:“袜子可以放在这里,这样你起来了,坐在床边就可以找到袜子的。”

剩下一个袜子庆小兔不脱了,庆小兔把脚伸过来,庆小兔说:“外公脱。”

躺在床上,庆小兔不知道要把头放在哪里,庆小兔把头从枕头上滑下来,庆小兔把头移到我坐的地方。

我说:“小恐龙要睡觉了,小恐龙要睡在枕头上。”

庆小兔把头移到枕头上,庆小兔转身搂住外婆,外婆用手去拍庆小兔。庆小兔翻身又把脸转向我,庆小兔嘴里叽叽咕咕,庆小兔继续在念经一样,不知道庆小兔在说什么。

庆小兔拉着我的手,庆小兔很快就不动了。

庆小兔睡了两个小时。

庆小兔喊道:“裤子湿了,换裤子。”

庆小兔又尿尿了,庆小兔把尿尿到纸尿裤里。

庆小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尿不湿里尿尿了,这几天温度降下来,庆小兔睡觉又开始往尿不湿里尿了。

我想带庆小兔去接庆兔兔。

外婆说:“外边太阳那么晒,还是不要把庆小兔带出去。”

外婆让庆小兔看动画片,我悄悄地离开家里。

教室里好几个同学和家长在打扫卫生,就庆兔兔一个人在做作业,庆兔兔在写生字。

庆兔兔把书包递给我。

我觉得庆兔兔的书包比平时轻很多。

我问:“你是不是还有书没有装进去?”

庆兔兔说:“星期三是无作业日,今天课本可以放在教室里,不用带回家。”

回到家外婆说:“你一走,小九就在找外公。”

庆小兔说:“外公呢?”

外婆说:“外公一会就回了。”

庆小兔说:“外公不在了。”

外婆说:“外婆陪你玩汽车。”

庆小兔说:“看电视。”

外婆说:“你刚刚看了电视,现在不能看了,我们吃葡萄干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葡萄干,吃苹果。”

外婆给庆小兔削了苹果。

庆小兔站在电视机跟前说:“不能看电视。”

庆小兔回头看着我。

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我还是答应庆小兔看电视。

庆小兔说:“大脚卡车镇。”

庆小兔打开电视机。

庆小兔说:“葡萄干。”

今天给庆小兔葡萄干都控制在十颗以下。

外婆从罐子里拿了几颗葡萄干说:“这一罐葡萄干吃了很长时间了,二十块钱的葡萄干那么长时间还没有吃完,如果在别人家,要不了一个星期就吃完了。”

吃饭了,庆小兔不要吃饭。

庆小兔端着姨妈带回来的哈密瓜,庆小兔把哈密瓜放在桌子上。

庆小兔拉着妈妈说:“妈妈抱。”

妈妈说:“妈妈在吃饭,你自己坐着吃。”

庆小兔蹲下来找自己的凳子。

庆小兔说:“凳子不见了。”

妈妈说:“凳子在你的后边。”

庆小兔的凳子放在玻璃门跟前

庆小兔庆兔兔两个人,一人一块,很快盒子里的哈密瓜就吃完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桌子上的绿豆芽。

庆小兔说:“吃面条。”

妈妈说:“这个不是面条,这是绿豆芽。”

庆小兔不吃饭了,庆小兔第一个下地。

庆小兔骑扭扭车,庆小兔故意把扭扭车放倒

我对大家说:“前天我们出来看见房车,我跟庆小兔说了,房车可以睡觉,庆小兔就记住了,今天出去又看见房车,庆小兔跟外婆说,房车可以睡觉。”

庆小兔正好走到玻璃门跟前。

庆小兔说:“房车可以吃饭,房车可以洗澡。”

妈妈说:“房车有厨房。”

庆小兔说:“厨房可以烧饭。”

妈妈说:“房车还有卫生间。”

庆小兔说:“卫生间可以尿尿。”

回到家庆小兔就说:“看电视。”

电视机关了,我们带着庆小兔去小广场。

小广场人满为患,广场大妈们占据大部分位置,小广场上修建了一个临时舞台,很多小朋友在上边奔跑。

外婆说:“小九,你也下来在舞台上边玩。”

庆小兔说:“不要。”

还是不断地有小朋友登上舞台。

外婆说:“你看在上边蹦蹦跳跳多好玩呀。”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你不想跟小朋友玩吗?”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庆小兔不会跟一群人去玩,庆小兔是要跟着愿意和自己玩的小朋友玩。”

一个饭店门口放着一个玻璃鱼缸,庆小兔马上从我的身上下来,庆小兔用手指着鱼缸里的鱼说:“大鱼。”

外婆跟了上来。

庆小兔说:“外婆,那里一条大鱼。”

庆小兔不看鱼了,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外婆说:“小九,你下来,你不下地,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问:“妈妈呢?”

我说:“妈妈在给哥哥辅导家庭作业。”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我说:“妈妈一会就回来了。”

路上庆小兔一个劲地说:“我要妈妈。”

我说:“你要妈妈,你不要外公了。”

庆小兔说:“要妈妈。”

我说:“你要妈妈,那外公就不要你了。”

庆小兔说:“要外公。”

回到家妈妈已经回来了,妈妈在检查新家具的安装质量。

庆小兔说:“妈妈小心。”

庆小兔说:“妈妈,我看到一条大鱼。”

妈妈说:“你看到一条大鱼。”

庆小兔说:“好大好大的大鱼。”

妈妈说:“小九,我们洗澡了。”

庆小兔说:“小九不洗澡。”

妈妈说:“你不洗澡,你的身上都臭了。”

庆小兔说:“外公,不洗澡。”

我说:“小恐龙怎么不洗澡呀?”

庆小兔说:“小九不洗澡。”

庆小兔抱起一只绒毛熊。

我说:“绒毛熊就洗澡了,小恐龙怎么不洗澡呀?”

庆小兔说:“小九不洗澡。”

我说:“你身上那么脏,你抱着小熊,你会把小熊抱脏的。”

庆小兔把绒毛熊放回原处。

庆小兔说:“洗澡了。”

妈妈说:“小九很棒,小九来洗澡了。”

外婆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外婆说:“小九洗澡,小九自己脱袜子,小九自己脱鞋。”

庆小兔在玩导轨车。

外婆说:“他玩这些东西从来不感到腻。”

庆小兔说:“外婆,看电视。”

外婆悄悄地对庆小兔说:“妈妈在家里。”

外婆用手指着卫生间。

庆小兔马上改口说:“妈妈在家不能看电视。”

庆小兔在喊:“外公,螺丝刀呢?”

我说:“螺丝刀还在那里呀。”

我过去看,原来刚刚我找东西把螺丝刀的位置移动了。

庆小兔拿着螺丝刀,庆小兔把魔法画板上边所有的有螺丝钉的地方都拧了一遍。

庆小兔拿着尖嘴钳把画板上边的画笔夹起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