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88这是我的玩具

2020-01-31 08:23 | 宝宝成长

2888-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星期日多云23~16℃客厅早晨温度23PM2.5-61

    今天起来看见外边已经有人在打伞了。

八点钟听到屋里庆兔兔的说话声,庆小兔的笑声也从屋里传出来。

妈妈说:“庆兔兔,你要洗脸刷牙了。”

庆小兔说:“庆兔兔在那里。”

妈妈说:“你应该叫哥哥。”

外婆说:“哦,哥哥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哥哥去刷牙。”

妈妈说:“你自己不刷牙,你却要监督哥哥刷牙。”

妈妈说:“你去跟外公玩,妈妈去洗脸。”

庆小兔说:“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妈妈说:“妈妈要刷牙洗脸,妈妈不能脸脏兮兮的。”

外婆过去跟庆小兔拼图。

庆小兔能够识别拼图的图案,庆小兔也知道怎么和拼图底板上的图进行比较,但是庆小兔把拼图放进底板,庆小兔还不能一次到位,庆小兔还不知道把拼图外形和底板进行比对。

外婆给庆兔兔十块钱,外婆要庆兔兔去买肉包子回来和妈妈吃。

外婆给庆小兔掰了半边馒头,庆小兔跟着我们去买菜。

外婆来到一周超市买菜,庆小兔路过汽车弹射器,庆小兔没有要下来玩。

同样超市门口的游戏机,庆小兔也没有要钢镚,庆小兔跟着外婆进到超市里。

庆小兔沿着货柜一个个地问。

这是一些粉末状的东西。

庆小兔用手指着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面粉,是蒸馒头压面条用的面粉。”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玉米茬子。”

“这是什么?”

“这是玉米粉。”

庆小兔用手指着绿豆说:“这是什么?”

我还没有回答。

庆小兔自己说:“绿豆。”

庆小兔来到两个冰柜跟前。

庆小兔说:“这里好多东西。”

我说:“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这是饺子,饺子很冷。”

庆小兔把手突然收回来,庆小兔把手放在嘴跟前哈着气说:“好冷。”

庆小兔来到旁边的一个冰柜跟前。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这个冰柜里也都是一些冷冻食品。

我说:“这是冷冻小笼包子。”

庆小兔说:“小九肚子还没有好,现在不能吃。”

我用手指着里面说:“这是小馒头,这是点心。”

看见奶制品柜跟前有人,庆小兔也走了过去,庆小兔用手抚摸着酸奶包装说:“酸奶。”

庆小兔说:“酸奶不凉。”

我说:“酸奶是属于冷藏食品,酸奶不是冷冻食品。”

庆小兔说:“小九不能吃。”

我说:“小九可以喝酸奶。”

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可以喝。”

庆小兔看了一遍各种各样的酸奶,庆小兔拿了一板酸奶。

庆小兔大声地喊:“外婆,买酸奶。”

回到家庆小兔记着要喝酸奶,很快庆小兔一杯酸奶喝完了。

庆小兔说:“还要喝。”

我说:“什么东西都要适量,酸奶好喝,酸奶有营养,我们可以下午再喝。”

我拿起茶几上放着的名字卡片说:“我们把名字认识一下吧。”

我把卡片让庆小兔一个个认,庆小兔还是一会清醒一会糊涂。

外婆看见庆小兔喝的酸奶杯。

外婆说:“小九肚子还没有好,不能喝酸奶。”

我说:“庆小兔不是拉肚子,庆小兔只是大便没有成型,用不着那么提心吊胆。酸奶里面的乳酸菌还可产生人体营养所必须的多种维生素,特别是对乳糖消化不良的人,吃酸奶也不会发生腹胀气多和腹泻。”

庆小兔说:“看电视。”

庆小兔看汽车城的建筑队。

庆小兔说:“外公,还要看。”

我说:“好看的电视,我们也要控制着看,我们让眼睛休息一下。”

庆小兔说:“明天还能看电视。”

我说:“休息一定的时间就可以看电视。”

庆小兔说:“姨妈家可以看电视。”

我说:“电视就是让大家看的。”

庆小兔说:“妈妈家也可以看电视。”

我说:“妈妈在家的时候,你要看电视,你一定要问妈妈同意不同意。”

庆小兔在玩水泥罐车。

我说:“以后玩具要大家一起玩。”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玩具。”

我说:“玩具要大家玩,哥哥可以和你一起玩,你还可以跟小朋友一起玩。”

庆小兔说:“不要,我的玩具。”

庆小兔把水泥罐车罐子弄掉了下来,这个水泥罐车很小,水泥罐子可能就四厘米长,水泥罐子的的转轴只有两毫米粗细。

我说:“外公帮你装。”

庆小兔说:“小九装。”

庆小兔开始把水泥罐车方向搞错了,我说:“水泥罐子装反了。”

庆小兔拿着水泥罐子对着小孔在装,没有想到庆小兔竟然顺利完工。

我竖起大拇指说:“庆小兔你很厉害。”

庆小兔喊:“外婆,我把罐子装上了。”

外婆问:“什么罐子?””

庆小兔说:“我把水泥罐车罐子修好了。”

庆小兔还在转动水泥罐子。

外婆说:“小九,你不要再弄了,再弄就可能坏了。”

我说:“坏了就坏了,要学习就不要怕有损失,不动手就不可能学会。”

庆小兔说:“水泥罐车又坏了。”

水泥罐子又掉了下来,庆小兔又开始装水泥罐子,这一次庆小兔已经没有多少耐心。

庆小兔把水泥罐车递给我说:“装不好了,外公装。”

庆小兔问:“外婆在干什么?”

我说:“外婆在剪板葱。”

庆小兔说:“小九不能吃,外婆可以吃。”

庆小兔用手指着盘子里切成一片片的黄瓜。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黄瓜。”

庆小兔说:“我要吃。”

我说:“外婆炒熟了,我们吃饭吃。”

外婆把板葱在水池里洗。

庆小兔说:“我要看,我要看外婆洗板葱。”

庆小兔用手指着板葱说:“外婆炒熟了吃。”

姨妈做头发回来了,姨妈看见茶几上放着的几个人的名字卡片。

姨妈问:“姨妈的名字在哪里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姨妈的名字说:“是这个。”

姨妈问:“妈妈名字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在这里。”

姨妈问:“哪一个是哥哥的名字?”

庆小兔马上指出庆兔兔的名字卡片。

姨妈问:“我们小九在哪里呀?”

庆小兔马上就把手放在自己的名字上边。

姨妈鼓着掌说:“我们小九真棒,小九家里人都认识了。”

外婆也过来问:“小九,哪一个是庆兔兔呀?”

庆小兔用手在茶几上乱指。

庆小兔说:“这个,这个,那个,

姨妈说:“刚刚表扬你,你马上就瞎指了。”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

庆小兔用手指着滑板车说:“外公骑那个,外公骑滑板车。”

于是我跟着庆小兔在各个房间里转圈。

庆小兔把庆兔兔的长枪拿了起来,庆小兔拿着枪在拉枪栓,庆小兔端着枪在瞄准。

我说:“以后玩具跟哥哥一起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这是我的玩具。”

我说:“你不给哥哥玩玩具,哥哥也不会给你玩玩具的。”

庆小兔说:“我的玩具。”

我用手指着庆小兔手里的枪说:“这是哥哥的枪,哥哥也不给庆小兔玩。”

庆小兔把枪放下来。

庆小兔说:“我的枪呢?”

庆小兔在玩具箱里找到一把短枪。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枪。”

庆小兔指着长枪说:“外公拿哥哥的枪。”

我把庆兔兔的长枪拿起来。

庆小兔神神秘秘地向着我招手。

庆小兔说:“这边来,敌人在这里。”

于是庆小兔举着枪在前边走,我端着长枪在后边跟着。

庆小兔来到卫生间。

庆小兔说:“有敌人。”

庆小兔举着枪对着卫生间在开火。

庆小兔说:“外公,开枪。”

我也跟着砰砰砰地对着卫生间开枪。

庆小兔来到储藏室。

庆小兔说:“敌人在这里,开枪。”

庆小兔开着枪进到储藏室里。

庆小兔在储藏室里四处巡视,庆小兔端着枪蹲下来。

庆小兔说:“敌人在自行车后边,外公开枪。”

庆小兔拉开柜子的抽屉。

庆小兔说:“敌人不见了。”

庆小兔把手枪往背后插,庆小兔一个手想把背后的衣领拉开,庆小兔怎么也没有把枪插到背后的衣领里。

庆小兔说:“外公把枪插进去。”

庆小兔来到厨房,庆小兔把手枪拔出来。

庆小兔说:“外婆,有坏人。”

外婆说:“你说什么人?”

庆小兔说:“这里有坏人。”

外婆说:“厨房里有坏人呀?”

庆小兔钻到餐桌下边。

庆小兔说:“敌人在这里。”

庆小兔的队伍又来到客厅,庆小兔趴在地板上,庆小兔想钻到茶几下边。

茶几是双层,中间可以爬进去,下边就钻不进去了。

庆小兔说:“进不去。”

庆小兔举着枪趴在地板上。

庆小兔说:“外公趴在地上。”

我说:“外公趴不下来,外公坐在地上。”

庆小兔说:“有坏人。”

庆小兔一边开枪,庆小兔一边说:“外公,敌人要跑了,开枪。”

庆小兔看见剥橙子的塑料刀。

庆小兔说:“外公剥橙子。”

外婆说:“小九,你不能再吃橙子了,你的肚子不能吃这些了。”

我说:“吃一点不要紧。”

外婆说:“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我说:“对与错是相对的,只要我们逢事都要脑筋想一下,一个人所犯的错误就会相对少一点。”

我是:“庆小兔,我们吃半边橙子好不好?”

庆小兔擦完手,庆小兔擦完嘴,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看已经十一点钟了,我说:“你看吧。”

庆小兔刚刚看了一集。

外婆说:“已经演完了,把电视机关了吧。”

庆小兔马上把电视机关了。

我说:“庆小兔五十五分看的,庆小兔刚刚看了十分钟。”

外婆说:“已经够了。”

我说:“你说的都对。”

姨妈走了过来。

庆小兔说:“不能看电视了。”

姨妈说:“是不能老看电视。”

庆小兔拿着大汽车说:“这是尼桑。”

外婆问:“是尼桑吗?”

我说:“是尼桑,是日本品牌。”

外婆把汽车拿到跟前看了一眼说:“这么小,小九怎么看到了。”

庆小兔说:“二姑爹的汽车是尼桑。”

外婆问:“他二姑爹家的汽车是尼桑吗?”

庆小兔说:“是的。”

我说:“庆小兔说的是对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金东方中学方向说:“二姑爹的汽车从那边过来,小九坐上汽车,汽车就开了。”

庆小兔用手往前划过去说:“汽车就开走了。”

我说:“那天汽车是从那边开走的。”

外婆问:“那天你坐大巴车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去外边了。”

外婆说:“小九坐大巴车去了远安。”

庆小兔说:“远安。”

外婆说:“这个远安,小九老是记不住。”

我说:“可能那一天大家提及的远安少了一点。”

外婆问:“你坐飞机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坐飞机去宁波。”

外婆问:“你坐火车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坐火车去杭州。”

外婆说:“去宁波杭州已经那么多天了,小九到现在还没有忘记。”

姨妈早上锯竹竿把手弄伤了,姨妈的手指头上缠着绷带。

庆小兔说:“姨妈的手流血了。”

姨妈说:“姨妈的手负伤了,你要给姨妈讲一个故事,姨妈就不疼了。”

庆小兔马上就唱:“小白兔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不开不开不能开 妈妈没回来。

姨妈说:“姨妈的手还很疼,你还要给姨妈讲一个故事。”

庆小兔又给姨妈唱了一遍小白兔乖乖。

姨妈说:“你给姨妈再讲一个故事。”

庆小兔的故事还是小白兔乖乖。

姨妈说:“你这里那么多玩具,你是不是要玩具回家里呆着呀?”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来到房间里,庆小兔放下挖掘机。

庆小兔说:“外公,挖掘机回家了。”

一会庆小兔又把水泥罐车小汽车搬了过来。

庆小兔说:“水泥罐车也回家了。”

客厅里的玩具都收拾干净了。

庆小兔说:“姨妈,玩具都回家了。”

姨妈说:“你现在还可以给姨妈讲一个故事。”

庆小兔又唱了一遍小白兔乖乖。

姨妈说:“你能不能换一个别的歌呀?你给姨妈唱一个小燕子好不好?”

庆小兔这才唱了一个小燕子。

姨妈说:“你唱一个哥哥的歌好不好?”

庆小兔唱道:“庆兔兔,庆兔兔,哥哥,哥哥。

庆小兔是自编自演,庆小兔唱哥哥还是带着曲调的。

姨妈说:“你再唱一个外婆的歌。”

接着庆小兔唱着“外婆,外婆。”来到厨房。

庆小兔唱着:“外公,外公,外公,

庆小兔来到我的旁边。

我说:“你在唱外公的歌呀?”

余承泽继续在唱着。

我说:“我们唱一个健康歌好不好?”

庆小兔说:“小九不会唱,小雅会唱。”

姨妈在喝酸奶。

庆小兔对姨妈说:“不能喝酸奶。”

姨妈在吃橙子。

庆小兔又说:“姨妈,不能吃橙子。”

我说:“酸奶可以喝,我们明天喝酸奶。”

庆小兔突然想起来妈妈。

庆小兔问:“妈妈呢?”

我说:“妈妈一会就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我说:“妈妈马上就来。”

庆小兔用手拉着我桌子上的电线,庆小兔哭着喊着要妈妈,我怎么跟庆小兔说都没有用,我把庆小兔放在地上。

我说:“你这样不听话,外公不喜欢你了。”

姨妈听到庆小兔在哭。

姨妈过来问:“小九怎么了?”

我说:“庆小兔想妈妈了。”

姨妈把说:“我们去看看大毛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不看大毛,我要妈妈。”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饭,我要妈妈来。”

姨妈给妈妈挂电话。

妈妈说:“我们正在收拾书包,我们马上就过来。”

姨妈说:“妈妈马上就要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找妈妈。”

姨妈只好抱着庆小兔出去等妈妈。

过去了半个小时,庆兔兔和妈妈还没有回来。

外婆说:“他们做事也太磨蹭了。”

妈妈爸爸对于庆小兔就是一个符号,就是休息日,庆小兔一样看不到妈妈的身影。

我对外婆说:“公交卡马上就要到期了,我们找一个时间把公交卡办一下。”

外婆说:“哪里有时间呀,等那天有时间,我们再去办。”

我说:“不是我们等时间,而是我们要找时间,你哪一天有时间了。”

外婆说:“那么多人要吃饭,小九还要人带。”

我说:“他们人都在家,你没有时间,他们不在家,你还是没有时间,他们就是一个人在家里,你一样要烧一大桌子菜。”

外婆要睡觉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去睡觉了。”

庆小兔说:“我和妈妈睡。”

庆小兔在喊我。

我过去说:“庆小兔你还不睡觉呀?”

妈妈说:“他不会睡觉。”

我说:“他那一天没有睡觉呀?”

妈妈说:“他这个样子能睡觉吗?”

我说:“这里的光线太亮了,他怎么能够睡着呢?把他带到房间里去睡觉。”

妈妈说:“把他带到房间里睡觉,庆兔兔的学习怎么办?”

我说:“小九的睡觉怎么办。”

妈妈说:“大不了我带着小九走。”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舍车保帅,为了庆兔兔的学习,宁可放弃庆小兔许多许多。

没想到庆小兔还是睡着了。

庆小兔起来。

妈妈带着庆兔兔庆小兔去商店买东西。

庆小兔回来了。

庆小兔说:“要葡萄干。”

妈妈说:“可以。”

庆兔兔在玩平板电脑。

庆小兔说:“小九玩。”

庆兔兔说:“这是哥哥玩的。”

妈妈说:“小九,你要不要葡萄干呀?”

庆小兔马上跑过来说:“要葡萄干。”

妈妈给庆小兔拿了一颗葡萄干。

庆小兔说:“好大。”

妈妈说:“再只能给你吃一颗。”

庆小兔把一颗葡萄干塞进嘴里,庆小兔无奈地眼神看着我。

妈妈说:“妈妈让你看手机。”

庆小兔哼哼唧唧地。

妈妈问:“你要什么呀?”

庆小兔还是哼哼唧唧。

妈妈问:“你到底是要吃的还是要玩的。”

庆小兔哼哼唧唧地说:“吃

庆小兔其实是在说:“葡萄干。”

妈妈听成了酸奶。

妈妈问外婆:“是今天的酸奶吗?”

妈妈说:“酸奶要热了吃,你是不是还有拉肚子呀。”

庆兔兔要什么有求必应,庆小兔要东西总是认为会损坏身体。

妈妈说:“你要喝,你就要先吃饭。”

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哭着说:“要酸奶。”

妈妈说:“你要哭就在这里慢慢地哭吧。”

姨妈说:“小九,现在学会耍赖了。”

庆小兔终于妥协了。

妈妈说:“小孩子不能喝酸奶,你是不是想到医院去了。”

庆小兔最后跟外婆要了半边馒头。

我不知道是我宠惯了庆小兔,还是他们对庆小兔要求太苛刻了。

我认为小孩子吃糖对身体不好,她们认为吃糖没有问题。

我认为吃零食都有害健康,她们认为我们不是吃不起。

我不建议吃垃圾食品,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体面,这是外国人的生活方式。

糖,零食,垃圾食品,不是不可以吃。在闲暇之余,在过年过节。可以适当地吃一点,在和其他小朋友在一起情况下,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孩子看着别人吃,我们的孩子和别人一样有尊严。

但是我们觉得不能让外国人的生活方式统治我们中国人的饭桌,我们不能让中国的孩子一个个变成小胖子。

就是我们吃正常清淡的饮食,我们也要保持适度的原则。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