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86汽车没有翅膀

2020-01-29 08:16 | 宝宝成长

2886-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星期五多云28~16℃客厅早晨温度20PM2.5-44

妈妈还没有离开,庆小兔就在喊妈妈。

我说:“妈妈上班了,你是男子汉,你醒了不要又喊又叫。”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拍了几下,庆小兔又睡着了。

庆小兔起来就要看动画片。

庆小兔问:“我的红色汽车呢?”

外婆把汽车递给庆小兔。

外婆说:“昨天夜里好像有蚊子在叫。”

我说:“已经两天夜里听到蚊子的嗡嗡声了,要不我们把蚊帐挂起来。”

我们房间的家具刚刚装完,还要有一段时间释放空气中的有害物质,我们只能在小房间里组装蒙古包蚊帐。

庆小兔电视机也不看了,庆小兔说:“小九弄。”

蒙古包的蚊帐很简单,就是两根修长的蚊帐杆。

既然庆小兔有工作的热情,连接蚊帐杆的任务就落在庆小兔的身上。

蚊帐的杆子中间有一根橡皮筋,只要把两个蚊帐杆拉开,再把两根蚊帐杆杆子对孔对接上就可以了。

蚊帐的杆子要接很长,可能一根杆子有四米长,由八根短杆子连接而成。

庆小兔对这样的工作已经熟练有加,很快庆小兔把两个很长的蚊帐杆连接起来。

外婆开始往蒙古包蚊帐上穿蚊帐杆,庆小兔在外婆的后边往前送蚊帐杆,很快一个蒙古包就搭建完成。

外婆去铺床铺,庆小兔继续去看自己的动画片。

外婆给庆小兔拿来半个馒头,庆小兔一边看动画片,庆小兔一边在吃着馒头。

我和外婆在组装庆小兔的床上蚊帐,蚊帐杆已经不能斗拢,去年蚊帐不是我和外婆拆卸的,我不知道怎么蚊帐杆会这样,最后只好放弃搭建蚊帐。

我找了一个电线穿线管,我试了一下电线管基本上和蚊帐杆差不多大小,买几根电线管按照蚊帐杆的长度剪切一下,以后每年就用不着再拼装蚊帐杆了,直接插上去就用,唯一的缺陷就是蚊帐杆不能收藏在柜子里了。

突然听到庆小兔说:“好疼。”

我以为庆小兔说肚子疼。

我问:“你哪里疼呀?”

庆小兔说:“我的嘴好疼。”

我说:“我们喝一点水好不好?”

庆小兔说:“喝水。”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

外婆说:“今天有工人师傅来安装电灯,我们等电灯装好了,我们再去姨妈家。”

十点钟工人师傅来了。

以前这些事情多是我的事情,现在由这些工人完成了,现在只要有钱,没有完不成的工作。

庆小兔说:“叔叔,叔叔干什么呀?”

我说:“叔叔来装电灯。”

庆小兔说:“叔叔工作。”

外婆进去招呼工人师傅干活,我抱着庆小兔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屋里说:“看叔叔工作。”

师傅爬上人字梯。

庆小兔说:“叔叔小心。”

工人师傅笑着说:“谢谢关心。”

庆小兔说:“不用谢。”

外婆说:“这灯还是好好的有什么换的。”

我说:“这个原来就是儿童房,挂一个篮球灯,篮球灯多了一些童趣,如果嫌灯光暗淡换一个灯泡就行啦。”

外婆说:“这是他们的家,他们要换就随他们换。”

新换的灯点着了,外婆付了六十块钱的安装费,工人师傅收拾工具离开了。

庆小兔说:“叔叔走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走吧。”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小飞机在哪里?”

外婆说:“你自己玩的,你怎么问别人呀?”

庆小兔说:“在这里。”

庆小兔很快跑进房间,庆小兔把小飞机拿了出来。

外婆问:“小九,我们坐车吧?”

庆小兔说:“不要。”

楼下的奶奶正在院子里晾衣服。

奶奶问:“小九,你这一会去哪里呀?”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

奶奶说:“这一会外边好热呀。”

外婆说:“小九,你还没有喊奶奶呢?”

庆小兔马上喊:“奶奶。”

庆小兔手里举着汽车和飞机说:“汽车,飞机。”

奶奶说:“哦,小九还有汽车和飞机呀?”

外婆说:“小九,我们要走了。”

庆小兔说:“奶奶再见。”

那么多天的阴雨终于画上一个句号,碧空蓝天一望无边,摊薄的云彩稀稀拉拉漂浮在空中,太阳公公笑盈盈地注视着我们。

庆小兔没有忘记看鱼,已经十一点多了,外婆要过去做饭了。

外婆说:“我们晚上过来再去看鱼好不好?”

庆小兔说:“要看鱼。”

外婆一个人推着童车去姨妈家了。

今天阳光灿烂,鱼塘里的水也没有那么浑浊了,红色的锦鲤在绿色的水中格外显眼。

小池塘里的锦鲤日益繁荣,还没有一个月的功夫,小小的锦鲤已经变得十分可爱了。

原来锦鲤身材短小,那么多锦鲤看上去并不显眼,现在锦鲤就像刚刚成年的大姑娘,穿着一身大红的衣裙,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小小的池塘里漂浮着一片红色,就像天空的晚霞,把池塘装扮的格外妖娆。

远处传来噗通一声。

庆小兔说:“鱼跳起来了。”

大池塘那边,一条黄色的大锦鲤跃出水面,锦鲤又噗通一声跌落在水里。

大池塘要比小池塘大七八倍,自然里面的锦鲤都是鱼类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了。

这里的锦鲤基本上都是红色,还有许多黄色的大锦鲤,偶尔可以看见白色的锦鲤头上顶着一块红色的标记。

“呱呱,呱呱。”

长着水草的池塘里传来青蛙的叫声。

庆小兔说:“青蛙,青蛙在叫。”

庆小兔来到大池塘的桥上,可能是我们的脚步声,锦鲤排的整整齐齐排成一队游了过来。

庆小兔站在桥上,庆小兔说:“鱼,鱼游过来了。”

庆小兔说:“鱼没有跳起来呀。”

庆小兔把两个手往上摆动着说:“鱼,跳呀,跳呀。”

一大群锦鲤蜂拥而至,锦鲤们在桥下面盘旋着,今天没有带鱼食,锦鲤盘旋几圈,锦鲤又顺序离开桥下。

庆小兔问:“青蛙怎么不叫了?”

就在这时候,呱呱呱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

庆小兔往前跑了过去,庆小兔说:“青蛙在这里。”

四期的鱼塘很大,鱼塘也很多,鱼塘大小不一,鱼塘水面有高有低,鱼塘之间都是有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的的大石头砌成,池塘间的隔断并不是整齐划一,就像高山上的梯田,弯弯曲曲坎坷不平。

青蛙的叫声从一簇水池发出,庆小兔不敢沿着堤坝走的跟前,庆小兔只是用手指着青蛙叫声的方向说:“青蛙在那里。”

庆小兔站在一个小池塘的旁边,庆小兔说:“小鱼。”

这个池塘里的鱼都是今年才孵化出来的鱼苗,现在鱼苗已经有一点像它们的爸爸妈妈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水草根部的红色说:“小鱼在这里,小鱼在睡觉。”

要回家了,阳光已经让我们的汗珠悄悄地渗出来。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看电视。”

我说:“你还没有到家,你就开始预订动画片了。”

进门庆小兔在喊姨爹。

我说:“姨爹可能今天上班了。”

庆小兔说:“姨爹在家。”

果然不假,姨爹正在书房里上网。

姨爹伸出手说:“姨爹抱。”

庆小兔马上就扑向姨爹身上。

庆小兔拿着汽车和飞机说:“姨爹,汽车,还有飞机。”

庆小兔在茶几上开汽车,庆小兔在茶几上开飞机。

庆小兔举起汽车说:“汽车没有翅膀。”

庆小兔又举起飞机说:“飞机有翅膀。”

庆小兔拿着汽车飞机去找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汽车没有翅膀,飞机有翅膀。”

外婆说:“哦,汽车没有翅膀呀?”

庆小兔举着飞机说:“飞机有翅膀,飞机呜呜地飞呀飞。”

庆小兔骑着大挖掘机,庆小兔把汽车和飞机放在挖掘机的挖斗里。

庆小兔骑着挖掘机在几个房间里走,庆小兔来到我们房间里。

庆小兔说:“到站了,倒下来吧!”

庆小兔把挖掘机的挖斗仰起来,汽车和飞机从挖斗里滚落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装。”

我把汽车飞机重新装进挖斗里,庆小兔骑着挖掘机来到厨房,庆小兔用挖掘机表演给外婆看。

庆小兔说:“我们到了,下车了。”

庆小兔从挖掘机上下来。

庆小兔说:“外婆,挖掘机不工作了。”

庆小兔把挖掘机推到墙角。

庆小兔爬上椅子说:“吃饭了。”

庆小兔坐在姨爹经常坐的椅子上

庆小兔说:“坐在姨爹的椅子上。”

饭吃完了。

庆小兔说:“腿好疼。”

我看了一眼庆小兔的小腿,庆小兔靠近脚腕的地方有一个小包。

我说:“你的腿被蚊子咬了。”

我拿来绿油膏,我给庆小兔的红肿的位置抹了绿油膏。

庆小兔说:“小九抹。”

庆小兔用手指头在绿油膏里抹了一下。

庆小兔在挠腿。

我说:“不能一直挠伤口,这样会把皮挠破的。”

庆小兔说:“要抠。”

我说:“不能抠,会把腿抓伤。”

庆小兔说:“能抠。”

外婆在往凉拌黄瓜皮蛋里加辣椒酱。

庆小兔说:“辣椒不能吃。”

我说:“小孩子最好不要吃辣椒,也不要吃口味重的食物。”

庆小兔说:“小孩不能吃辣椒。”

外婆把燃气灶的火打着。

庆小兔用手指着淡蓝色的火苗说:“看火。”

庆小兔说:“小孩不能玩火。”

外婆问:“你是不是小孩呀?”

庆小兔说:“不是。”

外婆说:“那你是大人了?”

庆小兔说:“我以后就会长大了。”

外婆在往黄瓜里倒酱油。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酱油不能吃,咸。”

我说:“我们要吃清淡的食物。”

庆小兔一个手扶着健身自行车弯梁,庆小兔一个脚去踩自行车的踏板。

健身自行车慢慢的旋转起来,自行车的踏板虽然庆小兔没有再用劲,由于自行车轮盘的惯性作用下脚踏板在继续旋转着。自行车踏板由下边往上旋转,自行车的踏板把庆小兔的脚挤了下来。

庆小兔又一次去踩自行车踏板,自行车踏板再一次把庆小兔的脚从踏板上挤下来。

庆小兔慢慢的知道了为什么了,庆小兔不再用劲的踩踏板,庆小兔把自行车轮盘踩转起来庆小兔就不再用力,等踏板往上去还没有到顶的时候,庆小兔把踏板又反方向踩了回来,这样健身自行车不再是一个方向运动,而是反反复复地来回转起来。

庆小兔抱起那个八十厘米的大皮球,球大人小,看着庆小兔就像举起一座大山一样。

庆小兔说:“外公大球。”

我说:“庆小兔,你真厉害。”

庆小兔说:“外婆,球拿来了。”

外婆说:“我们的大力士来了。”

庆小兔把球抱到书房。

庆小兔说:“姨爹,我把球抱来了。”

姨爹说:“我们小九把这么大的球都抱起来了。”

庆小兔看见地上的扫地机器人,庆小兔把大球放在地上,庆小兔抱起扫地机器人。

庆小兔说:“机器人去扫地。”

庆小兔把扫地机器人抱到客厅。

庆小兔跑过去关各个房间的门。

庆小兔说:“关门。”

庆小兔过来关我们房间的门。

庆小兔说:“机器人不能过来。”

庆小兔把餐厅的玻璃门拉起来。

庆小兔说:“外婆在烧饭。”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马上就往卫生间跑,庆小兔从卫生间出来,庆小兔把卫生间的门关上。

余承说:“机器人不尿尿。”

机器人往小走廊走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扫地机器人说:“机器人过去。”

扫地机器人听不懂庆小兔的话,庆小兔趴在机器人身上,庆小兔推着扫地机器人离开。

外婆说;“要机器人自己走。”

庆小兔说:“机器人它不走。”

扫地机器人按照庆小兔的意图在扫地,庆小兔这才来到我的电脑旁。

庆小兔开始用手指着电脑键盘是的字符说:“这是箭头。”

庆小兔说:“这是向上。”

“旗子。”

“一。”

我在庆小兔操作的时候,我把我的文档赶紧保存关闭了。

庆小兔把扫地机器人送进餐厅,扫地机器人钻进餐桌下边,扫地机器人在餐椅下边转圈。

庆小兔说:“机器人卡住了,警车在哪里?”

庆小兔拿着警车过来,庆小兔用警车推着扫地机器人。

庆小兔说:“警察来了,抢救。”

扫地机器人从餐椅下边出来了。

庆小兔说:“外婆,机器人抢救出来了。”

庆小兔把包警长拿出来,庆小兔把包警长的飞机的脚拉出来,庆小兔说:“变身。”

外婆问:“它是不是包警长呀?”

庆小兔说:“是包警长,包警长在变身。”

庆小兔用手指着包警长说:“手拿不出来。”

庆小兔拿起夹核桃的夹子在玩,我问:“这个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夹核桃的。”

没想到庆小兔还记得这个可以夹核桃。

庆小兔问:“核桃呢?”

我说:“现在外边没有核桃卖,等以后核桃上市了,我们要外婆买。”

八点四十分庆兔兔跟着妈妈才从市里回来,妈妈要庆兔兔到小房间做作业,小房间的位置是在太挤,我只能把电脑关了让庆兔兔进来。

庆小兔在家里,小房间的门是推拉门,我想把庆兔兔的课桌搬到妈妈的房间。

我把课桌搬到妈妈的房间,外婆把课桌的椅子也搬了进来。

妈妈说:“就要庆兔兔在写字台上做作业,用不着搬桌子来。”

我把课桌搬了回来,外婆也把课桌椅子搬出来。

庆小兔过来拉着椅子说:“这是小九的椅子。”

庆兔兔说:“这是哥哥的椅子。”

妈妈说:“这是你们两个人的椅子,庆兔兔你现在不用这把椅子,你就先把椅子给弟弟玩。”

外婆抱着庆小兔,外婆和妈妈给庆小兔洗澡。

庆小兔说:“外公怎么没有进来呢?”

外婆说:“外公是男生,所以外公不能进来。”

庆小兔说:“小九是男生。”

外婆说:“小九还小。”

外婆把庆小兔抱了出来,外婆拿着浴巾给庆小兔擦身上的水。

庆小兔说:“头发还没有吹。”

外婆说:“你现在的头发那么短,不用电吹风吹了。”

庆小兔说:“要用毛巾把头发擦一下。”

外婆说:“你用手摸一下,你的头发已经没有水了。”

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

庆小兔说:“我的椅子呢?”

我把课桌的椅子搬到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把两个脚放在椅子上。

庆小兔说:“不能站在椅子上,差一点就摔下来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跟前,庆小兔说:“小九要机器人。”

这是一个削铅笔的机器人。

庆小兔拿着机器人说:“铅笔呢?”

庆小兔把铅笔塞进铅笔孔里。

庆小兔说:“外公,垃圾盒在哪里?”

庆小兔摇着机器人的摇把。

庆小兔说:“外公,铅笔削好了。”

庆小兔拿着铅笔来到屋里说:“妈妈,铅笔削好了。”

庆小兔把机器人递给我。

庆小兔说:“我的手脏了,洗手。”

庆小兔扳开水龙头,庆小兔把上伸向洗手液。

庆小兔说:“泡泡水。”

庆小兔在一个手上挤了一些洗手液,庆小兔又伸出另外一个手。

庆小兔说:“还要泡泡水。”

我说:“一个手有了就可以了,你把两个手互相搓一些。”

庆小兔的两个手泛起了泡泡水,庆小兔把手伸向自来水中,庆小兔不断地来回搓动两个手。

庆小兔说:“洗干净了,擦水。”

我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进屋去找庆兔兔,妈妈把庆小兔牵着出来。

妈妈说:“哥哥在做作业,你去跟外公玩。”

说着,妈妈就把房间的门关上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说:“肚子疼。”

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我说:“肚子疼不能随便说的,如果真的肚子疼才能说。”

庆小兔说:“外公念书。”

庆小兔拿了十本成语故事,我拿起一本成语故事。

我拿起一本《井底之蛙》问:“这本书叫什么名字?”

庆小兔说:“井底之蛙。”

我拿起《愚公移山》,我用手一个个指着愚公移山四个字问,庆小兔说:“愚,公,移,山。”

我拿起《画蛇添足》,我问:“这叫什么名字?”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说:“画蛇。”

我再问,庆小兔停下来,我说:“画

庆小兔说:“画蛇添足。”

我在念《画蛇添足》。

庆小兔用手指着一个人手里举着的酒壶说:“酒壶,他们喝酒。”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上的蛇说:“他们在画蛇。”

庆小兔指着有四条腿的蛇说:“蛇没有脚。”

庆兔兔做完作业洗完澡,马上屋里传来欢声笑语,庆小兔和庆兔兔两个人在床上疯。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