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85庆小兔屙了很多血

2020-01-28 08:25 | 宝宝成长

2885-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星期四多云26~16℃客厅早晨温度20PM2.5-42

听到客厅里咚咚咚的脚步声,一束亮光投射进客厅。

外婆一边穿衣服,外婆一边问:“小九怎么了?”

妈妈说:“小九屙血了。”

屙血,我的脑袋一下子炸了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就跑到妈妈的房间里。

妈妈抱着庆小兔在擦屁股,庆小兔在妈妈的怀里挣扎着,庆小兔不断地哭着喊疼。

卫生间里的抽水马桶里有一坨巴巴,巴巴上边明显看到很多鲜红的血。

鲜红的血液说明庆小兔的伤口不会太远,更不可能是胃部出血,妈妈给庆小兔擦屁股的纸上并没有看到有血的痕迹。

妈妈给巴巴拍了照片给姨妈传过去。

姨妈问:“是不是肛门出血。”

妈妈说:“我用纸给小九擦屁股,纸上没有血。”

姨妈让姨爹过来看看,顺便带着庆小兔去医院看病。

妈妈家的抽水马桶里的存水很多,巴巴已经完全浸入了水中,外婆勉强弄起来一点巴巴。

来到医院,时钟还没有到凌晨两点钟。

姨爹来了就是多了一个人手,姨爹每天埋头在医院里上班,姨爹在医院并没有认识多少人。如果姨妈在跟前,所有的一切都包在姨妈身上。

一个年龄不大的中年女医生接待了我们,女医生瘦削的脸庞,脸上挎着一副近视眼镜。

妈妈跟女医生述说了事情经过,妈妈把照片给女医生看了。

女医生说:“你们可以先去化验室问一下,你们带的标本能不能化验,然后去做一下彩超,看看孩子的肠道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化验室的医生说:“落进水里的标本是不能检验。”

确实经过路上的晃动,庆小兔的巴巴已经变成一杯浑水。

来到彩超室一个高个子的戴眼镜的男医生接待了我们。

做彩超是要躺在病床上露出肚皮的,庆小兔刚刚看见医生,庆小兔说:“我没有生病,我不要看医生。”

让庆小兔躺在病床上,庆小兔马上就开始大哭大叫,两个人按着庆小兔,妈妈拿着手机给庆小兔播放动画片,庆小兔根本不看手机。

检查的结果令人松一口气:没有明显肠叠套。

没想到一根玉米惹起那么大的祸。

妈妈说:“让小九先睡,起来再观察,如果没有喊肚子疼,没有再屙血就不要管他,给他喝一点刚买的奶粉。”

我说:“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庆小兔为什么会屙血,昨天意外的因素就有一个更换了奶粉,我们就尽量排除不确定因素,最好先不要给庆小兔换奶粉,因为有时候突然更换奶粉,有一些孩子肠胃会不适应的。”

外婆说:“这种奶粉就是专门防止拉肚子的。”

我说:“庆小兔拉肚子并不是很严重,为什么要给他喝防止拉肚子的奶粉呢。”

妈妈说:“喝一点总比不喝强。”

我说:“我们现在是要找出病因,能够排除一点就排除一点。”

早上妈妈还要去单位去请假,妈妈刚刚离开庆小兔就醒了。

庆小兔起来就是睁着眼睛玩,今天庆小兔就是要喝奶,怎么跟庆小兔去打岔,庆小兔马上就会想起来要喝奶。

外婆说:“昨天夜里几个小时没有睡觉,早上小九还是起那么早。”

我说:“一个人的生物钟不会轻易改变的,就是你哪一天睡晚了,哪一天起早了,也不会因为缺觉而改变生物钟,只是人们感到没有精神而已。”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哄,看着庆小兔闭上眼睛,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马上就醒了。

庆小兔还是喊着要喝奶,我只好连哄带骗拖延时间,希望庆小兔会慢慢的淡忘喝奶的事情,庆小兔始终没有忘记喝奶。

给庆小兔冲了一百二十毫升牛奶,分两个瓶子,庆小兔喝完一瓶牛奶,庆小兔说:“我还要喝。”

第二瓶喝完,庆小兔说:“不要了。”

给庆小兔脱下纸尿裤,庆小兔说:“尿尿了。”

我真的怕庆小兔又会屙巴巴,我担心庆小兔会屙血,外婆拿着盆子准备接庆小兔的巴巴,结果虚惊一场,庆小兔只是尿了,庆小兔没有屙巴巴,但是庆小兔的尿颜色很黄,外婆给庆小兔洗了屁股。

庆小兔说:“看电视。”

庆小兔看见外婆拿着洗脸毛巾过来,庆小兔说:“不要洗脸。”

外婆说:“你早上起来不洗脸多脏呀,眼睛上还有眼巴巴。”

庆小兔说:“不要洗。”

我说:“我们庆小兔那么帅,你不洗脸就不好看了。”

外婆过来给庆小兔洗脸,庆小兔一声不吭,外婆说:“你看洗完脸,我们小九多帅呀。”

庆小兔大声地啊了一声。

庆小兔拉起裤腿说:“一个包。”

外婆说:“蚊子怎么咬到这里了。”

庆小兔说:“是小蜜蜂叮的。”

外婆说:“你看到是小蜜蜂吗?”

庆小兔自信地说:“是呀。”

我抱着庆小兔来到窗户跟前,庆小兔说:“外边不下雨了,出去不用打伞了。”

庆小兔大声地对外婆说:“不下雨了。”

外婆说:“不下雨了呀。”

庆小兔说:“外婆,外边有蛇。”

外婆立刻走过来问:“蛇在哪里?”

余承泽说:“蛇已经回家了。”

外婆说:“蛇不能随便摸的哟。”

庆小兔说:“蛇会咬人。”

外婆说:“蛇会咬死人的。”

庆小兔突然发现楼下的遮阳棚上有一只袜子。

庆小兔说:“袜子。”

外婆随便看了一眼说:“袜子呀?”

庆小兔说:“怎么把袜子抢救起来。”

我说:“袜子已经掉下来很多天了,别人也不会要了。”

庆小兔说:“要把袜子抢救起来,夹子呢?”

妈妈匆匆忙忙赶回来,妈妈进门就说:“小九还是要到医院看看,让那天给小九看病的胡主任再给小九看一下。”

妈妈抱着庆小兔出门,我和外婆跟随其后。

庆小兔说:“这里有狗。”

妈妈看了一眼说:“没有狗呀?”

庆小兔说:“狗回家睡觉了。”

庆小兔说:“灯笼。”

妈妈问:“什么灯笼?”

我说:“就是楼上挂着的红灯笼。”

妈妈说:“一个,两个,有两个红灯笼。”

庆小兔用手指着一家的阳台说:“他们晾衣服了。”

外婆说:“今天出太阳了,可以把衣服晒干。”

庆小兔把手捂住鼻子说:“垃圾箱,好臭。”

妈妈说:“所以我们从垃圾箱旁边过,我们就离垃圾箱远一点。”

庆小兔把一路上的汽车标识都说了一遍。

妈妈去挂号,妈妈要庆小兔在外边等着。

庆小兔用手指着挂号收费大厅里说:“扫地机。”

一个清洁工在推一辆扫地机在打扫卫生,这种扫地机庆小兔没有看见过。

我说:“你怎么知道是扫地机呀?”

庆小兔用手在画着圆圈,庆小兔说:“转呀转,地就扫干净了。”

庆小兔说:“妈妈去挂号了。”

外婆问:“妈妈挂号给谁看病呀?”

庆小兔说:“妈妈看病。”

庆小兔又说:“妈妈没有生病。”

外婆说:“妈妈没有生病,妈妈要给庆小兔看病。”

庆小兔说:“我没有生病。”

我说:“又不要打针,只是来了让医生摸一下。”

庆小兔说:“医生不能摸。”

妈妈不停地在打电话,我知道妈妈在给姨妈打电话,姨妈今天在市里开一天的会。

姨妈通过电话遥控,我们很快来到胡主任的办公室。

胡主任听了妈妈的讲述,胡主任看了庆小兔的巴巴流血照片,胡主任检查了一下庆小兔的肛门。胡主任诊断以后认为肛门出血的可能性大一点,要我们带着庆小兔去肛肠科去检查一下肛门里面,如果肛肠科发现问题,就在肛肠科用药,如果肛肠科没有检查出毛病,再到他这里来看。

很快姨妈电话里联系了肛肠科,肛肠科的主任上午有手术,庆小兔只能下午去检查了。

妈妈说:“下午小九还要看病,中午我们就不要去姨妈家了。”

外婆说:“那我去菜场买几个馒头,再去买一些菜。”

妈妈要去给庆兔兔买彩纸做手工。

外婆等庆小兔一起去买馒头,我悄悄地说:“庆小兔看见馒头会要吃的。”

外婆这才自己去买馒头,没想到庆小兔听到外婆要买馒头,庆小兔说:“小九吃馒头。”

我说:“外婆一会就会回来了。”

妈妈买彩纸回来了,庆小兔说:“小九吃馒头。”

我说:“你的肚子还没有好,你现在还不能吃馒头。”

妈妈说:“今天胡主任说了,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可以吃东西了。”

庆小兔回到家,妈妈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马上说:“肚子疼。”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

庆小兔说:“看电视。”

庆小兔停了一下说:“不能看电视,妈妈在家里。”

外婆笑着问:“小九,为什么不能看电视?”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不能看电视。”

外婆轻轻地在庆小兔屁股上拍了一下。

外婆说:“小九,你也太有心计了。”

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妈妈看见我们在笑,妈妈问:“怎么了?”

我们笑了一下说:“没有什么事情。”

外婆说:“大部分小孩子都不知道这样说。”

我说:“一般的孩子就是耍赖,有一些甚至在地上打滚撒泼,没有想到庆小兔还知道这些话的含义。”

妈妈说:“小九,我们两个搭积木好不好?你想搭一个什么东西呀?”

庆小兔说:“搭一个枪。”

妈妈说:“搭枪,为什么搭枪。”

庆小兔说:“有敌人。”

庆小兔拿着插接积木拼装的手枪在屋里搜寻敌人,庆小兔躲在餐桌后边,庆小兔藏在门背后,庆小兔说:“发现敌人,开火。”

看到庆小兔活灵活现生龙活虎,又好像庆小兔的病已经好了一样,庆小兔根本就不像一个生病的孩子。

庆小兔来到厨房,庆小兔看见外婆买的馒头。

庆小兔说:“吃馒头。”

外婆说:“我们中午吃馒头。”

庆小兔说:“中午吃面条。”

外婆说:“好,我们中午吃面条。”

庆小兔伸出手说:“吃馒头。”

外婆给庆小兔半边馒头。

妈妈说:“我们小九先吃一半,妈妈给你拿着。”

庆小兔说:“小九拿着。”

妈妈带着庆小兔出去玩了,一会妈妈来电话说:“小九把馒头吃完了,中午弄不好小九就不会吃饭了。”

外婆说:“可能小九饿坏了。”

快十二点钟听到楼下庆小兔在喊:“外公,楼下大门锁住了。”

我下楼把大门打开,庆小兔跨进门,庆小兔朝着楼上大喊:“外婆,我在这里。”

外婆来到门口说:“我们小九回来了。”

庆小兔把一个塑料袋递给外婆,庆小兔说:“外婆,冰冻饺子。”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说:“饺子好冰。”

庆小兔悄悄地跟我说:“看电视。”

妈妈听到庆小兔的话,妈妈说:“妈妈同意你看一集。”

庆小兔高举起两个手,庆小兔说:“耶。”

庆小兔马上爬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外婆说:“小九,你就那么高兴呀?”

妈妈说:“你要看电视,你必须要得到妈妈同意哟。”

外婆说:“小九在外边就一直自己玩的吗?”

妈妈说:“小九在外边一直自己玩,庆小兔的状态一直很好,在京东超市门口玩了几样游戏机,后来也是自己走回来的。”

外婆问:“小九屙巴巴没有?”

妈妈说:“小九没有屙巴巴,小九尿尿了,胡主任说,看照片上小九屙的巴巴已经比较正常,我买的防止拉肚子的牛奶可以喝。”

医院下午十四点钟上班,十三点钟电话就打了过来,姨爹带着庆小兔去看病。

我就晚去了十分钟,看见姨爹已经在往科室去。

姨爹说:“小九病看完了,小九就是肛门深处有一个小裂口。”

一句话把埋在我们头顶的阴云一扫而尽,以前就知道肠叠套是用动手术的,一个两岁的孩子动手术将会大伤元气。

我连忙沿着医院后边的路赶过去,庆小兔远远地向着我在招手,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说:“看螃蟹。”

我们就从伍家菜场的水产摊位穿行而过。

妈妈去拿干洗的衣服,我抱着庆小兔和外婆一起回家。

来到门口庆小兔说:“去车库。”

我说:“我们要睡觉了,等下午我们再去车库。”

庆小兔坚持要去地下车库。

地下车库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下去过了,地下车库变得更加昏暗了,车库里大部分的日光灯都没有开。

当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我们头顶上边的日光灯才点亮,我们还没有走出日光灯的范围,这里又融入了黑暗中。

远处传来恐怖的嗡嗡嗡的声音,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

我说:“这是地面上有人在工作。”

庆小兔说:“这里有怪兽。”

我说:“哪里有怪兽呀,怪兽是人们用来自己吓自己的。”

庆小兔说:“这里还有奥特曼。”

我说:“奥特曼也没有,奥特曼只是动画片里虚构的人物。”

在地下车库里转了一圈,我们重新回到地面,庆小兔还是要重新下去。

我说:“下边什么也没有,下边又那么黑,我们还是回家睡觉吧。”

庆小兔拉着我非要重新下去,楼上听到外婆的喊声,我们这才回到家里。

妈妈继续给庆小兔喝防止拉肚子的奶粉,庆小兔本来肛门被梗破了,如果吃这种奶粉让庆小兔的大便变得更加干燥,庆小兔还会再流几次血。

在去姨妈家的路上,一个白色的蝴蝶在道路上空飞翔,庆小兔说:“蝴蝶,一个蝴蝶。”

转眼间蝴蝶不知去向,庆小兔说:“蝴蝶呢?蝴蝶不见了。”

庆小兔突然发现蝴蝶飞的高高的,庆小兔说:“蝴蝶飞到天空了。”

来到姨妈家,我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伸出手说:“肚子疼。”

我说:“肚子疼不能瞎说哟,是肚子疼才能说,不是肚子疼就不能说,真的肚子疼就要去医院了哟。你要想抱,你就说要抱,不能说肚子疼。”

妈妈要出去去拿快递,庆小兔说:“小九去。”

妈妈说:“要去就要自己走。”

庆小兔说:“肚子疼,要抱。”

妈妈说:“跟你说了,不能随便说肚子疼,你要去,你就要自己走,你要抱,你就不要去了。”

庆小兔马上开门跑了出去。

庆兔兔说:“我还有一门功课的题没有抄。”

妈妈说:“为什么别人都抄了,就你还有一门功课作业没有抄。”

庆兔兔说:“还有一个同学也没有抄。”

妈妈说:“你为什么不跟着大部分同学一样,你要跟着最后一名同学看齐。”

吃完饭庆小兔说:“屙巴巴。”

这是庆小兔凌晨屙巴巴到现在第一次屙巴巴。

庆小兔说:“臭。冲水。”

我连忙喊:“庆小兔屙巴巴了。”

外婆过来看,外婆说:“巴巴变正常了。”

妈妈连忙拿着一一次性杯子过来,姨妈拿着一个塑料小勺子来。

妈妈说:“没有流血了。”

妈妈问姨妈:“没有流血了,还用不用去化验了。”

姨妈说:“早上就是因为流血才看病的,现在没有血了,还要化验干什么。”

庆小兔今天早上吃的是馒头,庆小兔中午吃的是面条,晚上庆小兔吃的是白米粥。

回家的路上,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小姑娘骑着一辆滑板车。

庆小兔说:“有小朋友。”

小姑娘转向另外一条路上。

庆小兔说:“小朋友转弯了,汽车转弯了。”

我们转弯进入大门口,庆小兔说:“我们转弯了。”

庆小兔的手指向一旁说:“失火了。”

庆小兔是指小区栏杆立柱上贴着的宣传画,宣传画还有那么大,但是里面的每一个小节还没有手掌大,画上的内容就更小了,庆小兔竟然那么远都看见上边着火的画面。

庆小兔一个手摆动着说:“呜呜呜,消防车来了。”

外婆问:“消防车是干什么的?”

庆小兔说:“消防车灭火的,消防车在浇水。”

妈妈一直到二十一点十分才回来,等妈妈洗涮完毕已经很晚了,二十一点四十五分妈妈才说:“小九,我们拼图吧。”

庆小兔拼完一个图,庆小兔还要再拼一个。

妈妈说:“每天我们就拼一个图,你要拼图,你就自己拼,妈妈不陪着你拼了。”

于是外婆陪着庆小兔拼图。

庆小兔拼好一个图,庆小兔把拼图放回原处。

庆小兔大声地喊着:“读米米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