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84肚子好痛

2020-01-27 08:47 | 宝宝成长

2884-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星期三多云22~14℃客厅早晨温度20PM2.5-41

    清脆响亮的鸟声告诉我们天已经亮了,日夜不停的雨棚合奏曲终于画上一个句号。

妈妈说:“昨天夜里给小九肚子上放的暖水袋,结果小九的肚子有一点红,就给小九肚子上抹一点绿油膏。”

七点半还没有到,庆小兔就在喊,庆小兔手里拉着毛巾被说:“毛巾被。”

外婆说:“你又不是小女孩,抱着毛巾被像什么。”

我问:“喝奶不喝奶?”

庆小兔的奶没有喝完。

庆小兔说:“疼,抱。”

穿上上衣,庆小兔到卫生间尿尿。

庆小兔说:“屙巴巴好臭。”

我在冲马桶,庆小兔问:“什么声音呀?”

我说:“这是在冲马桶呀?”

庆小兔说:“我怎么没有看见,尿被冲走了。”

庆小兔要看电视,外婆给庆小兔喂药。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你不喝药,你的病就不会好,你要是不喝药,你的电视也不要看了。”

庆小兔还是把药喝了。

外婆去买菜,我推着庆小兔去四期看鱼。

来到鱼塘跟前,我才发现今天没有带鱼食。

我说:“外公忘了带鱼食了,我们明天再喂鱼好不好?”

我们来到大鱼塘看鱼,一个奶奶拿着一包鱼食在喂鱼。

奶奶从小鱼塘那边过来。

奶奶问:“小朋友,你在看鱼呀?”

庆小兔把两个手往外一摆说:“小九没有馒头怎么办?”

奶奶说:“你也要喂鱼呀?”

奶奶抓了一把鱼饲料放进庆小兔的手里。

庆小兔说:“谢谢奶奶。”

庆小兔小心翼翼地把鱼食一颗一颗地扔进鱼塘。

鱼饲料和狗粮有一点相像都是土灰色,就是狗粮的颗粒大一点,鱼饲料可能只有两毫米直径。

奶奶把剩下的一些鱼饲料都给了庆小兔,当庆小兔抬起头看的时候,奶奶已经走远了。

庆小兔说:“奶奶走了。”

庆小兔手里有了更多的鱼饲料,庆小兔开始一把把往鱼塘里扔,最后庆小兔把塑料袋翻转过来,庆小兔把鱼饲料全部倒进鱼塘里。

外婆来了,庆小兔也不看鱼了,庆小兔来到游乐场。

游乐场一个人也没有,我把庆小兔放下地,我要庆小兔去滑滑梯。

庆小兔刚刚站在地上,庆小兔用手掀起上衣,庆小兔说:“肚子疼。”

庆小兔有滑滑梯不玩,庆小兔真的肚子不舒服了。

我抱着庆小兔,外婆说:“我们走吧。”

庆小兔说:“不要走。”

我抱着庆小兔在游乐场转圈,这时候的天空云彩变得越来越稀薄了,蓝天慢慢地显现在我们面前,太阳光也照在我们身旁的一切。

庆小兔还是不愿意走,我抱着庆小兔慢慢地走上小路,我抱着庆小兔走向大门口。

来到江山锦苑门口,外婆说:“我还要去买一点菜。”

于是来到庆小兔经常玩的小超市门口,庆小兔怏兮兮地趴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抬头看看小超市门口的游戏机,庆小兔一声不吭地让我抱着走到小超市门口。

外婆买菜从小超市里出来,外婆问:“他没有要玩游戏机吗?”

我说:“可能他今天不舒服,他看了一眼游戏机,他没有要下来玩。”

回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要车。”

外婆问:“你要什么车?”

庆小兔说:“水泥罐车。”

外婆把水泥罐车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还有一辆挖掘机。”

外婆又把挖掘机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姨妈家有小爱同学。”

庆小兔把自己的上衣掀起来,庆小兔说:“肚子疼。”

我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我再抱起来。

我说:“外公换一个鞋。”

庆小兔用手指着肚子说:“好疼。”

我又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把电视机开关打开了。

庆小兔说:“指示灯亮了,姨爹把电视机修好了。”

庆小兔说“外婆,姨爹把电视修好了。”

动画片看完了,庆小兔又要我抱起来,我抱着庆小兔到我的电脑旁边。

庆小兔说:“坐车。”

我不知道庆小兔要坐什么车。

庆小兔下来了,庆小兔推着玩具箱来到客厅。

庆小兔把手枪拿出来玩。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我抱起庆小兔来到卫生间,外婆也从厨房赶了过来。

庆小兔说:“屙稀巴巴了。”

外婆说:“已经不稀了。”

庆小兔说:“就是稀巴巴。”

外婆说:“你看你的巴巴已经不稀了。”

庆小兔说:“是稀巴巴。”

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还没有五分钟庆小兔又要屙巴巴。

这一次庆小兔的巴巴稍微稀了一点。

外婆说:“像有一点冻子。”

我说:“要不我们弄一点巴巴去化验一下,看庆小兔是不是得了病毒性痢疾。”

外婆说:“我已经冲了水的,等庆小兔再屙巴巴再说吧。”

外婆要给庆小兔擦屁股,庆小兔不让擦屁股。

庆小兔说:“还要屙巴巴。”

我怕庆小兔老是梗巴巴会造成脱肛,拉肚子会让庆小兔一种感到有要屙巴巴的感觉,我还是让外婆给庆小兔擦屁股,虽然庆小兔犟着不愿意,外婆还是把庆小兔的屁股擦了。

我就轻轻地捏着庆小兔的屁股,我轻轻地揉着庆小兔的屁股,好让庆小兔屁股肌肉紧张收缩起来。

庆小兔说肚子疼,庆小兔要我抱起来,我站在沙发上,庆小兔还要我站着

我在用手指头轻轻地点击鱼缸。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呀?”

我让庆小兔看我在点击鱼缸。

庆小兔用手拉开我的手,庆小兔说:“鱼会害怕的。”

我说:“哦,鱼会害怕的。”

庆小兔说:“你会把鱼缸打破的。”

外边传来金东方学校的高音喇叭声音。

庆小兔问:“什么声音?”

我说:“这是金东方中学的广播。”

庆小兔说:“太吵了。”

庆小兔两个手捂着耳朵。

外婆说:“庆兔兔的说话能力提高很多,上次出去春游,庆兔兔上台演讲游后感,庆兔兔讲的有声有色,时间地点人物遇见的事情庆兔兔有条有理地都讲明白了,庆兔兔上台也没有怯场,庆兔兔说话也没有口吃磕巴,这些都是老师告诉妈妈的。”

庆小兔说:“肚子好痛。”

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今天还没有在地上玩多长时间,只要庆小兔要抱,庆小兔就会说:“肚子好痛。”

我也不知道庆小兔是真是假,一次两次我还可能半信半疑,现在庆小兔一上午,说了无数次,庆小兔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开玩笑的意思。

大门响了,庆小兔说:“姨爹。”

真的是姨爹回来了。

姨爹说:“小九,你拉肚子还没有好呀?”

姨爹把越野攀爬车的电池装进越野攀爬车里,姨爹拿着遥控器准备开车,庆小兔说:“小九弄。”

庆小兔拿着遥控器下地操纵起越野攀爬车来。

姨爹说:“小九,你是不是装病呀?”

外婆说:“有了玩的,他就分心了,他会忘了身上的疼痛的。”

庆小兔玩了一会,庆小兔放下遥控器,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说:“肚子好痛。”

我抱着庆小兔坐在沙发上。

我拿着纸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记在纸上,庆小兔伸出手把笔拿过去说:“小九画画。”

我给庆小兔一张纸,庆小兔在纸上画了几个圆圈,庆小兔用手指着圈圈说:“这是鱼宝宝。”

庆小兔又画了一个大圆圈,庆小兔说:“这是鱼爸爸,鱼爸爸是庆庆羊。”

庆小兔又画了一个圆圈,庆小兔说:“这是鱼妈妈。”

庆小兔的圆圈并没有画完全,但是庆小兔竟然想到了鱼宝宝鱼妈妈,庆小兔还联想起自己的爸爸来。

听见大门的一响,庆小兔问:“什么声音?”

我说:“这是大门的声音。”

庆小兔往屋里看了一圈,庆小兔问:“姨爹呢?”

我说:“姨爹去寄快递了。”

庆小兔说:“小九拿快递。”

我说:“不是拿快递,姨爹是寄快递。”

庆小兔还是要我抱着到门口看。

姨爹在门口正在和快递员进行交割,庆小兔伸出手说:“快递。”

姨爹笑着说:“不是拿快递,姨爹把快递给快递员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马路上说:“卡车,卡车没有动了。”

回到家庆小兔说:“外婆,没有快递。”

外婆说:“姨爹是寄快递的。”

庆小兔说:“外婆,有卡车,在外边看见的。”

外婆说:“你看到卡车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外边说:“那不是卡车,卡车不工作了,卡车在休息。”

庆小兔说:“哥哥上学。”

我说:“妈妈上班。”

庆小兔说:“小九接哥哥。”

我说:“哥哥还在上课,下午睡觉起来再去接哥哥。”

庆小兔说:“外公去睡觉。”

我说:“外公还没有吃饭。”

庆小兔说:“外公去吃饭,小九也要吃饭。”

外婆给庆小兔熬了一锅稀饭,外婆给庆小兔盛了一碗稀饭。

庆小兔说:“不对,要那个。”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饭煲,庆小兔要吃大米饭。

外婆说:“你的肚子还没有好,我们先吃几天稀饭。”

庆小兔说:“不对,小九要吃饭。”

外婆只好在盛了一坨大米饭放在稀饭上边。

外婆说:“我们围上围兜好不好?”

没有想到庆小兔竟然痛快地答应了。

可能是太阳公公的热情洋溢的缘故,我睡觉,外婆带着庆小兔在园子里玩,我听到的庆小兔滔滔不绝的说话声音,偶尔还可以听见庆小兔爽朗的笑声。

我起来的时候,庆小兔拿着一把火钳在楼梯上夹楼梯缝隙里的东西。

我问:“庆小兔,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夹东西,夹不出来。”

外婆说:“小九这一会就很好,没有喊肚子疼,一直高高兴兴的在玩。”

庆小兔离开纱窗进来,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外婆说:“小九一直在地上捡狗毛,要把他的手好好的洗一下。”

庆小兔说:“大毛掉毛了。”

给庆小兔洗手,庆小兔说:“水好凉呀。”

我拿毛巾给庆小兔擦手,庆小兔用力地摆动手掌说:“甩一甩,把水甩掉。”

庆小兔拉开被子坐在床上,庆小兔把两个枕头上边的枕巾都拉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庆小兔对枕巾有深仇大恨,庆小兔只要上床,庆小兔肯定要把枕巾扔的远远地。

外婆拿着奶瓶过来,庆小兔说:“小九拿。”

庆小兔很快就把一瓶奶喝完了。

午睡庆小兔睡的很实,我们没有叫庆小兔起来,既然庆小兔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能够多睡一会就让他多睡一会。

外婆一个人去接庆兔兔放学,庆兔兔今天没有作业,庆兔兔要去打架子鼓。

姨妈回来了,姨妈喊:“小九,你还在睡觉呀?”

庆小兔还是躺在床上。

突然大毛在外边大叫,庆小兔睁开眼睛喊道:“大毛,不要叫。”

大毛还在继续叫,庆小兔继续在喊:“大毛,不要叫了。”

庆小兔整整睡了四个小时。

庆小兔说:“穿衣服。”

姨妈准备去园子里浇花,姨妈伸出手说:“小九,跟姨妈出去玩吧。”

庆小兔把身子一背,庆小兔只是嗯了一声。

姨妈说:“你不走,姨妈自己出去了。”

庆小兔转身看姨妈不在了,庆小兔喊道:“我要姨妈。”

一会就听见姨妈在喊:“小九要外公,小九要屙巴巴了。”

我把庆小兔接过来,姨妈说:“你就连屙巴巴也要外公专人伺候呀。”

庆小兔又屙了一些巴巴,庆小兔说:“我屙了稀巴巴。”

外婆说:“你没有屙稀巴巴。”

庆小兔说:“是稀巴巴。”

我让庆小兔看自己屙的巴巴,庆小兔马上就不吭气了。

接着庆小兔打了几个屁,庆小兔屁股里带出一点点稀巴巴。

庆小兔带着哭腔说:“屙稀巴巴了。”

外婆说:“你就打了几个屁,你没有屙稀巴巴,我们擦屁股吧。”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们要外婆轻轻地擦。”

我大声地说:“外婆,给我们庆小兔轻轻地擦,不要把庆小兔的屁股擦伤了。”

我抱着庆小兔来到阳光房,庆小兔看着姨妈在浇花。

一只灰白色的蝴蝶在花丛中飞翔,蝴蝶从庆小兔的眼前飞过。

庆小兔说:“姨妈,蝴蝶。”

姨妈问:“蝴蝶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蝴蝶在飞。”

就在这时候蝴蝶飞到灌木丛中去了。

庆小兔说:“姨妈,蝴蝶不见了,蝴蝶回家吃饭了。”

很快蝴蝶又出现在庆小兔的面前,庆小兔说:“姨妈,蝴蝶吃完饭回来了。”

庆小兔没有看见大毛。

庆小兔说:“姨妈大毛不见了。”

姨妈这才发现大毛趁姨妈大门没有关紧,大毛从门缝里溜了出去。

姨妈说:“姨妈没有把门关好,大毛跑出去了。”

庆小兔说:“大毛跑不见了。”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我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

庆小兔没有屙巴巴,庆小兔就尿了一点尿。

庆小兔说:“裤子打湿了。”

我说:“你的裤子哪里打湿了。”

庆小兔大声地嚷嚷到:“打湿了,就是打湿了,换裤子。”

庆小兔不让我给他把裤子拉起来。

外婆过来了,外婆问:“怎么了,是不是屙在裤子里了。”

我说:“庆小兔自己说裤子尿湿了,其实庆小兔没有把尿尿到裤子上。”

外婆用手摸了一下庆小兔的裤子,外婆说:“你的裤子一点没有打湿了。”

庆小兔这才让把裤子拉起来。

听到大门桄榔一声,庆小兔马上就往门口跑。

庆小兔喊道:“妈妈。”

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跟着妈妈去阳光房,一会功夫庆小兔回来了。庆小兔说:“外公,绿油膏,一个包。”

妈妈过来拿绿油膏,庆小兔说:“小九自己弄。”

我给庆小兔打开绿油膏,妈妈用指头蘸一点绿油膏,庆小兔把绿油膏拿在手里躲在一旁。

庆小兔说:“小九弄。”

妈妈说:“妈妈就弄一点。”

庆小兔这才把绿油膏让妈妈弄。

姨妈站在沙发上,姨妈伸出脚说:“小九,快给姨妈抹一点绿油膏。”

妈妈给庆小兔脖子上抹绿油膏,庆小兔给姨妈在脚腕上抹绿油膏。

晚饭庆小兔还是喝白米稀饭,庆小兔也围上了围兜。

庆小兔要吃西红柿炒鸡蛋。

妈妈说:“现在你还不能吃这些东西,等你的肚子好了,我们再吃。”

庆小兔说:“吃白菜,白菜大。”

突然听到庆小兔被噎住的声音,庆小兔张着嘴,庆小兔的嘴里露出一截白菜叶。外婆连忙把庆小兔嘴里的白菜叶拉了出来。

我说:“这是白菜太长了,庆小兔嚼不烂,庆小兔就吞了下去,庆小兔吞进一半,另外一半白菜叶还在嘴里,等于庆小兔已经噎住了。”

外婆拿了厨房的专用剪刀把白菜叶剪成一截截的短白菜叶。

庆小兔以前也噎住过一次,这已经是庆小兔第二次发生了。

庆兔兔打架子鼓获得的卡片,庆兔兔拿卡片换了一辆很小简易小汽车,庆小兔拿着汽车高兴地在玩。

妈妈说:“这是哥哥给你的哟,你有没有谢谢哥哥呀?”

庆小兔说:“谢谢哥哥。”

妈妈说:“你和哥哥拥抱一下。”

庆小兔马上跑过去把庆兔兔紧紧地抱了起来。

妈妈给庆兔兔补习功课,我们就提前回家。

庆小兔推开门就说:“看电视,看一集。”

庆小兔看见外婆在冲药。

庆小兔说:“我不喝药。”

外婆说:“你不喝药,你的病怎么会好呢。”

庆小兔说:“我的肚子不痛了。”

外婆说:“你现在知道找理由了。”

妈妈来电话了,外婆误把妈妈的东西带回来了,我把一纸袋东西带去,我这才发现是妈妈买的蛋糕。

庆兔兔现在已经在发胖,就是因为吃零食吃垃圾食品吃的,妈妈还在不断地给庆兔兔买。我不知道妈妈是爱护自己的儿子,还是想让庆兔兔的身体走向反面。

我又不能说,因为妈妈根本就不相信我的那一套理论,妈妈只相信同事说的,妈妈相信西方世界的生活方式。

我把蛋糕跟庆兔兔说了,我把蛋糕准备放进冰箱里,庆兔兔跟着我来到冰箱跟前。

我说:“你以后少吃一点这种垃圾食品,你看你现在多胖了。”

庆兔兔说:“我又没有要买,是妈妈给我买的。”

庆兔兔拿起一块蛋糕,庆兔兔说:“我吃一块蛋糕好不好?”

我说:“这是你的东西,我又不能跟着你,你想吃就吃。”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