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82虚惊一场

2020-01-25 08:35 | 宝宝成长

2882-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星期一小雨转阴天19~13℃客厅早晨温度22PM2.5-46

睡梦中听见客厅里有声音,我和外婆本能地一咕噜坐起来,一束亮光从客厅里穿过。

外婆第一个穿好衣服,外婆的人还没有走出去,外婆的声音已经来到客厅,声音也穿过客厅进到卫生间。

外婆问:“是不是小九又吐了。”

这时候我已经来到妈妈的房间,我朝床上看,是不是床上被褥需要更换。

妈妈抱着庆小兔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妈妈说:“没有事情,如果有事我会叫你们的。”

外婆说:“那你们怎么到卫生间干什么?”

庆小兔说:“拉巴巴。”

妈妈说:“小九说要拉巴巴,我把他抱到屋里的卫生间,小九非要到外边的卫生间屙巴巴。”

雨还是不紧不慢的走着,外边的雨棚继续在演奏着风雨交响曲。

滴答,滴答,时紧是缓。

这不是雨点击打雨棚的声音,这是雨滴在雨棚上一点点地积累,然后慢慢的汇集起来,再沿着雨棚滴到下边一个雨棚上的声音。

七点半听见庆小兔在喊:“我要屙巴巴了。”

赶紧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噗呲一声,庆小兔的巴巴就屙了出来,还是稀巴巴。

庆小兔用手捂住鼻子说:“好臭。”

外婆连忙按动水箱把巴巴冲了,外婆把排风扇也打开了。

外婆说:“你自己屙的巴巴还嫌臭呀?”

庆小兔手还捂着鼻子说:“臭,好臭。”

从卫生间出来,庆小兔说::“毛巾被。”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男生怎么喜欢抱着毛巾被。

给庆小兔测量一下耳朵温度,当前庆小兔体温是三十六度三。

外婆拿着毛巾过来说:“我们洗脸。”

外婆给庆小兔洗完脸,庆小兔说:“还没有洗脚。”

外婆说:“哦,洗脚晚上才要洗的,我们早上就是洗屁股。”

庆小兔说:“看电视。”

外婆笑着说:“你就看电视不会忘记。”

庆小兔看英文版《米奇妙妙屋》。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抱着看。”

我说:“为什么要抱着看呢?”

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我说:“外公抱一会,你就自己坐下来看。”

我这几天的日记都拖延下来,以往的日记更没有时间整理了,我只能在庆小兔看电视节目的一点时间写几个字。

外婆说:“庆兔兔小时候就没有这样,庆兔兔什么事情都要我们帮着做,小九什么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动手。”

看完《米奇妙妙屋》,庆小兔说:“还要看,看一集。”

我说:“我们一次只能看一集,我们要保护我们的眼睛,休息一会我们才能够再看一集。”

我说:“我们去姨妈家。”

庆小兔说:“我要呆在妈妈家。”

外婆说:“妈妈家就是小九的家。”

庆小兔说:“是妈妈的家。”

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来回走着,我要坐下来,庆小兔拉着我的肩膀说:“外公,站起来。”

外婆说:“小九,你这样要外公一直抱着,外公会很累的。”

庆小兔说:“外公抱。”

屋里屋外的任何声音,庆小兔都会问:“这是什么声音?”

外边的一点点风吹草动,庆小兔会问:“这是什么在响。”

突然雨声大作,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

外婆说:“这是下雨的声音。”

庆小兔说:“下雨出去要打伞,外公拿伞。”

我说:“好,我们去姨妈家。”

庆小兔问:“外婆,你在干什么?”

外婆说:“外婆给小九煮稀饭。”

庆小兔说:“吃面条。”

姨爹下夜班回来了,姨爹在吃饭。

庆小兔说:“姨爹吃饭。”

姨爹说:“小九你要不要吃饭呀?”

庆小兔说:“小九吃过了。”

外婆说:“小九刚刚吃的面条。”

庆小兔说:“哥哥上学了。”

外婆说:“哥哥上学。”

庆小兔说:“妈妈上班。”

庆小兔说:“姨妈在家。”

外婆说:“姨妈怎么在家呀?姨妈上班。”

庆小兔说:“姨爹在家,爸爸上班。”

外婆问:“爸爸在哪里上班呀?”

庆小兔说:“爸爸坐飞机上班。”

庆小兔说:“爸爸那里有鳄鱼,鳄鱼好可怕,还有大象,很大很大的大象。”

庆小兔把两个手张的大大的,庆小兔还踮着两个脚,庆小兔想把大象描述的更具体一点。

庆小兔要我抱起来。

庆小兔看见那把小枪说:“外公,找到了这把枪了。”

庆小兔问:“外公,这是什么枪呀?”

我说:“这是步枪。”

庆小兔用手比划着说:“这个步枪好长?”

其实这把枪是一把袖珍狙击步枪,狙击步枪的长度还没有超过十厘米。

庆小兔拿着枪抵着我说:“不许动。”

我说:“枪是打敌人的,我们用枪是保卫祖国的。”

庆小兔举起狙击步枪瞄准着,庆小兔环顾四周说:“小心,有坏人,躲起来。”

庆小兔不停地在问。

“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声音?”

窗户外边五米就是小区院墙,院墙外边就是沿江大道,马路边形成一个自然停车场,两边一边一排汽车,中间是人行道也是汽车进出的道路。

几个人举着雨伞在路过。

庆小兔说:“有人在散步。”

外婆说:“他们不是散步,外边在下雨,他们有事在赶路。”

庆小兔说:“下雨了,他们打着伞。”

一辆车退到院墙外边停下来。

庆小兔说:“这是雪铁龙。”

外婆问:“这是不是雪铁龙呀?”

我说:“雪铁龙是两道拱起来的二。”

庆小兔说:“是雪铁龙。”

外婆说:“以后小九可以给我当老师了。”

飘窗上的缝隙充填物都剥落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垃圾。”

外婆说:“把毛刷拿来。”

我把毛刷拿来,我又拿了一个方头的铲子。

庆小兔说:“小九弄。”

一个奶奶抱着一个小女孩从院墙小路跟前走过。

庆小兔说:“有小朋友。”

庆小兔回头再看,路上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了。

庆小兔问:“小朋友呢?”

外婆说:“小朋友都在家里。”

庆小兔问:“奶奶呢?”

外婆说:“你说奶奶呀。”

庆小兔说:“奶奶在家里吃饭。”

外婆问:“奶奶家谁做饭呀?”

庆小兔说:“奶奶做饭,奶奶还要喂鸡,母鸡咯咯哒,咯咯哒。”

外婆问:“爷爷呢?”

庆小兔说:“爷爷种田。”

几只狗在狂吠,庆小兔说:“狗在叫。”

外婆问:“是不是大毛呀?”

庆小兔说:“不是大毛,大毛在睡觉。”

庆小兔用手指着夹层玻璃里。

庆小兔说:“这里有蚊子。”

外婆说:“有蚊子。”

庆小兔说:“蚊子咬人,蚊子咬人好痛。”

外婆说:“我们在外边玩,就不要呆在杂草跟前玩。”

庆小兔说:“花上有蜜蜂,蜜蜂采花粉,小蜜蜂会叮人。”

有一个人打着伞从窗外走过去。

庆小兔说:“下雨了,下雨不能出去。”

庆小兔说:“金毛来了,金毛在散步。”

马路上汽车川流不息。

庆小兔说:“公交车来了。”

庆小兔说:“出租车,又有一辆出租车。”

一辆垃圾车开过去。

庆小兔说:“垃圾车走了。”

庆小兔说:“一个水泥罐车。”

庆小兔看见我在给外婆的手机充电。

庆小兔说:“小九弄。”

火火兔还在唱歌,庆小兔把手机的充电插头拔下来,庆小兔把插头往火火兔上边插。火火兔身上还穿着一件鸭子衣服,火火兔充电还要用手扒开鸭子衣服。

我怕庆小兔扒不好,我把火火兔的外套脱了下来。

庆小兔说:“小九弄。”

我又重新把火火兔的外套穿上,庆小兔自己把鸭子外套脱下来。

庆小兔说:“屙巴巴。”

抱着庆小兔去卫生间屙巴巴。

庆小兔用手捂住鼻子说:“臭死了。”

庆小兔的巴巴很快就屙了出来。

外婆说:“小九的巴巴好多了。”

庆小兔要我抱着坐在电脑跟前,我连忙把日记保存退了出来。

庆小兔按着键盘上边的按键,庆小兔一边嘴里在叨叨着。

“一,二,三,四。”

“箭头。”

“这个方的。”

“这是长的。”

“这里也有一个箭头。”

“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在转动鼠标鼠标的滚轮,屏幕上马上就不断地出现不一样的画面。

庆小兔看见屏幕上出现要清理垃圾的图标,图标上有一个垃圾桶。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一个垃圾桶,垃圾桶扔垃圾。”

庆小兔大声地喊:“外婆。”

外婆从厨房跑过来问:“小九,怎么了?”

庆小兔说:“垃圾桶,外婆扔垃圾。”

庆小兔不知道按了哪一个按键,电脑显示马上就要待机了,很快电脑屏幕黢黑一片,庆小兔问:“电脑怎么了?”

我说:“电脑累了,电脑要睡觉了。”

庆小兔要我站起来。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了,一天到晚要外公抱着,外婆抱你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拿着那个雪白的小狗说:“小九,你看小狗在叫你。”

庆小兔这才来到外婆的跟前,庆小兔拿着小狗,庆小兔让小狗对着外婆,庆小兔嘴里叫着:“汪汪汪,汪汪汪。”

庆小兔说:“小狗要屙巴巴了。”

外婆问:“小狗的屁股在哪里呀?”

庆小兔用手拨弄着小狗的尾巴。

外婆说:“这是小狗的尾巴,这不是小狗的屁股,”

庆小兔也不知道小狗的屁股在哪里了,就是小狗屙巴巴的肛门在哪里,因为小狗根本就没有肛门。

庆小兔两个手抱着小狗说:“外公抱,去卫生间屙巴巴。”

外婆说:“你给小狗端巴巴,你就自己去呀。”

庆小兔把一大堆的书拿过来,庆小兔拿起一本《小蝌蚪找妈妈》。

庆小兔拿着书自言自语地说:“小蝌蚪找妈妈,妈妈,妈妈。”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外公,小蝌蚪找到妈妈了。”

我过去看,庆小兔用手指着青蛙说:“这是小蝌蚪的妈妈。”

我问:“它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它是大青蛙。”

庆小兔把一本本书拿过来看。

“老虎。”

“狐狸,狐狸呢,狐狸在这里。”

“汤姆。”

“汤姆在开拖拉机。”

“猫头鹰,白色的猫头鹰。”

“兔子。”

“小熊在抓鱼。”

庆小兔拿起《汤姆走丢了》,庆小兔用手指着封面的书名,庆小兔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着说:“汤,姆,走,丢,了。”

不知道庆小兔是认识着几个字,还是庆小兔稀里糊涂看图说话。

庆小兔让我念《汤姆走丢了》。

庆小兔说:“把蝙蝠给我。”

我说:“这是胆小的蝙蝠。”

庆小兔拿起一本本书,庆小兔听了一本又一本。

庆小兔又拿起一本书,庆小兔用手指着说:“汤姆圣诞节。”

我用手指着每一个字说:“汤姆的圣诞节。”

庆小兔还要念,外婆说:“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也要吃饭。”

庆小兔不是很饿,庆小兔没有吃多少,庆小兔坐在我身上吃饭,接着庆小兔就用手转动玻璃转盘玩。

庆小兔拿着大毛吃的香肠。

庆小兔说:“大毛吃。”

我说:“晚上姨妈回来,你跟姨妈说,小九喂大毛。”

盆子里泡着海带,庆小兔说:“我要吃海带。”

我说:“你肚子还没有好,你不能吃海带。”

庆小兔说:“我要吃海带。”

我说:“你是不是想去医院看医生了。”

外婆说:“海带是生的,不能吃。”

庆小兔用手指着台子上的两个大土豆,庆小兔说:“土豆,土豆是生的,土豆不能吃。”

外婆说:“外婆下午给你炒土豆吃。”

庆小兔睡觉两个小时,庆小兔喊:“喝奶。”

把牛奶冲好拿来,庆小兔又睡着了。

庆小兔说:“尿尿了。”

脱下纸尿裤,纸尿裤有了一点尿了,可能庆小兔第一次醒就可能是要尿尿了。

庆小兔屙了一次稀巴巴,接庆兔兔放学回来,庆小兔屙了一次干一点的巴巴。

庆小兔一直要我抱着,庆小兔经常在说:“肚子疼。”

庆兔兔的足球丢了。

庆兔兔说:“是一个同学把我的足球踢的找不到了。”

姨妈问:“你跟你的同学说了没有?”

庆兔兔说:“我说了。”

姨妈问:“你说了,你的同学说什么了?”

庆兔兔说:“我同学没有说什么?”

姨妈问:“你同学是不是很喜欢打架,你这个同学是不是你们一个班的。”

庆兔兔说:“是一个班的,他不喜欢打架。”

姨妈说:“有什么事情都要跟老师说,跟同学说,你不说,同学就会认为你软弱好欺负,以后他们会变本加厉地欺负你。”

吃饭庆小兔要吃玉米粒,妈妈说:“不能吃玉米,你肚子还没有好,吃了玉米,你就要去看医生。”

庆小兔看中了西葫芦,妈妈用凉开水把西葫芦涮一下给庆小兔吃。

外婆把排骨海带汤端上来,庆小兔说:“海带,我要吃海带。”

我说:“海带像有一点蜡质,可能海带不好消化。”

妈妈就在排骨汤里找胡萝卜。

姨妈说:“什么不好消化,什么不喜欢,吃一点怕什么。”

于是庆小兔又开始吃海带。

庆小兔骑着挖掘机,庆兔兔骑着滑板车,

两个人来来回回在客厅里骑着。

庆兔兔把扭扭车拖了过来。

庆小兔一把抓住扭扭车,庆小兔说:“这是我的车。”

庆兔兔说:“这个也是哥哥的扭扭车。”

庆小兔把扭扭车往自己这边拉了一下说:“小九的扭扭车。”

庆兔兔没有从扭扭车上下来,庆兔兔围着客厅转一圈回来。

庆小兔走过去,庆小兔拉着庆兔兔的衣服说:“下来,下来,这个是我的车。”

妈妈说:“哥哥那么喜欢你,你这样做哥哥会很伤心的。”

我说:“玩具是大家的,是你的,也是哥哥的,明天我们把那一个扭扭车拿来,这样你们就一个人一辆扭扭车了。”

姨妈说:“小九,你要不要拿快递呀?”

庆小兔挥舞着手说:“去拿快递了。”

庆小兔拿着一包快递进来了,庆小兔举着快递说:“快递。”

庆小兔用手比划着说:“这边,蜂巢。”

姨妈说:“小九路上一直在跑,路上的人都在看着他。”

外婆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马上摆出一副跑步的架势,庆小兔说:“预备跑。”

庆小兔抬腿就往门口跑。

庆小兔跑到大门外,庆小兔等我把童车推出来,庆小兔又摆出长跑起跑的姿势,庆小兔说:“一二三,跑。”

一个奶奶在散步,庆小兔一边跑着,庆小兔一边侧着头看着奶奶。

奶奶把两个手背向后边问:“他是不是学飞机飞呀。”

我在庆小兔后边紧紧地推车跟着。

外婆在后边喊我,我停下来问:“什么事情?”

外婆说:“你把车子留下来,你自己看着小九。”

这时候庆小兔已经跑出十几米远了,庆小兔停下来在等着我。

我说:“你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吗,万一这时候过来一辆摩托车,庆小兔受伤了怎么办?”

外婆说:“反正我怎么说都不对。”

来到小区门口庆小兔停下来了,外婆这时候才走过来。

我说:“不是你说的不对,而是你说的时机不对。我在看着庆小兔,我不会让庆小兔离开我的视线,我也不会让庆小兔离我不可能拉着的地方,你可以等我们走在一起了,再提及这个问题,你在庆小兔离开我的当头说这样的问题,就可能让庆小兔处于危险之中。”

外婆每次出门,外婆说完要回家了,外婆还要进行各种各样的准备,外婆还要看看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庆小兔是听到说回家,庆小兔马上就往外跑,庆小兔的行动就是我的命令。

我推着车想等外婆出来,但是庆小兔却没有等我,我又不能把童车放在马路上,因为车上堆着太多的东西,还有外婆买菜的钱包和手机。

庆小兔在外边,我是随便让庆小兔跑,外婆不愿意让庆小兔跑。

外婆牵着庆小兔,外婆要庆小兔跟着她慢慢的走,庆小兔犟不过外婆,庆小兔只好选择坐车。

庆小兔坐在车上回头说:“妈妈家看电视。”

我答应了,庆小兔又站起来问一句。

回到家庆小兔就把电视机打开了。

庆小兔要屙巴巴,进到卫生间就把排风扇打开了。

庆小兔刚刚屙了一点点巴巴,庆小兔说:“好臭,冲水。”

外婆说:“等一会我们一起冲。”

庆小兔说:“不行,要冲,臭死了。”

外婆只好把便池冲洗一下。

庆小兔又屙出一小坨巴巴,庆小兔一样不依不饶地要冲水。

庆小兔说:“肚子疼,拿毛巾被。”

外婆说:“拿毛巾被。”

庆小兔说:“出去拿。”

外婆说:“现在出去到哪里呀。”

庆小兔有一点急了,庆小兔用手指着卧室说:“出去拿。”

外婆说:“这不是出去,这是进去拿。”

庆小兔说:“外婆进去拿。”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