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81惊魂的一夜

2020-01-24 08:48 | 宝宝成长

2881-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星期日小雨转中雨22~14℃客厅早晨温度20PM2.5-79

外婆突然坐起来,客厅里有了亮光。

外婆问:“怎么了?”

“小九吐了。”妈妈说。

接着客厅里传来咚咚咚急促沉重的脚步声。

这时候红色的数字钟还定格在凌晨半点上。

外婆急急忙忙地穿好衣服,外婆推门就冲了出去,我也连忙跟着出来。

妈妈抱着庆小兔在卫生间,妈妈让庆小兔低着头继续呕吐。

妈妈说:“小九又烧高了,刚刚量了温度是三十九度六。”

外婆帮着妈妈在照顾庆小兔,我就去屋里收拾床铺。

屋里一片狼藉,庆小兔盖的被子揉作一团扔在地上,庆小兔睡觉的枕头上,糊满一大片黄色的呕吐物。

妈妈的枕头一样没有幸免于难,床单上被子上都多多少少被黄色所遮盖。

我把床上的东西收拾干净,我把干净的床单被套枕巾都换了上去。

妈妈抱着庆小兔,外婆给庆小兔喂药,也给庆小兔的屁股里用了退烧药。

我把衣物上的呕吐物清洗干净,我把所有的衣物都扔进洗衣机里。

庆小兔的生病让我们久久不能入睡,我和外婆一直谈论事情的前因后果。

客厅里又传来咚咚咚地脚步声,我和外婆翻身马上起来,庆小兔又吐了。

床上地板上都是庆小兔吐的,庆小兔的胃里已经没有食物,庆小兔吐的就是黏糊糊的胃液。

外边的天已经微微发亮,时间刚刚过了五点钟。

先把床上的床单枕巾拉了下来,这一次被子上好像没有吐到什么,也可能吐出来的胃液颜色不宜发现,我还是把床上所有的东西都重新更换了一遍。

地板上从床沿一直延续到客厅里,一路上都是庆小兔的呕吐物。

把庆小兔纸尿裤撕开,庆小兔拉巴巴了,给庆小兔端巴巴,只听见噗呲一声,庆小兔屙了一滩稀巴巴,接着庆小兔屙的几乎就是黏糊糊的稀水。

妈妈把稀巴巴弄了一点,妈妈说:“还是要带小九去医院看一下,再检查一下是不是细菌性感染,看看医生是不是能给开一点药。”

庆小兔说:“不要看医生。”

妈妈说:“我们不打针,我们就是要医生给开一点药,好给小九消炎呀。”

我说:“庆小兔,以后我们不能随意吃东西了。”

外婆说:“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就好了。”

我说:“昨天早上还好好的,一下子就变成这样。”

外婆说:“早上吃的玉米,是要到晚上才会发作,其实我把玉米剁成三截,我就是想一个人吃一截,出来小九一要,我也就忘了。”

我说:“我也没有想起来,只是庆小兔要玉米的时候,我只是想到庆小兔怎么那么能吃。”

外婆说:“下午姨妈拿出冰棒,庆小兔还吃了几坨。”

我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也没有想到庆小兔要吃冰棒,我自己不喜欢吃冰冻东西,我就没有想到阻止庆小兔这样吃。”

外婆说:“看来这几天小九只能喝稀饭了。”

我说:“牛奶一样是养胃的,还有小米粥对胃也有好处。”

我一直没有敢提我让庆小兔喝过夜的饮料。

很多东西是不宜过夜,但是庆小兔喝的是包装饮料,喝不完可以盖起来的,我们喝的大罐饮料也都不是一天能够喝完的。

庆小兔低沉地哼哼着。

妈妈说:“小九又发烧了。”

测量温度,庆小兔发烧三十九度三。

妈妈说:“夜里十二点半,现在六点钟,这种退烧药只能管六个小时。”

给庆小兔肛门塞进退烧药,给庆小兔喝了护彤,庆小兔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妈妈和庆小兔进屋睡觉,我和外婆已经没有睡意,外婆开始洗衣服。

满满的两桶衣服被褥,刚刚才搭出去几件衣服,看见有人伸出手在空中晃动着,接着就听见有人说:“好像要下雨了。”

天像我们的心情一样郁闷起来,天阴沉阴沉,不时地还会飘落下几滴同情的泪珠。

我把洗好的被褥衣服运到姨妈家阳光房去晾晒,姨妈家还有冬天取暖的桌子,可以把庆小兔的衣服尽快烤干,否则庆小兔如果再吐了,阴雨天就怕衣服一下子周转不开来。

等我推着童车往回走,天空已经哭泣起来,泪水噼噼啪啪地从天空落了下来。

庆小兔终于醒了,庆小兔就好像没有生过病一样。

尿尿洗脸洗屁股穿衣服庆小兔和平常一样。

妈妈用耳温计给庆小兔测量耳朵温度。

妈妈说:“小九没有发烧了。”

外婆问:“小九,你好一点没有?”

庆小兔惊讶地说:“我没有生病呀?”

妈妈说:“你夜里不是呕吐了吗?”

庆小兔说:“我没有吐。”

妈妈说:“你夜里不是吐了一床,你还拉了巴巴的。”

庆小兔说:“我没有屙巴巴。”

庆小兔喝完牛奶,庆小兔拿着汽车玩起来。

外婆调好药过了喂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哼哼唧唧说:“不要喝。”

外婆说:“草莓味,很好喝的。”

妈妈说:“你喝药病就会好了,你不喝药,是不是你还想发烧拉肚子呀?”

庆小兔还是不停地摆着手。

妈妈说:“你是不是还要去医院打针呀?”

庆小兔这才苦着脸张开嘴喝药。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附在我的耳朵跟前悄悄地说:“妈妈在家不能看电视。”

庆小兔走到妈妈跟前说:“不能看电视。”

妈妈说:“对,小孩子不能看电视。”

雨并不能阻挡庆小兔去医院,庆小兔并没有忘记看路上的每一辆车的标识。

医院里人满为患,看病的人川流不息。

庆小兔今天没有想起来这是医院,庆小兔只是看着不一样的人,各种各样的车。

妈妈去挂号。

一会妈妈回来了,妈妈说:“普通号已经很多人了,专家号也不知道哪一个专家医术高一点。”

姨妈急匆匆地来了,庆小兔看着姨妈,庆小兔把身子转了过去。

姨妈问:“小九,你没有看见姨妈呀?”

庆小兔把脸背着姨妈,庆小兔一句话也没有说。

妈妈说:“小九是故意不认识姨妈的。”

姨妈说:“这种病没有必要看,回来多喝一点水,吃几顿稀饭就好了。”

妈妈说:“你不看小九昨天吐的一塌糊涂,发烧烧到了三十九度,早上又吐了一次,又拉稀,烧又烧了起来。”

妈妈和姨妈说了挂号的事情。

姨妈去儿科看了一圈,姨妈又给同事打电话,我们就来到十五楼的会议室。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放在一个办公桌,姨妈的同事已经笑盈盈的站在那里等着我们。

可能是医生给庆小兔检查,听到庆小兔喊了几声,接着就鸦雀无声了。

很快庆小兔出来了。

妈妈说:“医生说,小九得的是积食性感冒,不要紧,回去继续喝护彤。”

姨妈说:“可能还会发烧,吃饭就吃一点稀饭面条。”

庆小兔伸出手说:“姨妈抱。”

姨妈说:“现在你想起来姨妈了,这是医院,姨妈就不抱你了,姨妈和小九顶一下头。”

庆小兔的精神明显的好了许多。

外婆说:“小孩子不会作假,是生病马上就怏兮兮的,只要有一点好了,马上就生气勃勃。”

安装家具剩下了许多三合一连接件螺母镀锌偏心轮,庆小兔没有见过这样的零件,但是庆小兔知道偏心轮上边的十字孔是用螺丝刀拧的。

庆小兔把装小工具的盒子找出来,庆小兔一个手撰著偏心轮,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十字螺丝刀,庆小兔把十字螺丝刀插进偏心轮的十字孔里。

庆小兔挨个把偏心轮都拧了一遍,庆小兔拿出尖嘴钳,庆小兔一个手捂住尖嘴钳的一个把,庆小兔把偏心轮一个个从地板上夹到茶几上。

庆小兔把偏心轮一个个排列整齐,庆小兔又把偏心轮一个个夹到装工具的盒子里。

庆小兔把四个漂移车找出来,庆小兔把四个漂移车一字排列,一辆红色漂移车,一辆淡黄色的漂移车,一辆紫色漂移车,一辆翠绿色漂移车,看着让人觉得漂亮。

庆小兔用手指着一个个地数:“一,二,三,四。”

庆小兔又倒过来数了一遍。

庆小兔把漂移车放在车道最上边的发车位置的斜坡上,庆小兔轻轻地放开手,漂移车咔哒一声跌入下边的车道里。

漂移车沿着滑道迅速往下滚动,滑道很短,也就三十厘米,滑道的尽头,漂移车翻了一个身,漂移车又进入下边一个滑道。漂移车就这样滚动着翻滚着,漂移车最终开出最底下的一个滑道。

庆小兔把第二辆漂移车放到发车平台,接着就是第三辆第四辆,完成任务的漂移车,庆小兔又把漂移车排列整齐的放在一起,准备第二轮第三轮的表演。

庆小兔把一辆漂移车放在发车平台上,庆小兔又把一辆漂移车放在第一辆车的后边。庆小兔用后边的一辆车轻轻地推到斜坡上,第一辆车跌落下去,庆小兔跟着就把手里的漂移车推了下去。

开始两辆车运行有序,一辆跟着一辆滚了下去,再往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后边的车亟不可待,后边的漂移车往前用力地推一下全部的漂移车,全部的漂移车连滚带爬地滚落下去,这种漂移车的轨道就量身定做的,稍微有一点差错,落下的漂移车就失去方向,漂移车被横在路上成为一个绊脚石。有时候全部的漂移车正常运行,后边的又急于求成而被卡在滑道上。

庆小兔独出心裁,庆小兔把一辆漂移车骑在下边一辆漂移车上,自然两辆车同时跳水,自然哪一辆车也不能到达彼岸。

庆小兔骑上三轮车,这种三轮车其实像三轮车的一个推车,庆小兔的两个脚只能勉强踏上踏板,庆小兔根本就用不上力,由我当动力,庆小兔担任驾驶员。

庆小兔推着童车到每一个房间,庆小兔的嘴不停地嚷嚷着。

“让开,汽车来了。”

“倒车,请注意。”

“外婆,你的快递。”

“妈妈,你的包包来了。”

妈妈和外婆在打扫刚刚完工的家具,庆小兔也过来凑热闹,大床是一格格的方格,新家具要把甲醛的味道散去,所有的柜子门都敞开着。

听到猛地一声巨响,外婆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把我吓一跳,小九是你弄的吧?”

庆小兔把大床上边的两个门扣上了。

庆小兔说:“是小九弄的。”

妈妈爬上人字梯,庆小兔也过来扶着梯子说:“小九要上去。”

妈妈说:“妈妈在忙,你和外公到一旁去玩。”

庆小兔说:“妈妈小心,小九扶着。”

妈妈说:“你站在下边,当心妈妈踩着你了。”

外婆说:“你弄不好会帮倒忙。”

庆小兔还是用手帮着妈妈扶着人字梯说:“小九要帮忙。”

我只好站在庆小兔的背后,妈妈从人字梯上下来,庆小兔马上就爬了上去。

庆小兔在扳弄活动的床板,床板上有一块金属条,庆小兔把金属条一端压下去,很快一个半圆形的拉手出现了。庆小兔把床上所有的隔板的拉手都拉了出来,庆小兔再把一个个拉手按下去恢复原状。

外婆说:“小九什么东西都能玩,一个拉手小九就能玩半天。”

我第一次听说积食性感冒,回来在网上翻阅一下,确实是有积食性感冒。

孩子积食虽有类似感冒的发热症状,会出现消化不良、胃口不好,多伴有腹胀,大便发生异常等问题。大便多伴有便秘,有时候还会拉稀,积食的同时伴有发烧会引起呕吐。而宝宝感冒通常表现为咳嗽流涕,鼻塞发烧等,这两者区别还是较为明显的。

孩子积食大部分是因为家长给予喂养不当,只要孩子愿意吃就尽孩子吃一个够,孩子偏食挑食,对一些食物有一点偏爱而引起过多的进食。而孩子感冒多是因为病毒感染或着凉所引起的。

医生嘱咐要吃面条稀饭,外婆问:“小九,你想吃什么呀?”

庆小兔说:“面条,要妈妈喂。”

庆小兔吃面条没有一点为难,吃完饭庆小兔端着茶杯喝水。

庆小兔打开门说:“外公,挖掘机坏了。”

我起来看挖掘机前边的拉杆脱落出来,挖掘机的挖臂低不下头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肚子说:“肚子疼。”

妈妈说:“妈妈给你揉。”

我说:“他胃不舒服,他会感到肚子疼的,我都是情绪上安慰一下他,我就是在他的肚子附近吹一口气,庆小兔马上就会把手放下来的。”

我说:“庆小兔睡觉了。”

庆小兔说:“妈妈抱着睡。”

妈妈说:“妈妈抱着小九睡。”

庆小兔说:“尿尿了。”

妈妈抱着庆小兔来到卫生间。

妈妈说:“小九又屙巴巴了。”

我过去看,庆小兔就滴了一滴很稀的巴巴。

我说:“不要紧,庆小兔早上拉稀,现在还没有完全好。”

于是妈妈抱着庆小兔来到屋里睡觉。

睡觉庆小兔睡了一个小时,听见庆小兔在哼哼,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继续睡。

过半个小时庆小兔又伸出手要外公,抱着哄哄庆小兔又睡着了。

可能过了二十分钟,庆小兔又在哼哼唧唧,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就放不下来了。

看电视庆小兔一样没有兴趣。

坐着坐着就发现庆小兔好像有一点热了,庆小兔说:“尿尿了。”

马上到卫生间给庆小兔端尿,噗呲一声庆小兔的巴巴同时也喷了出来。

巴巴颜色有一点褐色,是很稀很稀的水。

庆小兔用手捂着鼻子说:“臭。”

我连忙用手把便池冲干净,我把卫生间的排风扇打开了。

外婆接庆兔兔放学回来,外婆给庆小兔肛门里送了药。

外婆刚刚把药塞进肛门里,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外婆说:“刚刚给你用药,你屙巴巴药不是就没有了。”

我说:“你往他屁股里送药,也就刺激了他的肛门,让他产生一种想屙巴巴的感觉。”

又给庆小兔屁股里送药,庆小兔犟着不愿意。我说:“你现在发烧了,你不用药,你会很难受的。”

我还以为庆小兔已经好了,没有想到庆小兔又烧了,温度上升到了三十九度六。

庆小兔说:“喝水。”

我给庆小兔倒水,我把杯子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擦手。”

我只是给庆小兔倒了很少一点水,庆小兔说:“还要喝。”

我又给庆小兔倒了一点水,庆小兔说:“擦手。”

当第三次给庆小兔倒水,庆小兔再一次说擦手的时候,我说:“我们小九的手已经擦过了,没有在地上玩过东西,就用不着每次都擦手。”

庆小兔这才没有要擦手。

庆小兔说:“要屙巴巴了。”

我说:“怎么刚刚弄了药,怎么又要屙巴巴了。”

来到卫生间,我刚刚蹲下来,庆小兔说:“不要屙巴巴了。”

我说:“以后你就不要乱吃东西了,这一次吃那么多玉米,把你的肚子吃坏了。”

庆小兔马上喊起来:“我要吃玉米。”

我说:“我还说不对了,不说你还想不起来,说了你反而要吃玉米了。”

庆小兔不停地要吃玉米,我说:“你是不是要去医院看医生呀?”

庆小兔这才安静了一些,我说:“我们到门口去看看。”

打开房门,姨妈家的大门紧挨着大楼的大门,大门里面的走廊里都是水。

姨妈回来了,庆小兔不要姨妈,姨妈跟庆小兔说好话,姨妈让庆小兔看手机,庆小兔这才跟着姨妈。

庆小兔只是跟着姨妈一会会,庆小兔又要我抱了起来。

今天晚饭外婆给庆小兔熬的白米稀饭,是香蕉竹笋肉稀饭。

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香蕉,庆小兔说:“我要吃香蕉。”

外婆说:“你现在在拉肚子,你不能吃香蕉。”

庆小兔说:“我要吃。”

妈妈说:“你是不是要去医院呀,吃了香蕉,你还会继续拉肚子的。”

庆小兔说:“我不去医院。”

回来庆小兔尿了五次尿,就在尿的同时稀巴巴也流了三次,不过流下的稀巴巴很少一点。我知道这时候庆小兔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屁股,庆小兔在开始尿尿的时候,庆小兔的肛门同时也放松开了,庆小兔没有办法在尿尿的时候收缩肛门。

庆小兔在玩拖拉机,庆小兔问:“汽车去哪里了?”

外婆问:“你说呢?”

庆小兔一个手托着下巴,庆小兔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庆小兔说:“汽车在盒子里。”

外婆说:“那你就把汽车拿出来。”

庆小兔说:“外婆拿。”

外婆说:“又不是外婆要玩汽车,为什么要外婆拿呢?”

庆小兔马上坐起来,庆小兔说:“小九拿。”

庆小兔踮起脚,庆小兔往盒子里张望。

外婆说:“你可以把盒子拿过来找。”

庆小兔把手伸进去拿汽车。

外婆说:“你用手去把汽车找出来就可以。”

庆小兔在盒子里够了几下,庆小兔把盒子端了下来。

外婆说:“你拿的动盒子吗?”

庆小兔说:“小九拿得动。”

庆小兔说:“外婆,肚子疼。”

外婆问:“你肚子哪里疼?”

庆小兔把上衣搂起来,庆小兔说:“这里疼,外婆吹。”

我说:“庆小兔拉肚子,庆小兔的肚子是有一点疼,庆小兔是想要一个精神安慰。”

外婆远远地在一旁对着庆小兔肚子吹一口气,庆小兔马上把衣服放下来,庆小兔说:“好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