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79姨妈,床上湿了

2020-01-22 07:56 | 宝宝成长

2879-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星期五多云25~16℃客厅早晨温度21PM2.5-68

八点钟准时打开喜马拉雅,第一支儿歌就是《健康歌》。

歌声中庆小兔没有醒。

我说:“庆小兔,太阳晒到屁股了。”

过了五分钟,庆小兔还在睡梦中。

我说:“庆小兔,你不起来吗?”

庆小兔把手伸出被窝外边,庆小兔翻了一个身。

听见喜马拉雅播放的儿歌,庆小兔微微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庆小兔又闭上了眼睛。

我问:“你喝不喝奶呀?”

庆小兔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声:“要喝奶。”

奶很快喝完了。

庆小兔举着空奶瓶说:“喝完了。”

外婆伸出手说:“拿来。”

庆小兔把奶瓶缩了回去,庆小兔说:“给外公。”

外婆说:“拿奶瓶你还要选一个人呀?”

我把奶瓶接过来,庆小兔说:“外公洗。”

我说:“你要外公洗奶瓶呀。”

外婆说:“我们起来尿尿洗脸吧。”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说:“妈妈抱你尿尿好不好?”

庆小兔说:“妈妈念书。”

妈妈说:“妈妈念一本书,我们就起来尿尿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

庆小兔用手指着写字台说:“书在那里。”

妈妈拿了一本《米米坐马桶》。

《放心吧!米米没问题》系列丛书就是昨天买回来的,这是庆小兔这么大的孩子看的书,就是写庆小兔的现在,庆小兔从兜尿不湿到一天天正常大小便。

每页都是色彩鲜艳的图画故事,有几个大大的字说明画上的内容。

妈妈用手指着书上的小白兔问:“他是谁呀?”

庆小兔说:“米米。”

妈妈说:“对,米米就是这只小白兔。”

庆小兔说:“米米尿尿了。”

妈妈说:“现在庆小兔知道喊尿尿了,米米还不会喊尿尿,米米是不是会坐马桶了,小九是不是也要坐马桶呀?”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问:“不要什么呀?”

庆小兔说:“不要坐马桶。”

书念完了,妈妈指着《米米坐马桶》封面说:“米,米,坐,马,桶。”

庆小兔跟着说:“米,米,

庆小兔停了下来,妈妈接着说:“坐,马,桶。”

庆小兔跟着说:“坐,马,桶。”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的标题说:“有两个米字。”

妈妈惊奇地说:“你还知道有两个米字呀?”

庆小兔又用手指着封面上边的马字,庆小兔说:“这是马。”

外婆说:“小九学了还没有忘记。”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说:“妈妈不让看电视。”

我说:“妈妈在家里,我们就不要看电视。”

外婆说:“小九,我们走吧。”

庆小兔说:“不要,要妈妈走。”

外婆说:“我们去喂鱼。”

庆小兔说:“妈妈抱。”

妈妈说:“妈妈给你抱到楼下,你就跟着外婆走。”

我过去开门,庆小兔用手指着门口说:“小心,危险。”

妈妈问:“怎么危险了?”

庆小兔说:“鞋柜挡在路上了。”

今天有工人来家里组装家具,门口的鞋柜移动了位置。

庆小兔说:“小心,不要碰到了。”

来到楼下,妈妈把庆小兔放下地。

外婆说:“小九,坐车。”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抱。”

庆小兔学习汽车标识的热情不减,路上就是庆小兔学习的课堂。

庆小兔的眼睛特别的好,二十米开外我们还稀里糊涂,庆小兔已经报出车名来。

庆小兔最先认识的就是大众,大众的车在外边也最多,如果庆小兔没有看见大众车,庆小兔会问:“大众呢?大众去哪里了?”

庆小兔指着一辆车说:“尼桑。”

外婆说:“我还不知道尼桑是什么样的。”

我说:“尼桑是日本品牌。”

庆小兔说:“尼桑,姑爹的车就是尼桑。”

外婆问:“姑爹的车是尼桑吗?”

我说:“是的,是一辆刚刚买的黑色尼桑。”

出了侧门,庆小兔坐到自己的座驾上,庆小兔在四期喂鱼,庆小兔也没有从车子上下来。

庆小兔说:“去那里,去滑滑梯。”

刚刚接近游乐场,庆小兔用手指着说:“这里有人。”

一个保安坐在健身器材上边看手机,听到庆小兔的说话声,保安抬起头站起来走了。

今天游乐场清净的很,除了我们没有一个其他的人。

庆小兔往滑滑梯上走,庆小兔往上跨一步,庆小兔就会数一个数字:“一,二,三,四,五,

庆小兔现在数一到十已经毫无问题,庆小兔只要出现和数字有关的东西,庆小兔就会不由自主地数起来。

庆小兔站在滑滑梯平台上,庆小兔还有一点战战兢兢,庆小兔每移动一步,庆小兔都会让一个手先抓住栏杆。

上次庆小兔在江山锦苑B区上滑滑梯,我就发现庆小兔不像以前那样从容了,庆小兔在滑滑梯的平台上有一点像坐在小船上一样,庆小兔的手无时不刻都会抓住栏杆才敢走,最高处的螺旋滑滑梯庆小兔竟然没有敢滑下来。

最近庆小兔只要滑滑梯上有小朋友在玩,庆小兔就会紧紧地靠在栏杆上,有时候庆小兔会干脆从滑滑梯上下来。

一岁多的时候庆小兔不是这样,庆小兔上滑滑梯从容不迫,滑滑梯上多少小朋友庆小兔也敢挤一下。

我问:“庆小兔,你怎么这样了?”

庆小兔说:“害怕。”

我说:“以前你不是不害怕吗?”

庆小兔还是一句话:“害怕。”

来了一个大姐姐,可能是五六年级的同学。披着一头秀发,穿着一条学生方格超短裙。

大姐姐过来坐在秋千上,庆小兔对着大姐姐说:“嗨,我在这。”

外婆说:“这是大姐姐。”

庆小兔又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些什么,庆小兔的手也在上下摆动。

大姐姐秋千荡了起来,大姐姐像一个喜欢锻炼身体那一种女孩,秋千高高的荡了起来,秋千越荡越高。

庆小兔围着大姐姐四周在看着,庆小兔的嘴里还是叽叽咕咕说一些什么。

庆小兔把挖掘机和水泥罐车拿了出来。

庆小兔把挖掘机和水泥罐车放在太空漫步机两个踏板上,庆小兔两个手推着太空漫步机的踏板。

外婆说:“当心,不要被撞住了。”

其实庆小兔已经很小心了,庆小兔把踏板推出去,庆小兔很快就退了出来。

庆小兔把挖掘机水泥罐车拿到滑滑梯上,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平台上猛地一推,挖掘机从滑滑梯的滑道上翻着跟头滚了下来。

外婆说:“你把车子放在滑滑梯上,让汽车自己慢慢地滑下来。”

庆小兔把水泥罐车放在滑道上,庆小兔把手松开,水泥罐车平稳地开了下去。

外婆说:“你看这样多好呀?”

外婆的话音未落,水泥罐车飞出滑道,水泥罐车也在地面上翻了几个跟头。

只要能够放挖掘机水泥罐车的地方,庆小兔都要放在上边玩一会。

这时来了一个拿着长枪的男孩,男孩可能和庆兔兔差不多大,男孩的步枪要比庆兔兔的步枪长一倍。

男孩拿着枪问:“你是谁?”

庆小兔自豪地说:“我是庆小兔。”

一个穿着蓬松纱裙的小姑娘骑着扭扭车来了,小姑娘手里还拿着一个可以唱歌的洋娃娃。

小姑娘有三岁了,小姑娘和男孩是兄妹两个,后边跟着他们的妈妈,是一个稍微有一点年纪的妈妈。

很快又来了一个男孩,高高的个头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上初中的男孩,男孩手里一样拿着一把大步枪。

后来的男孩也在喊小姑娘的妈妈为妈妈,很可能他们是一家三兄妹。

庆小兔向着小姑娘走去,小姑娘看见庆小兔走过来,小姑娘马上把洋娃娃放到背后,小姑娘说:“不给你。”

庆小兔还是笑着来到跟前,小姑娘蹬着扭扭车就跑,庆小兔跟着小姑娘后边一直在追。

庆小兔穷追不舍,小姑娘躲躲闪闪,小姑娘干脆就围着游乐场转起圈来。

两个大哥哥拿着枪打打杀杀,小姑娘妈妈说:“你们两个不要跑到妈妈看不见的地方。”

外婆说:“我们回家去玩枪好不好。”

庆小兔这才答应离开这里。

刚刚把大门打开,大毛像一阵风地跑了过来,庆小兔伸出手去摸大毛,大毛扭头又跑回屋里。

庆小兔喊着姨妈来到客厅。

姨妈说:“小九,你来了。”

庆小兔在找庆兔兔。

庆小兔问:“哥哥呢?”

庆兔兔从书房探出头来。

庆兔兔说:“小九,哥哥在这里。”

庆小兔在喊姨爹,听见姨爹在答应,庆小兔却找不到姨爹在哪里,庆小兔挨个房间找姨爹,最后庆小兔才发现姨爹在储藏室里。

姨爹说:“小九,你还有一个没有叫。”

庆小兔一下子愣住了,庆小兔停下来想了一下,庆小兔说:“外婆。”

姨爹说:“不对。”

庆小兔说:“外公。”

姨爹说:“小九,你大毛没有喊。”

于是庆小兔喊着去找大毛,大毛趴在姨妈的跟前,庆小兔过去伸出两个手夹着大毛的脸颊,大毛挣脱了转过身。

庆小兔两个手又去拍大毛的尾巴,大毛把身子转过来,庆小兔一把抱住大毛的脖子,大毛迅速把身子往后缩回去。

姨妈说:“小九,你每天就知道欺负大毛。”

庆小兔在茶几上找东西吃。

姨妈说:“小九,你的手刚刚摸过大毛的,你是不是想生病呀。”

庆小兔转身就往厨房跑,庆小兔喊着:“外婆,洗手。”

庆小兔拿起一瓶带开口的果汁,庆小兔说:“我要喝。”

姨妈说:“过了夜的东西不能吃了。”

庆小兔扭动身体说:“我要。”

姨妈说:“昨天的不能喝,喝了会拉肚子的。”

庆小兔从书房出来说:“小九,不能喝昨天的饮料。”

我说:“你喝过的东西怎么不放起来?”

庆兔兔说:“又不是我喝的,这是小九昨天喝的。”

我这才想起来,这袋饮料可能是昨天庆小兔回来的时候在汽车上喝的。

我说:“昨天开的,今天怎么就不能喝了,不是经常大罐的饮料要喝好几天。”

姨妈说:“你外公说可以喝,你就喝,喝了拉肚子,你就去找你外公去。”

庆小兔靠着姨妈躺在沙发上。

我说:“姨妈在学习,我们去江边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去江边。”

庆小兔进屋搬了一大堆书来。

庆小兔拿起一本《鸡妈妈的蛋》说:“姨妈讲。”   

庆小兔坐在姨妈的怀里,庆小兔听姨妈在念《鸡妈妈的蛋》。

我说:“庆小兔,外公给你讲书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把身子紧紧地靠在姨妈的身上。

姨妈问:“鸡妈妈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鸡妈妈在生蛋,咯咯哒。”

姨妈问:“鸡爸爸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鸡爸爸在种菜,大公鸡喔喔喔的叫。”

我说:“姨妈还要看书呢,我们去江边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要姨妈念书。”

我说:“你不过来,外公就走了。”

庆小兔向着我招招手说:“外公,拜拜。”

我进屋刚刚坐下来。

外婆在门口说:“你还在上电脑呀,他姨妈还要看书,你过去把小九弄过来。”

我说:“庆小兔不愿意过来。”

外婆说:“你不叫他,他会过来吗?”

我来到庆小兔旁边,姨妈刚刚给庆小兔念完一本书。我说:“庆小兔,外公给你念书吧。”

庆小兔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庆小兔坐在我的身上,我给庆小兔念书,一本又一本,庆小兔听完一本,庆小兔又拿起一本书。

庆小兔在推大汽车,庆小兔在玩挖掘机。

庆小兔说:“尿尿了。”

抱着庆小兔来到卫生间。

庆小兔说:“螃蟹。”

我问:“谁把螃蟹倒进洗澡盆里了?”

庆小兔说:“小九弄的。”

我说:“是哥哥弄的吧。”

把庆小兔重新放在飘窗上。

庆小兔说:“要螃蟹过来。”

于是螃蟹也放在汽车旁边。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用手指着汽车的标牌,庆小兔说:“福特。”

我一看果真是福特汽车,汽车标识很小,没想到庆小兔竟然注意到了。

庆小兔指着车头上边带孔的盖板,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散热孔,汽车开起来会很热的。”

庆小兔推着大汽车,庆小兔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汽车开到挖掘机跟前,庆小兔说:“挡住了。”

汽车停下来,庆小兔说:“让开,汽车来了。”

庆小兔用汽车把挖掘机推到一边。

汽车来到刚刚读过的书跟前,庆小兔汽车从书上开了过去,汽车再一次开过来,庆小兔说:“汽车来了,请让开。”

汽车转了一圈回来,庆小兔不再喊让开,庆小兔直接把书推开。

飘窗上铺着毯子,汽车把毯子推拱了起来,庆小兔说:“汽车挡住了,汽车不能走了。”

我把毯子给拉平,庆小兔把汽车开到飘窗的台子上,庆小兔的汽车掉头往回开,庆小兔的汽车把毯子推拱起来,汽车又把毯子往外推去。

我说:“当心不要把毯子推到地上。”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毯子已经躺在地板上。

庆兔兔打架子鼓回来了。

庆兔兔问:“姨妈,我可以不可以看一会电视?”

姨妈说:“庆兔兔,你今天上午表现的很好,一个人做作业,也没有出来找人,你以后要一直这样就好了。姨妈批准你看半个小时的电视。”

庆兔兔喊道:“小九,我们一起看电视吧。”

庆小兔马上说:“穿鞋,看电视。”

吃完饭,庆小兔跟着外婆去篮球场玩。

庆小兔跟外婆从外边回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回来了,睡觉。”

庆小兔爬到床上,庆小兔坐在床沿上,庆小兔弯下腰在拉鞋子上的粘扣。

我伸出手去帮着庆小兔脱鞋,庆小兔说:“小九会。”

一百八十毫升牛奶庆小兔很快就喝完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喝。”

庆小兔这几天中午都要加餐,但是给庆小兔加牛奶,庆小兔又喝不完。

今天就在奶瓶了加了一点温水,庆小兔一样没有喝完。

庆小兔两个手在空中挥动着,庆小兔两个手有时候绞在一起,庆小兔就像在洗手,庆小兔又像在摩拳擦掌。

庆小兔的嘴里还振振有词,庆小兔说话的声音很小,庆小兔的嘴张的很大,不知道庆小兔咕咕唧唧地在说什么。

外婆拍庆小兔,庆小兔照样手舞足蹈,庆小兔嘴里还是发出哑声。

我过来拍庆小兔,我给庆小兔唱儿歌,我给庆小兔数数背乘法口诀。

庆小兔手的动作幅度变小了,庆小兔的声音几乎听不出来。

庆小兔一会把脚伸出被子,庆小兔一会把头顶着外婆的头上,庆小兔的脸颊和外婆的脸紧紧地贴在一起。

庆小兔转身把外婆紧紧地搂在一起,庆小兔把脚塞进外婆的被子里。

庆小兔把身体转了一个方向,庆小兔把脚放在枕头上,庆小兔把手伸过来摸我的手,庆小兔两个眼睛望着我。

我说:“把眼睛闭上睡觉。”

庆小兔两个手捂着眼睛,庆小兔的嘴还在一张一合地说一下什么。

我说:“睡觉了,你再不睡觉,外公就出去了。”

庆小兔转身搂住外婆。

就这样庆小兔折腾了半个小时,庆小兔才渐渐地安静下来。

姨妈继续躺在沙发上看书,姨爹带着庆兔兔去打跆拳道,庆兔兔还要去上一节作文课。

庆小兔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庆小兔抬起头喊:“外公。”

庆小兔看见我就在跟前,庆小兔说:“床上打湿了。”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屁股跟前的床单上有足球那么大一片尿迹。

我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去尿尿,庆小兔的尿不湿没有尿,庆小兔的尿全部尿到了床上。

已经两个星期,庆小兔中午睡觉晚上睡觉,庆小兔都没有尿过尿,今天恰巧没有把庆小兔的尿不湿裹严实,庆小兔却尿了而且尿在床上。

我连忙喊外婆过来。

庆小兔说:“外婆,尿湿了。”

外婆说:“你今天怎么就尿床了?”

庆小兔说:“尿了。”

外婆说:“这个还是一床新棉絮。”

我说:“新的怎么了,新的还不是会变成旧的。”

外婆说:“又不是你的家,又不是你的东西。”

我说:“不要这样小心谨慎,东西终归会用旧用坏的,现在是消费升级,旧了,坏了,就更新换代。”

庆小兔对着外边的姨妈喊:“姨妈,我把床上打湿了。”

姨妈还在园子里整理花卉

姨妈说:“噢,你把床上打湿了。”

庆小兔又在喊:“姨妈,床上打湿了。”

姨妈一遍遍的答应,庆小兔一遍遍地重复。

庆小兔用手指着滑板车上边的字问:“这是什么字?”

我说:“庆,兔,兔。”

庆小兔也用手指着一个一个地说:“庆,兔,兔。”

庆小兔走一圈,庆小兔就指着庆兔兔三个字念一遍,不过庆小兔手指的地方好像不是很准确。

我拿来纸和笔,我想把庆兔兔庆小兔的名字写出来,大大的名字,可以让庆小兔早早地熟悉家里人的名字。

我对外婆说:“既然他愿意学,这就是一个机会。”

我在写名字,庆小兔走过来说:“小九写。”

庆小兔用手指着纸上的螃蟹说:“螃蟹,这个螃蟹撕坏了。”

这是庆小兔以前的画作,我把纸裁成小块做记录纸。

接着庆小兔开始在纸上画圈圈。

十八点四十分庆小兔才想起来看电视。

我说:“看电视可以,妈妈回来了,我们就要把电视机关了。”

我问:“看宝宝巴士?”

庆小兔说:“不要,看大脚卡车镇。”

我要庆小兔认刚刚写的两个名字。

我把庆小兔三个字放在庆小兔的面前。

庆小兔说:“庆兔兔。”

我把庆兔兔三个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这是庆兔兔。”

我又把庆小兔的名字让他看。

庆小兔说:“庆小兔。”

庆兔兔来到餐厅吃饭。

庆小兔说:“庆兔兔来了。”

庆兔兔说:“外公,你不要让小九这样叫,小九要叫我哥哥。”

外婆说:“外公是让弟弟学习你的名字的。”

庆兔兔说:“不能让弟弟学,弟弟学会了,弟弟就不会叫我哥哥了。”

外婆说:“小九不仅仅学你的名字,小九还要学习自己的名字,小九还要学习家里其他人的名字。”

姨爹在储藏室整理鞋柜,庆小兔发现了自己的兔子鞋,庆小兔拿着鞋子说:“穿兔子鞋。”

姨妈说:“冬天要你穿兔子鞋你不穿,现在天气热了,你倒要穿兔子鞋了。”

庆小兔说:“要穿,外婆穿。”

穿上兔子鞋,庆小兔就好像成为了一只真正的兔子,庆小兔两个脚在屋里蹦过来跳过去,庆小兔两个手高高地举着,庆小兔每个手伸出两个手指头代表兔子的两个耳朵。

庆小兔从一个房间跳到另外一个房间,庆小兔把所有的房间都跳遍了,庆小兔向每一个人炫耀自己的兔子鞋。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