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73庆小兔打扫卫生

2020-01-16 06:59 | 宝宝成长

2873-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星期六小雨转中雨19~12℃客厅早晨温度21PM2.5-40

八点半庆小兔在喊妈妈,妈妈过去给庆小兔穿衣服。

有人在外边叫妈妈,妈妈到楼下去了,庆小兔继续在喊妈妈。

我过去说:“妈妈有事,外公给你穿衣服。”

庆小兔推开我的手,庆小兔说:“要妈妈。”

庆小兔又在一遍遍喊妈妈。

妈妈和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

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公。”

我进屋没有看见庆小兔,我问:“庆小兔,你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我在这里,我在卫生间。”

我刚刚离开,庆小兔又在喊:“外公。”

我说:“你不是不要外公吗?”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打喷嚏了。”

我说:“庆小兔打喷嚏呀?”

庆小兔说:“爷爷打喷嚏。”

我问:“爷爷在当阳打喷嚏,我们庆小兔怎么知道了。”

庆小兔说:“楼下的爷爷在打喷嚏。”

外婆说:“刚刚小九洗屁股,听到楼下爷爷在打喷嚏。”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说:“这是小九的毛巾被。”

庆小兔又去找外婆,庆小兔说:“外婆,这是我的毛巾被。”

昨天晚上回来,外婆说:“今天晚上不要让小九看电视,昨天晚上妈妈回来看见小九在看电视,妈妈虽然没有说,妈妈其实很生气。”

我说:“昨天我们回来晚了,昨天妈妈又回来早了,妈妈又没有按门铃开门。”

妈妈以前很少用门卡钥匙开门,妈妈都是在楼下按门铃,自从妈妈发现庆小兔在看电视,妈妈就不再按门铃,妈妈的突击检查,让我们措手不及,终于被妈妈发现庆小兔在看电视。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说:“宝宝巴士。”

我说:“妈妈不让我们看电视,外公给你播放唐诗吧。”

庆小兔说:“我要看。”

我说:“妈妈知道了会很生气的。”

于是庆小兔跟着外婆搭积木,我给庆小兔打开喜马拉雅播放唐诗一百首。

我们十九点半回来,妈妈二十一点十分才回来,结果庆小兔没有能够看电视。

庆小兔把儿童早教算盘拿了出来,庆小兔一边一个个拨着算珠,庆小兔一边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当庆小兔数过了十,庆小兔继续往下数,庆小兔是从十二开始数的,后边的数字也都数对了。

庆小兔这一次数到十的时候,我接着数了一个十一,庆小兔也说了一个十一,但是庆小兔再一次数到十的时候,庆小兔又把十一给忘了。

庆小兔要我把玩具箱打开,庆小兔拿出那个会唱歌跳舞的机器人,庆小兔把机器人拿走看了一下,庆小兔把机器人又扔回玩具箱里。

我说:“这个机器人可以跳舞呀。”

庆小兔说:“不要。”

我把机器人拿起来,我说:“你不玩,我把里面的电池取出来。”

庆小兔把机器人拿过去,庆小兔把机器人重新扔进箱子里。

庆小兔说:“不要这个机器人。”

庆小兔小时候,当庆兔兔打开这个机器人,机器人在地上旋转,机器人在昂首高歌,机器人在自己的周围划出一个刺眼的红色圆圈,庆小兔马上就大哭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庆小兔那么不喜欢这个机器人,自从那以后庆小兔只要看见这个机器人,庆小兔就会把这个机器人扔进盒子里,没想到时间已经过了一年多,庆小兔对机器人还记忆犹新。

庆小兔把奥特曼变形汽车搬了出来,庆小兔问:“遥控器呢?”

所有的遥控汽车的遥控器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我原来把所有的遥控器上都贴有标签,我给每一辆遥控汽车都编的有号。遥控汽车,遥控器,和这个遥控汽车有关的充电器,我都贴有统一的编号。

爸爸妈妈买了十几辆遥控汽车,庆兔兔只是兴奋一两天就会忘在脑后,爸爸回来的这半年,家里不经常用的东西都被当做闲置物品被清理了。

现在庆小兔要玩了,遥控器充电器却不知道身藏何处。

庆小兔竟然知道这个机器人会变形。

我说:“这个机器人可能没有电了。”

庆小兔打开奥特曼变形汽车的开关,没想到这个奥特曼变形汽车竟然亮起车灯。

庆小兔说:“有电。”

庆小兔说:“外公找遥控器。”

外婆说:“我们等妈妈回来问一下。”

庆小兔用手扳动奥特曼变形汽车,庆小兔把汽车变成奥特曼,庆小兔又把奥特曼变回汽车。

听到庆小兔说:“外婆,轮子掉了。”

外婆说:“外婆帮你装把轮子装起来。”

庆小兔说:“不要外婆装。”

外婆说:“外婆又不是不会装。”

庆小兔说:“外公装。”

庆小兔抱着汽车走了过来。

外婆笑着说:“不是我不让你上电脑,这是小九自己要你弄的。”

庆小兔在门口喊:“外公,轮子坏了。”

我看原来汽车尾部的橡胶轮胎从轮毂上脱落了。

外婆说:“小九使劲地压汽车,汽车轮子就掉了下来了。”

庆小兔在客厅喊:“外公过来。”

外婆说:“外婆帮你弄。”

庆小兔说:“外公弄。”

庆小兔趴在茶几下边,庆小兔手里拿着一把螺丝刀,茶几下边还放着一个装小工具的盒子。

庆小兔手里捏着一点灰尘绒绒说:“外公垃圾。”

我把垃圾接过来,庆小兔很快又在地板上捡起一坨绒绒,我把这坨绒绒接过来,庆小兔用手指着地板上说:“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我说:“外公拿簸箕扫把来。”

庆小兔不停地用手指着地面说:“外公,垃圾。”

“外公,这里还有。”

庆小兔是用螺丝刀把地板缝隙里的垃圾都刮了出来。

靠近窗户的地方原来是一个阳台,阳台被封闭以后,地面铺设了防水地板,这种地板有很大的缝隙。阳台中间还有一个玻璃的装饰地板,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漂亮小鹅卵石,地框里还有两个日光灯。

我们经常扫地,但是地板缝隙里的垃圾一般很难清扫,今天庆小兔来了一个大扫除,庆小兔趴在地板上,庆小兔挨个缝隙把垃圾清理出来。

那么多条缝隙,庆小兔并没有觉得辛苦,庆小兔用螺丝刀清理完毕,庆小兔又拿出尖嘴钳把弄不出来的垃圾夹了出来。

外婆惊奇地说:“是小九自己想到用尖嘴钳的吗?”

我说:“尖嘴钳庆小兔早就会用,庆小兔剪刀就能够用,尖嘴钳还用得着教吗。”

要去姨妈家了,我搬着童车下楼。

庆小兔说:“我下来了,外公等等我。”

庆小兔下了几步楼梯,庆小兔又拐了回去,庆小兔喊:“妈妈走了,外婆走了。”

前天温度升到了二十九度,今天早上外边已经有一点冷风刺骨,天气预报的实时温度才十一度。

昨天大部分人都已经一副夏天的装扮,今天人们上上下下都包裹起来。

一个篓子里放着几只鸡。

庆小兔说:“鸡,喔喔喔。”

外婆说:“这是母鸡,母鸡是咯咯咯叫的。”

庆小兔说:“母鸡是生蛋的。”

姨妈呆在房间里在复习功课,姨妈准备考试高级职称,姨妈职称的考试在即。

庆兔兔在书房做作业,妈妈在给庆兔兔辅导作业。

外边有一点冷,庆小兔不能出去。

妈妈姨妈在家里,不敢给庆小兔看电视。

妈妈在家里,庆小兔对我和外婆相对疏远了一点,但是庆小兔喊外公的次数反而有增无减。

庆小兔不时地去书房找妈妈。

妈妈就出来给庆小兔念书。

庆兔兔隔一会就来找妈妈,妈妈说:“你题目做完了,妈妈再给你检查作业。”

庆兔兔还是缠着妈妈,庆兔兔要妈妈呆在自己旁边。

庆兔兔很多问题不是不会,庆兔兔是不愿意动脑筋,庆兔兔只要有一点难的问题,庆兔兔就会问妈妈。

一年级是以教为主,基本上填鸭式教育。

二年级老师就要加入一些思考,要同学们想一下为什么。

三年级老师开始要孩子独立思考,老师一定程度是在在给孩子们引路。

庆兔兔已经二年级下期了,马上庆兔兔就要进入三年级了,庆兔兔的学习不能一直罩在妈妈的阴影下,要督促庆兔兔独立思考了。

庆小兔要妈妈给自己念书。

庆小兔看见放在茶几上的保温杯,庆小兔拿起保温杯,庆小兔说:“喝水。”

已经换了一个保温杯,原来的保温杯是用杯子喝水,用杯子在外边玩的时候很不方便,现在换了一个带吸管的保温杯,这样只要打开盖子,庆小兔随时随地就可以自己喝水。

因为有了不一样的喝水方式,庆小兔很快把一杯水给喝完了。

庆兔兔要妈妈去检查作业。

妈妈对庆小兔说:“你跟外公玩一会,妈妈去给哥哥检查作业。”

我把庆小兔抱到我的电脑旁边,庆小兔一个人在玩汽车。

外婆给庆小兔拿来了一截甜玉米。

庆小兔坐在我的腿上吃玉米,我想过一会就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把玉米吃完了,庆小兔说:“我还要吃。”

庆小兔跑到厨房喊:“外婆。”

外婆回头问:“小九,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外婆,我还要吃。”

外婆问:“你的玉米吃完了?”

庆小兔把两个手往两边一摆说:“吃完了。”

外婆说:“吃完了还有玉米,外婆从锅里拿出一根玉米。”

庆小兔说:“大了。”

外婆说:“外婆给你切。”

外婆把玉米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连忙把手背到后边说:“烫。”

外婆说:“让外公给你把玉米凉一下。”

庆小兔用手指着玉米说:“外公拿。”

就在庆小兔又在吃玉米的时候,庆小兔说:“尿了。”

给庆小兔换裤子,外婆说:“你怎么没有给他端尿呀?”

我说:“我想到了,他在吃玉米,我就把端尿的事情给忘了。”

庆小兔进到书房找妈妈。

妈妈说:“妈妈把哥哥的作业检查完就抱你。”

我说:“我们去外边看花吧。”

两天的阴雨让阳光房成了衣服的海洋,阳光房到处彩旗飘扬。

庆小兔用手指着一件衣服说:“蘑菇,好多蘑菇。”

我问:“这是谁的衣服呀?”

庆小兔说:“外婆的。”

接着庆小兔一件件地述说这个是谁的衣服,那一件是谁的衣服。奇怪的是,很多是每个人内衣,庆小兔也会一一道来,庆小兔没有说错一件衣服。

打开阳光房的门。

庆小兔伸出手说:“下雨了。”

与其说是雨,其实就是像雾一样,就像喷在空气中的水雾。大部分地面看不出下雨的痕迹,只是在比较光滑的石头上才能够看到一点点湿痕。

现在这时候正是鲜花盛开的季节,姨妈种植的各种各样的花都已经盛开,五颜六色争相斗艳。

有碗口大小的月季花,有星星点点密密麻麻说不上名字的小花,杜鹃花的盛况让绿叶也逊色几分。

最美的当然是月季花了。花瓣一层一层包裹在一起,花瓣紧紧地挨在一起,淡黄色的花蕊镶嵌在其中,在花瓣的簇拥下显得格外好看。月季花五颜六色,红的看了让人心潮澎湃,黄的令人心碎,白色的洁白如玉。金黄色的花蕊的顶端的花粉,一阵微风拂过,月季花在风中摇曳,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

杜鹃花虽然没有月季花那样高雅,杜鹃花的花朵让绿叶逊色,成片的杜鹃花一样比月季花壮观。

鲜花给院子增添了许多迷人的色彩,一阵微风吹过,花香飘满了房前屋后,一股淡淡的清香令人心广神怡。

以前人们网上都是买日用品必需品,现在是提高生活水平,提升生活环境质量。以前只能在公园里看到的花花草草,在花卉展览才可以看到的珍稀花卉,在网上都可以买到。这些达官贵人的庭院里才能享受的生活,变成现代中国人的房前屋后也有了。

庆小兔说:“给花浇水。”

庆小兔回到阳光房,庆小兔正在给花喷水,庆小兔说:“尿尿了。”

再看庆小兔的裤子,尿已经把外边的裤子也浸湿了。

庆小兔尿尿还没有十分钟。

庆小兔坐在我的腿上还没有五分钟,庆小兔的两条裤子又泡在脸盆里。

庆小兔跑到小房间里。

外婆伸出手说:“小九尿尿。”

妈妈说:“不是我给小九端了尿吗?”

外婆说:“就你给他端尿以后,小九已经尿湿了三次裤子了,外边的衣架都挂满了。”

妈妈说:“刚刚小九喝了好多水。”

我吃完饭睡觉,我刚刚闭上眼睛,门被打开了,庆小兔兴冲冲地走进来。

庆小兔说:“外公,吃玉米了。”

我说:“嗷,你吃玉米了。”

庆小兔走出房门,庆小兔突然又转了回来。

庆小兔说:“妈妈的玉米,好吃。”

我好像还没有真正的睡着,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簸箕,庆小兔一个手握着扫把进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扫地了。”

外婆把门关上,我刚刚睡着,门口的亮光射进来,庆小兔又过来了。

庆小兔说:“蜗牛回家了。”

庆小兔又跑到妈妈那里,庆小兔又跟妈妈说蜗牛回家了。

庆兔兔没有吃饭,可能庆兔兔在外边吃过蛋糕一类的零食了。

庆兔兔在跳绳。

姨妈说:“你只要和昨天一样,心平气和不要急,你就可以跳的很好。”

妈妈说:“开始。”

妈妈开始计数数数,庆兔兔开始跳绳。

庆兔兔的跳绳有一点可以刮目相看,庆兔兔的跳绳大有进步,庆兔兔可以匀速平稳地跳了。中途庆兔兔停了一下,庆兔兔很快重新启动。

庆兔兔跳了一百四十下。

姨妈说:“你这样跳可以进入前几名了。”

妈妈说:“你们跳一百一十个就可以打优等,弄不好你还能够取得名次。”

庆兔兔接着踢毽子,庆兔兔的踢毽子还是没有什么长进,

接着庆兔兔进行原地跳。

妈妈说:“你跳起来要有一种飞起来的感觉。”

姨妈说:“你的胳膊要用力往后甩起来,这样你才能够让你跳的更远。”

庆兔兔看着非常用力,庆兔兔往前蹦了出去,庆兔兔落地的时候,庆兔兔两个手扶在地板上。

妈妈说:“这个不行,要重新来。”

庆兔兔接着再跳,庆兔兔还是落地不稳。

第三次庆兔兔才稳稳地落在地板上。

看距离,庆兔兔好像还没有第一次跳得远。

庆兔兔在练习足球颠球,庆兔兔用膝盖颠球,庆兔兔用脚尖去颠球,庆兔兔很少会连着颠两个球的。

庆小兔问:“外公,我的球呢?”

庆小兔拿着球也跟着颠球,庆小兔的颠球就是随便把球扔出去。

庆兔兔还有好几项体育锻炼项目。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