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72汽车开到床上

2020-01-15 07:26 | 宝宝成长

2872-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星期五小雨22~13℃客厅早晨温度22PM2.5-60

天又阴了下来,外边雾蒙蒙的一片。

屋里的温度已经超过二十二度,屋外已经感到冷飕飕的。

庆小兔今天的鼻涕又多了起来,庆小兔几乎两三分钟就喊:“流鼻涕了。”

庆小兔的鼻涕不是那么浓,鼻涕刚刚从庆小兔的鼻孔里露出一个头,庆小兔就要把鼻涕擦去。

庆小兔对汽车标识兴趣不减,庆小兔的视力也特别好,庆小兔站在楼上飘窗上,十几米外的汽车庆小兔就能叫出来是什么汽车。

但是我们这些不合格的老师赶不上庆小兔学习的进度,我们知道的庆小兔都已经知道,庆小兔不知道的我们一样稀里糊涂,我们渐渐地感到自卑,哪里有老师一问三不知的。

我今天要把电视图片上的汽车标识重新整理一下,把庆小兔已经知道的汽车标识的清理出去,这样可以缩短庆小兔看图片的时间,不要让庆小兔看电视图片变成一个负担,因为庆小兔看到的都是自己还没有记住的汽车标识。

来到姨妈家,我去启动电脑,庆小兔跟着我来到卧室里,庆小兔站在飘窗上。

窗户外边传来声音,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呀?”

我说:“外婆在外边种花。”

庆小兔往窗外望。

庆小兔说:“外婆在这里。”

庆小兔喊:“外婆。”

外婆还不知道庆小兔在哪里喊的。

外婆环顾四周问:“小九,你在哪里呀?”

庆小兔用手拍打在窗户,庆小兔说:“外婆,我在这里。”

看见我在电脑上操作,庆小兔说:“悟空识字。”

我说:“悟空识字没有了。”

庆小兔说:“宝宝巴士。”

我说:“宝宝巴士就去客厅看电视去。”

庆小兔看《宝宝巴士之奇妙汉字》。

庆小兔看那么长时间的课程,不知道庆小兔有什么收获,有一次我在旁边跟着看前边一课的内容,庆小兔在单词出现的时候,庆小兔比电视上先说出这个单词来。

外婆给庆小兔喂药,庆小兔要我抱着,庆小兔已经没有开始那样惧怕喝药了。

我说:“庆小兔已经长大了,我们可以跟小弟弟小妹妹说,哥哥很勇敢,小九喝药就不哭。”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衣服说:“衣服打湿了。”

外婆看了一眼说:“一点点水,不要紧。”

庆小兔说:“一会就干了。”

我说:“你刚才看的字都认识没有?”

庆小兔点点头。

我说:“刚刚看了自行车,还有冰块,还有一个跷跷板。”

庆小兔拿着面包在吃。

我问:“庆小兔,你的面包在哪里拿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上的包装盒。

庆小兔说:“面包在这里。”

庆小兔跟着外婆来到阳光房,庆小兔看见放在架子上的小水枪,庆小兔拿起水枪在打水,庆小兔对这么小的水枪并不是十分喜欢。

庆小兔拿着水枪晃了几下,庆小兔说:“没有水了,要灌水。”

庆小兔拿着水枪去灌水。

我要把庆小兔的水枪接过来去灌水,庆小兔说:“小九会灌。”

庆小兔趴在阳光房的水池上边,水池是用砖砌的水池,外边贴着白色的瓷砖,水池沿正好和庆小兔胸口那么高,庆小兔整个身体都靠在水池上边。

庆小兔把水枪的盖子打开,庆小兔拧开水龙头。

水龙头马上就喷出水来,庆小兔把龙头往回调一下,庆小兔让水龙头的水小一点,水龙头的水细细地流向水枪,庆小兔也知道细水长流,庆小兔也懂得节约用水。

外婆过来,外婆用手指着庆小兔说:“这上边脏不脏呀,等一会你的衣服就变成抹布了。”

我说:“小孩子要玩,小孩子就不可能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脏了就我们辛苦一下,多给庆小兔洗几件衣服。”

水池里还有一个塑料桶,桶里还有一个大的塑料勺子。

庆小兔把水枪放进水桶里,庆小兔拿着勺子在舀水。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劳动,庆小兔玩了半个小时。

庆小兔说:“衣服湿了。”

我看庆小兔的袖口湿了。

我说:“不要紧,我们把袖口卷一下。”

庆小兔举起胳膊说:“袖子也湿了。”

我这才发现庆小兔的袖子后边都湿了,庆小兔上衣胸部也有水的痕迹。

庆小兔说:“换衣服。”

庆小兔把手在水龙头下边洗了几下,庆小兔说:“擦手。”

我给庆小兔把手上的水擦干了,庆小兔又把手放进水桶里洗,庆小兔把手拿出来,我正准备给庆小兔擦手,庆小兔说:“不用擦,甩几下。”

庆小兔把手在空中用力甩了几下,庆小兔说:“没有水了。”

于是把庆小兔的上衣换了。

庆小兔说:“宝宝巴士。”

庆小兔继续在看《宝宝巴士之神奇汉字》

庆小兔拿着一块面包在吃。

我对外婆说:“以后不要把这些零食放在茶几上,庆小兔一会吃了两块,这两块下肚,庆小兔中午的饭也就不会吃了。”

外婆说:“我也没有把这些放在这里。”

我说:“她们都是为了吃的方便,她们把零食都放在茶几上。”

不过这一块面包庆小兔只是咬掉一个尖子。

三集《宝宝巴士之神奇汉字》快看完了。

我说:“看完这一集我们就不看了。”

我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只是坐了一会,庆小兔说:“看飞侠。”

我说:“你刚刚看了宝宝巴士,你怎么又要看飞侠。”

庆小兔摆动着手说:“要。”

我说:“看一会电视就要休息一会,眼睛一直看着电视机,会把眼睛看坏的。”

昨天就看到一则新闻《世卫新指南:幼儿每日看电子屏幕时间不能超小时》。

世卫组织在这份指南中说,岁的幼儿一天中进行各种身体活动的时间应该不少于小时,不足岁的婴儿每天需多次开展多种形式的活动,尤其是在地板上的互动游戏,并避免接触所有电子屏幕。

世卫组织认为,许多儿童看电视或玩平板电脑时间过长,挤压了睡眠时间。岁以下婴儿每天需保证十二十六小时睡眠时间,岁幼儿每天需要十一十四小时睡眠,岁幼儿每天需十三小时睡眠。

世卫组织表示,幼年是身体和认知能力快速发育期,在此期间养成积极活动、避免久坐和保证睡眠的习惯,有助于塑造童年、青春期和成年期的健康生活方式,避免肥胖症及相关疾病。

这一建议已经引发了一些家长的讨论。一些规定限制对孩子未来的发展也许是一件好事。但最重要的还是结合自己的判断,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来规定这个时长。

英国皇家儿科学院指出,使用电子屏幕对孩子本身没有什么危害,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只是想让孩子们保持活跃。其实这条建议更应该对父母做出规定,家长应避免无效陪伴,少看电子屏幕,多陪孩子成长。

庆小兔看电视的时间是比世卫新指南要求的长一点,但是庆小兔活动的时间比大部分孩子都长。庆小兔的电视是控制在半个小时以内,庆小兔看的节目都是和学习有关。庆小兔的学习并不是所谓的老师讲课,而是让庆小兔在看电视的过程中获得知识。庆小兔的动画片都是我精心挑选的,第一内容要有知识性,情节不能有任何打打杀杀没有血腥,我选择的动画片大部分都是原版外语片。

庆小兔睡眠时间始终保持在十三个小时以上,但是我们不会让庆小兔无休止地睡觉,该睡觉的时候必睡觉必须睡觉,该起来的时候一定要起来。

庆小兔只要起来,庆小兔就会一直在运动中,庆小兔玩什么我一般都不会干涉,如果可能会对庆小兔造成危险,我就会告诉庆小兔危险是什么,如果庆小兔想玩的东西风险很大或者根本就不允许,我会告诉庆小兔这些东西不能玩,我还要告诉他为什么不能玩。

庆小兔小时候我是寸步不离,庆小兔已经两岁四个月了,我从来没有让庆小兔离开我的视线。我就是写日记,也是在庆小兔睡觉看电视的时候。

可能有一些人不相信,我从来不在手机上看新闻,我的手机就是接电话,我的手机是给庆小兔拍照录像的。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庆小兔说:“不吃饭。”

我在吃饭,庆小兔爬到客厅的窗台上。

庆小兔转过身体,庆小兔背靠着窗户,庆小兔一步步地往一边走。

我说:“庆小兔,你这样很危险,你要是摔下来会很疼的。”

庆小兔还是坚持在窗台上移动。

窗台距地面五十厘米,窗台只要十五厘米宽,庆小兔在上边战战兢兢地走,庆小兔跟所有的小男孩一样玩的是一种刺激。

庆小兔还是小心翼翼,庆小兔说:“外公来。”

庆小兔要我站在他的跟前,我就端着碗跟在庆小兔一起移动。

庆小兔在窗台上来回走了五六趟,今天庆小兔又是在窗台上走的是全程,窗台可能有六米长。

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搬了出来,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的门打开,庆小兔一个手拉开越野攀爬车的大门,庆小兔在汽车驾驶室里掏什么。

驾驶室里的东西拿不出来,庆小兔使劲地扳着驾驶室的门,庆小兔想把驾驶室的门开的更大一点,驾驶室的门几乎就要散架,我连忙让庆小兔把手松开。

我说:“你在拿什么呀,你都要把汽车的门扳坏了。”

庆小兔用手指头勾住驾驶室的东西让我看,庆小兔说:“拿不出来。”

原来庆小兔把半支铅笔塞进驾驶室里。

庆小兔问:“遥控器呢?”

我说:“汽车是你在玩的,你怎么问外公呀?”

庆小兔又回到屋里,庆小兔把遥控器找了出来。

庆小兔打开遥控器,庆小兔按动遥控器的开关。

庆小兔说:“没有动。”

我说:“汽车没有电了。”

庆小兔马上跑到电视柜跟前,庆小兔从抽屉里拿出几节没有拆开包装的五号电池。

庆小兔说:“外公打开。”

我说:“这个汽车不是装干电池的,这个汽车是充电的。”

庆小兔马上跑到储藏室里拿了螺丝刀。

庆小兔说:“小九开。”

拧螺丝庆小兔只能比葫芦画瓢,庆小兔拧了几下也没有把螺丝钉拧下来。

我把电池盒打开,我把黄色的充电电池拿了出来,庆小兔拿着充电电池,庆小兔把充电电池放进电视柜抽屉里。

我问:“你怎么把电池放到抽屉里?”

庆小兔说:“放一起。”

原来抽屉里还有一副这样的充电电池,我说:“电池还要充电才能用。”

我看庆小兔在把茶几上的东西往沙发上放,庆小兔把茶几上的所有的东西都搬到沙发上,庆小兔把茶几上清理的干干净净开汽车,这是庆小兔第一次这样做。

庆小兔推着越野攀爬车在茶几上走。

外婆过来问:“是你把东西放在沙发上的?”

我说:“是庆小兔放的。”

外婆说:“小九还知道把茶几上的东西都移到沙发上呀。”

一会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搬到床上,庆小兔把一辆大汽车也搬到床上,庆小兔脱了鞋,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侧着放在枕头上。

庆小兔说:“汽车睡觉了。”

庆小兔把大汽车放在枕头另一边,庆小兔说:“外公,睡觉了。”

我就躺在庆小兔的旁边,庆小兔喊道:“外婆,喝奶。”

于是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和我们一起睡觉了。

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从玩具箱里拿了出来,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放在飘窗上开。

庆小兔一边倒车,庆小兔一边说:“倒车,请注意。”

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放到大床的边缘木框上开,庆小兔让一辆卡车挖掘机也参加比赛行列里。

庆小兔一个手推着一辆汽车在木框来回走。

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挖掘机放在床上,柔软的被褥使越野攀爬车挖掘机不好再推,于是庆小兔放下挖掘机,庆小兔两个手推着越野攀爬车在走。

庆小兔推着越野攀爬车歪倒到床边,庆小兔大声地喊道:“救命呀!快来救命呀!”

越野攀爬车在倒车,越野攀爬车来到挖掘机跟前。

庆小兔说:“倒车,请注意。”

越野攀爬车已经碰到挖掘机。

庆小兔说:“汽车来了,请让开。”

庆小兔一个手把挖掘机推到一旁,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开了过去。

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挖掘机放在姨妈的床上。

我说:“庆小兔,这是姨妈的床,我们还是到我们自己的床上吧。”

庆小兔说:“不要。”

就在这时候外婆进来了。

外婆说:“你怎么让小九在她们床上玩呢?”

我说:“我跟他说了,他要在这里玩。”

外婆说:“他要你就让他玩,她们看见会说的。”

就在这时候姨爹也跟着进来了。

姨爹对我说:“这就是你不对了。”

我还是把庆小兔汽车搬到我们房间里。

是的,一般来说,一百个人会有九十九个人会说我做的不对。

对于姨爹来说,他也喜欢庆小兔,但是这个是姨妈姨爹的家,庆小兔的行为已经影响了他们家的规范。

姨妈的家,也是我们的家,我们有权居住,我们只有使用权,我们生活中一定程度上要遵循姨妈姨爹的生活习惯,我们不可能把自己的一切理念在这里延续。

同样庆小兔在姨妈姨爹面前也不能随心所欲。

我对这样事情看的很淡,我要的庆小兔玩,我只要不会对庆小兔造成危险,只要庆小兔不会对固定资产造成实质性的破坏,我一般不会阻拦庆小兔的任何举动。

东西脏了可以再洗,东西坏了可以修理,东西不能用了可以再买。一个孩子的童年是有限的,只要庆小兔天马行空,只要他敢想敢干,我都会放开手让庆小兔玩。

屋里庆小兔活动的场地就这么大,我认为屋里的一切都可以成为庆小兔的运动场。我们不能要求庆小兔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我们不能要求庆小兔文文静静像一个大家闺秀规规矩矩,孩子就是孩子,孩子眼里看到的和成年人是不一样的,就像小孩子玩泥巴在地上爬,大人总认为这有损形象。不能用我们的思路见解去要求一个还是朦朦胧胧的孩子,我要的是只要庆小兔可以玩,只要庆小兔想怎么玩,我都可以满足庆小兔的要求。

同样一样事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可能会是截然不同的理解。

同样孩子一岁是一个样,二岁又是一个样,等到孩子长大成人了,孩子就可能完全变了样。

今天庆兔兔晚上不到市里上课,星期五庆兔兔十六点半放学,庆兔兔回来就把作业做了一些,庆兔兔还把体育运动项目也做完了。

庆小兔听见庆兔兔跳绳拍球的声音,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

庆兔兔说:“弟弟,你起来,哥哥跟你看电视。”

庆小兔马上就起来了。

我说:“庆兔兔,你看电视,不要看那些打打杀杀的动画片。”

姨妈回来了。

姨妈问:“庆兔兔,你怎么没有去市里呀?”

庆兔兔马上站起来说:“姨妈送我去。”

外婆说:“妈妈说,今天庆兔兔没有课。”

姨妈说:“没有课,为什么回来不马上做作业呢?”

外婆说:“庆兔兔做了一会作业,庆兔兔要休息一会,庆兔兔借小九的名义把电视机打开了。”

庆兔兔马上就跑进书房,庆兔兔站在书房门口偷偷地看电视。

外婆说:“庆兔兔,你还不进去做作业呀?”

姨爹说:“把电视机关了,他就不是看不成了。”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拿起遥控器,庆小兔抱着越野攀爬车来到客厅,庆小兔按动开关在客厅里飞驰,越野攀爬车激烈地撞击着遇到的障碍物,客厅里除了越野攀爬车的马达轰鸣声又多了轰轰隆隆的撞击声。

姨爹说:“小九,你把汽车到外公的房间里开。”

前几天庆小兔还不敢站在跟前开越野攀爬车,今天庆小兔已经站在越野攀爬车跟前操纵遥控车了。

越野攀爬车在房间里轰鸣着,越野攀爬车在剧烈的撞击着家具,越野攀爬车慢慢地慢了下来。

庆小兔还是抱着遥控器在指挥越野攀爬车。

我说:“汽车没有电了。”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庆小兔用手指着越野攀爬车说:“外婆,没有电了。”

外婆说:“汽车要吃饭了,我们小九也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汽车没有嘴巴,汽车不能吃饭,小九也不吃饭。”

庆小兔爬上客厅的窗台上,庆小兔喊:“外公来。”

我说:“庆小兔,你一个人不要站在窗台上,这样是很危险的。”

庆小兔站在狭窄的窗台上,庆小兔小心翼翼地转过身。

庆小兔招招手说:“外公来。”

我站在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两条腿不断地在平行移动着。

庆小兔说:“像一个螃蟹,爬呀爬。”

这一只大螃蟹,不惧怕危险,一次次地在窗台上从这一边走到另一头。

当然没有我的保护,庆小兔是不敢在上边走的。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