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67和蜗牛亲密接触

2020-01-10 06:56 | 宝宝成长

2867-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星期日小雨22~15℃客厅早晨温度20PM2.5-55

雨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雨不紧不慢地在下着,楼下雨棚滴滴答答的声音不绝于耳,从睡下到醒来好像雨就没有停下来过。

庆小兔躺在床上不时地转动身体。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睡到这里了?”

庆小兔头已经来到大床的边沿。

外婆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哼哼着不愿意起来。

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犟着扭动身体。

妈妈说:“妈妈来了,妈妈给小九洗屁股。”

给庆小兔喂药,庆小兔摆着手不要,外婆妈妈两个人不断地给庆小兔说好话,庆小兔还是把药喝了下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对我说:“看电视。”

我说:“你跟妈妈说。”

妈妈说:“不能看电视,妈妈给你播放萌鸡的故事。”

外婆说:“我们走吧。”

庆小兔马上打开门就出去了。

庆小兔问:“哥哥呢?”

我说:“哥哥去打架子鼓了。”

庆小兔问:“外婆呢?”

我说:“外婆在做饭。”

庆小兔问:“姨妈呢?”

我说:“姨妈在看书,姨妈要考试了,你要不要看书呀?”

庆小兔说:“外公抱。”

我说:“外公抱着的呀?”

庆小兔把我的上身往上拉。

庆小兔说:“这样抱,外公站起来。”

外婆过来说

外婆说:“外公一直这样抱着,外公会受不了的。”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问:“姨爹呢?”

我说:“姨爹在上班。”

庆小兔问:“妈妈呢?”

庆小兔说:“妈妈不见了。”

看了《奇奇妙妙屋》,庆小兔要我把他抱起来。

庆小兔问:“姨妈呢?”

我说:“姨妈在看书。”

庆小兔说:“看一看。”

我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还是举着手让我抱,庆小兔只是站在门口往屋里看了一眼。

庆小兔说:“姨妈在看书。”

庆小兔要看《宝宝巴士》,不知道这一会怎么了不能上网。

庆小兔问:“怎么没有了。”

我说:“外公也不知道。”

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

我问:“是不是要睡觉呀?”

庆小兔说:“蜗牛。”

于是抱着庆小兔来到阳光房,庆小兔看昨天捉的蜗牛。

我说:“你数一数,有几个蜗牛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一个小一点的蜗牛说:“蜗牛没有长大。”

庆小兔又用手指着一个大蜗牛,庆小兔说:“大蜗牛在爬。”

庆小兔在喊:“外婆。”

外婆问:“小九干什么?”

我说:“庆小兔要你去看蜗牛。”

外婆放下手里的菜来到窗户跟前,外婆朝盒子里看了一眼,外婆惊奇地是:“这么大的蜗牛呀。”

庆小兔说:“对呀,大蜗牛。”

外婆说:“蜗牛是害虫,蜗牛吃树叶,吃蔬菜。”

庆小兔说:“蜗牛有一个壳。”

我说:“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庆小兔说:“大蜗牛在那里抓的。”

庆小兔把手又指向另一边,庆小兔说:“那里有小蜗牛。”

外婆说:“哦,我们小九抓的蜗牛呀?”

庆小兔说:“姨妈抓的,小九拿的。”

庆小兔端着盒子说:“下雨了,没有伞。”

庆小兔把盒子端到大毛的嘴跟前,大毛连闻也没有闻一下,大毛只是瞄了蜗牛一眼,大毛转身走开了。

庆小兔端着盒子跟着大毛走,大毛干脆钻进藤椅下边趴下来。

庆小兔把盒子放在大毛的嘴边,大毛马上把头转向一边,庆小兔伸出脚,庆小兔用脚让大毛把头转过来,大毛只好从藤椅下边走出来。

庆小兔用手在大毛身上抚摸着,庆小兔说:“大毛不吃蜗牛。”

大毛不时地把头转过来,大毛用鼻子在庆小兔的手里闻,庆小兔马上把手背到后边。大毛把头转跟前,庆小兔两个手夹着大毛的脸颊,庆小兔晃动着大毛的头。

我说:“当心大毛咬你一下。”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庆小兔把手伸过去,庆小兔用胳膊搂住大毛的脖子,庆小兔另外一个手一起抱着大毛,大毛挣扎着把头缩了回去。

庆小兔回到屋里,庆小兔小心翼翼地说:“看飞侠。”

我说:“可以看,我们刚刚摸了大毛的,我们去洗一下手。”

庆小兔马上就往厨房跑。

庆小兔说:“外婆,我的手洗干净了。”

外婆说:“我们小九爱干净。”

庆小兔说:“吃这个。”

庆小兔用手指着桂圆说。

外婆问:“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桂圆。”

外婆说:“以后就要说,我要吃桂圆。”

桂圆每次就让庆小兔吃五六颗,因为桂圆的口味好,庆小兔总是还想吃。

外婆说:“桂圆吃多了会上火,我们过一会再吃。”

庆小兔也就不会再要吃桂圆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金鱼说:“鱼。”

几条金鱼都把嘴伸出水面在吸气。

我说:“水里没有氧气了。”

“开。”庆小兔说。

庆小兔按了一下开关,马上鱼缸里泛起许多细小的泡泡。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空气,这个可以给金鱼增加氧气。”

“喂鱼。”庆小兔说。

我拿着鱼食,庆小兔用手指头捏着鱼食往鱼缸里放。

庆小兔说:“鱼,来吃。”

我说:“你跟姨妈说一下,说喂鱼了。”

庆小兔跑到姨妈房间门口。

庆小兔说:“姨妈。”

姨妈问:“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喂鱼了。”

姨妈说:“哦,我们小九帮着姨妈喂鱼了。”

“楼梯。”庆小兔说,庆小兔要拿人字梯。

庆小兔爬到人字梯的最高处,庆小兔把手伸进鱼缸里。

庆小兔用手在水里划动着,很快庆小兔的整个手掌都进到水里。

我说:“你会把袖子打湿的。”

庆小兔把胳膊拿出来,庆小兔说:“外公,卷。”

我帮着把庆小兔的袖子卷高。

这样一来庆小兔更加肆无忌惮,庆小兔把手腕也伸出水里,庆小兔使劲地搅动鱼缸里的水,很快金鱼一条条都潜入水底。

外婆说:“你怎么让他玩水呢?”

我没有说话,除了我,没有人会让庆小兔在鱼缸里折腾,他们也不会让我叫庆小兔玩水的。

我说:“你的袖子都湿了。”

庆小兔说:“还要玩。”

我说:“我们用电吹风把袖子吹一下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同意用电吹风吹衣服。

先给庆小兔洗手,再拿电吹风给庆小兔吹衣服,庆小兔把手凑到电吹风跟前凑热闹。

我说:“当心电吹风很烫的。”

庆小兔又把手缩了回去,庆小兔又慢慢地把手靠近电吹风跟前。

庆小兔拿了一颗桂圆,庆小兔说:“吃。”

我说:“等外公把袖子吹干了,外公给你剥,不过你只能吃一颗桂圆哟。”

庆小兔说:“好。”

庆小兔拿着桂圆在电吹风的风口上吹。

看见厨房盘子里还有两个饺子,庆小兔说:“要吃。”

庆小兔坐在那里没有两分钟,碗里的饺子就搬到庆小兔的嘴巴里。

庆小兔看见餐桌上还有煎饼。

庆小兔说:“吃饼。”

外婆说:“还要热一下。”

外婆在热饼,庆小兔就在一旁看着,外婆拿着饼撕下一块,庆小兔说:“大的。”

外婆说:“还有一点烫。”

庆小兔把手缩了回来。

外婆把饼送到庆小兔的嘴边,庆小兔还把头往后退。

庆小兔说:“烫。”

外婆说:“这个不烫了。”

庆小兔把嘴张开的小小的,庆小兔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饼,庆小兔又松开牙齿,庆小兔说:“烫。”

外婆说:“这个已经不烫了。”

庆小兔这才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口。

十二点半才看见庆兔兔骑着自行车过来了。

庆小兔不要吃饭。

外婆说:“他刚刚吃了,他不吃就不吃,等一会饿了他会吃的吗,睡觉还可以喝牛奶。”

庆兔兔站在餐桌跟前,庆兔兔拿着筷子说:“我还不饿,我不想吃饭。”

外婆问:“你怎么又不想吃饭了?”

庆兔兔说:“我早上吃多了?”

妈妈问:“你早上都吃了什么?”

庆兔兔说:“我吃了饼,我吃了饺子,我还喝了牛奶。”

姨妈说:“早上吃的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中午你不想吃饭,到晚上又要吃那么多?”

妈妈说:“你就坐下来少吃一点,中午不吃饭,下午会饿的,你肚子会不舒服的。”

我睡觉起来,庆兔兔庆小兔还在阳光房玩。

外婆喊庆小兔睡觉,庆小兔说:“不睡觉。”

外婆说:“你不喝牛奶了?”

庆小兔说:“我不喝牛奶。”

外婆说:“那外婆去睡觉了。”

庆小兔说:“外婆去睡觉。”

庆兔兔进来了,庆兔兔说:“小九,进来。”

妈妈说:“你不要管小九,你下午还要回去做作业。”

庆兔兔还是回头叫庆小兔回来。

妈妈说:“你不走,一会小九看见我们走了,小九会闹的。”

庆兔兔这才骑着自行车走了。

庆小兔走到阶梯跟前。

庆小兔用手指着底下的盒子说:“蜗牛盖上了。”

阳光房的地上放着装蜗牛的盒子,盒子上盖着两块像砖头那么大的泡沫塑料。

庆小兔说:“蜗牛跑不出来了。”

我问:“蜗牛是你盖的吗?”

庆小兔说:“是小九盖的。”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庆小兔问:“哥哥呢?”

我说:“哥哥去做作业了。”

庆小兔问:“妈妈呢?”

我说:“妈妈去给哥哥辅导功课了。”

庆小兔问:“爸爸呢?”

我说:“爸爸在上班呀。”

庆小兔说:“爸爸坐飞机上班。”

庆小兔问:“姨妈呢?”

我说:“姨妈在睡觉。”

庆小兔说:“我看看。”

我说:“姨妈关着门呢。”

庆小兔说:“小九开。”

我把庆小兔抱到姨妈房间门口,发现姨妈已经起来,庆小兔把头探进去看了一眼,庆小兔说:“姨妈在看书。”

庆小兔说:“出去。”

我们来到阳光房。

庆小兔发现一只蜗牛从盒子了探出头来,庆小兔走过去把泡沫塑料拿起来,两只蜗牛已经爬到泡沫塑料上,因为泡沫塑料很轻,一只蜗牛把头拱到盒子外边来了。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泡沫塑料,庆小兔一个手用指头轻轻地捏着蜗牛壳,庆小兔用劲拉着蜗牛,蜗牛很大,蜗牛的附着力也很强,蜗牛已经被拽出那么长了,蜗牛也没有离开泡沫塑料板上。

庆小兔继续用力撕扯着蜗牛,蜗牛终于被拉脱下来,庆小兔的手也被高高的甩到后边,突然的脱离让庆小兔吓一跳,庆小兔不由自主地把手一松,蜗牛被远远地甩了出去。

庆小兔把蜗牛捡回来放进盒子里,庆小兔又把另外一个蜗牛拽了下来。

我要把泡沫塑料板盖上去,庆小兔要把还在盒子壁上爬的蜗牛一个个拉扯下来。

我说:“不要紧,蜗牛爬不出来。”

庆小兔说:“蜗牛会爬出来的。”

庆小兔拿着泡沫塑料板往盒子上盖,庆小兔一个手放上一块泡沫塑料板,庆小兔另一块泡沫塑料板就不知道怎么放了。

泡沫塑料板跟红砖一样大,泡沫塑料板是一个长方形,庆小兔把泡沫塑料板长的方向靠在一起,泡沫塑料板又太长了,泡沫塑料板跑到盒子外边。

庆小兔来回了折腾了好几次,庆小兔这才把泡沫塑料板窄的一面靠在一起。

庆小兔抬头看见了泡泡水的瓶子,庆小兔说:“吹泡泡。”

庆小兔吹了几次,庆小兔把泡泡水递给我,庆小兔说:“外公吹。”

庆小兔拿起一块鹅卵石,庆小兔要我把泡泡吹在鹅卵石上。

泡泡并不能随心所欲,泡泡虽然很多,却泡泡四处散开。

庆小兔拿着鹅卵石去打泡泡,虽然庆小兔很用功,庆小兔没有打到几个泡泡,泡泡碰到地面就马上破碎了。

偶尔会出现几个泡泡粘连在一起,大泡泡停留在地面上,庆小兔用鹅卵石去打,庆小兔用脚去踩。

庆小兔说:“吹大泡泡。”

我忽然发现一种叶子很细碎的植物,叶子闻起来还有一点药味,在这棵植株的叶片上挂了许多泡泡,我试了一下,吹上去的泡泡基本上都不会破碎。

于是我就不断地往这棵植株上吹泡泡,庆小兔站在旁边,庆小兔用手不断地把泡泡戳破。

庆小兔回来了。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用手指着沙发说:“睡这里。”

我说:“这里怎么睡呀?”

庆小兔说:“这里可以睡。”

我让庆小兔睡在沙发的比较宽的一面,我把抱枕堆砌在庆小兔的旁边,庆小兔喝完奶很快就睡着了。

今天庆小兔明显精神好了许多,测量体温也基本上正常。

吃完晚饭我在电脑上写日记,庆小兔跑过来用手指着姨妈的房间说:“外公,屋里没有开灯。”

我说:“你不是会开灯吗?”

庆小兔说:“外公开。”

我把灯打开,庆小兔推了我一下说:“外公到那里去。”

庆小兔咣铛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庆兔兔过来开门。

我说:“当心弟弟的手在门口。”

庆兔兔悄悄地推开门,庆兔兔大声地叫道:“小九屙巴巴了。”

我连忙过去扒开庆小兔的裤子,庆小兔的巴巴刚刚屙出来。

妈妈要给庆小兔兜纸尿裤,我说:“没有睡觉,兜什么尿不湿呀?”

妈妈说:“万一尿裤子怎么办?”

我说:“既然已经摆脱了尿不湿。就不要再给庆小兔兜尿不湿了,这一个方式就要延续下去,要不我们就要前功尽弃。”

妈妈说:“不是小九不愿意端尿吗?”

我说:“尿不尿,不能以愿不愿意做标准,要看庆小兔是不是喝了水,喝水了,喝奶了,就要勤一点端尿。如果没有喝奶喝水,庆小兔已经端不出尿来了,你还十分钟端一次尿,庆小兔肯定不愿意了,今天庆小兔尿过一次裤子吗?”

晚饭姨妈外婆蒸的是馒头,外婆每天晚上还要煮一锅稀饭。

庆小兔拿起一个馒头就啃了起来。

庆兔兔说:“我要吃饺子。”

于是外婆给庆兔兔和妈妈煮了饺子。

妈妈庆兔兔在吃饺子,庆小兔也坐在妈妈的腿上要吃饺子。

看着庆小兔吃饭的样子,庆小兔就好像病好了一样。

庆兔兔在看书,庆小兔就站在庆兔兔的背后,庆小兔背靠背地倚在庆兔兔的背后。

我说:“庆小兔,你这样很危险,当心从沙发上摔下来。”

庆小兔回头看看我,庆小兔对着我笑一下。

庆兔兔觉得庆小兔靠在身上不舒服,庆兔兔想躲开庆小兔。

我说:“庆兔兔,你不要移动身体,当心弟弟靠了一个空从沙发上摔下来。”

庆小兔没有用力靠着庆兔兔,庆兔兔也没有大幅度移动身体,但是庆小兔还是往后踉跄了一下,庆小兔马上停止了这种危险行动。

庆小兔过来坐在庆兔兔旁边,庆小兔用手拉着书的一边,庆小兔说:“大家看。”

庆兔兔把书努力不让庆小兔拉过去。

我说:“庆兔兔,你就大声地念书,这样你也看书了,你也给弟弟读书了。”

庆兔兔放下书不看了,庆小兔拿起一本书说:“外公念。”

我给庆小兔念了《猫和老虎》《青蛙搬家》《龟兔赛跑》《狮子和老鼠》。

外婆跟妈妈说了庆兔兔数学考试卷的事情。

外婆问:“你给庆兔兔讲过没有?”

妈妈说:“庆兔兔又不是不会,庆兔兔是没用仔细看题。”

姨妈说:“数学题庆兔兔基本上都会,就是庆兔兔不愿意去动笔去算,庆兔兔宁可坐在那里想,也不愿意动手写一下竖式。”

庆小兔今天午睡睡了一个好觉,庆小兔睡了三个小时,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庆小兔的发烧开始好转了。

庆兔兔在削梨,庆兔兔在切梨。

突然听到姨妈说:“庆兔兔,你不用这把刀切梨。”

我回头看,庆兔兔拿着一把尖刀在切梨。

这是妈妈从德国买回来的一套厨房餐具,这一把刀又尖又薄又很窄,我拿着用都有一点提心吊胆。看着庆兔兔笨拙地在切梨我确实吓一跳。

我说:“庆兔兔,小心一点,以后不能再用这把刀了,这把刀有一点太快了。你现在还有一点小,以后这种动刀子的事情,等你再大一点再用。”

庆兔兔把切好的梨一块块分给所有的人。

妈妈对庆小兔说:“你看,哥哥就知道把梨分给大家吃,小九以后也要这样哟。”

姨妈接过梨说:“这是给姨妈的吗,姨妈谢谢你了。”

庆兔兔拿了一块梨递给外婆。

外婆说:“外婆不吃,你拿着自己吃吧。”

庆兔兔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庆兔兔又重新拿了一块递给外婆。

我说:“他们给的你就拿着,这是他们的一片心。”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