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66玩具刀枪入库

2020-01-09 06:58 | 宝宝成长

2866-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星期六小雨24~18℃客厅早晨温度22PM2.5-80

昨天晚上回来我只看见客厅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我却没有注意到妈妈把玩具放在哪里,今天早上我来到妈妈的房间,我才发现妈妈把庆小兔的玩具箱都码在了飘窗上。

庆小兔刚刚会找玩具玩,庆兔兔已经在上学,妈妈认为庆兔兔这么大的孩子玩具就要有规有矩,庆兔兔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满屋子都是玩具,妈妈买了好几个大的塑料箱把玩具都埋了进去。

妈妈忘了庆小兔还是一个更小的孩子,庆小兔还打不开这么大的玩具箱,这些玩具可能会跟庆小兔擦肩而过,不是庆小兔没有玩具,而是庆小兔知道而拿不到玩具。

妈妈办培训班,妈妈不是为了钱,妈妈又不是为了庆兔兔,更不可能是为了庆小兔,妈妈也不是为了体验回味教师的感觉。

如果妈妈是想为一番事业做准备,我就更不相信了,因为我们一家人基本上都是技术性人才。我们可以为学校校长打工,我们可以为工厂老板挣钱,我们不可能引领千军万马。就是那个带领几个十几个创造奇迹,我们却不可带领一个企业走向未来。

人有自知之明,不要异想天开,自己是什么材料就要放到应该放的地方去,是好钢就把钢放在刀刃上,是一块铁就是做一颗螺丝钉也是为社会做贡献。

妈妈为了开这个培训班,妈妈把自家的课堂布置成一个大孩子的教室。庆小兔原来就有一点望尘莫及的玩具,现在是彻底刀枪入库了,就是我们想在玩具箱里帮着庆小兔找玩具也变得困难重重。同样妈妈给别人讲课,庆小兔看见妈妈的几乎就更少了。庆小兔早上起来妈妈已经上班,妈妈晚上下班,妈妈就一直陪在庆兔兔,等晚上妈妈回来洗完澡,庆小兔跟着妈妈进房间,这才是庆小兔和妈妈接触的时间,庆小兔听妈妈念几本书就结束了和妈妈的会面。

星期六星期天妈妈要讲课,剩余的时间就是妈妈陪着庆兔兔上辅导班。

庆小兔反正知道,只要没有看见妈妈,庆小兔就会说:“妈妈上班了。”

本来爸爸在国外工作,庆小兔已经缺少了一半父母的亲情,现在就连休息日,庆小兔一样看不见妈妈在哪里。

现在庆小兔生病了,姨妈抱着庆小兔在看书学习。

今天庆小兔很乖,庆小兔起来没有哭也没有闹。

庆小兔说:“小雅。”

妈妈问:“你想听什么歌曲呀?”

妈妈把电源插头插上。

庆小兔说:“联网成功。”

这时候喜马拉雅才说:“联网成功。”

庆小兔说:“小雅,小雅。”

喜马拉雅还不怎么听从庆小兔的指挥。

外婆给庆小兔端来药。

外婆说:“今天是樱桃味的哟。”

庆小兔连忙张开嘴。

妈妈说:“这种药是甜的哟。”

庆小兔把药喝进去,庆小兔砸吧嘴看着妈妈。

庆小兔跑到我的跟前说:“樱桃味。”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

庆小兔没有跟妈妈再见,庆小兔就来到大门外。

外婆去一周超市买菜,庆小兔也跟着走进超市,庆小兔要我抱起来,我们沿着货架四处看。

庆小兔就会所有的商品都要说一下,庆小兔不知道的,庆小兔就会问:“这是什么呀?”

来到水果摊位,庆小兔用手指着山楂说:“外公,小西红柿。”

我说:“这个不是小西红柿,这个叫山楂。”

庆小兔说:“山楂。”

我说:“山楂和小西红柿有一点相像,都是红色的,个头大小也差不多大小,西红柿是光溜溜的大红色,山楂身上都是麻麻点点比较粗糙。”

我抱着庆小兔来到蔬菜摊位,庆小兔马上就看到了小西红柿。

庆小兔说:“在这里,小西红柿。”

庆小兔推着童车先从超市出来。

超市门口的跑车滑道跟前站在一个小男孩,男孩好像和庆小兔差不多大小,男孩的妈妈端着一碗热干面在吃着,问了才知道小男孩比庆小兔大五个月。

庆小兔用手指着超市门口冰柜上边的宣传画要男孩看,男孩只是看着庆小兔,男孩没有过来看宣传画。

男孩手里拿着一辆小汽车,庆小兔走了过去,庆小兔用手指着跑道说:“放在这里。”

庆小兔用手沿着跑道转了一圈,男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庆小兔走到跟前去看男孩手里的小汽车,男孩看见庆小兔过来,男孩拿着小汽车往后退去,庆小兔跟着往前走,男孩接着往后退,庆小兔干脆紧跑两步来到男孩的跟前,男孩连忙把小汽车放到背后。庆小兔很快也转到男孩的背后,男孩干脆转身就跑开了。

我把消防车给庆小兔拿了出来,庆小兔把消防车放在轨道上走,男孩看见庆小兔手里的消防车,男孩这才拿着小汽车过来,庆小兔用手指着跑车发射器是:“放在这。”

男孩拿着小汽车没有放下来。

外婆买菜从床上出来,外婆把庆小兔的风火轮跑车拿了出来。

庆小兔把自己的跑车放在发射器上,庆小兔拉动发射器的把柄,庆小兔的小汽车整装待发。庆小兔猛地拍打一下发射按钮,庆小兔把跑车嗖地一声发射出去,小汽车沿着轨道往前走去,庆小兔的小汽车沿着盘旋的轨道开上去又转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发射器,庆小兔又指指男孩手里的汽车,庆小兔说:“放在这里。”

男孩这才把跑车放在发射器上。

这个跑道有两个发射器,于是两个人不断地在发射跑车。

男孩的跑车掉到桌子下边,男孩转过来想捡跑车,庆小兔把跑车捡起来递给男孩。

男孩的妈妈终于把热干面吃完了,男孩跟着妈妈走了,没有了玩伴庆小兔也不玩了。

外婆说:“把汽车给外婆放起来,我们以后再玩。”

庆小兔说:“小九放口袋里。”

外婆说:“你怎么放在口袋里呀?”

庆小兔提起上衣,庆小兔把汽车塞进裤子的口袋里。

庆小兔用手拍拍口袋里的汽车说:“放好了。”

外婆说:“小九,你坐车子吧。”

庆小兔马上就把手伸出来。

我说:“庆小兔你怎么越来越小了,只有小毛毛才要抱着走的。”

这时候在一个商店门口有一个妈妈抱着一个小一点的女孩,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她也要妈妈抱。”

我说:“她小呀,你多大了,你已经是大哥哥了。”

外婆说:“你们先看鱼,我到前边买菜。”

庆小兔说:“看鱼。”

外婆说完,外婆急匆匆地推着车子走了。

我不知道外婆要去哪一个菜店超市买菜,我的手机还在外婆包里放着,没有手机我没有办法找到外婆。

我只好抱着庆小兔去追赶外婆,庆小兔就一个劲地要去看鱼。

我以为外婆要去那个露台菜场去买菜,露台菜场一样也有很多卖鸡卖鱼的摊位。

我说:“我们过马路去那边的菜场去看鱼去。”

等我们追上外婆,外婆并没有过马路去买菜,外婆买完菜就准备回家。

在转弯去姨妈家小区的拐角小超市门口路过。

小超市门口并排放着四台摇摇车,其中三台都在向天高歌。

庆小兔只是朝着摇摇车看了一眼,庆小兔没有要去坐摇摇车。

已经从摇摇车跟前走过了一段路,庆小兔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准备回家了。

庆小兔用手拽住我说:“回去,回去。”

我还以为庆小兔要回去坐摇摇车,其实庆小兔并没有想坐摇摇车。

庆小兔说:“去看鱼。”

庆小兔想着刚才的承诺还没有兑现,我抱着庆小兔来到伍家菜场去看鱼。

庆小兔兴奋地用手指着各种各样的水产品在说着。

“鱼,大鱼。”

“龙虾,大龙虾。”

“牛蛙,牛蛙呱呱呱。”

我说:“牛蛙不是呱呱呱地叫,牛蛙叫的声音像一头牛。”

庆小兔用手指着青蛙说:“青蛙,青蛙呱呱呱。”

远处传来大公鸡喔喔喔的叫声,庆小兔说:“鸡,那里有鸡。”

随着大公鸡的叫声,空气中也弥漫了烫鸡毛的腥臭的味道。

庆小兔用手捂住鼻子说:“臭。”

庆小兔指着一个玻璃水箱说:“乌龟,大乌龟,乌龟的头好高好高。”

看鱼庆小兔是走马观花,庆小兔没有要我停下来驻足观看,倒是庆小兔每一个摊位,每一个放置鱼产品的水盆都要看一眼,一个鱼市庆小兔没有花去十分钟。

看完了鱼,心满意足的庆小兔已经没有其他要求,但是庆小兔就是不愿意下来,我一直抱着庆小兔在走。

外婆说:“小九,我们坐一会车子好不好,外公抱时间长了,外公会生病的,外公生病了,外公就不能带我们小九了。”

庆小兔还是不愿意下来,于是外婆接过庆小兔抱了一段路。

等我把庆小兔接过来,庆小兔又开始他的汽车标识的学习,庆小兔好像又多认识几个汽车标识。

回到家我打开电脑,庆小兔马上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说:“宝宝巴士。”

今天还是看《宝宝巴士之奇妙汉字》,今天是重新看昨天的第一第二集奇妙汉字。

已经看到第二集,我说:“看完这一集我们就不看了,我们休息一下眼睛。”

两集已经看完,我说:“已经看完了,外公关了。”

庆小兔扭动身体说:“还要看,看一集。”

我说:“已经看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们过一会再看,我们出去玩一会好不好?”

庆小兔说:“去江边。”

庆小兔开门就往外边走。

我说:“你不骑扭扭车呀,去江边走那么远,你一直在地上走呀?”

庆小兔说:“不要扭扭车。”

我说:“你不要扭扭车,我们就不能去江边去。”

我还是带着扭扭车出门了。

出了门,庆小兔举起手就要抱着。

我说:“你现在怎么了,生两天病就变成这样了,你的腿呢?”

庆小兔把腿抬起来两下,庆小兔对着我笑了一下。

庆小兔说:“垃圾车来了。”

垃圾车就在路口停下来,庆小兔说:“看垃圾车。”

垃圾车司机从驾驶室里下来,司机把一个垃圾箱拉到垃圾车后边,司机按动车后的控制站的一个按钮,马上车上的马达嗡嗡嗡地响起来。

司机往下扳动一个手柄,垃圾箱沿着垃圾车后边的轨道爬升起来,等垃圾箱上升到最高处,垃圾箱的尾部抬高起来,垃圾箱里的垃圾倾泻到垃圾箱里。垃圾车里的垃圾好像有一点多,垃圾箱的垃圾没有能够倒完,司机扳动另外一个手柄,垃圾车上边的一个顶盖,也是垃圾车的一个刮板,刮板呼叫着把垃圾车后边的垃圾扒到垃圾车的前边,当刮板抬起来的时候,垃圾箱里的垃圾就倾泻干净了。

庆小兔全神贯注地看着司机在清理垃圾,旁边过路的人都一个个捂住鼻子迅速跑了过去。

垃圾车清理完成两个垃圾箱的垃圾,垃圾车呜呜平稳地离开了。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再看一集。”

我说:“不是一集,是再看一次。我们把扭扭车送回家。”

我放下庆小兔,我把扭扭车送回家。

我说:“你要看垃圾车,你就自己下来走。”

庆小兔真的为了看垃圾车的工作,庆小兔不惜任何代价,庆小兔从我的身上下来了。

连着跟着垃圾车走了三个垃圾投放点,垃圾车转弯离开了。

庆小兔说:“垃圾车回家了,外公抱。”

回到家庆小兔问:“姨妈呢?”

我说:“姨妈在复习功课。”

姨妈在复习功课,姨妈准备考高级职称。

庆小兔跑过去开门。

我说:“你不要进去,你跟着姨妈玩,姨妈就复习不好功课了。”

庆小兔还是打开门进去了。

庆小兔说:“姨妈,我看到了乌龟。”

姨妈问:“看到乌龟了,你在哪里看到乌龟了。”

庆小兔说:“外婆买菜。”

姨妈说:“哦,小九在菜场看到乌龟了。”

庆小兔张开两个手说:“大乌龟,乌龟头好高。”

姨妈问:“你还看到了什么?”

庆小兔说:“龙虾。”

姨妈问:“还看见什么了?”

庆小兔说:“还有公鸡。”

姨妈说:“你还看了卖鸡呀。”

庆小兔说:“还有一个小狗。”

姨妈问:“菜场还在卖狗吗?”

庆小兔说:“小狗在跑。”

我把庆小兔叫了出来,就一会功夫庆小兔又去开门。

外婆说:“姨妈在看书。”

庆小兔说:“姨妈,还有大鱼。”

外婆说:“我们让姨妈看书,我们去看花。”

庆小兔一边走一边回头说:“大公鸡,咯咯咯,咯咯咯。”

外婆说:“你到底看的是公鸡还是母鸡呀?”

庆小兔说:“是公鸡,喔喔喔,喔喔喔。”

庆小兔跟着外婆在园子里转了一圈回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有一个蝴蝶。”

我说:“哦,蝴蝶呀。”

庆小兔张开双手学着蝴蝶飞翔的动作,庆小兔说:“飞呀,飞呀。”

庆小兔站在电视机开关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开关让我看。

我说:“看吧。”

庆小兔打开电视机。

外婆问:“小九是你让他看电视了吗?”

我说:“庆小兔不会自己主动把电视机打开的,庆小兔转身站在开关跟前或者用手指着电视机,我答应了以后庆小兔才会去把电视机打开的。”

庆小兔看《宝宝巴士之美食》。

我说:“这个节目很好,介绍每一种饮食,都是用什么用食材,告诉小朋友怎么进行加工,都要经过什么步骤,中间都要加进什么的作料,这是每一个孩子都应该知道的烹饪常识。”

庆小兔要我抱着看,庆小兔看了三集节目,庆小兔的头也歪倒在我的身上。

已经十二点钟了,我说:“我们吃了饭再睡觉。”

庆小兔闭着眼睛说:“不要。”

外婆端着饭过来喂庆小兔,庆小兔发现勺子碰到嘴唇上,庆小兔马上用手把勺子推开。

姨妈说:“小孩子要睡就让他睡。”

我说:“每天庆小兔都是吃完饭一点多睡觉的。”

姨妈说:“他想睡就让他睡吧。”

说真的不愿意随便调整庆小兔的生物钟,小孩子吃饭睡觉不能太随意,不过庆小兔现在是一个特殊情况,特殊情况特殊就要对待。

我和外婆把庆小兔的衣服脱了,给庆小兔兜上纸尿裤,尽管庆小兔不情愿,我们还是把庆小兔的衣服脱了,还是抱着庆小兔来到床上。

我看庆小兔睡深了,我轻轻地把庆小兔放下来,在放下庆小兔的头的时候庆小兔发现了,只好重新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这一次爬到我的身上睡了起来,等我模模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我才把庆小兔放在床上。

妈妈过来的时候,妈妈问:“小九呢?”

外婆说:“小九睡觉了。”

妈妈说:“怎么现在就睡觉了。”

外婆说:“小九这几天还是怏兮兮的。”

妈妈马上问:“小九是不是还在发烧,小九的耳朵是不是在发炎。”

我实在不想听妈妈的一惊一乍,妈妈只要听到庆兔兔庆小兔不舒服,妈妈马上就要去找医生看病。

不知道妈妈听哪个同事说了,小孩子哭闹可能是因为耳朵在发炎,只要庆兔兔庆小兔不舒服,妈妈就想到庆兔兔庆小兔是不是耳朵发炎。

我去接庆兔兔跆拳道下课。

姨妈说:“不是怕庆兔兔找不到地方,是怕庆兔兔在外边玩忘记了上课。”

庆兔兔从跆拳道出来,我发现庆兔兔头发湿漉漉的。

我问:“你是不是冲澡了。”

庆兔兔说:“我出的汗。”

外边的天阴沉阴沉的,天就像要掉下来一样,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雾气。

我问庆兔兔:“你说今天的天气,你应该怎么表达?”

庆兔兔沉寂了一会没有回答。

我说:“这样的天气可以用阴沉沉、灰茫茫、雾茫茫、雾蒙蒙来表达。”

就离培训班还没有几步路,天上就开始冒起雨来,我没有带伞,我把庆兔兔送到门口,我说:“我就不送你上楼了。”

庆兔兔问:“下课谁来接我呀?”

我说:“姨妈来接你。”

当我从公交车上下来的时候,雨已经让马路开始流水了。

如果不是外婆给我送伞,我今天可能就要变成一个落汤鸡了。
外婆说:“今天小九醒了很乖,可能小九今天睡好了。”

回到家,庆小兔正在和姨妈在一起玩,姨妈不时地还有朝书本上看上一眼。

姨妈还要复习功课,我要庆小兔出来玩,庆小兔要看米老鼠。

英文版的《米奇妙妙屋》看完了,庆小兔还要继续看,我没有答应,庆小兔挥动胳膊不断地拍打着我。

庆小兔不再发脾气,庆小兔要我站起来抱,我刚刚坐下来,庆小兔又拉着我:“站起来抱。”

我说:“老是站起来抱,时间长了外公吃不消。”

庆小兔根本就不听我的劝告,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继续要睡着一样。

外婆说:“小九还有一点点烧。”

我说:“好像烧不是很高,发烧一次可能要延续四五天,烧不会轻易退下去的。明天我们还是把电子温度计带来,随时随地给庆小兔测一下体温放心一点。”

外婆说:“这里有水银温度计。”

我说:“庆小兔现在这种状况,他会让我们测量体温吗?”

我说:“可能上个星期豆豆来,豆豆就发烧了,后来庆小兔又和豆豆玩了几次。”

外婆给庆小兔喝药。

外婆说:“草莓味的。”

庆小兔根本就不让药杯靠近,外婆只好拿来勺子强行把药灌进庆小兔的嘴里。

姨妈高级职称考试在即,姨妈没有时间再给庆兔兔辅导功课,妈妈只能自己辅导庆兔兔。

妈妈十点钟才回来,这时候庆小兔已经躺在床上了。

突然外婆的手机响了,庆小兔说:“外婆,手机响了,外婆去。”

这是庆兔兔的电话,外婆拐回来的时候。

庆小兔问:“谁的电话。”

外婆说:“哥哥的。”

庆小兔问:“外公的手机呢?”

外婆说:“外公手机没有响。”

庆小兔问:“妈妈的手机呢?”

外婆说:“妈妈的手机没有拿出来。”

庆小兔问:“姨妈的手机呢?”

外婆说:“姨妈没有来电话。”

庆小兔问:“爸爸呢?”

外婆说:“爸爸今天也没有给小九来电话。”

庆小兔突然发现生蛋的鸭子在书架上放着。

庆小兔说:“鸭子怎么在这个上边。”

我说:“怎么鸭子飞上去了?”

庆小兔说:“鸭子不会飞,鸭子在水里游啊游。”

庆小兔想了一下说:“鸭子两个轮子在转。”

我把鸭子拿下来给庆小兔,庆小兔把鸭子开关打开,鸭蛋从鸭子屁股下边生了出来。

庆小兔拿起鸭蛋看了一眼,庆小兔说:“还有一个鸭蛋呢?”

庆小兔在找鸭蛋,庆小兔说:“还有一个绿色的鸭蛋。”

我这才想起来,另外一个鸭蛋确实一头是绿色的,没有想到庆小兔对事物观察能力那么仔细。

绿色鸭蛋找到了,绿色鸭蛋却被塞进了电子烛台里,不是一般的紧而是用很大的劲硬压进去的。

外婆说:“是不是昨天上课的学生玩过的。”

庆小兔说:“用棍子可以拿出来。”

电子烛台不是通孔,根本没有办法用棍子把鸭蛋捅出来,但是庆小兔却想到用工具把鸭蛋弄出来。

外婆还是用螺丝刀把电子烛台拆卸开来。

庆小兔把绿色鸭蛋拿了过来,庆小兔把鸭蛋放进鸭子背上的孔洞里,鸭子唱着歌把鸭蛋生下来。

庆小兔问:“怎么没有说话呀?”

我说:“你可以把下边的旋钮转一下呀。”

庆小兔把鸭子下边旋钮拧了一下,鸭子马上说:“谁看见我的鸭蛋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