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57今天没有尿裤子

2019-12-31 07:13 | 宝宝成长

2857-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星期四多云转晴天19~10℃客厅早晨温度17PM2.5-44

温度还在下降,屋里的温度已经到了十七度了,几天前的初夏,今天已经变成的初春了。

早上起来就发现天明亮了许多,外边的地面已经干了,天上似乎有了太阳的影子。

今天还是没有给庆小兔兜尿不湿,已经准备实施的方案就要有始有终。。

当庆小兔下楼的时候,太阳公公已经高高兴兴地注视着庆小兔了。

一个叔叔从楼梯走下地下车库。

庆小兔说:“下去一个人。”

一个阿姨要急匆匆地往地下车库走。

庆小兔说:“下去两个人。”

外婆锁了门,外婆从楼上下来。

庆小兔说:“外婆,下边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下车库。

这时候的地下车库已经格外的安静。

庆小兔用手指着空旷的地下车库说:“车走了。”

“车工作了。”

庆小兔开始高声歌唱,庆小兔一边跳,庆小兔一边唱。

庆小兔的舞蹈动作比在家里简单多了,庆小兔的歌声洪亮,庆小兔的歌声在地下车库里回荡。

庆小兔的歌我没有听出唱的是什么,但是庆小兔却唱的兴致勃勃,好在地下车库没有闲人,不要担心庆小兔会影响别人的兴趣。

    小广场没有几个小朋友,而且大部分都是坐在童车里的小朋友。

庆小兔来到对面的三期,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剃着一个锅盖头站在童车里。

庆小兔跑过去,庆小兔站在童车旁边,庆小兔用手指着地面,庆小兔不知道跟男孩说了些什么。

男孩奶奶说:“你下来和小哥哥一起玩。”

男孩下来了,男孩手里拿着一个超级飞侠乐迪,这是一个能够推动却不能变形的超级飞侠。

庆小兔看着男孩手里的超级飞侠,今天庆小兔什么玩具都没有带。

男孩奶奶说:“把你的玩具给哥哥玩一会。”

男孩把乐迪给了庆小兔,庆小兔把乐迪放在地上,庆小兔把乐迪推到男孩跟前。

男孩把乐迪又推了回来,男孩站起来就跑,男孩奶奶推着童车跟在后边跑,庆小兔拿着乐迪跟在后边跑。

我说:“庆小兔,把超级飞侠还给弟弟,弟弟要走了。”

庆小兔加快步伐,庆小兔很快来到男孩跟前,庆小兔把超级飞侠塞进男孩的手里。

男孩并没有走,男孩来到一个小小的广场,广场旁边修着一个像城墙一样的通道。墙体就像积木里的城墙,有门楼,有窗户,也有门洞。墙体两面差不多,墙体是一个圆弧形状。

男孩只是站在旁边看着,庆小兔先在通道里走了一遭,庆小兔过来要男孩跟着走,男孩没有话,男孩只是看着庆小兔在说,庆小兔的话也不多,庆小兔的话就是一个字两个字。

“走。”

“进去。”

“来。”

“不要紧。”

“好玩。”

男孩没有跟着庆小兔走。

庆小兔弯下腰从中间门洞钻进去,门洞很低,门洞可能就七十厘米高。庆小兔低下头一步步往里面走。

男孩奶奶说:“当心碰到头了。”

那么小的洞,庆小兔竟然一点没有擦碰到。

庆小兔返回来,庆小兔要男孩也从门洞进去,男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庆小兔说:“好玩,不要紧。”

庆小兔又从门洞进去,庆小兔从通道走出来。

庆小兔看着男孩走到通道另一头去,庆小兔跑到通道另一端看,结果男孩并没有进去,庆小兔也没有看见男孩。

庆小兔从另一头跑了出来,庆小兔要男孩跟着一起走,男孩还是没有跟着走。

男孩拿着超级飞侠从一条小路跑远了。

庆小兔没有跟着走。

外婆买菜回来了,外婆说:“我们回家吧。”

当我们从三期出去的时候,那个男孩又重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男孩奶奶说:“刚刚还拿着乐迪在玩,一会也不知道放在那里就找不到了。”

我说:“小孩子丢玩具是经常的事情,丢了就丢了,再买一个新的。”

我们在往回走,男孩奶奶也跟着我们一路,原来他们想去四期玩,没有一会功夫跟随的孩子越来越多,都是去四期去玩的小朋友。

庆小兔跟着外婆去四期玩,今天外婆买的菜太多了,我带着菜回姨妈家,我给庆小兔带来扭扭车,我给庆小兔带来玩具,我给庆小兔带了保温杯过来。

那个男孩没有在鱼塘停留,庆小兔也没有喂鱼,男孩一直往游乐场跑去,庆小兔骑在扭扭车来到游乐场。

滑滑梯上已经人满为患,几个孩子都走进篮球场。

我说:“小朋友都去篮球场了。”

庆小兔抬头看看篮球场,庆小兔往小路跟前走了几步,庆小兔把两个手一摊说:“没有球怎么办?”

我说:“有球呀,外公今天带了一个大球。”

庆小兔抱着球刚刚跨进篮球场,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姑娘就过来,小姑娘伸出手要球,庆小兔马上把皮球递给小姑娘。

小姑娘拿着球来到篮球架下边,小姑娘仰起头看着篮球框,小姑娘的奶奶说:“你还想投篮呀。”

小姑娘还是把球扔起来,但是球并没有飞向篮框,球从小姑娘的头上向后飞去。

那个男孩捡起皮球,小姑娘走过来要皮球,男孩把皮球扔到一旁,庆小兔过去把皮球捡起来,庆小兔把皮球递给了小姑娘。

那个男孩拿了不知道是谁的两辆汽车,男孩在地上推几下就扔在那里不管了。

回来发现这两辆汽车是一个我们小区认识的男孩的汽车,男孩奶奶说:“我们放在那里,也不知道谁把它们拿了过来,玩完了,也不还给我们就扔在这里了。”

庆小兔拿出小汽车了,男孩走过来要小汽车,庆小兔把汽车给了男孩。

男孩只是在地上推了几下,男孩把庆小兔的汽车留在篮球场的一个角落里。

庆小兔过去把小汽车拿了过来,庆小兔把小汽车递给我说:“外公给你。”

我接过小汽车,庆小兔说:“外公,放进包里。”

小皮球也很快被冷落在一旁,庆小兔捡起皮球给我,庆小兔说:“外公,放在包里。”

篮球场没有人了,庆小兔重新回到游乐场,庆小兔在玩滑滑梯。

一个高个子的妈妈走过来,她在和我打招呼,我这才知道她是志兔兔的妈妈。

志兔兔的妹妹脸上戴着一副眼镜。

我问:“怎么了,她怎么戴眼镜了?”

志兔兔妈妈说:“不是的,她是戴着玩的,她戴的是一副玩具眼镜。”

我说:“眼镜不能随便戴,小孩子可以戴着玩一会,不能把它当做日常的佩戴,这些儿童眼镜镜片质量很差,会影响孩子的视力发育。”

我看见庆小兔跟着一个胖胖的女孩在玩,当女孩走到爸爸跟前,我才知道是双胞胎姐妹。

双胞胎爸爸手里拿着一碗热干面,爸爸一会自己吃着,爸爸一会又给双胞胎喂热干面。

外婆说:“怎么双胞胎到现在才吃早饭。”

我说:“这是现在年轻人的生活节奏,这样的生活习惯会很快潜移默化在孩子们的未来生活中。”

今天带过来一辆警车,这辆警车成了庆小兔心目中的英雄,庆小兔一天都把警车当做首选。

这辆警车是一辆比较高级的警车,由于后面被王柳虎掰掉了,现在成为一个不会鸣笛不能开的警车了。

庆小兔也来开门,庆小兔把前边一个门也掰下来一块。

庆小兔找来手电筒,庆小兔拿来螺丝刀,庆小兔说:“警车坏了,警车要修理了。”

庆小兔拿着手电筒在警车里面照,庆小兔拿着螺丝刀在警车里面拧。

庆小兔说:“螺丝刀太大了。”

庆小兔来到储藏室去换螺丝刀,庆小兔看见一把刷子,庆小兔拿着刷子比划一下,庆小兔说:“刷子太大了,外公,小刷子呢?”

庆小兔骑着挖掘机来到园子里,这里有姨爹刚刚弄回来的一堆河沙。

挖掘机艰难地骑到沙堆跟前,庆小兔从挖掘机上下来,庆小兔几乎是两个手抱着挖掘机,庆小兔把挖掘机移到沙堆最高处,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挖掘机座椅,庆小兔一个手拉着挖掘机的挖斗,庆小兔把挖斗深深地插入河沙里,庆小兔用挖斗挖满一挖斗河沙,庆小兔两个手拖着挖掘机离开沙堆,庆小兔把河沙运到远处的果树下边,接着庆小兔再把挖掘机搬到沙堆高处继续挖。

庆小兔推着警车往沙堆中间走,庆小兔说:“警车来了,请让开。”

我说:“庆小兔,不要把警车放到沙堆里,你会把沙子都灌进警车里的。”

庆小兔还是把警车开进去,庆小兔把警车翻过来看,庆小兔说:“警车弄脏了,下边都是沙,修理警车。”

庆小兔把警车拿的阳光房,庆小兔在找喷壶,庆小兔又找了一把小刷子。

庆小兔拿着喷壶在给警车冲刷,庆小兔说:“警车在洗澡。”

庆小兔拿着喷壶对着警车底部在喷,庆小兔把警车翻转过来冲,庆小兔把喷壶的喷嘴对着警车窗户里面喷水。

庆小兔拿着刷子在给警车刷沙,警车上边的沙越来越少,地上很快出现一滩河沙。庆小兔拿着喷壶清扫地板砖,庆小兔用刷子在打扫地面。

坐在餐桌旁边吃饭,庆小兔指着绿豆芽说:“芽豆,要芽豆。”

外婆说:“怎么这个变成了芽豆了,这个叫做绿豆芽。”

庆小兔马上说了一次绿豆芽,接下来庆小兔还是把绿豆芽说成芽豆。

外婆说:“小九会跳交谊舞哟,小九知道交谊舞是两个人在转,小九要我和他拉着手跳。”

外婆说:“小九,你跳一个交谊舞让外公看一看。”

庆小兔马上走过来,庆小兔伸出两个手,庆小兔拉着外婆的两个手,庆小兔摇头晃脑地拉着外婆在转圈。

外婆说:“小九好像没有看见过跳交谊舞,他怎么知道跳交谊舞的。”

我说:“可能庆小兔是在电视上看到跳交谊舞的。”

庆小兔推着警车在茶几四周巡逻,庆小兔嘴里在说:“呜呜,警察来了。”

“呜呜,警车来了。”

“呜呜,让开。”

庆小兔的警车所向披靡,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警车路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撞到四散逃开。

我说:“每一个人都一讲究文明,警察一样要文明执法。”

庆小兔的警车马上改变作风。

“呜呜,请让开,警察来了。”

警车从每一个几个的物体上边跳过,不能跳的警车就从旁边绕过。

庆小兔今天跟着去接庆兔兔放学。

抱着庆小兔来到教室往里看,庆小兔说:“哥哥不见了。”

我往教室里看,我一样没有看见庆兔兔在哪里,我还以为庆兔兔今天打扫卫生。

突然奇兔兔的外公说:“我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庆兔兔在阅览室里看书。”

学校的阅览室里有好几个同学在看书,正对面的凳子上坐着一个同学,我误认为这个就是庆兔兔。

我说:“庆小兔,喊哥哥。”

庆小兔往里看着,庆小兔没有喊。

我用手指着前边的男孩说:“喊哥哥呀?”

庆小兔还是没有喊。

我喊了一声庆兔兔,对面的男孩一动不动地继续在看书。

庆小兔却在喊:“哥哥。”

庆兔兔从阅览室的里面转了出来。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碧蓝碧蓝的天一望无边。

我问:“庆兔兔,你觉得要用什么样的句子表达今天的天气。”

庆兔兔说:“蓝天白云。”

我说:“蓝天白云这句话没有错,但是你看,今天天上一朵云也没有呀,就是说表达的不是很确切。写作文你可以随便写,因为看你作文的人并不知道你写作文的时候是不是没有云彩。”

庆小兔说:“我想不起来了。”

我说:“这就要你每次看完书就要在脑子里过一下,熟能生巧,你经常看,你经常写,这时候你这样看见一个什么东西,很多语句单词就会不知不觉的涌现出来。比如今天的天可以用,万里晴空,碧空如洗,万里无云,还有

回到家,我在往电脑里记录接庆兔兔的事情。

突然听见庆兔兔说:“你要向哥哥说对不起。”

我连忙出来看,庆兔兔坐在沙发上吃小颗粒的牛肉干,庆小兔站在地上看着庆兔兔,我不知道庆兔兔要庆小兔道歉,我也不知道庆兔兔给没有给庆小兔牛肉干,但是庆小兔并没有伸出手在要。

我对庆兔兔说:“你吃零食我不管,但是你不要当着庆小兔的面吃零食。”

庆小兔在厨房盘子里拿了一片西红柿。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东西?”

我说:“这是西红柿,你可以吃。”

外婆说:“小九,这是用来烧汤的,等一会外婆烧好了,我们再吃好不好。”

我说:“反正是吃,怎么吃都可以,吃西红柿总比吃零食好。”

姨妈说:“小九今天数数了,小九从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一直到十五,就是一和十没有数。”

姨妈说:“小九,你再数一次让外婆听听。”

庆小兔马上说:“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十,开始跑。”

庆小兔把九给漏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走了,我们要回家了。”

庆小兔推着童车就出门了,我们已经走了二十几米,外婆在后边大声地叫。知道外婆在叫我们,但是不知道外婆在喊什么。

庆小兔推着童车还在前边跑,我只能向着外婆招手,我要外婆快一点跟上。

外婆还在后边大声地叫着,我只好快步往回走了几步。

外婆说:“你把车子给我留下。”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庆小兔推着童车已经走了五六米远了。

说真的我真的很害怕发生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这时候如果撞出一辆没有开灯的电动车,我的个头很高,电动车很远就会注意到,庆小兔一个人,庆小兔个子矮,晚上小区路上光线暗淡,庆小兔完全淹没在灌木丛的阴影里,电动车驾驶员根本就看不到庆小兔的存在。

我连忙往前赶,庆小兔发现我没有跟着过来,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正在回头找我。

我说:“庆小兔推着车子,已经出门了,你能让他不推车吗?你快一点出来不行吗?”

外婆走了过来。

我说:“你知道这样有多么危险吗,如果这时候有车过来,庆小兔可能就可能被车撞上。”

外婆说:“你们就不能等一会吗?”

我说:“既然你已经要庆小兔回家了,你又要庆小兔在那里等着你。”

外婆说:“你们说出来就出来,我还要换衣服,还要换鞋。”

我说:“你不会准备好了,再要庆小兔出来呀?”

出了小区大门,庆小兔把童车给了外婆,庆小兔说:“外婆推。”

庆小兔拉着我说:“外公跑。”

庆小兔马上摆出一副奔跑的架势,庆小兔说:“预备,跑。”

庆小兔一边跑着,庆小兔一边回头看着我是不是在跑,

说真的晚上我不想让庆小兔跑,晚上路上不是看的很清楚,也可能庆小兔个头矮,庆小兔看到的地面和我们不一样,好的是这一段的马路上是不能走汽车的,马路又平坦宽阔。

我也跟着跑,我要始终跑在庆小兔的后边一点,我要显得我也在跑,我快速用力地跺着步子,让庆小兔以为我在拼命的追赶他。

进了小区侧门,外婆说:“门口的泥巴路上有水,不要跑。”

走出泥巴路,庆小兔照样要我跟着跑,庆小兔一直跑回家。

庆小兔这样的跑步已经延续了很多天了。

庆小兔玩具利用率不是庆兔兔一倍两倍而是八倍九倍。

庆小兔没有买过玩具,庆小兔的玩具就是庆兔兔玩过的玩具,当然玩具不分你我,庆小兔和庆兔兔一样是男孩子,只要是玩具,玩具是没用新旧之分的。

乐高小拼装积木,庆兔兔买了不止十盒了,可是我没有见过庆兔兔拼装好几个,现在都零零散散一盒子放在那里。

妈妈回来说:“庆兔兔那一个乐高玩具还没有拼装好,明天给庆兔兔带过去。”

妈妈找了好一会,妈妈也只找到一堆没用拼装完,混合在一起的乐高积木。

庆小兔打开一堆乱七八糟的乐高积木,庆小兔把积木都倒在床上。

庆小兔拿起一样就要问:“这个是什么?”

有一些我还可以猜出来是什么,极个别的我还能根据形状颜色把它们组装起来。

庆小兔不断地问,我不断地回答,最后弄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说:“这些都是哥哥的玩具,以后你问问哥哥知道不知道。”

妈妈回来了,妈妈带着庆小兔洗澡,洗完澡庆小兔兜上尿不湿,今天一天庆小兔没有尿一次裤子。

但愿明天庆小兔也不要尿裤子,还有屙巴巴庆小兔能够叫就好了,今天几次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都说:“不屙巴巴。”

庆小兔洗完澡,庆小兔用手指着头发说:“把头吹一下。”

庆小兔拿着电吹风递给外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