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49日行一千米

2019-12-23 07:02 | 宝宝成长

2849-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星期三多云18~10℃客厅早晨温度16PM2.5-33

尖锐的哭声刺破屋里安静的空气,庆小兔哭了起来,庆小兔喊妈妈,庆小兔要妈妈。

我说:“妈妈不是上班了吗?”

庆小兔的哭声不止,庆小兔还是妈妈妈妈喊一个不停。

我说:“你已经是大宝宝了,你每天都很乖,今天怎么就哭了起来了。”

庆小兔还是一个劲地喊妈妈。

我说:“你要是不听话,外公就不跟你在一起了。”

庆小兔的哭声还是一声高过一声,我从房间里走出来。

哭声渐渐地平息下来,我进屋问:“你要不要喝奶?”

庆小兔说:“喝奶。”

庆小兔喝奶,我把电视机打开。

我把庆小兔扶起来,我说:“我们穿衣服坐着看电视。”

庆小兔不愿意起来,庆小兔也不愿意穿衣服。

我说:“你要是不穿衣服,你也不能看电视,躺着看电视会把眼睛看坏的。”

庆小兔真的没有看电视,庆小兔只是听着,有时候庆小兔会问:“他们说什么呀?”

喝完奶,外婆要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还是赖着不起来。

外婆强行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脱了睡衣才不哭。

因为庆小兔没有看电视,庆小兔穿好衣服说:“看电视。”

于是庆小兔又多看了一集《迪士尼神奇英语》。

我今天特地注意了庆小兔看电视,庆小兔坐在椅子上,庆小兔端端正正一动不动地把一集动画片看完。

庆小兔经常在说话的时候冒出几句英语,不知道是庆小兔每天晚上听妈妈读书学会的,还是庆小兔听录音看英语动画片学会的。

雨后半夜已经没有下了,天空就是一片白色,没有边际,没有一点空隙。

外边没有一点风,天上又没有太阳的影子,穿着昨天的一身衣服并不觉得冷,同样走起路来也没有感觉到热。

昨天外婆说:“我的肩膀有时候疼的抬不起来。”

我跟外婆说了:“你有一点时间,每天就跟着我们一起走一会,适当地活动一会。”

外婆:“我一天到晚忙的转不过弯,我每天还活动的少呀?”

我说:“做家务上班和锻炼身体是两个概念,虽然做家务上班锻炼身体都需要耗费时间,但是家务事上班很多是单一姿势的活动,而锻炼身体是弥补一些没有放松没有活动过的骨骼肌肉。”

外婆说:“家里那么多事情,什么时候能够干完呀?”

我说:“家务事做不完,家务事也没有一个固定的指标。衣服一天一洗也可以,衣服一个星期洗一次别人也看不出脏来。地板你一天扫一次没有说你,你就是一天扫十次,也不会有人来表扬你。你只要想到,如果没有我们,地球一样转,我们只是做了可做可不做的事情,这样你就会发现你还是有时间锻炼身体的。身体是我们自己的,你病病歪歪,没有人会替你去承受痛苦的。”

今天出来外婆建议走大路,走大路虽然远一点,但是走路实际上就是一种锻炼。

外婆给庆小兔半个鸡蛋,外婆给庆小兔半个馒头,庆小兔拿着馒头说:“喂鱼。”

外婆把菜送回家,庆小兔就来到四期看鱼。

今天出来有一点早,外边几乎冷冷清清,就连晨练的广场大妈们都没有出来。

庆小兔说:“花。”

我说:“杜鹃花。”

杜鹃花开了,一丛丛低矮的杜鹃花枝头上,镶嵌着一朵朵美丽的杜鹃花。

庆小兔来到杜鹃花跟前,庆小兔说:“花漂亮。”

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用手就像把杜鹃花的香味捞过来一样,庆小兔把杜鹃花的香味送到自己的鼻子跟前。

庆小兔说:“杜鹃花,好香。”

庆小兔是一个文明看客,庆小兔只是欣赏着杜鹃花的美丽,庆小兔并没有把杜鹃花采摘下来。

鱼塘跟前没有一个人,在第一个小桥上,庆小兔说:“有鱼。”

庆小兔把第一块馒头抛到水里,鱼还有一点远,庆小兔的馒头却抛的不是很远,但是鱼发现了食物,一群鱼蜂拥而至。

庆小兔说:“鱼在吃。”

来到第二个小桥上,这是一个最大的池塘,也是鱼最多的池塘。

庆小兔把一块馒头扔进去,马上池塘里的鱼成群结队地拥到桥底下,一条黄色的大锦鲤张开大嘴,一口就把馒头吞了下去。

庆小兔高兴地说:“鱼吃了。”

庆小兔接二连三地往桥下扔馒头,好像鱼群没有吃早饭一样,扔到池塘里的馒头不用几秒钟,馒头就都消失在鱼嘴里。

庆小兔又来到其他几个鱼塘,庆小兔站在池塘旁边看了又看,庆小兔说:“鱼去哪里了?”

庆小兔蹲下来往水底下看,庆小兔说:“鱼都回家了。”

庆小兔往游乐场走去,庆小兔没有一直沿着小道行走,庆小兔从青石板搭建的小路上去,再沿着青石板一步步下来。

庆小兔每下一个台阶,庆小兔会故意扭动身体,庆小兔还会说一声哎哟。

滑滑梯上还残留了昨天的雨水,庆小兔说:“有水,不能滑。”

一辆汽车从大路驶进地下车库,地下车库就在我们的一旁,汽车的大灯从对面照射过来。

庆小兔说:“车库。”

地下车库出口在我们的另一面,庆小兔顺着小路走了几步,庆小兔又退了回来,庆小兔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走到地下车库的出口。

我用手指着小路说:“你沿着这条路就可以到地下车库了。”

庆小兔站在地下车库出口,庆小兔看着出口里面亮起车灯,庆小兔说:“汽车来了。”

很快一辆汽车从车库底下开了出来。

看了一辆汽车开进去以后,我们听到外婆在喊庆小兔。

我问:“你怎么又出来了?”

外婆推着童车说:“你不是说要锻炼身体吗?”

于是我们又绕道江边,一路上来到胭脂園。

路上没有看到一个小朋友,胭脂園也冷冷清清。

庆小兔抱着皮球放下地,庆小兔又把皮球抱起来,庆小兔把皮球放进包里。

庆小兔推着车在广场玩,庆小兔把童车推到残疾人走的斜坡上,庆小兔又把童车退了回来。

庆小兔蹲下来在地上找东西,外婆问:“小九,你看到什么了?”

庆小兔说:“蜗牛不见了。”

外婆问:“蜗牛,这里哪有什么蜗牛呀?”

庆小兔说:“有。”

我说:“这个还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庆小兔在这里踩死一只蜗牛,就是在这个地方。”

没有想到这么以前的事情,庆小兔还记在心里。

一个一岁三个月的小男孩来了,庆小兔走过去,这时候天上飞过一架飞机,庆小兔用手指着天上说:“飞机。”

小男孩只是看了庆小兔一眼,小男孩没有抬头看飞机,没有共同语言的小朋友,庆小兔只好推着童车离开了。

遇见我们一个学校的同学,也是我们一工厂的同事,难得见一面,马上滔滔不绝,恨不得把自己的辛酸事全部倾倒出来。

庆小兔拉着我往下边走,外婆留下来继续聊天。

庆小兔一步步走到下边的一个平台,庆小兔没有再往下走,因为下边的平台也看不到一个人,最下边的长江边一样看不到一个钓鱼的人。

庆小兔开始往下游走,这是一个枯燥无味的行程,上边的人行道只能看见小半个人身,下边的平台一望无边,只能看见江水里的轮船。

轮船不像汽车火车飞驰而过,轮船走在水里就好像钉在那里一样,听到柴油机的声音,却看不出船在走。如果遇见往下的轮船,还是能够看到慢慢地行走的痕迹。

地上偶尔还能够看见一些水迹,庆小兔站在水塘旁边,庆小兔把脚轻轻地点在水里。

我说:“不要踩水。”

庆小兔很快把脚抬起来,庆小兔从水塘旁边绕过去。

我们已经走了很远了,我想给外婆打电话,告诉外婆我们的行踪。

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说:“外婆。”

外婆在上边的人行道上向着我们招手。

外婆说:“小九,你上来不。”

庆小兔扭动身体说:“不。”

庆小兔一直往前走着。

一只老鹰在江面上盘旋。

我说:“庆小兔,一只大鸟。”

庆小兔说:“是老鹰。”

几只麻雀在前边地上啄食,庆小兔把手举起来,庆小兔把麻雀哄了起来。

庆小兔说:“让开。”

看见轮船从上游开下来,庆小兔说:“船,船开过来了。”

走到一个上下的阶梯跟前,外婆在上边喊:“小九,我们上来走吧。”

庆小兔只是说了一声:“不。”

庆小兔迈开步子往前走起来,庆小兔已经走了八九十几米了。

庆小兔越走越快,庆小兔摆开双臂在走。

来到第二个阶梯跟前,外婆说:“小九,你还走呀,你已经走了那么远了。”

庆小兔还是一句话:“不要。”

碰见两个小男孩,就是我们家对面的男孩。

男孩奶奶说:“看哥哥跑的多带劲呀,我们去追哥哥。”

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等两个弟弟跟上来。

两个男孩跌跌撞撞,两个男孩在奶奶的牵扶着在大理石台子上走。

庆小兔往前又跑了几步,庆小兔又停下来等男孩。

又来到一个上下的阶梯跟前,两个男孩跟着奶奶上去了。

外婆说:“小九,你看弟弟都上来了,你还不上来呀?”

庆小兔说:“不上来。”

庆小兔也上到大理石台子上走,渐渐地庆小兔走到了草地里。

外婆说:“小九,看看我们小九能不能从斜坡上来哟。”

我牵着庆小兔,庆小兔真的沿着草地一步步地走了上去。

这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中建宜昌之星跟前。

庆小兔用手指着建筑工地说:“大吊车,大吊车工作了。”

那么多塔吊在起吊,我说:“是塔吊。”

庆小兔一直没有把塔吊纠正过来,庆小兔把塔吊都归结为大吊车。

庆小兔推着童车走出草地。

外婆说:“小九,你不累吗,我们坐车吧。”

庆小兔坐在车上,庆小兔就不断地评说路上的一切。

“大石头。”

“大象。”

“像乌龟。”

“垃圾车。”

“出租车。”

“公交车。”

外婆说:“小九的身体真好,这么远了,小九不知道累,我就有一点吃不消了。”

我说:“这是好事情,一个说明庆小兔的身体体质好,一个说明庆小兔的韧性恒心,说明庆小兔能够坚持到底。要是庆小兔不在地上走,庆小兔走几步就要我们抱,可能我们还要比这个还要着急。”

回来在电脑地图上查询了一下,庆小兔就在江边走这一路,庆小兔竟然走了一千一百米以上,还不算庆小兔在其他地方走的路。

庆小兔在玩具箱里找玩具,庆小兔伏下身子在玩具箱底下看。

庆小兔说:“有轮子。”

庆小兔抬起脚就往玩具箱里上,玩具箱里满满当当都是玩具,玩具箱里没有落脚之地。

玩具一个个龇牙咧嘴,几乎没有几样玩具平平整整,庆小兔不要说站在里面,庆小兔就是想把脚放在上边也不可能,庆小兔试了几次,庆小兔的一个脚都没有找到落脚点。

我帮着把庆小兔脚跟前的玩具清理一下,庆小兔这才把两个脚站在玩具上边,庆小兔想坐下来,庆小兔的屁股被顶的不敢往下,我把玩具箱的盖子横在玩具箱上,庆小兔这才坐下来,庆小兔才像一个真正的司机。

庆小兔说:“外公推。”

于是滴滴一声,人力汽车开起来了,箱型汽车没有方向盘,庆小兔的手势就是方向盘,庆小兔的两个手不断地来回挥舞着。箱型汽车一会向前,箱型汽车一会后退,一会箱型汽车在客厅里巡逻,一会箱型汽车来到厨房,接着箱型汽车来到书房。

庆小兔回头说:“外公两个手。”

玩具箱太低,我的人太高,我一个手推着,我勉强还能缓解一下腰,两个手扶着玩具箱,我的腰就有一点吃不消了。我偷偷地把一个手松开,庆小兔马上就发现我的行踪,庆小兔说:“外公,还有一个手。”

外婆说:“小九,不要再坐了,让外公的腰休息一下。”

庆小兔从玩具箱汽车上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玩具箱里说:“马。”

原来是一张斑马的识字大卡贴在箱壁里。

我说:“斑马。”

庆小兔在茶几上开汽车,汽车开到斑马身上,庆小兔把斑马扔到地上。

  我说:“庆小兔,你在干什么,你怎么把斑马扔到地上。”

庆小兔汽车碰到了一个盒子,庆小兔没有要汽车从盒子上翻越过去,庆小兔拿起盒子也扔到地板上。

我问:“庆小兔,你今天怎么了,你怎么学会扔东西了。快把斑马和盒子捡起来。”

庆小兔把两个手一背,庆小兔坐在了竹躺椅上了。

我说:“你今天不把东西捡起来,外公就不跟庆小兔玩了。”

庆小兔故意把脸看着窗户外边。

外婆说:“小九,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不吃饭。”

外婆说:“有肉哟。”

庆小兔马上跑过来说:“吃肉哟。”

外婆说:“你要吃肉,就要把东西捡起来。”

庆小兔马上跑回去,庆小兔把盒子捡起来,庆小兔举着盒子说:“捡起来了。”

外婆说:“还有呢?”

庆小兔把斑马识字大卡捡起来。

庆小兔说:“斑马线捡起来了。”

外婆说:“是斑马。”

庆小兔说:“不是斑马,是斑马线。”

庆小兔坐在凳子上,外婆在给庆小兔的餐盒里拨饭菜,庆小兔伸出手要外婆手里的筷子说:“小九用。”

庆小兔用右手握住筷子,庆小兔是整个手握住筷子,庆小兔的拳心朝下。

庆小兔的筷子分不开来,庆小兔把筷子换到左手,庆小兔用右手把筷子分开,庆小兔这才将筷子往下戳,筷子戳到东西,庆小兔再左手用力把菜夹起来送进嘴里。

就这样庆小兔还是吃了几块菜。

我午睡起来,外婆说“小九好,他一个人玩,他可以玩很长时间,我只要坐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今天庆小兔午睡醒的比较早,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辆汽车,我主动打开电视机让庆小兔看《大脚卡车镇》。

在学校连续三天庆兔兔都在走廊里等我来接。

庆小兔一路上一直关注庆兔兔在哪里。

庆兔兔庆小兔一个人吃一个橙子,庆兔兔多吃一根香蕉,因为早上庆小兔已经吃过一根香蕉。

庆兔兔在喊添兔兔,于是庆兔兔跟着添兔兔一起走了。

添兔兔发现地上一支彩色笔,庆兔兔拿着在墙上广告纸上画了一下,庆小兔说:“可以写字。”

一路上两个人把笔往前扔出去,两个人再跑到笔的跟前,一会庆兔兔说:“我赢了。”

一会添兔兔说他赢了,不知道他们两个玩的是什么游戏。

庆兔兔去打架子鼓,庆小兔回到家。

庆小兔看见外婆在厨房,庆小兔说:“外婆抱。”

外婆抱着庆小兔说:“外婆在煮肉汤。”

庆小兔说:“小九吃肉。”

庆小兔坐在餐桌跟前,我拿着筷子把肉拨碎,我把碗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把勺子放下来,庆小兔要筷子吃肉。

庆小兔不会用筷子,庆小兔把筷子握在手里,庆小兔把筷子当做勺子往嘴里拨。

当外婆发现的时候,地上已经掉了许多肉沫沫。

外婆说:“他不会用筷子,你看把那么多肉都弄到地上了。”

我说:“你不让他学习用筷子,他什么时候会用筷子吃饭呀。”

外婆把地上的碎肉捡起来,外婆让庆小兔看,外婆说:“你浪费多少肉呀?”

庆小兔说:“给大毛吃。”

外婆笑着说:“你也知道不要浪费呀。”

吃完饭庆小兔说:“外边玩。”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篮球场,庆小兔围着篮球场在转圈。

来了一个骑着三轮车的男孩,男孩跟着庆小兔一起转圈。

来了一个骑着滑板车的女孩,女孩也跟着后边一起在跑。

男孩的三轮车速度远远赶不上滑板车,同样小姑娘的滑板车也追不上庆小兔的扭扭车。

庆小兔的扭扭车不时地停下来等小姑娘,男孩的三轮车只能抄近路等着庆小兔过来。

男孩最先败下阵来,男孩气喘吁吁停下来。

女孩在转弯的时候滑板车倒了下来。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小姑娘跟前,庆小兔问:“姐姐怎么了?”

庆小兔站起来去拉小姑娘。

来了一个小一点的男孩,

小男孩站在庆小兔的旁边,小男孩嘟嘟囔囔地说着:“我要骑这个。”

小男孩妈妈说:“你不是有一辆红色的扭扭车吗?妈妈回家给你拿来好不好?”

男孩站在庆小兔跟前不走开,男孩的妈妈说:“你跟哥哥说,让弟弟骑一下扭扭车好不好。”

小男孩没有说话,庆小兔从扭扭车上下来,但是庆小兔没有说话,庆小兔只是伸出手做了一个谦让的动作,男孩妈妈还是有一点不放心。

我说:“你们骑吧,他已经答应让他骑了。”

男孩妈妈把男孩抱上扭扭车,男孩妈妈说:“都是别人的好。”

一个八九岁的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大篮球。

男孩的爸爸是一个身体魁梧的高个子,男孩爸爸在督促男孩在拍球,男孩围着篮球场在拍球。

男孩停下来,男孩在不断地擦着额头的汗。

男孩爸爸说:“你是不是要罚做俯卧撑呀?”

男孩马上围着篮球场继续在拍篮球。

男孩终于完成了规定要求,男孩爸爸说:“你把老师教的武术套路完完整整地打一遍。”

男孩又摆起架势打了一套长拳。

男孩爸爸说:“你可以围着球场慢步跑一圈,放松放松吧。”

一个胖胖的小妹妹,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跟着小妹妹的后边。

虽然庆小兔没有撞着别人,庆小兔每次都距离别人十几厘米的位置停下来,我还是十分不放心,因为尽管你注意了,别人没有注意,别人突然转弯停下来,你就可能撞上去。

吃饭的时候妈妈说:“小九在超市,小九把手这样一伸,小九挡住我说,不要过来,走开,拜拜。”

庆兔兔说:“不能跟妈妈这样说。”

庆小兔用手推了一下庆兔兔。

妈妈说:“哥哥说的是对的呀?”

庆兔兔说:“你不要妈妈跟着,妈妈找不到你怎么办?”

庆兔兔要喝牛奶,妈妈说:“你现在喝奶,你的饭还能够吃下吗?”

庆兔兔放下牛奶,庆兔兔端起了酸奶,庆小兔也要酸奶,于是庆兔兔把酸奶倒进庆小兔的餐盒里一些。

妈妈的碗里放着一个大骨头,庆小兔问:“妈妈,这个是什么呀?”

妈妈说:“这是大骨头。”

庆小兔说:“小九也要大骨头。”

庆小兔想把塑料兜兜拉下来,庆小兔说:“把它拿掉。”

妈妈说:“这是保护你的衣服的。”

就在这时候庆小兔的勺子碰了一下骨头,大骨头一下子滚到餐盒外边,骨头碰到庆小兔的胸口。

妈妈说:“你看,不能把它拿掉吧,兜兜在保护你的衣服不会弄脏的。”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