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43哗啦哗啦下雨了

2019-12-17 07:05 | 宝宝成长

2843-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星期四多云25~11℃客厅早晨温度15PM2.5-86

夜里就听到淅淅沥沥的雨滴声,早上起来雨声已经紧锣密鼓了。

庆小兔醒了,庆小兔说:“盖毛巾被。”

外婆说:“毛巾被你不是盖着吗?”

庆小兔说:“要喝奶。”

庆小兔拿着奶瓶在喝奶。

庆小兔说:“下雨了。”

外婆说:“你在睡觉,你怎么知道下雨了。”

庆小兔说:“哗啦哗啦的,下雨了。”

外婆笑着说:“哗啦哗啦的,你这是跟谁学的。”

庆小兔说:“有人打伞了。”

外婆要庆小兔起来,庆小兔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庆小兔突然坐起来说:“我尿尿了。”

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

外婆说:“你的裤子真的尿湿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枕头说:“奶瓶。”

外婆说:“什么奶瓶,是你的尿。”

庆小兔说:“不是尿。”

外婆说:“你这个小坏蛋。”

庆小兔说:“我不是小坏蛋。”

外婆在给庆小兔洗屁股。

外婆问:“你是不是小坏蛋呀?”

庆小兔说:“你是小坏蛋。”

我跟外婆说:“以后我们说话还要注意一点,省得庆小兔现在就学会这些俏皮话。”

我把电视机打开。

庆小兔说:“看火车。”

节目菜单出来了,庆小兔说:“看英语,英语怎么没有了?”

当火车宝宝出现的时候,庆小兔说:“火车宝宝,英语。”

两集《火车宝贝》看完,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来到客厅,庆小兔指着电视机说:“看这个。”

我说:“你不是看过了吗?看一会电视就要将眼睛休息一会。”

庆小兔举起手往前打了一下,我说:“我们过一会去姨妈家看。”

庆小兔往前走了两步,庆小兔又挥手往下打了一下。

我说:“庆小兔,你这样就不对了,外公说的没有错,动画片我们可以看,但是我们要有节制的看,我们不能为了看动画片,把眼睛看近视了,你看妈妈姨妈都戴眼镜,带眼镜多不方便呀。”

庆小兔这才停下来,庆小兔没有再要看电视。

外婆去京东超市买东西。

庆小兔说:“下来。”

庆小兔伸出手说:“要钱。”

我说:“外公身上没有钱,你去找外婆要。”

庆小兔马上走进超市跟外婆要了一块钱。

庆小兔把钢镚往打水枪的游戏机里投,游戏机没有动,我看钢镚从投币口下边露了出来,我拿着钢镚又投了一次,钢镚游戏机依旧不愿意开工。

我说:“这个游戏机坏了,我们坐摇摇车吧。”

我把庆小兔抱到摇摇车上,庆小兔又站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下来。”

我问:“你怎么不坐了,那个游戏机坏了。”

庆小兔这才坐下来,庆小兔把钢镚投了两次,摇摇车没有动起来,钢镚都留在出币孔里。

原来庆小兔把钢镚投错了位置,摇摇车的投币口很不好看,庆小兔也没有坐过几次摇摇车,算上今天庆小兔才第二次吃螃蟹。

雨终于停了下来,庆小兔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庆小兔坐在童车里,庆小兔在高声歌唱,至于庆小兔是在唱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庆小兔可以一口气长三四分钟。

庆小兔又多了两辆小挖掘机,这些玩具都是庆兔兔的功劳,如果不是庆兔兔的日积月累,庆小兔今天不可能有这么多玩具,就是重新买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买齐的。

沙发上放着一辆大汽车,一辆小汽车,还有两辆小挖掘机。

庆小兔把大挖掘机搬起来,庆小兔说:“不要了。”

九点钟庆小兔才想起来看电视,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看电视,看一集。”

庆小兔在没有获得允许的情况下,庆小兔不会去开电视机的,庆小兔会把把手指头放在开关上,庆小兔还是要等我们同意,庆小兔这才会去开电视机。

庆小兔要看船,两集看完,庆小兔关了电视机。

庆小兔玩了一会挖掘机,庆小兔说:“看挖掘机。”

外婆刚刚从外边回来,外婆说:“怎么又要看电视呀,不能看了。”

尽管庆小兔不愿意,庆小兔还是没有去把电视机打开。

庆小兔说:“出去。”

外婆说:“外边风很大。”

我问:“外边还在下雨吗?”

外婆说:“现在没有下雨。”

庆小兔说:“没有雨,出去。”

打扫卫生的爷爷换了一个人,爷爷说:“小朋友,下雨还要出来呀?”

庆小兔伸出手说:“没有下雨呀。”

爷爷在洗拖把,庆小兔说:“爷爷开水,爷爷洗拖把。”

爷爷笑着说:“你洗过拖把没有?”

庆小兔说:“爷爷小心。”

马路上到处都是积水,庆小兔走到水边说:“踩水。”

庆小兔小心翼翼地走进一滩水里,庆小兔走了几步,庆小兔猛地踩了一下,雨水一下子溅起来。

我说:“庆小兔,不能这样踩水,你会把裤子打湿的。”

庆小兔没有停下来了,庆小兔把腿微微地弯下来,庆小兔一下子蹦起来,地上的水就像瀑布一样的抛洒下来。

庆小兔拿着钥匙开大楼铁门,我说:“外公没有这个门的钥匙,开这个门要用门卡。”

庆小兔还是把我的一串钥匙往锁孔里插,大的钥匙插不进,小的钥匙插进去拔不出来,庆小兔把所有的钥匙都插进锁孔里试一遍,最后庆小兔还是用门卡把大门打开。

回来庆小兔看见外婆在看电视剧,庆小兔说:“看挖掘机。”

外婆说:“外婆看一集电视,再让你看好不好。”

庆小兔说:“外婆抱。”

外婆把庆小兔抱到腿上坐着。

庆小兔说:“外婆,高一点。”

外婆只好把庆小兔往怀里抱了一下。

我说:“庆小兔,你是小宝宝吗?”

庆小兔笑着说:“再抱高一点。”

外婆把庆小兔抱站起来,庆小兔站在外婆的腿上。

我说:“你是不是要飞呀,像小鸟一样地飞,一下子飞到屋顶上了。”

庆小兔真的摆开双臂飞起来。

庆小兔站高了,庆小兔转身看见了鱼缸。

庆小兔说:“鱼,喂鱼。”

庆小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喂过鱼了,庆小兔和我一起搬来人字梯,庆小兔站在人字梯上把鱼食投入鱼缸里。

庆小兔对着鱼在喊:“鱼,吃,来吃。”

庆小兔在看《小卡车利奥》。

外婆说:“茜茜也喜欢看动画片,茜茜说,米老鼠,汪汪队。”

我说:“现在就是这么几个动画片,小孩子哪一个不喜欢看动画片。”

庆小兔马上就要看汪汪队,外婆说:“你现在不是在看小卡车利奥呀,我们下午再看汪汪队好不好。”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一声高于一声地喊着汪汪队。

外婆说:“你要是不听话,你小卡车也不要看了。”

庆小兔马上一声不吭地继续看小卡车了。

外婆在整理园子,庆小兔拿着铲子在帮忙。

泡泡水就放在阳光房,庆小兔要吹泡泡,庆小兔的泡泡也就吹了两分钟,庆小兔要我吹泡泡,庆小兔在用手打泡泡。

阳光房拐角处风漂浮不定,吹起的泡泡盘旋着上下飞舞,庆小兔用手打了一会泡泡,庆小兔改用脚去踩落在地上的泡泡。

庆小兔拿着小汽车在接空中的泡泡,庆小兔用手打泡泡还是比较容易,要想用汽车去接住泡泡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庆小兔汽车接到的泡泡,还没有落在自己头上的泡泡多。

于是庆小兔要我拿着汽车接泡泡,我只好把泡泡水放在台子上,我一个手拿着泡泡棒吹泡泡,一个手拿着小汽车接泡泡。

泡泡像风一样漂浮不定,小汽车底面积又不是很大,我也没有接了几个泡泡。

庆小兔拿着汽车,庆小兔用手指头把泡泡戳破,庆小兔再让我继续接泡泡。

庆小兔在铺瑜伽垫,我把瑜伽垫移到沙发和茶几中间。

我说:“把瑜伽垫放在沙发跟前,你就用不着穿着袜子在地板上跑到沙发上了。”

庆小兔在瑜伽垫上推汽车。

庆小兔喊:“外公疼。”

庆小兔用手捂住头。

我问;“你的头碰到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的边沿。

我说:“你再玩的时候小心一点,外公给你吹一下。”

一会庆小兔又捂住了头,我在庆小兔头上又吹一口气。

庆小兔说:“外公摸。”

可能这一次庆小兔撞的有一点重,我把茶几往一旁拉了一点,庆小兔再也没有被茶几碰到头了。

庆小兔站在沙发上,庆小兔说:“跳。”

庆小兔想从沙发上跳到瑜伽垫上,沙发离地面有五十厘米。

我说:“太高了,你跳不了。”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牵。”

庆小兔把腿弯了下来,庆小兔做了一个跳的动作。

庆小兔说:“四,五,六,七,八。”

庆小兔喊完犹豫了一会,庆小兔还是没有跳下来。

庆小兔最近已经开始跳了,庆小兔是在楼梯上跳,庆小兔一个手牵着我的手,庆小兔顺着楼梯往下跳,不过庆小兔还没有跳过三步。

外婆问了庆小兔很多名字,庆小兔都一一给予回答。

我说:“庆小兔记性有一点好。”

外婆说:“茜茜早就知道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叫什么名字了,茜茜还知道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在什么地方上班。”

我说:“庆小兔主要是说话有一点晚。”

外婆对庆小兔说:“我们把这两天的生字认一下好不好?”

我把卡片拿了出来,羊字庆小兔还是有一点犹豫,我又让庆小兔学一个狗字,接下来的字我基本上没有等庆小兔说,我接直接把字音读出来。

庆兔兔学校昨天发了门卡,门卡和识字卡片放在一起,庆小兔拿起门卡说:“门卡。”

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的二维码说:“二维码。”

这是昨天庆兔兔跟庆小兔说的。

庆小兔拿着门卡就往门口走。

庆小兔说:“接哥哥去。”

我说:“哥哥现在还在上课,我们下午睡觉起来再去接哥哥好不好?”

庆小兔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

我说:“你把门卡给外公,门卡这么小,弄丢了就不好找了。”

庆小兔把两个胳膊一抱,庆小兔说:“小九拿。”

门卡很小只能穿在钥匙链上,庆小兔这样拿着,不管掉在哪个犄角旮旯就不会很快找到的。

庆小兔拿着门卡来到窗户跟前,我也只能紧紧地跟着庆小兔,我不断地跟庆小兔说好话,庆小兔还是不愿意把门卡给我。

我说:“庆小兔,门卡那么小,要是掉在哪里就找不到了,没有门卡,我们就不能接哥哥了,哥哥不能回家怎么办呀?”

庆小兔这才把门口递给我。

庆小兔说:“门卡接哥哥。”

庆小兔说:“去江边。”

天上的云已经出现裂痕,有一些云已经透亮,太阳还是羞羞涩涩地不愿意露出脸来。

一个两岁的小姑娘,小姑娘两个手扶着江边的栏杆,小姑娘爷爷一直拽着衣服。

庆小兔用手比作枪,庆小兔把枪对着小姑娘,庆小兔大声地说着什么,庆小兔就是叽里咕噜,我是听不出庆小兔在说什么。

庆小兔有时候就在小朋友的旁边,但是庆小兔从来没有把手伸到小朋友的身上,庆小兔几乎身体没有近距离地靠近小朋友。

庆小兔有时候还会把枪对着爷爷奶奶,虽然庆小兔没有欺负别人,但是庆小兔的行为可能会让人产生一个误解。

我说:“庆小兔,你以后不用手指着别人,你有话可以说,你对着别人指指画画,这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火车。”庆小兔说。

一列白色的动车从大桥上驶过。

庆小兔回转来到小姑娘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铁路大桥上的火车说:“火车。”

小姑娘只是看着庆小兔。

一只老鹰贴着江面飞了过来。

“老鹰。”庆小兔急切地喊到。

小姑娘好像没有看老鹰,小姑娘还是看着庆小兔。

庆小兔指着长江下边说:“钓鱼。”

小姑娘还是没有看钓鱼的人。

小姑娘爷爷说:“嗷,钓鱼的呀?”

庆小兔跑了起来,小姑娘爷爷牵着小姑娘在追庆小兔,庆小兔很快跑了很远,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又跑回来,庆小兔站在小姑娘前边,小姑娘走过来,庆小兔接着又往远处跑去。

阳光让庆小兔把棉袄脱了下来。

庆小兔爬到一个景观石上边,庆小兔做了一个跳跃的动作,庆小兔伸出手说:“跳。”

庆小兔做了几下跳的动作,庆小兔没有跳下来,旁边有一个休息的长椅子,庆小兔另外一个手扶着的椅背跳了下来。

庆小兔脚猛地一落地,庆小兔愣愣地站了几秒钟,庆小兔就好像才醒过来一样。

庆小兔拿的一个拼装的挖掘机,这种挖掘机是分成两半卡在车架上的。

挖掘机掉在地上,挖掘机的前半部分掉了下来,庆小兔捡起分离的挖掘机,庆小兔把挖掘机的前半部分翻过来看了一眼,庆小兔把挖掘机驾驶室插进车架上了。

庆小兔举着挖掘机自豪的说:“我装好了。”

但是后来有一次庆小兔的挖掘机没有插上去,庆小兔把方向搞反了,庆小兔让我看,我告诉庆小兔装挖掘机是有方向的。

我午睡起来,外婆说:“小九的狗字和羊字都认识了,小九门字也认识,庆小兔拿着门字到门跟前指着门,其他的字要他念,庆小兔就不念了。”

外婆说:“我们喝奶睡觉。”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玩。”

外婆说:“你不是刚刚跟外婆出去才回来。”

庆小兔说:“我要玩。”

外婆说:“你不喝奶了。”

庆小兔说:“不喝奶。”

我问:“你不去接哥哥吗?”

庆小兔说:“接哥哥。”

庆小兔说着就往门口走。

我说:“哥哥现在还没有放学,我们睡觉起来去接哥哥,你牛奶不喝,我们要外婆把牛奶喝了。”

庆小兔马上就往卧室走,庆小兔说:“小九喝奶,小九睡觉。”

突然听见庆小兔在大哭,我还以为庆小兔做噩梦了。

我问:“你是不是梦境大鳄鱼了。”

庆小兔还是大哭不止,最后才听清楚庆小兔还要喝奶。

庆小兔提着挖掘机,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水泥罐车,庆小兔来到门口的泥堆跟前。

这路旁的一堆松散的泥土,这两天成为庆小兔的施工现场,庆小兔一天要好几次光临工地,昨天庆小兔还是一台大的挖掘机,另外就是一个小挖掘机,今天庆小兔改换成了水泥罐车。

庆小兔推着水泥罐车在泥堆上推,庆小兔把水泥罐车拿起了,庆小兔用手摸着水泥罐车上边的水泥罐说:“怎么不转呀?”

我说:“这是玩具,这个水泥罐车又很小,大的水泥罐车才可能转的。”

听到庆小兔说:“换一个。”

外婆说:“找外公。”

庆小兔一个手里拿着背心,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棉袄,庆小兔说:“换一个。”

原来庆小兔觉得有一点冷,庆小兔把身上的棉背心脱了下来,庆小兔想换一件棉袄,可惜庆小兔还穿不好棉袄。

早上起来还雨声阵阵,这一会太阳已经露出灿烂的笑脸。

经过几天的阴雨,屋里还有一点阴冷,这就是说庆小兔已经知道冷热添加衣服了。

庆小兔推着童车,庆小兔腾出一个手高举着,庆小兔挥动着胳膊,庆小兔嘴里大声地喊着什么,就像过去人们游行示威喊口号一样。

来到学校门口,来接学生的的家长没有异样,进学校的速度变得异常缓慢,原来凭接送卡就可以进学校,现在却变成了刷卡一个一个的进,好像进门还夹了童车,所以保安一直在说:“当心夹着孩子了。”

新门卡没有一点新意,和原来的接送卡没有两样,反而让家长进学校变得困难了。

既然选用高科技,你就要比以前先进,比以前更实用方便。

原来金贝幼儿园也搞了一个宝贝卫士,进门刷卡,马上屏幕上出现孩子的照片姓名班级,幼儿园的电脑上马上就可以知道今天来了多少孩子,那一个班那一个孩子没有来。放学刷一下卡就知道孩子是不是已经离开幼儿园。

其实幼儿园和学校有着一样的述求,幼儿园怕孩子走丢了,孩子怕被别人骗走了,学校却是怕孩子没有按时上学,放学孩子没有回家在外边玩。

只能说现在是穿新鞋走老路,用了真金白银却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困难。

庆小兔站在教室的窗台上,庆小兔朝教室里看了一圈,庆小兔说:“哥哥,在这里,我去看看。”

老师坐在前边的课桌跟前,课桌前边排着五六个同学,一个个手里拿着作业本,庆兔兔就是其中一个

庆小兔下地就往教室里跑,我说:“教室里老师在讲课,小朋友不能随便进去。”

教室里有学生在打扫卫生,还有七八个同学趴在桌子上做作业,张老师不厌其烦地给一个个同学检查作业。

吃完晚饭妈妈在辅导庆兔兔做作业,妈妈有一点急了,妈妈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

庆小兔开门进去,妈妈说:“哥哥不听话,哥哥在做作业,小九出去玩。”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又在吼庆兔兔,听到庆兔兔断断续续的哭声,庆小兔这才从书房里出来。

庆小兔来到姨妈跟前,庆小兔说:“姨妈抱。”

姨妈抱起庆小兔拍打着庆小兔的屁股,姨妈在庆小兔身上挠痒痒,庆小兔就是翻滚着身体哈哈大笑。

姨妈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在姨妈的腿上拍几下,庆小兔马上扭头就跑。

庆小兔站在远处看着姨妈,庆小兔看着姨妈不注意,庆小兔跑过来又在姨妈的腿上拍几下,然后庆小兔又跑了开来。

庆小兔站在那里,姨妈说:“你再往后退一下,。”

庆小兔往后退一步,庆小兔回头看看,接着庆小兔又往回退一步。

姨妈说:“好了。”

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两个脚并拢立正,庆小兔举起手来了一个敬礼。

姨妈说:“小九,你还蛮正规的嘛。预备,跑。”

庆小兔一下子冲到姨妈跟前,庆小兔两个脚一蹦,庆小兔扑到姨妈的身上。

外婆说:“庆兔兔小时候就没有这样过。”

姨妈说:“小九是比庆兔兔活泼一点。”

回到家突然听到庆小兔大哭起来,外婆连忙跑过去,原来庆小兔把手指头挤在卫生间的门缝里了。

卫生间的门是推拉门,但是门是进入一个夹缝里,庆小兔推着门,庆小兔的手指头也跟着进到夹缝里,门没有了推力,门又恢复悬空的位置,庆小兔的手指头夹在门缝里抽不出来。

外婆过去把门往里面推,也就是往一边推了一下,门缝变大了,庆小兔的手马上就抽出来了。庆小兔的手指头被挤红,手指头稍微有一点擦伤,妈妈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妈妈洗完澡,妈妈说:“我们现在拼图,拼完图读书睡觉。”

庆小兔站在房间门口,庆小兔探出头说:good nigh。”

妈妈说:“小九,你在跟谁说的呀?”

庆小兔说:“外婆,good nigh。外公,good nigh。”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