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41外婆小心,斑马线

2019-12-14 07:26 | 宝宝成长

2841-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星期二多云转小雨20~11℃客厅早晨温度15PM2.5-62

早上六点半准时起来,窗外的天已经亮了,叽叽喳喳的小鸟的声音充斥在我们的耳朵旁边,各种各样的花香夹杂在空气中。

刚刚把毛巾搭在庆小兔的屁股上,庆小兔大叫:“烫。”

我说:“烫什么呀?外公都试过了。”

庆小兔说:“对水。”

我只好去给脸盆里加了一点凉水,我把毛巾打湿了再给庆小兔洗屁股,庆小兔又叫了起来:“加水。”

庆小兔拿着一辆小汽车过来,庆小兔还拿着一个小小的纽扣一样的东西,庆小兔把纽扣往汽车上按,庆小兔说:“外公,轮子掉了。”

我拿着纽扣看了一眼,我又看看汽车上边的车轮,果真是这辆车的车轮。

这是我们家最小的一辆遥控车,总共就七厘米长,车轮最多八毫米直径,这个车轮要其他人看,不会有一个人会说是汽车的轮子的。

一般孩子玩这么小的汽车,上边掉下小零件都不会在意,庆小兔就能够注意到,并且还能告诉我这是轮子。

庆兔兔小时候骑扭扭车出去玩,回到家庆兔兔说:“扭扭车不平了。”我这才知道扭扭车的后轮少了一个。

庆小兔说:“外公装。”

我把汽车轮子按上去,没有五分钟,庆小兔又拿着轮子了找我。

庆小兔说:“又掉了。”

我在轮轴上垫了纸,我重新把车轮按上,庆小兔伸出手要。

我说:“我回来给小汽车抹一点胶水。”

庆小兔这才去玩其他汽车。

今天庆小兔喊人的声音很大,刚刚下楼我们就遇见莹小龙奶奶。

莹小龙奶奶过来了,庆小兔喊:“奶奶。”

莹小龙奶奶问:“老二,你要去哪里呀?”

庆小兔说:“哥哥上学。”

莹小龙奶奶说:“小九,你去哪里呀?”

庆小兔说:“妈妈上班。”

莹小龙奶奶问:“小九,要不要上班?”

庆小兔说:“长大了。”

今天只要见到的人庆小兔都喊了。

庆小兔坐上车,出了小区大门,转到马路另外一侧,我就没有把童车推到人行道上,因为这里还没有到小区外边的主干道。

庆小兔说:“到路边,路上有车。”

我说:“马上我们就要过马路了。”

庆小兔说:“不要,走路边。”

我只好把童车推上了人行道上。

突然发现童车有一个接头销子断了,我把童车停在伍家菜场旁边等,外婆过马路到前边的菜场买菜。

这里是几个小区的主干道,有公交车通过,但是不是外边的公路,有斑马线却没有红绿灯,所以在这里过马路基本上没有斑马线的感念。

前边不远处就是斑马线,外婆看看马路上没有车就过了马路。

庆小兔从童车里站起来,庆小兔急切地喊道:“外婆,小心,外婆走斑马线。”

庆小兔用手指着前边说:“火车。”

我以为庆小兔是指墙上的广告,我也随口说了一句火车。

庆小兔说:“托马斯。”

我想是不是对面小超市门口有托马斯玩具在卖。

我也说了一句托马斯。

庆小兔两个胳膊晃动着说:“摇啊摇。”

我这才想可能庆小兔说的是摇摇车,我顺着庆小兔手指的方向看,原来是小超市门口的托马斯摇摇车。

庆小兔扶着摇摇车说:“摇啊摇。”

我没有带钱,外婆来了,庆小兔跟外婆要钢镚。

外婆说:“你弄不好,外婆帮你投。”

我连忙阻止外婆的行动。

我说:“你怎么知道庆小兔不会投币呀,你如果把钢镚投进去,庆小兔非要自己投币,那不是一次要投两块钱了。”

这是庆小兔跟着我们第一次坐摇摇车,是第一次往摇摇车里投下珍贵的一个钢镚,要是所有的小朋友都像庆小兔一样,外边的摇摇车可能就要失业了。

一周超市门口外婆进去买菜,庆小兔不愿意跟着进去,庆小兔也不愿意从童车上下来。

庆小兔突然发现那个弹射的小汽车滑道,庆小兔要我把他从童车上抱下来。

庆小兔的脚还没有离开童车,突然响起来马达的声音,一台空调室外机就在我们面前。

庆小兔马上搂紧我,庆小兔说:“害怕。”

我说:“这有什么可怕的,这是空调。”

空调室外机停下来了,庆小兔重新从童车上下来。

庆小兔伸出手说:“车。”

我记得带了一辆小汽车,我在包里竟然没有找到。

外婆出来了,庆小兔说:“汽车不见了。”

没想到汽车竟然放在外婆买菜的钱包里。

弹射汽车并没有想的那样顺利,经常会出现汽车翻滚着跌落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庆小兔的技术也渐渐地熟练起来,庆小兔坐在高高的吧台凳子上,庆小兔一次次把汽车弹射出去。

看着庆小兔在玩车,庆小兔要去三期,我说:“你的车子不要了?”

庆小兔说:“外婆。”

我说:“外婆还没有出来。”

庆小兔这才等外婆出来,我们又在三期转了一圈。

从四期门口路过,庆小兔再次提出要去看鱼。

外婆举着馒头让庆小兔看。

外婆说:“外婆今天买馒头了。”

外婆给庆小兔掰了半个馒头,庆小兔举着馒头站在大门外喊:“爷爷开门,喂鱼。”

我怕庆小兔把馒头一下子扔进水里,我要庆小兔把馒头给我。

庆小兔说:“小九拿。”

庆小兔来到小桥上,庆小兔用手指着水里红色的锦鲤说:“鱼。”

庆小兔的话音没落,庆小兔手起刀落,半边白花花的馒头已经飘荡在水面上。

看着一群鱼蜂拥而至,庆小兔说:“车呢。”

我说:“外婆已经推着车回家了。”

一个小姑娘坐着童车过来了,小姑娘还戴着一顶花边的太阳帽,小姑娘一岁四个月,小姑娘是两个人带来的,一个奶奶,一个外婆。

庆小兔用手指着水里的鱼说:“鱼,大鱼。”

小姑娘也在说鱼,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说:“那边还有鱼。”

庆小兔的馒头是扔在一个小鱼塘的,在大鱼塘里到处都漂浮着白色的馒头,馒头还不是一块两块,可能里面有五六块馒头。

庆小兔说:“馒头。”

小姑娘奶奶说:“哥哥给鱼喂馒头了。”

庆小兔说:“鱼吃馒头。”

庆小兔往游乐场走去,庆小兔跑了几步,庆小兔回头喊:“妹妹来。”

小姑娘已经能够走路,小姑娘跟在庆小兔后边追,庆小兔跑的很快,小姑娘追不上,小姑娘在后边叽叽哇哇喊,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又拐回来走到小姑娘跟前。

庆小兔爬滑滑梯,小姑娘也跟着上滑滑梯,庆小兔从滑滑梯上滑下来,小姑娘站在滑滑梯顶上还不知所措。

滑滑梯上边有一个像亭子一样的棚子,棚子的边沿比小姑娘稍微低一点,小姑娘上去是爬上去的,小姑娘走出来,小姑娘的头就被棚子挡住了。

小姑娘奶奶说:“低下头。”

小姑娘腿稍微弯下一点,小姑娘并没有弯下腰走,小姑娘站起来往外走,小姑娘的头又被棚子挡住了。

小姑娘奶奶用手帮着小姑娘把头低起来,小姑娘还是不知道怎样弯着腰走路,庆小兔拐回来,庆小兔去牵着小姑娘的手,庆小兔看在小姑娘走出棚子。

庆小兔站在滑滑梯下边,庆小兔把手伸到小姑娘外婆的手跟前,庆小兔的手握住小姑娘外婆的手。小姑娘外婆突然被庆小兔握住,小姑娘外婆还有一点不适应,庆小兔站着看小姑娘从滑滑梯上下来。

小姑娘在奶奶的帮助下重新爬上滑滑梯,庆小兔跟着后边也上到滑滑梯上。

于是小姑娘成了庆小兔的尾巴,庆小兔成了小姑娘的拐杖,庆小兔时时刻刻注意着小姑娘,只要小姑娘在喊,庆小兔就会转身回来。

来了两个大一点的男孩和小姑娘,姐姐有六岁,弟弟已经四岁了,一个打扮时髦的奶奶跟在后边。

大孩子上了滑滑梯,庆小兔就站在旁边看,庆小兔是:“有人。”

小姑娘还在爬滑滑梯,那个男孩坐在滑滑梯顶端的栏杆上边,小姑娘怎么都过不去,小姑娘不会低下头走,小姑娘站起来,就被男孩的腿挡住了。

小姑娘奶奶说:“你下来一下,让小妹妹过去。”

男孩坐在上边一动不动。

男孩奶奶说:“你下来让妹妹先过去。”

男孩放下一条腿,小姑娘还是过不去,小姑娘的奶奶只好板着小姑娘的腿,强行把小姑娘腿弯过来,小姑娘被硬拽了过去。

我们楼上那个打扫卫生的奶奶在喊庆小兔,庆小兔喊着奶奶跑了过去,庆小兔牵着奶奶的手,庆小兔仰着头看着奶奶。

遇上不讲理的孩子,其他人只能退避三舍,小姑娘奶奶带着小姑娘离开了,于是庆小兔也跟着小姑娘离开了。

庆小兔出了大门没有走,庆小兔站在大门外边等着小姑娘出来,看见小姑娘朝着门外走,庆小兔马上就和小姑娘再见。

等小姑娘出来,庆小兔已经跟小姑娘进行了三次再见了。

小姑娘出了大门并没有走,小姑娘奶奶去居委会办事,于是庆小兔跟着小姑娘进了居委会。

居委会里马上就出现庆小兔的大声嚷嚷的声音,接着就是两个人的哈哈大笑。

小姑娘拿着一张广告纸出来递给我,庆小兔跟着小姑娘出来。

我说:“庆小兔,这里是办公场所,你们不要在这里大声喧哗。”

庆小兔和小姑娘又进去,两个人还是欢声笑语,但是两个人已经没有大声说话。

小姑娘的奶奶出来了,小姑娘奶奶说:“我们家在三期,小哥哥要不要去妹妹家玩呀?”

我说:“我们早上就在三期玩过。”

小姑娘外婆说:“小哥哥真好,又有礼貌,又十分友好。”

奶奶拿了一个玩具给庆小兔。

奶奶说:“这个玩具送给你,你以后就到三期来,你就找妹妹玩。”

庆小兔也不谦让,庆小兔把玩具拿在手里。

我说:“庆小兔,你有那么多玩具,你怎么还要妹妹的玩具呀?”

庆小兔马上就把玩具还给妹妹奶奶,庆小兔说:“我家里有玩具。”

小姑娘奶奶说:“你怎么那么懂事呀。”

一个小男孩来了,这个小男孩也是在三期,小男孩和小姑娘家长都认识。

男孩两岁半,男孩奶奶是一个广西人,庆小兔不时地跟着这个奶奶说几句广西话。

小姑娘走了,庆小兔又跟着男孩回到四期。

男孩拿着一辆小汽车盒子,刚刚走进大门汽车就掉在地上,从汽车里掉出来许多干挂面。

庆小兔蹲下来帮着捡挂面。

来到鱼塘,小男孩奶奶拿出挂面,男孩就在盒子里抓挂面喂鱼。庆小兔向着男孩奶奶伸出手,不知道是不是奶奶没有看见,奶奶没有给庆小兔挂面。

男孩的手一甩,挂面稀里哗啦扔了一地,庆小兔也不要挂面了,庆小兔蹲下来捡起挂面往水里扔,有一些捡不起来的挂面,庆小兔就用脚把挂面踢到水里。

男孩从奶奶手里拿过盒子,男孩奶奶说:“给弟弟一点挂面。”

奶奶的话音未落,男孩手里的盒子已经底朝天了。

庆小兔手指挂面落下的地方,庆小兔要男孩奶奶看鱼。

男孩奶奶小心翼翼地提着男孩棉袄上的帽子,我就跟在庆小兔的旁边。

男孩指着旁边鱼塘里说:“没有鱼。”

庆小兔来到鱼塘有水草的地方说:“这里有鱼。”

男孩跟在来到有水草的地方,男孩蹲下来看了一会说:“没有鱼。”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有鱼。”

男孩奶奶说:“你看,那不是鱼吗?”

男孩奶奶蹲下来把水草掀起了,马上一条黄色的锦鲤从草丛里窜出去。

男孩往小亭子方向走,庆小兔也跟着来到亭子里,亭子太小,亭子里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停留,两个人穿过亭子来到后边的坡地,一块块大理石地板码成的小路。

男孩奶奶说:“我们跟着弟弟玩吧。”

于是男孩跟着庆小兔沿着小区围墙跟前的马路在走。

庆小兔热情介绍路上看到的一切。

“大石头。”

“汽车。”

“地下车库。”

院墙外边传来救护车的鸣叫声,庆小兔说:“救护车,呜呜。”

在一大片平坦的草坪上,庆小兔突然发现了花,一种黄色的小花。

庆小兔高兴地喊道:“花。”

男孩奶奶也发现了花,男孩奶奶摘了一朵小花递给男孩,庆小兔也摘了一朵小花,庆小兔兴冲冲地把小花送给男孩,男孩奶奶又给庆小兔一朵小花。

我睡觉起来,庆小兔拿着挖掘机说:“外公,我们出去玩。”

外婆说:“睡觉了,我们喝牛奶。”

庆小兔把挖掘机在茶几上放好,庆小兔拍拍挖掘机,庆小兔说:“再见了,挖掘机。”

外婆说:“刚刚小汽车翻倒了,庆小兔说,找挖掘机帮忙,庆小兔把挖掘机拿来了,庆小兔用挖掘机把小汽车翻过来,庆小兔说,明天见。小九说的就和动画片里说的一模一样。”

外婆说了很多,当时我要给庆小兔脱衣服,等我要记的时候已经过来半个小时,我的失忆马上就表现的淋漓尽致,我只能记得庆小兔说过几个关键字。

庆小兔说的就是动画片里的台词,庆小兔既然说了第一次,庆小兔还会继续说。

庆小兔睡了没有两个小时就醒了,昨天庆小兔也没有睡两个小时。

今天太阳那么好,庆小兔拿着大汽车说:“晒晒。”

庆小兔把大汽车放在窗台上晒太阳。

今天庆小兔起来比较早,庆小兔跟着一起去接庆兔兔放学。

庆兔兔回来看做作业,庆小兔拿起姨妈床头的《长袜子皮皮》。

庆小兔说:“外公讲。”

我说:“这本书大部分都是字,我们庆小兔还看不懂,你要是学会了汉字,不是我们庆小兔就可以看书了。”

我拿了一张识字卡片羊字,我让庆小兔看,不知道庆小兔看了没有,跟着念了一下羊,我说:“就是咩咩叫的羊。”

庆小兔也跟着说了一句咩咩羊,过一会再让庆小兔认羊字,庆小兔连头也没有抬一下,庆小兔更没有说一句羊。

庆小兔在搬弄姨妈大床跟前的多联插座,庆小兔要把手机的一个插头拔下来,庆小兔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把插头拔下来,我说:“插头有电,小孩子不要拔。”

庆小兔说:“要,外公拔。”

我说:“外公拔不动,要找姨妈拔。”

庆小兔喊着姨妈来到客厅。

庆小兔想了一下说:“姨妈洗澡。”

姨妈洗完澡出来了,庆小兔拉着姨妈往屋里走。

姨妈问:“小九,你要干什么呀?”

庆小兔举起两个手,庆小兔用手指着台灯说:“让它亮起来。”

姨妈说:“你要开灯呀?”

姨妈把插座开关开开,床边的台灯亮了。

庆小兔说:“亮了。”

只要有了电源,剩下的事情庆小兔就自己可以操作了。

庆小兔把台灯的亮度不断地调亮变暗,台灯一会光芒四射,一会台灯暗的几乎看不见亮光。

我和外婆刚才没有听明白庆小兔说的是什么意思,庆小兔只是在摆弄插头,庆小兔并没有用手指着台灯。

一股炒面的香味从厨房飘了出来,姨妈调着麦麸的炒面来到客厅。

庆小兔说:“我不要。”

姨妈说:“姨妈也没有要给你呀?”

姨妈故意在庆小兔的跟前搅拌着炒面。

姨妈说:“好香哟,你是不是一尝一下。”

庆小兔手里拿着汽车,庆小兔连头也没有抬一下。

庆小兔说:“不要。”

我拿着识字卡片羊字让庆小兔看,庆小兔待理不理,我又问了庆小兔一次,庆小兔说:“咩咩。”

庆小兔拿来两把手枪,庆小兔递给我一把手枪。

庆小兔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有敌人。”

庆小兔右手握住枪把,庆小兔食指扣在扳机上,庆小兔弯曲右臂,庆小兔把手枪靠在右肩旁,庆小兔的左手托住枪管,庆小兔的动作就是活生生的在演戏,也可以说庆小兔在真正地进入实战中。

庆小兔向后招招手说:“有人。”

庆小兔刚刚转过墙角,庆小兔猛地放平枪口,庆小兔已经瞄准前方。

庆小兔说:“敌人。”

庆小兔往里砰砰砰地开起枪来。

庆小兔转身出来,庆小兔说:“没有了,外公开灯。”

进门的开关很高,庆小兔够不着开关,我刚刚要伸出手去开开关,庆小兔伸出手说:“小九开。”

我抱着庆小兔把电灯打开了,庆小兔端着枪进到屋里,庆小兔把床头的开关关了,庆小兔说:“有人。”

庆小兔回头看了我一眼,庆小兔说:“外公,开枪。”

我连忙端起枪跟着庆小兔射击起来。

我不知道庆小兔这一些动作在哪里学的,因为庆小兔没有看过电影,就是庆小兔偶尔跟着外婆看电视剧也不可能,因为外婆是不看这些打打杀杀的节目的。

快二十一点钟了,庆小兔要回家了。

庆小兔拧开楼栋大门的门锁,庆小兔在推门,这里的大门很大很重,庆小兔吃力地推开一条缝,我怕庆小兔压着手,我帮着庆小兔把大门推开。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说:“不要,小九开。”

我说:“以后你再开。”

庆小兔说:“小九开。”

庆小兔重新回到门里,庆小兔把大门关上,庆小兔这才去拧开门锁。

庆小兔去推大门,庆小兔的眼睛还一直看着有没有人在帮着推门,庆小兔看着没有人在旁边伸手,庆小兔这才把大门推开,庆小兔走出大门还回头看看有没有人,庆小兔这才把大门关上。

外边已经很黑了,昏暗的路灯并不能把马路照的如同白昼,路灯只能让人不会撞在大树上。

“看人。”

“压着。”

“看人,压着。”

庆小兔一路推着车,庆小兔一路嘴里咕噜着。

童车现在庆小兔已经比较熟练了,但是童车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推,童车的两个前轮,不时地因为路面而改变方向,;两个轮子各行其是,就会出现推不动,或者干脆胡乱地改变方向。

庆小兔推车前边挡着的童车的车棚,庆小兔只能不断地侧着身子才能够看到车子前边的路。

我们大人手劲大,可以强行让童车回到正轨,庆小兔看不见前边的路,庆小兔没有办法完全地控制好童车的方向,庆小兔经常把童车撞到马路沿上。

我们想给庆小兔把童车控制一下方向,庆小兔马上把我们的手推开,如果我们已经帮着把童车改变方向,庆小兔会把童车退回去,庆小兔重新推着童车走。

我们不怕庆小兔把童车撞在马路沿上,我们是怕庆小兔的车撞了人,还怕庆小兔把车撞到别人的汽车上。

其实这都是多余的想法,庆小兔看不见路,庆小兔却可以看得见对面走过来的人,庆小兔看见有人过来,庆小兔会主动把车子停下来,汽车的目标很大,庆小兔也会在遇到汽车之前就改变方向。

庆小兔正推着童车在走,突然嘭嘭嘭的响声刺破夜空,接着就是噗噗噗地喷气的声音。

庆小兔扔下车,庆小兔跑到外婆跟前,庆小兔一把抱住外婆的大腿。

外婆说:“不用怕,这是商店在装修,刚才的响声是压缩机的声音,还有就是工人叔叔在喷漆。”

庆小兔不推车了,庆小兔扶着童车要上去。

回到家,庆小兔继续玩各种形状积木插孔的游戏,庆小兔已经知道旋转积木让积木和孔洞的形状位置一致,但是庆小兔在箱子上找相对应的孔洞的时候还会出错。

并不是庆小兔不认识各种各样的形状,庆小兔拿起一个半圆,明明现在就是半圆在上边,庆小兔还是先把箱子提起来转着找,结果庆小兔找一圈,庆小兔又转了回地。

庆小兔只是认识圆形方形三角形,再其他的形状庆小兔还有一点朦朦胧胧。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