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36外婆,看电视

2019-12-10 06:58 | 宝宝成长

2836-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星期四中雨转小雨21~7℃客厅早晨温度17PM2.5-72

轰隆隆的巨响从天上滚落下来,窗户也震动的跟着嘎吱嘎吱地响,紧接着就是像瓢泼一样的大雨击打树叶地面,楼下的遮阳棚就不停地敲打着春天的鼓声。

这是今年第一次春雷,雷声连绵不断,春雨送来了今年丰收的想象。

早上起来春雨还在敲打着地面,春雨催促着小草发芽,春雨叫醒冬眠的小动物们。

庆小兔醒了,庆小兔不愿意起来,庆小兔只是要把身上的毛巾被盖好。

我给庆小兔播放《梁祝》,《梁祝》刚刚开始播放,庆小兔说:“数鸭子。”

接着就是《健康歌》《小燕子》《卖报歌》《黄鹂鸟与蜗牛》,庆小兔说:“不是这个,数鸭子。”

外边的雨声滴滴答答传进房间里。

庆小兔说:“外婆,下雨了。”

外婆说:“外边下雨了,我们小九不能坐车怎么办?”

庆小兔说:“戴帽子。”

外婆笑着说:“戴帽子就可以出去了。”

庆小兔说:“我尿尿了。”

庆小兔迅速爬起来,庆小兔的秋裤外边已经可以看到被尿浸湿的痕迹。

庆小兔看完《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庆小兔就往楼下跑,外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

外边的雨还在下,庆小兔说:“下雨。”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下车库说:“下边没有下雨。”

童车放在门口,庆小兔牵着手就来到地下车库,庆小兔没有要往出口走,庆小兔就在跟前围着转了一圈。

庆小兔要往小区大门方向去,我说:“外婆还没有下来,外婆要是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回到门口,童车已经不在了,外婆已经推着童车出去了,不知道外婆具体的位置,我打电话找外婆。

电话铃声响了好一会,外婆也没有接电话,再一次拨打外婆电话,依旧外婆的声音石沉大海,我想是不是外婆的手机没有带出去。

带着庆小兔回家,果然外婆的包包还挂着衣钩上,当我们重新来到楼下。

庆小兔喊着:“外婆,外婆在那里。”

外婆说:“我喊了,你们没有回音,我就想你们一定从地下车库去了小区大门了。”

我说:“你在上边,我们在底下,我们怎么能够听见呢?我们没有和你打招呼,就说明我们还会回到原地等你。”

来到姨妈家庆小兔就骑上扭扭车,庆小兔说:“去江边。”

我说:“现在外边在下雨,我们不能出去。”

庆小兔这才恍然大悟,庆小兔说:“下雨,不能出去。”

庆小兔推着童车在屋里走,庆小兔沿途收集玩具,庆小兔把玩具送到玩具箱跟前。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裤裆,庆小兔说:“我尿尿了。”

我说:“你尿尿了,你为什么不早说,你还尿不尿?”

庆小兔马上就往卫生间跑,庆小兔好像还没有尿尿,纸尿裤湿里没有一点湿气,庆小兔尿了一些尿。

还不到五分钟,庆小兔又指着自己的雀雀说:“我尿尿了。”

庆小兔又到卫生间尿了一些尿。

听紫小兔妈妈说,紫小兔兜尿不湿,紫小兔就一点点就尿,一会就尿一点。

我说:“因为有了尿不湿,把孩子的尿尿习惯都改变了。以前看见有报道,有一些家长孩子上幼儿园前还在用尿不湿,结果是小孩子不知道控制尿尿,小孩子每天尿裤子尿床,弄得老师家长都不知所措。”

庆小兔看见我进到书房,庆小兔也来到我跟前,庆小兔拿了笔,庆小兔拿了纸,庆小兔坐在我的旁边画画。

庆小兔一会让我看他的画,庆小兔一会说:“外公,擦手。”

庆小兔把颜料画在手指头上了。

妈妈给庆兔兔又买了一个台灯,庆小兔马上就开始学习怎么调节台灯。

听到客厅里电视机启动的声音,庆小兔马上就跑过去,电视机屏幕上已经出现历史记录的菜单,选择框停留在外婆想看的电视剧上。

庆小兔说:“不对,不是这个。”

庆小兔马上爬到电视柜上,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屏幕上面菜单上自己昨天看的节目《小卡车利奥》。

庆小兔说:“是这个。”

外婆说:“你下来。”

庆小兔还是用手指着自己的节目说:“不对,是这个。”

外婆说:“你不下来,外婆就不给你调。”

看见外婆拿起遥控器,庆小兔这才从电视柜上下来。

《小卡车利奥》一集很短,可能就五分钟,一集结束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跑过来说:“看完了,电视关了。”

我说:“你看完了,外婆还没有看呀,我们要学会分享。”

庆小兔马上把电视机重新打开,庆小兔跑到外婆那里,庆小兔拉着外婆的衣服说:“外婆,看电视。”

于是庆小兔坐在外婆旁边看起电视剧了。

我说:“庆小兔,外边好像没有下雨了,我们出去走一会。”

庆小兔不出去,庆小兔坐在外婆的腿上看电视。

外婆的电视剧每天只能看两集免费的,外婆刚刚把节目退出来,庆小兔说:“看卡车。”

我拿人字梯往柜子里放羽绒被,庆小兔走过来说:“小九扶。”

我抱着羽绒被往梯子上爬,庆小兔说:“外公小心。”

我放好被子下来,庆小兔爬到梯子上,庆小兔站在梯子最高处,庆小兔一个手扶着人字梯顶端,庆小兔一个手努力往上够。

庆小兔说:“够不着。”

我说:“现在够不着,明年我们庆小兔就会长得比现在高,以后会和哥哥一样高。”

庆小兔不再去够上边的柜子门,庆小兔推拉下边柜子的推拉门。

庆小兔从人字梯下来,庆小兔把人字梯合拢,庆小兔把人字梯倒在床边,庆小兔这才把人字梯拉到地板上。

庆小兔在梯子的空隙里走,庆小兔站在梯子的隔断上走。

庆小兔说:“好玩。”

庆小兔回到客厅里。

庆小兔说:“火车宝宝。”

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我把电视机上边的启动按钮按了一下。

庆小兔说:“小九弄。”

我用手指着下边的指示灯说:“你看电视机已经启动了。”

庆小兔说:“小九自己弄。”

庆小兔过来,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重新打开电视机开关,庆小兔艰难地爬上电视柜上,庆小兔把电视机启动按钮按下。

庆小兔自豪地说:“电视打开了。”

外婆喊庆小兔吃饭,庆小兔马上出现在外婆跟前,外婆把庆小兔抱到凳子上。

外婆说:“外婆给你拿勺子。”

外婆突然大声地喊起来:“小九,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正在捡自己围兜上的饭菜,庆小兔的餐盒跟前,庆小兔的凳子下边,到处都是撒落的饭菜,远处还有两个剥好的鹌鹑蛋。

外婆说:“小九,你这么远就拿了?”

外婆用手比划着距离,外婆把给庆小兔准备的饭菜放在不锈钢的小碗里,小碗距离庆小兔可能有七八十厘米远,如果稍微有一点不慎,庆小兔就可能从凳子上摔下来。

庆小兔把碗里的饭菜全部倒进餐盒,外婆给庆小兔准备的饭菜比实际吃的要多一些,结果饭菜从餐盒里漫了出来。

外婆说:“小九,吃饭不要那么急,饭要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吃。”

看见庆小兔吃饭,就会有一种吃饭就是一种享受的感觉,我的饭还没有吃三分之一,庆小兔已经把餐盒里的饭菜吃的干干净净,庆小兔要下地玩了。

庆小兔把木马拖过来,庆小兔没有骑在木马上,庆小兔把木马打翻在地,庆小兔用手去拧固定木马的螺丝帽。

木马身体和底座有两个螺丝帽固定,螺丝帽直径很大,螺丝帽有七厘米粗。

庆小兔很快把一个螺丝帽拧下来,庆小兔把螺丝帽重新扣上去,看着庆小兔拧了两圈,不知道为什么庆小兔又翻转了一下,螺丝帽又脱落下来,庆小兔再拧也就拧不上去了。庆小兔去拧后边的一个螺丝帽,后边的螺丝帽有一点紧,庆小兔拧了几下,螺丝帽没有动庆小兔也就放弃了,庆小兔把木马重新站立起来。

我说:“庆小兔,你把木马拆了,你怎么不把木马安装好呀?”

庆小兔转身看了我一眼。

隔壁的小狗拼命地吼叫,庆小兔在阳光房看不到小狗。

庆小兔说:“看不到。”

我抱着庆小兔从储藏室窗户看小狗,庆小兔发现在储藏室里放着的挂历,庆小兔拿着挂历放在沙发上看。

庆小兔马上就发现挂历上边的猪,庆小兔说:“猪,这里也有猪。”

我说:“今年是猪年。”

庆小兔说:“猪年。”

庆小兔又发现挂历上还有狗,庆小兔说:“狗,这里有小狗。”

我说:“去年是狗年。”

外婆说:“去年是狗年吗?明年是鼠年,鼠,牛,虎,兔。龙,蛇,马,羊。”。

我说:“猴,鸡,狗,猪。”

外婆用手指着狗说:“去年是狗年。”

庆小兔把挂历翻了一页说“翻页。”

庆小兔用手指着画上的猪说:“朱师妹。”

外婆笑着说:“小九,你这样说,你奶奶听了会生气的。你奶奶是姓朱,不是这个猪字。”

我说:“庆小兔很会联想,庆小兔会举一反三,庆小兔学了就会用。”

我起来的时候,外婆正在给庆小兔念书,外婆给庆小兔念《长袜子皮皮》。

看见我过来,外婆说:“我们睡觉了。”

庆小兔把书举起来,庆小兔说:“外公念。”

外婆说:“你不喝奶睡觉了。”

庆小兔说:“喝奶睡觉。”

外婆说:“你没有穿鞋。”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抱。”

进屋庆小兔就指着飘窗上边的毛绒哈巴狗。

庆小兔说:“小狗来,小狗睡觉。”

庆小兔提着哈巴狗的一只耳朵,庆小兔学着狗汪汪汪地叫。

庆小兔脱衣服,庆小兔尿尿,庆小兔一直提着哈巴狗,庆小兔回到床上,庆小兔把哈巴狗放在枕头上。

庆小兔说:“小狗哭了。”

庆小兔给哈巴狗擦眼泪,庆小兔躺下来拍哈巴狗睡觉,外婆躺下来的时候,庆小兔把哈巴狗放到自己的床边,庆小兔还给哈巴狗盖上被子。

我让庆小兔念最近学的识字卡片,我把识字卡片放在庆小兔的脸前,庆小兔的眼睛根本就不看,庆小兔总是把眼睛看到一旁。庆小兔就是跟着说了,庆小兔也是闭着眼睛在听读。

电视机上没有办法播放图片,电视机上图片每次只能播放一张,电视机并不能顺序播放一个目录里的图片。一张图片播放完了,就会退到根目录上,接着就是无穷尽困难地调整节目。

我们原来用的创维电视却十分好用,现在想起来只能在电脑上播放图片。

今天给庆小兔播放《庆兔兔的家人》《干果》《西洋乐器》《中国乐器》《常见昆虫》《常见鸟类》。将近一百张图片,庆小兔每一个都会仔仔细细地看,庆小兔一个字都会认认真真地念。

学校放学,我来到教室外边,庆兔兔已经背起书包出来了。

庆兔兔说:“外公,你明天放学晚一点来接我。”

我问:“怎么了,你以后每天有活动吗?”

庆兔兔说:“我从明天开始,我放学就开始做作业。”

出来庆兔兔说:“外公,等一会,我回去拿一样东西。”

庆兔兔进去转一圈,庆小兔拿来一块蛋糕出来了。

庆兔兔路上不断地跟同学打招呼,最奇怪的是有一些同学并不知道庆兔兔的名字,也就是说有一些同学并不是庆兔兔一个班的。有一些同学疑惑地望着庆兔兔,庆兔兔有时候会问:“你是不是忘了我叫什么名字了?我叫庆兔兔。”

我说:“你记性那么好,你就要努力把文科抓起来。”

庆兔兔问:“外公,什么是文科呀?”

我说:“文科就是以记忆为主的科目,文科有语文历史政治地理英语。”

我喜欢动脑筋,我的数理化很好,但是我的记忆力一塌糊涂,虽然我非常用功,我的语文历史外语勉强只能及格。

妈妈的文科极好,妈妈的数理化几乎就是空白,没有想到庆兔兔的数理化一样不及格。

外婆有惊人的记忆力,外婆什么事情过目不忘,外婆有带领一班人的本领,外婆却因为家庭困难没有能够上完中学。

妈妈和庆兔兔身上看不到一点外婆的影子。

回来庆小兔还没有醒,庆兔兔爬到床上拉开庆小兔的被子,庆小兔哼哼着不愿意起来。

庆兔兔没有把庆小兔叫起来,外婆一样没有给庆小兔穿衣服。

经过庆兔兔的一折腾,庆小兔已经迷迷糊糊,但是庆小兔还是不愿意睁开眼睛。

庆小兔不时地要盖被子,被子还是原封不动,是庆小兔的身子像一个时钟不断地转着圈。

音箱每天十六点钟准时工作,庆小兔不时地跟着音箱里的声音重复着。

庆兔兔说:“我要上大号了。”

庆兔兔匆匆忙忙进了卫生间。

庆小兔说:“哥哥屙巴巴,哥哥拉屎。”

外婆说:“庆兔兔,你不能老是坐在马桶上。”

庆小兔说:“哥哥拉不出来。”

庆兔兔说:“我拉的出来。”

外婆对庆小兔说:“你也起来拉巴巴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

外婆说:“你天天这样怎么能行呢?醒了就要穿衣服起来。”

庆小兔说:“出去,出去。”

外婆说:“出去就要穿衣服。”

庆小兔说:“外婆出去。”

外婆说:“你还要外婆出去,真的不起来了呀?你不起来外婆就要打了。”

外婆把手高高的举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捂住眼睛。

庆小兔说:“看不见。”

外婆说:“外婆看见了,小九闭着眼睛呢。”

外婆没有说服庆小兔,外婆去督促庆兔兔做作业。

外婆说:“你回来多长时间了,你还没有写一个字。”

我说:“庆小兔,我们起来吧,姨妈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跟着姨妈去江边溜大毛呀?”

庆小兔说:“姨妈上班了。”

我说:“姨妈马上就要下班了。”

庆小兔说:“下雨了。”

我说:“现在没有下雨了,你问问哥哥,哥哥回来就没有下雨了。”

庆小兔说:“地上有水,地上不好走。”

姨妈回来了,庆小兔也起来了,大毛跑了出去,庆小兔说:“追大毛。”

我说:“大毛都在灌木丛里钻,庆小兔不能追,树枝会戳到庆小兔的眼睛的。”

大毛自己又回来了,姨妈让庆小兔给大毛吃零食。

大毛既然自己出去一趟,姨妈没有再准备带大毛出去。

庆小兔在外边大声地喊:“姨妈,出去,姨妈,放大毛。”

姨妈说:“姨妈今天不放大毛了。”

庆小兔来到屋里,庆小兔拉着姨妈说:“姨妈,拿快递。”

姨妈说:“姨妈今天没有快递。”

庆小兔说:“姨妈有快递。”

姨妈拿出手机让庆小兔看,姨妈说:“姨妈没有骗你,姨妈真的没有快递。”

我把识字卡片让庆小兔念,庆小兔还是不看不念,我就念给庆小兔听。

当我念到雨字的时候,庆小兔跟着说:“雨。”

但是庆小兔用手指着鱼缸。

我连忙把鱼字找出来,我告诉庆小兔:“这个才是鱼,这个是下雨的雨。”

外婆说:“你不要这样,你会把小九搞糊涂的。”

我说:“不是我让庆小兔搞糊涂了,而是庆小兔自己搞糊涂了,因为中国文字有很多同音字,我是告诉庆小兔这两个字的区别。”

庆兔兔在书房做作业,我就来到房间里用笔记笔电脑写日记,庆小兔也来到我旁边在玩。

我的文件不能保存,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电脑提示我才知道我的U盘被庆小兔拔了。

十九点妈妈吃完饭,妈妈接替姨妈给庆兔兔辅导数学。

庆兔兔数学作业做完了。

姨妈说:“你做作业,你一定要用最熟悉的方法去做,你的口算现在还不是很熟练,你的计算错误的机会就会多一些,你口算几道题就错了好几次。你在做数学作业,你就要用算式去算,这样你的作业就会少出现一些错误,等以后有空闲时间的时候,你可以把口算再提高一些,到那时候你用口算也不迟。”

吃饭的时候外婆说:“我要庆兔兔做作业,庆兔兔说,要等妈妈回来做。我要庆兔兔把会做的先做完,庆兔兔说我傻不傻。”

姨妈说:“以后再听到你这样说,就是外婆不打,我也要打你。”

姨妈在吃橙子,庆小兔说:“姨妈,你不要吃多了?”

姨妈说:“姨妈才吃了几片。”

姨妈又吃了一片,庆小兔说:“姨妈,吃多了肚子疼。”

姨妈说:“好了,姨妈不吃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盘子里的橙子说:“小九吃。”

庆小兔要念书,庆小兔拿来一本恐龙历险记,恐龙历险记和恐龙科技相距太远,像是介绍恐龙,其实就是借恐龙讲故事而已。

我给庆小兔读《小兔汤姆成长的故事》。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