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32给爷爷过生日

2019-12-06 07:12 | 宝宝成长

2832-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七日星期日多云17~7℃客厅早晨温度16PM2.5-74

妈妈起的晚,庆小兔也多睡了一会,庆小兔九点钟才喝完奶。

外婆说:“把奶瓶给外婆。”

庆小兔喊:“外公来。”

我来了,我要庆小兔把奶瓶给我,庆小兔把奶瓶挡住眼睛,庆小兔说:“看不见。”

其实庆小兔透过奶瓶在偷偷地看着我。

我把腿弯下来我让五斗柜上的东西挡住我,其实也是自欺欺人,庆小兔还是能够看得见我的,我说:“外公已经走了。”

庆小兔把奶瓶拿开,庆小兔用手指着我说:“看见了,外公。”

外婆要庆小兔起来,庆小兔不起来,庆小兔拿着奶瓶,庆小兔的头在枕头上来回摆动着。

当庆小兔的脸朝外的时候,庆小兔朝着外婆笑一笑。

到庆小兔头摆动的速率变慢的时候,外婆说:“把奶瓶给外婆,我们起来。”

庆小兔举着奶瓶喊:“外公来。”

我接过奶瓶,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喊:“看汽车。”

庆兔兔昨天晚上在姨妈家睡,庆兔兔这么长时间就在家里睡过几次。

庆小兔再大一点,不知道庆小兔会在哪里睡觉。

妈妈几乎没有做过几次饭,原来我们在妈妈这里做饭,两个冰箱里面塞的满满当当,现在了冰箱里空空荡荡,看看里面的几个包装袋,其中有一包山楂片已经都过期了。

我说:“我们把快要过期的食品拿过去吃了吧?”

外婆说:“什么过期不过期,放在这里早晚也要过期的,把冰箱里的东西全部拿到那边去吃。”

姨妈每天忙忙碌碌,姨妈只要有一点时间就会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

姨妈每天都会抱着庆小兔在疯,庆小兔每天都会跟姨妈躲猫猫打仗,听到的就是庆小兔咯咯咯哈哈哈地大笑。

妈妈在家里就是庆兔兔的辅导老师,晚上睡觉妈妈就会拿着书给庆小兔讲课。

再大一点庆小兔晚上会不会也在姨妈家睡觉。

云把天空遮挡的严严实实,只有少数云的缝隙间还能看见一丝亮一点云彩。

庆小兔下楼就要妈妈抱,来到姨妈家,妈妈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说:“妈妈抱。”

妈妈说:“已经到家了,怎么还要抱呀?”

庆小兔马上就喊着:“哥哥。”

庆小兔直往屋里跑。

庆兔兔在做作业,庆兔兔出来问:“妈妈这道题怎么做的?”

接着就是听妈妈说关于东南西北位置的问题。

庆小兔喊着哥哥来到书房,妈妈带着庆小兔从书房出来。

庆小兔给妈妈一支枪,

庆小兔说:“妈妈,打仗。”

这是庆小兔天天和姨妈玩的游戏。

庆兔兔喊:“妈妈过来。”

妈妈过去问了题目说:“你不会多动脑筋想一想呀?”

妈妈又给庆兔兔讲题,一直到庆小兔进屋喊庆兔兔玩。

妈妈带着庆小兔出来,妈妈就坐下来看手机了。

外婆今天买了三条鱼。

外婆说:“小九,有鱼。”

庆小兔马上跑到鱼缸跟前说:“鱼睡觉了。”

外婆说:“鱼在厨房里,外婆今天买鱼了。”

三条鱼静静地躺在塑料盆,因为水不是很多,只有一条稍微小一点的鱼可以立起来,剩下两条鱼只能躺在水里睡觉了。

庆小兔蹲在塑料盆跟前,庆小兔用手轻轻地触碰着鱼身体,鱼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庆小兔说:“鱼死了。”

我用手指着鱼的腮说:“你看,鱼腮还在动呢。”

庆小兔也发现鱼的鳍也在一扇一扇的,。

庆小兔说:“这个在动。”

庆小兔趴在地上,庆小兔把下巴放在塑料盆沿上。

我说:“庆小兔,你马上要去看爷爷奶奶了,你这衣服在地上拖一会,过一会你怎么去当阳呀?”

庆小兔重新蹲在塑料盆跟前,庆小兔用手把鱼按下去,庆小兔又用手把鱼捧起来。

我连忙把庆小兔的手从水里拉出来。

我说:“庆小兔,你的袖子都浸到水里了。”

我把庆小兔的棉袄袖口往里塞一下,庆小兔又跪到地板上。

妈妈说:“把小九的新鞋换下来,在爷爷家,在烂泥里一踩,这双鞋就没有用了。”

外婆拿着一双鞋要庆小兔换。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小九,你这样跪在地上,你的裤子还要不要了。过一会你去当阳,你要穿什么裤子去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塑料盆说:“鱼。”

外婆说:“不要玩鱼了,你到爷爷家也可以看鱼呀。”

庆小兔把手放到鱼的身子下边,庆小兔的棉袄袖子已经浸到水里,我把庆小兔的棉袄袖子往上撸,我把袖子撸到庆小兔的胳膊肘上边,庆小兔把另外一个胳膊伸过来,庆小兔说:“外公,还有这个袖子。”

庆小兔把一条小一点的鱼从水里托起来,鱼很快从庆小兔的手里滑了下去,顿时塑料盆里的水都溅起来了,塑料盆旁边到处都是溅出的水。

庆小兔没有停下手,庆小兔继续把鱼捞起来,结果一条鱼掉在地上,鱼在地板上噼里啪啦地弹跳着。

鱼在水里,鱼还有一点浮力,鱼来到地板上,鱼的身体又黏又滑,庆小兔怎么都抓不起来。

我把鱼给捞到塑料盆里。

庆小兔用手摸着自己的棉袄说:“衣服湿了。”

我把庆小兔的棉袄脱下来,我用电吹风给庆小兔棉袄吹干,我让庆小兔站在我的跟前,我用电吹风给庆小兔吹裤子。

庆兔兔从书房跑出来,庆兔兔问妈妈作业题。

庆小兔说:“枪。”

我说:“去当阳带什么枪呀,带去了就忘了带回来。”

妈妈说:“不要紧,会记着带回来的。”

妈妈给庆小兔拿了那一把折叠步枪,

庆兔兔说:“我也要带枪。”

庆小兔找了两把手枪,庆小兔把庆兔兔的步枪拿来给庆兔兔。

妈妈到超市去买给爷爷奶奶带的礼物。

庆兔兔把刚刚到的快递打开,这是妈妈给庆兔兔买的一双新鞋。

外婆说:“去当阳就不要穿新鞋,爷爷那里地里都是一些稀泥,你的新鞋在地里走一遭,你的鞋还有用吗?”

庆兔兔还是把鞋穿在脚上。

庆小兔来到去阳光房的窗台上,庆小兔刚刚往外下了一步,庆小兔又拐了回来。

庆小兔说:“没有带电话。”

我说:“你要电话干什么?”

庆小兔说:“打电话呀?”

我说:“外公没有带电话。”

庆小兔说:“要外婆的电话。”

我说:“马上就要走了。”

庆小兔说:“外公拿。”

外婆的手机是老人手机,老人手机的个头很小,老人手机的启动也和一般的手机不一样,庆小兔不知道怎么启动,庆小兔只是把手机按亮,庆小兔就把手机放在耳朵旁边,庆小兔开始对着手机在喊:“喂。喂。”

庆小兔把手机拿下来看看,庆小兔又把手机放到耳朵跟前喊。

庆小兔把手机拿在手里看了一下,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怎么不说话呀?”

妈妈说:“车子到了,我们要走了。”

庆小兔说:“妈妈抱。”

庆兔兔拿着步枪跟在妈妈后边。

妈妈说:“庆兔兔,妈妈抱着小九,你就要帮着妈妈提东西。”

庆兔兔提起一包送给爷爷的礼品,庆兔兔再去提一箱牛奶已经腾不出手来。

我过来帮着提起牛奶。

庆兔兔一个手举着步枪对妈妈说:“我的枪被堵住了。”

妈妈说:“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弄你的枪,你还走不走呀?”

庆兔兔用手指着枪管说:“是小九给弄的。”

妈妈有一点急了,妈妈说:“你不要拿枪了,等回来我们再来弄你的枪。”

我看庆兔兔吃力地提着一大包东西,我上前要把东西拿过来。

姨妈说:“拿什么拿,就要让他们做做事。”

既然已经这样说了,我只好把手缩了回来。

孩子应该学会做事,看见任何可以做的事情就要想到去做,但是还要有一个度的问题,要量力而行,如果勉强去做一个力不从心的事情,比如提东西,勉强能够提起来,如果在路上碰上沟沟坎坎,孩子就可能无法躲避而就崴伤脚。

学生上学就应该自己背书包,现在学生的书包越来越重,有时候我提起来就觉得分量不轻。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背上这么重的书包就不像应该学生了,倒像旧社会的背夫,如果天热孩子就会汗流浃背,所以我每次接送庆兔兔上学,我都会帮着庆兔兔拿书包。

等把庆兔兔庆小兔送走了,外婆突然发现庆小兔的新鞋没有换下来。

十八点半庆兔兔庆小兔回来,没想到带回来那么多野菜,城里人吃大棚蔬菜多了,现在野菜反而成了稀罕之物。

庆兔兔的新鞋的鞋底的白边都失去原色。

妈妈说:“庆兔兔,你一双新鞋就穿一天就成了这个样子,等一会你自己想办法把鞋弄干净。”

庆小兔的新鞋一样没有幸免于难,不过庆小兔的鞋不能怨庆小兔自己,鞋脏了也用不着庆小兔亲自动手。

庆小兔回来就一直趴在妈妈的身上。

我问:“庆小兔,你是不是晕车呀?”

姨妈说:“小九,哪里晕车呀,他可能是坐车时间长了,有一点不舒服。”

姨妈说:“小九,我们去拿快递好不好?”

庆小兔趴在妈妈身上一动不动。

姨妈说:“姨妈是在蜂巢拿快递哟,你不拿,姨妈就去自己拿了。”

庆小兔这才说:“妈妈穿鞋。”

庆兔兔还是睡在姨妈家,庆小兔回家一路上一直要妈妈抱着。

庆小兔回到家,庆小兔在家里推着童车。

庆小兔停下来说:“红灯停。”

庆小兔说:“绿灯行。”

童车又往前走了几步。

接着红灯停绿灯行不断地转换着,童车也不断地走走停停。

庆小兔把最大的汽车吊和童车并排放着,庆小兔把一辆小卡车放在汽车吊旁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汽车吊说:“汽车爸爸。”

外婆说:“这个怎么是汽车呀,这是大吊车。”

我说:“这是汽车吊,也可以说是汽车。”

外婆指着小汽车问:“它呢?”

庆小兔说:“小汽车。”

庆小兔说:“绿灯了,开车。”

庆小兔把小汽车从爬行毯上推过去。

庆小兔回到汽车吊跟前,庆小兔说:“红灯停。”

庆小兔说:“绿灯亮了。”

庆小兔把汽车爸爸也推到汽车儿子一起。

当绿灯再一次亮的时候,庆小兔推着童车在客厅里转了一圈。

妈妈要庆小兔洗澡,庆小兔说:“开汽车。”

外婆抱着庆小兔,庆小兔浑身就像一个摆动着的大泥鳅,庆小兔喊着还要玩。

外婆发现庆小兔的外边裤子脏了,外婆让庆小兔盖着被子坐在床上。

庆小兔的衣服很多,但是这个季节很难穿衣服,在家里不动还有一点冷,稍微走几步就会热燥起来,在外边更是两重天,没有走几步觉得汗在悄悄地浸出来。

外婆不断地把一条条裤子拿出来,外婆拿在手里比划着,外婆想一想又放回去,外婆自言自语地说:“到底要给小九穿什么裤子呢。”

庆小兔活动量大,上身的衣服可以一件件地脱,庆小兔在外边不可能脱裤子。

庆小兔穿着一条秋裤在床上走着,外婆说:“小九,把毛巾被盖着,当心着凉了。”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再说,庆小兔一下子躺在床上,庆小兔喊:“外公来。”

庆小兔把毛巾被盖着自己的脸,庆小兔说:“看不见了。”

我说:“庆小兔到哪里了,外公怎么找不到呀?”

庆小兔把毛巾被从脸上扯开,庆小兔说:“看见了。”

我说:“哦,庆小兔在这里呀?”

庆小兔又把毛巾被盖在脸上,庆小兔又在说看不见。

一会庆小兔把毛巾被也省去了,庆小兔用手挡住两个眼睛,到最后庆小兔的手也不动了,庆小兔就是把眼睛一闭,庆小兔说:“看不见了。”

妈妈说:“小九,你这个叫什么,哥哥说你这是掩耳盗铃。”

庆小兔马上跟着说:“掩耳盗铃。”

庆小兔说的不是十分清楚,妈妈拉长音说:“掩耳。”

庆小兔也跟着说掩耳。

妈妈说:“盗铃。”

庆小兔也跟着说了盗铃。

两个字两个字分别说,庆小兔就说的清楚多了。

妈妈再跟庆小兔说掩耳盗铃,庆小兔说的又含糊不清了。

庆小兔跟妈妈说:“掩耳盗铃。”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桌上的一堆成语书说:“读书。”。

妈妈说:“我们要读书了,要准备睡觉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