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30没有了小朋友才回家

2019-12-04 06:53 | 宝宝成长

2830-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星期五多云转小雨19~10℃客厅早晨温度15PM2.5-53

庆小兔翘起腿让我看。

庆小兔说:“外公,新鞋。”

我问:“是谁给我们庆小兔买的鞋呀?”

庆小兔说:“妈妈。”

我问:“鞋好看吗?”

庆小兔在地上走两步说:“漂亮。”

外婆说:“那么多鞋,还要买,这是钱多了。”

我说:“有钱就是用的,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多了,可能很多商店工厂就要关门了。”

庆小兔要看汪汪队,没想到同一个视频提供商,妈妈这里电视起始菜单就不一样,电视节目也丰富了许多。

庆小兔选了一个汪汪队最新续集。

外婆说:“你看,小九看电视眼睛都不眨。”

庆小兔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电视屏幕。

电视可以看,电视不能一动不动地看,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我不时地移动庆小兔看电视的角度,有时候我还有跟庆小兔打一下岔,以分散庆小兔的注意力。

姨妈家的电视没有多少可以选择的节目,特别是找不到我认为可以的节目。

由于庆小兔在姨妈家的时间很长,我还是决定把硬盘拿到姨妈家来。

昨天一望无际的蓝天,今天天被涂抹成了白色,太阳只能躲在幕后露出一点影子来。

来到姨妈家,庆小兔就开始玩汽车。

这是一辆遥控汽车,三十厘米长紫色遥控汽车。

庆小兔推着汽车在客厅窗台上推,庆小兔把沿窗台附近的东西都移开,这样就不会影响庆小兔在窗台跟前来回走。

窗台上有一双庆小兔自己的旅游鞋,庆小兔每次汽车经过这里,庆小兔会把车头翘起来,然后汽车就像飞一样从旅游鞋上边飞过。

庆小兔不管玩什么都会聚精会神,庆小兔绝对不会三心二意,庆小兔不会朝三暮四走马观花,只要庆小兔注意到哪一种玩具,庆小兔学会了哪一种玩法,庆小兔会全神贯注地去玩。

庆小兔把扭扭车开到冬天取暖的桌子旁边,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下说:“那里脏,有污垢,擦。”

地板上上有一点点黑色的污垢。

我说:“你先玩,外公等一会擦。”

庆小兔说:“不要,现在擦。”

我拿来拖把,庆小兔又在指挥我把地板上一些脏东西清理干净。

汽车开到了地上,汽车被放在皮球上。

庆小兔说:“汽车坐在球上。”

一会听见庆小兔说:“外公看不见。”

庆小兔是看不见了,庆小兔躲进桌子下边,这种桌子四周围着厚重的布帘。庆小兔把汽车开到了桌子下边,庆小兔说:“外公找不到。”

其实这时候庆小兔的汽车已经露出了头。

我说:“庆小兔,外公找到你了,庆小兔在桌子下边。”

庆小兔把头从布帘下边钻出来。

庆小兔又把头缩了进去,庆小兔说:“外公,躲猫猫。”

庆小兔的脚却从桌子的另一边伸出来来了。

我用脚碰了一下庆小兔的脚。

我说:“我找到你了。”

庆小兔哈哈笑着从桌子下边爬了出来。

庆小兔又钻进桌子下边。

庆小兔说:“外公。”

我说:“庆小兔去哪里了?外公怎么找不到呀?”

庆小兔说:“看不见。”

我说:“庆小兔你在哪里呀?”

庆小兔从里面探出头说:“在这里。”

庆小兔又把头缩了进去。

我说:“又找不到了。”

庆小兔说:“看不见。”

我说:“庆小兔是不是在桌子下边呀?”

庆小兔说:come in,进来。”

看见我没有过来,庆小兔爬了出来,看见我庆小兔又跑回桌子下边。

庆小兔说:“外公看不见了。 ”

庆小兔要去阳光房。

我说:“我们出去玩一会吧。”

庆小兔说:“不要。”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庆小兔这一会不想出去。

庆小兔在浇花,庆小兔把水往大毛身上喷。

我说:“你把水喷在大毛身上,大毛会很冷的,大毛会很生气的。”

庆小兔坐在窗户外边的台阶上,庆小兔坐在最高的一层。

庆小兔说:“坐的高。”

庆小兔把头枕在胳膊上趴在阶梯上

庆小兔说:“睏死了。”

我说:“想睡觉,我们就到床上睡。”

庆小兔马上就往屋里跑,庆小兔趴在床上,庆小兔把头枕在自己的小被子上。

庆小兔说:“睡着了。”

这时候屋里还在播放世界名曲。

庆小兔说:“声音太大了。”

庆小兔过去把音箱的声音关小,最后音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庆小兔在把小爱同学的插头往多联插座上插,多联插座上已经插了三个插头,靠近引线的地方只有一个按钮,已经没有插孔,庆小兔却把按钮当做插孔。

我说:“这个不是插孔,这一边才有插孔。”

我拿着插头往插孔里插,庆小兔把插头拔下来。

庆小兔说:“小九插。”

小爱同学咚地一声联网成功。

庆小兔说:“小爱同学,巴布工程师。”

庆小兔不断地跟着巴布工程师在说话,

我要庆小兔出去玩一会,庆小兔还是要听巴布工程师。

我说:“我们看米老鼠吧。”

庆小兔要看火车宝宝。

打开电视机,我乘电视机启动的机会让庆小兔复习多和少,我没有等庆小兔回答,我就直接告诉了庆小兔。我把数字拿出来,12庆小兔都说对了,当我拿出3的时候,庆小兔又说了一。

我说:“这个怎么瞎说呢,这个是三。”

庆小兔拿起0说:“这是零。”

今天第一次用硬盘在姨妈的电视机上看节目。

姨妈家的电视机可能是版本太老了,调整硬盘节目实在有一点不尽人意。

播放照片,看了一张七星瓢虫,就退到根目录上了,创维电视却可以在一个目录下自动循环。

看录像也只播放一个节目,而且播放节目的画面实在不敢恭维。

看来要把妈妈那边创维电视电视机搬过来,其实这个电视机也是从姨妈家搬过来的,就是为了给庆兔兔看动画片的。

庆小兔关了电视,庆小兔骑上扭扭车就要出去。

外婆说:“什么时候了还要出去,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说:“不就是出去玩一会吗,他想玩就让他玩,他真的不出去,你还要着急上火,恨不得把他赶出去。”

天上的云似乎淡了一点,太阳似乎也想挣扎着露出脸庞。

扭扭车刚刚骑到江边,三个小男孩在一起玩,三个年轻的奶奶叽叽喳喳地在聊天。

庆小兔停下来注视着男孩们,一个奶奶要大家去下边玩。一个男孩手里拿着一把枪,一个男孩手里拿着树枝,一个奶奶把男孩手里的树枝拿下来说:“玩树枝多危险,当心戳着眼睛了。”

看着一群人消失在岸边,庆小兔扭扭车调转车头就往回走。

庆小兔说:“回家拿枪。”

本来出来就有一点晚,再回去拿一把枪,如果再出来,就玩不了几分钟了。

我说:“我们今天出来晚了,我们就不回去拿枪了,以后我们出来再带枪出来。”

庆小兔就是一句话:“回家拿枪。”

庆小兔的扭扭车停在斑马线跟前等待绿灯。

匆匆忙忙回家,庆小兔想拿庆兔兔的那一把步枪,我说:“这把枪也太大了,在外边多不方便呀,我们就带一把小一点的枪。”

我给庆小兔拿了一把折叠步枪,庆小兔拿着手里,庆小兔看了好一会才决定拿这把枪。

庆小兔急匆匆地回到江边,庆小兔往江边看,这时候的下边江边已经看不到一个人了。

庆小兔只好一个人拿着枪在玩,庆小兔拿着枪瞄准长江里的船,庆小兔向着马路上的汽车在开火。

庆小兔的枪每开一枪就要拉一次枪栓,庆小兔围着一棵棵树在打枪。

庆小兔故意躲在一棵棵大树的后边,庆小兔就像一个真正的战士,庆小兔朝着各个目标在开火。

庆小兔说:“躲猫猫。”

庆小兔背靠着大树,庆小兔怀里抱着步枪,庆小兔猛地一转身,庆小兔端起枪向着我开火。庆小兔打完一枪,庆小兔猫着腰跑到另外一棵大树的后边,庆小兔又重复自己战时的状态,然后庆小兔又突然转身对着我就是一枪。

庆小兔拿着枪往下游跑去,这时候的阳光有一点热度,庆小兔已经开始冒汗,我把庆小兔的棉袄脱了下来,庆小兔把枪递给我。

庆小兔又往前跑了起来,庆小兔跑的速度之快让我走着也跟不上,庆小兔超过一个个散步的人,庆小兔跑过一个人,庆小兔就会停下来回头看一下被抛在后边的散步人。

一个禁止抛锚的指示牌,这是两个高高的四方立柱,立柱上镶嵌着瓷砖,两个立柱之间有一米宽,就像一个大门。

庆小兔把它当做游戏场所,庆小兔从一边跑进去,庆小兔又回过头跑出。

庆小兔要我也跟着一起跑,庆小兔不知疲倦,庆小兔不停地来回走,庆小兔可能进进出出三十几次,我也为此把上衣也脱了下来,庆小兔身上只剩下了一件秋衣。

庆小兔又跑了起来,庆小兔就像一个运动员,庆小兔不知疲倦地奔跑着。

庆小兔来到航标灯跟前,航标灯坐落在一个一米五高的基座上,四周都围着不锈钢栏杆。

庆小兔围着航标灯转圈,庆小兔也把我拉进他的队伍,庆小兔和我在躲猫猫,硕大的底座,让庆小兔有了用武之地,庆小兔一会左转,庆小兔一会右转,庆小兔看见我,庆小兔马上哈哈大笑。

庆小兔把扭扭车搬到基座上,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在转圈,航标灯的鉄制圆形柱体影响了庆小兔的骑行,庆小兔的扭扭车翻倒了。

庆小兔用绳子去拉扭扭车。

庆小兔重新骑上扭扭车,庆小兔把扭扭车的后轮架在不锈钢围栏的横档上。庆小兔再骑着把扭扭车开下来。

两个妈妈推着童车在说话,庆小兔跑过去站在童车跟前,两个妈妈只顾着说话没有注意庆小兔,童车上的孩子可能跟庆小兔差不多大,两个小朋友只是安静地坐在童车上。

路边泥土里有一个冬瓜差不多大小的鹅卵石,鹅卵石半截埋在泥土里,庆小兔跳到鹅卵石上,庆小兔再从大鹅卵石跳到对面。庆小兔每跳一次庆小兔就要往童车那边看一眼,结果两个童车开走了。

路旁的大石头上坐着一个小男孩,一个奶奶,还有一个是男孩的姨妈,当庆小兔走过去的时候,男孩的奶奶说:“我们要回家了。”

在一个长椅子上坐着一个奶奶,一个小姑娘站在地上玩,庆小兔走到小姑娘跟前,小姑娘伸出手要妈妈抱。

小姑娘妈妈问:“小哥哥几岁了?”

庆小兔没有说话,庆小兔表演了一套自己的保留节目。

小姑娘妈妈说:“小哥哥还还会跳舞呀?”

庆小兔一声不响地就往椅子上爬。

椅子可以坐两个人还绰绰有余,如果坐三个人就稍微有一点紧张,小姑娘坐在妈妈的怀里,椅子就更显得拥挤。

庆小兔往椅子旁边挤,小姑娘妈妈往一边靠一下,庆小兔才翻身坐了下来。

庆小兔看着小姑娘,小姑娘也只是看着庆小兔,庆小兔向着小姑娘招手,小姑娘这才把手伸过来。

小姑娘要回去吃饭了,庆小兔看着她们离开,庆小兔只好继续往前走。

庆小兔突然发现刚刚要走的小男孩没有走,庆小兔拿着一辆汽车跑了过去,庆小兔把汽车一下子塞进小男孩的手里。

小男孩的奶奶说:“赶快谢谢哥哥,这个哥哥多好呀,把自己的玩具给我们玩。”

小男孩拿着汽车并没有谢谢庆小兔。

男孩比庆小兔小半岁。

我把皮球给庆小兔玩,庆小兔把皮球放在地上就踢,男孩看见皮球就伸出手要皮球。

男孩奶奶说:“哥哥不是给你汽车玩了吗?一个人玩一样。”

男孩带着哭泣要皮球,庆小兔把皮球捡起来,庆小兔把皮球直接朝男孩这边扔过来,没想到庆小兔的球就那么准,皮球不偏不倚正好砸在男孩的脸上,还好皮球不是很大,皮球又没有多少气,男孩没有被砸疼。

庆小兔捡起皮球送到男孩的手里。

男孩奶奶说:“你把汽车给哥哥玩。”

男孩把两样玩具都拿在手里。

男孩奶奶说:“你怎么拿着两个哥哥的玩具。”

庆小兔没有跟男孩要,男孩扔皮球,庆小兔就给男孩捡皮球。

于是我把步枪递给庆小兔,男孩看见不一样的玩具,男孩又跟庆小兔要枪,庆小兔马上把枪递给男孩,男孩这才把皮球还给庆小兔。

男孩并不喜欢枪,很快步枪又回到庆小兔的手里。

庆小兔就拿着枪到处开火。

男孩奶奶终于说要走了,男孩奶奶要男孩把玩具还给庆小兔,男孩拿在手里不给庆小兔,男孩奶奶强行从男孩手里把玩具还给庆小兔。

男孩奶奶要男孩跟庆小兔再见,男孩一动不动,庆小兔举起手和他们再见。

当扭扭车行进在回来的路上,阳光已经洒满中州大地,天上的云奇迹般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了小朋友,庆小兔坐在扭扭车上,庆小兔一个劲地说:“回家睡觉。”

我说:“还有那么远的路,我们一会就到家了。”

庆小兔还是喋喋不休地说着。

回到家庆小兔说:“外婆,外边没有小朋友了。”

外婆说:“已经几点,现在已经下午一点钟了。”

庆小兔马上爬上床,庆小兔说:“脱鞋,喝奶,睡觉。”

庆小兔醒了。

庆小兔把童车从储藏室推出来,庆小兔说:“出去。”

我说:“我们骑扭扭车吧。”

庆小兔说:“坐这个车,小九坐这个车。”

过了斑马线,庆小兔要一直往胭脂園方向走,走到胭脂園,庆小兔说:“去马路那边。”

我说:“这里没有斑马线,我们不去马路对面。”

庆小兔说:“小九接哥哥去。”

我说:“今天妈妈接哥哥,哥哥今天晚上在市里上课。”

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姨爹正准备出门,庆小兔拉着姨爹的手,庆小兔说:“姨爹,出去玩。”

姨爹说:“姨爹去开车。”

庆小兔说:“小九去。”

我说:“姨爹一会就来了。”

庆小兔就一直惦记着姨爹。

庆小兔回家推着汽车,庆小兔说:“姨爹开车。”

姨妈姨爹坐着汽车走了。

姨妈来电话说:“快递马上就来到门口了。”

庆小兔跟着我来到门口等快递。

快递汽车开过来,庆小兔说:“快递。”

庆小兔说:“姨爹开车。”

我说:“这不是姨爹,这是快递司机。”

从汽车上卸下一个大的泡沫塑料箱子。

庆小兔扒着箱子四处看,庆小兔说:“打开。”

我拿剪刀把泡沫塑料箱上封口的透明塑料不粘胶纸。

庆小兔站在一旁说:“外公,小心。”

刚刚把箱子打开,一股香甜的气味从箱子里飘了出来。

庆小兔是:“好香。”

包装箱里装着精致的气垫包装,庆小兔拿出一个瓜来,没有一会功夫,瓜已经脱下包装被送到我的手里。

庆小兔说:“外公切。”

我在削瓜的皮,我在把瓜切成小块。

庆小兔不断地说着:“外公小心。”

庆小兔用勺子在舀着瓜在吃。

庆小兔说:“好好吃。”

我问:“谁买的瓜呀?”

庆小兔说:“快递。”

我说:“是姨妈买的,是快递送来的。”

外婆的衣服洗完了,庆小兔的瓜也填进了肚子,当然庆小兔一个人没有把一个瓜吃完,庆小兔也给我和外婆吃了瓜。

我让庆小兔看少字,庆小兔说:“少。”

我又让庆小兔看多字,庆小兔马上就说了出来。

我对外婆说:“庆小兔已经认识多和少了,我还是故意反着让庆小兔念的,我让庆小兔先念少的。”

外婆说:“我们要回家了。”

庆小兔马上就往门口走,等我过来到门口,庆小兔已经一个脚已经跨进了童车里。

我说:“庆小兔,你还小,你一个人上车很危险。”

庆小兔看见一辆车,庆小兔就会说:“姨爹回来了。”

外婆说:“姨爹去姨爹的老家了。”

一直来到小区之间的路上,这里没有一辆汽车。

庆小兔说:“姨爹不见了。”

回到家庆小兔就开始搭积木,庆小兔喊我过来搭积木。

庆小兔说:“外公脱鞋。”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脚说:“小九脱鞋了。”

庆小兔拿起一个小人说:“这是交通警察。”

庆小兔来到盒子跟前找积木,庆小兔说:“红绿灯不见了。”

我把红绿灯找出来。庆小兔把红绿灯插在底板上,庆小兔推着汽车在红绿灯前边来回走。  

庆小兔把交通警察放在红绿灯旁边,庆小兔说:“交通警察,指挥交通。”

庆小兔在底板上竖起两个柱子,庆小兔在两个柱子上放上一个横梁。

庆小兔说:“这是桥。”

外婆说:“这是小九造的桥梁呀?”

庆小兔把汽车放在桥梁上。

庆小兔说:“开汽车。”

庆小兔站起来一脚就把桥梁踢翻了。

外婆说:“你把刚刚造好的桥弄坏了,汽车怎么过河呀?”

庆小兔推着汽车在底板上推着:“汽车在这里开。”

庆兔兔喊:“外公,你过来一下。”

庆兔兔问:“外公这道题怎么做。”

围棋社女生有30个人,女生比男生5倍还要多5个人,问男生女生一共多少人?

我问:“女生是男生五倍还多五个人,五倍应该是多少人呢?”

庆兔兔迟疑一下说:“三十减五等于二十五。”

我问:“五倍是多少?”

庆兔兔说:“五倍是二十五。”

我问:“一倍是多少?”

庆兔兔说:“一倍是二十五除五等于五。”

我问:“那男生是多少呢?”

庆兔兔又有一点犹豫。

我说:“男生五倍还多五个人,一倍是多少人呢?”

庆兔兔说:“一倍是五个人。”

我问:“男生是几倍呢?”

庆兔兔说:“男生是一倍,男生是五个人。”

我问:“女生和男生一共几个人?”

庆兔兔说:“三十加五等于三十五人。”

我说:“做题不见得都要从头往后判断,也可以从后往前去理解。”

我在纸上给庆兔兔画图解,庆小兔也过来惨呼,外婆把庆小兔叫到茶几跟前去画画。

接着庆小兔要外婆给自己念书。

庆小兔喊我过去,庆小兔拿着《小学生天地》,庆小兔用手指着封面上小姑娘头上顶的盘子里红色的果子说:“这是草莓。”

庆小兔指着盘子旁边的绿叶中间的红色果子说:“这是草莓,好吃。”

庆小兔掀开一页,这上面是《精灵旅社》剧照说:“这是怪物。”

外婆说:“他怎么知道这些都是怪物呢?”

庆小兔指着另外一面的剧照说:“这是小朋友,这是大人。”

外婆说:“这个人是黑人。”

庆小兔说的没有错,《超能陆战队》上确实是普通的人。

庆小兔拿着一个恐龙过来,庆小兔用手按着上边的按钮,恐龙发出吼叫声。

外婆说:“刚刚小九要我把恐龙肚子上的开关打开,小九怎么知道这个恐龙会叫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恐龙尾巴中间的一排小孔说:“恐龙在这里叫的。”

我说:“这么小的细节,庆小兔都能够注意到。”

外婆说:“小九干什么都特别细心。”

庆小兔把妈妈的发卡戴在头上,庆小兔跑到外婆跟前让外婆看。

外婆说:“叫妈妈给你照一张像。”

妈妈说:“小九,妈妈给你拍一张像。”

庆小兔马上跑到屋里说:“照镜子。”

妈妈说:“你笑一下。”

庆小兔马上满脸灿烂。

妈妈说:“小九这方面很行,你只要告诉他怎么做,小九马上就会做出来。”

爸爸的视频来了。

妈妈说:“小九,我们跟爸爸说说,我们小九都会了一下什么成语了。”

妈妈提示一个字有时候是说两个字,庆小兔就说出一个成语,可能庆小兔说了二十几个成语。

庆小兔说的还有一点含糊不清,可是我们听到妈妈的提示,我们就能知道庆小兔到底说的是什么。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