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28庆小兔打防疫针

2019-12-02 06:58 | 宝宝成长

2828-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星期二小雨14~8℃客厅早晨温度14PM2.5-81

昨天天气预报就说宜昌市今天有小雨,今天的气温会急剧下降。

这个天是最不好穿衣服的,连续几天的太阳,让屋里的温度急剧升高起来,外边的地温也在一天天升起来,猛然阴天下雨外边的体感温度又跳崖一样的落下。雨只要停下来,太阳不用上班,太阳只要抛洒一点点余热,人马上就会热燥起来。

云把整个天空塞的滴水不漏,有一些地方的云沉重的想掉下来,出门明显感到寒冷的威力。

庆小兔伸出手要外婆抱。

外婆说:“怎么出来就要抱呀,外婆抱不动小九。”

我说:“我们坐车吧。”

庆小兔没有再纠缠,庆小兔马上就坐进车子里。

刚刚走出小区大门,庆小兔说:“下雨了。”

我把手伸出来试一下说:“没有下雨呀?”

外婆说:“好像在丢点。”

来到姨妈家,庆小兔在玩毽子。

外婆说:“你怎么在拽鸡毛呀?”

庆小兔说:“哥哥不要了。”

这个毽子的鸡毛有一点短,毽子上的鸡毛已经残缺不全了,庆兔兔已经不用这个毽子了。

外婆说:“哥哥不用了,我们小九还可以踢呀。”

外婆把毽子捡起来,外婆踢了几下毽子,庆小兔把毽子拿着手里。

庆小兔说:“小九踢。”

庆小兔把毽子抛起来,庆小兔并没有看毽子飞到哪里,庆小兔的脚也没有动的意思。

等庆小兔想起来,庆小兔已经不知道毽子的去向,庆小兔环顾四周在找毽子,外婆告诉庆小兔毽子落在什么地方。

庆小兔继续把毽子抛起来,庆小兔嘴里还在说着踢毽子,毽子具体飞到哪里,庆小兔一样不知道。

庆小兔要外婆踢,外婆又踢了几个。

外婆说:“你要踢,你就要把脚踢起来。”

庆小兔再次把毽子抛起来,这一次庆小兔把脚也抬起来,不过庆小兔扔毽子是扔毽子,庆小兔的脚只是配合抬一次而已。

书房的电脑桌边沿夹着一个庆兔兔视力保护的支架,我把支架松开移到一旁,庆小兔过来就把支架从桌子上拽了下来,庆小兔自豪地拿着支架让我看。

听到屋里有小提琴的演奏的声音,庆小兔不知道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庆小兔在屋里看了一圈,庆小兔也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小提琴的声音环绕所有的房间。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我说:“电视机没有开呀,声音是在外婆的房间。”

庆小兔这才发现声音是从黑色的小箱子这里发出来的。

我说:“这个叫音箱,可以播放音乐,音箱可以把声音放大。”

庆小兔把耳朵贴近音箱上。

庆小兔说:“好听。”

庆小兔用手在音箱上抚摸着。

一会庆小兔把音箱前边的纱罩递给我,我吓一跳,我怕庆小兔会把喇叭戳一个洞。

我说:“这个是保护喇叭的,我们不能把它拿下来。”

庆小兔马上就把纱罩往音箱上边盖,庆小兔弄了好一会也没有把纱罩盖上去。

庆小兔开始拨弄音箱和播放器上的按钮。

我说:“这个叫电位器,这是调节音箱音量的,下边是调节高低音的。”

庆小兔拿起播放器,播放器的插头被移动了一下,音箱突然发出扑通一声,庆小兔吓一跳,庆小兔把手猛地缩了回来,播放器掉在了飘窗下边。

庆小兔马上关了多联插座的电源。

庆小兔说:“不听了。”

我说:“让他自己唱,庆小兔多听听音乐有好处。”

庆小兔重新打开音响的开关。

庆小兔拿了一辆大的遥控汽车,庆小兔趴在地上推遥控汽车,汽车从客厅推到书房,汽车被推到电脑桌下边。

庆小兔说:“汽车不工作了。”

庆小兔把挖掘机找来。

庆小兔说:“挖掘机救汽车来了。”

庆小兔用挖掘机的挖斗挖汽车。

庆小兔说:“挖呀挖。”

庆小兔把汽车放在转椅上,庆小兔又把挖掘机放在转椅上。

庆小兔说:“挖掘机不工作了。”

庆小兔推着转椅到客厅,庆小兔把转椅推到窗户跟前。

庆小兔说:“它们睡觉了。”

庆小兔站在健身自行车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螺丝刀。”

我给庆小兔拿来一把螺丝刀。

庆小兔接过螺丝刀,庆小兔说:“太大了。”

我给庆小兔一把小的一字螺丝刀。庆小兔指着螺丝刀说:“倒过来。”

我说:“这种螺丝刀是不能倒过来的。”

听见卫生间里有咚咚咚的声音,庆小兔马上跑了过去。

庆小兔问:“外婆,做什么?”

外婆在修理拖把桶,外婆用锤子敲击拖把桶。

庆小兔跟外婆要锤子说:“小九敲。”

外婆说:“这个小朋友做不好。”

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小朋友做不好。”

庆小兔回到健身自行车旁边,庆小兔拿着螺丝刀在敲击自行车的横梁。

外边大毛听见屋里的响声,大毛在外边拼命的叫。

庆小兔大声地喊:“大毛不要叫。”

大毛不叫了,庆小兔又开始敲,大毛又开始叫,庆小兔再不让大毛叫。

九点半妈妈来电话说:“庆小兔今天要打防疫针。”

出门庆小兔就要妈妈抱,出租车上庆小兔就要我抱。

出租车刚刚启动,庆小兔用手指着前边司机说:“出租车。”

庆小兔注视着从旁边开过的每一辆车。

“出租车。”

“小轿车。”

“垃圾车。”

“水泥罐车。”

我也跟着说一句同样的话。

庆小兔又指着和我们并排的一辆出租车。

庆小兔说:“出租车。”

庆小兔把手又指向车里,庆小兔用手指着司机说:“出租车。”

外婆用手指着汽车座椅上边布罩上的字说:“共创。”

庆小兔说:“共创。”

外婆又指向后边两个字:“文明。”

庆小兔也跟着说:“文明。”

外婆接着把城市,宜昌欢迎你都要庆小兔念了。

我把路上的特殊标志建筑物告诉庆小兔。

“这是铁路长江大桥。”

庆小兔说:“开火车。”

我说:“这一会没有火车。”

庆小兔说:“火车去杭州。”

过了铁路长江大桥就是自然塔。

我说:“宝塔,这个宝塔叫自然塔。”

庆小兔喊:“挖掘机。”

旁边的施工工地上有一台挖掘机。

我说:“哦,庆小兔看见挖掘机了。”

庆小兔说:“挖掘机没有工作。”

我说:“挖掘机可能还没有上班。”

庆小兔说:“挖掘机下班了。”

从我们对面的马路上驶过一辆汽车吊。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大吊车。”

我说:“装在汽车上边的叫汽吊。”

庆小兔又在喊:“这里还有吊车。”

我说:“站在房子旁边,身子很高的叫塔吊。”

庆小兔说:“塔吊。”

庆小兔用手指着江边说:“又一个大吊车。”

一个很大很长的吊臂从岸边露出来。

我说:“这是装在船上的吊车。”

庆小兔说:“船上的吊车。”

我说:“船上的吊车叫浮吊。”

庆小兔说:“浮吊。”

我说:“浮吊就是浮在水面,专门在水里吊东西的吊车。”

和平公园上几十面彩旗飞扬。

庆小兔说:“红旗。”

庆小兔挥动两个手说:“加油,加油。”

我说:“这是和平公园,过一些时候,天暖和一点,外公带你来玩。”

和平公园就是夷陵长江大桥下边的广场。

我说:“这是夷陵长江大桥,你看这个桥好高好高。”

转着圈上去的人行道盘旋直上。

我说:“我们以后也爬到桥上边去玩一玩。”

进卫生院大门,庆小兔没有一点异样,来到医院的三楼,庆小兔还和平时一样,当二姑妈穿着白大褂出现在庆小兔的面前,庆小兔就大哭起来。

庆小兔要出去,庆小兔要下楼,给庆小兔脱衣服时候,庆小兔马上嚎啕大哭,整个走廊里都可以听到庆小兔声嘶力竭的喊声。

从注射室里出来,庆小兔是不哭了,庆小兔脸上还挂着泪珠,但是庆小兔坚持要出去。二姑妈推出来一个木马,庆小兔木马也不要,庆小兔还是要下楼。

二姑妈说:“等过几天去爷爷家,姑妈再抱我们小九。”

外婆要庆小兔跟姑妈再见,庆小兔还是跟姑妈再见。

雨还是似下非下,离吃饭还有一会,就去大润发超市转一圈。

取了购物车,妈妈要庆小兔坐进去,庆小兔根本就不想坐。妈妈抱着庆小兔逛超市,玩具货架庆小兔就是走马观花,其他各种各样的商品与庆小兔无缘,就连卖鱼的摊位,庆小兔看见就喊了一声鱼,庆小兔也是边走边看,庆小兔没有停下一刻。卖熟食的摊位,庆小兔也没有要求买什么,水果零食庆小兔也一样没有要。

来到回娘家饭店吃饭,庆小兔这才站在椅子上。庆小兔站在妈妈的里面,庆小兔身体往旁边的窗帘靠去。

庆小兔的脚一下子踩空了,庆小兔整个身体跌落在地板上,妈妈连忙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妈妈说:“我是小爱,小爱急救非常及时,小九是不是呀?”

听到庆小兔是头磕在地板上,听到妈妈在说俏皮话,庆小兔也愣住了,庆小兔一句话也没有说,不过庆小兔也没有哭。

妈妈说:“这个不怨我们小九,这是窗帘挡住了我们小九。”

长椅子离窗户很近,窗户和椅子之间有三十厘米的空隙,关键是窗帘把空隙档的严严实实,庆小兔往窗帘跟前一靠,庆小兔的身体就往窗户跟前倒去,庆小兔的脚也就一下子踏进空隙里,于是庆小兔就发生刚才的事故。

庆小兔伸出手要妈妈抱,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外边,庆小兔要出去玩。

妈妈说:“我们还没有吃饭,妈妈没有力气出去,你看外边还在下雨。”

庆小兔坚持要出去。

外婆说:“菜不会马上来,就带庆小兔到处转一转。”

一直等庆小兔转回来第二次,服务员的第一样菜才端上来。

这是一盘糖醋里脊,里面还有一些菠萝块,甜甜的味道庆小兔很喜欢,庆小兔吃了不少糖醋里脊。

庆小兔的罩衣也染上了许多糖醋色,庆小兔还用手把罩衣上的汤汁往下擦。等我们的饭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清蒸鲈鱼才迟迟端来,清蒸鲈鱼就是专门给庆小兔点的,这时候的庆小兔已经酒足饭饱,庆小兔只是尝了一块鲈鱼就不要了。

雨又开始滴起来,雨滴很小,雨点很稀,地面上似乎已经可以看到一点湿痕。

路上已经看见几个举着雨伞的人,更多的人并没有撑开雨伞,他们并没有急匆匆地在赶路。

既然雨不大,我们就坐公交车回家,妈妈下午还要火车站有事,然后妈妈还有继续去上班。

公交车上人并不多,庆小兔的加入增加一点不一样的气氛,公交车门口有一个卖菜的农民站在那里。

庆小兔说:“挖掘机。”

我们旁边的广告屏上出现几台挖掘机。

一会广告屏上出现了一片鲜红,一大盘看了让人流延的大龙虾。

庆小兔只是瞄了一下四周闭着眼睛低着头养精蓄锐的人们,庆小兔注意着站在车门旁边上上下下的人们。

庆小兔不断地说。

“来人了。”

“他们走了。”

“又上来人了。”

庆小兔指着后边说:“那么多人。”

庆小兔注意车窗外边的汽车,我就不断地给汽车广播重复站名,但是庆小兔没有跟我说一个。

外婆说:“小九要睡觉了。”

庆小兔在用手在揉眼睛。

庆小兔并没有睡觉,庆小兔很快又精神起来。

下车我问:“庆小兔,我们到哪里了。”

庆小兔环顾四周看了一会,庆小兔没有来过这里,应该说庆小兔一岁半以后没有来过这里,庆兔兔哥哥上学,庆小兔每天就是从这里去学校接庆兔兔的。

一直走过路口,庆小兔这才发现这是去姨妈家的路。    

庆小兔听见屋里传出来的歌声,庆小兔进到房间里看,一会庆小兔又跑了出来。

庆小兔对我说:“我好害怕,外公来。”

庆小兔拉着我站在房门门口,庆小兔探出头鬼鬼祟祟往屋里看,庆小兔拉着我一起来的音箱跟前。

音箱放在我们卧室的飘窗上,这样屋里始终可以听到歌声飘荡,却不会过度引起外婆的不爽。

我告诉庆小兔音箱的旋钮在什么地方,于是庆小兔开始转动旋钮,音箱的声音随着庆小兔的转动,喇叭的声音一会大,一会喇叭又变得鸦雀无声。

庆小兔说:“我会调了。”

庆小兔又把声音重新调整了一下。

庆小兔说:“我调的正好。”

庆小兔掌握了调节音量的技术,庆小兔隔一会就会把音量调整一下。

我去接庆兔兔放学,外边的雨在哗啦啦地下着,庆吐兔问我带水果没有,我怕庆小兔跟出来,根本就没有想到给庆兔兔带东西。

我送书包回来,庆兔兔拿了一包小零食,庆兔兔接着去打架子鼓。

回到家外婆说了庆小兔的故事。

庆小兔站在那里有一点不想动,外婆要庆小兔屙巴巴,庆小兔不愿意屙巴巴。

外婆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婆到处找庆小兔,外婆不知道庆小兔在哪里。

庆小兔从茶几背后探出头,庆小兔说:“我看见外婆了。”

庆小兔站起来说:“外婆,屙巴巴了。”

外婆又给庆小兔端了一些巴巴。

外婆给庆小兔洗屁股,庆小兔用手捂着鼻子说:“臭。”

外婆说:“你早一点说,不是就不会那么臭了。”

外婆用手指着沙发上的吉他。

外婆说:“小九要我拿吉他,我把吉他给拿出来,小九用手弹几下琴弦,庆小兔就站起来跳一会舞,小九跳的可好了。”

外婆说:“小九,你跳一个舞给外公看一下。”

庆小兔走到吉他跟前,庆小兔十个手指头胡乱地在琴弦上拨弄几下,庆小兔两个胳膊抱在一起,庆小兔摆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外婆说:“要你跳舞给外公看,你装着生气干什么。”

不过一会庆小兔还是给我跳了一个片段,庆小兔也在吉他上演奏一番,庆小兔嘴里还在唱了一些听不懂的歌曲。

我利用元旦空余时间写日记,今天庆小兔两次把我的电脑电源给关了,第一次我毫无防备,结果我写的东西都没有来得及保存,第二次庆小兔过来,我就事先把日记保存了。

听见客厅里大家嘻嘻哈哈,听见庆小兔高高兴兴,我也来到客厅来看。

姨妈抱着庆小兔在玩,姨妈抱着庆小兔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姨妈问:“准备好了没有?”

庆小兔说:“准备好了。”

姨妈说:“把腿翘一下。”

庆小兔把腿翘起来,姨妈两个手把庆小兔的上身放倒,庆小兔马上哈哈大笑。

姨妈说:“像花一样地笑。”

庆小兔两个手托着下巴,庆小兔两个手掌放在脸颊两边,姨妈把庆小兔再次放倒,庆小兔又一次哈哈大笑。

姨妈问:“准备好了没有?”

庆小兔说:“准备好了。”

姨妈说:“唱一个歌。”

庆小兔马上举起两个手,庆小兔挥动两个手,庆小兔就唱起歌来。庆小兔的两个手阿娜多姿,庆小兔的歌声可以唱好一会。

外婆说:“小九这么好玩,你们怎么没有给录像呀?”

我想录像又犹犹豫豫,我怕我来录像庆小兔又不唱歌了。

妈妈就在庆小兔跟前看手机,妈妈拿着手机准备给庆小兔录像,庆小兔又不玩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