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20那里也有滨江公园

2019-11-24 07:29 | 宝宝成长

2820-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星期二小雨转多云14~5℃客厅早晨温度13PM2.5-41

    庆兔兔上学的时候雨刚刚停下来。

我过来的时候庆小兔已经醒了。

我从外边回来有一点热燥,我把棉袄脱在沙发上。

庆小兔一声不吭地望着外婆。

外婆说:“我们穿衣服。一会我们去姨妈家。”

庆小兔说:“这就是姨妈家。”

外婆说:“你没有糊涂呀,你知道昨天是睡在姨妈家呀?”

穿好上衣,庆小兔去卫生间尿尿洗屁股。

外婆说:“洗完了,我们喝奶。”

庆小兔说:“我喝过奶了。”

外婆说:“小九,你起来了,他们都走了。”

庆小兔说:“哥哥上学,妈妈上班。”

外婆问:“姨妈呢?”

庆小兔说:“姨妈也上班。”

外婆笑着说:“姨妈也上班呀?

我帮着给庆小兔穿衣服,卫生间里开着暖风机,我把棉背心也脱了。

等我抱着庆小兔从卫生间出来,我给庆小兔穿好衣服。

庆小兔说:“外公穿衣服,冷。”

庆小兔把棉袄推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穿好鞋,庆小兔看见茶几上外婆的手机,庆小兔拿着手机去找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你的手机。”

外婆接过手机说:“哦,外婆的手机呀,谢谢。”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来到客厅,庆小兔把扭扭车停在健身自行车旁边,庆小兔把挖掘机推到扭扭车的跟前。

庆小兔说:“扭扭车停车这里,挖掘机停这边。”

窗外传来汽车驶过的声音,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外边说:“汽车,外边有汽车。”

外婆正在屋里整理床铺,庆小兔拉着外婆说:“外婆,过来。”

外婆问:“过来干什么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外边马路上说:“这里有车,又有车来了。”

庆小兔拿着植物精油手环给我,庆小兔说:“打开。”

我说:“这是防蚊环,是夏天戴着防蚊子的。”

庆小兔说:“不是,是手表,小九戴。”

我用手指着包装袋上的手环说:“你看上边没有表盘,它不是手表,等天热了,我们再把它打开戴。”

庆小兔把两台挖掘机搬到飘窗上,庆小兔用挖斗挖庆兔兔的棉袄。

庆小兔说:“挖不下。”

我说:“棉袄那么大,这么小的挖掘机怎么挖得了呀?”

庆小兔又用挖斗挖自己的裤腿。

庆小兔说:“挖裤子。”

裤子一样挖不动。

庆小兔说:“挖不动。”

庆小兔把自己的一个手指头放在挖斗里。

庆小兔说“挖指头。”

庆小兔的感冒好像又重了一点,庆小兔的大鼻涕不断地流出来,只要有鼻涕,庆小兔就会要我擦。

庆小兔说:“扇子。”

庆小兔在床头柜里拿了一把艺术折扇,这是用极薄的木片压制的漂亮折扇。

庆小兔把折扇打开,庆小兔说:“扇子坏了。”

这是庆小兔小时候在强制打开折扇的时候,拉裂了折扇其中一片。

庆小兔用手拉着坏了的一片折扇说:“剪刀。”

我说:“坏了还可以修,庆小兔不能剪。”

庆小兔把折扇放回去,庆小兔把指甲剪拿了出来。

庆小兔说:“剪指甲。”

庆小兔很早就会打开指甲剪,庆小兔知道要把指甲剪的翻把翻转过来,庆小兔用指甲剪放在手指头指甲前边。

我说:“小朋友不能剪。”

庆小兔不愿意的嗯了一声,庆小兔还是像模像样地在剪。

外婆说:“你不能剪哟,你会把手指头剪流血的哟。”

庆小兔放下指甲剪,庆小兔给外婆一把枪。

庆小兔说:“外婆,打仗。”

庆小兔和外婆打不好仗,庆小兔最喜欢的就是和庆兔兔和姨妈玩打仗游戏。

庆小兔拿起气手枪,庆小兔把枪递给我。

庆小兔说:“小九,打枪。”

于是我给庆小兔装子弹,我给庆小兔拉枪栓,庆小兔负责最后的开枪。

庆小兔坐在客厅窗户的一边,庆小兔举着枪瞄准窗户的另一边,只听见砰地一声,泡沫塑料子弹就吸在五米开外的玻璃窗上。

子弹掉在冷藏柜的包装盒旁边,庆小兔两个手扒着纸箱边沿屋里看。

纸箱里挂在一个腊制的猪腿。

庆小兔说:“肉,好吃。”

我说:“这是猪脚,腊猪腿。”

庆小兔说:“这个好吃。”

庆小兔拿起滑翔机,滑翔机自从翅膀折断修理以后,庆小兔是第一次飞这个滑翔机。

庆小兔在扔滑翔机,庆小兔扔滑翔机的动作又进步了一点,庆小兔的姿势又提高一步,庆小兔扔出的滑翔机已经能够飞一米远了。

庆小兔要我和他对扔滑翔机。

庆小兔一直玩到九点十五分,庆小兔打开电视机,庆小兔又转身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对外婆说:“看电视。”

外婆说:“看吧。”

庆小兔这才去把电视机重新打开。

庆小兔说:“汪汪队,看乌龟。”

庆小兔说的乌龟就是海龟,汪汪队营救海龟顺利到达大海。

庆小兔拉着我看窗外。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说:“山。”

庆小兔猛然说一个山,我根本就转不开这个弯,我不知道庆小兔在是什么,庆小兔就一个劲地说,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我学着庆小兔的声音说。

庆小兔总是说:“不对。”

庆小兔来到阳光房,庆小兔向着我在招手。

庆小兔说:“外公,出来。”

庆小兔站在阳光房玻璃隔断跟前指着远处,我这时候才明白庆小兔说的是大山。

一个冬天,长江对岸的群山都在烟雨朦胧之中,只有生活在江边的人,才能从朦朦胧胧中知道远处还有大山存在。

今天长江对岸的大山碧绿碧绿,大山和天际之间黑白分明,多少天没有看见大山,今天让庆小兔兴奋起来。

突然听见火车呜呜的鸣叫声。

庆小兔说:“火车,出去看看,火车来了。”

远处的长江大桥上一列火车正从上边驶过。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长江岸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漂亮别致的垃圾箱。

庆小兔指着垃圾箱上印的字说:“滨江公园。”

垃圾箱的两旁都喷有滨江公园四个字。

庆小兔这几天对江边的字感起兴趣,只要有字的地方庆小兔都要我念一下,庆小兔跟着学读一遍。垃圾箱上的滨江公园是庆小兔第一个认识的,于是垃圾箱就成了滨江公园的代名词。

庆小兔转到垃圾箱另一边,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的滨江公园说:“这里有滨江公园。”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的垃圾箱说:“这里也有滨江公园。”

庆小兔又回头看,庆小兔用手指着后边的垃圾箱说:“外公,那里也有滨江公园。”

既然是滨江公园,自然所有的建筑构件,垃圾箱长条椅子。广告牌上都有滨江公园几个字。

垃圾箱上还有不可回收垃圾,还有可以回收垃圾,中间还有灭烟处,下边还有一个有害垃圾的字样。

虽然庆小兔不是全部都认识,但是庆小兔每一个都要我念一遍。

庆小兔一路上就是在找滨江公园。

胭脂园的浮雕的缝隙里含满了水,庆小兔悄悄地把脚探过去。

我说:“你会把鞋打湿的。”

庆小兔刚刚把鞋底碰了一下水,庆小兔马上就抬起脚,庆小兔几次想把脚踩下去,庆小兔都被我制止了。

庆小兔来到铁皮焊接的海豚雕塑过去,庆小兔要我把他抱到台子上,庆小兔看见上边的水说:“踩水。”

铁皮有一点不是很平整,上边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雨水,我答应了庆小兔的请求。

庆小兔往有水的地方走去,庆小兔看见一个小姑娘往左边走来,庆小兔马上跪下来,庆小兔准备从上边下来,庆小兔的膝盖正好跪在水里。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下来。

我说:“小妹妹来了,你为什么要下来,你为什么不和小妹妹一起玩呀?”

小姑娘奶奶说:“这上边都是水,不要上去。”

小姑娘听话地没有再往前走,小姑娘奶奶要小姑娘走,小姑娘奶奶说:“跟小弟弟再见。”

小姑娘走过来和庆小兔挥手再见,庆小兔马上也举起手和小姑娘再见。

扭扭车庆小兔没有骑,庆小兔用绳子拖着扭扭车。

扭扭车来到斜坡跟前,庆小兔拖着扭扭车上去,扭扭车刚刚到了斜坡上边,庆小兔放松绳子让扭扭车滑了回去。

庆小兔不断地把扭扭车拉上来,庆小兔再让扭扭车自己滑下去,反反复复庆小兔来回十几趟。

最后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沿倾斜的广场骑了下去。

我说:“你可以把脚抬起来。”

庆小兔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往后在蹬扭扭车,可能是庆小兔发觉蹬的力量在减小,扭扭车还在继续滑行,庆小兔这才把两条腿抬起来。

天上似乎在飘很细的雨沫沫。

庆小兔说:“要回家。”

庆小兔拖着扭扭车往回家的方向走。

回到家,我进屋去放包。

外婆说:“小九给你端茶来了。”

庆小兔两个手端着我的茶杯,慢慢的一步一步走过来。

庆小兔说:“外公,喝茶。”

我我连忙伸出手接过来。

我说:“谢谢了。”

外婆说:“这样的小孩还是值得养活。”

我说:“庆小兔是有一点不一样。”

庆小兔对外婆说:“葡萄干。”

外婆问:“什么,葡萄干。”

庆小兔说“吃葡萄干。”

我说:“他要吃葡萄干。”

外婆给庆小兔拿了四颗葡萄干。

庆小兔把葡萄干塞进嘴里说:“还要葡萄干。”

外婆又给庆小兔四颗葡萄干,很快庆小兔的葡萄干又填进嘴里。

庆小兔说:“还要吃葡萄干。”

外婆说:“不能再吃了。”

庆小兔说:“还要吃。”

外婆说:“我们就再吃一点就不吃了。”

我说:“我以前一次给庆小兔四颗葡萄干,每次庆小兔要三次,一共吃十二颗。”

外婆说:“小九是一把就塞进嘴里了。”

我说:“原来紫葡萄干比较大,庆小兔是一颗一颗吃的,这一次买的葡萄干比上次的葡萄干小多了,可能庆小兔已经觉察到葡萄干变小了。”

外婆在看电视剧,庆小兔自己一个人在玩,一直到了十一点五十分,庆小兔才说:“看电视,看巴布工程师。”

今天是人大二次会议开幕,我在看两会新闻报道。

看着庆小兔在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填着食物,一会听到庆小兔不高兴起来,庆小兔哼哼唧唧地摆着手。

庆小兔手在自己跟前来回抹着,茶几上一根筷子被弄到地上。

外婆说:“小九,把筷子捡起来。”

庆小兔没有去捡筷子,庆小兔干脆用手把跟前的另外一根筷子也抹到地板上。

一会又看见庆小兔站在鱼缸跟前,庆小兔嘴里含着一把勺子,庆小兔嘴里塞满一嘴的饭。

外婆说:“你把勺子拿出来,当心勺子戳着你了。”

庆小兔哼哼着站在那里,外婆站起来说:“把勺子给外婆。”

庆小兔反而跑到走道里。

外婆说:“跟你说了嘴里含着勺子很危险,你不拿出来,你还在跑,万一绊倒,勺子不是插进喉咙里了。”

外婆没有再去追庆小兔,我说:“不用管他,你只要跟他说了,他就会十分小心,你要是追了,反而容易误伤了他。庆小兔这时候是想让别人注意他,没有人理睬他,他一会就会自己回来的。”

果真没有一分钟,庆小兔拿着勺子回来了,庆小兔放下勺子,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婆抱。”

我午睡起来的时候,庆小兔还在外婆的怀里,庆小兔用手在揉着自己的眼睛。

外婆说:“睡觉吧,你早就要睡觉了。”

可能还是睡的有一点早,庆小兔喝完奶躺在床上,庆小兔两个手就像打拍子一样上下飞舞着,我的乘法口诀一到一百念了两遍,加上数不清的成语,庆小兔这才慢慢的闭上眼睛。

看见外婆在厨房在切菜,庆小兔问:“外婆,你在切什么呀?”

外婆说:“外婆在切肉。”

外婆把一块熟肉放进庆小兔的嘴里。

庆小兔说:“好吃。”

外婆告诉姨妈,庆小兔问切什么的事情。

姨妈问:“外婆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外婆在切肉,我还要吃。”

外婆又往庆小兔嘴里放了一块肉。

庆小兔说:“好好吃。”

庆小兔问:“外婆,我的手枪不见了。”

外婆给庆小兔一把手枪,庆小兔不要这把手枪,庆小兔说:“不是。”

庆小兔是要那个很小的狙击枪,结果在哪里也没有找到那把手枪。

大家吃饭,庆小兔拿着外婆的手机在打电话,庆小兔像模像样地打电话。

姨妈说:“小九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要打电话。”

妈妈说:“我们吃完饭再打电话。”

庆小兔不停地在客厅走着,庆小兔不停地在喊着:“喂,喂。”

庆小兔说:“不说话。”

“没有人。”

“人不见了。”

我看庆小兔一直在打电话,我就过来给庆小兔录像。

庆小兔说:“外公打电话。”

我随手把手机放在耳朵上。

庆小兔说:“外公,手机拿反了。”

我笑着说:“你还知道手机正反呀?”

庆小兔拿着手机放在自己的耳朵上让我看。于是庆小兔开始是与爸爸打电话,现在庆小兔在跟我在打电话。

庆小兔说:“看电视。”

妈妈说:“吃完饭可以看电视。”

庆兔兔说:“哥哥吃完饭和你一起看电视。”

妈妈说:“你不行,你的作业不做完,你就不想看电视。”

妈妈夹了一个肉丸子说:“你吃不吃肉丸子?”

庆小兔说:“吃。”

肉丸子吃进嘴里,庆小兔马上张开嘴说:“烫。”

妈妈说:“烫什么烫呀?妈妈已经给吹冷了,你不吃,妈妈就吃了。”

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肉丸子。

妈妈说:“妈妈给你夹两半。”

庆小兔还是说烫。

妈妈说:“一点都不烫,你不吃,妈妈就自己吃了。”

庆小兔把快要吐出来的肉丸子又吃进嘴里,妈妈把庆小兔抱到凳子上。

庆小兔爬到茶几上,庆小兔又爬到旁边的一个桌子上。

外婆说:“小九,你不怕摔下来吗?”

庆小兔用手比在头上说:“高。”

庆小兔又来到沙发,庆小兔站在沙发扶手上,庆小兔一个手扶着墙,庆小兔的一个脚沿着沙发扶手的斜面往下滑。

庆小兔说:“滑滑梯。”

我说:“庆小兔,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你当心摔下来。”

庆小兔马上把一个手伸出来,庆小兔要我扶着他。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